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长津湖战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长津湖战役(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东线)
Battle of Chosin Reservoir
朝鲜战争的一部分
长津湖战役地图
长津湖战役地图。红色箭号是中国人民志愿军进攻路线,蓝线是联合国军防线。
日期1950年11月26日—12月13日
地点
 朝鲜咸镜南道长津郡长津湖
40°29′N 127°12′E / 40.483°N 127.200°E / 40.483; 127.200 (长津湖)坐标40°29′N 127°12′E / 40.483°N 127.200°E / 40.483; 127.200 (长津湖)
结果

中国人民志愿军惨胜并将战线推至三八线[1][2][3][4][5]

  • 联合国军中伏后,取消“圣诞节回家”攻势[6][7][8]
  • 联合国军突围到兴南港,带十万余难民撤退至三八线以南[9]
  • 志愿军伤亡惨重,无力追击[10]
领土变更 中朝联军收复包括咸镜道在内的朝鲜东北部所有区域[1]
参战方

 中华人民共和国

 联合国联合国军 [注 2]

指挥官与领导者
中国 彭德怀
中国 宋时轮
中国 陶勇
中国 张翼翔
中国 张仁初
中国 彭德清
联合国 道格拉斯·麦克阿瑟
美国 爱德华·阿尔蒙德
美国 奥利弗·P·史密斯
美国 巴大维
美国 罗伯特·H·索尔英语Robert H. Soule
美国 乔治·斯塔德迈耶英语George E. Stratemeyer
参战单位

Socialist red flag.svg 志愿军第9兵团

US X Corps SSI.png 美军第10军

Feaf.gif 美国远东空军

United States Seventh Fleet insignia, 2016.png 美国第七舰队

兵力
编制: 120,000人[14][15]
实际参战:60,000[16]至90,000人[注 8]
编制: 103,520人[17]
实际参战: 30,000人[18]
800余架飞机
伤亡与损失
中方资料
7,304人阵亡[注 9]
14,062人战斗负伤
30,732人冻伤
总共52,098人[20]
联合国方估计
29,800 战斗伤亡
20,000+非战斗伤亡[21]
美方资料
1,029人阵亡
4,894人失踪
4,482人负伤
7,338人非战斗伤亡
损失15辆坦克
总共17,843人[22][注 10][23]
中方估计
13,900人伤亡[24]

长津湖战役朝鲜语:장진호 전투長津湖戰鬪;英语:Battle of Chosin Reservoir[注 11]),中国又称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东线[注 12],是朝鲜战争中国人民志愿军参战后第二次战役中的一场重要战役,属于朝鲜战争的东线部分。美国海军陆战队第一师(师长奥利弗·史密斯少将、整建制参与战斗)、美国陆军第7步兵师(师长巴大维少将)下辖的4个师属野战炮兵营[注 13]第31团级战斗队(中国方面称其为“北极熊团”)、美国陆军第3步兵师下辖的3个团级战斗队(师长罗伯特·索尔少将,负责保护左翼)为联合国军主要地面作战单位,约合30,000人。同时拥有若干飞机支援[25]中国人民志愿军方面,第20军(军长兼政委张翼翔)4个步兵师、第27军(军长彭德清、政委刘浩天)4个步兵师为主要作战单位,第26军(军长张仁初、政委李耀文)4个步兵师为预备队,无空中支援。

11月24日,联合国军总司令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发起“圣诞节回家”攻势,命令爱德华·阿尔蒙德少将率领美军第10军进军鸭绿江并消灭“所有北朝鲜抵抗力量”[8]中国人民志愿军则派遣宋时轮率领的第九兵团,在联合国军不知情的情况下,悄悄渡过鸭绿江,迎战第10军,并保护西线第十三兵团侧翼。11月27日,双方开始激战,联合国军的攻势被抑制,且无法阻挡志愿军的反攻,转而往38度线以南撤退,中国人民志愿军持续追击并围堵联合国军,最终联合国军靠海空优势成功突围并撤退至38度线以南的釜山,而志愿军则持续进攻至38度线以南,直到占领了大韩民国首都汉城(今“首尔”)为止。

此战中,受到西伯利亚寒流的影响,长津湖地区的最低气温极其罕见地降到了−36 °F(−38 °C)[26],导致交战双方均出现了大面积的非战斗减员(主要是冻伤),而其中志愿军由于后勤补给不足,一部分军队必须进行急行军穿插,在行军过程中丢弃了棉衣,其受气候影响的程度远远甚于美军。[注 14]与此同时,志愿军由于大量缺乏除迫击炮以外的重火力[注 15]和防空火力而受到美军空军、炮击与火箭弹等武器猛烈打击,代价沉重。

长津湖战役为朝鲜战争东线的转折点,中国最后夺回北朝鲜东北部所有领土。

背景

联军北上

美军由南向北行进的半岛地图
联合国军向鸭绿江推进地图。

1950年9月15日,美国第10军成功登陆仁川。在联合国军南北夹击之下,釜山周围的朝鲜人民军主力遭到歼灭性打击。9月末,联合国军攻占汉城(今首尔),朝鲜战争的结束已经在望了。[27]10月初,联合国军越过38线,进入朝鲜,意图在1950年底重新统一朝韩[28]。联合国军以贯穿朝鲜北部的太白山脉为分界线[29],沿西海岸进攻的为美国第8集团军,东海岸则为大韩民国第1军英语I Corps (South Korea)美国第10军[29]。10月19日,隶属美国第8集团军的韩国陆军第1步兵师率先攻入平壤。20日,平壤被联合国军占领。朝鲜人民军至此基本被消灭殆尽。大多数联合国军将领,包括联合国军总司令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将军,认为朝鲜战争将在圣诞节前结束。[来源请求]

此时,西方世界不知道中华人民共和国悄悄地介入了这场战争。10月24日,从东线进入朝鲜的志愿军第42军进入了黄草岭、赴战岭地区,与向北推进的大韩民国陆军第3师发生战斗。随后,隶属该军的第124师秘密在黄草岭一线,与联合国军后续的美陆战一师7团,进行了近2个星期的小战斗(黄草岭阻击战)。11月7日,第124师放弃黄草岭一线的阻击阵地。美陆战一师越过黄草岭一线,进入长津湖地区。

11月7日,麦克阿瑟致电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表示中共的强力介入朝鲜战争,彻底改变了大局。8日,参谋长联席会议复电,认为既然中国大举进军朝鲜,应该重议联合国军歼灭朝军的使命,因为“中国不会大举干预”的前提已不成立,暗示应该改采守势。麦克阿瑟9日回电,表示他“不能同意”关于“重议联合国军使命”的意见。并强调“联合国的基本政策是消灭所有朝鲜的武装抵抗力量”以建立一个“统一和自由的国家”。电报中麦克阿瑟还表示:“我计划11月15日发起总攻势,目标是进至鸭绿江。任何与此计划背道而驰的方案都将彻底瓦解我军的士气,并造成无法估量的心灵创伤。”[30][8]麦克阿瑟认为中国入朝兵力不超过三万,否则逃不过空中侦察。[31]“圣诞节回家”攻势随即展开部署。11月10日,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师陆战7团英语7th Marine Regiment (United States)进占古土里。11月15日,美军进占下碣偶里。11月24日,再进占柳潭里。史密斯决定将陆战1师集中在长津湖以西,因此美陆军7师第31团级作战队接替了陆战1师5团英语5th Marine Regiment (United States)在长津湖以东新兴里及内洞峙的阵地。

至11月26日,美第10军进入长津湖地区部队部署如下:

长津湖以东
  • 内洞峙:陆军第7师32团第1营、31团重迫击炮连;
  • 新兴里:陆军第7师31团第3营、第57野战炮兵营A连B连及第15防空炮营D连;
  • 后浦:陆军第7师31团团部和坦克连(22辆坦克);
长津湖以西
  • 柳潭里:陆战5团、陆战7团(欠2营营部、F连及机炮连)、陆战炮兵第11团英语11th Marine Regiment第1营、第4营和第3营G连I连;
  • 德洞山口西北1419高地:陆战7团1营C连(欠1个排);[32]
  • 德洞山口:陆战7团第2营F连;
长津湖以南
  • 泗水里:陆战1师第1工程营A连;
  • 下碣隅里:陆战1团第3营(欠G连)、陆战7团2营营部及机炮连、陆战炮兵第11团第2营D连和3营H连、陆战1师第1工兵营D连、第10军第10工兵营D连以及一些排级零散支援单位;
  • 古土里:陆战1团团部及第2营、陆战炮兵第11团第2营E连、陆军第7师31团B连、陆军第185工兵营以及一些零散单位;
  • 真兴里:陆战1团第1营;

志愿军包围长津湖

1950年,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九兵团司令员宋时轮(中)在长津湖前线

而联合国军一无所知的是,中国人民志愿军124师从黄草岭撤出之后,从中国境内赶来的志愿军9兵团接替了其在东线的防务。志愿军9兵团即中国人民解放军第9兵团,隶属华东野战军。该兵团为华野精锐,下辖20军(原华野1纵),23军,27军(9纵),26军(8纵)共12个师。11月初开始,20军,27军各部均隐蔽前进,进入长津湖地区。11月26日,20军四个师(第58、59、60和89师)和27军的3个师(第79、80和81师)均进入指定攻击位置。59师,79师,89师在柳潭里周围,目标为柳潭里的陆战一师部队。58师在下碣隅里周围。80,81师在新兴里/内洞峙周围。60师在土古里和下碣隅里之间。

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对联合国发出一系列警告之后低调介入冲突。[33]1950年10月19日,大规模的中国军队以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名义秘密跨过边境进入北朝鲜。[34]志愿军第42军是最早到达长津湖地区的志愿军之一,目标是阻止东线联军的推进。[35]10月25日,正在推进的韩国第1军与志愿军遭遇,并在长津湖以南的黄草岭山口停下。[36]元山登陆后,第10军的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师于11月2日遭遇志愿军第124师英语124th Division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阻击,在后续战斗中给志愿军造成重大伤亡。[37]11月6日,志愿军42军受命向北撤退,意图将联合国军诱至长津湖。[38]到11月24日,第1陆战师分别占领了湖东面的新兴里和西面的柳潭里。[39]

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将军面对志愿军对第8集团军所部的突然袭击,命令第8集团军发动“圣诞节回家”攻势。[40]为配合攻势,麦克阿瑟命令第10军从长津湖向西进攻,切断至关重要的满浦镇-江界-熙川补给线。[41][42]因此美国第10军指挥官爱德华·阿尔蒙德少将在11月21日制定了一个计划。该计划要求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师从柳潭里向西推进,美国第7步兵师派出一个团级战斗队英语regimental combat team在新兴里保护其右翼。美国第3步兵师在保障后方地区安全的同时也保护其左翼。[43]这时第10军已被分散在长达400英里(640千米))的战线上了。[39]

中国方面,由于海军陆战队在元山突然登陆[44],中国的毛泽东主席10月31日致电第9兵团司令员宋时轮和副司令员陶勇[注 16],要求立即消灭韩国首都师、韩国第3步兵师,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师和美国第7步兵师[45]。在毛泽东的紧急命令下,第9兵团于11月10日迅速进入北朝鲜[46]。 11月5日,毛泽东复电彭德怀:“江界、长津方面应确定由宋兵团全力担任,以诱敌深入寻机各个歼敌为方针。尔后该兵团即由你处直接指挥,我们不遥制。”11月6日,彭德怀指示宋时轮、陶勇“东线战场(小白山以东)归宋兵团担任,应采取诱敌深入至旧津里、长津线,首先达到消灭美陆战一师两个团之目的”。11月7日,毛泽东复电志司:“争取在本月内至12月初一个月内,东西线各打上一两场仗,共歼敌七八个团,将战线推进至平壤-元山间铁路线区域,我军就在根本上胜利了。”11月12日毛泽东致电彭德怀、邓华、朴一禹:“美军陆战第一师战斗力据说是美军中最强的,我军以四个师围歼其两个团,似乎还不够,应有一个至两个师作为预备队,九兵团的二十六军应靠近前线,战役指挥必须是精心组织的,请不断指导宋、陶完成任务”。12月4日,毛泽东致电彭德怀、宋时轮等:“伪首伪三两师因火车甚少其主力由步行撤退,何时到咸兴尚难定。敌已下令由下碣隅里以飞机撤走被围之美军五七两团,望宋陶覃迅速控制下碣隅里飞机场不使敌军撤走,并对五七两团之南退部队予以歼灭,只留下其在柳潭里地区之固守部队围而不歼,以利钓鱼”。[47][48]12月5日人民日报报导“美侵略军陆战第一师、步兵第七师两个师的主力,已被歼灭一大部分,残敌继续被歼击中。”[49]由此可见,中国人民志愿军的目标最初是全歼美第10军,但很快毛泽东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的战略目标订为“歼敌七八个团”和“将战线推进至平壤-元山间铁路线区域”,而长津湖战役的首要目标是全歼美陆战一师第5、第7两个团。

随即,在未被联合国军情报机构发现的情况下[50],11月17日第9兵团悄悄进入长津湖地区,同时第9兵团第20军在柳潭里附近接替了第42军[38]

兵力与战略

虽然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师是以阿尔蒙德少将指挥的陆军第10军的一部分在元山登陆的,但是陆战第1师师长奥利弗·普林斯·史密斯与军长阿尔蒙德之间并不相互信任,他们之间的芥蒂被部分资料推断来自于仁川登陆前的一场会面[51]。会面中阿尔蒙德吹嘘一场两栖登陆战十分容易,但阿尔蒙德自己却从未参加过任何登陆战,这点引起了史密斯的极度反感[52]。史密斯则认为在朝鲜半岛东北部有大量的中国军队,但阿尔蒙德认为史密斯“过于谨慎”[53]。这样的不信任导致了史密斯直接违抗了阿尔蒙德向北进攻的命令,而选择在长津湖附近修筑工事、机场与堡垒。这就包括了在古土里和下碣隅里的机场和补给点[54],这些机场成了战役末期联合国军的救命稻草。

战斗于11月27日开始,麦克阿瑟将军于28日致电参谋长联席会议,表示这是一个全新的战争,中国入朝兵力远超预期,联合国军现有兵力无法达成原订目标。他认为中国的目标是全歼联合国军。现在计划从攻转守,伺机调整。[55]28日晚间,麦帅与阿尔蒙德、华克司令开会,决定第8集团军撤到不被志愿军包抄为止,第10军撤到咸兴兴南一线。麦帅30日通知参谋长联席会议,计划将第10军收缩到咸兴、元山一带,避免被分割包围。[56]

在美国陆军第10军向长津湖进发时,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战略则基于第二次国共内战所积累的经验[57]。始终认为在长津湖的联合国军的兵力并不强的志愿军总部,给第九兵团的任务是全歼柳潭里与新兴里的联合国军,随后进攻下碣隅里[57]。此时便开始进行志愿军最擅长的“围点打援”战术——吸引第十军主力部队救援下碣隅里后将联合国军主力围困于兴南与下碣隅里之间的道路[57]。第九兵团刚开始投入了第20、27军的8个师[58],均集中于柳潭里和新兴里[57]

志愿军的计划中的不足部分来源于对联合国军情报的误判,部分则源于战术侧重方向的失误[59],具体表现如下:

  • 虽然美军第10军的兵力分散于整个朝鲜半岛东北部,前文中提到在长津湖附近修建工事的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师与他们对于进攻的拖延使得实际上在柳潭里的美军数量与火力均大大超过了志愿军的估计[60][61]。第九兵团司令部认为柳潭里美军只有一个团,故此仅部署第79师加强89师286团共14,000余人直接参与进攻[62],另指派59师负责在德洞山口打援,89师(欠286团)负责盯住处于长津湖战区外,但可能随时增援的美国陆军第3步兵师。而事实上美国海军陆战队的5、7和11团(炮兵)大部均在柳潭里,人数近10,000人,更有8个连共48门的大口径榴弹炮,是第九兵团司令部估计的两倍以上,导致了柳潭里一线的志愿军不管是人数还是火力均没有足够优势。
  • 赶建了一个可以起降C-47运输机的机场和一个补给空投处,只有数个连驻守的的下碣隅里联合国军的重要补给基地,第九兵团却仅派出58师负责下碣隅里周边,而58师又只派出了1个团直接参与进攻,其余部队负责打援[62]。这点被战后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美国陆军历史中心和日本陆战史普及会在其撰写的战史中认为是此次战役中志愿军的最大战术失误[63][64]。直到战事的末期在毛泽东的提醒下,志愿军才意识到下碣隅里的重要性,但为时已晚[65]

而兵力方面,战事开始时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师全师在长津湖战区部署了25,473人(宪兵、乐队、两栖牵引车营与部分后勤分队约2,000人仍在兴南)[66],此外还有英国皇家海军陆战队的莱斯戴尔特遣队以及来自美国陆军第3步兵师美国陆军第7步兵师的大约2个团的兵力被增强给了陆战队第1师[18]。这使得长津湖地区的联合国军实际兵力在30,000人左右[18]。除此之外最重要的一点,长津湖地区的联合国军背后拥有整个朝鲜战争最密集、最庞大、最集中的空中力量之一提供支援[67],包括在连浦机场英语Yonpo Airfield(位于兴南地区)的美国海军陆战队航空兵第1联队,以及5艘航空母舰[注 17]组成的美国海军第77特遣队,每日可出动230架次的飞机以提供近距离空中支援[67]。同时位于日本的美国空军的远东作战货运司令部(英语:Far East Combat Cargo Command)则有能力给被包围的联合国军平均每日提供250吨的补给[68]

长津湖战役前中国人民志愿军誓师出战,当时气温零下30摄氏度,但官兵仅穿单衣。

志愿军第9兵团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精锐部队,其中有大量战斗经验丰富的基层干部与士兵(如战斗英雄杨根思、电影《渡江侦察记》的原型人物之一曹兴德)等[57],但是数个不利因素大大地制约了这支部队的作战能力。最初第9兵团计划在中国东北进行整训并领取更适应东北极寒天气的冬装,但实际上很多部队并没有领取到相应的衣服便匆匆进入朝鲜[69]。结果就是,第九兵团几乎没有能适应当年朝鲜半岛极寒天气的冬装[注 18],且兵团所属的第三野战军第二次国共内战期间只在华中华东作战,没有极地作战英语Cold-weather warfare的经验[注 19]。同样的,由于后勤保障能力的缺失,迫使九兵团将自己的重型火炮全部留在了中国国内[70][71]。严寒还导致了第九兵团的食物与弹药的不足。这些不足使得九兵团不得不将第26军作为预备队,在战役的绝大多数时间仅投入其2/3的兵力[72]。在战役结束时,死于严寒的志愿军数量远高于死于作战与空袭的数量[73]

志愿军的总兵力一般被认为在120,000左右[74][75]。在抵达朝鲜之前,九兵团下属各军也得到了加强,每个军从原来的3个师变成了4个师,每个师约10,000人[76] 。部分前中华民国国军的士兵也被编入了这些部队以确保满员率。某些步兵连甚至有150-200人[77][78]。然而,由于联合国军频繁的空袭、糟糕的后勤与史无前例的严寒天气导致最终参战的人数远低于120,000。例如仅在第九兵团进入朝鲜的第一天,全兵团便有700人被冻伤以至于不能继续作战,而大部分的运输载具均被联合国军的空袭摧毁[70]。而在美国陆军的官方战史中写到了志愿军的俘虏报告九兵团的大部分师在开始作战之前已经是“减员师”,全师仅6,500至7,000人[79]。这些因素使得包括美国陆军战史官方作者罗伊·艾普曼在内的大量战史专家认为实际上参战的志愿军人数远低于120,000人,艾普曼认为实际作战人数为60,000[18]。而堪萨斯大学教授米勒特认为在75,000-83,000之间[注 20][80]

最终,尽管志愿军的12个师都被部署至前线,第78师第88师第94师在战役过程中完全没有与联合国军交火[81],其中第94师对战役的参与度低至甚至联合国军情报一度认为该师为当时已经被裁撤的第90师[82]。志愿军实际投入进攻的主要兵力为第20军第27军的8个师[83]。而第26军则在20与27军已无兵可用之时的12月7日方才投入战场[84]

战役经过

由爱德华·阿尔蒙德指挥的美国第10军当时被分散部署在朝鲜东北部,第10军与其它支援单位距离相当远,在长津湖的第10军部队包括史密斯少将的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师的主力、巴大维少将的美军第7步兵师的部分单位及英国皇家海军陆战队第41独立突击队英语41 Commando。中国军队的猛烈攻击破坏了联合国军的攻势,麦克阿瑟及阿尔蒙德命令海军陆战队第1师师长奥利弗·普林斯·史密斯及辖下部队突破包围,从1950年11月26日起,联合国军开始且战且退撤向兴南港。为了保持部队集中及谨慎地推进,史密斯主动进攻以突破包围。

在11月27日夜,志愿军第9兵团第20、27军发动了多起进攻,并沿长津湖至古土里的公路埋伏起来。在柳潭里,第5英语5th Marine Regiment第7英语7th Marine Regiment美国第11陆战团英语11th Marine Regiment被志愿军来自于第79师第59师第89师的6个团包围与攻击。同样,第31团级战斗队在新兴里被志愿军第80师第81师分割并遭到伏击。最后,志愿军第60师从北面包围了古土里的第1陆战团一部。[57]到11月28日,联合国军被出乎意料地分割在柳潭里、新兴里、下碣隅里和古土里[85]

柳潭里战斗

柳潭里战斗地图

11月27日,按照阿尔蒙德的指示,史密斯命令第5陆战团向西面的武坪里发起攻击。[86]攻击旋即被志愿军第89师286团阻截[87],迫使陆战队员在柳潭里周围的山脊上掘壕防守[88][89]。到了晚上,志愿军第79师的235、236和237团从北和东北方向对柳潭里的山脊发动了进攻,意图一举歼灭守军[90]。攻击部队悄悄接近陆战队的阵地后近战随之展开[91],但第5和第7陆战团守住了防线,并重创志愿军[92][93]。11月28日拂晓时,志愿军和美国守军在柳潭里防御圈周围相持不下[94]

在柳潭里开战的同时,志愿军第59师第176团(另以175团作为预备队、177团作为打援部队[87])向第7陆战团的C连和F连发起了攻击,并封锁了柳潭里和下碣隅里之间的公路。[95]这次成功的进攻迫使C连撤进柳潭里,于是只剩下F连被困在德洞山口,一个控制着公路的至关重要的山口。[96]在11月29日,第7陆战团多次试图营救F连,尽管重创打援的志愿军第177团,但未能成功[97]。在下碣隅里火炮和陆战队海盗式飞机的支援下,F连在遭到志愿军第59师第176团持续不断的攻击下成功坚守了5天[98]

志愿军第79师在柳潭里遭到重大损失之后,第9兵团指挥部认识到柳潭里驻扎的是第1陆战师的主力,其兵力是原来预计的两倍[99]。宋时轮确信继续进攻于事无补,因此命令第9兵团从11月28日到30日放弃柳潭里,将主要攻击转向新兴里和下碣隅里。[99][100]与此同时,在朝鲜西部前线的美国第8集团军在清川江战斗中被迫全线撤退,麦克阿瑟命令阿尔蒙德将美国第10军撤退到兴南港。[101]按照阿尔蒙德和史密斯的指令,第5和第7陆战团指挥官,雷蒙德·L·默里英语Raymond L. Murray中校和霍默·L·利曾伯格英语Homer Litzenberg上校,于11月30日分别发出联合命令,从柳潭里向下碣隅里突围。[102]面对中国阻击师与撤退中的陆战团即将到来的激烈战斗,史密斯宣称:“撤退个屁!我们不是在撤退,我们只是向另一个方向进攻!”[103]

为了突围,陆战队员编成了护卫队,由仅有的一辆M4A3雪曼坦克打头阵。计划由第5陆战团第3营英语3rd Battalion 5th Marines作为护卫队的先头部队,用3个营掩护后翼。与此同时,第7陆战团第1营英语1st Battalion 7th Marines向F连方向攻击前进以打通德洞山口的道路。[104]突围之前,为掩护公路免受志愿军袭击,第7陆战团第3营必须首先向南攻击占领1542高地和1419高地。[105]在第1陆战航空联队的空中掩护下,突围开始了。[106]

一队士兵在一个山顶巨石下参加战斗
陆战队员在一块巨石的掩护下与志愿军交战。

12月1日上午,第7陆战团第3营在1542高地和1419高地投入与志愿军第59师的预备队——第175团的战斗。志愿军顽强的防守随即逼停了陆战队员,到下午护卫队通过7团3营的阵地时,他们仍然困在公路与山峰之间的山坡上。[107][105]由于仍未能攻取下碣隅里,第9兵团司令部急令第79师恢复对柳潭里的攻击,同时令第89师不再负责盯住美军第3步兵师,开始向南面的古土里急进[108]。志愿军在夜间发起猛烈的攻击,联合国军后卫部队因此召唤夜间战斗机来压制对方攻势。[109]战斗一直持续到12月2日上午,所有的陆战队员成功撤出柳潭里为止[109]

与此同时,第7陆战团第1营在12月1日还在设法突破志愿军在1419高地的阻截。志愿军不顾严重的战斗伤亡、饥饿和严寒,投入最后5个排坚守不退[110]。在夜幕降临前,第7陆战团1营最终攻占了顶峰,并开始穿过公路东侧山地前进。[111]第7陆战团1营以出其不意的行动,成功摧毁了数个公路沿线的中国防守阵地。[112]在12月2日上午,F连和第7陆战团1营的联合攻击肃清了德洞山口,至此打通了柳潭里和下碣隅里之间的公路。[113]第7陆战团1营的吕超然中尉是美国海军陆战队首位华人军官,此役他率领B连为1营先锋,协助攻占德洞山口,援救F连与第31团级作战队,因此获颁银星勋章,并破格晋升为陆战队少校,他的事迹被载入美军的各种战史,最后荣誉退伍。[114][115][116][117]

虽然柳潭里到下碣隅里的公路已经打通,护卫队仍然需要从众多俯瞰公路高地上的志愿军阵地中杀出路来。在撤退的第一夜,大批的志愿军攻击护卫队,并重创了第5陆战团第3营。[118]在余下的行进过程中,尽管强大的空中掩护压制了大部分志愿军,寒冷的天气、骚扰火力、小股突袭和路障还是严重迟滞了撤退行动,并造成许多伤亡。[119]虽然困难重重,护卫队还是在12月3日下午井然有序地到达了下碣隅里,并在12月4日完成了撤离[120]

长津湖以东战事

长津湖以东战事地图

第31团级作战队(RCT-31)是为保护向武坪里进攻的海军陆战队右翼而由美军第7步兵师英语7th Infantry Division (United States)临时组建的团级作战队,战后被称为“费斯特遣队”。团级作战队英语Regimental combat team是美军在二战与朝鲜战争中的一种基础部署单位,类似于二战德军的战斗群英语Kampfgruppe,通常由一个步兵团与数个战斗支援单位组成。团级作战队可根据任务需要扩大或缩小其编制。开战前,第31团级作战队零散地分别部署,其主要单位分别在新兴里北部山区,新兴里以西的入湖口和新兴里南面的后浦镇等不同的地方。[121]虽然中国志愿军坚信第31团级作战队是一个加强[99]但由于第7步兵师的主力分散在朝鲜东北部,第31团级作战队实际上缺了一个的兵力,为数约2,500人(此外尚包括辅助作战的韩国军515人,总数超过3,000人)。

在长津湖东面,于11月27日深夜,中国人民志愿军第80师及第81师的3个团偷袭北部山区和入湖口地区,围困第31团级作战队[122];第2天,志愿军总司令命令第81师其余部队南下长津湖东面增援,并留下第94师作为预备队(这些单位原本在途中于下碣隅里发动游击战)。第31团级作战队所辖美军第32步兵团英语32d Infantry Regiment (United States)第1营由于人数上处于劣势,又遭到连续不断的攻击,在新兴里以北遭遇重大伤亡,[123]同时在入湖口的美军第57野战炮兵营和第31步兵团英语31st Infantry Regiment (United States)第3营也几乎被击溃。[124]志愿军将第81师第242团派往1221高地,[125]这是个控制着新兴里和后浦之间公路的未设防高地。[126]在夜里的战事结束时,第31团级作战队已经被分割为三个部分。[127]由于相信入湖口守军已被消灭,志愿军停止进攻,开始接收美军阵地的食品和衣物。[128]11月28日,美军第31步兵团第3营在入湖口对发动攻势的志愿军第239团实施了反击,导致志愿军遭到惨重损失;[128][129]在此战役中,美军指挥官麦克莱恩上校(Allan D. MacLean)于11月29日中弹被俘,并于4天后死亡。接任指挥官的费斯英语Don C. Faith Jr.中校于撤退时遭遇伏击,但仍率领联合国军攻下1221高地大部分地域,费斯中校因此功勋获追颁美军最高荣誉的荣誉勋章(Medal of Honor)。9名第31团的士兵被授与杰出服役十字勋章(Distinguished Service Cross),这是美国陆军第二殊荣之奖章。

战斗开始前的11月27日下午,阿尔蒙德将军飞到第31团级作战队防御圈,相信在后浦的31团第2营和坦克连抵达后,作战队有足够的兵力开始向北进攻,能击败任何他们遇到的志愿军“残部”。阿尔蒙德命令第31团级作战队继续向北推进,并给作战队中的三位军官颁发了银星勋章。第32步兵团第1营营长小唐·C·费斯英语Don C. Faith, Jr.(Don C. Faith, Jr.)厌恶地把他的勋章扔到了雪地里。[130][131]

11月28日夜里,志愿军第80师以3个团重新进攻[132]。在入湖口处,由于联络中断,志愿军的进攻成为一场灾难,美军第57野战炮兵营防空炮的压倒性火力成批地横扫了志愿军[133][134][注 21]。在此战斗以后,志愿军第238和第239团一共只剩下不到600名士兵。[135]另一方面,由于志愿军第240团的进攻,麦克莱恩被迫下令从北部山区向入湖口撤退。[136]11月29日,美军第32团第1营(隶属于第31团级作战队,营长为费斯中校)成功突破志愿军的封锁抵达入湖口处,但作战队指挥官麦克莱恩却因为误将志愿军当成他的部下而失踪[137][注 22] 。志愿军最后在11月29日夜停止了进攻,等待新的增援部队。[138]

在第31团级作战队遭到围攻时,阿尔蒙德将军最终命令第1陆战师从下碣隅里突围去营救第31团级作战队,但实际上这是一个第1陆战师师长史密斯将军无力达成的命令。[139]只有第31步兵团团属坦克连发动了对1221高地的攻击,尝试营救第31团级作战队,[140]但由于没有步兵支援,28日和29日的两次装甲进攻均因道路湿滑、地形不利和受到志愿军步兵的近距离打击而受阻。[141]而原本已于11月29日占领后浦的联合国军部队及坦克,在11月30日为了增强下碣隅里的防御而被下令从后浦撤出,这个放弃后浦的命令导致第31团级作战队的余部完全被中国志愿军围困[142]

11月30日,美军第7步兵师师长巴大维少将飞临新兴里入湖口,会见了目前成为第31团级作战队指挥官的费斯中校。费斯表达了突围的困难,尤其是在运送第31团级作战队的500名伤员方面。[143]在同一天,志愿军第94师英语94th Division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抵达战场,以增援志愿军第80师。[注 23]到了午夜,志愿军以4个团重新发起进攻,第80师师长詹大南命令在拂晓前彻底歼灭第31团级作战队。[144],第57野战炮兵营的防空炮再次使志愿军陷入绝境,[145]但第57野战炮兵营也几乎用光了炮弹。[146]到了12月1日白昼,费斯中校终于下令第31团级作战队从新兴里突围撤向下碣隅里。[146]

12月1日,一旦天气允许第1陆战航空联队提供空中掩护,美军立即开始突围。[147]在美军组成护卫队准备离开防御圈时,志愿军第241团立即蜂拥杀入美军阵地,[148]志愿军其他3个团也包抄过来。[149]执行掩护任务的美军飞机不得不向第31团级作战队的前方不远处投掷凝固汽油弹,这对双方士兵都造成了伤亡。[150]猛烈轰炸的结果扫平了欲实施阻击的志愿军部队,[149]使得美军护卫队得以前进。[151]在第31团级作战队的前锋开路前进时,志愿军密集的轻武器火力使得许多负责后卫的美军士兵放弃保护卡车车队,而到公路下边寻求掩护。[151]志愿军的火力也对美军卡车里的人员造成伤亡,包括了那些把驾车工作看成是自杀的卡车驾驶兵们。[152]护卫队在下午晚些时候渐渐靠近了1221高地下面的一个路障。[153]几支小部队尝试肃清1221高地,但在占领了一部分高地后,部分美军士兵并未回到队伍中,而是一直逃向冰冻的湖面。[154]在费斯中校亲自率队攻击路障时,他被志愿军的手榴弹破片击中,后来伤重不治。[155]护卫队成功攻破第一个路障,但在到达位于后浦的第二个路障的时候,第31团级作战队在志愿军的攻击下溃散了。[156]步兵第7师第31团级作战队于12月1日突围后,美军报告原编制的2,500人只剩下1,050人,其中385人还能战斗,编成一个临时营,随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师继续突围。[157][158]志愿军则宣称第27军第80师歼灭美军步兵第7师第31、32团各一个营以及加强炮兵营、坦克连各一,是自志愿军第116师云山战斗歼灭美国陆军第8骑兵团英语8th Cavalry Regiment后第二次歼灭美军团级建制部队[159]

下碣隅里周边战事

士兵们注视着他们前面的一个高地,飞机正向那里投弹
F4U海盗式战斗机向志愿军阵地投掷凝固汽油弹。
A convoy in the .snow with men resting on the vehicles
在战斗暂停期间,海军陆战队正在车队旁边休息

1950年11月中,大约300名隶属英国皇家海军陆战队第41独立突击队的士兵在海军中校道格拉斯·莱斯戴尔指挥下,被配属在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师中,这是历史上第2次美国及英国的海军陆战队共同作战[160](第一次是在义和团运动)。

为了支援海军陆战队向武坪里的进攻,下碣隅里成为美军一个重要的补给站,还有一个正在修建的机场。第1陆战师师长史密斯将军的指挥部也设在下碣隅里。[85]因为第1陆战师的主力集结在柳潭里,下碣隅里只有第1和第7陆战团的2个营负责防御,驻军的其余部分由来自于陆军和海军陆战队的一些工兵和后勤支援单位组成。[161]

志愿军最初的计画要求第58师在11月27日夜里向下碣隅里发起攻击,但该师因使用过时的日本地图,在野外中迷路了。[162]直到11月28日拂晓以后,第58师才到达下碣隅里。[162]同时,由于前一夜发生的战斗和伏击,下碣隅里的守军注意到了他们周围的志愿军。第1陆战团第3营英语3rd Battalion, 1st Marines指挥官托马斯·L·里奇判断志愿军将在11月28日夜里展开进攻。[163]美军因为士兵不足,几乎所有的人员都被派上前线,包括战斗训练很少的后勤部队,[164]并在21:30之前进入高度戒备状态。[165]

志愿军第20军第58师第172团第3连连长杨根思,他是志愿军在朝鲜战争中仅有的两名特级英雄之一(另一名是黄继光)。

过了不久,志愿军第173团在美军防御圈的西侧和南侧发起攻击,第172团同时攻击了防御圈北侧的高地。[166]志愿军在防御阵地上打开了几个缺口,并到达阵地后方。[167]但这却导致了混乱,起因是志愿军的纪律崩溃,士兵开始哄抢食品和衣物,而不是扩大战果。[168]防守的美军在反击后成功摧毁了志愿军突入部队,趁志愿军各团之间联络中断堵住了防线缺口。[164]当战斗结束的时候,志愿军只取得北部防御圈的东高地。[164]

当时英国皇家海军陆战队第41独立突击队正与由崔斯提·普勒指挥的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团在一起,11月29日早上,由于下碣隅里兵力的极其短缺,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师师长奥利华·史密斯将军命令普勒从古土里(Koto-ri;又译作“江东里”)向北派出1支战斗队打通古土里与下碣隅里之间的道路。[169]当时海军陆战队第1师的主力已集结在下碣隅里,战斗队包括莱斯戴尔中校指挥的英国皇家海军陆战队第41独立突击队、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团第3营B连、美国陆军第31步兵团B连及数个总部和支援单位,战斗队共有921名士兵和141部车辆[170][171][172]。该战斗队因其指挥官为莱斯戴尔中校而被称之为“莱斯戴尔特遣队”,莱斯戴尔中校也是英军英国皇家海军陆战队第41独立突击队的指挥官。[170]史密斯将军命令莱斯戴尔中校说:“把所有力量投入突破行动。”莱斯戴尔回答说:“很好,我们将上演一场好戏。”[173]他传令部下要冒着炮火朝向下碣隅里前进。

莱斯戴尔特遣队在11月29日早上9时30分开始打通交通线的行动,从古土里出发向北往下碣隅里推进,由于志愿军第60师的连续阻击,莱斯戴尔特遣队到下午4时30分才向目的地推进了一半的距离。在长津郡下碣隅里外围1071.1高地东南小高岭的作战中,志愿军第20军第58师第172团第3连连长杨根思指挥部下击退美军多次进攻。在耗尽弹药、官兵只剩他一人的情况下,杨根思怀抱炸药与进攻高地的美军士兵同归于尽[174]。志愿军在日后被称作“地狱火峡谷”(Hell Fire Valley)这条道路伏击美军,将美军分割成几个部分,美军在此地被包围、孤立并失去无线电通讯联系。随着志愿军攻击线的拉长,莱斯戴尔特遣队开始混乱起来,[175]其后一辆卡车被击毁,导致特遣队被分割成两段。[176]虽然战斗队的前半部分成功打开道路于11月29日夜里进入下碣隅里,但后半部分却被歼灭了。[177]尽管特遣队遭受159人负伤162人阵亡或失踪的损失,但还是为下碣隅里的防御带来了300个急需的步兵增援。[171][178]在美军第1坦克团D连的支援下,莱斯戴尔中校终于在下碣隅里与海军陆战队第1师会合;当时1名亦叫莱斯戴尔的伤兵走入指挥部宣布:“第41独立突击队的任务已完成。”但实际上并非如此,大约400名莱斯戴尔特遣队的官兵仍被困在地狱火峡谷,他们与主要部队失去无线电通联并被中国志愿军包围。其后这群官兵在保姆上尉的领导下终于突围成功,保姆上尉获颁勋章,是长津湖战役中11位受勋者的其中一人[179]

莱斯戴尔特遣队中遭到包围的部队包括60名英军皇家海军陆战队员、美国陆军第31步兵团第1营B连、海军陆战队所属指挥部及支援单位,他们被分割为4部分,其中一部分士兵阵亡、受伤或被俘,一小部分士兵突破中国志愿军的封锁撤出回到古土里;入夜后,第31步兵团第1营B连在阿尔弗雷德·安达臣中校指挥下组成环形防线及重整部队。至次日(11月30日)上午,安达臣中校接到撤退命令,他指挥部队安全撤回到古土里。[179]

为数921人的莱斯戴尔特遣队,大约300人到达下碣隅里,300人阵亡或受伤,约135人被俘,其余的撤回古土里,141部车辆当中有75辆遭击毁,其中一部分无法修复,海军陆战队第一师师长史密斯将军认为取得局部胜利,因为这次行动成功地将300名士兵及1个坦克连送到下碣隅里增强防守力量[180]

联合国军向下碣隅里收缩兵力,准备撤退

11月29日晚上,志愿军集结准备进攻下碣隅里,但在行动之前,集结的志愿军被陆战队第542夜间战斗机中队英语VMA-542的空袭击垮。[181]

士兵们把一个伤员送到直升飞机上
由陆战队第6侦察中队的HO3S-1直升机撤出的陆战队伤员

11月30日,第7步兵师师长巴大维少将飞往新兴里并会见了唐·C·费斯中校,他接管了RCT-31的指挥权,费斯表达了突围的困难,尤其是RCT-31还有约500名伤员。[143]由于更多来自后浦的增援在11月30日到达,[182]守军企图夺回东高地。尽管歼灭了守卫该高地的志愿军60师178团3连,但下碣隅里联合国守军夺回东高地的所有努力全都失败了。[183][184]当夜幕降临,志愿军第58师集结了剩下的1,500名士兵为夺取下碣隅里作最后一搏。[185]但实力业已增强的守军消灭了大部分的进攻部队,只剩下东高地周围的阵地尚未被守军夺回。[186]志愿军再次尝试从东高地进攻,但被美军第31步兵团的坦克连击败[187]

到12月1日,志愿军第58师实际上已无战力,[188]其残部在等待第26军的增援[189][190]。但让宋时轮最感到懊恼的,就是第26军并没有在美军陆战队从柳潭里成功突围之前到达,其中尤以第26军第88师的师长吴大林擅自决定将出发时间延迟了15个小时最为致命[24]。随着机场在12月1日开始运作,联合国军得以获得增援以及撤走死者和伤员。[191]当柳潭里的美军陆战队员于12月4日完成撤离,向下碣隅里收缩的联合国军终于可以开始向兴南港突围了。

联军突围

联合国军从长津湖突围,撤退示意图
士兵们随一辆坦克在雪地上前进
一队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师的士兵正在突破中国人民志愿军的长津湖包围圈

12月5日,远东空军作战货运司令藤纳英语William H. Tunner将军飞抵下碣隅里,提议用空运将部队与小型车辆撤走,可以减少部队损失,但史密斯拒绝了,决定从陆上突围,如此可以带走大部分装备,包括1400辆车辆,只要求空运伤员。[192][193]经过短暂的休息,联合国军于12月6日开始突围,美军第7陆战团作为突围部队的前锋,第5陆战团在后面掩护。[194]与此同时,姗姗来迟的志愿军第26军抵达下碣隅里,其76师77师替换了第58师第60师[195]。美军第7陆战团从下碣隅里南面向志愿军第76师推进时,第5陆战团接管了防御圈并从志愿军第76师手中夺回了东高地。[196][197]为阻止联合国军突围而作的最后努力中,[196]志愿军又恢复了惯用的夜间攻击,志愿军第76师、第77师对下碣隅里防御圈进行了全面夜间进攻。[189]联合国军最终击退了来袭的志愿军。[198]

同时,美军第7陆战团夺取了公路周围的高地,打通了下碣隅里和古土里之间的公路。但只要美军陆战队员一离开,志愿军第77师立即回到两侧山峰并攻击联合国军撤退队伍。[199][200]混战在撤退队伍中爆发,撤退进展极其缓慢。[201]此际美国海军陆战队的夜间战斗机再次压制志愿军,[200]大部分阻击的志愿军部队在战斗中被歼灭。[202]12月7日,联合国军撤退队伍成功抵达古土里,最后面的掩护单位也在当夜到达。[203]当晚九点多天空出现明星,预兆天气从风雪转晴,空军可进行空投与地面支援,使联合国军士气大振。[204][注 24]

鸟瞰黄草岭水电站。插图是被炸断的水电站水门桥。
近看被炸断的水门桥。

下碣隅里的志愿军第26军失败后,志愿军高层命令第26军和第27军追击撤退的联合国军,第20军堵截撤退路线。[202][206]但由于第20军大部已经在柳潭里和下碣隅里被消灭,在古土里与兴南之间的部队只有第58师和第60师的残部。[207]在绝望中,宋时轮命令这些部队在黄草岭山口筑壕据守,同时炸掉唯一退路上的水门桥[注 25],希望这些地形因素和障碍能让第26军和第27军追上撤退的联合国军[24][207]占据1081高地的志愿军第180团连续炸毁了原来的水泥桥和两个临时替代桥,确信其无法修复。[209][210]美军第1陆战团第1营英语1st Battalion, 1st Marines反击,从南面攻击1081高地,并于12月9日在守军战斗到最后一人后成功占领了该高地。[211]与此同时,美军第7陆战团和第31团级作战队余部从北面进攻水门桥,他们只遭遇到已经冻僵在散兵坑中的志愿军部队。[212]

二战时的M2型车辙桥

由于通向兴南的水门桥被炸断,美国第314军事运输机联队英语314th Troop Carrier Wing在7日用8架C-119运输机空投8个M2型车辙桥组件[注 26]。每个组件长18英尺(5.5米),重2,900磅(1,300千克),使用2个48英尺(15米)降落伞。[214][215]美国陆战队第1师工兵营和陆军第58工兵车辙桥连在12月9日下午5时前用其中的4套组件及附带的木质附件组装成一座车辙桥,使联合国军得以通过。[216][217]志愿军第58师和第60师经过几周的连续作战,加起来只剩下200名士兵,仍然发动伏击和突袭,试图阻滞联合国军的推进。[218]为了避免坦克故障阻塞道路,史密斯命令坦克殿后。[219]40余辆殿后坦克中倒数第9辆刹车锁死挡住了路,在志愿军袭击下放弃7辆,余下2辆坦克于12月11日凌晨过桥,随后工兵炸毁了车辙桥。[220][221]后卫的Robert D. DeMott从昏迷醒转后,与难民一起通过炸毁的车辙桥旁的水门屋撤退,成为最后离开长津湖的陆战队员。[222]

突围最后的战斗是志愿军第89师在水洞的一次伏击,[218]被美军第3步兵师的道格特遣队轻松击退。[223]突围的联合国军部队于12月11日21时0分全部抵达兴南防御圈。[224]

兴南撤退

在联合国军到达兴南之前,麦克阿瑟已经于12月8日下令撤走美国第10军,以增援那时已筋疲力竭并快速撤向38线的美军第8军团。[225][226]按照麦克阿瑟的命令,韩国第1军、韩国第1陆战团、美国第3步兵师和美国第7步兵师已经在港口周围布置了防御阵地。[227]追击的志愿军第27军与美国第7步兵团英语7th Infantry Regiment (United States)第17步兵团英语17th Infantry Regiment (United States)第65步兵团英语65th Infantry Regiment (United States)之间发生了一些小规模的战斗,[228]但已遭受重创的志愿军第九兵团面对来自美国海军第90特遣舰队英语Task Force 90的强大海上火力,根本无法靠近兴南防御圈。[226][229]在被美国历史学家称为“美国军事史上最伟大的海上撤退行动”当中,[230]一支有193艘船舰的舰队在兴南港口组成,不仅撤走了联合国军官兵,也包括他们的重装备,还有大约三分之一的朝鲜难民。[231]一艘美国商船队(United States Merchant Marine)所属的“梅雷迪思号英语SS Meredith Victory胜利轮撤走了14,000名难民。最后一个联合国军单位在12月24日14时36分离开,为防止中国和北朝鲜军队使用,兴南港口被摧毁。[230]志愿军第27军在12月25日上午进入兴南。[232]

在撤退中,美军或发动攻击以破坏志愿军的封锁线及山头阵地,或处在志愿军的猛攻之下,零度以下的气温亦增加美军的伤亡,但美军握有制空权,美国海军海军陆战队空军轰炸机每天飞行数百架次猛烈攻击包围的志愿军,在行动中超过4,000名伤兵被后送。

之前12月中旬,美国第8集团军就已撤离朝鲜半岛的西北部,而在12月24日,随着联合国军队全部从兴南港撤出,几个月内三八线以北再无联合国军的据点。

图集

总结

中国人民志愿军阻止了联合国军的“圣诞节”攻势,但中方也付出了极大的伤亡代价[233]美国陆军第十军得以较为完整地撤退,而且运走了近10万难民。经此役后,美军从原先占领朝鲜的攻势战略,自长津湖战役便戛然而止,演变成突破中国志愿军的包围,以确保能成功安全后撤。美军战略撤退,而中朝联军则收复包括咸镜道在内的朝鲜东北部所有区域。

长津湖战役后,毛泽东给二十军全体指战员发了一封电报[234],总结道:

宋时轮陶勇及二十军全体指战员:

看到东线战斗的报告,我的心情也极度的沉重,东线伤亡4万多人,其中冻死冻伤就有3万多人,教训惨痛啊!大伤了我们的元气。

九兵团久居江南,一切战备训练都是解放台湾,现在却来到风雪连天的高寒地区去打仗,先前没有任何准备。另外,朝鲜军情十分紧急,部队在开往东北的火车上才得到通知入朝,没来得及换冬装就直接渡过鸭绿江。志愿军九兵团将士始终在作战中保持了大无畏的英雄气概、显示了超出世界上任何一支军队的勇敢精神和战斗力。二次战役东线战斗的胜利,是我们把美帝国主义侵略军于鸭绿江边打回到三八线上、保障了朝鲜人民的生存,保护了祖国的安全。战斗的胜利说明我们是不可欺负的,侵略者的进攻是可以击退的。

20军此次入朝作战,打得比较艰苦,战役结束之后,可以到咸兴五老里为中心进行休整,那里比较暖和。

毛泽东

庚寅隆冬于京

据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资料,志愿军各军此役伤亡人数如下表:[20]

20军 26军 27军 合计
战伤伤员 5,539 4,488 4,035 14,062
冻伤伤员 11,468 7,945 11,319 30,732
阵亡 2,963 1,674 2,667 7,304
合计 19,970 14,107 18,021 52,098

中共党史出版社《开国第一战》记载[237]:第九兵团战斗伤亡19,202人,冻伤28,954人(其中死亡3,000多人),冻死1,000多人,总计减员48,156人,超过实际参战人数的一半。第20军和27军缺席了第三、四次战役,参加了第五次战役。前期未参战的预备队第26军情况稍好,但缺席了第三次战役。

根据美国海军陆战队战后公布的资料,第一陆战师从10月26日至12月15日(是从元山登陆进入东线战场到从兴南登船撤出整个东线作战,而非仅指长津湖战役)。阵亡604人,伤重死亡114人,失踪192人,伤3,508人,战斗伤亡总数为4,418人,另有7,313名非战斗减员,主要是冻伤和消化不良[238],史密斯估计其中三分之一左右的人在战役期间得以伤愈归队。此外陆战队飞行员还有8人阵亡,4人失踪,3人负伤。史密斯12月17日给陆战队司令的报告中说该师士气高昂,仍然是一个能战斗的师[239]。第一陆战师缺席了第三次战役,1月8日奉命前往浦项市剿灭由朝鲜人民军第10师余部组成的游击队。于2月转入休整完毕后参与第四次战役后期的“屠夫行动”与第五次战役。美国陆军第7步兵师第31团级作战队伤亡约2,200人,其中大部分为在长津湖东岸被击溃的三个营的官兵;在这三个营当中,有约1,700人阵亡、失踪或被俘。[240][241][242]

中华民国军方报纸《青年日报》经营的月刊《奋斗》,曾经将此役的大致过程画成全民国防教育漫画,藉以说明在战争中“物质”和“精神”孰轻孰重。[243]

中文互联网上盛传美国陆军第31步兵团英语31st Infantry Regiment (United States)第31团级作战队在长津湖的表现而被美国陆军永久撤销番号,这一说法是错误的。美国陆军第31步兵团在长津湖战役后得到重建,并参与了后续的作战行动。在1957年开始的“五群制原子师英语Pentomic”编制改革后,美国陆军除了游骑兵团装甲骑兵团陆军特种作战航空团以外的团级单位都被撤销;其后只在旅内各营保留团番号,但仅作为荣誉称号。如今继承陆军31步兵团荣誉称号的是第十山地师第2旅级战斗队英语2nd Brigade Combat Team, 10th Mountain Division (United States)的第4营[244]

后续影响

在朝鲜东北部之联合国军迅速地撤往兴南港以组成环形防线。尽管遭受了损失,美国第10军依然保住了大部分兵力。[245]总共有193艘满载人及物资的船只从这里离开,当中包括105,000名士兵、98,000名平民、17,500部车辆及350,000吨物资被送往釜山[246][247][231]。在撤往釜山的船上,包括后来成为韩国总统的文在寅的父母。

中国方面

中朝联军收复包括咸镜道在内的朝鲜东北部所有区域,并且一路南下追击联合国军。于12月31日的第三次汉城战役拿下韩国首都汉城。但由于第九兵团的大量减员不得不在咸兴一带休整,使得在第三次战役第四次战役期间志愿军的作战兵力从30个师锐减至18个师[注 28],使得中朝联军面对联合国军开始有了明显的兵力劣势[248]麦克阿瑟事后认为这是之后第八集团军得以在韩国站稳脚跟的重要原因[249]

这场战役极度暴露了志愿军第九兵团后勤能力虚弱、缺乏在严寒地区作战经验的特点,冻伤减员达到兵团人员总数的32.1%,在战场上甚至有部分阻击阵地中的志愿兵士兵全员冻死的事例[250]。战后于咸兴的休整时的主要内容都是治疗冻伤的士兵。宋时轮称此次战役的艰苦程度超过了长征[251]

中国在战役中掳获的美国陆军第31步兵团团旗,至今还陈列在北京的军事博物馆中,以纪念这场战役[252]。此战中首个突破RCT-31防线并直接缴获团期的志愿军80师239团4连于1950年12月被第27军军部授予“新兴里战斗模范连”的荣誉称号。

美国方面

美国第10军从东部前线撤离的时候,美国第8军团已经在清川江战役之后从西部前线撤向38线。由于联合国军全线收缩,志愿军夺回了北朝鲜的大部,联合国军向鸭绿江的急进亦告结束。[27]朝鲜战争又拖延了两年半时间,直到1953年7月27日签署停战协议。[27]除了北朝鲜的损失,美国第10军和韩国第1军后来报告的战斗伤亡总共为10,495人,其中4,385人来自美国海军陆战队,3,163人来自美国陆军,78人来自英国皇家海军陆战队,2,812人来自附编于美军的韩国补充兵。[253]在战斗损失之外,美军陆战第1师还报告了寒冷天气引起的7,338人非战斗伤亡。[254]

保住了大部分兵力的美国第10军撤至釜山,后来又再度投入这场战争。美国海军陆战队第一师师长史密斯将军被认为拯救了第10军免遭摧毁,[255]美军陆战第一师、英国皇家海军陆战队第41独立突击队和美国陆军第31团级作战队因在战役中的顽强表现获得美国总统部队嘉奖[256][257][258]美军有14名陆战队员、2名陆军士兵和1名海军飞行员获得荣誉勋章,所有在长津湖服役的联合国军士兵后来荣获“长津精英”(Chosin Few)的美誉,有“被选中的少数”(Chosen Few)含义。[256][259]

此战激化了美国军队中的跨军种矛盾。因此战中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师被纳入美国陆军第十军的指挥下,美国海军陆战队将失败的责任归咎于美国陆军“懦弱的领导”[260],陆战1师师长史密斯少将美国陆军第十军军长爱德华·阿尔蒙德少将也颇有微词。美国陆军在长津湖以东的部队被击溃长期以来被认为是一个耻辱,长期以来这些部队的行为都被陆战队的事迹所掩盖[261]。但战后的研究证实了第31团级战斗队在新兴里的3天坚守无意间但在事实上掩护了陆战1师的撤退。第31团级战斗队的坚守最终得到了认可,它们于1999年终于获得美国总统部队嘉奖,该嘉奖于1952年首次申请时受到了陆战1师师长史密斯少将的阻止[262]

在作战期间,联合国军阵亡者被埋葬在公路沿线的临时墓地。光荣行动英语Operation Glory在1954年7月到11月进行,期间交换了各方死者。4,167名美国陆军士兵和陆战队员遗骸交换了13,528名北朝鲜和中国死者。另外,546名死于联合国军战俘营的平民被转交给韩国政府。[263]光荣行动之后,416名姓名不详者被安葬在太平洋国家纪念公墓英语National Memorial Cemetery of the Pacific。按照国防部战俘和失踪人员办公室的一份白皮书,在光荣行动期间中国和北朝鲜还转交了1,394个名字,其中858名得到证实。[264]被归还的4,167具遗体被发现属于4,219人,其中2,944人是美国人,所有遗体中有416人确定了姓名。在239名朝鲜战争下落不明人员中,有186人与太平洋公墓中未知姓名者无关。[注 29]从1990年到1994年,北朝鲜挖掘并送还了超过208具遗骸,这些可能属于200到400名美国军人,但因为遗体被混合存放,只有很少部分被鉴别出来。[265]从2001年到2005年,从长津湖战役墓地发现更多的遗骸,1996年到2006年在中国边界附近找到了大约220具遗骸。[266][267]

纪念

美国历史学家将兴南港撤退称为“美国军事史上最伟大的海上撤退行动”。而其中美海军的一艘普通的货船梅雷迪思号胜利轮(英语:SS Meredith Victory),在长津湖战役后期美军的兴南大撤退过程中,为了尽可能多的装人,拆除了船上所有的非必需设备,以最大负荷装人,最终装了14000人,这艘船也被载入吉尼斯世界纪录,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单船撤离”,船员在朝鲜战争完结后获美国商船协会颁发最高的荣誉奖章。

彭德尔顿营纪念碑,左上是名言“决不撤退!”,右方是“长津精英”标志“古土里之星”,中心是CF(Chosin Few)缩写

美军海军陆战队成功突围,鼓励着陆战队具有永不言弃的精神[268],从那以后,美国海军陆战队的战斗教范就增加“长津精神”。在陆战队的新兵训练营中会提醒陆战队的新进官兵们在面对巨大压倒性的困难时:“我们永不退缩,永不投降,奋战到底。”。2010年9月15日,在彭德尔顿军营的长津精英纪念碑由美国海军陆战队指挥官詹姆斯·T·康韦英语James T. Conway将军揭幕。[269][270]2017年,在海军陆战队国家博物馆英语National Museum of the Marine Corps的“长津精英战役纪念碑”由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约瑟夫·邓福德上将揭幕。[271]同年韩国总统文在寅访美,向纪念碑献花说:“没有长津湖战役,便没有兴南大撤退,也就没有我。”[272][273]海军陆战队私立高中英语Marine Military Academy的南门称为长津精英纪念门。[274]

相关作品

注释

  1. ^ 中国人民志愿军以纯红旗作为军旗
  2. ^ 韩国国军组织上不属于联合国军。但英国与韩国部队此役均由美陆战第一师指挥,故将韩军置于联合国军内
  3. ^ 78与88师并未抵达长津湖
  4. ^ 陆战队第1航空联队英语1st Marine Aircraft Wing从1950年10月起由空军第五航空队指挥,[11]11月4日起由第10军指挥[12]
  5. ^ 莱斯戴尔战斗队主力为英国皇家海军陆战队,海兵一团属韩国海军陆战队,花郎部队属韩国警察。长津湖战役时均编入美军陆战第一师
  6. ^ 这7艘航母分别是雷伊泰巴丹福吉谷菲律宾海普林斯顿巴塘海峡英语USS Badoeng Strait西西里英语USS Sicily,共计可装载600-700架飞机
  7. ^ 仅参与运输从兴南港撤退的军队与难民
  8. ^ 为九兵团编制总人数的120,000人减去78、88、94三个事实上未参战的师各10,000人
  9. ^ 其中4,000余人为冻死[19]
  10. ^ 陆战1师官方计有604人战死、114人战伤不治、192人失踪、3,485人战伤、7,338人非战斗伤亡;第10军则只录得陆战第1师393人死、2,152人伤、76人失踪。总伤亡人数基于第10军的统计,再加入陆战第1师的额外数据。详见Appleman 1990,第345–347页; Montross & Canzona 2021,第352页.
  11. ^ 英文名称通常使用朝鲜日治时期的名称,即長津湖ちょうしんこ Chōshin ko ?的转写Chosin Reservoir
  12. ^ 中华人民共和国官方将此定位为第二次战役东线,西线则为清川江战役
  13. ^ 3个105毫米榴弹炮营与1个155毫米榴弹炮营,总计72门火炮
  14. ^ 美军士兵普遍拥有全套M47防寒装备,虽然也有大量人员冻伤,但其中约60%为轻度冻伤,仅有数十人冻死。
  15. ^ 志愿军一个师仅有1个山炮营,装备12门75毫米山炮(第九兵团各师使用的为日制四一式山炮九四式山炮)。而美军一个团级作战队中就拥有18门105毫米榴弹炮(M101榴弹炮)。所以即使忽略口径上的差距,美军一个团级作战队可直接使用的火炮支援也相当于志愿军1.5个师。
  16. ^ 中国人民志愿军当时没有军衔
  17. ^ 战役开始后逐步增至7艘
  18. ^ 第九兵团仍然有冬装,但这些冬装只能适应华东的冬天
  19. ^ 相较于西线的十三兵团,其长期在中国东北作战,更能适应朝鲜的严寒
  20. ^ 这一数字算上了作为预备队的第26军
  21. ^ RCT-31's anti-aircraft guns were from D Battery, 15th Antiaircraft Battalion, which was attached to the 57th Field Artillery Battalion during the entire battle. See Appleman 1990,第82页.
  22. ^ Maclean's final fate is disputed among Chinese and US sources. Although both sides agreed that Maclean was shot numerous times while running towards the Chinese soldiers, Chinese sources claim that Maclean was shot dead on the spot, while UN POWs stated that Maclean later died from his wounds while being moved to a Chinese POW camp. 参见光亭 2007,第60页、Appleman 1990,第114页、Seelinger.
  23. ^ Misidentified as the 90th Division by UN intelligence. See 光亭 2007,第118页.
  24. ^ 美军称12月7日晚明星为“古土里之星”,此星应该是木星。“长津精英”后来以此为标志。[205]
  25. ^ “水门桥”的名称来自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师第1工兵营,其日志称为Water Gate House #1,即一号水门屋/桥[208]。志愿军地图上叫“发电所”。
  26. ^ M2型车辙桥(steel-treadway bridge M2)是美军在二战时使用的钢制浮桥,桥基也可以建在陆地上。桥面只有两条车辙道,故名“车辙桥”。[213]
  27. ^ Roe将“极为怀念”译为"expresses its deepest sorrow"(表示最深切的哀悼)。见Roe 2000,第394页.
  28. ^ 26军的3个师(88师于第四次战役开始前被裁撤)在第四次战役中回归前线
  29. ^ 176 were identified and of the remaining 10 cases, four were non-Americans of Asiatic descent; one was British; three were identified and two cases unconfirmed. See "DPMO White Paper, Punch Bowl 239". Washington, D.C.: 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Defense. Retrieved 2009-08-27.

参考文献

引用

  1. ^ 1.0 1.1 Millett 2010.
  2. ^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 2000,第126页.
  3. ^ Cumings 2005,第280页.
  4. ^ Edwards 2006,第66页.
  5. ^ Li 2014,第52页.
  6. ^ Millett 2010,第94页.
  7. ^ Stewart 2000,第33页.
  8. ^ 8.0 8.1 8.2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 2000,第70页.
  9. ^ Alexander 1986,第367页.
  10. ^ 徐庆君. 冰血长津湖:“气多”战胜“钢多”. 解放军报. [2021-10-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0-05) –通过中国军网. 
  11. ^ Wayne Thompson; Bernard C. Nalty. Within Limits: The U.S. Air Force and the Korean War (PDF). Air Force History and Museums Program: 20. 1996 [2022-07-19].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21-06-14). 
  12. ^ Appleman 1992,第744页.
  13. ^ Appleman 1990,第70页.
  14. ^ 徐焰 & 李建 Part One 2000.
  15. ^ 叶雨蒙 2007,第259页.
  16. ^ Appleman 1990,第26页.
  17. ^ Appleman 1990,第37页.
  18. ^ 18.0 18.1 18.2 18.3 Appleman 1990,第24页.
  19. ^ 徐焰 1990,第59页.
  20. ^ 20.0 20.1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 1988,表207.
  21. ^ Appleman 1990,第352页.
  22. ^ Appleman 1990,第345, 347页.
  23. ^ Appleman 1990,第348页.
  24. ^ 24.0 24.1 24.2 徐焰 & 李建 Part Four 2000.
  25. ^ Tertitskiy, Fyodor. Words, words: PBS: The Battle of Chosin. NK News. November 21, 2017 [2021-10-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0-07). 
  26. ^ Appleman 1990,第xi页.
  27. ^ 27.0 27.1 27.2 Millett, Allan R. Korean War. 大英百科全书. 2009 [2009-02-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12-29). 
  28. ^ Alexander 1986,第312页.
  29. ^ 29.0 29.1 Appleman 1990,第3页.
  30. ^ Watson 1998,第130-131,302页,注27,29.
  31. ^ Watson 1998,第134,302页,注38.
  32. ^ Simmons 2002,第54页.
  33. ^ Roe 2000,第101–107页.
  34. ^ Roe 2000,第145, 148–149页.
  35. ^ 光亭 2007,第46页.
  36. ^ Appleman 1990,第5页.
  37. ^ Appleman 1990,第7页.
  38. ^ 38.0 38.1 光亭 2007,第47页.
  39. ^ 39.0 39.1 Appleman 1990,第8页.
  40. ^ Appleman 1989,第24, 33页.
  41. ^ Mossman 1990,第48页.
  42. ^ Appleman 1990,第11页.
  43. ^ Appleman 1990,第14页.
  44. ^ Roe, Patrick C. The Chinese Failure at Chosin. Dallas, TX: Korean War Project. August 1996 [2010-01-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6-13). 
  45. ^ 光亭 2007,第47-48页.
  46. ^ Appleman 1990,第21页.
  47. ^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 2000,第76页.
  48. ^ 毛泽东给长津湖战役提供指导,但由彭德怀宋时轮自行决断. 文汇报. 2021-10-12 [2022-07-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7-16). 
  49. ^ 朝鲜人民军和我人民志愿军正向平壤进攻 大部美侵略军受歼灭性打击 东西两线残敌恐慌万状向南狂奔逃命 安州价川肃川顺川成川江东等城已重告解放. 人民日报. 1950年12月5日: 第1版 [2022年7月18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年7月18日). 
  50. ^ Appleman 1990,第35页.
  51. ^ Hammel 1994,第214页.
  52. ^ Halberstam 2007,第428页.
  53. ^ Halberstam 2007,第434页.
  54. ^ Halberstam 2007,第433–4页.
  55. ^ Watson 1998,第148-149页.
  56. ^ Watson 1998,第153页.
  57. ^ 57.0 57.1 57.2 57.3 57.4 57.5 光亭 2007,第52页.
  58. ^ Roe 2000,第436页.
  59. ^ Roe 2000,第296页.
  60. ^ Halberstam 2007,第435页.
  61. ^ Appleman 1990,第42页.
  62. ^ 62.0 62.1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 2000,第244页.
  63. ^ (日) 陆战史普及会 (编). 《日本人眼中的朝鲜战争》. 由高培翻译. 国防大学出版社. 1999. 如果中国军队在这之前占领了下碣隅里,美军的2个团战斗群恐怕不能完整的从柳潭里撤到下碣隅里。下碣隅里的补给品可能成了中国军队绝好的补给品来源了 
  64. ^ Appleman 1990,第158–162页.
  65. ^ Appleman 1990,第158–159页.
  66. ^ Appleman 1990,第24, 37页.
  67. ^ 67.0 67.1 Appleman 1990,第250页.
  68. ^ Appleman 1990,第182页.
  69. ^ Millett 2010,第338页.
  70. ^ 70.0 70.1 Xue & Li Part One 2000.
  71. ^ Appleman 1990,第36页.
  72. ^ Zhang 1995,第117页.
  73. ^ Spurr 1988,第270页.
  74. ^ 叶 2007,第259页.
  75. ^ Hammel 1994,第9页.
  76. ^ Appleman 1992,第768页.
  77. ^ 叶 2007,第53页.
  78. ^ 叶 2007,第15页.
  79. ^ Appleman 1990,第17页.
  80. ^ Millett 2010,第107页.
  81. ^ Appleman 1990,第353页.
  82. ^ 光亭 2007,第118页.
  83. ^ 叶 2007,第66页.
  84. ^ 叶 2007,第203页.
  85. ^ 85.0 85.1 Appleman 1990,第72页.
  86. ^ Appleman 1990,第52页.
  87. ^ 87.0 87.1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 2000,第245页.
  88. ^ Roe 2000,第301页.
  89. ^ Appleman 1990,第56页.
  90. ^ 光亭 2007,第68页.
  91. ^ Appleman 1990,第64, 66, 68页.
  92. ^ 光亭 2007,第68-71页.
  93. ^ Appleman 1990,第74页.
  94. ^ 光亭 2007,第71页.
  95. ^ Appleman 1990,第227页.
  96. ^ Appleman 1990,第73页.
  97. ^ Appleman 1990,第178页.
  98. ^ Appleman 1990,第226页.
  99. ^ 99.0 99.1 99.2 Roe 2000,第329页.
  100. ^ Appleman 1990,第213页.
  101. ^ Appleman 1990,第120–121页.
  102. ^ Appleman 1990,第215页.
  103. ^ Retreat of the 20,000. New York, NY: Time Inc. 1950-12-18 [2009-08-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7-06). 
  104. ^ Appleman 1990,第215–216页.
  105. ^ 105.0 105.1 Appleman 1990,第218页.
  106. ^ Appleman 1990,第214页.
  107. ^ Appleman 1990,第220页.
  108. ^ 光亭 2007,第88页.
  109. ^ 109.0 109.1 Appleman 1990,第223页.
  110. ^ 光亭 2007,第86页.
  111. ^ Appleman 1990,第233页.
  112. ^ Appleman 1990,第234页.
  113. ^ Appleman 1990,第235页.
  114. ^ Uncommon Courage: Breakout at Chosin. Smithsonian Channel. [2013-12-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2-08). (英文)
  115. ^ Yardley, William. 率領美軍與中國作戰的華裔韓戰英雄呂超然去世. New York Times. 2014年3月12日 [2022年7月5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年1月18日). 
  116. ^ 2020 NATIONAL ASIAN AMERICAN AND PACIFIC ISLANDER HERITAGE MONTH. 美国海军陆战队. [2022-07-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26). 
  117. ^ Chinese American Hero: Major Kurt Chew-Een Lee. Asian Week.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年1月17日). 
  118. ^ Appleman 1990,第221–223页.
  119. ^ Appleman 1990,第224–225页.
  120. ^ Appleman 1990,第239, 243页.
  121. ^ Appleman 1990,第85页.
  122. ^ 光亭 2007,第53-54页.
  123. ^ Appleman 1990,第93页.
  124. ^ Appleman 1990,第97页.
  125. ^ 光亭 2007,第55页.
  126. ^ Appleman 1990,第98页.
  127. ^ Roe 2000,第310页.
  128. ^ 128.0 128.1 光亭 2007,第58页.
  129. ^ Appleman 1990,第96页.
  130. ^ Appleman 1990,第102–103页.
  131. ^ Appleman 1987,第107页.
  132. ^ 光亭 2007,第59页.
  133. ^ 光亭 2007,第59-60页.
  134. ^ Appleman 1990,第107页.
  135. ^ 光亭 2007,第61页.
  136. ^ Appleman 1990,第110页.
  137. ^ Appleman 1990,第114页.
  138. ^ 光亭 2007,第62页.
  139. ^ Appleman 1990,第183页.
  140. ^ Appleman 1990,第103页.
  141. ^ Appleman 1990,第103–105, 118–119页.
  142. ^ Appleman 1990,第126页.
  143. ^ 143.0 143.1 Appleman 1990,第124页.
  144. ^ 光亭 2007,第63页.
  145. ^ Appleman 1990,第129–130页.
  146. ^ 146.0 146.1 Appleman 1990,第134页.
  147. ^ Appleman 1990,第132, 135页.
  148. ^ Appleman 1990,第137页.
  149. ^ 149.0 149.1 光亭 2007,第64页.
  150. ^ Appleman 1990,第137–138页.
  151. ^ 151.0 151.1 Appleman 1990,第138页.
  152. ^ Appleman 1990,第139页.
  153. ^ Appleman 1990,第140页.
  154. ^ Appleman 1990,第144页.
  155. ^ Appleman 1990,第146页.
  156. ^ Appleman 1990,第150页.
  157. ^ Appleman 1990,第249页.
  158. ^ Alexander 1986,第339页.
  159. ^ 张铚秀,《军旅生涯》(张铚秀回忆录),解放军出版社,1998年,ISBN 7-5065-3589-0,第291-292页
  160. ^ Russ 1999,第231页.
  161. ^ Alexander 1986,第322页.
  162. ^ 162.0 162.1 光亭 2007,第74页.
  163. ^ Appleman 1990,第162页.
  164. ^ 164.0 164.1 164.2 Appleman 1990,第174页.
  165. ^ Appleman 1990,第163页.
  166. ^ Roe 2000,第317页.
  167. ^ Appleman 1990,第165页.
  168. ^ Alexander 1986,第324页.
  169. ^ Appleman 1990,第186页.
  170. ^ 170.0 170.1 Appleman 1990,第187页.
  171. ^ 171.0 171.1 Montross & Canzona 1992,第228, 234页.
  172. ^ Russ 1999,第231-232页.
  173. ^ Russ 1999,第234页.
  174. ^ 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研究所. 抗美援朝战争史 上. 北京: 军事科学出版社. 2011: 349. ISBN 978-7-80237-404-1. 
  175. ^ Appleman 1990,第191页.
  176. ^ Appleman 1990,第192页.
  177. ^ Alexander 1986,第327页.
  178. ^ Appleman 1990,第201页.
  179. ^ 179.0 179.1 Russ 1999,第233-245页.
  180. ^ Russ 1999,第247页.
  181. ^ Appleman 1990,第195页.
  182. ^ Appleman 1990,第204页.
  183. ^ 光亭 2007,第80页.
  184. ^ Appleman 1990,第203页.
  185. ^ 光亭 2007,第81页.
  186. ^ Appleman 1990,第205页.
  187. ^ Appleman 1990,第206页.
  188. ^ Roe 2000,第340页.
  189. ^ 189.0 189.1 光亭 2007,第97页.
  190. ^ Appleman 1990,第251页.
  191. ^ Appleman 1990,第208页.
  192. ^ Mossman 1990,第140页.
  193. ^ 314th delivers bridge to combat troops. Little Rock Air Force Base. [2022-07-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07). 
  194. ^ Appleman 1990,第247页.
  195. ^ Roe 2000,第379页.
  196. ^ 196.0 196.1 Roe 2000,第382页.
  197. ^ Appleman & 1990,第260页.
  198. ^ Appleman 1990,第262页.
  199. ^ Roe 2000,第382–383页.
  200. ^ 200.0 200.1 Appleman 1990,第257页.
  201. ^ Appleman 1990,第257–259页.
  202. ^ 202.0 202.1 Roe 2000,第383页.
  203. ^ Alexander 1986,第361页.
  204. ^ Russ,第398-399页.
  205. ^ Olson, Donald W. Further Adventures of the Celestial Sleuth: Using Astronomy to Solve More Mysteries in Art, History, and Literature. Springer. 2018年1月31日: 210–213 [2022年7月8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年7月11日) –通过Google Books. 
  206. ^ 光亭 2007,第103页.
  207. ^ 207.0 207.1 Roe 2000,第341页.
  208. ^ 1st Battalion 1950,第6页.
  209. ^ Mossman 1990,第137页.
  210. ^ Appleman 1990,第288, 296页.
  211. ^ Appleman 1990,第300–301页.
  212. ^ Alexander 1986,第364页.
  213. ^ Steel Treadway M2 Bridge Manual 1944 TM5-272
  214. ^ Appleman 1990,第296-297页.
  215. ^ Combat Airlift Help Dates Back to Korea. 18th Air Force. [2022-07-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7-10). 
  216. ^ Appleman 1990,第296, 304页.
  217. ^ X Corps 1950,第42页.
  218. ^ 218.0 218.1 光亭 2007,第108页.
  219. ^ Montross & Canzona 2021,第324页.
  220. ^ Appleman 1990,第314页.
  221. ^ Smith 2007,第316-317页.
  222. ^ Smith 2007,第317,319页.
  223. ^ Appleman 1990,第307–310页.
  224. ^ Appleman 1990,第316页.
  225. ^ Mossman 1990,第149, 158–159页.
  226. ^ 226.0 226.1 Appleman 1990,第324页.
  227. ^ Appleman 1990,第319–320页.
  228. ^ Appleman 1990,第324–327, 329页.
  229. ^ Roe 2000,第393–394页.
  230. ^ 230.0 230.1 Appleman 1990,第340页.
  231. ^ 231.0 231.1 Alexander 1986,第367页.
  232. ^ 光亭 2007,第113页.
  233. ^ Millett, Allan R. Battle-of-the-Chosin-Reservoir. Encyclopedia Britannica. 3 July 2018 [2021-11-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1-06). 
  234. ^ 刘念. 长津湖战役后,毛主席给二十军全体指战员发了一封电报. 太行英雄. 八路军研究会·太行分会. [2021-10-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0-08). 
  235. ^ Roe 2000,第394页.
  236. ^ 光亭 2007,第110页.
  237. ^ 双石. 开国第一战. 北京: 中共党史出版社. 2004. ISBN 9787801990150. 
  238. ^ Montross & Canzona 2021APPENDIX E: 1st Marine Division Casualties.
  239. ^ Major General Oliver P. Smith. Letter from Smith to Cates on Chosin Reservoir (PDF): 145. 1950-12-17 [2022-07-14].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22-06-18). but their spirits were high. They were still a fighting division. 
  240. ^ Mossman 1990,第227页.
  241. ^ Brown 2001,第11页.
  242. ^ Brown 2001,第9,20–23页.
  243. ^ 《奋斗》2012年12月号
  244. ^ 4th Battalion, 31st Infantry Regiment. U.S. Army Center of Military History. [2021-10-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0-26). 
  245. ^ Appleman 1990,第356页.
  246. ^ Schnabel 1988,第304页.
  247. ^ Doyle James H., and Arthur J. Mayer. "December 1950 at Hungnam." Proceedings, U.S. Naval Institute 105 (April 1979): 44-65.
  248. ^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 2000,第365-366页.
  249. ^ Roe 2000,第412页
  250. ^ 叶雨蒙(2007年),第232页
  251. ^ 宋时轮:流着泪离开朝鲜战场的司令员. 华夏经纬网. 2020-09-10 [2021-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24). 
  252. ^ 姜廷玉 主编. 志愿军某部4连缴获美军“团旗”荣获“新兴里战斗模范连”奖旗.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2013-12-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2-16). 
  253. ^ Appleman 1990,第347页.
  254. ^ Appleman 1990,第345页.
  255. ^ Halberstam 2007,第430页.
  256. ^ 256.0 256.1 Daily 1999,第78页.
  257. ^ Cunningham-Boothe & Farrar 1989,第50页.
  258. ^ Seelinger, Matthew J., Nightmare at the Chosin Reservoir, Army Historical Foundation, (原始内容存档于19 May 2022) 
  259. ^ 我是被選擇的少數人. 东亚日报. 2010年2月8日 [2022年7月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年7月11日). 
  260. ^ Edwards 2006,第129页;Edwards 2018,第67页.
  261. ^ Vogel 2000.
  262. ^ Seelinger.
  263. ^ Operation Glory. Fort Lee, Virginia: Army Quartermaster Museum, U.S. Army. [2007-12-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12-28). 
  264. ^ DPMO White Paper, Punch Bowl 239 (PDF). Washington, D.C.: 美国国防部. [2009-08-27].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2-01-06). 
  265. ^ Wars and Conflict: The Korean War. Hickam Air Force Base, HI: 战俘及战斗失踪人员联合调查司令部英语Joint POW/MIA Accounting Command. [2009-08-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1-11). 
  266. ^ DWPO release April 29, 2008 (PDF). Washington, D.C.: 美国国防部. [2011-08-19].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2-09-26). 
  267. ^ Remains from Korea identified as Ind. soldier. Springfield, VA: 陆军时报英语Army Times出版公司. [2009-08-27]. 
  268. ^ Why the 'Frozen Chosin' is the defining battle of the modern Marine Corps. WeAreTheMighty.com. 2021年1月28日 [2022年7月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年7月11日). 
  269. ^ "Chosin Few" honored with new monument. 海军陆战队彭德尔顿军营. [2022-07-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7-12). 
  270. ^ MILITARY: 'Chosin Few' monument dedicated at Camp Pendleton. San Diego Union-Tribune. 2010年9月16日 [2022年7月8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年7月8日). 
  271. ^ Dunford Helps ‘Chosin Few’ Dedicate Monument to Korean War Battle. Joint Chiefs of Staff. [2022-07-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7-11). 
  272. ^ Sisk, Richard. South Korean President Honors 'Miracle' Ship That Saved His Mother. Military.com. 2017年10月31日 [2022年7月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年7月11日). 
  273. ^ President Moon commemorates Battle of Chosin. The Korea Herald. 2018年10月10日 [2022年7月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年7月12日). 
  274. ^ Atkinson, Andi. Chosin Few Memorial Gate. 海军陆战队私立高中. 2014年11月18日 [2022年7月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8月1日). 
  275. ^ YouTube上的With the Marines -- Chosen to Hungham
  276. ^ YouTube上的This Is Korea (1951) John Ford
  277. ^ Chosin
  278. ^ American Experience | The Battle of Chosin. PBS. [2016-11-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0-03). 

来源

延伸阅读

外部链接

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