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草市场事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干草市场暴乱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干草市场事件
HaymarketRiot-Harpers.jpg
这幅描绘1886年事件的版画,是干草市场事件最广为人知的图像。它精准地将菲尔敦的演说、炸弹爆炸、暴动发生这三者同时呈现出来[1]
日期1886年5月4日
地点
41°53′5.64″N 87°38′38.76″W / 41.8849000°N 87.6441000°W / 41.8849000; -87.6441000坐标41°53′5.64″N 87°38′38.76″W / 41.8849000°N 87.6441000°W / 41.8849000; -87.6441000
目标八小时工作制
方法罢工抗议示威
冲突方
领导人物
老卡特·哈理森英语Carter Harrison, Sr.;
约翰·彭菲尔德(John Bonfield)
伤亡与拘捕
死亡: 4
受伤: 70+
拘捕: 100+
死亡: 7
受伤: 60
干草市场暴乱纪念碑

干草市场事件(英语:Haymarket affair)又称干草市场暴乱(英语:Haymarket Riot)或干草市场屠杀(英语:Haymarket massacre)为一场于1886年所发生的美国大规模工运,这是在5月4日在芝加哥干草广场,对于劳工示威造成的爆炸案的后续事件[2]。它原本是一场和平游行,游行是为支持八小时工作制工人的罢工还有回应前一天警方杀害多位工人的事件[3]。一位不明人士在警方即将驱散群众的时候,向警方投掷了炸药。炸药爆炸并引发开枪造成了七名警察以及至少四名民众死亡,另有许多人受伤。

上述事件引发了举世知名的诉讼后续,八名无政府主义者遭判处共谋罪英语Conspiracy (crime)。证据在于被告之一可能制造了炸弹,但是受审的所有被告都证明他们没有抛掷炸弹[4][5][6][7]。后来被判处死刑者有七位,另外一位则是十五年徒刑。七位中有两位死刑犯后来得到了伊利诺伊州州长理查·J·欧格司比英语Richard J. Oglesby减刑英语commutation of sentence为无期徒刑,另外有一位则在牢狱中自杀以逃避绞刑架。其他的四位死刑犯则在1887年11月11日受到绞死。1893年,伊利诺伊州的新州长约翰·彼得·阿尔特吉尔德赦免了所有活着的被告并批评了这次审判[8]

干草市场事件一般被认为意义重大:它是5月1日举行的国际劳动节的起源[9][10],也是美国工人阶级社会不满的1877年铁路大罢工的高潮。劳工史学家威廉·J·阿德尔曼认为:

没有哪个事件能比芝加哥的干草市场事件对伊利诺伊州、美国乃至世界劳工史的影响更大。它始于1886年5月4日的一次集会,但其结果影响至今。虽然美国历史教科书中收录了这次集会,但很少有人准确地介绍这一事件,也很少有人指出它的意义。(No single event has influenced the history of labor in Illinois, the United States, and even the world, more than the Chicago Haymarket Affair. It began with a rally on May 4, 1886, but the consequences are still being felt today. Although the rally is included in American history textbooks, very few present the event accurately or point out its significance.)[11]

该事件发生地于1992年被指定为芝加哥的地标[12],2004年又树立了一座雕塑。此外,1997年,在福雷斯特公园被告人的埋葬地上建起的干草市场烈士纪念碑被指定为国家历史地标[13]

背景

南北战争后,特别是长期萧条英语Long Depression后,美国的工业生产迅速扩大,芝加哥是当时主要的工业中心,在那里,数以万计的德国和波西米亚移民以每天1.5美元左右的工资受雇于此。当时的美国工人普遍平均工作时间略多于60小时,每周工作6天[14]。由于芝加哥是工业中心,其也迅速成为许多试图组织劳工要求改善工作条件的中心[15]。雇主们采取了反工会的措施:如开除工会成员并将其列入黑名单,不准工人进入工作场所,招募工贼,雇佣间谍、暴徒和私人保安部队,加剧工人内的民族矛盾等以分裂工人[16]。这一时期的商业利益得到主流报纸的支持,但遭到劳工和移民者媒体的反对[17]

在1882年至1886年经济放缓期间,各类社会主义无政府主义组织十分活跃。拒绝社会主义和激进主义,但支持8小时工作制的劳动骑士团英语Knights of Labor组织从1884年的7万人发展到1886年的70多万人[18]。在芝加哥,大多数是移民的几千名工人以奥古斯特·施皮斯英语August Spies主编的德语报纸《工人报英语Arbeiter-Zeitung (Chicago)》为中心组成了无政府主义运动。其他无政府主义者则经营着一支部分军事化的革命力量,其武装部分配备有炸药。其革命战略的核心是相信,反对警察和夺取主要工业中心的成功行动将导致工人的大规模公众支持,并能得以发动革命,摧毁资本主义,建立社会主义经济体制[19]

五一游行和罢工

1884年10月,行会与工会联盟英语Federation of Organized Trades and Labor Unions召开大会,会上一致确定1886年5月1日为要求八小时工作制成为标准的日期[20]。随着选定日期的临近,美国工会准备举行总罢工,支持八小时工作制[21]

1886年5月1日,数千名参加罢工和参加全美各地举行的集会的工人唱起了《八小时》(Eight Hour)一歌,这首歌的副歌反映了大动乱时期的社会思想:“八小时工作,八小时休息,八小时自由分配”(Eight Hours for work. Eight hours for rest. Eight hours for what we will.)[22]。分析指出全美参与罢工的工人约在30万[23]至50万[24]间。在纽约约有10000人上街示威[25],在底特律则有11000人[26],在威斯康辛州密尔沃基同样有一万余名工人出动[26]。在运动的中心芝加哥,有约30000至40000名工人上街罢工[23],而参加各式抗议和游行的总人数可能达到了80000[27][28]。仅芝加哥木材厂就有一万名工人游行[24]。尽管参与者可能高达80000人,但国际劳动人民协会的建立者,无政府主义者艾伯特·帕森斯英语Albert Parsons和他的妻子露西·帕森斯英语Lucy Parsons及他的家人究竟是否曾在密歇根大街组织过罢工仍有争议[23][29]

5月4日在干草市场举行集会的第一张传单(左)及第二张传单(右),修改后的传单去除了“工人们武装起来,全力以赴!”(Workingmen Arm Yourselves and Appear in Full Force!)的字样

5月3日,芝加哥市的罢工工人在麦考密克收割机公司英语McCormick Harvesting Machine Company的工厂见面。不过工会的领头者自2月初就被禁止进入厂内,且以爱尔兰裔美国人为主的工人在1885年早些时候的一次罢工行动中受到了平克顿警卫的攻击。这一事件,加上麦考密克工人为8小时工作制的勇敢精神,使罢工者在城市周围收获了部分尊重和名声。1886年的总罢工中,麦考密克工厂的工贼需要受400多名警官保护才敢于进厂。麦考密克公司希望尽快消灭所有关于8小时工作制的谈论,并且时常向政府抱怨工会试图控制他的车间。 尽管有一半的替补工人在5月1日投奔了总罢工,但麦考密克的工人仍不满意,筑起了罢工警戒线阻止工贼进入厂内工作。

5月3日,奥古斯都·施皮斯英语August Spies在工厂外的集会上发言,他建议罢工工人“团结起来,支持他们的工会,否则他们不会成功”[30]。经过周密的计划和协调,到此为止,总罢工基本上保持了非暴力状态。然而,当下班铃声响起时,一群工人涌向大门,与工贼对峙。尽管施皮斯呼吁各方冷静,但警察仍向人群开枪。两名麦考密克工人被当场打死(尽管一些报纸的报道说有六人死亡)[31]。施皮斯后来作证说:“我当时非常愤慨。我从过去的经验中知道,这种屠杀人民的行为,其明确目的是为了挫败八小时运动”[30]

当地的无政府主义者对警察的这一暴力行为感到愤怒,他们迅速印制并散发传单,呼吁第二天在干草市场广场(或者可直接简称为干草市场)举行集会,当时的干草市场是伦道夫街和德斯普兰斯街拐角处附近一个繁华的商业中心。这些传单用德文和英文印制,称警察因商业利益谋杀了罢工者,并敦促工人寻求正义。第一批传单上有这样的字样:“工人们武装起来,全力以赴!”当施皮斯看到这句话时,他说除非把传单上的字去掉,否则他不会在集会上发言。因此除了几百张传单没来得及销毁外,其他的第一批传单都被销毁,后来散发的新传单上移除了这两句话[32]。当地的无政府主义者总共散发了约20000张修订后的传单[33]

镇压

5月4日罢工工人在干草市场广场抗议警察前一日在麦考密克收割机器公司英语McCormick Harvesting Machine Company的暴力措施。超过180名警察奉命前来驱散人群。在此过程中,一名不明身份者向警察投掷炸弹,这次爆炸导致7名警察殉职,67人受伤。此后,警察开枪还击,4人丧命,超过100人受伤。

收尾

警察与报社咬定暴乱是无政府主义者主使,要求严办正法,警方大肆拘捕工会领导人,最后以谋杀罪起诉了八个人,但为人诟病的是有五个人根本没有到工运现场。而后审判,五人死刑,二人无期徒刑,一人有期徒刑十五年,其中奥古斯都·史比司(August Spies)在临刑前说:“总有一天,我们的沉默,会远比今天你们所要压制的言论更为宏亮有力!”(The day will come when our silence will be more powerful than the voices you strangle today!)。今日有“干草市场烈士纪念碑”以纪念此事殉难者。

意义

这场斗争虽然最后惨遭血腥镇压,但其意义却十分深远,此后由于各国工人阶级的团结和不断斗争,终于成功争取直至现代仍影响深远的八小时工作制。为了纪念美国工人阶级的英勇斗争,1889年7月,第二国际巴黎大会上法国工团主义者雷蒙·拉维涅法语Raymond Lavigne (syndicaliste)提议,自1889年起每年5月1日定为国际劳动节,纪念此次事件。

这一提议立即得到世界各国工人的积极响应。1890年5月1日,欧美各国的工人阶级率先走向街头,举行盛大的示威游行与集会,争取合法权益。从此,每逢这一天世界各国的劳动人民都要集会、游行,以示庆祝。另外虽然此次事件起源于美国,但美国的劳动节并不定于5月1日,而是每年九月的第一个星期一。

参见

参考资料

引用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