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政治正确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政治正确(英语:Political correctness),也称政治挂帅意识形态优先,多指在言辞、行为、政策中出于顾忌意识形态价值观舆论压力而优先照顾某些观念的自我审查意识,通常出于避免对社会某些群体造成冒犯[1]。也可以按其字面意义,指符合官方立场、社会主流价值观(这种多半发生在非自由民主制国家[2]、由当局强行要求的政治正确亦称为思想正确)。[3]

政治正确会被认为是对言论自由的限制[4],要求具有影响力的政治人物、公众人物、传播媒体、教育机构在发表言论、传输信息时满足特定条件[5]。政治不正确的言论或行为会被批评、攻击,当事人可能被边缘化,严重的可能失去工作,甚至受到民事或刑事诉讼[6]。而判断“政治正确”的标准,取决于当下、当地的意识形态以及价值观,在不同时期、不同地域、不同群体的理解不尽相同,甚至完全相反。[7]

词源

“政治正确”是含混而语义多变的词语[1]。根据美国学者的考证,首次出现形容词性的“政治正确”(politically correct),是在1793年切斯霍姆诉乔治亚的司法判决中。但此时“政治正确”并不带有意识形态色彩。20世纪的左翼思潮赋予了“政治正确”意识形态性质的内涵。文化左翼主要以20世纪二三十年代德国“法兰克福学派”的批判理论和文化马克思主义思想为代表。批判理论对西方文化中“基督教、资本主义、权威、家庭、父权制、等级制度、道德、传统、性约束、忠诚、爱国主义、民族主义、遗传、民族中心主义、习俗和保守主义”等元素进行批评。1933年,纳粹势力掌控德国之后,法兰克福学派的部分成员前往美国,广泛传播文化左翼思想,反文化和女权问题成为美国“政治正确”讨论的主要议题。20世纪三四十年代,“政治正确”用法转变为左翼内部对持不同政见者进行嘲讽。[8]

释义

避免歧视

避免歧视是指,在涉及到特定群体、族裔、宗教与文化、地域或出身时,应避免伤害他们的利益与尊严。在语言方面,设置禁忌词,避免使用歧视语或者差别用语,尽量使用“中立”字眼和委婉用语。这种做法虽然还有争议,但就总体而言,政治正确的用语有助于唤醒公众的无意识的偏见,使得他们可以有一个更加正式的、无偏见的语言可以称谓与大众不同的人群,而避免“伤害”他们。它体现了对弱势群体的保护和过去公共历史与道德观的反思,可以说是人类文明进步的体现,是当前大多数国家及主流社会所认同的“政治正确”[9]。“政治正确统计数据”(politically correct statistics)是指经过“政治正确”考量而得出的统计数据,例如警察避免对特定族群进行不符合人口比例的截查,以免得出对特定族群不利或是被认为对特定族群有偏见的统计数据。[10]

批评政治正确的人士认为,政治正确只是在逃避问题,不能真正、有效地解决问题,禁止被指使用具有种族歧视性别歧视的词语,不仅会打压言论自由,反而会促进种族歧视和性别歧视的思想。有批评观点指出,某些人政治正确的“基本原则”是“把迫害者和被害者的道德位置颠倒过来”,但其实不然,因为政治正确为求的是减少社会对非主流群体的偏见。[11]当“政治正确”被反对者作为贬义词使用时,会带有讽刺性,近似于假道学、过度敏感、斤斤计较的意味[12],意指对弱势群体的保护之过度与无理,暗示其非“在事实上的正确”。

主流意识

“政治正确”概念的另一个内涵可以按其字面上的意义被使用,即“在政治上的正确”,指行动和思想与官方立场、社会主流价值观保持一致[8]。例如,在中国大陆宣扬台独或在台湾宣扬统一都会面临被封杀的风险[13][14]。相反,在大陆举报或批判“独派”或在台湾嘲笑“统派”则会收获高声量。批评者认为,一些人可能是机会主义者,“站在一个特定的政治立场上,拥有道德的光环”,做出一些符合当前政治风气与生态、政治思想相关言行,“赢得个人的道德优越感”使然[11],称之为社会正义战士[15]

地域

美国

在美国,“政治正确”与黑人民权运动女权运动同性恋权利运动等社会运动,以及和平主义环保主义等的议题相结合。黑人民权运动中,“政治正确”将批判性指向种族主义观念,反种族主义成为“政治正确”的内涵之一。“白人权利至上”的观念、对黑人的歧视称呼以及种族隔离的社会政策被视为“政治不正确”。这在事实上构成了“政治正确”的观念、语言和政策三重向度。女权运动中,“政治正确”首先将批判性指向男权主义父权社会结构,反对歧视女性。另外,女权主义者也将“政治正确”的用法扩展至所谓的“性别战争”领域,将性别压迫、性别法西斯主义视为“政治不正确”。此后,同性平权议题扩展至性别取向领域,将对同性恋群体的歧视与压迫视为“政治不正确”。在语言方面,政治正确禁止在语言上歧视黑人、女性和同性恋,出现了早期的一批禁忌词,比如尼格罗人种(Negro)的学术词汇也成为禁忌,逐渐为非洲裔美国人(African Americans)所替代。在政策上,在性别、种族等领域通过了一批法律和政策,比如,废除种族隔离、实行“肯定行动”。[8]

美国自由派提出保护弱势群体不受歧视和侵犯。但什么是弱势群体、什么样的言行是歧视和侵犯,并没有统一标准,容易受政治操纵。政治正确的定义,在不同群体中差异很大,如原教旨主义可能认为当今民主政府的政治正确是倾向人本主义无神论(而非中立)的政治正确,同时以捍卫自身的政治不正确为荣。激进女权主义认为自由国家的政治正确不过是没有那么父权、那么厌女的代称,并以自身的(反温和派)政治正确信念为荣[16]

目前,弱势群体一般包括LGBT(包括男同性恋女同性恋双性恋变性人士)、少数民族(以非裔、拉美裔为主)、非法移民、非泛基督教的宗教(理论上包括犹太教伊斯兰教印度教佛教等,在特定条件下单指伊斯兰教),甚至延伸到动物群体。2012年,纽约市教育部门列出了一份不适宜在小学测验中出现的字词清单,包括“生日”,以免引起不庆祝生日的信奉耶和华见证人派学生不快,“恐龙”则可能引起支持神创论家庭的学生不快,“有泳池的屋”也不应提及,以免引起家里没有泳池的人不快。该清单被批评为政治正确作祟[17]。中国大陆《人民日报》认为,政治正确在西方国家出现了类似于中国大陆文化大革命时期上纲上线的思维方式[18]。虽然政治正确有进步意义,但凡事过犹不及[19]

“政治正确”这一语词已在美国自由派保守派的“文化战争”中扮演重要的角色,被认为是美国保守派用于论争的一种话语策略。很多美国人认为过分的政治正确已经对美国社会造成伤害。唐纳德·特朗普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期间对民主党“政治正确”的公开挑战,认为强调“政治正确”是美国当前最大的问题之一。沈旭晖认为特朗普之所以在共和党党内提名初选领先群雄,“反映美国社会对‘政治正确’充满反弹”,原因包括“政治正确”被认为已演变成“逆向歧视”,威胁言论自由[20]有评论认为不少美国人已对“政治正确”生厌,只是不敢说出来,特朗普就像是《国王的新衣》中的小男孩,说出众人不敢说的真相。[21]美国政治学家查尔斯·默里英语Charles Murray (political scientist)认为“政治正确”严重败坏了美国的大学系统,让美国的大学没有发挥思想公开交流的应有的功能。他以“未婚母亲产下儿童带来的问题”为例,虽然它是存在于美国的一个严重问题,但是几乎惨遭禁言,如果有人试图公开谈论这个问题,该人会被称为种族主义者,因为很多这样的问题出自非洲裔美国家庭。即使现在白人家庭也发生很多这样的问题,但无论如何,提出这种问题的人还是会被称为种族主义分子,及被冠上“指责生孩子的单亲女性”、“妖魔化单亲女性”的罪名。虽然解决问题需要了解问题以及背后的原因,但是人们不能公开谈论这些问题的任何内容,或者说,很多人因为害怕受指责而不敢谈论。默里批评“政治正确”扼杀了人们对广泛社会问题的严肃思考,时间将会证明艺术与社会科学领域存在的许多“政治正确”意识形态立场其实是十分愚蠢的。[22]

中国大陆

在中国大陆,官方定义的政治正确主要体现在公开言行是否与官方主流思想及“政府”的“路线、方针、政策”保持一致[23]。如违背四项基本原则,反对社会主义、反对共产党领导,以及把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对立的表述都被视为政治不正确[24],程度严重的甚至违法[25][26]。作为延伸,在外国人面前批评大陆体制和国情或在大陆公民面前表扬美国民主自由的价值观也会被认为是政治不正确[27],主张以美国体制替代大陆体制的极端言行是违法的[28]。例如,《方方日记》在中国大陆以外出版,让许多原本的支持者“粉转黑”[29]

在历史议题上,肯定殖民主义[30]日本侵华,为南京大屠杀翻案等言论都被认为政治不正确[31]。作为延伸,不当使用日本军旗[32]、日本军歌[33]也是政治不正确。

两岸议题上,由于一个中国原则,媒体报道台湾新闻时,会将中华民国国旗马赛克,将总统、部长称为领导人、负责人,以表示不承认中华民国政府的合法性。[34]

香港

在香港,平等、保障人权等普世价值被普遍认为是政治正确,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争行为能赢得大多数市民支持[35]。而官方认可的政治正确则是“爱国、爱港”,主张香港独立则已经属于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36]

台湾

台湾亲中共的支持者主张两岸统一,正面报道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解放军,这在台湾属于“非主流”,已逐渐被边缘化[2][37]。台湾民族主义者主张的去中国化[38],反对“统一”、反对“一国两制”、批评中国大陆及共产党则符合台湾社会的主流意识价值观和政府立场,是政治正确[39][需要更好来源]。例如,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运动期间,香港抗议者发起民间罢工活动,台湾手调饮品品牌“一芳台湾水果茶”表态,支持“一国两制”并谴责香港罢工,遭到一些台湾网友批评,部分政治人物和名人甚至发起抵制行动[40]。关于解放军攻台议题,一般认为,“共军登陆就投降”的说法“政治不正确”[41]

在1970年代,台湾留学生刻苦上进、报效祖国的奋斗精神被认为是政治正确,以此作为题材的电影较易受金马奖青睐;秦祥林两度成为金马影帝都是演出此类电影。[42]

支持同性婚姻以及同志运动,在台湾也渐渐成为“政治正确”[43]

韩国

在韩国,朝鲜的议题涉及“政治正确”,任何同情、称赞北朝鲜的行为在韩国都是非法行为并将受到制裁。[44][45][46]

德国

在德国,涉及“政治正确”的议题有难民、犹太人、希特勒[47]第三帝国、移民、新纳粹土耳其人[48][49][50]极右翼会以贬义的口吻使用“政治正确”一词,认为这是“文化马克思主义”的一种表达[51]

2015年跨年夜德国数个城市发生大规模性侵事件后,由于犯案者大多是北非裔和阿富汗穆斯林难民,德国各级政府及媒体为了“支持收容外国难民”的政治正确而隐暪事件,在案情曝光后招致各界强烈批评,有评论认为“德国人为确保‘政治正确’付出惨痛代价”,认为“政治正确”是“造成德国今天难民危机的根本原因”,“不惜代价的追求‘政治正确’正在给德国、给欧洲制造混乱甚至悲剧”。[52]

2018年1月23日德国爱丽丝沙罗蒙应用科技大学英语Alice Salomon University of Applied Sciences Berlin发表公告表示要抹去校园建筑外墙上的诗《林荫道》(Avenidas),诗歌中“一位走在林荫道上观看的男人,爱慕著鲜花与女人”被指带有性别主义,招到学生会批评,在与校方讨论和投票后,决定更改其他诗作。诗歌作者欧依根·宫林格表示这是对艺术与诗歌创作自由的干预。跨部会性质的联邦文化与媒体专署的联邦议员古鲁特思认为校方的决议是“可怕的文化野蛮行动”[53],部分媒体也认为大学是以政治正确之名干预艺术作品[54]

范畴

宗教节日

在有基督教传统的国家,许多宗教节日被设置为法定的公共节日。在政治正确的舆论氛围下,政府或学校、商场、雇主[55] 甚至文学作品会淡化节日的宗教意味,以免冒犯非基督教徒,尤其是信仰其它宗教的人。如圣诞节被以“节日”[56]、冬节(Winterfest)[57]、冬季节日(Winter Holiday)代替[58]。英国有商场在圣诞节时候禁止基督教组织颂唱圣诞歌,也禁止圣诞老人派送礼物[59]。加拿大有政府部门明令禁止在办公室挂上圣诞装饰[60]。有些西方国家用“节日快乐”(Happy Holidays)或“季节祝福”(Season's Greetings)来代替“圣诞快乐”(Merry Christmas)来祝福不信奉基督教或不庆祝西方节日的人。同样具有宗教意义的复活节会被称为春季节日(Spring Holiday)[61]。学校的圣诞节假期、复活节假期被称作学期结束后假期[62]

澳大利亚,有部分基督教右派人士批评“政治正确”在实行时出现双重标准,限制基督徒表达意见的言论自由,使基督徒成为政治正确双重标准下的受害者。[63]

宗教禁忌

英国出版商要求作者避免在作品中提及猪肉或与猪肉有关的东西(例如香肠),以免冒犯犹太人穆斯林,不过有犹太人团体表示虽然犹太教禁止吃猪肉,但没有禁止提及猪或猪肉,身为穆斯林的英国国会议员哈里德·马哈穆德(Khalid Mahmood)也认为在文学作品中禁止猪肉相关内容的做法是荒谬。[64][65]另有意见认为出版社对猪肉的避忌是出于惧怕激进穆斯林而实行自我审查,譬如印度教徒视为神圣,不吃牛肉,出版社在印度的子公司却没有要求作者避免提及牛肉以免冒犯印度教徒。[66]

英国教育被指受政治正确影响,[67]有学生因为在上宗教课时候拒绝进行伊斯兰教形式的祷告而遭受校方惩处;[68]也有许多学校为了避免冒犯穆斯林和犹太教徒学生而不向非穆斯林和非犹太教徒学生提供有猪肉的午餐[67][69]

族裔文化

美国人在1960年代开始使用“African American”(非裔美国人)来代替以前的“Black People”(黑人)一词,甚至是更早之前的“Negro”或“Nigger”(黑鬼)称谓。但是这种称谓取决于不同的时间、地点和人群,例如“Black People”这个词算是中性,勉强通用,但今日美国白人或非裔都较少使用,改称“African American”。而“Negro/Nigger”则被认为具种族主义意味,是恶劣的种族歧视。但是在非裔美国人之间,可能会使用此两称谓来表示亲昵,不过,如果这个称谓被其他族群使用(尤其白人),则会被认为是严重的种族歧视。此外,使用“African American”也有本末倒置之嫌,因为占社会多数的白人不会被称呼为“欧裔美国人”。其他含有存在歧视意味的称呼还有:部分白种人被称为“Crackers”(直译“饼干”,意译“白鬼”,主要指东欧白人);东南亚尼格利陀人被称为矮黑人美洲原住民被称为红番;澳洲原住民被称为土著等。[来源请求]

使用中国新年(英语:Chinese New Year)可能会冒犯韩裔,可称农历新年(英语:Lunar New Year[70]、亚裔农历新年(英语:Asian Lunar New Year[71][72]

2009年,每日电讯报报道,英国一名6岁女童因为在学校内称一名11岁黑人女生的脸像巧克力而被举报,被投诉者的家长被告知该“种族主义事件”已被记录在案。被投诉者的父亲批评,校方对一名孩子的童言童语反应过度,“政治正确”已步向疯狂。校方则表示事件未被记录于电脑数据库内。[73]

2015年11月,法国巴黎发生连环恐怖袭击后,一些右派人士认为西方国家多年来奉行的多元文化价值观和政治正确纵容了伊斯兰极端主义的泛滥。[74]2016年7月,法国尼斯发生恐怖袭击后,波兰内政部长布拉查克认为事件是欧盟多年来推行多元文化主义政策和政治正确造成的后果,他表示“这种做法应该就此结束”。[75]

生理因素

对于高龄人群,避免使用带有歧视意味的“老头”,改称“老人”,进一步的替代词还有长者、银发族、乐龄人士、先进、高龄人士、耆英等[76]对于患有疾病或身体缺陷的人群,例如避免使用瞎子,改成盲人,进一步称“视障人士”等。这类可能会冒犯他人的词语还有很多,如弱智哑巴聋子疯子残废痴呆等等,不一一列举。[来源请求]

性别因素

英语使用者可以在头衔使用“Mx.”取代“Mr.”或“Mrs.”以避免冒犯不认同自身生理性别的人士[77]。主席是女性时,使用chairman被认为是“政治不正确”,改用chairwoman又被批评特别强调了女性性别,改用中性的chairperson可避免争议,或简单用chair一词称呼主席[21]。现时不少职业的称呼也改用中性用语,以避免歧视女性跨性别人士。例如,警察用中性的Police officer代替显化性别的Policemen/Policewomen,消防员也用中性的Firefighter,代替Firemen/Firewomen。词语“拉丁裔人士”可使用中性的“latinx”取代有性别指定意味的“latino”和“latina”[78]

中文环境中,如称变性人跨性别人士;在法律允许同性婚姻的地区,将夫妻改为已婚伴侣,父母改称“双亲”。为避免歧视女性,将“夜间妇女候车区”改称“夜间安心候车区”[79]

护士在日文里原称看护妇(女)或看护士(男),后统一称呼为看护师。[来源请求]

职业因素

避免使用歧视性的职业名称,如娼妓(妓女、“鸡”)、男妓(“鸭”)等,代替以中性的性工作者(sex worker)[80]。此外,避免“垃圾”等不雅词语,如垃圾车驾驶员,改称环卫车驾驶员,垃圾收集员改为环卫集中员。避免仆人、佣人等歧视用词,称为家务助理(香港)、家政服务员(中国大陆)、家事劳动者(台湾)。[81]

参见

参考文献

  1. ^ 1.0 1.1 佟德志; 樊浩. 美国“政治正确”的语义流变及其三重向度 (PDF). 探索与争鸣. 2020, (3): 116、123 [2020-11-3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12-01). 
  2. ^ 2.0 2.1 聯合報社論/封電視、禁童書、查水表,光榮嗎?. 联合报. [2021-06-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23). 
  3. ^ 周德宇. 美媒骂政府骂总统,但不等于骂体制和道路. 观察者. 2020-06-06 [2020-11-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1). 
  4. ^ 黄维德. 真正的多元是毫不妥協地保護不當言論. 天下杂志. 2015-02-12 [2020-11-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1). 
  5. ^ 许纪霖; 刘擎. 西方“政治正确”的反思. 江苏人民出版社. 2018-5. ISBN 9787214219169. 
  6. ^ 諾獎得主辱黑人遭停職. 苹果日报 (香港). 2007-10-22 [2015-11-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9-16). 
  7. ^ 许凯. “政治正确”错了吗(美国乱弹). 国际金融报. 2016-08-15 [2020-1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1). 
  8. ^ 8.0 8.1 8.2 佟德志; 樊浩. 什么是美国的”政治正确”?. 探索与争鸣. 2020, (3) [2020-11-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1). 
  9. ^ 纪赟. 日本历史观缺乏政治正确性. 联合早报. 2012-08-27 [2020-11-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9-25). 
  10. ^ This week's General Committee debates. www.parliament.uk. 2015-02-04 [2015-11-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2-07). 
  11. ^ 11.0 11.1 龙应台,银色仙人掌,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页203-204(注:所引用者为其小说中人物的观点)
  12. ^ 少司命. 中国是世界上政治最不正确的国家吗?东西方“政治正确”的比较. 樱落花影科技. 2020-07-18 [2020-11-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15). 
  13. ^ 林则宏. 中国新禁令 艺人有「危害国家统一」等15行为 永久封杀. 世界新闻网. 2021-02-05 [2021-06-14]. 
  14. ^ 苏榕蓉. “独论”横行台湾 民进党蔡政府大搞一言堂. 大公报. 2021-01-27 [2021-06-14]. 
  15. ^ Ringo, Allegra, Meet the Female Gamer Mascot Born of Anti-Feminist Internet Drama, Vice, 2014-08-28 [March 22, 2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1-14) (英语), In other words, SJWs don't hold strong principles, but they pretend to. The problem is, that's not a real category of people. It's simply a way to dismiss anyone who brings up social justice—and often those people are feminists. It's awfully convenient to have a term at the ready to dismiss women who bring up sexism, as in, 'You don't really care. As an SJW, you're just taking up this cause to make yourself look good!' 
  16. ^ 顾燕翎 等著. 《女性主義理論與流派》. 台北: 女书文化. 1996. ISBN 9789578233171. 
  17. ^ Don't mention dinosaurs: New York raises the bar for politically-correct exams. The Independent. 2012-03-29 [2015-11-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5-12). 
  18. ^ 德国式的“上纲上线”. 人民网. 2000-12-22 [2015-11-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19. ^ 一娴. 你不知道的美国那些事儿. 清华大学出版社. 2018. ISBN 9787302467670. 
  20. ^ 沈旭晖. 政治正確之死. 信报网站. 2016-03-14 [2016-03-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19). 
  21. ^ 21.0 21.1 吴军讲美国大选(十)美国政客的“政治正确”已趋于僵化. 澎湃新闻. 2016-03-15 [2016-03-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16). 
  22. ^ 政治学家莫瑞谈美国(6):政治正确与学术自由. 美国之音. 2017-03-07 [2017-03-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3-07). 
  23. ^ 袁莉. 中国的政治正确:一个国家,没有异议. 纽约时报中文网. 2019-10-12. 
  24. ^ 朱继东. 决不允许党性和人民性“被对立”. 内蒙古日报. 2018-02-21 [2020-11-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1). 
  25. ^ 中国异议人士刘晓波判囚11年. BBC新闻. 2009-12-25 [2020-12-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1-08) (中文(中国大陆)). 
  26. ^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09)一中刑初字第3901号刑事判决书. 维基文库. [2020-12-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11) (中文). 
  27. ^ 加藤嘉一. 爱国还是卖国:我的课堂是否被政治正确绑架. 纽约时报中文网. 2017-07-12 [2020-11-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10). 
  28. ^ 天网创办人黄琦被判监禁. BBC新闻. 2003-05-19 [2020-12-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8-16) (中文(中国大陆)). 
  29. ^ 杨升. 方方和她的粉丝们要学会适应“报复性舆论”. 观察者. 2020-04-11 [2020-11-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1). 
  30. ^ 余杰. 重溫劉曉波殖民300年之說. 苹果日报. 2018-07-13 [2020-12-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19). 
  31. ^ 谢茂松. 要持续反复地深入批判历史虚无主义. 人民论坛. 2020-01 [2020-1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25). 
  32. ^ 军旗装为军妓制度张目? 网友不接受赵薇道歉. 中新网. 2001-12-11 [2020-11-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1). 
  33. ^ 上海幼儿园毕业典礼播日本军歌被批'垃圾学校'. 环球网. 2014-09-12 [2020-11-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1). 
  34. ^ 王霜舟. 中国媒体播蔡英文新闻,台湾旗帜被“打码”. 纽约时报中文网. 2016-05-30 [2020-1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1-26). 
  35. ^ 肺炎疫情:政治正确还是价值坚持? 一位香港资深政治人物的两难之选. BBC中文网. 2020-03-27 [2021-01-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08). 
  36. ^ 港版國安法草案全文:針對恐怖活動、外國勢力干預等四類行為. 香港01. 2020-05-22 [2020-05-22]. 
  37. ^ 看到新北圖書館講述大陸抗疫的童書,“台獨”議員崩潰了. 香港新闻网. 观察者网. 2020-11-25 [2020-1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25). 
  38. ^ 郑春鸿. 鄭春鴻觀點:政治正確,一把割傷歷史的鐮刀. 风传媒. 2019-11-09 [2020-1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17) (中文(台湾)). 
  39. ^ 黄荣亮. 民进党当局的“政治正确”:制造谣言几近“反智”. 台海网. 华广网. 2020-05-07 [2020-11-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16). 
  40. ^ 李宗宪. 台湾水果茶陷两岸三地的“政治正确性”尴尬. BBC. 2019-08-06 [2020-11-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26). 
  41. ^ 郭怜妤. 提「共軍登陸就投降」遭綠營罵翻 沈富雄嗆:要叫我台奸?請便!. 风传媒. 2020-10-29 [2020-1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31). 
  42. ^ 粟子. 留學生的悲歡離合...〈長情萬縷〉. 恋上老电影...粟子的文字与搜藏. 2007-12-10 [2020-1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8-20). 
  43. ^ 林小山. 台同婚推手被指“都投国民党” 走火入魔的“政治正确”. 多维新闻. 2020-06-29 [2020-11-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1). 
  44. ^ Pro-North Facebook entries face gov't crackdown. 中央日报 (韩国). 2010-12-21 [2016-06-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2-01). 
  45. ^ S. Korean man indicted for pro-Pyongyang postings on Internet, Twitter. 韩联社. 2011-01-10 [2016-06-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7-22). 
  46. ^ 韩国男子转发朝鲜宣传帖子被判刑. 纽约时报. 2012-11-23 [2016-06-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12). 
  47. ^ ALISON SMALE. 拍照行纳粹礼,中国游客在德国被捕. 纽约时报中文网. 2017-08-07 [2020-1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7). 
  48. ^ 何清涟:德国的戏剧:默克尔王座下的民意基础. 美国之音. 2016-09-25 [2016-09-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9-26). 
  49. ^ Rainer Wimmer: „Political Correctness“: ein Fall für die Sprachkritik. In: Andreas Disselnkötter, Siegfried Jäger u. a. (Hrsg.): Evidenzen im Fluss: Demokratieverluste in Deutschland. ISBN 3-927388-60-2, S. ??.
  50. ^ Clemens Knobloch: Moralisierung und Sachzwang: Politische Kommunikation in der Massendemokratie. Doktorarbeit, Duisburg 1998, S. ??.
  51. ^ Thomas Assheuer, Evelyn Finger, Özlem Topcu: Bomben für das Abendland: Eine Analyse von Anders Breiviks terroristischen Programm. In: Die Zeit. Nr. 31, 2011, S. 3–4.
  52. ^ 科隆性侵案:追求“政治正确”使德国政府陷入困局. 国际在线. 2016-01-13 [2016-01-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2-08). 
  53. ^ Wenn Kunst ideologisiert wird. Startseite. 2018-01-25 [2020-01-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30) (德语). 
  54. ^ 蔡庆桦. 德國大學塗掉那首詩 政治正確還是文化野蠻?. 2018-02-07 [2020-01-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30). 
  55. ^ No decorations, please, it might cause offence. The Telegraph. 2006-12-06 [2015-11-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1-22). 
  56. ^ 星期天休息:要普天同慶的聖誕,不要「政治正確」的「耶誕」. 苹果日报. 香港. 2006-12-24 [2015-11-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9-16). 
  57. ^ Rebranding Christmas: More public bodies are refusing to give festival its name for fear of causing offence. The Independent. 2014-12-19 [2015-11-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6). 
  58. ^ Christmas removed from Thomas the Tank Engine to be politically correct. The Telegraph. 2011-10-11 [2015-11-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15). 
  59. ^ 圣诞老人也要“下岗”?. BBC中文网. 2005-11-23 [2015-11-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7). 
  60. ^ 加拿大人不敢庆祝圣诞节. 新浪财经. 2013-12-27 [2015-11-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9-16). 
  61. ^ Don't call them Easter eggs, volunteer told, call them 'spring spheres'. Toronto Star. 2011-04-14 [2015-11-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0-14). 
  62. ^ 圣诞节成“政治正确”牺牲品?. BBC中文. 2008-09-19 [2015-11-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2-20). 
  63. ^ 澳大利亞「仇恨言論法」 限制基督徒傳講福音真理. 国度复兴报(香港版)网站. 2005-05-13 [2015-11-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64. ^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bans sausages and pigs from children's books to avoid offending Jews and Muslims. Daily Mail Online. 2015-01-13 [2015-11-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0-02). 
  65. ^ 避踩宗教禁忌 牛津出版「豬」事皆禁. 自由时报电子报. 2015-01-15 [2015-11-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2-14). 
  66. ^ Pork Chops and PC. The Patriot Post. 2015-01-19 [2015-11-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0-28). 
  67. ^ 67.0 67.1 How Political Correctness Is Transforming British Education. www.gatestoneinstitute.org. 2012-07-16 [2015-11-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9-09). 
  68. ^ Schoolboys punished with detention for refusing to kneel down and pray to Allah. Daily Mail Online. 2008-07-04 [2015-11-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7-09). 
  69. ^ Bangers ban in hundreds of schools. The Telegraph. 2012-06-17 [2015-11-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0-06). 
  70. ^ 劉雯新年祝詞說了啥,引起中國網民不滿. BBC中文. 2018-02-20 [2019-02-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2-07). 
  71. ^ 韓裔反彈 中國年正名亞裔曆農新年. 佳音英语南屯分校 (中国时报). [2019-02-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2-07). 
  72. ^ 春节文化不该受制于政治正确. 侨报网. [2019-02-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2-07). 
  73. ^ Girl, 6, 'labelled racist' for 'chocolate on your face' comment. The Telegraph. 2009-11-06 [2015-11-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0-11). 
  74. ^ 焦点对话:巴黎血腥恐袭,西方开放理念被挑战?. 美国之音. 2015-11-20 [2015-11-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1-21). 
  75. ^ 尼斯恐攻 波兰内长:多元文化主义的后果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Rti 中央广播电台,2016-07-15
  76. ^ 樂齡. 国家图书馆知识服务网. [2020-1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8). 
  77. ^ This is what Mx. means. Times. 2015-11-10 [2019-01-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2-01). 
  78. ^ The Argument against the Use of the Term Latinx. The Phoenix. 2015-11-19 [2019-01-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1-30). 
  79. ^ 北捷夜間婦女候車區 改安心候車區. 人间福报. 2016-05-26 [2020-1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1). 
  80. ^ 為何妓女稱為「雞」?為何召妓被稱為「叫雞」. 青鸟. [2020-1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7). 妓女一般指提供性服务的女性,性工作者是较尊重的称呼。 
  81. ^ 用户指南. 郑州阳光家政网. [2021-01-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08). 

延伸阅读

赞同意见

  • Aufderheide, Patricia. (ed.). 1992. Beyond P.C.: Toward a Politics of Understanding. Saint Paul, Minnesota: Graywolf Press.
  • Berman, Paul. (ed.). 1992. Debating P.C.: The Controversy Over Political Correctness on College Campuses. New York, New York: Dell Publishing.
  • Gottfried, Paul E., After Liberalism: Mass Democracy in the Managerial State, 1999. ISBN 978-0-691-05983-9
  • Jay, Martin., The Dialectical Imagination: A History of the Frankfurt School and the Institute of Social Research, 1923-1950,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New Ed edition (March 5, 1996). ISBN 978-0-520-20423-2
  • Switzer, Jacqueline Vaughn. Disabled Rights: American Disability Policy and the Fight for Equality. Washington DC: Georgetown University Press, 2003.

反对意见

中立观点

  • Debra L. Schultz. 1993. To Reclaim a Legacy of Diversity: Analyzing the "Political Correctness" Debates in Higher Education. New York: National Council for Research on Women.
  • Wilson, John. 1995. The Myth of Political Correctness: The Conservative Attack on High Education. Durham, North Carolina: Duke University 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