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希思罗机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希思罗机场
Heathrow Airport
Heathrow Logo 2013.svg
London - Heathrow (LHR - EGLL) AN1572653.jpg
概览
机场类型民用
所有者希思罗机场控股公司
运营者希思罗机场有限公司
服务城市英国英国伦敦
地理位置伦敦希灵登区
基地航空公司英国航空
重点航空公司维珍航空
海拔高度83英尺(25米)
经纬度51°28′39″N 000°27′41″W / 51.47750°N 0.46139°W / 51.47750; -0.46139坐标51°28′39″N 000°27′41″W / 51.47750°N 0.46139°W / 51.47750; -0.46139
网址
地图
LHR在英国的位置
LHR
LHR
跑道
方向 长度 表面
英尺
09L/27R 3,902 12,802 沥青
09R/27L 3,660 12,008 沥青
统计数据(2018年)
旅客吞吐量(人)80,102,017
旅客增长率(2017同期)2.7%
起降架次(次)477,604
起降增长率(2017同期)1.0%
统计数字来源于英国民航局[1]
英国航空

希思罗机场(英语:Heathrow AirportIATA代码LHRICAO代码EGLL),是英国首都伦敦的主要国际机场,同时是英国航空维珍航空枢纽机场,位于大伦敦地区西侧的希灵登区,里程伦敦市中心约23千米(14英里),拥有2条平行的东西向跑道及5座航站楼,为全英国乃至全世界最繁忙的机场之一。运营机构为希思罗机场控股公司

截至2016年,希思罗机场的总客运量在全球机场中排行第7,但因拥有众多的跨境航班,若仅计算跨境的客运流量,则为全球机场第二位,自2014年起仅次于迪拜国际机场。希思罗机场同时是全欧洲最繁忙的机场,相较巴黎戴高乐机场法兰克福机场的客量还要高出31.5%,但航班数目则比该两个机场的总和少三分之一。这反映出由于航班数目限制下,航空公司多利用载客量高的宽体飞机(如空中客车A380波音747波音777)运营来往希思罗机场的航线。希思罗机场亦是全球飞机乘降量和客量最高的双跑道机场。

位置

一架前往希思罗机场的澳大利亚航空波音747-400飞越机场附近的社区上空
希思罗在Greater London的位置
希思罗
希思罗
希思罗机场在大伦敦的位置

希思罗机场位于伦敦市中心以西23千米(14英里)处,[2]希灵登区南端,得名自此地原有的同名村落英语Heathrow (hamlet),但该村落在1944年随着机场的兴建遭到废止。

前往机场有许多交通方式可供选择,通过M4及M25高速公路可直达机场不同航站楼,火车及地铁亦将伦敦市中心与机场连接起来,高速火车可直达帕丁顿站。不过机场跑道呈东西向,导致起降的班机必须飞越伦敦市中心上空,反观其他欧洲大城如马德里巴黎法兰克福机场皆位于市区的南端或北端,以减少班机飞越市区带来的环境与安全问题。该机场的另一个问题是其25米的低海拔,容易因为大雾天气而阻碍航班乘降。

二战之前希思罗机场地图
1948年后希思罗机场地图

历史

一架泛美航空波音377于1954年飞抵希思罗机场
1965年的希思罗机场。最近镜头的两架分别为英国海外航空的维式VC10型(Vickers VC10)及波音707.
第五航站楼外的登机道

1930年代至1940年代

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希思罗机场现在的所在地是一座空军基地。到了1930年代,这座机场名为“大西方机场”,由发来航空厂(Fairey Aviation Company)拥有,作为飞机零件组装和调试之用。而当时伦敦的对外民用飞机场则为克罗伊登机场

1943年,希思罗机场移交英国空军部(Air Ministry)管理,变成了英国皇家空军的航空站。跑道的建设始于1944年,工程则委托乔治建设(George Wimpey)。然而皇家空军实际上未曾使用过这座机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于1946年1月1日转由英国民航局管理,而一架伦敦飞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客机成了第一班由希思罗机场发出的民用飞机。正式的开幕典礼在同年3月25日举行。4月16日,巴西的Panair do Brasil航空公司一班由里约热内卢圣杜蒙特机场的洛克希德星座型涡轮螺旋桨客机(Lockheed Constellation)成为第一架飞抵希思罗机场的外国航空公司班机。5月28日,第一架英国海外航空(BOAC)班机飞往澳大利亚,这条航线而后成了与澳大利亚航空的联合航线。

1946年5月31日,希思罗机场已经变成了全民用机场,次年已拥有三条跑道,同时更进行另外三条的建设工程。为了当时使用活塞发动机的飞机而建造的旧跑道也在此时各增加了一,并采用六角星形布局的跑道以应付各种不同的风向。而临时客运航站楼及货运航站楼皆位于机场的东北缘。

1950年代至1960年代

1953年,英国女王伊利莎伯二世为希思罗机场第一条现代化的跑道举行揭幕典礼,她也在1955年开启了希思罗机场的第一座正式航站大厦——欧罗巴航站楼(Europa Building;今第二航站楼),同年的4月1日,一座38.8米高的控制塔也正式启用,取代了原先皇家空军的控制塔。

1961年11月13日,大洋航站楼(Oceanic Terminal;1968年更名第三航站楼)开幕,往返机场与伦敦市中心的直达直升机也在当时开始运营,并在欧罗巴航站楼的屋顶增设了瞭望台花园。到了1968年第一航站楼投入运营时,串连各航站楼至机场中央的工程也宣告完毕,当年的希思罗机场约有每年1千4百万人次的吞吐量。由于当时普遍认为搭机出行者多为有司机接送的富人,因此没有规划广阔的停车空间,而将旧航站楼设置于机场中央,这个规划后来成为了限制机场扩展的主因。

到了1960年代晚期,一座0.65平方公里大的货运航站楼建于南侧跑道的南边,与第一航站楼、第二航站楼及第三航站楼透过隧道连接。

1970年代至1990年代

1970年,第三航站楼进行扩建,增加了入境建筑及其他设施,包括了英国境内第一座电动平面步道。希思罗机场的两条主要跑道——09L-27R 及09R-27L亦于当时延伸至目前的长度,以供如波音747之类的大型飞机起降。除了23跑道为了横风降落班机而予以保留外(已于2002年取消),其他跑道都为了航站楼的扩建而遭到关闭。1977年,伦敦地铁皮卡迪利线延伸至希思罗机场,将往返机场与伦敦市区的时间缩短至1小时以内。1982年8月,M4高速公路机场支线启用,不仅提供了机场联外的高速公路,亦便于西英格兰及南威尔士等地的居民搭机,希思罗机场快线亦于1998年6月23日投入运营,联接了伦敦市区的帕丁顿车站

随着1980年代的吞吐量到达每年3千万人次,对于新增航站楼的需求也日益紧迫,便于原有货运航站楼的旁边建造了4号航站楼,于1986年4月由威尔士亲王查尔斯戴安娜王妃揭幕,并成了英国航空的驻在航站楼,与其他三座航站楼间则由货运航站楼原有的隧道联络。

1987年,英国政府将拥有希思罗机场的英国机场管理局私有化,英国机场管理局在这期间内增加了其他商业零售业者持有航站楼空间的比例,并加入投资,使得航站楼内的商店餐厅数量剧增,并将乘客动线导入商店区,提供旅客更多元的候机环境。

现况

希思罗机场为全球数一数二繁忙的机场,超过90家航空公司使用,可飞抵全球170余个机场,现今每年吞吐量已达7千万人次,其中11%为英国国内乘客,43%为短程国际旅客,46%为长程国际旅客。以飞往纽约的人次最多,2007年往返希思罗机场及肯尼迪机场纽华克机场间就超过3千5百万人次。[3]共有4座客运航站楼及1座货运航站楼,其中第五航站楼于2008年3月27日开放使用,到2011年随着5C卫星楼建筑开幕而宣告全部完工。[4]

希思罗机场目前有两条东西向的平行跑道,较短的23跑道原本用于应付强烈西南风,但已于2005年降级为滑行道。

2006年,希思罗机场耗资1亿5百万英镑改建了第三航站楼的6号空桥以便巨型客机空中客车A380使用,[5]并增设4个停机位。其他方面改建以迎接A380的预算总额更是超过了3亿4千万英镑,而第一架飞抵希思罗的A380调试客机是在2006年5月18日降落的,但由于空中客车公司迟于生产的缘故,自希思罗机场的预定服务直至2008年5月18日才开始。

2007年4月21日,第五航站楼英语Heathrow Terminal 5计划中一座87迈克尔的新航空管制塔投入服务,并于同年6月13日由时任英国交通大臣道格拉斯·亚历山大正式揭幕。新建控制塔以取代被5号航站楼挡住视线的旧控制塔。

2008年3月14日,座落于机场西面的5号航站楼落成,并由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揭幕。于3月27日开放公众使用后两星期,由于技术故障等问题导致近500班航机取消。整个5号航站楼建筑包括主楼及两个透过地下捷运系统连接的卫星航站楼。

2009年11月24日,希思罗机场的2号航站楼停用以便进行重建工程,最后一班出发的航班是法航前往巴黎的航班。大楼在2010年11月拆卸。

2014年6月24日,希思罗机场的2号航站楼(又名女王航站楼)重建后正式启用,而星空联盟的所有成员将会陆续使用此航站楼。第一班停泊在此航站楼的航班是由芝加哥出发的联合航空958号航班,扺埗时间为当地时间上午5时43分。

2014年希思罗机场为全欧洲最繁忙,以及全球第3繁忙机场,紧随亚特兰大及北京之后,使用人次达7300多万。

2015年6月29日,1号航站楼关闭并拆卸,原址将用作扩建2号航站楼。

未来发展

希思罗机场四周被民居包围,缺乏空间作未来扩展。机场透过重建以提升容量,包括拆卸1号航站楼以提供土地扩建2号航站楼。按照计划,于2019年2号航站楼扩建完成后,3号航站楼届时将关闭,航站楼数目将会重整为3个,由2,4及5号航站楼集中处理数千万旅客。

兴建新1号航站楼的计划与第3跑道计划一并讨论,目前英国社会各界仍未有共识。环保团体,以及主要政党工党和保守党内部强烈反对扩建机场,指噪音及空气污染问题更趋严重,质疑英国政府当局决定。

第三跑道

希思罗机场面对容量饱和的问题,早于2006年已有计划扩建机场,包括考虑兴建第3条跑道及新1号航站楼。但面对争议声不断的情况下,于2010年当时政府决定搁置计划。

2013年机场当局再次提出3个扩建方案,方案分别提议于机场现址的北面、西北面及西南面兴建新跑道。而西北跑道方案最受支持。[6]

2015年6月西北跑道方案成最终方案,整个新跑道及航站楼计划将秏资超过180亿英镑。

2015年12月,首相卡梅伦表示将押后通过机场扩建方案,意昧著2016年前将不会落实扩建机场。[7]但在特雷莎·梅2016年上任后,却转变批准有关计划。

航站楼

5号航站楼
停靠在5C卫星楼的英航客机
希思罗机场第五航站楼的候机区

希思罗机场目前拥有四座航站楼,供不同的航空公司运营:

  • 第一航站楼(已关闭)于1968年落成,关闭前主要处理英国航空国内航班。原址将兴建第二航站楼的2期部分。最后处理的离境航班为英国航空编号BA0970前往汉诺威的航班。2015年6月关闭,原址用作第二航站楼的扩建。[8]
  • 第二航站楼第1期工程于2014年完成,大楼于同年重新开放,包括主要航站楼(2A)及1座卫星楼(2B),负责处理星空联盟成员航班(除印度航空,爱尔兰航空 (2A)、冰岛航空 (2B)。新大楼使用多项环保设计,较旧大楼减少百分之40的碳排放。
  • 第三航站楼于1961年落成,先后经历了多次改建及扩展。于1987至1990年花费1亿1千万英镑作大规模翻新。2006年为迎接A380客机,大楼改建了登机桥及入口的上下客区,并翻新入境大厅,提供了专属维珍航空使用的柜位空间。现时处理寰宇一家航班,维珍航空(长途航班),部分达美航空及没有航空联盟航空公司的航班。大楼将按计划待第二航站楼扩建完成后把所有处理的航班搬到第二航站楼第2期(2C)继续运作,并于2019年关闭并拆卸。
  • 4号航站楼于1986年落成,位于机场南跑道以下,毗邻货运站。大楼拥有两条可接待A380客机的登机桥。整个建筑设计原先为应付班次频密的商务短途航班,故此特意于内部布局上缩短旅客由办理手续至登机的里程。原先更希望成为单一处理英国航空的航站楼(最后并未有成功)。目前大楼处理天合联盟航班(除中东航空)、马来西亚航空卡塔尔航空再加上大部分没有航空联盟航空公司的航班。
  • 第五航站楼于2008年落成,位处两条跑道之间的西面末端,有一座主要航站楼(5A)及两座卫星楼(5B及5C,5C卫星楼于2011年落成启用)并以地下列车系统连接。计划早于1982年提出,于2001年正式获批准兴建。第五航站楼没有道路直接连接,由旁边6层高的运输大楼处理路面交通,并由有盖行人通道连接航站楼地面及5楼的出入境大厅。大楼拥有全球最大行李处理系统,包括长5公里的高速输送带。5A航厦,5B航厦和5C航厦都有希思罗机场5号航站楼旅客自动输送系统连接。大楼处理英国航空公司大多数航班及属于同一集团的西班牙国家航空的航班。

航空公司及航点

英国航空空中客车A319-100型客机即将降落于伦敦希思罗机场
维珍航空空中客车A320-200型客机即将降落于伦敦希思罗机场
爱尔兰航空空中客车A321neo客机在伦敦希思罗机场
法国航空波音787-9型客机停泊在伦敦希思罗机场
汉莎航空空中客车A319-100型客机即将降落于伦敦希思罗国际机场
LOT波兰航空ERJ-170型客机即将降落于伦敦希思罗机场
卢森堡航空波音737-500型客机正在降落于伦敦希思罗机场
加拿大航空波音787-8型客机在伦敦希思罗国际机场滑行
墨西哥国际航空波音787-8型客机在伦敦希思罗国际机场滑行
哥伦比亚航空空中客车A330-200型客机停泊在伦敦希思罗机场
爱琴海航空空中客车A321-200型客机正在降落于伦敦希思罗机场
保加利亚航空空中客车A319-100型客机正在降落于伦敦希斯罗机场
埃塞俄比亚航空波音767-300ER型客机正在降落于伦敦希思罗机场
首都航空空中客车A330-300型客机在伦敦希斯罗国际机场滑行
长荣航空波音777-35EER型客机即将降落在伦敦希思罗机场
全日空波音777-300ER型客机即将降落在伦敦希思罗机场
大韩航空波音747-800型客机停泊在伦敦希思罗机场
韩亚航空空中客车A350-900型客机在伦敦希思罗机场滑行
马来西亚航空空中客车A380在伦敦希思罗国际机场
文莱皇家航空波音767-300型客机在伦敦希思罗机场滑行
印度航空空中客车A330-200型客机即将降落于伦敦希思罗机场
巴基斯坦国际航空波音777-300ER型客机即将降落于伦敦希思罗机场
孟加拉航空波音777-300ER型客机正在降落于伦敦希思罗机场
中东航空空中客车A321-200型客机即将降落于伦敦希思罗机场
澳大利亚航空波音787-9型客机停泊在伦敦希思罗机场
新西兰航空波音777-300ER型客机在伦敦希思罗机场滑行
南非航空波音747-400型客机停泊在伦敦希思罗机场
航空公司目的地航站楼
英国 英国航空国内:阿伯丁爱丁堡格拉斯哥因弗内斯曼彻斯特利兹纽卡斯尔机场贝尔法斯特直布罗陀大开马恩岛
欧洲:阿姆斯特丹雅典巴塞罗那巴塞尔-米卢斯-弗赖堡柏林-泰格尔毕尔巴鄂比隆博洛尼亚布鲁塞尔布加勒斯特布达佩斯哥本哈根都柏林杜塞尔多夫法兰克福日内瓦哥德堡汉堡汉诺威赫尔辛基因斯布鲁克伊斯坦布尔-阿塔蒂尔克基辅克拉科夫拉纳卡里斯本卢森堡里昂马德里马拉加马赛米兰-连纳特米兰-马尔彭萨莫斯科-多莫杰多沃莫斯科-谢列梅捷沃慕尼黑尼斯奥斯陆巴黎-戴高乐巴勒莫英语Falcone–Borsellino Airport马略卡比萨布拉格雷克雅未克-凯夫拉维克罗马-菲乌米奇诺圣彼德堡索非亚斯德哥尔摩-阿兰达斯图加特塔林图卢兹威尼斯维也纳华沙萨格勒布苏黎世
中东:阿布扎比巴林贝鲁特多哈迪拜吉达科威特马斯喀特利雅得德黑兰特拉维夫
非洲:阿布贾阿克拉开罗开普敦约翰内斯堡马拉喀什拉各斯内罗毕塞舌尔
美洲:亚特兰大奥斯汀巴尔的摩波士顿布宜诺斯艾利斯-埃塞萨芝加哥-奥黑尔达拉斯/沃斯堡丹佛休斯顿拉斯维加斯洛杉矶迈阿密墨西哥城蒙特利尔纳什维尔拿骚新奥尔良纽约-肯尼迪纽约-纽华克费城凤凰城里约热内卢/加利昂圣迭戈圣迭戈旧金山圣何塞圣保罗/瓜鲁柳斯西雅图多伦多-皮尔逊温哥华华盛顿
亚洲:伊斯兰堡班加罗尔金奈德里海得拉巴孟买香港北京-大兴(因新冠肺炎疫情暂停)、上海-浦东(因新冠肺炎疫情暂停)、首尔-仁川大阪-关西东京-羽田东京-成田曼谷-素万那普新加坡吉隆坡
季节性:比亚里茨英语Biarritz Pays Basque Airport布林迪西卡尔加里干尼亚克基拉岛法鲁科斯卡拉马塔大加那利伊维萨格勒诺布尔梅诺卡岛蒙彼利埃米科诺斯穆尔西亚南特奥尔比亚英语Olbia Costa Smeralda Airport普拉萨尔茨堡圣托里尼斯普利特南特内里费都灵扎金索斯
5
英国 维珍航空 亚特兰大波士顿德里香港约翰内斯堡拉各斯洛杉矶迈阿密纽约-肯尼迪纽约-纽华克旧金山西雅图上海-浦东华盛顿
季节性:巴巴多斯
3
英国 弗莱比航空 阿伯丁爱丁堡 2B
爱尔兰 爱尔兰航空 贝尔法斯特科克都柏林香农 2A
法国 法国航空 巴黎-戴高乐 4
德国 汉莎航空 法兰克福慕尼黑 2A
德国 欧洲之翼航空 柏林-泰格尔斯图加特科隆/波恩杜塞尔多夫汉堡萨尔茨堡 2A
比利时 布鲁塞尔航空 布鲁塞尔 2A
荷兰 荷兰皇家航空 阿姆斯特丹 4
西班牙 西班牙国家航空 马德里 5
西班牙 西班牙快运航空 阿斯图里亚斯大加那利马略卡岛帕尔马 5
西班牙 伏林航空 拉科鲁尼亚 3
葡萄牙 葡萄牙航空 里斯本 2A
冰岛 冰岛航空 雷克雅未克-凯夫拉维克 2B
丹麦挪威瑞典 北欧航空 哥本哈根奥斯陆斯塔万格斯德哥尔摩-阿兰达 2A
芬兰 芬兰航空 赫尔辛基 3
意大利 意大利航空 米兰-连纳特罗马-菲乌米奇诺 4
马耳他 马耳他航空 马耳他 4
瑞士 瑞士国际航空 日内瓦苏黎世 2A
奥地利 奥地利航空 维也纳 2A
波兰 LOT波兰航空 华沙 2A
克罗地亚 克罗地亚航空 萨格勒布
季节性:里耶卡斯普利特
2A
罗马尼亚 罗马尼亚航空 布加勒斯特 4
塞尔维亚 塞尔维亚航空 贝尔格莱德 4
保加利亚 保加利亚航空 索非亚 4
希腊 爱琴海航空 雅典拉纳卡 2A
俄罗斯 俄罗斯航空 莫斯科-谢列梅捷沃 4
土耳其 土耳其航空 安塔利亚伊斯坦布尔-阿塔蒂尔克 2B
加拿大 加拿大航空 圣约翰斯哈利法克斯蒙特利尔渥太华多伦多-皮尔逊卡尔加里温哥华 2B
美国 美国航空 波士顿夏洛特芝加哥-奥黑尔达拉斯/沃斯堡西雅图(2021年3月开办)、洛杉矶迈阿密纽约-肯尼迪费城凤凰城莱利/都林 3或5
美国 达美航空 亚特兰大波士顿底特律明尼阿波利斯/圣保罗纽约-肯尼迪西雅图
季节性:波特兰盐湖城
3
美国 联合航空 芝加哥-奥黑尔洛杉矶旧金山华盛顿-杜勒斯休斯顿纽约-纽华克
季节性:丹佛
2B
墨西哥 墨西哥国际航空 墨西哥城 4
哥伦比亚 哥伦比亚航空 波哥大 2B
巴西 巴西南美航空 圣保罗/瓜鲁柳斯3
中国 中国国际航空 北京-首都成都 2B
中国 天津航空 天津西安重庆 3
中国 首都航空 青岛 3
中国 海南航空 长沙 3
中国 中国东方航空 上海-浦东 4
中国 中国南方航空 广州北京-大兴(2020年6月18日开办)、三亚 (2020年7月12日停办)、武汉(2020年6月19日转移至盖特威克机场)、郑州 5
中国 深圳航空 深圳 2B
香港 国泰航空 香港 3
台湾 中华航空 台北-桃园 2B
台湾 长荣航空 曼谷-素万那普台北-桃园 2B
日本 日本航空 东京-羽田 3
日本 全日本空输 东京-羽田 2B
大韩民国 大韩航空 首尔-仁川 4
大韩民国 韩亚航空 首尔-仁川 2B
新加坡 新加坡航空 新加坡 2B
马来西亚 马来西亚航空 吉隆坡 4
泰国 泰国国际航空 曼谷-素万那普 2B
越南 越南航空 河内胡志明市 4
文莱 文莱皇家航空 斯里巴加湾市迪拜 4
菲律宾 菲律宾航空 马尼拉 4
印度尼西亚 嘉鲁达印尼航空 雅加达棉兰巴釐岛 4
澳大利亚 澳大利亚航空 新加坡珀斯悉尼墨尔本 3
新西兰 新西兰航空 洛杉矶奥克兰 2B
印度 印度航空 艾哈迈达巴德德里孟买纽约-纽瓦克 4
孟加拉国 孟加拉航空 达喀尔锡尔赫特 4
斯里兰卡 斯里兰卡航空 科伦坡马累 3
巴基斯坦 巴基斯坦国际航空 伊斯兰堡卡拉奇拉合尔 3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阿联酋航空 迪拜 3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阿提哈德航空 阿布扎比 4
卡塔尔 卡塔尔航空 多哈 5
巴林 海湾航空 巴林 4
沙特阿拉伯 沙特阿拉伯航空 吉达利雅得
季节性:麦迪那
4
阿曼 阿曼航空 马斯喀特 4
约旦 皇家约旦航空 安曼 3
以色列 以色列航空 特拉维夫 4
黎巴嫩 中东航空 贝鲁特 3
伊朗 伊朗航空 德黑兰 3
科威特 科威特航空 科威特 4
哈萨克斯坦 阿斯塔纳航空 阿斯塔纳 4
阿塞拜疆 阿塞拜疆航空 巴库 4
土库曼斯坦 土库曼斯坦航空 阿什哈巴德 4
乌兹别克斯坦 乌兹别克斯坦航空 塔什干 4
摩洛哥 摩洛哥皇家航空 卡萨布兰卡马拉喀什拉巴特 4
阿尔及利亚 阿尔及利亚航空 阿尔及尔 4
突尼斯 突尼斯航空 突尼斯 4
埃及 埃及航空 开罗卢克索 2B
尼日利亚 阿瑞克航空 阿布贾拉各斯 4
埃塞俄比亚 埃塞俄比亚航空 亚的斯亚贝巴 2B
肯尼亚 肯尼亚航空 内罗毕 4
毛里求斯 毛里求斯航空 毛里求斯 4
南非 南非航空 约翰内斯堡 2B

交通

铁路

周一至周六,两线列车都以5号航站楼站为尽头站(经2及3号航站楼站),若要前往4号航站楼站可于2及3号航站楼站换乘接驳列车

周日,机场快线以5号航站楼站为尽头站,普通列车则以4号航站楼站为尽头站

公路

事件

参考文献

  1. ^ Aircraft and passenger traffic data from UK airports. UK Civil Aviation Authority. 3 March 2018 [30 July 2019]. (原始内容存档于11 February 2017). 
  2. ^ London Heathrow – EGLL. NATS Aeronautical Information Service. [2011-04-21]. 
  3. ^ UK Airport Statistics: 2007 - annual. Civil Aviation Authority. [2009-01-05]. 
  4. ^ Terminal 5 second satellite building due to open in 2010. BBC News. 2008-03-11 [2008-03-27]. 
  5. ^ Debut A380 flight lands in London. BBC News. 2008-03-18 [2008-03-19]. 
  6. ^ Heathrow submits third runway options to Davies Commission. BBC News. 2013-07-17 [2015-12-25]. 
  7. ^ Heathrow runway decision delayed – and no one is happy about it. 2015-12-11 [2015-12-25]. 
  8. ^ Heathrow Terminal One deserted ahead of closure next month. ITV News. 2015-05-28 [2015-07-01]. 
  9. ^ What did go wrong at Terminal 5?, BBC News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