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徽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阳宗王朱徽焟(1419年-15世纪),[1]明朝岷庄王朱楩的庶五子。[2][3]

生平

受封

宣德三年(1428年)七月,造阳宗王镀金银印一份。[4]宣德四年(1429年)十月,明宣宗命行在尚宝司卿葛真、户科左给事中许侃为正副使,持节封朱徽焟为阳宗王。[2][3]宣德五年(1430年)十月,命尚宝司少卿俞敬、户科都给事中卜祯为正副使,持节册封宝庆卫千户沈瑄的妹妹为阳宗王妃。[5]

宣德六年(1431年)七月,命行在户部给朱徽焟及二哥镇南王朱徽煣、三哥江川王朱徽煝、四哥广通王朱徽煠岁禄各五百石,米钞各半。[6]

朱徽焟的母亲苏氏盗取金银给朱徽焟,被朱楩追索,没能索回全部,苏氏自缢。朱徽焟骑一匹马带五个人擅自出城从宝庆府到长沙想入京奏事,被湖广三司等官派人在路上截获,令他回府并改令他人奏事。正统十三年(1448年)九月,明英宗写信给朱楩,说朱徽焟意在捏造言辞诬陷好人,如果朱徽焟已经回府,朱楩作为父亲应该念在父子之情及朱徽焟因母亲引咎自杀哀痛其死、被追赃而窘迫无奈,予以宽待,不必追究。[7]

朱徽焟奏生母被朱徽煣逼死,英宗遣驸马都尉井源和巡按御史去府中询察并逮捕相关人讯问,十二月,井源等说苏氏累次盗取府库金银,事发羞愧自缢,并无被逼。英宗命将尸体还给朱徽焟,以礼安葬,并敕令朱楩,说朱徽焟不遵父命、陷母于不义、诬告兄长,法律难容,念是宗室,故且宽恕;还提到朱徽焟和朱徽煠擅自拆墙开门,见了朱徽煣不行礼,都违背国法,朱徽煝坐看兄弟相争却不规劝,都不追究,如果朱徽焟等以后再不知悔改,必定依法处置不宽恕,他们所开的新门应该重新砌断,仍旧用旧门通行;又敕令朱徽煣念兄弟之情心存宽厚,对弟弟们加恩礼待,否则也依法不徇私。[8]

朱徽焟和朱徽煠擅入朱楩王宫,强行打开内外库取走金银、罗叚、文卷及承奉内使家财,被朱徽煣上奏。正统十四年(1449年)四月,明英宗下敕书告谕朱徽煠、朱徽焟,指责说对他们的兄弟纷争已经特别宽恕,却又再犯;派御史、锦衣卫官依法查问,除各王府宫眷使婢外,其余校尉等都按名字送审,轻者发遣,重者械送京城;要二王将所得财物归还,朝廷念他们很快改过也将宽待,否则治不孝之罪;并写信给朱徽煣要他念兄弟之情与弟弟们和睦相处。[9]

教授汪敬奏朱徽煠、朱徽焟等各自往东门出城称欲赴京奏事。十月,明代宗敕令二王非奉敕不可擅离王府,勒令回府安住,如有事应另外派人入京上奏,如有违法,不敢徇私。[10]

被废

朱徽煠被家人叚友洪鼓动谋反事发,景泰二年(1451年)十月,湖广总管王来、总兵官保定伯梁珤奏朱徽焟派家人李祥与叚友洪等召诱苗兵,是同谋。奏折下到都察院,都察院请求派马交给正在调查朱徽煠的巡抚湖广右都御史李实、监察御史刘孜、锦衣卫指挥卢忠、驸马都尉焦敬、内官李琮依法查实上奏处置,获准。[11][12]

朱徽煠被召进京后伏罪,说朱徽焟同谋。经过审理,得到二王谋反情状。十二月,代宗认为二王图谋危害社稷,依法难以宽恕,念及是宗亲,违背法律免去死罪,降为庶人,命内官陈安、内使阮僚与焦敬、卢忠带金牌去岷王府取朱徽焟和二王家属去凤阳看守祖陵,敕令内官黎贤去凤阳会合内官雷春、中都留守司、凤阳府修理墙垣、房屋、门禁给他们之居住,严格防守,每年给他们食米二百石,酌量给柴薪;二王在岷王府所有的土地、田园、粗重物件都给朱徽煣收用,朱徽焟原先所受王印、冠服等件令朱徽煣派人进缴,并写信告知宗室各王。[13]

李实因为二王放纵家人和乳母丈夫私通苗寨作乱,请求禁止家人、乳母丈夫通行。景泰三年(1452年)二月,代宗下诏调查各王府内官内使家人小厮年貌、乡贯,造册交给长史司,出入给与文凭、执照,各王世子、郡主自己能饮食以后乳母不许再入王府,若军民人等投充家人,影射差役,将窝藏者与正犯一体治罪。[14]

九月,代宗敕令告知中都留守司、凤阳府,派奉御来翟前去凤阳,与雷春一同奉侍皇陵,收取朱徽焟的门禁钥匙,由往来提督官军看守朱徽焟;百姓艰难,而朱徽焟已有米粮柴薪,不必多供给,如果家里死了人,在城外空闲处择地埋葬烧化即可。[15]

天顺二年(1458年)二月,英宗敕令雷春等,说自己念宗室之情,想把朱徽煠、朱徽焟及其家人送回岷王府,但因为他们和岷恭王朱徽煣有旧怨,恐怕难以共处,仍令他们原地居住,但两家人口越来越多,每日的花销、米薪、器服或有欠缺,应该令有司供给,如果不缺,也应该增加,他们的成年子女也该婚配和获准与亲戚往来,并开具上奏所增加的日用数目。[16]雷春说,早在景泰七年(1456年),因朱徽焟与妻沈氏诉称寒苦,代宗命两家儿媳每人增支绢一疋、绵布二疋、绵花二斤,但天顺元年他们没有支用,自己已经全部给了,又每人每年增加绵布一疋、绵花半斤,两家每月共增给香油三十五斤、盐二十五斤、茶十五斤,朱征焟家口稍多,每年增米十二石。户部上奏了雷春的话,九月,英宗准奏。[17]

英宗敕令有司增加朱徽煠、朱徽焟米薪布花等物,让他们的子女婚配。天顺四年(1460年)四月,有司奏称朱徽煠、朱徽焟的子女都被严格囚禁,不与外界交通,女子已送入成婚,但却不敢将男子送入,应该令县官建造屋舍,让朱徽煠、朱徽焟的女儿们出来成婚,获准。[18]

成化三年(1467年)十月,巡抚淮扬右副都御史滕昭奏请将朱徽煠、朱徽焟送回湖广附近赡养防卫以免被利用作乱,事下礼部官员商议,宪宗认为安置已定不必更改。[19]

成化七年(1471年)十二月,朱微焟女朱宝鉴认为父亲幽闭凤阳已经二十年,请求让他获赦,愿意效仿汉朝的淳于缇萦,做婢女为父亲赎罪,言辞很恳切。事下法司商议,认为朱徽焟、朱徽煠曾勾结苗兵谋叛,情罪深重,应该终身禁锢。宪宗同意,认为祖宗之法不可废。[20]

成化二十二年(1486年)十二月,因为凤阳东高墙庶人朱成银、朱成钻生了好几个儿女,按朱徽焟的例子给他们加赐衣食。[21]

宿州知州万本奏请存恤高墙庶人。弘治元年(1488年)五月,都察院会同刑部商议,认为朱徽焟等不遵祖训,身犯十恶,朝廷已经不顾法律宽恕了,再难继续宽恕,已经供给薪米之类,应该禁止他们的买办人役侵渔,和避免子女成年后错过婚期,请求令凤阳巡抚巡按、神宫监等官查他们的婚姻之期,预先具奏,准许与官员军民结婚,不得违误;痛革买办人员,务必照市价收买,按时供送,婚姻、丧葬都给表里羊酒及衣食棺椁的费用,现存人口每年给布绢、薪米,比以前增加,以为优飬,以后子女长大后也如此。明孝宗同意,令各官查朱徽焟等应该婚嫁的子女,奏请婚嫁,禁止买办人役不得侵渔,违者治罪不宥。[22]

身后

嘉靖四年(1525年)六月,明世宗听御史叶忠建议,赦高墙已故多年庶人朱徽煠、朱徽焟等的家属驹儿等一百四十三人,敕内官分送各王府随住,口粮、布花、婚配等项给如高墙例,仍敕各王府钤束戒谕,令改过自新。[23]

家庭

妻妾

  • 王妃沈氏

子孙

  • 长子朱音坛,景泰元年(1450年)二月赐名
  • 次子朱音坟,景泰元年(1450年)二月赐名[24]
  • 女儿朱宝鉴,成化七年(1471年)十二月在世

注释

  1. ^ 《弇山堂别集》卷035:阳宗王徽焟庄第五子景泰三年年三十四有罪发髙墙国除
  2. ^ 2.0 2.1 《明史》卷一百二·表第三·诸王世表三:阳宗 徽焟,庄庶五子,宣德四年封。景泰五年,罪降庶人,寻卒,除。
  3. ^ 3.0 3.1 《明宣宗章皇帝实录卷五十九》:乙亥命行在尚宝司卿葛真户科左给事中许侃为正副使持节封岷王楩……第五子徽焟为阳宗王
  4. ^ 《明宣宗章皇帝实录卷四十五》:丁丑造岷府江川王广通王阳宗王镀金银印各一
  5. ^ 《明宣宗章皇帝实录卷七十一》:庚午命……尚宝司少卿俞敬户科都给事中卜祯为正副使持节册……宝庆卫千户沈瑄妹为阳宗王妃
  6. ^ 《明宣宗章皇帝实录卷八十一》:庚午命行在户部给岷府江川广通阳宗镇南四王岁禄各五百石米钞中半兼支
  7. ^ 《明英宗睿皇帝实录卷一百七十》:庚寅书复岷王楩曰承喻第五子阳宗王徽焟自知母子有罪擅出赴京意在捏词陷害良善等因具悉前者曾叔祖尝喻府中苏氏盗金银与子阳宗王追取未完苏氏自缢子以子以:广本子作予,是也。苏氏果私盗官物惧罪而死乃其自取理无可惜故未奉报近得湖广三司等官奏阳宗王乘一马从五人历宝庆至长沙欲讨脚力来京奏事已遣人赍书缘途挨查即令回府不许来京果有事令人具奏如彼到府曾叔祖宜推父母爱子之心以恩宽待不必穷其前过斯见厚德盖彼之母私取其物愧无所容已致身死地彼恸其母复追其财是穷迫无奈故不禀命私来伸诉亦情之不得已若再以法绳之彼何所容诚有伤于宽慈之道传曰为人父止于慈又曰父子不责善责善则离曾叔祖其审以自处必重义轻财庶全父子之恩副予亲亲之望
  8. ^ 《明英宗睿皇帝实录卷一百七十三》:庚午先是岷府阳宗王徽焟奏其生母苏氏被嫡兄镇南王徽煣逼死上遣驸马都尉井源同巡按御史往府中询察并逮所连人讯之至是源等言由苏氏累盗府库金银事觉羞愧自缢别无逼情上命以其尸给还阳宗王以礼安葬遂敕岷王楩曰迩闻曾叔祖春秋高起居为劳自今凡有合行事务悉令镇南王代管及一应礼仪就令代行庶几曾叔祖得安颐养永膺福寿及令江川等各王知悉并行内外官属人等遵守其阳宗王奏兄镇南王事情俱已明白从公发落然阳宗王不遵父命陷母不义诬兄重情法本难容但念宗室之亲姑从宽贷又与广通王擅自拆墙开门及见镇南王不与行礼俱违国法江川王坐观兄弟争竞略无一言规劝亦失亲亲之义曾叔祖衰迈各王兄弟忿争何以安亲之心今悉不究今后阳宗王等再恃恩玩法不知改悔越礼犯分仍蹈前非必以祖宗大法处治不宥其广通王等所开新门即便砌塞仍依旧门通行不许故违江川王府所缺教授已令该部铨除同此奉达曾叔祖亮之并敕镇南王笃念同气事存宽厚加恩礼待如或不遵朕言伤恩违礼祖宗大法具在朕不敢私
  9. ^ 《明英宗睿皇帝实录卷一百七十七》:戊午敕谕广通王徽煠阳宗王徽焟曰得镇南王徽煣奏尔等擅入父宫强开内外库取去金银罗叚文卷并承奉内使家财等情先因尔兄弟纷争已特推恩宽处曾几何时复蹈前非今差御史同锦衣卫官从公究问除尔各王府宫眷使婢外其余干问校尉人等宜悉照名送审轻者问遣重者械京尔等能悉还所得府中财物文卷朝廷矜尔等改过之速必有以处之如仍执迷捏词饰非忿争不已有伤曾叔祖怀抱尔等不孝之罪其何能赎祖宗大法曷可得免古人云祸福无不自己求之者又云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尔等其深省之仍复书镇南王勉其念同气之亲尽善处之道
  10. ^ 《明英宗睿皇帝实录卷一百八十四》:乙亥敕广通王徽煠阳宗王徽焟曰比得教授汪敬奏广通王阳宗王等各往东门出城称欲赴京奏事谨按祖宗成宪各王非有敕旨不可擅自离王府王若有事当奏须遣人赴京敕至王不问行远近即回府安住如或有违大法具在朕不敢以至亲自私
  11. ^ 《明史》卷一百一十八 列传第6 诸王三·岷王楩传:湖广总管王来、总兵官梁珤复发阳宗王徽焟通谋状,亦征入。皆除爵,幽高墙。时景泰二年十月也。
  12. ^ 《明英宗睿皇帝实录卷二百九》:时湖广总兵官保定伯梁珤又奏阳宗王徽焟使其家人李祥偕友洪等召诱苗兵实与广通王共谋奏下都察院请驰付李实刘孜卢忠焦敬李琮从公覆实奏闻处置从之
  13. ^ 《明英宗睿皇帝实录卷二百十一》:削广通王徽煠阳宗王徽焟爵降为庶人徽煠征至京……徽煠具服且言与徽焟同谋……由是二王反状尽白狱具帝曰徽煠徽焟谋危宗社论法本难恕但念宗室之亲宗室至亲屈法宽贷其皆宥死削王爵降为庶人留徽煠于京其徽焟并两人家属命内官陈安内使阮僚同驸马都尉焦敬锦衣卫指挥佥事卢忠赍金牌往岷府起取送凤阳看守祖陵仍敕内官黎贤往凤阳会同内官雷春并中都留守司凤阳府修理墙垣房屋门禁与之居住务在坚牢每岁各家给食米二百石量与柴薪其徽煠徽焟所有地土田园麄重物件在岷府者与镇南王收用徽焟原受王印冠服等件令镇南王差人进缴并书报宗室各王知之
  14. ^ 《明英宗睿皇帝实录卷二百十三》:先是岷府广通阳宗二王纵家人并乳母夫私通苗寨为叛至是右都御史李实请通行禁之 诏各王府内官内使家人小厮审其年貌乡贯造册付长史司凡有出入给与文凭执照各王世子郡主既长自能饮食乳母不许复入若军民人等投充家人影射差役将窝藏同正犯一体治罪
  15. ^ 《明英宗睿皇帝实录卷二百二十》:丁酉敕中都留守司并凤阳府曰今命奉御来翟前来与太监雷春同奉侍皇陵兼收掌安置庶人徽焟处门禁锁钥往来提督官军关防守护庶人既有米粮柴薪其厨料百姓艰难不必与若有死亡令于城外空闲处所从便埋葬烧化特谕尔等知悉
  16. ^ 《明英宗睿皇帝实录卷二百八十七》:敕皇陵神宫监太监雷春等朕念宗室之义欲送庶人徽煠徽焟并家下人口回岷府缘旧有雠嫌恐难同处仍令在彼居住但人口数多日逐费用米薪器服之类果有欠缺宜令有司指办供给如或不缺亦须比旧加厚务令得所男女长成听其婚配许令亲戚往来其所增日用数目开具奏关
  17. ^ 《明英宗睿皇帝实录卷二百九十五》:户部奏皇陵神宫监太监雷春言……徽焟家眷二十五口亦原给米二百石二家各给柴薪景泰七年徽焟同妻沈氏诉称寒苦奉旨二家男妇每人增支绢一疋绵布二疋绵花二斤天顺元年未支至二年奉敕徽焟徽煠并家下人口米薪器服之类果有欠缺有司措办供给如或不缺亦须比旧加厚务令得所男女长成听其婚配许令亲戚往来臣钦遵于景泰年间所增悉支与外又每口岁增绵布一疋绵花半斤二家每月共增给香油三十五斤塩二十五斤茶十五斤其征焟家口稍多每岁增米十二石
  18. ^ 《明英宗睿皇帝实录卷三百十四》:初上敕有司增给岷府庶人徽煠徽焟米薪布花等物仍听男女婚配至是有司奏庶人男女锁闭深严不通往来选择女子已送入成婚惟男子不敢送入宜令县官建屋舍取庶人女子出城婚配从之
  19. ^ 《明宪宗纯皇帝实录卷之四十七》:巡抚淮扬右副都御史滕昭言……臣愚以为徽煠徽焟盘熚三庶人宜遣置湖广江西以近就飬……庶亲亲之意不失而防守之虑亦严事下礼部会官议以为诸庶人皆朝廷亲属俱以有过谪守陵寝……上曰然安置已定不必动
  20. ^ 《明宪宗纯皇帝实录卷九十九》:甲午庶人微焟女宝鉴以父幽闭凤阳已二十年奏乞宥免有愿效汉淳于意女缇萦没身为婢以赎父罪之语意甚恳切事下法司议以徽焟初封阳宗王与弟广通王徽煠尝结苗兵谋叛情罪深重宜禁锢终身上曰然祖宗之法不可废也
  21. ^ 《明宪宗纯皇帝实录卷二百八十五》:加赐凤阳东高墙庶人成银成钻衣食视庶人徽焟例以银钻各有续生男女故也
  22. ^ 《明孝宗敬皇帝实录卷十四》:都察院会刑部议覆宿州知州万本所奏乞存恤高墙庶人事以为庶人徽焟等不遵祖训陷于十恶朝廷已屈法宽贷再难别处惟其供给薪米之类为买办人役侵渔及男女长成婚姻失时请令凤阳巡抚巡按并神宫监等官查及婚姻之期预为具奏许与官员军民结婚不得违误痛革买辨人员务照时直两平收买以时供送礼部仍以守祖庶人照庶民婚姻丧葬定与表里羊酒及衣食棺椁之费见在人口则每岁给布绢薪米比旧加增以为优飬之资以后男女长成悉如之上是其议仍令各官即查男女应婚嫁者奏请昏嫁禁约买办人役不得侵渔违者治罪不宥
  23. ^ 《明世宗肃皇帝实录卷五十二》:赦高墙……故久庶人徽煠徽焟家属驹儿等一百四十三人敕内官分送各王府随住口粮布花婚配等项给如高墙例仍敕各王府钤束戒谕令改过自新从御史叶忠言也
  24. ^ 《明英宗睿皇帝实录卷一百八十九》:乙酉赐……阳宗王长子名音坛次子名音坟

原因:明政府封之
明阳宗国国王
1429年-1452年

原因:降庶人,封国废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