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太平洋战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太平洋战争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一部分
Pacific war tile picture.png
上:美军于吕宋岛战役时攻击碧瑶的日军阵地;中右:新加坡战役中向日军投降的英澳士兵;右下:美军于日本长崎投放原子弹形成的蘑菇云;左下:美军爱荷华号战舰进行炮击;左中:日军的零式战斗机正自赤城号航空母舰上起飞,前往珍珠港展开攻击
日期1941年12月8日—1945年9月2日
地点
结果

同盟国胜利,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

参战方

同盟国
 美国

中华民国
英国 大英帝国

 荷兰

 苏联

轴心国
 大日本帝国

日本之傀儡政权

指挥官与领导者
美国 富兰克林·罗斯福
美国 哈瑞·S·杜鲁门
中华民国 蒋中正
英国 温斯顿·丘吉尔
Flag of the Soviet Union (1924–1955).svg 约瑟夫·斯大林
澳大利亚 约翰·卡廷
荷兰 海因·德波登
大日本帝国 裕仁
大日本帝国 东条英机
大日本帝国 山本五十六
大日本帝国 小矶国昭
大日本帝国 铃木贯太郎
Flag of Manchukuo.svg 爱新觉罗·溥仪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Nanjing (Peace, Anti-Communism, National Construction).svg 汪兆铭
泰国 銮披汶·颂堪
何塞·帕西亚诺·劳雷尔
缅甸 巴莫
印度 钱德拉·鲍斯
伤亡与损失
超过400万军人死亡
超过2500万平民死亡
超过250万军人死亡
超过500万平民死亡

太平洋战争(英语:Pacific War,日语:太平洋戦争;另有“大东亚战争”之名)是第二次世界大战轴心国成员大日本帝国泰国和以美国为首的同盟国于1941年12月7日至1945年9月2日期间的战争,范围遍及太平洋印度洋东亚东南亚地区。

太平洋战争源于中日战争,起初日本陆军在满洲滋事,后来1937年开始将战火扩张至中国而陷于泥沼,由于日本为支持对华战争的需求而对外侵略,以及同欧美国家关系恶化,使美国对其实行经济制裁,断绝其战略物资的输入。日本因此决定发动全面战争,以武力夺取欧美大洋洲各殖民地。1941年12月7日,日本在未宣战的情况下轰炸美国太平洋海军基地“珍珠港”,同时于西太平洋马来西亚印尼缅甸菲律宾进攻。美国由此对日宣战,加入同盟国阵营,而与日本同盟的纳粹德国意大利亦向美国宣战。在战争初期日军迅速占领太平洋近四分之一的地域,直到中途岛海战战败而丧失主动权,之后又陆续于所罗门群岛新几内亚等地消耗战力,而盟军重振兵力后展开反攻。

1945年,美军已收复大多数被日军占领的地区,并陆续攻占日本邻近的岛屿,对日本实施大规模轰炸海空封锁。1945年8月6日和9日,美军于广岛和长崎投掷两颗原子弹,同时苏联亦宣布废除1941年签署的《苏日中立条约》,对日宣战。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并于9月2日签署投降书,象征太平洋战争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终结。

太平洋战争对亚洲影响至深,日本失去自1894年以来所有征服的土地,并受美军的军事管制。太平洋战争也造成了亚洲非殖民化共产主义的传播,促使许多各地因而兴起独立运动或爆发战争。

参战国

参与太平洋战争的同盟国包括美国英国、英属印度澳大利亚新西兰加拿大中华民国荷兰流亡政府丶和苏联(仅限八月风暴行动

至于轴心国则主要是大日本帝国和其建立的亲日政权,包括满洲国汪兆铭政权,以及盟友泰国;另外,日本在其殖民地(如朝鲜台湾)征召了不少兵力。

战争前史

中国政策

1940年,抗日战争中日本占领中国东北、华北长江中下游和东南沿海的大片领土,上海南京北平天津武汉广州等重要的大城市相继陷落,中国国民政府迁都重庆,继续抵抗。

日本自明治维新开始,由旧时封建社会逐渐现代化,国力大增并跻身列强,开始对外扩张殖民地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日本与美国两国之间的太平洋贸易摩擦日渐增多。在昭和金融恐慌时期,日本军国主义势力开始抬头。

1931年的918事变后,日本成功扶植伪满洲国,其目的除了是为了取得满洲的天然资源外,也是作为将来实现大陆政策的前哨站。伪满洲国的建立遭到国际联盟谴责,最终导致日本退出国际联盟。此后,日本与其他列强在中国的利益冲突渐趋紧张,更与中国连连爆发军事冲突,双方多次签下停战协定。226事件之后军方掌握日本的政治。

在1937年卢沟桥事变时,中日两国又再爆发军事冲突,中华民国政府拒绝日本所开出不平等和平条约,全面性战争因此爆发。1937年至1945年这段时期,中方称为“抗日战争”或“八年抗战”。

战争初期,由于日军取得制空权战略优势,成功于中国境内实行战略轰炸,中国军队节节败退。日军在短时间里占领中国大片领土,中国政府被迫撤离南京迁到武汉,然后再退守重庆“大后方”。期间国民政府继续组织战斗,在徐州河南江西湖北安徽广州等地组织过大规模战役。日本开始在中国扶殖多个傀儡政权。由于国民革命军敌后游击队做武装骚扰,加之内陆地形难以作战等种种原因,日军后勤补给困难,无力发动进一步攻击,于是战争进入胶着状态,仅于中国占领区保留大量驻军,不再发起大规模进攻。日军在中国头两年的战斗伤亡50万人,却未见胜利在望,日益消耗国家经济。1939年日本西部旱灾、台湾水患、朝鲜欠收、满洲国五年计划由于中国战事使得原料和工人欠缺。除了国内经济外,在国际的政治宣传上,中国借由西方媒体成功宣传日本的战争罪行,日军对中国平民的战争罪行使美国人民普遍不支持日本[1]

1931年,日本引起918事变之初,美英对日本出兵中国不加反对,一般认为美英是在指望日本北上进攻苏联。1932年,美国虽然宣布“不承认主义”,反对日本破坏“门户开放”政策和《九国公约》,但同时美国在不违反其中立政策下容许日本与中国在美国采购各类战略物资。美国这种既指责又纵容的两面政策一直延续到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夕。英国则一再偏向日本,如,英法操纵国际联盟,拒绝对日本实行经济制裁。1939年7月,英日更是直接签订有田-克莱琪协定。

北进或南进

在对中国的战争中持续消耗物资的日本,为了打破僵局与获得战略资源,军部内分做两种派系:一派主张往满洲国北部的西伯利亚扩张,另一派则主张南下夺取东南亚的殖民地。起初北进派势力较大,但在1939年日本与苏联诺门罕一带发生诺门罕战役,日军被苏联军队压倒性击溃,这显示苏联红军对于日本陆军来说仍是难以应付的敌人,使得北进政策就此打住。1941年4月13日,日本与苏联签订苏日中立条约,日本签此条约之目的是拉拢苏联,防止其南下进攻满洲,而苏联的目的则是为了应付德国可能的入侵。1941年6月,德国进攻苏联苏德战争开始[2]:121。苏联各城全线崩溃、失守,莫斯科被德军包围,苏联有亡国的可能,此时日本北进派要求在满洲增派几个师及关东军演习预备北上苏军,想撕毁中立条约趁德国人战胜时对苏开战从而获得远东地区,但日本急需东南亚的资源而放弃。此后,日本确立进军东南亚的南进战略。

南进政策的目标指向印度支那半岛泰国马来亚印尼,这些地方有石油橡胶矿砂和,开采设备也极为完整。同时军方也认为可借由反殖民宣传,令东南亚人民与日本合作[1]

为了取得对华战争的胜利,日本认为势必要切断重庆国民政府的外国资源。日本声称中国军队借由中南半岛取得外国军需物资,同时趁法国被德军打败后以武力令德国的傀儡维希法国政府让步。1940年9月,日军侵略越南北部(北越,当时法国殖民地);大约与此同时,德意日三国同盟结成,和德国关系更加密切[2]:121。1941年4月,为改善日美关系,日本派遣外交官前往华盛顿特区谈判,不过日军在中南半岛的扩张并未停止。日军则于7月进驻越南南部,在西贡(今胡志明市)之周围开始建设航空基地、海军基地与陆军之运输基地[2]:121。这些行动激怒当时已经在战火中的英国以及战败流亡的荷兰政府(此时依然控制着印尼殖民地的石油资源)。

日本刚一入侵东南亚,美国就停止对日本之钢铁和废铁之输出,接着禁运石油;英国与荷兰同样也强化对日之经济封锁;日本军部感到危机,向国民宣传要粉碎“ABCD包围圈”(指America Britain China Dutch,即美国、英国、中国、荷兰),惟有通过战争手段[2]:121。为了抑制日本扩张,美国于7月25日冻结日本在美资产,8月1日对“所有侵略国”实施石油禁运与经济制裁,英国与荷兰同时跟进。对于石油、钢铁、工具母机有70%从美国进口的日本来说,这政策极为致命,除非日本将军队撤出中南半岛与中国,否则日本国内储存的石油资源将会耗尽。日本不接受此条件,并决定与英美荷等欧美国家开战,进攻东南亚争夺该地资源以维持国家自给自足的经济,并持续对中国的战争。

双方在东南亚的战力比较

日本 盟军[3]
军机数量比例 可以随时调遣:
700架陆军飞机
480架海军飞机
菲律宾:307架飞机
缅甸:37架飞机
马来亚:158架飞机
荷兰:144架飞机
主力舰比例 12(10艘航空母舰) 11(3艘航空母舰)
士兵人数 南方作战中,动用约11个师 英国殖民地:共13.4万人
菲律宾:14万人
荷兰:65,000人
训练程度 接受完整军事训练,对夜战、丛林战均有应变措施。陆军士兵与军机驾驶员均累积大量对华作战经验。 荷兰与菲律宾兵力中,分别有40,000和11万名士兵由当地民兵所组成;英国则很多都是印度新兵组成,且缺乏印度指挥官。
装备比较 日军装备性能优异的零式战斗机坦克以及适合作战地形的装备,海军军舰性能也优于当地盟军。 马来半岛士兵缺乏坦克且作战服装不适合丛林战。盟军飞机多属旧式飞机,作战航程、速度和武装均逊于日军。

战事历程

开战

马来亚闪击战

1941年12月8日凌晨,日本陆军向英国殖民地马来半岛发动登陆作战,突袭英国军队[2]:121。在这场战役因为日本的士兵拥有曾在中国作战的丰富战斗经验、加上对丛林战有相当完善的准备以及机动作战,比较起来英联邦军队的士兵则训练不足、和指挥官指挥不力但是装备并没有明显差异,且兵力远大于日军,战役中山下奉文以难以置信的速度攻破英军防线,使得英军只能一退再退最终撤退到新加坡,战役最后以日军的胜利告终,以少许代价占领了整个马来半岛以及新加坡,远比大本营预计占领时间还要短上许多。

偷袭珍珠港

日本大本营确定了与盟国开战的决定后,海军部拟定的开战计划如下:相继攻下英美殖民地后,建立“绝对国防圈”,将美国前来救援的舰队以战舰一举消灭。但海军上将山本五十六非常不赞同此计划,认为战舰的实用性已成过去,战场决胜武力应是航空母舰。且美国工业能力远胜日本,若持续消耗战日本必败。同时为了保证顺利取得南进资源,日本必须要在开战之初主动消灭盟国在远东的主力海军舰队,分别是:美国驻于菲律宾的舰队、太平洋舰队和英国远东舰队。海军航空队突袭停泊在夏威夷珍珠港之美国太平洋舰队[2]:121。山本在对海军航空兵彻底充分准备与训练后,以南云忠一中将所率领的6艘航空母舰机动部队、400多架飞机等大型兵力,于1941年12月7日(美国时间)对美国太平洋基地欧胡岛上的珍珠港发动空袭。

日本在珍珠港的主要目标是美国航空母舰,但空袭时没有一艘停在港内。日军对其他舰只攻击,彻底瘫痪了美国太平洋舰队,以极小代价获得极大成功,短期内美国海军无法干涉日本在太平洋的行动;然而,日本犯下了几个重大错误:未彻底摧毁岛上的维修设备、油库和其基地功能,导致美国部分受创舰只得以恢复其作战能力,以及珍珠港仍能作为美国的太平洋前线基地。

随后,日本向英美宣战,亚洲太平洋战争爆发[2]:121。日本原计划外交部在谈判破裂交出宣战书之际立刻发动攻击,但因为种种处理手续的问题,使得美国在珍珠港已遭日军攻击后才收到宣战书。此举“偷袭”的作战行动使美国举国团结对日本宣战。继日本之后,德国意大利也向美国宣战,战争真正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2]:121中华民国也在此时正式对德、意、日3国正式宣战。此后欧亚两大战场合流,美国也为牵制日本兵力,开始在军事方面大量援助中国。

日军攻势

由于日军早已制订作战计划,长期准备,而英、美军队则一直把重点放在欧洲,没有充分战争准备,所以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在日军进攻面前节节撤退;开战仅半年,日本军队占领英国之殖民地马来半岛、香港、新加坡、缅甸,以及荷兰之殖民地荷属东印度群岛(今印度尼西亚),美国之殖民地菲律宾等东南亚和南太平洋一带,处于其军事统治之下[2]:121

南进

珍珠港事件后日本迅速进攻太平洋区内美国、英国、荷兰的殖民地,包括马来亚荷属东印度菲律宾新几内亚所罗门群岛等地,扶殖多个傀儡政权,大批同盟国士官被日军俘虏,泰国亦在日本压力之下加入了轴心国阵营。这段时间里,日本势力向西达至英属印度、以东至新几内亚群岛,形成“绝对国防圈”,能掩护日本的海上战略资源运输。

占领战略性岛屿

除了对东南亚英美荷殖民地的攻占外,日本接连占领太平洋的各个岛屿,由于美国太平洋舰队在珍珠港中被摧毁,无法援助其战区,且日军大规模进攻,岛屿纷纷被日军所占领。日军在各岛上修筑各个不同的防御工事和机场,使得日本的“绝对国防圈”范围不断扩增,但兵力大量分散。此外日军还有试过对澳大利亚达尔文展开空袭,并在澳大利亚的东部海域攻击沿岸与来往的商船,但在空袭与攻击沿岸后未即时登陆,且在不久后盟军开始反攻,失去进攻澳大利亚的机会。

印度洋空袭

在海上,日本海军局部巡弋陆续消灭盟国海军,其中最大的战果是在印度洋空袭中将英国皇家海军彻底逐出太平洋。

空袭炮击美国西海岸

1942年,日本海军多次炮击并用潜艇伊25号搭载水上飞机空袭了美国本土西海岸加州、俄勒冈州的城市。

珊瑚海海战

1942年5月4日,珊瑚海海战爆发,是太平洋战争中的一场重要战役。这是历史上第一次使用航空母舰的海战,为1个月后的中途岛海战拉开了序幕。

中途岛海战

日本在1942年4月18日的杜立特空袭后,为了防范美军持续由侧翼直接攻击日本本土,日本海军大将山本五十六便积极策划对中途岛的攻占作战计划,原本预计所有参与偷袭珍珠港的南云舰队的6艘航空母舰要全部参战,为日军攻击中途岛时提供空中支援以及随时歼灭出现的美军机动部队,但由于日军在新几内亚地区发动FS作战而引发珊瑚海海战,让六艘航空母舰中的两艘“翔鹤”与“瑞鹤”航空母舰因受损无法参战,使南云舰队减损33%的空中兵力,但日军仍按照既定计划,于1942年5月28日发动中途岛作战计划。

由于日方的密码被美军破译成功,美军在日军进攻中途岛前就已作好准备,除了强化中途岛本身的防御力量外,切斯特·威廉·尼米兹也要求刚由珊瑚海海战回到珍珠港的“企业号”以及“大黄蜂号”航空母舰由雷蒙德·阿姆斯·斯普鲁恩斯少将领军,驶往中途岛东北海域埋伏,同时也令在珊瑚海海战中受重伤,当时在珍珠港大修中的“约克镇号”航空母舰执行紧急修理,于3日后组成另一支特混编队,由法兰克·杰克·弗莱彻少将领军,驶向中途岛东北海域与斯普鲁恩斯的舰队会合。

1942年6月4日晨,南云部队开始空袭中途岛,然而因为南云舰队发生一连串的战术判断失误(其中包含侦察机未搜寻到美舰队,中途岛攻击部队返航以及中途岛陆基航空部队攻击等),让埋伏在东北海域的美军特混编队有机可趁,首先对日舰队发动攻击,让南云舰队中的“赤城”、“加贺”和“苍龙”号航空母舰被美军俯冲轰炸机的炸弹击中起火,并于当晚陆续沉没。而“飞龙”号的航空机队随后对美军舰队发动反击,也让美军的“约克镇号”航空母舰受到重创,后来日军伊-168号潜舰发现了约克镇号,随即发射鱼雷击沉约克镇号。而发动攻击的“飞龙”号航空母舰也被美军攻击后沉入大海。

在南云舰队损失4艘航空母舰后,由于空中攻击力量完全丧失,山本大将不得不向全军宣布撤消战役计划并开始撤退,此战役以美军胜利而告终,也因为日军损失过于巨大(4艘航空母舰、200架以上的舰载机以及训练有素的飞行员),让日军在短期内无法再发动大型的战役,美军得以获得宝贵的喘息时间,故中途岛战役在太平洋战争中具有极重要的地位。

南线作战

瓜岛争夺战

日军在中途岛战役失败后,继续其进攻计划,开始南线作战(新喀里多尼亚、斐济、萨摩亚群岛的作战计划)。在1942年6月,日军开始在瓜达尔卡纳尔岛修建机场,惟美军在8月7日以海军陆战队10,000余人的兵力占领机场。日军在丢失机场的占领后,日军大本营由百武晴吉中将领军,率领海军的快速驱逐舰队由拉包尔增援瓜岛,此运兵模式被称为“东京快车”,这在随后的撤退以及新几内亚增援也有运用。然而由于百武中将错估美军实力;他认为美军只有2,000人,但仅8月7日一天,美军即已有16,000人在瓜岛,因而每次增兵都是数千人。在兵力不足之下,日军始终无法夺回瓜岛机场。

  • 萨沃岛海战

1942年8月8日半夜至8月9日凌晨,日军的三川军一中将曾率领驱逐舰战队负责炮击瓜岛机场,遭遇盟军巡洋舰部队,三川发动攻击并至少击沉盟军4艘巡洋舰以及数艘驱逐舰,史称萨沃岛海战,日军取得瓜岛的制海权。

  • 东所罗门海战

1942年8月24日,东所罗门海战爆发,是太平洋战争中的第3场航母战役,以及瓜达尔卡纳尔岛战役期间美国海军与日本帝国海军之间的第2大战役。

经过多次破坏性空袭,美国和日本帝国的海军战斗水面舰艇均退出战区,没有任何一方取得明确的胜利。然而,美国与其盟友显然比日本获得了更大的战术和战略优势,因为盟军部队遭受较日军为少之损失,而日军失去了大量的飞机和经验丰富的飞行员。此外,日本用于增援瓜达尔卡纳尔岛的部队遭到阻延,且最后是由军舰而非运输船运送,给予了盟军更多的时间应付日军的反攻和阻止日军卸下重型火炮、弹药、和其他后勤物资,大大地帮助盟军的陆上战斗。

  • 圣克鲁斯群岛海战

圣克鲁斯群岛战役爆发是太平洋战争的第四场航母战役。同时也是瓜达尔卡纳尔岛战役中第四场海战。日军为了结束1942年9月以来的战略僵局,计划于1942年10月20日至25日,在瓜达尔卡纳尔发动一场大型地面攻势。为了支援这次攻势,日军航空母舰和其它大型舰艇亦开到所罗门群岛南方近海。

在1942年10月26日早上,前来支援的日本海军遭遇盟军的海军舰艇和飞机,双方于圣克鲁斯群岛以北交战。经过双方航空母舰互相空袭,盟军有一艘航母被击沉,一艘重伤,导致水面舰艇被迫退出战斗区域。日军舰队的两艘航母亦有受损,加上损失大量舰载机及和机组员,最终退出了战斗。该战日本取得战术胜利;但是日方失去许多经验丰富、无法补充的机组人员,同盟国的机组员伤亡则相对较少且能迅速补充,结果反倒是盟军获得长期战略优势。由于日本海军航空队的损失,其航母舰队无法介入瓜达尔卡纳尔岛海战。

  • 瓜达尔卡纳尔岛海战

日军制空权的丧失造成日本海军的劣势。1942年11月12日至15日的瓜达尔卡纳尔岛海战,美军以损失2艘巡洋舰与7艘驱逐舰的代价,让日军损失“比叡”和“雾岛”两艘战舰、1艘巡洋舰与两艘驱逐舰,日本的制海权完全丧失。在瓜岛海战结束后,日军开始策划由瓜岛撤退。日军在伦内尔岛海战胜利后,至1943年1月撤退实际完成止,日军共撤出陆军9,800人,海军830人。随后美军于1943年2月9日完全占领瓜岛,获得瓜岛争夺战的最后胜利。

塔拉瓦战役

塔拉瓦战役中,一队美军亚历山大·邦尼曼英语Alexander Bonnyman Jr.带领下攻撃一座日军地堡

塔拉瓦战役是美国在太平洋战场第二次的进攻(第一次是瓜达尔卡纳尔岛战役),以及在重要的中太平洋地区之第1次进攻,时间是由1943年11月20日至11月23日。

这也是在战争中,美军第1次面临日本猛烈的反两栖登陆作战。之前美国的登陆行动很少或根本没有遇到阻力。4,500名日本守军得到充足的补给和有充分准备,他们几乎战斗到最后一人,给美国海军陆战队带来沉重打击。

中国及东南亚战局的胶着

中缅印战区

中缅印战区中一条通往中国的公路,也是中国的生命线——滇缅公路

中缅印战区(CBI)是二战期间,美国陆军对其在中国缅甸印度军队的称谓。名义上的最高统帅为蒋中正,参谋总长为史迪威。该战区虽包含若干由路易斯·蒙巴顿,第一代缅甸的蒙巴顿伯爵上将率领的英军部队。但在日军进攻初期大部分英军便被击退或击溃,实质上由中国方面派出的远征军充当战争中后期的主要战力。在这一战区知名的部队包括飞虎队驼峰航线上的运输和轰炸部队,建造中印公路的工程兵部队,滇缅公路上的运输车队,以及麦瑞尔突击队

CBI的主要任务是维系中国战力不致崩溃,因此从1943年对缅北反攻恢复中国援外路线就十分积极;但是在英国对其作战资源的觊觎干涉以及由美军协助重编的中国驻印军人事权问题上困扰着实质进度,军队拖延至1943年底才在缅北发动反攻作战。CBI的美军部队在二战中只负责缅北作战业务,其他缅甸地区的对日作战仍是以中国远征军,英军以及1942年后编练的印度军为重。

盟军攻势

中太平洋海战

自从1943年初美军在瓜岛得到最后胜利后,除了麦克阿瑟所统率的美澳联军与威廉·海尔赛的美军南太平洋舰队在新几内亚方面反攻外,美军作战联席会议亦决定,1943年后期美国海军由中太平洋开始反攻的计划,此计划由美国海军第5舰队负责,并且得到尼米兹在军备与物资上的强力支援,在吉尔伯特群岛战役发动前,第5舰队由至少10艘的航空母舰以及7艘以上的战舰组成,几乎囊括托马斯·金凯德的第7舰队以及海尔赛的第3舰队以外的所有美海军兵力,舰队司令为在中途岛战役一战成名的雷蒙德·阿姆斯·斯普鲁恩斯海军中将,其空中攻击战力-快速航空母舰编队番号在吉尔伯特战役时原番号为50特混编队,于马绍尔群岛战役时改编为58特混编队,并沿用至太平洋战争结束。

中太平洋的首战吉尔伯特战役于1943年11月21开始,在战前美军即为该群岛做过十分详细的海岸线侦查,并且于登陆前一天即开始准备空中与舰炮的火力,但美军对岛上日军的守备状况一无所知,美军在登陆开始时受到岛上日军的强力攻击,损失惨重,直到11月23日美军占领塔拉瓦环礁为止,日军共死伤4,800余人,美军伤亡则约为1,000余人,是少数太平洋战役中美国海军陆战队死伤较重的战役之一。然而此战却为前期的登陆战作出最好的教训作用,在1944年2月2日起发动的马绍尔群岛战役,由于较吉尔伯特战役投入更多倍的舰炮与空中火力支援,使得岛上的日军无法有效地对攻击美军,只能依靠岛上的据点以及防御工事抵抗,在罗伊纳木尔以及夸贾林岛战斗中,美军仅以死亡约200人的代价击毙日军守军3,000余名,2月22日美军得到马绍尔战役的胜利。

日军在中太平洋上,有个战力强化的基地特鲁克岛,马绍尔群岛战役时,斯普鲁恩斯认为特鲁克岛可能会成为中太平洋反攻上的一个重大威胁,遂于2月17日至18日由58特混编队中的九艘航空母舰与约600架舰载机轰炸特鲁克,使特鲁克的军事能力丧失,并沉伤港内15艘战斗用舰船以及270架飞机,港内的重要设施也因空袭而严重损坏无法使用。空袭特鲁克不但保障美军在马绍尔战役的顺利进行,同时也为未来进攻马里亚纳群岛扫除了可能的侧翼威胁。

跳岛战术

美军的跳岛战术,是不采行逐一收复各岛的战法,而是收复一个岛屿后,跳过下一个岛屿,而攻占下下一个岛屿,特别是跳略过防守比较坚强顽抗的日军岛屿,透过跳岛占领,以海空封锁的方式来孤立日军占领的岛屿,迫使其最后不得不屈服,如此大幅提升收复的进度与成效;尤以美军登陆硫磺岛琉球群岛与日军战况最为惨烈。

1944年,盟军在一系列登陆行动中占领马里亚纳群岛,突破日军在太平洋的内防御圈,在6月的菲律宾海海战中日本的航母舰队被重创,航空兵力损失殆尽,残余航母舰队退回日本本土,盟军在西太平洋获得空中和海上的优势。

此时盟军开始考虑他们的下一步。海军上将尼米兹建议进攻台湾,将日军阻挡在菲律宾:这样盟军可以控制联系日本和南亚的海路,切断日本与它南亚的驻军的联系,使日本在南亚的驻军得不到补给。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将军主张在菲律宾登陆:菲律宾也位于日本的联系线上,将菲律宾让给日本对美国来说是一个丢脸的事,而且麦克阿瑟1942年逃离菲律宾时曾经发誓重返故地。最后罗斯福总统决定在菲律宾登陆。

日方对盟军的步骤也很清楚。海军最高长官丰田副武制定4个方案:

  • 捷1号作战方案是针对菲律宾的重大海军作战方案。
  • 捷2号作战方案是针对台湾的作战方案。
  • 捷3号和捷4号作战方案分别是针对琉球群岛千岛群岛的作战计划。

所有4个计划都是孤注一掷的、复杂的和大胆的行动计划,它们将日本所有的力量都投入一次决定性战役。

美军于攻击莱特湾之前,为了避免来自台湾及冲绳方面部队的空中攻击,而先行轰炸冲绳及台湾的主要基地(新竹、高雄等)。10月10日,那霸遭到空袭之后,日本海军开始准备攻击美国航空母舰机动部队。

1944年6月,美军的中太平洋反攻力量开始向日本的“绝对国防圈”马里亚纳群岛发动攻势,特别是针对塞班岛提尼安岛以及关岛3个主要岛屿,战役开始前,美军第5舰队的58特混编队率领15艘航空母舰上共956架舰载机,针对塞班岛以及关岛等地发动空中攻击,负责防守马里亚纳群岛的角田觉治中将的航空部队受到相当大的打击,失去战斗能力。6月15日起,美军发动塞班岛登陆作战,而为了保护美军在塞班岛以及即将发动的关岛登陆作战不受到日军舰队(即小泽治三郎率领的第1机动部队)的侧翼攻击,斯普鲁恩斯中将下令马克·米切尔所统率的第58特混编队进入塞班岛西部海域,列阵以待。

日军在得到美军进攻马里亚纳群岛的消息后,即令小泽治三郎栗田健男的战舰部队会合,由小泽治三郎统一指挥,由9艘航空母舰组成自中途岛海战以来最大编组的联合舰队,赶往塞班海域迎战美军,6月19日,日军抵达塞班西部海域离美军舰队约350海里的距离外率先发现美舰队行踪,并派出4个梯次共326架飞机进袭,然而美军在发现日机进袭群后,米切尔下令240架飞机升空拦截,并且在装置短发VT引信炮弹护卫舰的防空炮火下,日机仅有少数逼近美舰并实施攻击,被攻击的美舰受损轻微,反观日机损失惨重,最终仅有130余架回到日军航空母舰上,此场空战被称为“马里亚纳猎火鸡大赛”。

虽然美军在6月19日白天没有直接以航空机攻击日舰队,但在日舰队附近的美潜水舰却予以日舰队沉重的打击,并成功击沉日本航空母舰“大凤”与“翔鹤”,隔日6月20日下午3时左右,美舰队终于捕捉到日舰的踪影,并于下午4时发动216架飞机发动进攻,并击沉航空母舰“飞鹰”号与击伤数艘舰艇后返航,然而美机群到达航空母舰上空时天色已黑,只能夜间降落,使得美机损失惨重。日军也在被攻击后接到撤退的指令,舰队撤回日本本土,菲律宾海战即告终,由美军获得压倒性的胜利。

1944年10月,麦克阿瑟开始率军进攻菲律宾,海军第5舰队暂由威廉·海尔赛指挥,并改变番号为第3舰队,与托马斯·金凯德第7舰队合作,10月20日,开始进攻菲律宾中部的莱特岛,日军“捷1号作战”开始,计划由3股海上力量对莱特湾中的美军第7舰队发动攻击,并且在菲律宾北部设一诱饵引哈尔西北上,令第7舰队失去侧翼防护力量。

栗田舰队在10月24日首先进入锡布延海,被美军航空母舰的舰载机共260架攻击,栗田舰队中的武藏号战舰被击沉,其他舰只也受到大小不一的损伤(此海战被称为锡布延海战),虽然栗田舰队在下午3点30分下令折回,但随即于下午5点15分再次转向,对美军造成严重威胁(然而海尔赛并不知情)。另一支西村舰队则由南面进击,原预计与栗田舰队形成钳型攻势以进攻莱特湾,但在10月25日凌晨进入苏里高海峡时,遭到已在苏里高海峡埋伏列阵以待的金凯德旗下,由杰西·奥尔登多夫少将领军的战舰编队攻击下,西村编队两艘战舰与其他舰只全部被击沉,只有1艘驱逐舰逃出战场,随后而来的志摩舰队亦被攻击,但损失较轻(此海战被称为苏里高海峡海战,是世上最后一次直接的战舰间近距离海战)。

10月24日下午,在菲律宾北部恩加尼奥角作为诱饵的小泽舰队被发现,但当时海尔赛正在集中力量攻击栗田舰队,直到夜间,海尔赛认为栗田已撤退,南面海域他认为金凯德足以应付日军的进袭的情况下,挥军北上准备攻击小泽舰队,然而10月25日凌晨,栗田舰队在驶出圣贝纳迪诺海峡时却没有美舰予以拦截,使栗田舰队得以驶近萨马岛直接威胁金凯德的第七舰队与运输船团。海尔赛在10月25日清晨即将接战小泽舰队之际,接到来自金凯德对于萨马岛外海舰队被栗田舰队攻击的告急电报,起先原不以为意,但随着萨马岛海战以及栗田舰队逼近莱特岛的情况下,尼米兹甚至对海尔赛发出关切电报,使得海尔赛只得在留下米切尔继续攻击小泽舰队的情况下,挥军南下,但该舰队却没有办法来的及驰援(距离太远)。

栗田舰队在进入萨马岛海域后,便开始进击金凯德的护航航空母舰群,其中一艘护航航空母舰被击沉,栗田舰队则损失3艘巡洋舰(此海战称为萨马岛海战),并且用数小时在整备队形,之后即向南驶向莱特湾,眼看日军的作战目的即将达成,但栗田却下令北转,随圣贝纳迪诺海峡转锡布延海撤退,在撤退时被哈尔西的舰载机追炸,数艘战舰受创。

在海战结束后,由麦克阿瑟领军的美菲军于1944年12月31日占领莱特岛,并随即展开吕宋岛的攻略作战,于1945年3月3日光复菲律宾首都马尼拉

最后阶段

缅甸战役,1944年至45年

硫磺岛战役,1945年2月

“碉堡山号航空母舰”被2架神风自杀飞机击中后燃烧,在冲绳神风敢死队所造成的损失是美国海军有史以来在在单一战斗中最大的,造成约5,000人阵亡。

日本本土硫磺岛冲绳岛,和其他战斗中艰苦的战斗对双方造成可怕的伤亡,最终日本战败。保卫冲绳的117,000名日军中,有94%阵亡[4]。面对失去大量有经验的飞行员,日本增加使用神风战术,企图对盟军造成令人无法接受的伤亡数字。美国海军提出通过全面海上封锁和空袭以迫使日本投降[5]

婆罗洲战役 ,1945年

日本本土轰炸

1945年3月19日,美军对日本本土进行轰炸,日本轰炸机在反击中重创美军的富兰克林号航空母舰

战争快要结束时战略轰炸的作用变得更加重要,一个新的名为美国太平洋战略空军部队司令部成立,以监督所有美国在东半球的战略轰炸,由美国陆军航空军柯蒂斯·勒迈将军指挥。B-29轰炸机燃烧弹空袭令64个城市近一半的城区被摧毁,日本工业生产因而大跌。1945年3月9日至10日大约有10万人被轰炸东京所造成的火灾旋风烧死。此外,勒迈还负责监督饥饿行动,其中日本内海航道被空中投下的水雷封锁,扰乱了少量剩余的日本沿海海上交通。

轰炸吴市及其附近地区是美国及英国海军舰载机在1945年7月下旬实施的,该行动击沉了日本帝国海军大部分剩余的大型战舰。美国海军第3舰队在7月24、7月25及7月28日对吴海军工厂的攻击击沉了1艘航空母舰、3艘战列舰、5艘巡洋舰及数艘小型舰只。在同一期间,英国太平洋舰队攻击了在濑户内海的其他目标及击沉两艘护卫舰和几个较小的船只和击伤了一艘护航航空母舰

中国反攻,1945年

1944年4月18日至8月中旬,中美空军与日军航空部队在河南空战,称“中原空战”。日军投入空中兵力为豫中地区4个航空战队156架飞机、晋南3个战队114架飞机。中国空军和美军第14航空队各型飞机156架协同对日作战。空战期间,中美空军共出动驱逐机1,646架次、轰炸机272架次,与日机激烈空战,并轰炸日军控制的重要桥梁、渡口,袭击日军机场,空中击落日机32架,地面炸毁日机11架。中国空军阵亡飞行员24人。

1944年5月至8月,在“长衡保卫战”中,国军空军与美国空军第14航空队在湖南省长沙、衡阳地区空域跟日军发生了一次大规模的空中战役,称长衡空战。战役中,日军投入的空中力量有第5航空队的第1、第2飞行团,共有战斗机113架、轰炸机39架、侦察机47架,以及第8飞行团的两个轰炸机中队。中方参战的空中力量为中国空军第4大队、第11大队和中美空军混合团及美国空军第14航空队。会战中,中国空军共出动飞机349批,美国空军出动飞机202批。中美共出动驱逐机3,974架次、轰炸机554架次,空中击落日机70架,炸毁地面日机52 架,炸毁日军各种车辆1,800余辆,炸死炸伤日军近7,000人。

第14航空队在1944年11月时共有17,437人,战斗机535架,轰炸机156架。1944年12月第14航空队击落敌机241架;1945年1月击落敌机334架。随后日军军机出动量急剧减少。3月第14航空队仅击落敌机47架;4月第14航空队在空中巡逻只碰到3架敌机。5月15日后,在空中再也没有发现日军飞机了。

第14航空队从1943年3月成立至1945年5月,共击落、炸毁敌机2,054架,己方损失500架

冲绳岛战役

登陆日本本土

日本决号作战之概略图

在战争末期,美国拟定了登陆日本的计划没落行动,防止苏联登陆日本。苏联预计抢在美军前进攻日本,并在进攻满洲后逐步占领日本附近岛屿,以准备登陆北海道。当时原子弹的存在除了高层,没有人知道,在此计划里不考虑。日本方面也因为盟军的紧逼,拟定了防御本土的本土决战决号作战,大量生产自杀式飞机和轻型武器,组织2,800万名的国民义勇军以及从各战场调回士兵,抵抗盟军登陆。随着原子弹的轰炸和苏联的进攻造成打击,日本提早投降,使双方计划并未实施。

广岛、长崎原爆

盟军经过跳岛战术后,逐步打败日军,并攻下日本外围的小岛,美国于8月6日在日本的广岛市和8月9日长崎市投放了两颗原子弹,而苏联随即在8月8日对日宣战,日本终于在8月15日宣布投降。

苏日战争

早在1943年的德黑兰会议中,苏联就对同盟国做出参战的承诺。到了1944年的雅尔塔会议中做出“德国投降后的3个月内苏联向日本宣战。其报酬是苏联获得库页岛、千岛群岛以及其对大连、旅顺及其铁路连接的控制”的决议。斯大林在美国在日本投下两颗原子弹之后,于1945年8月9日发起代号:“八月风暴行动”的作战(又称:满洲进攻性战略行动),派遣瓦西列夫斯基率领的150万名士兵、5,000多辆坦克装甲战斗车辆等大军以钳形攻势进攻满洲,当时驻于该处的关东军质素和士气都早已十分低落,数量上也远逊于苏军。在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之后,苏军持续进攻中国东北的日军,直到9月2日签订投降书时,日军被苏军俘虏了64万名士兵,之后苏联占领满洲并劫掠走该地的日军资产,并还为登陆日本本土做准备

日本投降

1945年9月2日,在美军理查德·萨瑟兰将军的见证下,日本外务大臣重光葵密苏里号上签署《降伏文书

日本投降发生于1945年8月15日,同年9月2日举行投降仪式,正式签定投降书,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大战到1945年8月,大日本帝国海军实际上已不复存在,盟军进攻日本本土迫在眉睫。日本的领导人虽然公开表示他们打算战斗到底,但私下在军事参议官会议(以下简称“六大”)作出恳求苏联以有利于日本的条件和平斡旋的决定。与此同时苏联正准备攻击日本,履行其在雅尔塔会议对美国和英国所作的承诺。

8月6日、8月9日美国分别在广岛市和长崎市投下原子弹。苏联在8月9日攻击日本的殖民地及满洲地区(含满洲国)及日本。这两项冲击造成昭和天皇被迫接受日本即将战败的事实,接受盟军在波茨坦公告中订下的结束战争的条款。经过几天幕后谈判及未遂政变,昭和天皇在8月15日向全国发表录音广播,对日本民众宣布日本投降。此段广播讲话被称为终战诏书(玉音放送)。

8月28日,驻日盟军总司令占领日本。投降仪式于9月2日在美国军舰密苏里号举行,日本政府官员签署日本投降书,第二次世界大战正式结束。盟军平民和军人热烈庆祝战争结束,当天也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对日战争胜利纪念日。然而,一些在日本遥远的亚洲和太平洋岛屿上孤立的指挥官和人员在几个月甚至几年后仍然拒绝投降,最后一名士兵一直潜伏至1974年才向菲律宾警方投降。

战后处理

东京审判

东京审判于1946年5月3日至1948年11月12日之间进行,同盟国为解决日本战犯的责任归属而特设之国际司法机构。审判场所设于东京市谷的原陆军士官学校大讲堂,位于今自卫队市谷营区内,东条英机等七名甲级战犯于1948年12月23日在巢鸭监狱被执行绞刑

战后日本失去约46%的领土(面积31万多平方公里,以1920年的日本国土面积计算),国土面积缩减至37万多平方公里。

相关连结

参考文献

引用

  1. ^ 1.0 1.1 日本皇军兴亡记,Meirion & Susie Harries著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东亚三国的近现代史》共同编写委员会 (编). 《东亚三国的近现代史》 香港第一版. 香港: 三联书店(香港). 2005. ISBN 962-04-2496-4. 
  3. ^ 血战太平洋:盟军的危机与转机,Paul Kennedy著
  4. ^ "Creating military power: the sources of military effectiveness". Risa Brooks, Elizabeth A. Stanley (2007).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p.41. ISBN 0804753997
  5. ^ Skates, James. Invasion of Japan.

来源

  • Eric M. Bergerud, Fire in the Sky: The Air War in the South Pacific (2000)
  • 1941年12月8日 太平洋战争爆发 中共中央发表宣言
  • Clay Blair, Jr. Silent Victory 1975, submarines
  • Thomas Buell, Master of Seapower: A Biography of Admiral Ernest J. King Naval Institute Press, 1976.
  • Thomas Beeeuell, The Quiet Warrior: A Biography of Admiral Raymond Spruance. 1974.
  • John Costello, The Pacific War. 1982.
  • Wesley Craven, and James Cate, eds. The Army Air Forces in World War II. Vol. 1, Plans and Early Operations, January 1939 to August 1942.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58. Official history; Vol. 4, The Pacific: Guadalcanal to Saipan, August 1942 to July 1944. 1950; Vol. 5, The Pacific: Matterhorn to Nagasaki. 1953.
  • Harry A. Gailey.' 'The War in the Pacific: From Pearl Harbor to Tokyo Bay (1995)
  • Saburo Hayashi and Alvin Coox. Kogun: The Japanese Army in the Pacific War. Quantico, Va.: Marine Corps Assoc., 1959.
  • James C. Hsiung and Steven I. Levine, eds. China's Bitter Victory: The War with Japan, 1937–1945 M. E. Sharpe, 1992
  • Ch'i Hsi-sheng, Nationalist China at War: Military Defeats and Political Collapse, 1937–1945 University of Michigan Press, 1982
  • Rikihei Inoguchi, , Tadashi Nakajima, and Robert Pineau. The Divine Wind. Ballantine, 1958. Kamikaze
  • S. Woodburn Kirby, The War Against Japan. 4 vols. London: H.M.S.O., 1957-1965. official Royal navy history
  • William M. Leary, We Shall Return: MacArthur's Commanders and the Defeat of Japan. University Press of Kentucky, 1988.
  • Gavin Long, Australia in the War of 1939-45, Army. Vol. 7, The Final Campaigns. Canberra: Australian War Memorial, 1963.
  • Dudley McCarthy, Australia in the War of 1939-45, Army. Vol. 5, South-West Pacific Area -- First Year: Kokoda to Wau. Canberra: Australian War Memorial, 1959.
  • D. Clayton James, The Years of MacArthur. Vol. 2. Houghton Mifflin, 1972.
  • Maurice Matloff and Edwin M. Snell Strategic Planning for Coalition Warfare 1941–1942, Center of Military History United States Army Washington, D. C., 1990
  • Samuel Eliot Morison, History of United States Naval Operations in World War II. Vol. 3, The Rising Sun in the Pacific. Boston: Little, Brown, 1961; Vol. 4, Coral Sea, Midway and Submarine Actions. 1949; Vol. 5, The Struggle for Guadalcanal. 1949; Vol. 6, Breaking the Bismarcks Barrier. 1950; Vol. 7, Aleutians, Gilberts, and Marshalls. 1951; Vol. 8, New Guinea and the Marianas. 1962; Vol. 12, Leyte. 1958; vol. 13, The Liberation of the Philippines: Luzon, Mindanao, the Visayas. 1959; Vol. 14, Victory in the Pacific. 1961.
  • Masatake Okumiya, , and Mitso Fuchida. Midway: The Battle That Doomed Japan. Naval Institute Press, 1955.
  • E. B. Potter, and Chester W. Nimitz. Triumph in the Pacific. Prentice Hall, 1963. Naval battles
  • E. B. Potter, Bull Halsey Naval Institute Press, 1985.
  • E. B. Potter, Nimitz. Annapolis, Md.: Naval Institute Press, 1976.
  • John D. Potter, Yamamoto 1967.
  • Gordon W. Prange, At Dawn We Slept. Penguin, 1982. PEarl Harbor
  • Gordon W. Prange, Miracle at Midway. Penguin, 1982.
  • Henry Shaw, and Douglas Kane. History of U.S. Marine Corps Operations in World War II. Vol. 2, Isolation of Rabaul. Washington, D.C.: Headquarters, U.S. Marine Corps, 1963
  • Henry Shaw, Bernard Nalty, and Edwin Turnbladh. History of U.S. Marine Corps Operations in World War II. Vol. 3, Central Pacific Drive. Washington, D.C.: Office of the Chief of Military History, 1953.
  • E.B. Sledge, With the Old Breed at Peleliu and Okinawa. Presidio, 1981. memoir
  • J. Douglas Smith, and Richard Jensen. World War II on the Web: A Guide to the Very Best Sites(2002)
  • Ronald Spector, Eagle Against the Sun: The American War with Japan Free Press, 1985.
  • John Toland, The Rising Sun. 2 vols. Random House, 1970. Japan's war
  • H. P. Willmott, Empires in Balance. Naval Institute Press, 1982.
  • Gerhard L. Weinberg, A World at Arms: A Global History of World War II,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ISBN 0-521-44317-2. (2005).
  • William Y'Blood, Red Sun Rising: The Battle of the Philippine Sea. Annapolis, Md.: Naval Institute Press, 1980.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