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篇优良条目,点击此处获取更多信息。
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1769年教宗选举秘密会议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1769年
教宗选举秘密会议
日期与地点
1769年2月15日-1769年5月19日
教宗国宗座宫[1]
枢机团主要人员
枢机团团长嘉禄·亚尔伯·圭多博诺·卡瓦尔基尼英语Carlo Alberto Guidoboni Cavalchini枢机
枢机团副团长费德廉·玛策禄·兰特意大利语Federico Marcello Lante Montefeltro della Rovere枢机
总务枢机嘉禄·雷佐尼科英语Carlo Rezzonico (cardinal)枢机
首席司铎雅各伯·奥狄英语Luis de Milà y de Borja枢机
首席助祭亚历山大·阿尔巴尼英语Alessandro Albani枢机
秘书穆齐奥·加洛[2]
当选者
若望·云先·安多尼·甘加内利枢机
(取名号为克莱孟十四世
Clement XIV.jpg
← 1758年
1774年至1775年 →

1769年教宗选举秘密会议教宗克莱孟十三世离世后枢机团于1769年2月15日至5月19日举行的选举秘密会议。这次教宗选举秘密会议共有46位枢机参加。枢机团在这次选举秘密会议里分裂成“亲耶稣会”和“反耶稣会”两个阵营。“亲耶稣会”阵营的枢机在“反耶稣会”阵营的枢机未到达选举举行地之前试图进行投票,从而令他们心目中的人选当选教宗。不过“亲耶稣会”阵营这个计划在其他枢机阻止下以失败告终。法国和西班牙后来动用否决权来禁止某些枢机成为教宗。各枢机最后选出若望·云先·安多尼·甘加内利枢机为克莱孟十三世的继任人,他取“克莱孟十四世”为教宗名号英语Papal name

安东·拉斐尔·门斯绘画的教宗克莱孟十三世画像。

克莱孟十三世离世

波旁王朝下数个王室和由布拉干萨王朝统治的葡萄牙王国教宗克莱孟十三世任内大部分时间就镇压耶稣会一事向圣座施压。[3]耶稣会会士于1759年被赶出葡萄牙、1762年被赶出法兰西王国、1767年被赶出西班牙、那不勒斯王国西西里王国[2][3]1768年,他们被赶出帕尔马和皮亚琴察公国[2]克莱孟十三世坚决保护耶稣会(其中一例是克莱孟十三世1765年发表的《宗座牧养的角色英语Apostolicum Pascendi Minis》诏书[4]),但是他并不成功。法国和那不勒斯于1769年1月侵占阿维尼翁贝内文托蓬泰科尔沃三个由教宗国拥有的城镇,希望借此迫使教宗宣布镇压耶稣会。[3]然而克莱孟十三世于1769年2月2日在奎里纳莱宫突然离世,终年75岁。这天正是他召开枢密会议英语Papal consistory决定是否需要全面镇压耶稣会英语Suppression of the Society of Jesus的前一天。[2]

枢机选举人

教宗本笃十四世
枢机团团长嘉禄·亚尔伯·圭多博诺·卡瓦尔基尼
总务枢机嘉禄·雷佐尼科
首席助祭亚历山大·阿尔巴尼

出席的枢机选举人

枢机团当时有57人,当中有46人参与这次选举。以下是他们的资料:[5]

姓名 级别 于罗马的领衔职务[2][6] 册封枢机日期 册封者 备注
嘉禄·亚尔伯·
圭多博诺·卡瓦尔基尼
英语Carlo Alberto Guidoboni Cavalchini
主教级枢机 奥斯蒂亚及韦莱特里
罗马城郊教区
英语Cardinal-bishop of Ostia
主教
1743年9月9日[7] 本笃十四世 枢机团团长宗座审计院英语Apostolic Dataria副审计院长、典礼部英语Congregation of Ceremonies部长、主教及修会神职人员部英语Congregation for Bishops部长[7]
费德廉·玛策禄·兰特意大利语Federico Marcello Lante Montefeltro della Rovere 波多-圣鲁菲纳
罗马城郊教区
主教
枢机团副团长、善治部意大利语Sacra Congregazione del Buon Governo部长、巴尼亚亚(Bagnaia)总督[7]
若望·方济各·阿尔巴尼英语Gian Francesco Albani 萨比娜
罗马城郊教区
主教
1747年4月10日[8] 波兰的代言枢机[8]
亨利·本笃·斯图亚特 弗拉斯卡蒂
罗马城郊教区
主教
1747年7月3日[9] 达甦的圣老楞佐执事区代理领衔执事、罗马天主教会副秘书长英语Apostolic Chancery圣伯多禄大殿总铎[9]
法布里斯·塞尔贝洛尼英语Fabrizio Serbelloni 阿尔巴诺罗马城郊教区主教 1753年11月26日[10]
若望·方济各·斯托帕尼意大利语Giovanni Francesco Stoppani 帕莱斯特里纳
罗马城郊教区
主教
若瑟·波佐邦内利英语Giuseppe Pozzobonelli 司铎级枢机 神庙遗址圣母堂区司铎 1743年9月9日[7] 米兰总教区总主教[7]
嘉禄·维克多·
阿马德乌斯·德拉·兰泽
英语Carlo Vittorio Amedeo delle Lanze
圣巴西德堂区司铎 1747年4月10日[8] 尼科西亚总教区英语Latin Catholic Archdiocese of Nicosia领衔总主教[8]
云先·马尔韦齐意大利语Vincenzo Malvezzi Bonfioli 圣玛策林及圣伯多禄堂区
司铎
1753年11月26日[10] 博洛尼亚总教区总主教
安多尼·塞尔萨莱意大利语Antonino Sersale 圣普正珍堂区司铎 1754年4月22日[11] 那不勒斯总教区总主教[11]
方济各·德·索利斯·
福尔克·德·卡多纳
意大利语Francisco de Solís Folch de Cardona
(无) 1756年4月5日[12] 塞维利亚总教区总主教
保禄·迪亚尔伯·德·吕讷英语Paul d'Albert de Luynes 帕里奥内圣多默堂区司铎 桑斯总教区总主教
嘉禄·雷佐尼科英语Carlo Rezzonico (cardinal) 拉特朗圣克莱孟堂区司铎 1758年9月11日[13] 克莱孟十三世 总务枢机
安多尼·玛利亚·普留利英语Antonio Maria Priuli 圣马尔谷堂区司铎 1758年10月2日[14] 维琴察教区主教
费尔南多·玛利亚·德·罗西意大利语Ferdinando Maria de' Rossi 圣则济利亚堂区司铎 1759年9月24日[15] 特利腾大公会议部部长[15]
叶理诺·斯皮诺拉意大利语Girolamo Spinola 圣女巴比诺堂区司铎 费拉拉大使
若瑟·玛利亚·卡斯泰利意大利语Giuseppe Maria Castelli 圣波尼法爵及圣亞肋塞堂区司铎 传信部部长
加埃塔诺·凡图齐意大利语Gaetano Fantuzzi 圣伯多禄锁链堂区司铎 教会豁免部部长[15]
伯多禄·叶理诺·古列尔米意大利语Pietro Girolamo Guglielmi 山上天主圣三堂区司铎 枢机团财务总管英语List of Camerlengos of the Sacred College of Cardinals[15]
伯多禄·保禄·德·孔蒂意大利语Pietro Paolo Conti 圣斯德望圆形堂区司铎
若望·云先·安多尼·甘加内利 十二宗徒堂区司铎 方济各住院兄弟会英语Order of Friars Minor Conventual会士
马尔谷-安多尼·科隆纳英语Marcantonio Colonna (18th-century cardinal) 圣母平安堂区英语Santa Maria della Pace司铎 罗马教区代理主教、主教官邸部部长、利伯略大殿总铎
布埃纳文图拉·德·科尔多瓦·埃斯皮诺拉·德·拉·塞尔达法语Buenaventura Córdoba Espinosa de la Cerda (无) 1761年11月23日[16] 西印度群岛宗主教英语Patriarch of the West Indies
若望·莫利诺意大利语Giovanni Molin 布雷西亚教区主教
西满·博纳科尔西意大利语Simone Buonaccorsi 拉丁门前圣若望堂区
司铎
1763年7月18日[17]
若望·屋大维·布法利尼意大利语Giovanni Ottavio Bufalini 天使与殉教者圣母堂区司铎 1766年7月21日[18] 安科纳教区主教
若望·嘉禄·博斯基英语Giovanni Carlo Boschi 圣若望及保禄堂区司铎 宗座圣赦院英语Apostolic Penitentiary院长、东方教会礼仪书修正部部长[18]
卢多维科·卡利尼意大利语Lodovico Calini 圣亚纳大西亚堂区司铎 1766年9月26日[19] 大赦及圣髑部部长[19]
安多尼·科隆纳·
布兰奇福尔泰
意大利语Antonio Colonna Branciforte
大道圣母堂区司铎
拉匝禄·奥皮齐奥·
帕拉维奇尼
意大利语Lazzaro Opizio Pallavicini
圣聂勒和圣亚基略堂区司铎 博洛尼亚大使
维达·博尔罗梅奥意大利语Vitaliano Borromeo (cardinale) 天坛圣母堂区司铎 罗马涅大使
伯多禄·科隆纳·潘菲利意大利语Pietro Colonna Pamphili 越台伯河的圣母堂区
司铎
乌尔巴诺·帕拉奇安尼·
鲁蒂利
意大利语Urbano Paracciani Rutili
圣加理多堂区司铎 费尔莫总教区总主教
斐理伯·玛利亚·皮雷利意大利语Filippo Maria Pirelli 圣基所恭堂区司铎
亚历山大·阿尔巴尼英语Alessandro Albani 执事级枢机 拉塔路圣母执事区执事 1721年7月16日[20] 意诺增爵十三世 枢机团首席助祭英语Protodeacon希腊圣母堂代理领衔执事、神圣罗马教会图书馆馆长、奥地利王朝撒丁王国的代言枢机[20]
乃黎·玛利亚·科西尼英语Neri Maria Corsini 圣欧大邱执事区执事 1730年8月14日[21] 克莱孟十二世 拉特朗圣若望大殿总铎、
罗马及普世宗教裁判最高圣部英语Roman Inquisition部长、宗座圣玺正义最高法院院长、葡萄牙的代言枢机[21]
道明·奥尔西尼·迪·阿拉贡意大利语Domenico Orsini d'Aragona 圣母与诸殉道者执事区意大利语Santa Maria ad Martyres (diaconia)
执事
1743年9月9日[7] 本笃十四世 那不勒斯王国大使[7]
弗拉维奥·基吉英语Flavio Chigi (1711–1771) 金碧地利圣母执事区执事 1753年11月26日[10] 礼仪部英语Sacred Congregation of Rites部长
类斯·玛利亚·托尔雷贾尼英语Luigi Maria Torregiani 苏博拉圣亚加塔执事区英语Sant'Agata dei Goti执事 国务枢机卿
方济各-若亚敬·德·
伯多禄·德·贝尔尼斯
英语François-Joachim de Pierre de Bernis
执事级枢机[注 1] (无) 1758年10月2日[14] 克莱孟十三世 法兰西王国圣座大使(选举秘密会议完结后就任)、阿尔比总教区总主教[14]
若望·君斯当休·卡拉乔洛意大利语Giovanni Costanzo Caracciolo 执事级枢机 皇宫的圣凯撒利亚执事区英语San Cesareo in Palatio
执事
1759年9月24日[15] 宗座圣玺圣宠法院院长[15]
尼各老·佩尔雷利意大利语Nicola Perrelli 维拉布洛圣乔治执事区执事
安德肋·科西尼英语Andrea Corsini (cardinal) 鱼市场的圣安杰洛执事区英语Sant'Angelo in Pescheria
执事
安德肋·内格罗尼英语Andrea Negroni 圣维图斯、莫德斯托和
克雷谢齐亚执事区
英语Santi Vito, Modesto e Crescenzia
执事
1763年7月18日[17] 宗座简函院秘书[17]
沙勿略·卡纳莱意大利语Saverio Canale 阶梯圣母执事区执事 1766年9月26日[19] 苏比亚科代理修道院院长英语Commendatory abbot[19]
本笃·韦泰兰尼意大利语Benedetto Veterani 圣葛斯默和达弥盎执事区
执事
索引部部长[19]

克莱孟十三世册封当中29人为枢机,另有15人由本笃十四世擢升。亚历山大·阿尔巴尼则由意诺增爵十三世委任为枢机,而乃黎·玛利亚·科西尼就由克莱孟十二世册封。

缺席的枢机选举人

有11位枢机并没有到罗马参与选举秘密会议。

姓名 级别 于罗马的领衔职务[2][6] 册封枢机日期 册封者 备注
雅各伯·奥狄英语Giacomo Oddi 司铎级枢机 卢奇娜的圣老楞佐堂区司铎 1743年9月9日[7] 本笃十四世 维泰博-图斯卡尼亚教区主教[7]
嘉禄·方济各·杜里尼意大利语Carlo Francesco Durini 四殉道堂区司铎 1753年11月26日[10] 帕维亚-阿马西亚教区主教[10]
类斯·费南迪·德·科尔多瓦意大利语Luis Fernández de Córdoba (无) 1754年12月18日[22] 托莱多总教区总主教
斯德望-雷纳图斯·博天·德·热斯夫雷意大利语Étienne-René Potier de Gesvres 城外圣依搦斯堂区司铎 1756年4月5日[12] 博韦教区主教[12]
方济各·高拉·加西·冯·罗德特意大利语Franz Konrad von Rodt 人民圣母堂区司铎 康斯坦茨主教区英语Bishopric of Constance主教[12]
方济各·德·萨尔达尼亚·达·伽马英语Francisco de Saldanha da Gama (无) 里斯本宗主教区宗主教
基多福·安多尼·冯·米加齐·
冯·瓦尔·索嫩图尔恩
英语Christoph Anton Migazzi
1761年11月23日[16] 克莱孟十三世 维也纳总教区总主教、瓦茨教区署理[16]
安多尼·克莱里阿迪·德·
舒瓦瑟尔·德·贝奥珀
英语Antoine Clériadus de Choiseul-Beaupré
贝桑松总教区总主教
若望-方济各-若瑟·德·罗什舒阿尔英语Jean-François-Joseph de Rochechouart 圣欧瑟伯堂区司铎 拉昂教区英语Ancient Diocese of Laon主教
方济各·基多福·弗雷赫尔·
冯·胡腾·祖·施托尔岑费尔斯
意大利语Franz Christoph von Hutten
(无) 施派尔教区英语Bishop of Speyer主教
类斯·凯撒·德·罗汉-格尚尼英语Louis Constantin de Rohan (1697–1779) 斯特拉斯堡教区主教

枢机团分裂和教宗候选人

耶稣会的问题几乎成为这次选举秘密会议的焦点。枢机团在这次选举秘密会议里分成“亲耶稣会”和“反耶稣会”两个阵营。“亲耶稣会”阵营(又名“热诚派英语Zelanti”)集合了在罗马教廷工作并反对世俗政体干预教会的的意大利枢机,他们的领袖是若望·方济各·阿尔巴尼、亚历山大·阿尔巴尼和克莱孟十三世的侄子枢机嘉禄·雷佐尼科。[23]“反耶稣会”阵营(又称“王室派”)则由天主教会内具影响力的法国、西班牙和那不勒斯代王枢机英语Crown-cardinal组成[24],而上述三个国家当时分别由法国国王路易十五[25]、西班牙国王卡洛斯三世[26]那不勒斯王国国王费迪南多四世统治[27]。三个国家为了达成镇压耶稣会这个主要目标而一起合作。[23]听命于法国的德·贝尔尼斯枢机后来成为“反耶稣会”阵营的领袖。各王室认为就算运用否决权英语Jus exclusivae也要阻止任何立场亲耶稣会的候选人当选教宗。[28]后来当选教宗的若望·甘加内利枢机并不属于任何一个派别。[15]

西班牙和那不勒斯政府将11位、8位、3位、15位和6位意大利枢机(合共43人)分别归类为“良好”、“一般”、“未能确定”、“差”和“非常差”5种类别。以下是他们的名单:[2][29]

“良好” “一般” “未能确定” “差” “非常差”
1. 塞尔萨莱
2. 卡瓦尔基尼
3. 内格罗尼
4. 杜里尼
5. 乃黎·科西尼
6. 孔蒂
7. 布兰奇福尔泰
8. 卡拉乔洛
9. 安德肋·科西尼
10. 甘加内利
11. 皮雷利
1. 古列尔米
2. 卡纳莱
3. 波佐邦内利
4. 佩雷利
5. 马尔韦齐
6. 帕拉维奇尼
7. 斯图亚特
8. 潘菲利
1. 兰特
2. 斯托帕尼
3. 塞尔贝洛尼
1. 奥狄
2. 亚历山大·阿尔巴尼
3. 罗西
4. 卡利尼
5. 韦泰兰尼
6. 莫利诺
7. 普留利
8. 布法利尼
9. 兰泽
10. 斯皮诺拉
11. 帕拉奇安尼
12. 若望·方济各·阿尔巴尼
13. 鲍罗麦欧
14. 科隆纳
15. 凡图齐
1. 托雷贾尼
2. 卡斯泰利
3. 博纳科尔西
4. 基吉
5. 博斯基
6. 雷佐尼科

作为那不勒斯王室官方代表的奥尔西尼枢机和其他非意大利枢机并没有被归入这5个类别。[7][30]除了西班牙和那不勒斯政府外,法国政府亦有将各枢机分类。然而法国的分类准则比西班牙和那不勒斯的更加严格,法国政府只视孔蒂、杜里尼和甘加内利三位枢机为良好的候选人。[注 2][2]上述43位意大利枢机里有27至28人是“潜在教宗英语Papabile”,其余9至10人均因为年龄或其他原因而不被视作有较大机会当选教宗的人。剩余的枢机情况未明。[25]

选举秘密会议

方济各-若亚敬·德·伯多禄·德·贝尔尼斯英语François-Joachim de Pierre de Bernis枢机是其中一位主导这次选举秘密会议的人

这次选举秘密会议于1769年2月15日举行,选举开始之时只有27位枢机参与。[2]当时参与选举的枢机大部分均为“热诚派英语Zelanti”的枢机,而法国和西班牙的枢机并未到场。“热诚派”于是在这两个有利条件下尝试尽快令弗拉维奥·基吉英语Flavio Chigi (1711–1771)枢机当选教宗。在“热诚派”主导下,基吉枢机的其中一次投票里只需要多两票便可以当选教宗。法国和西班牙的大使因而对“热诚派”的行为表示强烈抗议。虽然他们表达强烈抗议,但是身为那不勒斯王国代言枢机的奥尔西尼是早期投票里唯一在场的代王枢机英语Crown-cardinal。他和其他立场中立的枢机最后能够阻止基吉当选教宗。[31]

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约瑟夫二世3月6日史无前例地隐藏身份到达罗马并同时获准进入选举举行地。约瑟夫二世在罗马逗留了两星期,期间他自由地跟选举人进行讨论。然而他并没有就新教宗的人选向枢机团施压。虽则如此,但是他希望枢机团可以选出一位能够履行圣职和给予各世俗政权统治者适当尊重的教宗。[32]

德·贝尔尼斯枢机于3月上旬到场。[33]奥尔西尼枢机因为在阻止“热诚派”相关行动方面遇到极大困难而放弃出任“反耶稣会”阵营的领袖,德·贝尔尼斯因而接替他的职位。贝尔尼斯枢机上任后随即与法国大使奥贝泰尔侯爵英语Henri Joseph Bouchard d'Esparbès de Lussan d'Aubeterre设立了一个定期通信渠道,但是这个举动是违反教宗选举秘密会议里“不可与外界接触”的基本规定。[34]方济各·德·索利斯·福尔克·德·卡多纳意大利语Francisco de Solís Folch de Cardona坚持候选人必须要亲笔承诺打压耶稣会,但是贝尔尼斯则以违反《天主教法典》为由而拒绝接受这个建议。法国和西班牙后来动用他们的否决权,令28位“潜在教宗英语Papabile”里有23位被禁止出任教宗。[25]这23位枢机里包括得到最多支持票的凡图齐[35]、卡瓦尔基尼、科隆纳、斯托帕尼、波佐邦内利[36]和塞尔萨莱[37]等人。

4月27日,德·索利斯和布埃纳文图拉·德·科尔多瓦·埃斯皮诺拉·德·拉·塞尔达法语Buenaventura Córdoba Espinosa de la Cerda两位西班牙枢机到场。德·索利斯枢机到场前与西班牙大使萨普鲁会面。在云先·马尔韦齐意大利语Vincenzo Malvezzi Bonfioli枢机、法国和西班牙大使的支持下,德·索利斯发出“凡要当选教宗者必须亲笔承诺会镇压耶稣会”的指示。及后他留意到枢机团内唯一的修士、隶属方济各住院兄弟会英语Order of Friars Minor Conventual的甘加内利枢机有可能是适合出任教宗的人。索利斯于是试探甘加内利,看看甘加内利是否愿意镇压耶稣会。甘加内利回应:“有良好意识的教宗在遵守《天主教法典》下有权令耶稣会消亡。各君王亦值得拥有一个为他们做事的教宗。为了满足各君王的欲望,教宗应运用自身权力为他们做任何事。”然而,甘加内利对耶稣会的看法存疑。耶稣会会士曾教导年少的甘加内利。耶稣会总会长英语Superior General of the Society of Jesus老楞佐·里奇英语Lorenzo Ricci据报曾请求将他擢升为枢机,他因而成为枢机。虽则如此,他在克莱孟十三世任内并没有为耶稣会辩护。[25]现时无法得知甘加内利当年是亲笔或口头同意镇压耶稣会[注 3][25][37],但是这个声明完全满足了各大使的要求。

与此同时,若望·方济各·阿尔巴尼英语Gian Francesco Albani亚历山大·阿尔巴尼英语Alessandro Albani和西班牙枢机进行秘密谈判。“热诚派”在谈判后才决定倾向支持甘加内利出任教宗。在耶稣会的眼中,他们认为甘加内利是一位一般或良好的人选。[38]身为“反耶稣会”阵营领袖的德·索利斯并没有参与有关推举甘加内利为新教宗的讨论,因为他只遵从由奥贝泰尔侯爵发出且人人皆知的指示。[39]

投票结果

若望·云先·安多尼·甘加内利枢机在这场选举里获选教宗并取“克莱孟十四世”为名号。
克莱孟十四世的教宗牧徽

枢机团在4月27日至5月18日举行了22轮投票,得票较多的5位枢机中有一人在选举开始的时候获得较多枢机支持,但后来则落后于其他枢机;亦有人在整个投票过程中所得票数相差数票。[40]

选出新教宗

1769年5月19日,若望·云先·安多尼·甘加内利枢机在最后一次投票里得到除自己外所有枢机的支持票(他的一票投给了教宗克莱孟十三世的侄子兼“热诚派”其中一位领袖嘉禄·雷佐尼科英语Carlo Rezzonico (cardinal)枢机)。为了纪念擢升他为枢机的克莱孟十三世,他取名为“克莱孟十四世”。[13][25][41][42]

克莱孟十四世的罗马主教晋牧礼于5月28日举行,克莱孟十四世的加冕礼英语Papal coronation于6月上旬举行。[15]

注释

  1. ^ 约翰·保罗·亚当斯(John Paul Adams)指他是司铎级枢机。[2]
  2. ^ 法国大使1765年8月29日的文件里已经透露孔蒂、杜里尼、安多尼·安德肋·加利意大利语Antonio Andrea Galli和甘加内利4人为法国政府心目中的良好候选人。[2]加利1767年去世后[10],相关候选人只剩3人。
  3. ^ 天主教百科全书》的作者表示有一些证据证明甘加内利曾经亲笔书写有关镇压耶稣会的声明[25],但是有一位教宗史作者并不同意这个说法[37]

脚注及参考文献

脚注

  1. ^ Baumgartner, Frederic J. Behind Locked Doors: A History of the Papal Elections. Palgrave Macmillan. 2003-12-19: 177 [2018-02-24]. ISBN 0-312-29463-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24) (英语). 
  2.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Adams, John Paul. SEDE VACANTE 1769. 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 Northridge. 2015-07-04 [2018-01-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1-23) (英语). 
  3. ^ 3.0 3.1 3.2 Smith, S. Pope Clement XIII. The Catholic Encyclopedia. New York: Robert Appleton Company. 1908 [2018-0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1-27) –通过New Advent (英语). 
  4. ^ O'Riordan, M. Apostolicum Pascendi Minis. The Catholic Encyclopedia. New York: Robert Appleton Company. 1907 [2018-02-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08) –通过New Advent (英语). 
  5. ^ Miranda, Salvador. Conclave of February 15 - May 19, 1769 (Clement XIV). Florida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 [2018-02-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1-20) (英语). 
  6. ^ 6.0 6.1 CHAPTER III. THE CARDINALS OF THE HOLY ROMAN CHURCH. The Vatican. [2018-08-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02) (英语). 
  7. ^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Miranda, Salvador. Consistory of September 9, 1743 (I) - Celebrated in Rome. Florida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 [2018-0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1-27) (英语). 
  8. ^ 8.0 8.1 8.2 8.3 Miranda, Salvador. Consistory of April 10, 1747 (II) - Celebrated in Rome. Florida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 [2018-0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1-27) (英语). 
  9. ^ 9.0 9.1 Miranda, Salvador. Consistory of July 3, 1747 (II) - Celebrated in Rome. Florida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 [2018-0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1-27) (英语). 
  10.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Miranda, Salvador. Consistory of November 26, 1753 (IV). Florida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 [2018-02-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01) (英语). 
  11. ^ 11.0 11.1 Miranda, Salvador. Consistory of April 22, 1754 (V). Florida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 [2018-02-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01) (英语). 
  12. ^ 12.0 12.1 12.2 12.3 Miranda, Salvador. Consistory of April 5, 1756 (VII) - Celebrated in Rome. Florida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 [2018-02-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01) (英语). 
  13. ^ 13.0 13.1 Miranda, Salvador. Consistory of September 11, 1758 (I). Florida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 [2018-02-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01) (英语). 
  14. ^ 14.0 14.1 14.2 Miranda, Salvador. Consistory of October 2, 1758 (II). Florida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 [2018-02-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01) (英语). 
  15. ^ 15.0 15.1 15.2 15.3 15.4 15.5 15.6 15.7 Miranda, Salvador. Consistory of September 24, 1759 (III). Florida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 [2018-0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1-28) (英语). 
  16. ^ 16.0 16.1 16.2 Miranda, Salvador. Consistory of November 23, 1761 (IV). Florida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 [2018-02-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01) (英语). 
  17. ^ 17.0 17.1 17.2 Miranda, Salvador. Consistory of July 18, 1763 (V). Florida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 [2018-02-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01) (英语). 
  18. ^ 18.0 18.1 Miranda, Salvador. Consistory of July 21, 1766 (VI). Florida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 [2018-02-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01) (英语). 
  19. ^ 19.0 19.1 19.2 19.3 19.4 Miranda, Salvador. Consistory of September 26, 1766 (VII). Florida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 [2018-01-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1-29) (英语). 
  20. ^ 20.0 20.1 Miranda, Salvador. Consistory of July 16, 1721 (II) - Celebrated in Rome. Florida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 [2018-02-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01) (英语). 
  21. ^ 21.0 21.1 Miranda, Salvador. Consistory of August 14, 1730 (I) - Celebrated in Rome. Florida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 [2018-02-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01) (英语). 
  22. ^ Miranda, Salvador. Consistory of December 18, 1754 (VI). Florida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 [2018-02-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04) (英语). 
  23. ^ 23.0 23.1 Littell, 1848, pp. 597-599.
  24. ^ The English Review, 1847, p.12.
  25. ^ 25.0 25.1 25.2 25.3 25.4 25.5 25.6 Wilheim, J. Pope Clement XIV. The Catholic Encyclopedia. New York: Robert Appleton Company. 1908 [2018-02-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13) –通过New Advent (英语). 
  26. ^ Louis XV (1710-1774). BBC. [2018-02-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21) (英语). 
  27. ^ The Editors of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编). Ferdinand I.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1998-07-20 [2018-02-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21) (英语). 
  28. ^ The English Review, 1847, pp. 11-12.
  29. ^ Littell, 1848, pp. 598-599.
  30. ^ Littell, 1848, p. 599.
  31. ^ Littell, 1848, pp. 597-598.
  32. ^ Piazzoni, 2003, pp. 287-288.
  33. ^ Littell, 1848, p. 597.
  34. ^ Littell, 1848, p. 598.
  35. ^ Littell, 1848, p. 600.
  36. ^ Artaud de Montor, 1911, p. 79.
  37. ^ 37.0 37.1 37.2 Dopierała, 1996, p. 366.
  38. ^ Littell, 1848, p. 601.
  39. ^ The English Review, 1847, pp. 25-26.
  40. ^ Adams, John Paul. CONCLAVE 1769: Record of VOTES of the Leading Papabili. 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 Northridge. 2014-03-21 [2018-02-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21) (英语). 
  41. ^ The English Review, 1847, p. 21.
  42. ^ Artaud de Montor, 1911, pp. 79-80.

参考文献

  • Artaud de Montor, Alexis-François. The lives and times of the popes 7. The Catholic Publication Society of America. 1911 (英语). 
  • Dopierała, Kazimierz. Księga papieży. Poznań: Pallotinum. 1996 (波兰语). 
  • Littell, E. (编). Littell's Living Age XVIII. Boston: E. Littell & Company. 1848 (英语). 
  • Piazzoni, Ambrogio. Historia wyboru papieży. Kraków: M. 2003 (波兰语). 
  • Pirie, Valérie. The Triple Crown. An Account of the Papal Conclaves. [2018-01-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1-23) (英语). 
  • Pope Ganganelli and the Jesuits VIII. London: Francis & John Rivington. 1847: 1–34 [2018-02-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10) (英语).  |journal=被忽略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