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优良条目,点此获取更多信息。

白沙村奸杀女童藏尸案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白沙村奸杀女童藏尸案
唐永强
出生 (1964-11-03) 1964年11月3日55岁)
台湾 台湾
居住地 香港
国籍 越南
别名唐老鸭
教育程度中学四年级
职业运输工人(案发时无业)
刑事指控两项谋杀及一项企图谋杀罪
刑事处罚2次终身监禁及入狱8年
刑事状况服刑中
配偶樊柳珊(第二任妻子)
儿女4名子女(其中1名与前妻所生)
动机疑不满妻子另结新欢,为了施展邪术报复而杀人。
定罪罪名成立
谋杀
受害者数量5
日期2002年12月
位置元朗白沙村278号
目标杀死5名与他有血缘关系的人
死者数量2
伤者数量3
武器枕头、石油气
被捕日期
2002年12月20日
收监于石壁监狱
备注
案件编号:HCCC 176/2003

白沙村奸杀女童藏尸案是指2002年12月香港发生的一宗命案,事件造成两名年龄分别为10岁及11岁的女童死亡,以及3名年龄分别为5岁、3岁及1岁半的幼童烧伤。居住于元朗白沙村的唐永强疑因不满妻子另结新欢,欲向妻子报复,他认为只要杀死5名与他有血缘关系的人,然后自杀,就可以施以邪术向妻子报复[1]。女童陈诺雯及严佩珊先后遇害,且被奸污尸体,唐永强其后挟持自己的3名年幼子女,企图引爆石油气同归于尽,被警方及消防员破门入屋救出,因而揭发凶案。2004年2月25日,高等法院裁定唐永强2项谋杀和1项企图谋杀罪名成立,法官判处唐永强2次终身监禁及入狱8年,3项控罪的刑期同期执行[2]

揭发案件

2002年12月4日,警方接获11岁女童陈诺雯的家人报案,指陈诺雯于当天晚上7时许向家人表示有同学给她一张抽奖卡,需外出往元朗广场的“Yes Stations”店铺抽奖,并承诺在半小时之后回家,惟直到晚上10时仍未回家,且音讯全无。警方认为事态严重,由重案组负责侦查案件,在其住所检走一部电脑磁盘机寻找线索,并于元朗广场张贴寻人告示,呼吁市民提供资料,巡逻警员亦带同陈诺雯的照片等资料四出搜寻[3][4]。同年的12月19日,警方再度接获女童失踪案件,10岁女童严佩珊的家人称,严佩珊平日于傍晚6时自行放学回家,惟当天晚上9时仍未见她返家,并透露严佩珊曾经在街上遇到一名男子向她搭讪,带她到公园及游戏机中心玩乐,并有意相约她到该名男子的寓所玩游戏机。警方怀疑两名女童被同一名歹徒拐走,派出大批蓝帽子警员到区内作地毡式搜寻[5][6]

2002年12月20日,警方接获一名女子报案,指其姐夫唐永强扬言要与3名子女同归于尽,警员及消防员到达白沙村现场,唐永强将3名子女捆绑屋内与警方对峙,要求与正在分居的妻子见面,需派出谈判专家到场游说。晚上6时半,警方联同消防员破门入屋,唐永强欲点火引爆石油气,引起闪燃,与3名子女一同被烧伤,送院救治。警方在屋内搜查时,发现衣柜内有一具身穿校服,被床单包裹及用尼龙绳捆绑的女童尸体,其后证实是较早前失踪的女童严佩珊,且曾经被性侵犯[7][8],同时在屋旁的杂物房内检获严佩珊的书包和波鞋,以及一些怀疑是另一名失踪女童陈诺雯最喜欢的闪卡。此外,探员发现一包已经使用了约五分之一的水泥,怀疑陈诺雯被埋尸,于是扩大搜索范围,出动每部价值港币20万元的光纤搜查器,利用光纤伸入细微缝隙中探测,翌日中午在屋旁的沙井发现一具尸体,证实是失踪女童陈诺雯[9][10]。唐永强被控两项谋杀和一项企图谋杀罪,案件于2004年2月10日在香港高等法院审理(案件编号:HCCC 176/2003)[11]

审讯

女童陈诺雯于2002年12月4日在元朗广场2楼的商铺遇上唐永强,当天晚上在唐永强的寓所被杀。
女童严佩珊于2002年11月在朗屏邨公园认识了唐永强,其后于2002年12月20日在唐永强的寓所被杀。
白沙村是元朗区十八乡的其中一条围村,上图为白沙村的围门,而唐永强的寓所则位于村内的偏僻位置。

开案陈词

副刑事检控专员陆贻信在法庭上表示,案中两名遇害女童分别是10岁的严佩珊及11岁的陈诺雯,警方于2002年12月20日在被告唐永强位于白沙村寓所1楼的衣柜内发现严佩珊的尸体,当时严佩珊被3条红色尼龙绳捆绑,内裤有大量血迹,阴道有被告的精液,经法医官检验后证实她死于窒息约半天,警方同时在衣柜内找到一幅被告妻子樊柳珊的全身生活照,照片被5颗铁钉钉在木板上,并写上“樊柳珊,生忌一九八零年八月一日”的字样,而陈诺雯的尸体则全身赤裸,被发现于被告寓所附近的沙井底,死去约一至两星期。控方表示唐永强于案发时的年龄为38岁,与妻子樊柳珊育有1子2女,1998年开始居住于案发单位,其妻子后来另结新欢,并于2002年12月1日迁出白沙村寓所,樊柳珊的母亲及2名妹妹每周前往探望被告的3名子女。唐永强经常致电分居的妻子,并向小姨樊翠莹表示要杀害5人(2名女童及3名子女),向妻子报复。2002年12月20日,唐永强致电妻子,声言已经杀死一名女童,并表示因会引爆石油气和子女同归于尽,要求妻子回家见面。警方接报到场,发现被告关闭了两层高寓所的所有门窗,并以报纸遮盖,谈判专家与被告商谈3小时期间,被告不断要求与妻子见面,否则会引爆石油气,警方决定采取行动,破门入屋拯救3名被挟持的幼童。此时单位内发生爆炸,警员在1楼的其中一个房间发现被告和3名子女,被告企图将火拨向警员及消防员,最终被制服。被告在医院接受治疗期间,向警员承认自己以枕头闷死案中遇害的两名女童,然后强奸两尸体,并强调自己“绝非变态色魔”,而是在泰国学了邪术,只要杀死5名与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人,然后自杀,就会怨气冲天,可驱使鬼魂向妻子报复[12][13]

证人作供

被告唐永强的妻子樊柳珊出庭作供时表示,唐永强有看相的嗜好,亦懂得一些法术,但一直不认为唐永强会以法术伤害别人,认为他是一个没有杀伤力的相士,因此唐永强初时向她声称要多杀两名女童,然后化成厉鬼向她报复时,她并没有在意。樊柳珊初时否认多年前曾经移情别恋,直到辩方律师将唐永强在多年前所写的信件呈堂后,樊柳珊才承认在怀有长子两、三个月的时候,曾经对唐永强不忠,其后唐永强写下该信件,信中内容表示原谅了她。此外,樊柳珊表示知道唐永强在羁留期间寄出圣诞卡给3名子女,由社会福利署转交,但她没有看过有关的圣诞卡。樊柳珊的妹妹樊翠莹作供时表示,自从其姊樊柳珊离开唐永强后,觉得他很可怜,因此与唐永强保持联络,同时指出唐永强曾经多次向她表示若果妻子再不回家,便会与3名子女一起自杀,并多杀2人,凑够5个人,便可施以邪术报复妻子。樊翠莹发现唐永强寓所的窗全部密封,曾经想过他可能会做傻事,但同时觉得他只是过于伤心,不会付诸实行,而案发当天上午,唐永强在她的手机留言,要求她转告平日经常往白沙村寓所采望3名子女的外母,不要到白沙村寓所,以免看到一些东西后会鸡犬不宁,并要求外母尽快取走他所饲养的鸡只。樊翠莹曾经向唐永强查问究竟,但唐永强只是复述曾经说过的话,因此她没有理会。曾经在案发现场与唐永强对话的警员吴丕简表示,被告在引爆石油气之前曾经从单位内拿出一些孩子的衣物,交予在屋外劝阻他的外母。吴丕简上前劝阻,唐永强要胁会引爆石油气,并表示妻子另结新欢,要求警员妻子樊柳珊叫前来对话。负责指挥行动的警司马国华作供时表示,案发当时听到屋内有敲击声,而樊翠莹在屋外劝说唐永强时,屋内却没有回应,谈判专家亦宣布谈判破裂,他担心屋内小童的安全,因此决定破门入屋[14]

负责在医院看守唐永强的警员锺志坚作供时表示,2002年12月22日下午3时50分,在病床上的唐永强突然表示自己不是变态色魔,是为了向妻子报复而杀人,更说自己曾经在泰国学邪术,只要杀死5个与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人,然后自杀,就会怨气冲天,可以向妻子报复,同时透露自己已经杀了“阿雯”及“阿珊”两名女童,但不知道女童的全名,并表示自己待两名女童死后才奸尸,这样既可减轻女童所受的痛苦,又可以与她们产生血缘关系。锺志坚表示唐永强向他说出杀人的方法,两名女童先后被唐永强带回家,然后在睡床上用枕头闷死女童,首先被杀的是“阿雯”,唐永强每杀一人后便致电给告知妻子樊柳珊,并表示樊柳珊叫他杀掉其他子女,唐永强认为妻子狠毒,因此要比妻子更加毒。负责破门入屋并发现女童尸体的消防员潘少龙表示,当日他以铁笔撬门,屋内随即传出爆炸声,他入屋后发现楼梯入口被木板封闭,上楼后看见两个重叠的柜堵塞房门,唐永强用石油气罐向他们喷火,火势被扑熄及救出3名受伤幼童后,他独自在屋内搜查是否有其他伤者,意外地在衣柜内发现一名遭棉被包裹的女童,该名女童头发披面,被红色尼龙绳捆绑,他拨开女童的头发及抬高她的头部作检查,发现女童已经没有呼吸和脉搏,于是通知上司。唐永强的外母黎佩仪作供时表示,没有听说唐永强将尸体藏于化粪池,但她于案发前到唐永强位于白沙村的寓所时,发现寓所的化粪池用新水泥围住,并以木板及冷气机压着[15]

警诫供词

负责在医院向唐永强作会面纪录的高级探员叶国良,在法庭上读出唐永强的警诫供词,表示唐永强透露女童是为了与他的子女玩耍才跟他回家。2002年11月,唐永强带子女到朗屏邨公园时认识了女童严佩珊,严佩珊于案发前曾经两度到唐永强的寓所。2002年12月4日,唐永强与子女在元朗广场玩耍期间,女童陈诺雯与他的子女一起玩闪卡,其后跟他们回到白沙村寓所玩耍。唐永强在口供中表示妻子曾经对他不忠,还叫他毒死子女,所以要向妻子报复,并表示自己于16岁时在泰国学习巫术,认为必须杀死5名与他有血缘的人才能向妻子报复。唐永强曾经在带陈诺雯回家当晚致电妻子,但妻子拒绝回家,并向录取口供的探员表示由于妻子不理会他,于是杀死陈诺雯,同时表示于案发前一天早上,严佩珊曾经致电相约他去暴龙乐园玩耍,但见面后却表示要去他家中玩耍,所以带了严佩珊回家,期间枕头将严佩珊闷致晕倒,但仍有呼吸,然后致电妻子表示会为了她而杀5个人报复,其妻子向唐永强表示即使他毒死全部子女也不会理会他,唐永强于是把严佩珊闷死。唐永强表示严佩珊初时以为他用枕头跟她玩耍,因此没有反抗,后来已经无力反抗,而陈诺雯虽然作出反抗,但气力不及他,并表示两名女童年纪太小,不想她们受痛苦,因此把她们杀死后奸尸,藉以产生血缘关系。唐永强于完成录取口供后向探员表示想法官判自己死刑[16]

被告自辩

被告唐永强于2004年2月17日出庭自辩时,承认自己杀人及奸尸的罪行,但坚决否认自己是为了施展邪术而杀人,并将杀人原因归咎于社会福利署及两名遇害女童。唐永强声称在2002年12月4日晚上,与子女一起到元朗广场抽闪卡期间结识了女童陈诺雯,陈诺雯主动登上他们回家的计程车,坚持要跟他回家玩游戏机,当时他因为妻子离家出走,心情欠佳,因此没有阻止陈诺雯登上计程车。回到白沙村寓所后,唐永强上楼致电妻子,陈诺雯在地下与他的3名子女玩耍,后来上楼向他索取金钱,称要乘坐计程车回家,唐永强表示当时给陈诺雯港币30元,但陈诺雯表示不够,再多要30元,同时强行拿走闪卡,并拿起电话要胁唐永强如果不给她闪卡,就致电回家指控唐永强拐带她。唐永强表示自己情急之下用手箍住陈诺雯的颈,在他回复清醒后发现陈诺雯已死亡,他感到害怕,用棉被盖陈诺雯的尸体放在楼上,自己与3名子女一起在楼下睡觉。陈诺雯被杀后不久,社会福利署约见唐永强,言谈间表示唐永强离婚后,未必可以取得子女抚养权,唐永强表示此言论刺中他的致命伤,此后他终日惶恐3名子女被人抢走。同年12月19日,唐永强在电话中与妻吵架后,女童严佩珊突然在他家中出现,并要求他给予金钱及送她回家,他因心情欠佳而没有理会,期间好像听到严佩珊说要带走他的2名子女,使他情绪失控一手将严佩珊按在床上,一手用枕头盖在她的脸上,心中只想“你想抢走我的子女,与别的男人上床,我要杀死你”,在回复清醒后发现严佩珊已经死亡,自己已经奸了尸。唐永强又指控警方捏造自己留院时所作的供词,并表示当日警员扬言要打他及向他粗言秽语,使他说出部分案情[17]

专家证供

2004年2月19日,控辩双方分别传召精神科医生以专家证人身份作供,辩方精神科医生周乐怡表示在2004年1月20日与被告唐永强会面,当时唐永强表示要在案发审结后自杀,周乐怡称唐永强在首任妻子离开他之后,曾经患上抑郁症,其后结识樊柳珊并成为夫妻,惟二人关系欠佳,樊柳珊嗜赌及经常夜归,绝少照顾3名子女,后来唐永强怀疑妻子对他不忠且将性病传染给他,与妻子大吵一场并初次对她动粗,导致妻子离家出走。后来,唐永强致电妻子要求她回家,并扬言要杀死3名子女,却被妻子耻笑,当时女童陈诺雯站在旁边,唐永强突然大怒,用手臂箍她的颈直至窒息。周乐怡表示唐永强在案发时脑海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何要这样做,而女童严佩珊也是在唐永强与妻子通电话吵架后,突然被唐永强用枕头闷死,唐永强声称当时只想着有人要带走他的子女,后来他发现严佩珊的下体有血,才知道自己已经奸污尸体,他表示不知道自己何要这样做。周乐怡认为唐永强因为婚姻问题而患上抑郁症,将对妻子的怒意发泄在两名遇害女童身上,亦有意与3名子女同归于尽。控方精神科医生雷声响则认为唐永强没有抑郁症,表示唐永强虽然心情恶劣,出现失眠及食欲不振等情况,但没有过分地失去自信、自责、感觉罪咎、软弱或踌躇,也没有持续至少2周出现该等症状,而抑郁症不会使人倾向杀人。对于唐永强自辩时表示忘记了杀人经过,雷声响认为情况极端罕见,因为唐永强没有癫痫、酗酒,脑部也没有受损,即使因惊吓造成失忆,也会康复,在精神学角度上难以评论唐永强的情况[18]

结案陈词

控辩双方于2004年2月23日结案陈词,控方指出被告唐永强是为了向另结新欢的妻子报复而杀人,且被“五鬼复仇”的奇怪信仰误导,无论此意念实际上是否可行,唐永强确实执行了杀人计划,主控官陆贻信在陈词时表示,唐永强曾经向妻子及小姨提及杀人意念,在医院苏醒后亦向警员作出同样招认,而唐永强在妻子的照片上用铁钉钉住头部及四肢,显示他对妻子存在恨意,证明他有意图杀人。至于唐永强自辩时声称陈诺雯要胁要取走他的闪卡、严佩珊声言要带走他的子女,使他感到受挑衅而失去理智杀人,陆贻信指出唐永强在此案审讯前,从来没有向警方或辩方精神科医生透露这个说法,认为只是唐永强为了开脱其杀人意图而在庭上虚构的情节。唐永强虽然扬言自杀,但其实已包括连子女也杀害,他在案发当天将自己及3名子女困在放置石油气罐的房间内,足以证明他有意图杀害3名子女,因此要求陪审团以常识去判断,裁定唐永强有罪。辩方大律师在陈词时指唐永强的妻子是“红颜祸水”,唐永强自从妻子离家出走后便患上抑郁症,且要独力照顾3名子女,在绝望之下才会异想天开,以“五鬼复仇”的言论恫吓妻子回家,在一时失控下才会杀害2名女童,并表示唐永强不会逃避误杀的刑责[19][20]

判决

唐永强服刑的石壁监狱位于大屿山,是一所高度设防的监狱。

2004年2月24日,主审法官高嘉乐引导陪审团裁决,表示控方精神科医生认为唐永强没有精神病或抑郁症,抑郁症不会提高杀人倾向,唐永强可能出于仇恨或为了向妻子报复而杀人,同时提醒陪审团,即使唐永强没有精神病,他在案发时的情绪确实饱受压力。另一方面,控方表示唐永强因不满妻子离家出走而决定施展泰国巫术,杀死5名有血缘关系的人,然后自杀,使死者化为厉鬼向妻子报复,结果于2002年12月4日及19日先后杀害女童陈诺雯及严佩珊,并奸污尸身,其后于同年12月20日在白沙村寓所与警方对峙并引爆石油气,企图与3名子女同归于尽,导致4人一同烧伤。高嘉乐表示由于唐永强已经承认杀害两名女童,就两项谋杀罪,陪审团只有三项选择:第一,假如陪审团认为唐永强有意图杀人,便可裁定唐永强谋杀罪名成立;第二,如果认为唐永强是受到挑衅而杀人,则裁定误杀罪名成立;第三,即使认为唐永强没有杀人意图,但仍属误杀,因为唐永强做了非法行为,而企图谋杀一项,陪审团必须认为唐永强有杀人意图,而且点火引致爆炸,才可裁定企图谋杀罪成。由4男3女组成的陪审团在退庭商议逾十四小时后,以5比2比数裁定唐永强谋杀女童陈诺雯罪名成立,另外一致通过他谋杀女童严佩珊及企图谋杀3名年幼子女罪名成立,主审法官高嘉乐就两项谋杀罪判处唐永强2次终身监禁,而企图谋杀罪则判处入狱8年,3项控罪的刑期同期执行[21][22]

各界反应

大众评论

主审法官高嘉乐在判刑时表示,此案是一宗悲剧,唐永强意图与3名子女同归于尽,与一般同类案件不同,不是为了个人利益或向某人复仇的恐怖罪行,并指唐永强在处于绝望及情绪极度激动下企图杀害子女,事实上唐永强并非痛恨子女,反而是十分疼惜他们,但认为无论如何法庭必须严惩唐永强[22]。当时的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董建华对事件感到震惊及悲痛,指出此事件是残暴行为,并对事主家人致以慰问;当时的社会福利署署长林郑月娥对事件感到震惊及心痛,并向受害女童家属致以慰问,亦会接触家属及女童就读的学校,研究如何提供辅导;遇害女童严佩珊就读的学校校长表示,部分学生在知悉女童死讯后情绪激动,需由社工及心理专进行心理辅导;有家长称表示以后会亲自接送子女,并提醒子女提高警觉,不要随便相信陌生人[23]。遇害女童陈诺雯生前是香港组合歌手Twins的乐迷,Twins对于陈诺雯为了抽自己的闪卡而遇害感到十分难过,在出席公开活动时多次谴责娈童狂魔十分变态,并前往拜祭陈诺雯[24]

专业分析

犯罪学专家黄成荣及郭子锋在其著作中对唐永强的犯罪行为作出分析,作者首先交代了唐永强的出生背景,唐永强出生于台湾,家庭颇为不俗,移居越南后因战乱而家道中落,于1970年离家出走独自偷渡往美国,期间因船只搁浅而来到香港成为越南难民,1980年离开难民营后曾经任职工厂散工、小贩、大厦管理员及运输工人等。唐永强有恐吓勒索、吃霸王餐、游荡、拒捕、违反居留条例等犯罪前科,曾经入狱一年多,认识现任妻子樊柳珊时,樊柳珊只有11岁,与唐永强的年龄相差甚远,他在2000年与妻子经营运输生意,生意失败后靠申领综援过活,偶尔在元朗区附近贩卖熟食,疑因此认识了案中2名遇害女童。唐永强在案发两年多前租住位于白沙村的村屋,据邻居表示,唐永强的家中设有电脑、VCD、木马、滑梯等游戏设施,不少村童曾经到他家中玩耍,唐永强更经常诱骗年约十岁的女童到他家中意图不轨,在妻子劝告下才将各女童释放。自从唐永强失业后,夫妇关系变得恶劣,其妻子更因另结新欢而离家出走。作者认为性格倔强的唐永强小时候因离家出走而流离失所,失去家庭温暖且缺乏正统教育,唐永强喜欢年龄差异大的异性伴侣及喜爱“性虐待”,这些都是非一般人所喜爱和被社会规范所接受的行为,反映出他在追求与众不同的喜好时,未能控制自身内在的动物性的冲动。分析认为唐永强的“超我”,未能够控制好“本我”的恋父或恋母情意结,使他无法发展出传统的道德标准,出现了偏差行为,甚至慢慢形成变态的人格,导致他犯下娈童及杀人的罪行[25]

闹鬼传闻

有白沙村的村民向传媒表示,案发村屋已经荒废多年,门上长满植物,单位内不时有治鬼符咒及烧过的香烛,有人看见单位内无故有灯亮起,甚至看见有女童在案发村屋门前的空地玩耍,以及在深夜时分传来女童的哭声,使到村民不敢靠近案发村屋。后来有一名知悉村屋曾经发生命案的和尚入住,并于入住前为遇害女童打斋超渡,此后没有再传出闹鬼,而该村屋的业主更愿意免其5年租金,希望有人继续居住,让村屋不会荒废[26][27],此外,与唐永强一起在石壁监狱服刑的囚友向传媒透露,唐永强经常说在监房里遇见鬼[28]

改编作品

此案的部分情节曾被改编成电影及著作,包括2003年上映的电影《魔鬼屠夫》(又名:九龙的天空之魔鬼屠夫)(英语:The Devil Butcher[29];2016年出版的单元故事小说《变态杀人狂》的《血浓于水》单元[30]

参考资料

  1. ^ 探射灯:娈童屠夫制五鬼报复妻. 东方日报. 2013-08-04 [2020-0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2-04) (中文). 
  2. ^ 连环杀童案 被告囚终身 唐永强闲判先冷笑后发抖. 苹果日报. 2004-02-26 [2020-0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4-01) (中文). 
  3. ^ 三日前离家买闪卡人间蒸发 警元朗竖牌寻Twins小歌迷. 太阳报. 2002-12-07 [2020-0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8) (中文). 
  4. ^ 11岁失踪女童现身闪卡店. 东方日报. 2002-12-08 [2020-0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8) (中文). 
  5. ^ 与陈诺雯住所接近 警搜至凌晨不获 元朗再有10岁女童失踪. 太阳报. 2002-12-20 [2020-0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8) (中文). 
  6. ^ 元朗再有女童失踪 疑遭拐带. 东方日报. 2002-12-20 [2020-0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8) (中文). 
  7. ^ 狂汉揽子女爆石油气揭衣柜藏尸 失踪女童严佩珊遭奸杀. 太阳报. 2002-12-21 [2020-0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8) (中文). 
  8. ^ 娈童屠夫 杀女童藏衣柜. 东方日报. 2002-12-21 [2020-0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3-27) (中文). 
  9. ^ 白沙村狂魔疑杀两失踪女童 沙井掘出陈诺雯裸尸. 太阳报. 2002-12-22 [2020-0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8) (中文). 
  10. ^ 失踪17日诺雯裸尸埋沙井. 东方日报. 2002-12-22 [2020-0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8) (中文). 
  11. ^ 连环奸杀女童案开审. 香港文汇报. 2004-02-11 [2020-0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8) (中文). 
  12. ^ 醋夫练杀人邪术向妻报仇. 星岛日报. 2004-02-11 [2020-0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8) (中文). 
  13. ^ 向妻落咒越汉涉杀两女童. 东方日报. 2004-02-11 [2020-0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8) (中文). 
  14. ^ 杀女童案疑凶妻认怀孕曾偷欢. 东方日报. 2004-02-12 [2020-0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8) (中文). 
  15. ^ 杀童案被告揭奸尸原因. 东方日报. 2004-02-13 [2020-0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8) (中文). 
  16. ^ 疑凶:我想法官判我死刑. 东方日报. 2004-02-14 [2020-0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8) (中文). 
  17. ^ 白沙村案疑凶 认杀童奸尸. 东方日报. 2004-02-18 [2020-01-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9) (中文). 
  18. ^ 白沙村凶杀案 疑犯称审讯完结后自杀. 苹果日报. 2004-02-20 [2020-01-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9) (中文). 
  19. ^ 白沙村奸杀两童案审结. 太阳报. 2004-02-24 [2020-01-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9) (中文). 
  20. ^ 白沙村凶杀案 疑凶妻被指“红颜祸水”. 苹果日报. 2004-02-24 [2020-01-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9) (中文). 
  21. ^ 白沙村凶杀案 陪审团退庭被告命运待决. 苹果日报. 2004-02-25 [2020-01-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9) (中文). 
  22. ^ 22.0 22.1 杀童狂魔判两次终身监禁. 星岛日报. 2004-02-26 [2020-01-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9) (中文). 
  23. ^ 香港再掘出女童尸体 料为失踪陈诺雯. 大纪元. 2002-12-21 [2020-01-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3-11-01) (中文). 
  24. ^ Twins抽空向遇害Fans致祭. 星岛日报. 2003-01-11 [2020-01-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9) (中文). 
  25. ^ 黄成荣、郭子锋. 香港奇案@犯罪学解密 (PDF). 香港: 中华书局. 2012: 10-20 [2020-01-30]. ISBN 9789888181193.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2-11-15) (中文). 
  26. ^ 埋两尸沦最猛凶宅 屠夫奸杀女童落邪降. 东方日报. 2017-10-20 [2020-01-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9) (中文). 
  27. ^ 陈浩贤. 鬼故事 白沙村奸杀女童案凶宅免租5年. 香港01. 2019-07-26 [2020-01-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9) (中文). 
  28. ^ 虐杀女童唐老鸭 独家狱中服刑片曝光 囚友:佢成日话撞鬼. 壹周刊. 2018-03-16 [2020-01-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9) (中文). 
  29. ^ 魔鬼屠夫(2003). 豆瓣电影. [2020-01-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2-25) (中文). 
  30. ^ 鬼差、猛鬼灵异妖怪特搜. 变态杀人狂. 香港: 超媒体出版社. 2016: 60-65. ISBN 9881685729 (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