东洲事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東洲事件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东洲事件指2005年12月6日发生在中国广东省汕尾市东洲镇的一次流血冲突事件,由于当地村民在征用土地作兴建电厂的赔偿方面与当地政府产生纠纷并升级,当地政府动用警力,以暴力手段对付村民,导致村民多人死亡。这是1989年六四事件中国国家权力部门[需要解释]和普通民众冲突事件中首次被披露开枪打死平民,受到国外媒体关注。[来源请求]

事件过程[编辑]

2005年因东洲镇当地政府欲在当地建设汕尾火力发电厂,征用辖区内的大片山地、耕作田地及白沙湖区,而拥有原土地使用权的村民认为没有得到当地政府的合理征地补偿,因此感到不满,便自发轮流驻守在临近的红海湾风电厂门外持续维权抗争,导致与当地政府引起连串冲突。[来源请求]

2005年6月,汕尾火力发电厂在东洲村征地,所涉村民对当地政府的征地补偿不满,自发组织包围汕尾红海湾风电厂,正式开展抗争活动,农民主要诉求是期盼当地政府妥善安排村民以后的生计问题。在一直没有得到当地政府方面的正面答复后,村民们的抗争活动开始升级,在通往电厂的路上及主控楼旁搭建了竹棚等临时建筑,长期驻扎抗议,并为对电厂进行放火等破坏活动,以期得到当地政府的回应。时至2005年12月,抗争时间已经长达7个多月。[来源请求]

12月6日中午,汕尾市出动数百名警察和武警进驻电厂主控楼,拆毁村民们搭建的竹棚,并逮捕了带头的三名村民。这起逮捕事件激起了数千名村民前来包围了电厂,并在到电厂的路上设置了大量路障,随后一千名武警赶来增援,与村民们形成对峙。由于在此过程中武警人数和自然条件都处于劣势,发射的催泪瓦斯无法驱散人群,厂区内四处着火,变压器被炸毁完全断电,到天黑时现场已处于失控状态。村民向主控楼投掷土制燃烧弹和燃烧瓶,袭击被困在楼内的警察,还有人喊出炸毁电厂工地的口号。由于迟迟无法平息事态,现场指挥员决定开枪解决问题[原创研究?][与来源不符]。晚八时主控楼内的武警开始对空鸣枪,由于现场环境嘈杂,多数人未听到枪声,然后枪口逐渐压低,遂导致多名平民伤亡[查证请求][与来源不符][1]关于死亡人数,各种说法不一,从三到数十人不等。[原创研究?][来源请求]

12月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于7日10时赶赴汕尾了解事件情况,并布置事件的调查处理。[来源请求]

12月9日,大批死者家属拿着香跪在武警面前,哀求他们将死者遗体交还以便安葬,被武警拒绝[来源请求][与来源不符][1][2][失效链接][3][来源可靠?][需要更好来源][4][失效链接]

12月10日,事件发生四天后,武警继续包围该村不让村民离开[5]

12月11日,新华网通过引述中共广东省委机关报南方日报而报导了事件经过及官方立场,此外其他中国大陆媒体如《广州日报》、汕尾市政府新闻办公室等也刊发了与新华社文章同样的报导[6] [7][原创研究?][与来源不符][不当原创总结?]。官方文字称:

十二月六日,广东省汕尾市红海湾开发区发生了由少数人煽动的数百村民对风力发电厂进行打、砸、烧甚至对现场执法公安干警发动暴力袭击的严重违法事件。……在现场十分紧急的情况下,执法干警被迫鸣枪警告,由于当时天色已黑,现场非常混乱,造成误死误伤。整个事件共有三人死亡、八人受伤,其中三人重伤,死伤者均为东洲坑村人。……在特别紧急的情况下,现场指挥员处置失当,造成误死误伤,汕尾市检察机关已依法对其实行刑事拘留。

此为中国官方首次发表对该事件的看法,此动向可以被视为地方政府对此事件的初步结论,倍受关注。[来源请求][不当原创总结?]消息人士[谁?]证实,这位现场指挥官是汕尾市公安局副局长吴声[8]

12月12日,汕尾市委宣传部一位副部长[谁?]表示,汕尾正按省委及省政府的指示对整个事件进行调查处理工作[来源请求]。当日,汕尾电视台称,上周爆发警民冲突造成死伤的村中有九名居民被捕。当地气氛仍然紧张,被捕的居民有三人是东洲坑村民代表,另六人则是参与抗议的村民[9]

12月13日,当地及周边道路仍然戒备森严,禁止媒体前往采访,所以外界[谁?]对内情了解不多,以致中国大陆、海外、国际间都有不少传闻不能证实或消除。[来源请求][不当原创总结?]据悉,当地政府在全村挂出横幅,呼吁村民不要采取过激行动。其中一幅横幅称:“滋事者将不会赢得民心”。也有车辆在村里兜转并用扩音器告诫民众:“不要闹事,不要散播谣言”;并称:“政府永远站在人民一边”[10]

12月18日,中国当地政府通过广东省委机关报《南方日报》公报了其在12月11日所宣称的,在汕尾东洲警民冲突中被武警开枪打死的三人是林怡兑,男,26岁;江光革,男,35岁;魏锦,男,31岁,都是东洲坑村人[来源请求][11][失效链接]

各方反应[编辑]

中国政府[编辑]

在12月11日,新华社、南方日报及广州日报等官方媒体对事件进行了有限报道,将村民行为定性为“暴力袭击的严重违法事件”,声称[不中立]冲突中有3人死亡。除去以上报道,中国的国内媒体──包括传统的报纸、电视以及互联网基本[原创研究?]对此事不予报道。事发地点汕尾在整个中国互联网中一夜之间变成敏感词组,所有提及此事的消息和评论在各大门户网站及论坛中都被严格过滤。以上被普遍认为[谁?]是政府当局的封锁措施。[来源请求][不当原创总结?]

2006年3月,汕尾市组织部副部长蒋海鹰表示,参与维权示威的村民“有黑社会背景”,部分人“持有攻击性武器,例如爆炸品”,又指开枪者是“公安”而非“武警”。另外,她指在事件中,公安是“受袭击才向维权村民开枪”,在证实官方开枪伤人后,马上把指挥官吴声撤职查办。但她拒绝透露为何没有警员受伤,以及伤者有否包括儿童。[来源请求]

广东省省长黄华华指出,汕尾事件是“少数不法分子挑起的”,并“煽动不知情的村民,向发电厂作出打、砸、抢”,也指出“有关人员已被停职调查”。[来源请求]

中国民众[编辑]

由于信息的封锁,知晓这一事件的中国普通百姓并不多。通过网络等渠道获知这一信息的人士通过有限的手段如网志发出批评的声音。丁子霖蒋培坤包遵信刘晓波余杰王怡赵达功孙文广等学者发起了网络签名,强烈抗议当地政府射杀平民和中国中央政府隐瞒事件的做法,类似的签名还有数起。而知情的网络用户更全使用隐晦的语言在各大论坛中传播该消息。[来源请求]网络用户之间大部分使用“我知道”来表达关注,同时广泛[不中立]刊登鲁迅的作品《纪念刘和珍君》以影射政府当局[来源请求][2][需要更好来源][3]

香港[编辑]

2006年2月27日,香港支联会主席司徒华与港区人大代表李鹏飞会面,希望李在两会期间递交请愿信,内容包括汕尾东洲村村民被枪杀事件,但李认为这样做会“很困难”,因需要有36名港区人大代表中30人的同意,方能提出动议。[来源请求]

参考文献[编辑]

参见[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