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普林斯顿战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普林斯顿战役
美国独立战争的一部分
The Death of General Mercer at the Battle of Princeton January 3 1777.jpeg
约翰·特伦布英语John Trumbull所绘的《梅沙将军于普林斯顿战死》,描绘休·梅沙英语Hugh Mercer准将遭刺刀杀死。
日期1777年1月3日
地点坐标40°19′40″N 74°40′24″W / 40.32790°N 74.67339°W / 40.32790; -74.67339
结果 大陆军胜利
参战方
美国 美国 英国 英国
指挥官与领导者
美国 乔治·华盛顿
美国 约翰·沙利文
美国 弥敦内尔·格连
美国 休·梅沙英语Hugh Mercer
英国 查理斯·马胡德英语Charles Mawhood
兵力
4,500人
35门火炮
1,200人
6-9门火炮
伤亡与损失
24-44人死亡
40人受伤
18-100人死亡
58-70人受伤
194-280人被俘

普林斯顿战役(英语:Battle of Princeton),是美国独立战争于1777年的一场战役,发生于新泽西州普林斯顿

1777年1月2日,大陆军阿孙平克溪战役挡住了英军攻势。虽然英军的整体战力明显较佳,但查尔斯·康沃利斯否决了夜袭提议,而决定在1月3日早上渡河发动总攻。这使大陆军有充足时间考虑下一步行动。当晚乔治·华盛顿召开军事会议后,议决撤离阿孙平克溪,突袭英军防御薄弱的普林斯顿及不伦瑞克市基地。

1月3日早上,大陆军迫近普林斯顿。当时普林斯顿的英军主力正前往增援康沃利斯,却在山上发现大陆军行踪,即时折返防守,双方在普林斯顿西南面的山地爆发激战。战事之初,英军凭着较佳战力,将大陆军的左翼部队击溃,更杀死了休·梅沙英语Hugh Mercer等军官;但华盛顿及时率领援兵赶到,并亲自到英军阵前聚集逃兵,终于把英军击退。

普林斯顿的英军败退后,一边拖延华盛顿及约翰·沙利文的攻势,一边运走市内的军用物资。当康沃利斯及亚历山大·列斯利的援军赶到时,华盛顿已经攻陷了普林斯顿。由于大陆军极度疲劳,华盛顿最终放弃攻打不伦瑞克,并撤退到摩利斯镇过冬。

普林斯顿战役后,英军在新泽西州日益陷入被动。康沃利斯被迫放弃大部分的新泽西哨站,最终退守不伦瑞克及安博伊英语Perth Amboy, New Jersey一带。至于华盛顿则留在摩利斯镇休养生息,同时配合新泽西州的起义民兵,与英军及效忠派争夺粮草,并引发粮草战争

背景及华盛顿的行军

大陆军于晚上向普林斯顿行军的路线图。华盛顿为加快行军,下令补给车队到东南面的博登镇待命;但部分士兵在夜行时一度误会黑森士兵来袭,惊慌之下逃到博登镇。其他部队则转向北方,在日出左右抵达普林斯顿。

1776年1月2日,查尔斯·康沃利斯率领英军由普林斯顿南进,并在傍晚抵达特伦顿,与大陆军在阿孙平克溪两岸交火,是为阿孙平克溪战役。康沃利斯向南行军之时,留下了两支部队守备后方。他派查理斯·马胡德英语Charles Mawhood上校率领三个步兵军团驻守普林斯顿,又派亚历山大·列斯利准将的卫队守备梅登黑英语Lawrenceville, New Jersey。两地驻军各有1,500人左右。

1月2日晚上,英军停止攻击,并召开军事会议。康沃利斯认为大陆军已经被困,而英军又不适宜发动夜袭,决定等待日出再战。由于军队因急行军而欠缺补给,康沃利斯下令马胡德率领两个步兵军团,携同粮食补给以及多门大炮,增援阿孙平克溪。[1]马胡德在上午5时,开始召集第17步兵军团英语Royal Leicestershire Regiment第55步兵军团英语55th (Westmorland) Regiment of Foot的部队,以及康沃利斯旗下各个集团军的替补士兵。这支超过700人的队伍,在日出后向南行军。普林斯顿则交由第40步兵军团英语40th Regiment of Foot的士兵防守。[2]

至于大陆军方面,乔治·华盛顿同样在1月2日晚召开军事会议,商讨对策。会上阿瑟·圣克莱提议大陆军乘夜撤退,绕行东面的小路,再在早上突袭英军后方的基地,包括普林斯顿及英军总部不伦瑞克市。这项建议获得所有军官同意,并议决即时执行。[3]

正当大陆军与英军各自部署之时,天气又再有变。1月2日傍晚,新泽西州受干燥冷锋影响,气温开始急降。在短短数小时之内,普林斯顿及特伦顿一带的泥泞全部结冰,忽然有利行军。华盛顿下令一支部队护送补给物资到东南面的伯灵顿市英语Burlington, New Jersey,让主力部队轻装北上,争取更多时间。最后,华盛顿派一支步兵在阿孙平克溪点燃营火,为大军伪装扎营。[4]讽刺的是,英军哨兵透过营火的倒影以及人声,推测大陆军有所行动,即时向康沃利斯汇报。但康沃利斯等将军却推测华盛顿打算夜袭,而加强各个浅滩的防线,未有料及华盛顿打算攻打普林斯顿。[5]

1月3日凌晨,大陆军已经离营。虽然天色漆黑有助大陆军避开侦察,但部分士兵却因此陷入混乱,部分人更将友军误作黑森士兵。结果部队出发不久,便有士兵惊慌逃跑,跟随补给车队逃到伯灵顿市,使华盛顿要回到后方镇静士兵。接着大陆军穿过通往东北的林间小路,再沿石路向普林斯顿进发。日出前夕,大陆军已抵达普林斯顿西南面的贵格会石桥。由于火炮无法渡桥,军队要仓促另建木桥,供火炮通行。上午7时22分,旭日开始东昇,大陆军已经渡桥。[6]

战事爆发

马胡德的回师与大陆军左翼崩溃

普林斯顿战役交战双方行军图。马胡德的英军由西面折返,并在果园与梅沙的部队迎面相遇。梅沙本人被英军击杀,而大陆军的左翼也被击溃后退。马胡德同时派第55步兵军团带同火炮登上梅沙山,尝试阻止沙利文的右翼军队向普林斯顿推进。

华盛顿率领军队过桥后,将部队分成弥敦内尔·格连约翰·沙利文两部。格连率领一支小部队担任左翼,沿石溪英语Stony Brook (Millstone River)河岸的低地小路向西北前进,先将普林斯顿往梅登黑的桥梁切断,阻止英军增援;至于沙利文则率领主力担任右翼,沿锯木厂小路向东行军,绕到普林斯顿大学拿骚楼英语Nassau Hall东面,突袭该处的防线弱点。[7]

与此同时,马胡德的700名英军已经渡过石溪桥梁,向梅登黑前进。不久,身在高地的沙利文及马胡德,几乎同时看到对方部队。马胡德即时率领士兵掉头。他派第17步兵军团、替补士兵与下马的龙骑兵,赶往攻打东行的沙利民;而第55步兵军团则带同火炮,到梅沙山上布阵,阻止沙利文前进。由于地势关系,马胡德并没有看到格连的部队,而格连也不知道马胡德已经回军,两支部队却即将迎面相遇。[8]

华盛顿当时身在后卫,清楚看到马胡德及格连的行军方向,便派人警告格连。格连得悉后,派梅沙的部队离开小路,攀上东面的山丘迎击。虽然梅沙的部队有近1,500人,但他却误以为前方只有少量英军。他先率领120名大陆士兵先行爬山,而余下的200名士兵则搬运火炮随后。梅沙的部队后方,为约翰·卡华拉达英语John Cadwalader (general)的费城商团及其他州份民兵。[9]

梅沙开始登山不久,便迎面遇上一名英军哨骑。这名哨骑避过梅沙部队的射击,赶忙通知马胡德。马胡德旋即率领第17步兵军团向南迎击,并在一座果园与梅沙正面交锋。起初,英军的首两轮火枪齐射俱告射失,但梅沙的两次齐射却命中目标,令英军伤亡惨重。[10]不过,英军后来的齐射开始命中,令梅沙的部队出现漏洞。马胡德在山上见状,旋即下令步兵以刺刀冲锋。梅沙的部队因寡不敌众,更没有刺刀迎击,结果死伤惨重。英军把身穿将军服装的梅沙击倒下马,误以为对方是华盛顿,然后以刺刀连番攻击,使他在稍后伤重死亡。约翰·哈斯雷英语John Haslet接过指挥不久,便遭子弹击中头部,即时死亡。梅沙的炮兵军官死守阵地,亦遭英军杀死。[11]

大陆军左翼重整与反胜

当大陆军的左翼逐渐崩溃时,华盛顿的援军及时出现。当时华盛顿身骑白马,却敢于在最前线聚集逃散民兵,然后向英军冲锋,其勇气令到士兵大受鼓舞。

梅沙的部队兵败向后溃逃,一度使卡华拉达的民兵出现动摇,大量民兵在惊惧下向后逃跑。不过,少数费城的商团民兵决定坚守阵地,并配合炮兵及特拉华州民兵,抵身拖延英军冲锋。[12]

正当形势危急之际,华盛顿的援军及时抵达。华盛顿驰马赶到阵列最前线,聚集逃散民兵,并下令士兵跟随自己冲锋。当时华盛顿身骑白马,离英军阵列只有30步左右,却敢于在炮火中站在民兵阵列之前,令到士兵大受鼓舞。华盛顿派汤马士·密夫林的部队由西面进攻,爱德华·汉德的部队由东面进攻,丹尼尔·希治阁则率领装有刺刀的步兵,由中央冲锋。身处中央的费城民兵见状,亦跟随希治阁向前推进。[13]

大陆军左翼的劣势迅即逆转。马胡德下令士兵向冲锋的大陆军齐射,却再次射高。华盛顿把握时机,下令士兵停步列阵,然后在近距向英军齐射,令英军死伤惨重。这时英军开始寡不敌众,更反遭华盛顿三面包围,只好分成两翼撤退。华盛顿一马当先,率领部队追击,直到随从加以阻止才拉住马缰。其他的大陆军与民兵未有停步,一直向西北面山地追击,捕获大量俘虏。部分士兵更顺道向山地的民居求取食物食水,稍为休息取暖。[14]

马胡德的撤退与大陆军右翼攻势

普林斯顿战役第二阶段。华盛顿率领士兵由三面包围马胡德,迫使对方分成两路撤退。一支英军向西北的山地逃走,被大陆军兵穷追不舍;而马胡德的英军则向普林斯顿撤退。至于在大陆军右翼,英军第55步兵军团已按马胡德命令,撤走山上火炮及后方的补给车队。第55步兵军团在梅沙山及拿骚楼拖延沙利文,为后撤部队争取时间。

马胡德的部队虽遭击破,但未有溃散。他率领部分士兵沿路向普林斯顿撤退,同时命令驻守梅沙山的第55步兵军团一同回防,并撤走火炮等军用物资。接着马胡德的败兵重新列阵射击,迫使大陆军的追兵停止追击,然后向后撤退。[15]

正当英军与大陆军在果园激战之际,沙利文的部队已经路过梅沙山下。沙利文先击破了第55步兵军团下山迎击的小队,然后派士兵分开两路包围山地。山上英军见状,便向普林斯顿撤退。为确保马胡德及英军的物资可安全撤走,梅沙山的英军及市内的第40步兵军团刻意拖延时间,分别在梅沙山的溪流、普林斯顿南面的防线及拿骚楼三地列阵防守。后来沙利文的部队进入普林斯顿,并与英军在拿骚楼炮战,终于迫使对方投降。当时马胡德已经带同各项军用物资,向不伦瑞克撤退。历时近两小时的战斗结束。[16]英军约有450人被杀、受伤或被俘,远高于大陆军的折损数目。[17]

康沃利斯的增援与大陆军撤退

普林斯顿战役最后阶段。沙利文及华盛顿先后攻进普林斯顿,迫使残余的英军投降。由于英军拖延得当,康沃利斯的援军先锋已开始迫近。华盛顿派出后卫到桥梁拖延英军,然后率领军队向森麻实县府撤退休息。

另一方面,在特伦顿的康沃利斯已经得悉普林斯顿遇袭。他的部队在日出之后,发现阿孙平克溪对岸竟然没有敌军,而普林斯顿的方向却传来隆隆炮声。当时身在梅登黑的列斯利已即时带兵赶往救援,而康沃利斯也下令士兵向北急行军。大陆军占领拿骚楼两小时后,康沃利斯的先锋已经迫近石溪的桥梁。[18]

华盛顿得悉康沃利斯即将来到,暂时向金斯敦英语Kingston, New Jersey撤退,并派后卫看守石溪桥梁及设置路障。不过,康沃利斯的先锋在10时30分抵达石溪桥梁,却没有渡河追击,使华盛顿有充足时间撤走。[19]

华盛顿在金斯敦的路口,召开临时军事会议。大陆军本来打算在占领普林斯顿后,再攻取不伦瑞克,以夺取该处的补给、火药、以及英军储藏的70,000英磅现金军费。当时不伦瑞克只有数百名英军防守,但由于马胡德加以拖延,兼且大陆军早已疲惫,已经没有时间和能力向不伦瑞克行军。会上军官决定向森麻实县县府行军,尝试追击英军的补给车队,然后向摩利斯镇撤退。华盛顿抵达森麻实县府后,从居民口中得悉英军车队只离开了一小时;但大陆军的士兵已经非常虚弱,华盛顿只好让士兵就地休息,并享用英军留下的食物。不少人已经连续两日甚至三日未有夜眠,也没有吃饱。[20]

康沃利斯的军队在11时开始进入普林斯顿。由于沿路布满双方士兵的尸体及鲜血,英军及黑森士兵对战况之激烈甚为吃惊。黑森中校约翰·爱华德英语Johann Ewald跟随先锋入城,形容当时没有人想像到华盛顿的残兵能够迅速行军,击败英军的精锐守兵,还向着不伦瑞克的英军基地追击。在一片恐慌之下,康沃利斯未有即时派出哨兵侦察大陆军,而是留下伤病士兵,赶回不伦瑞克防守。[21]1月4日早上,华盛顿开始向摩利斯镇行军,在6日抵达。英军要到数日之后,才得悉华盛顿的部队曾经虚耗过度,并且就在普林斯顿不远的森麻实县府休息。[21]

后续影响

普林斯顿战役加剧了英军于新泽西州的劣势。北美英军总司令威廉·何奥爵士被迫放弃大量的新泽西领地,退守不伦瑞克及安博伊英语Perth Amboy, New Jersey一带过冬。[22]

至于大陆军方面,华盛顿在摩利斯镇终有空间休养生息,但大陆军未有停止行动。华盛顿的军官配合新泽西州的起义民兵,到处攻击英军的搜掠队伍。由于双方军队都要消耗大量粮草,这些攻击演变成粮草战争,一直到1777年3月牧草开始生长时才结束。期间英军损失大量士兵,令到大陆军的士气大幅上升,反之英军士气却更加低落。在短短一个多星期,英军丧失了长胜气势,并且陷入战术被动;大陆军及革命派却重拾自信,并掌握新泽西州战局。[23]

最后,英国政府及将领尝试低调处理战败消息。何奥刻意在报告上少报死伤人数;诺斯勋爵则阻止普林斯顿战败的消息散播。然而消息传开后,英国政府及将领开始受到舆论抨击。何奥将战败责任归咎于没有参战的黑森士兵;亨利·克林顿批评康沃利斯错失进攻良机;而各个集团军的军官则指责各个上级将领指挥不善。[24]

相对之下,英国及黑森将领却对华盛顿大为赞赏。卡尔·冯·多诺普普鲁士王子腓特烈·威廉二世写信,称“(华盛顿)在晚间后退,将普林斯顿的守军切开两截。他的行军高明之处,并不限于绕到了我们的左翼,还包括击溃第17步兵军团、烧毁了普林斯顿的粮草库、并俘虏了我们的伤病士兵……”。[25]至于前英国首相罗伯特·沃波尔之子、作家贺拉斯·沃波尔,则在1777年4月写道:“夸奖华盛顿行军的言词,现在已经蔚然成风:他击倒了两个英军步兵军团,并迫使何奥将军缩减自己的领地。”[26]华盛顿在普林斯顿战役的表现,获得敌我双方的赞扬,也使他重新树立在军队的权威。[27]

相关条目

注释

  1. ^ Fischer 2006,第326-327页
  2. ^ Fischer 2006,第327页
  3. ^ Fischer 2006,第313-315页
  4. ^ Fischer 2006,第317-318页
  5. ^ Fischer 2006,第316-317页
  6. ^ Fischer 2006,第317-323页
  7. ^ Fischer 2006,第323-325页
  8. ^ Fischer 2006,第326-329页
  9. ^ Fischer 2006,第329-330页
  10. ^ Fischer 2006,第330-331页
  11. ^ Fischer 2006,第331-333页
  12. ^ Fischer 2006,第333-334页
  13. ^ Fischer 2006,第334-335页
  14. ^ Fischer 2006,第334-335页
  15. ^ Fischer 2006,第338页
  16. ^ Fischer 2006,第338-340页
  17. ^ Fischer 2006,第340页
  18. ^ Fischer 2006,第340页
  19. ^ Fischer 2006,第340-341页
  20. ^ Fischer 2006,第340-341页
  21. ^ 21.0 21.1 Fischer 2006,第343页
  22. ^ Fischer 2006,第349-350页
  23. ^ Fischer 2006,第350-359页
  24. ^ Fischer 2006,第343-344页
  25. ^ Fischer 2006,第361页
  26. ^ Fischer 2006,第361-362页
  27. ^ Fischer 2006,第362页

参考资料

  • Allison, Robert J., The American Revolution: A Concise History,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1, ISBN 978-0-19-531295-9 (英语) 
  • Fischer, David Hackett, Washington's Crossing,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6, ISBN 978-0-19-518159-3 (英语) 
  • Ketchum, Richard, The Winter Soldiers: The Battles for Trenton and Princeton, Holt Paperbacks; 1st Owl books ed edition, 1999, ISBN 0-8050-6098-7 (英语) 
  • Middleton, Richard, The War of American Independence: 1775-1783, New York: Pearson Education Limited., 2012, ISBN 978-0-582-22942-6 (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