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潮春事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戴潮春事件
日期1862年-1864年
地点
结果 清朝获胜,戴潮春凌迟处死。
参战方
 大清 戴潮春
指挥官与领导者
清朝 丁曰健
清朝 林文察
清朝 曾元福
清朝 曾玉明
清朝 林占梅
东王大元帅戴潮春
南王林日成
西王陈弄
北王洪欉
严办

戴潮春事件,或作“戴万生事件”。台湾清治时期三大民变之一,也是时间最久者,自1862年起事至1864年平定。事件起因乃官府镇压天地会(又名八卦会)所致,影响范围北至大甲,南至嘉义,遍布整个台湾中部。虽然起事者为戴潮春,但与事者中包含各地地主,其中以林日成洪欉等最有势力。

由于当时清廷正与太平天国交战,无力理会台湾民变,加上参与事件者包含各地大小地主,在起事当地颇具影响力,因此初期清朝仅能依靠雾峰林家等地方乡勇势力抵抗。直到1863年丁曰健林文察相继赴台参战后,战情才急转直下,于1864年初结束。

戴潮春事件之后,雾峰林家因建立军功,获得大量的田产樟脑专卖权,一跃而成为中台湾最有势力的家族。

起因

戴潮春表字万生祖籍中国福建漳州府龙溪县,原为台湾清治时期四张犁(今台中市北屯区)一带的地主,曾担任北路协稿书等职务,但因被长官勒索未果,而被辞退职位,并继承兄长的堂主地位,以及其所成立轮祀土地神神明会“土地公会”和乡勇团练也有(天地会)“八卦会”,同时加以扩张成为天地会的分支,同时协助官府缉捕盗匪而得到官方认同,使其成为戴家拥有的私人武力。

但戴潮春势力发展过于快速,且成员四处滋事,因而令官府决定镇压戴潮春势力。1862年4月3日,正三品台湾道道尹孔昭慈抵达彰化,捕杀八卦会总理洪氏,并命曾任彰化知县淡水厅同知秋曰觐前来协助扫荡,于是秋曰觐带领600名官兵之外,另外招募林奠国与四块厝林日成各率400人支援扫荡,并有北路协副将林得成跟随,然而4月15日扫荡部队在大墩与数千天地会党人作战时,未料林日成竟临阵倒戈,击杀秋曰靓,而林奠国见局势不利,决定退回阿罩雾庄(今台中市雾峰区),林得成则被林日成拘于家中。

于是,八卦会顿时坐大,身为会首的戴潮春骑虎难下,只得于4月16日率八卦会党人围攻彰化县城,并从八卦山以大炮轰城。这时城内仅有都司胡松龄、千总吕腾蛟所率三百多名老弱兵,而勇首施九挺前往鹿港征召乡勇失利,城内从此无援可求。4月18日,城内奸細王万打开城门,戴氏于锣鼓奏乐之中,骑马入城,孔昭慈则因援兵始终未到而自鸩,前北路协副将夏汝贤等大小官员则纷纷被杀。

事件过程

彰化县城失守后,南台湾各民间势力纷纷起事,而中台湾大小土豪,如小埔心(今彰化县埤头乡陈弄、北势楠(今南投县草屯镇洪欉嘉义县严办、以及凤山县徐夏老淡水厅王九螺等纷纷加入戴潮春阵营,各地支持股首更是达上千,而他也论功行赏,除自封为东王外,封林日成、陈弄与洪欉为南王、西王与北王,设置大将军等官位,安抚百姓,俨然自成一国,且控有几乎全部的台湾中部北台湾部分区域。

入清以来,福建省本部向来靠台湾供应粮食,事件爆发后台湾白米价格大涨,演变为恶性通货膨胀,福建顿时陷入经济危机。于是,闽浙总督庆瑞紧急派遣福甯镇总兵曾玉明渡海来台,召集台勇平定战事,另外命台湾镇总兵林向荣西螺出兵作战。另一方面,台湾府知府洪毓琛紧急成立筹防局应对事变,并向外国洋行筹借十五万两银作为军费,并承诺以关税抵还。

阿罩雾庄攻防战

4月28日,戴军南王林日成为了替族人林妈盛报仇,率领三万多人截断阿罩雾庄的水源,打算一举消灭前厝林家(即雾峰林家)。这时,林家因多数家勇跟随林文察与林文明浙江太平军作战,庄中只有72名壮丁。但在林文凤指挥下,林家人靠着大炮等强大火力予以还击,随即展开三天的激烈攻防战。期间,林家庄宅几乎失守,但林家家人日夜死守,援军突袭林日成阵中,击杀敌军数百人,一加上翁仔社〔今台中市丰原区翁子〕罗冠英东势角客家人分别派出援人支援,另太平林家与涂城等附近族亲也派出四百多名勇丁支援,共同击退来袭之林日成军。

同时,林向荣率领2200名(一说为3000名)士兵驻扎嘉义,并于4月28日击退戴军。之后清军出城,在坊牌与戴彩龙率领的戴军一万多人于八掌溪两畔对峙。由于戴军由白沙屯包抄,一举截断清军后路,导致清军前后受敌,部分将士溺死河中,直到后来使用大炮突袭,一举逆转战事,反败为胜。

另一方面,戴军西王陈弄率军攻打鹿港,以获取财货。但由于鹿港城居民多为泉州人,而漳州籍戴潮春起事后又大肆屠杀泉州人家庄,因此鹿港居民在黄季忠、蔡马湖、林清源等士绅领导下极力抵抗,而勇首施九挺也招募600名乡勇协助抵抗,经过三天大战后终于击退戴军(一说为鹿港人得到妈祖神示后,信心大振、团结奋斗,最终戴军不战而退)。

六月,掌管台湾北部军务的盐运使林占梅派蔡宇等人突袭大甲城东门,一举收复该城。而戴军的王和尚则于6月2日率军围攻大甲城,并断绝城中饮水。于是城民请贞妇余林春祈雨,而当天果然下起雨来,顿时解除城中水问题。6月9日,代理淡水厅职务的张世英千总曾捷步、把总周长桂以及翁仔社勇首罗冠英率军支援,加上大安港黄氏的协助,一举击退戴军。但6月17日,王和尚再度领军围城,并再次截断城中水源。这次居民又请余林春祈雨,当天也再度降下甘霖。于是在张世英指挥下,城中清军出城迎击,再度击退戴军。

援军抵台

6月7日,洪毓琛升为台湾兵备道,统筹全部战事。6月9日,提督曾玉明率领600名兵力抵达鹿港。然而,清军军费却在押解途中于安溪寮遭遇戴军,清军大败溃散,千总龚朝俊澎湖副将陈国诠等人战死,军械弹药银两全被夺走。

而同时,林日成进驻彰化城,戴潮春退回四张犁,之后戴军陆续攻打嘉义、白沙坑等地,但皆被清军击退,而清军虽陆续有曾玉明扩兵400人、台勇1000人助战,但也难有斩获,双方于是陷入对峙之中。

八月九月间,林文明率领1000名台勇请假回台湾助战,战事产生变化。他于外新庄、阿罩雾庄(今台中市雾峰区一带)、大里杙等地与戴军展开激战,击退戴潮春军,然后转自翁仔社(今台中市丰原区),与当地勇首罗冠英合作,合力扫荡石冈仔、葫芦墩等地的戴军,然而此战后,林文明以弹药不足为由,返回阿罩雾。经多次催促后,善后总局补发火药4000斤、子弹2000斤,而林文明于1863年1月29日再度呈请福建巡抚徐宗干补发积欠的安家银19000两与口粮费银10000两,但这些钱始终未拨款下来。

1862年11月23日,林文明率300兵勇攻打树湳,最后于1863年4月11日派叔叔林奠国率领600名台勇,与罗桂英等人攻入戴潮春老家四张犁,经过七天激战受攻克该地。但由于军费仍未解决,林文明再度停止进攻。至此战事再度陷入胶着。

就在林文明于北路有所斩获时,清军却于南路遭到挫败:台湾镇总兵林向荣与台湾水师副将王国忠七月前去救援斗六城,但反遭严办陈弄等人率数万戴军围困;10月29日戴军攻破围困许久的斗六城,林向荣自杀,王国忠等大小将领纷纷战死。戴军占领斗六后,驻扎彰化城内的林日成于12月20日发军围攻大甲,与清军大战于城外,由于清军人数有限,虽有罗冠英率义勇救援,仍败退回城。这次戴军与前两次一样截断城中水源,而大甲城居民三度请余林氏祈雨,天空随即降下甘霖,不久戴军撤退,林日成亦退回四块厝庄。隔年1月,台湾水师提督吴鸿源率领3000名清军增援,并进驻盐水

清军反攻

1863年3月19日,吴鸿源发动猛攻,直攻到嘉义城外,与城内守将汤得陞里外夹击,击退围城多日的陈弄军。6月,吴鸿源因不肯遵守指令发动攻击,被洪毓琛免职,由曾元福接替,但六月洪毓琛亦死于任内,清军与戴军又陷入胶着之中。

8月,丁曰健接任台湾兵备道,并由沪尾(今新北市淡水区)登陆,重新布置新的作战方针。他命台湾镇守参将关镇国由五汊港(今台中港前身)进攻,自己则于10月22日进驻竹堑城(今新竹市),并命张世英罗冠英等人精选1000乡勇驻守岸里社,打算直接攻打四块厝庄等戴军活动核心地区。两军合力之下,清军迅速扫大肚溪以北(今台中市一带)的戴军村庄,并控制住大肚溪航运,11月28日围攻彰化城

另一方面,11月12日福甯镇总兵林文察自安平登陆,11月20日抵达嘉义,惩劝当地两百数十庄向清军投降,并与与护理水师提督曾元福会师商议战略。商讨结果,他决定先疏通嘉义与彰化交界处的道路,然后再收复彰化,于是命白瑛关镇国合攻斗六,请彰化知县凌定国由宝斗(今彰化县北斗镇)向南攻,而他本人与许忠标等部队沿海向北作战,直到麦寮与南下的林文明会师后再攻打彰化。

事件平定

11月26日,林文察进驻麦寮。这时丁林两军已包围彰化县城,12月1日由曾玉明破城。之后,林文察进驻涂库,与曾元福相约攻打斗六,同时歼灭支持戴潮春的村庄三十多座,逐渐逼近斗六城,但斗六防御坚固,难在短期内拿下。于是12月12日,林文察假意以援助彰化战事为由,密令各军各撤离城外,至1864年1月15日,仅留关镇国数营于城下,并燃烧烟柴草烟火,令士兵作慌乱状,而诱使城内敌军开门袭击,这时附近甘蔗田伏兵冲出袭击,关镇国等军备后夹击,成功大败敌军,收复斗六城。1月18日,戴潮春在张三显劝说下出面投降丁曰健,但因出言不逊,丁曰健命陈捷元将他斩杀[1]

收复斗六后,清军开始扫荡林日成、洪欉、陈弄严办等戴氏诸王强将。1863年12月,曾玉明迅速围攻北势楠庄,双方展开激烈的攻防战,其中清军曾挖地道攻入,但不成功,只好以大炮猛烈炮轰,才攻陷该庄,洪欉则于期间战死,其弟洪番被俘,当场被杀。1月19日,林文察率军攻打四块厝庄,经过一番激战后仍未能进,最后搭建炮台,以大炮连夜炮轰,才得以于1864年2月6日斩杀林日成,收复该地。5月,林文察与罗冠英围攻小埔心,与陈弄展开炮战,期间清军死伤惨重,罗冠英也死于其中,但在罗冠英弟弟罗坑领导下,清军持续猛攻,终使陈弄开庄投降,并被当场斩杀。同月,丁曰健派遣知县白鸾卿、参将徐荣生等人率军攻打于二重沟重新起事的严办,严办以伏兵击退清军,但清军以优势兵力围攻,并以大炮轰击指挥台,击杀严办,并押其妻侯氏回嘉义,以凌迟处死。

至此,戴潮春事件宣告结束,清军终于收复中台湾,而曾雄据一方的戴氏政权则结束其三年多的统治。

影响

朝廷平定戴潮春事件之后,王桢、郑荣在数个台中海线庙宇赠与匾额,以志纪念。图为“慈芘兵戎匾”,今安置于台中市清水区清水紫云岩

此战之后,中台湾地主士绅死伤殆尽,其留下之产业也被清廷以“叛产”之名充公,部分则以补偿林文明垫付军费为由交给雾峰林家。另一方面,雾峰林家因平定事件有功,得到全福建省(当时包含台湾)的樟脑收购权,加上林文明攻略各庄与事后清点“叛产”和收“罚捐”(即罚款与事者家人赎罪钱)时侵占部分钱财土地,使林家顿时崛起,后为全台湾五大家族之一。然而,此事件也种下林家与官府之间对立的种子,并激化与邻近大族之间的仇恨关系,因而导致后来林文明被杀,林家一度失势的局面。

但由另一角度而言,戴潮春建立之政权也为台湾清治时期中,最具政权性质的民变势力。事件期间,戴潮春创作童谣,伪造符应,亲自开耕,种种之举皆模仿天子行为与天人感应说。因此有部分史家认为戴潮春是历次民变中,最有政权意识的民变领袖。

参见

注释

  1. ^ s:台湾通史/卷33 (同治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乘轿至北斗,曰健讯以作乱之故,对曰:“此皆本藩之事,毋与百姓。”曰健怒,命陈捷元推出斩之。

参考书籍

Wikisource-logo.svg 您可以在维基文库中查找此百科条目的相关原始文献:
  • 连横台湾通史,1955,国立台湾大学
  • 黄富三,雾峰林家的兴起—从渡海拓荒到封疆大吏(一七二九~一八四六年),1987,自立晚报
  • 黄富三,雾峰林家的中挫(一八六一~一八八五年),1992,自立晚报。
  • 吴德功戴案纪略(收录于吴德功先生全集),1992,台湾省文献委员会
  • 谢国兴,清代台湾三大民变—官逼民反,1993,自立晚报。
  • 顾敏耀,《东瀛纪事校注》,台北:台湾书房出版公司,2011。
  • 顾敏耀,《陈肇兴集》,台南:台湾文学馆,2011。

Template:台湾清治时期民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