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世界卫生组织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世界衛生組織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世界卫生组织
世界卫生组织(中文)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英文)
Organisation mondiale de la santé(法文)
Emblem of the United Nations.svg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Logo.svg
世界卫生组织标志
简称世卫、世卫组织、WHO、OMS
成立时间1948年4月7日,​73年前​(1948-04-07
类型联合国 联合国专门机构
法律地位活跃
总部 瑞士日内瓦
领导人埃塞俄比亚 谭德塞(总干事)
斯米亚·斯瓦米那坦英语Soumya Swaminathan
(规划事务副总干事)
简·埃里森英语Jane Ellison
(全组织业务副总干事)
彼得·萨拉英语Peter Salama
(突发事件防范应对副总干事)
上级组织
联合国经济及社会理事会
网站https://www.who.int/
Esculaap4.svg 医学主题
A coloured voting box.svg 政治主题

世界卫生组织(英语: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缩写为WHO)。中文简称为世卫组织世卫,是联合国专门机构之一,为世界最大的政府间公共卫生组织,总部设于瑞士日内瓦。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组织法》,世界卫生组织的宗旨是“使世界各地的人们尽可能获得高水平的健康。”该组织给健康下的定义为“身体精神社会生活中的完美状态”[1]。世界卫生组织的主要职能包括:促进流行病和地方病的防治;提供和改进公共卫生疾病医疗和有关事项的教学与训练;推动确定生物制品的国际标准。截至2019年,世界卫生组织共有194个成员国[2]

组织

世界卫生组织是联合国发展集团英语United Nations Development Group中的一员[3],其前身为隶属国际联盟的卫生组织(英语:The Health Organisation)。

总部

世界卫生组织位于日内瓦的总部

世界卫生大会是世卫组织的最高权力机构,每年5月在日内瓦总部召开。主要任务是审议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英语:Director-general)的工作报告、规划预算、接纳新会员国和讨论其他重要议题。

执行委员会是世界卫生大会的执行机构,负责执行大会的决议、政策和委托的任务,它由32位有资格的卫生领域的技术专家组成,每位成员均由其所在的成员国选派,由世界卫生大会批准,任期三年,每年改选三分之一。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君子协定,联合国安理会5个常任理事国是必然的执委成员国,但席位第三年后轮空一年。

常设机构秘书处,下设非洲、美洲、欧洲、东地中海、东南亚、西太平洋6个地区办事处。

截至2019年WHO辖下有两支最高等级国际应急医疗队,一支由以色列军方成立,另一支为中国四川大学成立,[4]平时接受拥有国与WHO双重领导,[5]type3级医疗队必须随时能空运至灾难现场利用帐篷或当地建筑成立医学中心等级医院,且独立运作至少一个月每天能完成数百台手术,属于机动医院的最高水平。

区域办事处

世界卫生组织六个区域
  非洲区域:总部设于刚果共和国(刚果(布))首都布拉柴维尔
  西太平洋区域:总部设于菲律宾首都马尼拉
  东地中海区域:总部设于埃及首都开罗
  东南亚区域:总部设于印度首都新德里
  欧洲区域:总部设于丹麦首都哥本哈根

世界卫生组织在全球按地域设有六个区域办事处,分别如下:

世界卫生组织区域办事处
区域 总部 备注 网站
非洲区域 刚果共和国(刚果(布))首都布拉柴维尔 非洲区域包括了非洲大部分国家,除了被编入东地中海区域的埃及苏丹突尼斯利比亚吉布提摩洛哥索马里[6]此有主权争议的西撒哈拉地区亦因为没有代表而未能加入。[来源请求]区域主任是博茨瓦纳国民丽贝卡·莫蒂(Matshidiso Moeti)博士(于2015年2月1日当选)[7] AFRO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欧洲区域 丹麦首都哥本哈根 欧洲区域包括所有欧洲国家(列支敦士登除外)、独联体国家、以及部分西亚国家[8]。区域主任是匈牙利国民苏珊娜·贾克伯(Zsuzsanna Jakab)博士(于2010年1月19日当选)[8][9] EURO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东南亚区域 印度首都新德里 朝鲜被编入本区,与韩国不同。区域主任是泰国国民萨姆利(Samlee Plianbangchang)博士。[10] SEARO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东地中海区域 埃及首都开罗 东地中海地区包括了中东地区所有国家及未被包括在非洲地区的非洲国家。 EMRO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西太平洋区域 菲律宾首都马尼拉 西太平洋区包括亚洲所有在东南亚区及东地中海区以外的所有国家,以及大洋洲所有国家。与朝鲜不同的是,韩国属于本区,而非东南亚区[11]。在东南亚国家中,越南老挝柬埔寨马来西亚编入本区,但印尼泰国缅甸则编入东南亚区。香港澳门在此区域委员会中有独立的席位,可独立发言及参与各种事务和活动,但没有选举和财政预算方面的投票权。西太平洋区现任区域主任为日本籍的葛西健博士[12] WPRO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美洲区域 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 美洲区域更为人所知的名字为泛美卫生组织英语Pan American Health OrganizationPan American Health Organization,简称PAHO)。由于泛美卫生组织早于世界卫生组织成立,所以美洲区域是世卫六个区域中自主权最高的一个。 AMRO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合作伙伴

1999年世卫组织与环球小姐组织签订慈善联盟,从此历届环球小姐出任世卫组织艾滋病防预官方发言人,为世卫组织进行普及防艾滋病知识,募集善款,对话国家官员为艾滋病防预工作拨款等实际工作。

成员

会员国

世界卫生组织的会员国(绿色)

截至2019年,世界卫生组织共有194个会员国。除了列支敦士登外,其他192个联合国会员国都加入了世界卫生组织,此外纽埃库克群岛也是世卫组织成员国[2]。世界卫生组织的成员国会派代表团参加世界卫生大会,是世界卫生组织的最高决策机构。所有联合国的成员都有资格加入世界卫生组织,只要批准世界卫生组织宪法条约即为有完整权利的会员国,依世界卫生组织的章程:“其他国家只要提出申请,在世界卫生大会中过半数通过,即可成为世界卫生组织的会员国。”[2]

2020年5月30日,唐纳德·特朗普宣布美国将退出世界卫生组织。7月6日,美国正式通知联合国,将于一年后退出世卫组织[13]。2021年1月20日,乔·拜登签署命令终止了退出计划[14]

副会员

是指不具备主权和外交权的殖民地可以由负责其外交事务的会员国申请,成为它的副会员。二个副会员,分别是波多黎各托克劳群岛[15]

观察员

指一个政治实体提出会籍申请以后,在这个申请没有经过世界卫生组织的组织法、程序接纳之前,由世界卫生组织的总干事考虑工作实际需要,可以邀请这些提出申请的政治实体,作为世界卫生大会的观察员参加会议。世界卫生组织中的观察员资格包括主权国家、准主权国家及非政府组织,没有投票权及人事分配权,每年仅可参与一周的世界卫生大会,无法取得关于世卫的重要文件。

许多其他的政治实体以世界卫生大会观察员的身份参与世界卫生组织,如巴勒斯坦就以阿拉伯国家联盟认可的“民族解放运动”身份,依《联合国大会第3118号决议》成为观察员,梵谛冈马耳他骑士团也是观察员[16] ,根据《联合国大会2758号决议》及《世界卫生大会第25.1号决议》,中华人民共和国成为“中国”在世卫组织的唯一合法代表,中华民国代表相应退出世卫组织[17]。2009年-2016年间,中华民国曾一度在一个中国原则下、以“中华台北”(英语:Chinese Taipei)名义受邀成为观察员[18]。自2016年蔡英文政府上任后,中华人民共和国以其不接受九二共识为由反对中华台北参与,导致中华民国皆未获邀请[19]

联合国的观察组织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也和世界卫生组织有官方关系,为观察员。在世界卫生大会中,其座位和其他非营利组织在一起[16]

历任总干事

世界卫生组织首长的官方中文名称为“总干事”(英语:Director-General[20]汉语圈依各地用语的非世卫官方翻译有“秘书长”或“干事长”(台湾官方译称)。

姓名 来自国家/地区 任期
1 布罗克·奇泽姆  加拿大 1948年-1953年
2 马戈林诺·戈梅斯·坎道英语Marcolino Gomes Candau  巴西 1953年-1973年
3 哈夫丹·马勒英语Halfdan T. Mahler  丹麦 1973年-1988年
4 中岛宏  日本 1988年-1998年
5 布伦特兰夫人(Gro Harlem Brundtland)  挪威 1998年-2003年
6 李锺郁  韩国 2003年1月28日-2006年5月22日(任内病逝)
代理 安德斯·努德斯特伦  瑞典 2006年5月22日-2007年1月4日
7 陈冯富珍  香港 2007年1月5日-2017年6月30日
8 谭德塞[21](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  埃塞俄比亚 2017年7月1日-

发展

三位世界卫生组织全球扑灭天花计划的主导者正在宣读已于1980年成功扑灭天花的消息。

目标与成效

世界卫生组织于1992年发表了著名的《维多利亚宣言》,提出了健康的四大基石:即“均衡膳食、戒烟(限酒)、经常运动、心理平衡”(1. health-promoting dietary habits; 2. a tobacco-free lifestyle; 3. regular physical activity; 4. a supportive psycho-social environment)。

为响应联合国的千年发展目标,世界卫生组织将致力执行以下事项[22]

  1. 消灭极端贫穷和饥饿
  2. 降低儿童死亡率
  3. 改善孕妇健康
  4. 与艾滋病毒/艾滋病、疟疾和其他疾病做对抗
  5. 确保环境的可持续能力
  6. 建立有助于促进发展的全球伙伴关系

在2015年5月,世界卫生组织发布了目前达成情形:

  • 在全球,五岁以下儿童死亡人数从1990年的1270万减少到2013年的630万。
  • 在发展中国家,五岁以下儿童体重过轻的比率从1990年的28%下降到2013年的17%。
  • 在2001年至2013年期间,全球艾滋病毒感染新病例减少了38%。
  • 现有结核病例数以及艾滋病毒阴性结核病例死亡人数均在下降。
  • 2010年,全世界已经实现了用获得经过改良的饮用水源这一替代指标进行衡量的关于获得安全饮水用问题的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具体目标,但还需要作出更大的努力以实现环境卫生方面的具体目标[22]

传染病防治领域贡献

经过数年的与天花的战斗,世界卫生组织在1979年宣布这种病毒已经绝迹了。针对疟疾血吸虫病的疫苗的开发也接近成功。现在它正在致力于在今后的几年内根除小儿麻痹症

2003年SARS肆虐,世界卫生组织给予中国很大的支持,并且领导督促各国政府防治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避免其再度爆发。

世界卫生组织在2014年5月宣布脊髓灰质炎的传播为全球性的卫生突发事件,在亚洲、非洲及中东的扩散情形是特殊的[23][24]。2016年统计,脊髓灰质炎病例已经剩37例,相较于1988年的35万例,减少了99%[25]

  • 在2000年到2016年期间,艾滋病的新感染下降了39%,因艾滋病造成的相关死亡减少了1/3。同时间所使用的抗逆转录病毒药物的治疗使约1310万人得救[26]

世界卫生组织规划,预计在2018年完成对脊髓灰质炎的最后战略计划,在地球消灭这项疾病[27]

世界卫生组织规划将于2030年消灭肝炎[28]狂犬病[29]结核病[30]以及艾滋病[31]。并计划2030年大幅减少疟疾的发病数、致死数[32]

事件

争议

和国际原子能总署的关系

切尔诺贝利日在世界卫生组织附近的抗议

世界卫生组织在1959年和国际原子能总署签署了WHA 12-40协议。协议中提到世界卫生组织认知到国际原子能总署在推动和平核能使用的责任,不会影响世界卫生组织在促进卫生的角色。不过后面的词句中提到“若任何一方建议发起计划或活动,其主题是(可能)对另一组织有重大相关的,建议的组织需咨询另一方,达成共同协议。”[33]。由于此协议的本质,一些压力团体(包括欧洲妇女共同未来展望组织英语Women in Europe for a Common Future)认为世界卫生组织在研究核能造成的急性辐射综合症或是研究像切尔诺贝利核事故福岛第一核电厂事故等核能事故的后续影响时会受到此协议的限制。他们认为世界卫生组织必须设法恢复在类似议题上“独立”的地位[34][35][36]

中华民国与世界卫生组织关系

WHO基于一中原则将台湾列入中国一部分,如全球covid-19的疫情计算就将台湾数据列入中国[37]

2013–2016年埃博拉病毒疫情爆发和改革努力

2014年,埃博拉病毒在西非大量散播、在全球造成4500人死亡(截至2016约有1万人死亡)。美联社取得的报告认为,指西非人员的能力、资讯、认识不足,加上官僚主义作祟,使日内瓦总部无法在第一时间全盘掌握西非状况,反应过慢,错失控制疫情的先机[38]

世卫组织关于埃博拉疫情的内部报告指出,发展中国家卫生系统的资金不足和缺乏“核心能力”是现有系统的主要弱点。 在2015年度的世界卫生大会上,总干事陈冯富珍宣布设立$1亿美元的应急基金,以快速应对未来的紧急情况[39][40] ,到2016年4月已收到2,690万美元(用于2017年拨款)。 世卫组织已在其2016-17年紧急卫生计划中追加了4.94亿美元的预算,到2016年4月已收到1.4亿美元[41]

该计划旨在重建世卫组织采取直接行动的能力,批评者说,由于过去10年的预算削减,该组织已经丧失了采取直接行动的能力,仅剩下有咨询作用,使该组织只能依靠会员国开展实地活动。 相比之下,发达国家在2013-2016年埃博拉疫情和2015-16年度寨卡疫情流行(Zika epidemic)上已花费了数十亿美元[42]

2017年5月22日,总干事陈冯富珍在WHO告别演说时也承认犯错,不过也指出后来世界卫生组织快速控制疫情、研发出世界第一支埃博拉疫苗[43]

出差花费远超公共卫生项目开支

美联社在2017年5月报道,自从陈冯富珍于2006年11月起出任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世卫的出差费用便大增,每年平均外游花费超过2亿美元,[44]但世卫用于主要公共卫生项目的资金,如在2016年用于控制艾滋病肝炎的开支仅有7,100万美元,[45]疟疾项目只有6,100万美元,肺结核项目也只得5,900万美元,显示世卫的外游花费远超其主要公共卫生项目。[45]

世界卫生组织在2016年举行的大会上,陈冯富珍称世卫组织正面对资金短缺,用于艾滋病工作的资金在去年便要减少50%,更称若没有进一步的捐款,部分计划会因资金不足而得不到充份实施。[44]然而,陈冯富珍在2017年5月就埃博拉疫情访问几内亚,她入住几内亚首都科纳克里五星级酒店的最大型总统套房,每晚房租1,008美元;[46]而在西非发生埃博拉疫情期间,陈冯富珍在一年间的外游开支便要37万美元,她乘飞机要坐头等舱,[46]而其下属布鲁斯·艾尔沃德在同期更花费40万美元,他往来当地诊所不坐吉普车,而是选乘直升机。[45]相较之下,其他国际组织如无国界医生,都有明确禁止职员出差乘坐商务客位,即使是主席出差也只能乘坐经济客位。[45]

世界卫生组织在2015年9月的一次内部会议中,世卫组织财务主管杰福瑞兹(Nick Jeffreys)说:“只要跟出差有关,我不太相信大家能做出正确的决定。”,甚至有正当理由出差。[46]总干事办公室主任史密斯(Ian Smith)也表示,世卫组织审计委员会的主席曾说过,组织对于遏止不当行为,作为不多。史密斯称“虽然我们作为一个组织运作,但规定总是被打破,例外则变得像规定一样常态。”[47]世卫7000多名职员在2018年的出差费用达1.8亿美元,比购置医疗用品及装备的开支超出一倍。[48][49]

2019–2021年COVID-19大流行

组织总部

该组织的所在地为瑞士日内瓦。它由瑞士建筑师让·楚米英语Jean TschumiJean Tschumi)设计,于1966年落成[50]。2017年,该组织发起了一场国际竞赛,以重新设计和扩建其总部[51]

早期视图

2013年视图

参见

参考资料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