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雄风三型反舰导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雄风三型反舰导弹
HF-3 ASCM fired from TEL system.jpg
陆射型雄风三反舰导弹
类型超音速反舰导弹
原产地 中华民国
服役记录
服役期间2014年
使用方 中华民国海军
生产历史
研发者中山科学研究院
研发日期1997-2005
基本规格
重量1,500公斤[1]
长度6.1米[1]
直径46公分[1]

发动机固体火箭助推器
液态燃料冲压发动机
作战范围150公里[2]
速度2.5马赫
制导系统惯性导航+主动雷达导引
发射平台成功级巡防舰
锦江级巡逻舰
沱江级巡逻舰
安平级巡防救难舰
机动导弹发射车

雄风三型反舰导弹中山科学研究院开发的超音速反舰导弹,因可大幅压缩目标舰的反应时间而被媒体誉为“航母杀手”。此种导弹被广泛部署于中华民国海军的水面舰艇与海锋大队的导弹发射阵地[3]海巡署安平级巡防救难舰亦可装载此种导弹以配合海军执行反水面作战任务。[4]

发展

缘起

1970年代末期,中华民国国军胜利女神导弹已无法应对当时的威胁,美国政府也因为刚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而拒绝出售爱国者导弹,中山科学研究院遂启动自行研制防空导弹系统的计划。在时任中科院长黄孝宗的领导下,中科院导弹火箭研究所(简称二所)于1981年2月成立了专责研发防空导弹系统的“天弓计划室”,负责推动两个开发计划:[5]

为此,中科院于1984年在美国马夸特(Marquardt)公司帮助下建造用于测试冲压发动机的高熵风洞,又从美国沃特公司英语Ling-Temco-Vought获得了空射冲压发动机(Air Launched Low Volume Ramjet,ALVRJ)与超音速战术导弹(Supersonic Tactical Missile,STM)的相关技术。然而此种导弹在设计时仅考虑攻击地面及海面目标的需求,需重新设计部分结构才可将其修改为防空导弹,而中科院二所始终无法克服冲压发动机燃烧不稳定的问题,导致冲压式防空导弹案于1990年遭终止,天弓二型防空导弹也改采固体火箭发动机作为动力来源。[6]

擎天载具

在冲压式防空导弹案终止后,中科院二所另于1990成立了“擎天计划室”以延续对冲压发动机的研究,并用现有技术生产了数枚“擎天Mk-1”载具以进行助推火箭、冲压发动机与控制系统的测试,另验证其高空巡航、掠海飞行及高G水平转弯的能力。然而擎天Mk-1采用尾部挂载式的助推火箭,其长度超过了弹体的一半,不利于运输与储存,中科院遂在此基础上研发采用侧挂式助推火箭的擎天Mk-2载具。经过多项测试后,二所于1996年进行了代号为“擎天五号”的改良型擎天Mk-2试射,擎天五号也于该次试验中成功以数米高的终端弹道命中靶标。至此,擎天载具的测试宣告初步完成,擎天计划室也被并入负责研发反舰导弹的雄风作业室,雄风三型反舰导弹的研发计划正式启动。[5]

测试与服役

1997年,雄风三型反舰导弹进行了首次飞行测试,并在2004年完成了研发测试评估(Development Test and Evaluation,DT&E)。首批测试用的雄风三于2004年底至2005年初被装上成功军舰[7],海军随后于2005年完成了作战测试评估(Operational Test & Evaluation , OT&E)。[8]

雄风三型反舰导弹于2007年10月的中华民国国庆日阅兵上正式对外公开[9],量产预算也于同年底以“追风专案”为计划名编入年度国防预算,预计于2007至2014年间以新台币118亿9,300万的预算量产并部署120枚舰射型雄风三。[10]此批雄风三于2014年宣告进入完全战备阶段(Full Operational Capability , FOC)[11],陆射型雄风三也于2017年以“机动导弹车”为名编列136亿元的预算进行量产。[12]由于国军对导弹的需求逐步增加,中科院也于2018年开始兴建各式导弹的量产厂房,使雄风三型反舰导弹的产量由每年20枚提升至70枚。[13]

增程型

体积更大、射程更远的增程型雄风三自马英九政府时期即开始研发,并在蔡英文政府时期正式以“磐龙计划”为名建案,预计生产60枚射程达400公里的增程型雄风三。[14]中科院随后在2017年-2019年间进行了多次实弹试射[15],量产预算则于2021年通过的“海空战力提升计划采购特别条例”中正式编列。[16]

事故

误射

2016年7月1日上午8点15分,隶属于中华民国海军131舰队的金江军舰(PGG-610)因人员操作不当而误射一枚战备用雄风三型反舰导弹。该弹在飞行2分钟后以弹头上的寻标器对模拟目标海域进行搜索,并击中了离虚拟目标点1.9海里的高雄籍渔船“翔利昇”号,导致船长黄文忠死亡,另外三名船员受伤。[17]

此事发生后,国防部向受害者家属支付了新台币3,484万元的国家赔偿金[18],另有有7名海军官员受处分,其中金江舰长、兵器长、射控士官长与误射的导弹中士被移送法办。[19]中山科学研究院也重新设计了雄三导弹的发射程序与设备的操作界面,以防止未来再次发生误射事故。[20]

脱靶

  • 2011年6月28日,一枚预量产型雄三导弹在例行演习中脱靶。国防部表示其原因为寻标器伺服界面板失效[21]
  • 2013年,中科院与海军在雄三的作战测评阶段随机抽选5枚已生产的弹体进行试射,其中一枚未能命中目标[22]
  • 2017年6月23日,一枚雄三导弹在弹体两侧的助推火箭脱离后即冲入海中。中科院人员表示该弹为瑕疵弹,并对海军的雄三进行全面检测[23]

图集

另见

参考资料

  1. ^ 1.0 1.1 1.2 张诚. 張誠/研發「空射型雄三飛彈」 打造遠距進擊力!. ETtoday云论. 2019-10-03 [2022-05-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17). 
  2. ^ 罗添斌. 射程400公里增程雄三2023年量產 台灣本島外島部署壓制共軍. 自由时报. 2022-01-15 [2022-05-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1-16). 
  3. ^ 朱明. 【獨家】多重阻嚇解放軍 中科院實測天弓、天劍與雄風系列「新三彈」. 上报. 2017-01-09 [2022-06-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17). 
  4. ^ 洪哲政. 海軍海巡擬定「600噸級戰時運用暨平戰轉換執行計畫」. 联合新闻网. 2021-04-21 [2021-04-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24). 
  5. ^ 5.0 5.1 宫常. 絕密的毒蝎反擊利器─擎天載具之捶妖計畫. 全球防卫杂志 (军事家—全球防卫杂志社). 2003-09, (229): 62-71. 
  6. ^ 高智阳. 中科院秘密武器—雄三研發秘辛 (PDF). 全球防卫杂志 (军事家—全球防卫杂志社). 2007-11, (279): 34-38 [2013-02-18].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09-09-02). 
  7. ^ 梅复兴, "Supersonic ASCM Equips Frigate," Taiwan Defense Review, August 10, 2006.
  8. ^ 雄風三型超音速反艦飛彈. 国家中山科学研究院. [2022-06-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24). 
  9. ^ 閱兵重現台北城 同慶操演慶雙十:2007年國慶日國防表演特報. 全球防卫杂志 (军事家—全球防卫杂志社). 2007-11-01, (279): 24-33. 
  10. ^ 周思宇. 試射命中靶艦 雄三、弓三將量產. 自由时报. 2014-12-03 [2022-06-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02). 
  11. ^ 朱明. 完成海軍戰評 雄三飛彈進入完全戰備. 风传媒. 2014-11-24 [2022-06-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5-29). 
  12. ^ 洪哲政. 蟠龍彈戰測飛400公里 增程型雄三傳海軍滿意. 联合新闻网. 2017-1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1-27). 
  13. ^ 立法院議案關係文書 院總第 887 號 政府提案第 17650 號之 3 (PDF). 中华民国立法院. 2022-02-11 [2022-05-29].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22-04-27). 
  14. ^ 罗添斌. 中科院執行「磐龍計畫」 雄三射程增至400公里. 自由时报. 2017-11-28 [2022-06-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2). 
  15. ^ 朱明. 2021年雄三增程型超音速反艦飛彈量產及部署 射程北到中國浙江、南到廣東外海. 上报. 2019-12-28 [2022-06-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17). 
  16. ^ 洪哲政. 國防部證實「磐龍」反艦飛彈將服役 「雄昇」有兩款. 联合新闻网. 2022-04-20 [2022-06-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05). 
  17. ^ 尹俞欢. 林全證實 海軍飛彈誤射擊中漁船造成一死三傷. 风传媒. 2016-07-01 [2016-07-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02). 
  18. ^ 李苏竣. 雄三飛彈誤射 受害者獲國賠3,484萬. 新头壳newtalk. 2016-11-16 [2022-05-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5-30). 
  19. ^ 王勇超. 誤射雄三飛彈懲處名單 七人記過. 苹果新闻网. 2016-07-01 [2016-07-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06). 
  20. ^ 吕欣憓. 避免雄三誤射再發生 擬增發射密碼程序. 中央通讯社. 2016-07-24 [2016-07-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25). 
  21. ^ 曾依璇. 雄三失效 國防部:尋標器問題. 中央通讯社. 2011-06-28 [2022-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17). 
  22. ^ 朱明. 完成海軍戰評 雄三飛彈進入完全戰備. 风传媒. 2014-11-24 [2022-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5-29). 
  23. ^ 罗添斌. 雄三飛彈射擊凸槌 軍方要求檢討缺失. 自由时报. 2017-07-23 [2022-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10). 
中华民国 中华民国导弹
反舰导弹 巡航导弹 短程弹道导弹 中程弹道导弹
雄风一 · 雄风二 · 雄风三 雄二E · 万剑导弹 · 云峰导弹 青锋导弹 天马导弹
反战车导弹 反辐射导弹 空对空导弹 防空导弹
昆吾导弹 天剑二A 天剑一 · 天剑二 天弓一 · 天弓二 · 天弓三 · 捷羚 · 海剑羚 · 陆剑二 · 海剑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