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优良条目,点此获取更多信息。
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列宁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列宁
Влади́мир Ильи́ч Ле́нин
Bundesarchiv Bild 183-71043-0003, Wladimir Iljitsch Lenin.jpg
帕维尔·朱可夫俄语Жуков, Павел Семёнович在1920年7月拍摄的列宁肖像照。
苏联人民委员会主席
任期
1922年12月30日-1924年1月21日
前任(职位创立)
继任阿列克谢·李可夫
第1任苏俄人民委员会主席
任期
1917年11月8日-1924年1月21日
前任(职位创立)
继任阿列克谢·李可夫
劳动国防委员会主席
任期
1920年4月-1924年1月
届数第6届英语Central Committee elected by the 6th Congress of the Russian Social Democratic Labour Party (Bolsheviks)第7届英语7th Bureau, the 7th Secretariat and the 7th Orgburo of the Russian Communist Party (Bolsheviks)第8届英语8th Politburo and the 8th Secretariat of the Russian Communist Party (Bolsheviks)第9届英语9th Politburo, the 9th Secretariat and the 9th Orgburo of the Russian Communist Party (Bolsheviks)第10届英语10th Politburo and the 10th Secretariat of the Russian Communist Party (Bolsheviks)第11届英语11th Politburo and the 11th Secretariat of the Russian Communist Party (Bolsheviks)第12届英语12th Politburo and the 12th Secretariat of the Russian Communist Party (Bolsheviks)
前任(职位创立)
继任列夫·加米涅夫
布尔什维克中央委员会正式委员
任期
1917年8月3日-1924年1月21日
届数第6届英语Central Committee elected by the 6th Congress of the Russian Social Democratic Labour Party (Bolsheviks)第7届英语Central Committee elected by the 7th Congress of the Russian Communist Party (Bolsheviks)第8届英语Central Committee elected by the 8th Congress of the Russian Communist Party (Bolsheviks)第9届英语Central Committee elected by the 9th Congress of the Russian Communist Party (Bolsheviks)第10届英语Central Committee elected by the 10th Congress of the Russian Communist Party (Bolsheviks)第11届英语Central Committee elected by the 11th Congress of the Russian Communist Party (Bolsheviks)第12届英语Central Committee elected by the 12th Congress of the Russian Communist Party (Bolsheviks)
任期
1905年4月27日-1907年5月19日
届数第3届英语Central Committee compositions elected by the 1st–3rd congresses of the Russian Social Democratic Labour Party
个人资料
出生弗拉基米尔·伊里奇·乌里扬诺夫(Влади́мир Ильи́ч Улья́нов
(1870-04-22)1870年4月22日
 俄罗斯帝国辛比尔斯克
逝世1924年1月21日(1924-01-21)(53岁)
 苏联苏俄莫斯科州戈尔基
墓地俄罗斯莫斯科列宁墓(未下葬)
国籍 苏联
政党俄国社会民主工党
(1898年-1917年)
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尔什维克
(1917年-1918年)
俄国共产党布尔什维克
(1918年-1924年)
其他政党工人阶级解放斗争协会
(1895年-1898年)
配偶娜杰日达·克鲁普斯卡娅
(1898年-1924年)
父母伊利亚·乌里扬诺夫
玛丽亚·乌里扬诺娃
亲属安娜·叶里札诺娃英语Anna Ulyanova(姐姐)
亚历山大·乌里扬诺夫(哥哥)
奥利加·乌里扬诺娃俄语Ульянова,_Ольга_Ильинична(妹妹)
德米特里·乌里扬诺夫(弟弟)
玛丽亚·乌里扬诺娃(妹妹)
母校圣彼得堡国立大学
职业革命家政治家
专业律师
宗教信仰(前为俄罗斯正教会
签名

弗拉基米尔·伊里奇·乌里扬诺夫(俄语:Влади́мир Ильи́ч Улья́нов;1870年4月22日-1924年1月21日),通称列宁Ле́нин),是俄罗斯共产主义革命家、政治家和政治哲学理论家,曾担任俄罗斯共和国(1917年-1918年)、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1918年-1924年)及苏联(1922年-1924年)人民委员会主席(总理)[1]。在他治理下,俄罗斯和往后的苏联成为接受布尔什维克(后来的苏联共产党)统治的一党制社会主义国家。列宁的思想体系根基于马克思主义,而其发展的政治理论则称为“列宁主义”。

列宁出身于富裕的辛比尔斯克中产阶级,在兄长亚历山大·乌里扬诺夫于1887年遭到处决后,他决定接受革命社会主义的政治立场。由于参与反对俄罗斯帝国沙皇专制制度的抗议活动,导致他遭喀山国立大学除名,他在随后几年则专注于法律学位上。1893年,他搬到圣彼得堡,成为俄国社会民主工党高级干部,主张马克思主义。1897年,他因为煽动叛乱而遭逮捕,至舒申斯科耶度过长达3年的流放生涯,期间迎娶娜杰日达·克鲁普斯卡娅为妻。他在流放结束后搬往西欧,透过出版而成为著名的政党理论家。1903年,他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意识形态分裂中扮演着关键角色,领导布尔什维克对抗尤里·马尔托夫孟什维克。他鼓舞了1905年俄国革命的爆发,而后则发起活动,以让第一次世界大战转为整个欧洲的无产阶级革命;作为马克思主义者,他相信这将推翻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英语Capitalist mode of production (Marxist theory)、且由社会主义社会替代。1917年,俄国二月革命推翻沙皇并建立俄国临时政府,列宁则返回俄罗斯。之后他领导发动十月革命,使布尔什维克推翻新政权。

列宁领导的布尔什维克组成人民委员会(最高行政机关),部分权力则由民选的全俄罗斯苏维埃代表大会拥有。新政府曾为俄国立宪会议进行选举,但随后遭到废除。在与同盟国签署《布列斯特-立陶夫斯克条约》后,俄罗斯退出第一次世界大战;并在俄罗斯控制下,承认非俄罗斯民族国家独立。然而契卡也组织暴力行动以镇压反对者,造成数万人死亡、或关押至古拉格的集中营,史称“红色恐怖”。右派左派团体共组反对布尔什维克的军队,但在1917年至1922年的俄国内战中战败。尽管俄罗斯政府决定重新分配农民、国家银行与大型工业的土地,不过为了应对战争破坏、饥荒与民众暴动,列宁在1921年推行混合经济体系的新经济政策,以促进经济成长。为了设法推进世界革命,列宁政府创办第三国际,期间发动波苏战争。1922年,俄罗斯和邻近国家签署《苏联成立条约》,宣告苏联成立。随着健康越来越恶化,列宁对于其继任者新当选总书记约瑟夫·斯大林权力不断增长表示反对,最后他于戈尔基列宁斯克逝世。

列宁被广泛视为20世纪最重要且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也是评价最具争议的人物之一[2]。他是苏联普遍推广的个人崇拜对象,且持续到1991年苏联解体为止。他还成为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意识形态象征,从而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带来显著影响。列宁为一名极具争议性和分歧意见的人物,马克思列宁主义者视其为社会主义的捍卫者,并为工人阶级实现正义;但左派和右派的批评者则将他视为极权主义专政的创始者,且应承担大量人权侵犯案件的责任。

早期生活

年少时期

列宁的父亲伊利亚·乌里扬诺夫出身俄罗斯农奴英语Serfdom in Russia家庭,然而其民族出身仍未确定,部分可能是俄罗斯人楚瓦什人莫尔多瓦人卡尔梅克人[3]:1-2[4]:12-13[5]:7[6]:21-23[7]:13-15[8]:6。尽管身处下层阶级的背景,在喀山国立大学学习物理和数学后,至奔萨贵族学院英语Institute for Nobles任教,因而成为中产阶级[3]:1-2[4]:12-13[6]:21-23[7]:13-15[8]:6。1863年中旬,伊利亚与玛丽亚·乌里扬诺娃结婚[3]:5[4]:13[6]:23。玛丽亚的父亲是曾改信基督教英语Apostasy in Judaism俄罗斯犹太人英语History of the Jews in Russia医生,母亲则是德国英语History of Germans in Russia, Ukraine and the Soviet Union瑞典英语Swedish diaspora混血儿,拥有相对较富裕的出身背景,亦曾接受过教育[6]:16-19, 23[3]:2-3[4]:12[7]:15-18[8]:5[9]:20。结婚后不久,伊利亚晋升成为下诺夫哥罗德小学主任,在辛比尔斯克工作长达6年;当中在第5年,他因为政府现代化计划而擢升为省级国立学校观察员,负责监督450多间学校的基金。由于其在教育上的贡献,因而赢得圣弗拉基米尔勋章英语Order of Saint Vladimir、且授予世袭俄罗斯贵族地位[3]:6[4]:13-14[6]:25, 27[7]:18-19[8]:4, 8[9]:21

1870年4月22日,弗拉基米尔·伊里奇·乌里扬诺夫出生于辛比尔斯克,出生数天后接受幼儿洗礼。列宁的童年昵称为“沃洛佳”,他前面有姐姐安娜·叶里札诺娃英语Anna Ulyanova(1864年出生)和哥哥亚历山大·乌里扬诺夫(1868年出生),其后有妹妹奥利加·乌里扬诺娃俄语Ульянова,_Ольга_Ильинична(1871年出生)、弟弟德米特里·乌里扬诺夫(1874年出生)和妹妹玛丽亚·乌里扬诺娃(1878年出生),另外家里还有两个孩子在婴儿期夭折[3]:6[4]:12, 14[6]:13, 25[8]:4[7]:19-20[9]:21-22。父亲伊利亚是虔诚的俄罗斯正教会教徒,他让孩子都接受幼儿洗礼;不过信奉信义宗的玛丽亚不关心基督教,这也跟着影响其孩子的观点[3]:3[4]:14-15[6]:29

列宁的双亲都是君主主义自由保守主义人士,支持改革派沙皇亚历山大二世提出的1861年俄国农奴制度改革。他们避开政治激进分子,亦没有证据证明警方曾因其颠覆性思想罪而对列宁一家展开过监视[6]:27[3]:8[7]:19。每年夏季,全家会在列尼涅科库尔基诺英语Lenino-Kokushkino农村庄园度假[4]:18[6]:26[7]:20[8]:7[10]:64。在兄弟姊妹之中,列宁与妹妹奥利加最为亲近;他生性极为好胜,且可能具有破坏性,但也经常承认自己的不当行为[3]:7[4]:16[6]:32-36。他热衷于运动上,大部分空闲时间会待在户外或是下棋。接受乌里扬诺夫斯克古典中学纪律和保守的教育时,列宁则于学校表现杰出[7]:20[3]:7[4]:17[6]:36-46[8]:9

1886年1月,列宁的父亲颅内出血逝世,当时列宁16岁[3]:6,9[4]:19[6]:48-49[8]:10。随后列宁的行为举止变得古怪和挑衅,也很快宣布放弃对于上帝的信仰[3]:9[6]:50-51[8]:16[10]:69。与此同时,列宁就读圣彼得堡国立大学生物学系的兄长亚历山大,反对沙皇亚历山大三世君主专制反动政治主张,开始投入研究遭取缔的左派著作、及组织反对政府的抗议活动[8]:16。他还加入计划暗杀沙皇亚历山大三世的革命组织民意党,并挑选其制作炸弹[8]:16,但在发起刺杀行动前,共谋成员便遭到逮捕和审讯。1887年5月20日,列宁的兄长亚历山大遭到绞刑处死[8]:10, 16[3]:10-17[4]:20, 22-24[6]:52-58[7]:21-28[9]:23-25。尽管父亲和兄长的逝世为自己带来精神创伤,列宁仍然持续学习,并持有金质奖章毕业。尔后,他决定在喀山国立大学学习法律[8]:16[3]:18[4]:25[6]:61[7]:29

接触政治

就像其兄长亚历山大般,列宁也受到卡尔·马克思(左侧)和弗里德里希·恩格斯(右侧)的理论影响。

1887年8月,在开启喀山国立大学就读的生活前,列宁搬入了大学旁的公寓[3]:18[4]:26[6]:61-63。在大学里,他加入由特定地区成员组成的同乡会英语Zemlyachestvo,并当选大学同乡会委员会代表[7]:29[4]:26-27[6]:64-68, 70。到了12月,由于政府取缔学生社团的管制政策,他发动反对示威活动。警方因而逮捕列宁,且指控他为示威运动的主谋。随后他遭到大学开除,而后俄罗斯帝国内务部又将列宁放逐至有他家族房产的科库尔基诺[3]:18[7]:29[4]:27[6]:68-69[8]:15[9]:32。他在那里积极阅读书籍,且迷恋尼古拉·车尔尼雪夫斯基于1863年发表的革命小说《怎么办?[3]:18[4]:28[7]:30[8]:12[9]:32-33

列宁的母亲对于自己儿子的激进主张感到担忧,遂说服俄罗斯帝国内务部允许列宁返回喀山,然而就读大学的要求仍遭驳回[3]:18[4]:310[6]:71。回到喀山后,列宁加入尼古拉·费多谢耶夫英语Nikolai Fedoseev的革命讨论圈,因而首次接触卡尔·马克思于1867年的著作《资本论》。这引起他对于社会政治理论——马克思主义的兴趣,特别是社会阶段发展源于阶级斗争发展结果的观点,而资本主义社会最终将由社会主义社会、之后则是共产主义社会取代[3]:19[4]:32-33[6]:72[7]:30-31[8]:18[9]:33。由于注意到自己儿子的政治观点,列宁的母亲购买位于萨马拉州阿拉卡耶夫村的乡村庄园,希望列宁能够将注意力转往农耕上。然而列宁对于农场经营并无兴趣,他的母亲很快便卖掉土地,而保留建筑作为夏季居所[4]:33[6]:74-76[7]:31[8]:17。1889年9月,乌里扬诺夫一家搬到位于窝瓦河河畔的港口城市萨马拉[11],列宁还加入阿列克谢·斯克利亚连柯英语Alexei Sklyarenko的社会主义讨论圈[7]:31[4]:34[6]:78

斯克利亚连柯和列宁都受到马克思主义影响,之后将卡尔·马克思和弗里德里希·恩格斯于1848年发表的政治文献《共产党宣言》翻译成俄语[8]:18[4]:34[6]:77。列宁还开始阅读俄罗斯马克思主义者格奥尔基·普列汉诺夫的著作,并认同普列汉诺夫的论据;后者主张俄罗斯从封建制度移往资本主义至社会主义,必须凭借无产阶级或都市工人阶级才能实现,但并非仰赖农民阶级[7]:31[4]:34, 36-37[6]:55, 80, 88-89[8]:37-38[9]:34-35。该马克思主义观点不同于民意党在1860年代发展的均田社会主义英语Agrarian socialism运动,该民粹派观点在俄罗斯革命运动具有主导地位,认为农民阶级能借由组建农民公社,得以越过资本主义、建立俄罗斯的社会主义[6]:55[3]:23-26[8]:11, 24。列宁虽然拒绝均田社会主义的论据前提,但也受到彼得·特卡耶夫谢尔盖·涅恰耶夫等均田社会主义者影响,并与数名民粹派人士交情甚好[6]:79, 98

革命活动

早年行动

1895年,列宁因为参与圣彼得堡的工人阶级解放斗争协会而遭到逮捕,秘密警察公共安全与秩序保卫部亦将此纪录在案。

1890年4月,玛丽亚凭借著贵族遗孀在社会的影响力,说服当局同意让列宁参加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外部学位英语External degree考试,列宁也因而获得大学甲等毕业成绩。然而列宁因为他的妹妹奥利加因伤寒逝世而未能出席毕业典礼[7]:31[6]:82-86[8]:18-19[9]:40。列宁持续在萨马拉居住几年,第一份工作为地区法院的律师助理,之后他成为当地律师[11][8]:18[7]:31[9]:40[3]:21[6]:86。他把大部分时间全心投入激进政治,持续参与斯克利亚连柯小组,且构想在俄罗斯实行马克思主义的想法。受到普列汉诺夫工作启发,列宁搜集俄罗斯社会的资料,用于支持马克思主义对于社会发展、反驳民粹派主张的解释[3]:21。他还针对农民经济学撰写文章,但遭到自由派杂志《俄国思想英语Russkaya Mysl》的拒绝[3]:21[6]:93-94[4]:34-38

1893年秋季,列宁搬往圣彼得堡[9]:40,52[12]:354[6]:90-92[7]:33。他先是担任大律师助理,后来在马克思主义革命组织担任高级干部;该组织受到德国社会民主党影响,也同样自称为“社会民主党”[12]:354[9]:53。他在社会主义运动中公开声援马克思主义,并鼓励在俄罗斯工业中心建立革命组织[6]:96。隔年秋季,他领导马克思主义工人圈,并在得知警方特务试图渗透运动后,谨慎地掩盖相关作为[12]:355[6]:105[8]:22-23。期间,他与支持马克思主义的学校教师娜杰日达·克鲁普斯卡娅恋爱[3]:22[8]:20-21。他还基于自身在萨马拉的经验,撰写政治小册子《什么是“人民之友”以及他们如何攻击社会主义者?俄语Что такое «друзья народа» и как они воюют против социал-демократов?》,以批评均田社会主义的民粹派,并在1894年非法印制约200多份[3]:27[7]:34-36[8]:25[9]:45-46[4]:38-43

列宁希望强化自身的社会民主党与劳动解放社的联系,后者是总部设在瑞士、由俄罗斯流亡分子组成的马克思主义团体。他因此访问瑞士,并与团体成员格奥尔基·普列汉诺夫、帕维尔·阿克雪里罗得会面[12]:354[3]:30[4]:44-46[6]:103[7]:37[8]:26[9]:55。他之后前往巴黎,与马克思的女婿保尔·拉法格会面;而在研究1871年的巴黎公社后,他认为这是无产阶级政府的初始原型[6]:103[7]:37[8]:26[4]:46。在母亲资助下,他先是在瑞士泡温泉养生;之后他除了至柏林国立图书馆学习6个星期外,也与马克思主义活动家威廉·李卜克内西会面[3]:30[6]:103[7]:37[8]:26[4]:46。返回俄罗斯的非法革命刊物藏匿处后,他前往各个城市,并将著作发给罢工工人[8]:26[4]:47-48

流放生涯

1897年2月,列宁(中央座位者)和其他工人阶级解放斗争协会成员在圣彼得堡聚会。

列宁参与单张报纸《工人事业报》的制作时,他和40名活动人士在圣彼得堡遭到逮捕,且面临煽动叛乱的指控[12]:355[8]:26[3]:31[4]:48[7]:38。列宁拒绝聘请法律代理人或保释出狱,并否认所有对他的指控;也因此在判刑前,持续监禁长达1年的时间[3]:31[4]:48-51[6]:107-108[8]:31[9]:61。期间,他从事理论化与书写的工作。在这些工作中,他注意到俄罗斯工业资本主义的崛起,将导致大量农民移往城市,并在此处形成无产阶级。根据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列宁坚决主张俄罗斯的无产阶级将发展出阶级意识,进而带领他们以暴力推翻沙皇专制制度贵族政治资产阶级,建立朝向社会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国家[3]:31[4]:48-51[6]:107-108

在未经审判下,他被宣判于1897年2月流放至西伯利亚东部,为期3年。不过也批准他待在圣彼得堡数天,以依序安排个人事务。趁著这段时间,他与原先的社会民主党成员会面,后者这时已经将自身改名为“工人阶级解放斗争协会[3]:31[8]:31[7]:38,45,47[4]:52-55[6]:109-110。他花费11个星期前往西伯利亚东部,大部分时间则有母亲和妹妹陪伴。由于政府认为列宁仅是次要的威胁,他仅遭流放至米努辛斯克区舒申斯克境内的农民小屋。这时他持续处于警方监视之下,不过仍然能够与其他革命者通讯,许多成员亦允许与他会面。他也获准到外地旅行,在叶尼塞河游泳、猎捕野鸭[3]:31-32[4]:53, 55-56[6]:110-113[7]:40[8]:30-31

另外在1896年,其女友娜杰日达·克鲁普斯卡娅因为组织罢工而遭到逮捕。1898年5月,娜杰日达决定与列宁共同流亡;尽管最初她被送至乌法,不过她宣称已经与列宁订婚,说服政府将她送往舒申斯克。1898年7月10日,两人在教堂结婚,而娜杰日达的母亲伊丽莎白·瓦希里也夫娜也与两人同住[7]:40[3]:33[12]:356[6]:114, 140[8]:30[9]:63。列宁与妻子居住在舒申斯克期间,两人将社会主义文学作品英语版本翻译成俄语[4]:53, 55-56[3]:33-34[6]:117[8]:33

他还持续关注德国马克思主义的发展,但也出现意识形态分歧的状况。爱德华·伯恩施坦修正主义者提倡以和平选举方式推动社会主义,然而列宁持续致力于暴力革命,并在《俄国社会民主党人抗议书》中攻击修正主义者理据[4]:61-63[6]:124[13]:31。在1899年,仍在流放期间的他完成最大篇幅的著作《俄国资本主义的发展英语The Development of Capitalism in Russia[14],并且以笔名“弗拉基米尔·伊林”出版发行[15]。他在著作中批评均田社会主义,且加强对于俄罗斯经济发展的马克思主义分析,然而出版后主要收到负面评价[4]:57-58[6]:121-124, 137[7]:40-45[8]:34, 39[9]:62-63

侨居各地

1900年12月发行的《火星报》(左侧)与1902年发表的《怎么办?》(右侧)。

在流亡生活结束后,列宁在1900年初定居在普斯科夫[3]:34-35[4]:64[6]:124-125[7]:54[8]:43[13]:27-28。他开始筹集创办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的《火星报》资金,以作为俄罗斯马克思主义政党的新机关报纸[8]:43[3]:35[12]:357[4]:65-66[7]:55-56[13]:27。同年7月,列宁离开俄罗斯而前往西欧,在瑞士与其他俄罗斯马克思主义者会面。而在9月举行的科尔西耶会议上,参与成员同意在慕尼黑创办报纸,列宁也接受迁移决定[3]:35[12]:357[4]:64-69[6]:130-135[13]:32-33。《火星报》因而得以收录着名欧洲马克思主义者的内容,并在之后偷运往俄罗斯[8]:51[13]:41-42,53-55,成为后者50年来最为成功的地下报纸[4]:69-70。隔年12月,他首次使用笔名“列宁”,这可能是源于勒拿河[6]:137[3]:4-5[8]:44[13]:66。他经常使用“N·列宁”作为笔名全称,尽管“N”并不代表任何意义,不过往后常出现认为这是代表“尼古拉”的误解[13]:66[9]:8-9。1902年,他以这个笔名发表政治手册《怎么办?》,汇整自己主张需要先锋党英语Vanguardism领导无产阶级发起革命的思想,而成为列宁至今最具影响力的出版物[3]:39[12]:359[4]:73-75[6]:137-142[7]:56-62[8]:52-54[13]:62[9]:69,78-80

娜杰日达之后与慕尼黑的列宁会合,并成为后者个人秘书[8]:44[4]:70[6]:136[13]:36-37。他们持续投入政治鼓动工作,列宁除了为《火星报》撰写文章外,还起草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纲领,并攻击持不同意见者和外部批评的意识形态,特别是针对均田社会主义的民粹派团体于1901年成立的社会革命党[4]:78-79[6]:143-144[13]:81,84[8]:60。不过虽然他仍坚持马克思主义,但也接受俄罗斯农民组成革命力量的民粹派观点,并在1903年依此撰写手册《给农村贫民:向农民讲解社会民主党人要求什么?》[9]:80。为了躲避巴伐利亚警方,列宁和《火星报》总部在1902年4月搬往伦敦[4]:75-76[6]:147[13]:69,他并与俄罗斯马克思主义者列夫·托洛茨基成为朋友[4]:76[6]:148-150[8]:48[13]:82-84。在伦敦期间,列宁受到丹毒感染,因而无法在《火星报》编辑部担任领导人物;在他缺席下,编辑部决定搬往日内瓦的业务处[4]:77-78[6]:150[13]:85-87[3]:37-51

1903年7月,伦敦举办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12]:360[4]:79-80[6]:151-152[7]:62[13]:92[9]:81。在会议上,列宁和尤里·马尔托夫的支持者间出现分裂。马尔托夫坚决主张,政党成员应该能够独立表达对于政党领导阶层的个人想法;列宁对此则表示反对,强调需要强力的领导完全控制政党[4]:81-82[6]:154-155[7]:63[13]:93。列宁的支持者占多数,并称呼他们为“布尔什维克”;作为回应,马尔托夫则称呼他的支持者为“孟什维克[3]:39[4]:82[6]:155-156[7]:64[13]:95。在会议结束后,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间仍然持续争论。布尔什维克指责其竞争对手为缺乏纪律的机会主义者和改革主义者,而孟什维克指控列宁是专制独裁统治者[4]:83[13]:107。由于对于孟什维克感到不满,列宁辞去《火星报》编辑部的职务,并在1904年5月出版反对孟什维克的手册《进一步,退两步英语One Step Forward, Two Steps Back[4]:83-84[6]:157[7]:65[13]:97-98。列宁由于压力导致生病,故前往瑞士乡村度假休养。这时布尔什维克也成长壮大,同年春季取得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全数席次[6]:163,且在12月创办报纸《前进报[3]:41[4]:85[6]:165[7]:70[13]:114[8]:60-61,64

1905年革命

起义开始了。武力和武力对峙。巷战正酣,街垒林立,枪声四起,大炮轰鸣。血流成河,争取自由的内战的烽火燃烧起来了。莫斯科和南方,高加索和波兰都决定加入彼得堡的无产阶级的队伍。工人们的口号是:不自由毋宁死!

列宁在《俄国革命》中提及1905年俄国革命[16][4]:88-89

1905年1月,于圣彼得堡镇压抗议者的“血腥星期日”,引起多起民间骚乱,这些骚乱史称1905年俄国革命[3]:44[4]:86-88[6]:167[8]:75[13]:117-120[9]:87。列宁敦促布尔什维克在事件中扮演更多角色,鼓励暴力起义行动[4]:88-89[3]:44-45[12]:362-363。为此,他使用“武装起义”、“大恐怖”、“没收士绅土地”等社会革命党相关口号,但也导致孟什维克指责他已经背离正统马克思主义[6]:170-171。相对的,列宁坚决认为布尔什维克要与孟什维克彻底分裂。不过许多布尔什维克成员拒绝这项提议,因此两个团体一同参加1905年4月在伦敦举办的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三次代表大会[12]:363-364[4]:89-90[6]:168-170[8]:78[13]:124。同年8月,列宁在新出版的手册《社会民主党在民主革命中的两种策略英语Two Tactics of Social Democracy in the Democratic Revolution》中,陈述许多自己的意见。他预言俄罗斯自由派资产阶级将满足于君主立宪制的过渡阶段,因而背叛革命;相对地,他主张无产阶级必须与农民阶级建立联盟,以推翻沙皇政权、并建立“无产阶级和农民的革命民主专政”[3]:60[12]:367[4]:90-91[6]:179[8]:79[13]:131

为了应对1905年俄国革命,沙皇尼古拉二世在《十月诏书》接受一系列自由主义改革,之后感觉安全的列宁返回圣彼得堡[3]:51[4]:94[6]:175-176[8]:77, 81[13]:132,134-135。他加入玛丽亚·安德烈耶娃英语Maria Fyodorovna Andreyeva合法组织的激进派报纸《新生活报》编辑部,并以此讨论俄国社会民主工党面对的重要问题[4]:94-95[7]:73-74[8]:81-82[13]:138。他鼓励政党更广泛地寻找成员,提倡持续升级暴力冲突,相信这对于成功的革命是必要的[4]:96-97[6]:176-178。对于全体会员费用和少数富裕支持者捐款不足以应付布尔什维克的活动资金,列宁赞同抢劫邮局、铁路车站、铁路列车和银行的想法。在列昂尼德·克拉辛领导下,部分布尔什维克团体开始展开犯罪行动;最著名的案例是1907年6月,担任干部的约瑟夫·斯大林领导持有武器的布尔什维克团体,抢劫乔治亚梯弗里斯的国家银行分行[3]:70-71[12]:369-370[4]:104

1906年4月,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四次代表大会斯德哥尔摩召开。虽然列宁短暂支持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和解的想法[4]:95[6]:178-179,然而其暴力与抢劫行为的主张仍然遭到孟什维克谴责[3]:53[12]:364[4]:99-100[6]:179-180[7]:76。在俄罗斯帝国采取半自治统治下,列宁参与设立位于芬兰大公国库沃卡拉英语Repino, Saint Petersburg的布尔什维克中心。而在1907年5月于伦敦进行的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五次代表大会上,布尔什维克重新获得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的主导权[4]:103-105[6]:180-182[7]:77-79。然而沙皇政府开始镇压反对势力,包括解散具有议会立法权的第二届国家杜马,及下令公共安全与秩序保卫部秘密警察逮捕革命人士。革命失败后,列宁在1907年12月离开俄罗斯[8]:81,从芬兰逃往西欧的瑞士等地[8]:86[4]:105-106[6]:184-186[13]:144。在这期间,他尝试替换在梯弗里斯抢劫的钞票,以解决辨识系列号码的问题[17][18],并在相对贫困的条件下坚持从事政治写作[8]:86

移居海外

列宁先是与尤里·马尔托夫(左)领导的孟什维克发生派系冲突,之后又与布尔什维克成员亚历山大·波格丹诺夫(右)意见不同。

1908年4月时,亚历山大·波格丹诺夫和列宁共同在马克西姆·戈尔基卡普里岛的别墅度假[3]:63-64[4]:110[7]:83-84。之后,波格丹诺夫等著名的布尔什维克成员决定将布尔什维克的活动中心迁移至巴黎,而虽然列宁对此并不同意,他也在1908年12月搬往该城市[8]:86。列宁本人并不喜欢巴黎,他将该处称作“粪坑”,且曾向撞坏自己脚踏车的汽车驾驶提起诉讼[3]:67-68[4]:111。列宁也转而积极批评波格丹诺夫的观点,后者认为俄罗斯无产阶级必须发展社会主义文化,将之视为革命成功的手段。相对地,列宁更倾向于社会主义知识分子先锋领导革命期间的工人阶级。此外波格丹诺夫受到恩斯特·马赫影响,相信世界上所有概念为相对的事物;然而列宁坚持正统马克思主义的观点,认为存在独立于人类观察的客观现实[3]:64[4]:109[8]:89-90[6]:186-191

在巴黎期间,列宁鼓动自己的布尔什维克支持者和波格丹诺夫派系分裂,并指责后者背离马克思主义[4]:110-111[6]:191-192[8]:91。另外在1908年5月时,列宁曾短暂居住伦敦,并在大英博物馆阅览室英语British Museum Reading Room撰写《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英语Materialism and Empirio-criticism》,批评波格丹诺夫的相对主义为“资产阶级反动谎言”[4]:110[3]:64-67[6]:192-193[7]:84[7]:87-88[8]:90。列宁的党派争论让越来越多布尔什维克成员开始疏远,包括他以前亲近的支持者阿列克谢·李可夫列夫·加米涅夫[4]:111[3]:69[6]:195。公共安全与秩序保卫部为了运用列宁的派系见解,派遣特务罗马·马林诺夫斯基,作为支持列宁在政党中的发言成员。许多布尔什维克曾对马林诺夫斯基和列宁表示怀疑,但也不清楚列宁是否意识到特务欺骗作为,因为后者可能利用马林诺夫斯基向公共安全与秩序保卫部提供错误资讯[3]:81-82[12]:372-375[4]:120-121[6]:206[7]:102[8]:96-97

1910年8月,列宁作为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代表,与其他社会主义者共同参加在哥本哈根举办的第二国际第八次代表大会,并趁机带着自己的母亲于斯德哥尔摩度假[3]:70[4]:114-116。当他的妻子和姐妹搬到法国后,先是在塞纳-马恩省安顿,后来则转往巴黎[3]:68-69[4]:112[6]:195-196。1910年至1912年间,列宁与法国布尔什维克成员伊内莎·阿尔曼德成为极亲密的好友,一些传记作者表示两人存在婚外情[4]:112[3]:75-80[12]:384[6]:197-199[8]:103。同时,在1911年6月举行的巴黎会议上,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决定将其行动重心转回俄罗斯,并要求关闭布尔什维克中心和其报纸《无产者》[4]:115[6]:196[7]:93-94。为了重建自己在政党内的影响力,列宁设法安排在1912年1月于布拉格召开政党会议。尽管在18名参与者中有16名布尔什维克成员,他仍然严厉批评自己派别主义者倾向, 且未能提升自己在政党内部的地位[3]:71-72[4]:116-117[6]:204-206[7]:96-97[8]:95

尔后,他前往加里西亚和洛多梅里亚王国克拉科夫,当地是奥匈帝国波兰文化地区。期间,他在亚捷隆大学图书馆展开研究工作[3]:72[4]:118-119[6]:209-211[7]:100[8]:104。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转往俄罗斯帝国运作后,他持续保持紧密联系,并说服杜马内部的布尔什维克成员与议会同盟孟什维克分裂[3]:93-94[12]:376[4]:121[6]:214-215[7]:98-99。1913年1月,列宁与他所谓的“不错的乔治亚人”斯大林会面,两人讨论俄罗斯帝国非俄罗斯民族的未来[7]:100[4]:122。由于列宁及其妻子两人健康状况不佳,他们先是搬往白杜纳耶茨英语Biały Dunajec的农村城镇[6]:216[7]:103[8]:105;之后两人前往伯恩,以让娜杰日达得以为其甲状腺肿从事外科手术[8]:105[3]:73-74[4]:122-123[6]:217-218

一次大战

战争割开了脓疮。大多数正式的党都被民族主义自由派工人政客所征服,这些政客捍卫的是‘自己的’、‘祖国的’资产阶级的特权,是资产阶级占有殖民地、压迫弱小民族等等的特权。

列宁在《社会沙文主义者的诡辩》中提及第一次世界大战[19][3]:85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之际,列宁当时位于加里西亚[4]:127[6]:222-223。当对立战况扩及至俄罗斯帝国和奥匈帝国交战,列宁因为拥有俄罗斯国籍,而遭到逮捕和短暂监禁;之后他以反对沙皇的背景为自己辩解,因而获得释放[8]:105[3]:94[12]:377-378[4]:127-128[6]:223-225[7]:104。列宁和妻子先是在1914年搬到位于中立国瑞士的伯恩[3]:94[7]:104[12]:378[4]:128[6]:225[8]:127,并在1916年2月重新搬到苏黎世安置[3]:107[6]:236[20]。由于第二国际在1907年于斯图加特召开的国际社会主义者代表大会英语International Socialist Congress, Stuttgart 1907上,做出社会主义政党反对军事冲突的决议,列宁对于德国社会民主党支持德国战争行动感到愤怒,认为这直接违背决议、且第二国际已经停止运作[3]:85[4]:127[6]:225[12]:378-379[7]:103-104。他先是在1915年9月参加于瑞士召开反战的齐美尔瓦尔德会议,并在1916年4月参与第二次会议赖兴巴赫会议英语Kienthal Conference[3]:94[4]:130-131[12]:382-383[6]:245[7]:113-114[7]:122-123[8]:132-134。然而尽管他率领齐美尔瓦尔德左派英语Zimmerwald Left发表主张,最后仍只得到妥协宣言[8]:132-134

列宁敦促欧洲大陆各地社会主义者将“帝国主义战争”改变为整个欧洲大陆的“内战”,使无产阶级者与资产阶级和贵族对抗[3]:85[4]:129[6]:227-228[8]:111。1916年7月,列宁的母亲逝世,然而他没有办法参加其葬礼[12]:380[6]:230-231[8]:130。母亲的逝世深深影响列宁,这使他情绪转为低落,担忧他也会在见到无产阶级革命前便逝世[4]:135[6]:235。隔年9月,列宁发表《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21],主张帝国主义国家资本主义的垄断产物;其中资本家借由扩展工资较低、原材料便宜的新兴领土,以寻求增加自身利润。他认为竞争和冲突将会增加,帝国主义列强间的战争将持续爆发,直到他们被无产阶级革命和社会主义基础推翻[3]:95-100,107[4]:132-134[6]:245-246[7]:118-121[8]:116-126

他花费大量时间阅读格奥尔格·黑格尔路德维希·费尔巴哈亚里士多德的著作,后三者都对马克思产生关键性影响[6]:241-242。这也改变列宁对于马克思主义的解释,他曾经认为能基于预先确定的科学原理来发展政策,且得出只有透过实践来测试政策是否正确的结论[6]:243。尽管他认为自己是正统马克思主义,他也开始改变部分马克思关于社会主义发展的预测。其中,马克思相信中产阶级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必定在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革命”前出现,列宁则认为俄罗斯无产阶级能够在未有中间阶段的革命下,便能够推翻沙皇政治制度[6]:238-239

俄国革命

四月提纲

1917年3月,人在斯德哥尔摩的列宁与瑞典社会主义者图雷·尼曼卡尔·林德哈根英语Carl Lindhagen会面。

1917年2月,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初期改名为“彼得格勒”的圣彼得堡,产业工人因食物短缺和工厂环境恶化而发动罢工,俄国二月革命爆发。随着动乱蔓延至俄罗斯其他地区,担心将会被暴力推翻的沙皇尼古拉二世退位。国家杜马接管国家控制并建立俄国临时政府,而俄罗斯帝国则转变为新成立的俄罗斯共和国[4]:136-138[6]:253。列宁在瑞士中心听闻这件事情后,他与其他持不同政见者共同庆祝[6]:254-255。他决定返回俄罗斯以掌管布尔什维克,并开始撰写自己对于布尔什维克的计划概要;但由于军事冲突持续进行,大部分进入国家的通道遭到封锁。他与其他持不同政见者开始安排通行计划,并和与俄罗斯正在交战的德国展开谈判。德国政府认识到这些持不同政见者将对俄罗斯敌军造成问题,同意默许32名俄罗斯公民搭乘铁路运输列车,通过德国领土而前往俄罗斯,当中包括列宁及其妻子[3]:109-110[4]:139[12]:386[12]:389-391[6]:255-256[7]:127-128

这群成员从苏黎世搭乘密封列车前往萨斯尼茨,之后改搭乘渡轮穿越德国边境,而抵达瑞典特雷勒堡[22];在瑞典社会民主工人党成员奥托·格日姆伦图雷·尼曼等人帮助下,列宁先后顺利经过哈帕兰达托尔尼奥赫尔辛基斯堪的纳维亚地区[22],最后搭乘铁路列车抵达彼得格勒[3]:110-113[4]:140-144[12]:391-392[6]:257-260。1917年4月16日,乘坐铁路列车的列宁到达彼得格勒芬兰车站[22],针对布尔什维克支持者发表演讲,当中谴责临时政府,并再次呼吁遍布欧洲大陆的无产阶级革命[3]:113,124[4]:144[12]:392[6]:261[7]:131-132

在接下来数日,他在布尔什维克会议上演讲,严厉批评计划与孟什维克,并公开发表自己撰写的著名报告《四月提纲[23][12]:393-394[6]:266[7]:132-135[8]:143, 146-147。他公开谴责支持临时政府的孟什维克、及在具影响力的彼得格勒苏维埃占首要地位的社会革命党,批评两者背叛社会主义。他考虑到政府仍采取帝国主义的沙皇政治制度,提倡立即与德国和奥匈帝国恢复和平状态、交由苏维埃统治、工业和银行国有化、及国家收归土地,借此建立无产阶级政府和推动社会主义社会发展。相对地,孟什维克认为俄罗斯无法朝向社会主义转变方向发展,并指责列宁试图让新兴的共和国陷入内战[6]:266-268, 279[7]:134-136[8]:147-148

七月危机

1917年4月,列宁在塔夫利宫彼得格勒苏维埃发表演讲。

在未来几个月,他持续推广其政策、参加布尔什维克中央委员会、在布尔什维克报纸《真理报》大量撰写文章;同时他还在彼得格勒针对工人、士兵、海员和农民发表公开演讲,借由讲述自己的目标影响群众[6]:267, 271-272[8]:152, 154。起初列宁因为政治上的左倾而导致布尔什维克陷入孤立,但后来其不妥协立场,却使所有不信任临时政府者把布尔什维克视为自己阵营,获得反对者支持的布尔什维克不再承担政府政策责任[24]。随着布尔什维克支持者的不满感觉增长,列宁建议在彼得格勒发起武装政治示威,以测试政府的反应[6]:282[8]:157。然而由于健康恶化,他离开城市而前往芬兰乡村尼沃拉休养[8]:157[12]:421[4]:147[6]:276, 283[7]:140

在列宁离开后,布尔什维克仍然发动武装游行,“七月危机”爆发。但在得知游行示威者与政府部队发生暴力冲突后,他返回彼得格勒并呼吁冷静[12]:421-425[4]:147-148[6]:283-284[8]:158-161[7]:140-141[8]:157-159。作为暴力事件的回应,政府下令逮捕列宁和其他著名的布尔什维克成员、突然袭击后者办公室,及公开指控列宁是德国密探英语Agent provocateur[25][12]:431-434[4]:148[6]:284-285[7]:141[8]:161。虽然学界对于这点仍存在争议[26][27],不过亦有大量资料证据证明德国对列宁提供财政支持[12]:411-412。列宁认为时机仍不成熟,而暂时放弃武力夺权的想法[27];为了逃避逮捕,列宁先是躲进彼得格勒数间安全屋英语Safe house[3]:125[4]:148-149[6]:285。之后由于担忧可能被杀害,列宁和陪同的资深布尔什维克成员格里戈里·季诺维也夫决定乔装逃离彼得格勒,前往拉兹里夫车站英语Razliv railway station重新安顿[7]:141[12]:436[12]:467[6]:287[8]:165

在那里,列宁开始投入撰写书籍的研究,后来成为《国家与革命[28]。其中该书阐述他相信无产阶级革命后的社会主义国家发展过程,及至此国家将会逐步地消亡,而留下纯正的共产主义社会[12]:468-469[4]:149[7]:142-143[8]:166-172。他还开始争论布尔什维克领导以推翻政府的武装起义,不过政党中央委员会的秘密会议拒绝这个想法。列宁之后搭乘铁路列车和徒步行进前往芬兰,并在8月10日到达赫尔辛基,躲藏在布尔什维克同情者所拥有的安全藏身处[8]:165[12]:468[4]:150[6]:288-292

十月革命

临时政府已经被推翻。临时政府的大多数成员已经被捕。苏维埃政权将向各国人民提议立即缔结民主和约,立即在各条战线上停战。苏维埃政权将保证把地主、皇族和寺院的土地无偿地交给农民委员会处置;将使军队彻底民主化,以维护士兵的权利;将规定工人监督生产;将保证按时召开立宪会议;将设法把粮食运往城市,把生活必需品运往农村;将保证俄国境内各民族都享有真正的自决权。……革命万岁!

列宁在《告工人、士兵和农民书》中提及政治纲领[29][4]:161

1917年8月,列宁仍然在芬兰期间,俄罗斯帝国陆军总司令拉夫尔·科尔尼洛夫派兵进驻彼得格勒,发动军事政变尝试反抗临时政府。俄罗斯总理亚历山大·克伦斯基转向包含布尔什维克成员的彼得格勒苏维埃求援,允许革命人士组织工人作为保卫城市的赤卫队。虽然政变在扩及至彼得格勒前便终止,但这次事件促使布尔什维克返回到公开的政治活动领域[12]:439-465[4]:150-151[6]:299[7]:143-144[8]:173。由于担心右派势力敌视社会主义的反革命活动,控制彼得格勒苏维埃的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施加压力,在政府与布尔什维克关系恢复友好状态中发挥重要作用[12]:465。但因为加入临时政府和战争持续不受欢迎,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两者已经失去许多民众支持。布尔什维克充分利用这一点,亲近布尔什维克的马克思主义者托洛茨基很快获选为彼得格勒苏维埃领导人[12]:465-467[7]:144[30]:17[8]:174。到了9月,布尔什维克在莫斯科和彼得格勒苏维埃工人领域赢得多数票[12]:471[4]:151-152[8]:180

列宁在认识到形势对他来说更为安全后,便回到彼得格勒[12]:473[12]:482[4]:152[6]:302-303[8]:179。10月10日,他参加布尔什维克中央委员会会议,再度主张政党应该领导武装起义,以推翻临时政府,该论点获得10票支持和2票反对[12]:482-484[4]:153-154[6]:303-304[7]:146-147。季诺维也夫和加米涅夫批评这项计划,认为俄罗斯工人不会支持反对政府的暴力政变;且虽然列宁主张整个欧洲濒临无产阶级革命,然而这并无明确的证据[12]:471-472[6]:304[7]:147。不过政党开始计划组织攻势,并在10月24日于斯莫尔尼宫召开最后一次会议,之后该处也成为军事革命委员会英语Military Revolutionary Committee的基地[6]:306-307。而在科尔尼洛夫发动政变期间,布尔什维克也在彼得格勒苏维埃组织武装民兵组织,且大部分成员忠于布尔什维克[31]:14-15[32]:1-3[12]:466[4]:155。军事革命委员会责令控制彼得格勒重要运输、通讯、印刷、公用事业中心,过程中并没有发生流血冲突[12]:485-486[12]:491[4]:157, 159[6]:308

布尔什维克还围攻政府所在的冬宫,布尔什维克水兵还控制曙光号巡洋舰向建筑开炮,并在战胜后逮捕多名部长[12]:492-493[12]:496[6]:311[8]:182。列宁在起义后向彼得格勒苏维埃发表演讲,宣称已经推翻临时政府[12]:491[6]:309。布尔什维克宣布组建新政府人民委员会,列宁最初拒绝出任人民委员会主席的领导职位,建议由托洛茨基接掌;但在其他布尔什维克成员坚持要求下,最后列宁做出让步[12]:499[6]:314-315。10月26日至10月27日,列宁和其他布尔什维克成员出现在全俄罗斯苏维埃第二次代表大会,并宣布新政府正式成立;而在同日,军事革命委员会关闭彼得格勒的非社会主义报纸[33]。不过孟什维克出席者谴责非法夺取政权的作为,且认为此举冒着内战的风险[6]:314-315[12]:496-497[4]:159-161[8]:183。在新政治制度实施初期,列宁回避谈及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的用语,以避免与俄罗斯全体居民疏远,演讲中则以工人管理国家取代[12]:504[6]:315。列宁和其他布尔什维克成员还预期在数天或数个月内,无产阶级革命将会席卷整个欧洲[6]:316

上台执政

组建政府

1918年11月7日,列宁和雅科夫·米哈伊洛维奇·斯维尔德洛夫等政治人物出席十月革命纪念阵亡者典礼。

临时政府计划在1917年11月选举俄国立宪会议,列宁最初也表示应由布尔什维克主导召开立宪会议[34];人民委员会则违背列宁的异议,仅同意按照预定时间举办投票[35]:314[6]:317。在1917年俄国立宪会议选举上,布尔什维克获得大约25%的选票,遭到重视农业的社会革命党将其击败[35]:315[12]:540-541[4]:164[5]:173[8]:192。列宁认为选举未能合理反映人民的意志,因为选民没有时间学习布尔什维克的政治纲领;且在左派社会革命党与社会革命党分裂前,候选人资格的名单便已草拟出来[8]:192[5]:176[7]:156。然而在1918年1月,新当选的俄国立宪会议在彼得格勒召开[4]:164。人民委员会主张这是试图去除苏维埃权力的反革命行为,但是社会革命党孟什维克拒绝承认此事[12]:546-547。最后出席立宪会议的布尔什维克先是提出剥夺大部分法定权限的动议,动议在遭到立宪会议的拒绝后,人民委员会宣称这是反革命行动的证据,并将立宪会议强制解散[8]:192[12]:552-553[4]:165[5]:176-177[6]:331-332, 336-337

尽管部分布尔什维克成员亦反复呼吁,列宁还是拒绝和其他社会主义政党建立联合政府[3]:158[35]:301-302[31]:26[32]:5[12]:508[12]:519[6]:318-319[8]:189-190。之后人民委员会作出部分让步,虽然拒绝与孟什维克或社会革命党组成联合政府,但在1917年12月向左派社会革命党提供5个内阁职务。然而因为对于布尔什维克结束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方法分歧,左派社会革命党在1918年3月退出政府,联合政府仅延续4个月[31]:166-167[32]:20-21[12]:533-534[12]:537[5]:171[6]:322-323[7]:159[8]:191。因为担忧德国军队对彼得格勒构成威胁,人民委员会在1918年3月迁移至莫斯科。其中列宁、托洛茨基、及其他布尔什维克领导人搬入克里姆林宫,而列宁及其妻子、妹妹玛丽亚生活在寓所一楼,相邻房间便是人民委员会会议举办地点[3]:320-321[35]:377[12]:594-595[5]:187-188[6]:346-347[8]:212。最初此举仅作为临时措施[8]:212[3]:156[35]:350[12]:594[5]:185[6]:344,列宁本人则不喜欢莫斯科[6]:345,不过他往后生活也很少离开城市中心[3]:466[6]:348

虽然国家政府的官方最终权力掌握在人民委员会和全俄罗斯中央执行委员会,后者由全俄罗斯苏维埃代表大会选举产生。不过实际上则是由共产党控制俄罗斯,这点获得成员的公认[31]:160-164[5]:374-375[6]:377。但另一方面,列夫·加米涅夫等人则警告政党运作若按照列宁构想的权力集中方式,将来必会造成恐怖主义统治出现[36]:630。1918年,人民委员会开始单方面做出行动,声称这是权宜需要;这让全俄罗斯中央执行委员会和全俄罗斯苏维埃代表大会变得越来越边缘化[37]:74[31]:168-169,也使得苏维埃不再扮演统治俄罗斯的角色[3]:432。1918年至1919年期间,政府从苏维埃驱逐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32]:316,俄罗斯因而成为一党制国家[31]:160-161[32]:21[30]:98-99

左翼自由意志主义英语Left-libertarianism的观点,无论是左翼共产主义或是其他共产党派系,均挨批“导致俄罗斯民主制度逐渐式微”[37]:120。许多国际上的社会主义者谴责列宁的政治制度,且拒绝承认这是在建立社会主义,他们特别强调缺乏广泛的政治参与、公众咨询和产业民主[6]:354-355。1918年秋季,捷克-奥地利马克思主义者卡尔·考茨基撰写反对列宁主义英语Anti-Leninism的宣传小册,谴责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反民主的性质,列宁也发表强烈的回应[3]:307-308[5]:178-179[7]:156[8]:252-253[38]:123-124。德国马克思主义者罗莎·卢森堡附和考茨基批评列宁反民主的观点[7]:156[35]:329-330[6]:385[8]:253-254[38]:125,而俄罗斯无政府主义彼得·克鲁泡特金形容布尔什维克夺取政权为“俄国革命的葬礼”[35]:383

退出战场

我们在这种条件下继续进行战争,会大大加强德帝国主义;和约终究是要签订的,不过那个时候签订的和约将会更糟,因为签订和约的将不是我们。我们现在不得不签订的和约无疑是一个耻辱的和约,但是如果进行战争,我们的政府就会被推翻,而和约将由另一个政府来签订。

列宁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会议中提及与同盟国停战[39][3]:193-194

列宁在夺取政权时,坚信其政府主要政策必须是退出第一次世界大战,与德国、奥匈帝国等同盟国确立停战地位[35]:331[12]:567。其中他曾经承诺建立和平,认为持续不断的战争将使厌倦战争的俄罗斯军队产生不满;且这些军队和推进中的德国军队,也威胁自己的政府和国际社会主义[12]:567[3]:151[6]:338。相反地,尼古拉·布哈林、左翼共产主义等其他布尔什维克成员则认为与同盟国和平相处,将是对国际社会主义的背叛;俄罗斯应该转而发动“保卫革命战争”,将激起德国无产阶级反抗自身政府的起义[12]:567[3]:190-191[35]:337[4]:166

1917年11月,列宁在《和平法令》中提出3个月的停战协议,经过第二次全俄罗斯苏维埃代表大会批准,且递交给德国和奥匈帝国政府[3]:151-152[12]:571-572。由于这是侧重西方战线以避免败局迫近的机会,德国做出肯定回应[4]:166[3]:154[12]:572。而在11月,和平谈判于德国东方战线最高统帅部在布列斯特的指挥部展开,并由托洛茨基、阿道夫·越飞领导俄罗斯代表团[35]:331[3]:161[12]:576。同时双方决定停火,且直到1月一致同意为止[12]:576[3]:162-163。在谈判过程,德国坚持要求保留他们战时占领的地区,其中包括波兰、立陶宛和库尔兰;俄罗斯驳回这一要求,认为这侵犯这些国家的自决权利[3]:171-172,200-202[12]:578。一些布尔什维克成员表示希望故意拖延谈判,直到无产阶级革命在欧洲爆发[4]:166[6]:338。1918年1月7日,托洛茨基从布列斯特返回圣彼得堡,并带着同盟国的最后通牒;后者要求俄罗斯同意德国的领土要求,否则战争将继续进行[6]:338

从1月至2月,列宁强烈要求布尔什维克接受德国的提案。他认为如果将确保布尔什维克领导的政府生存,失去领土尚可以接受。大多数布尔什维克成员不同意他的观点,希望拖延停战协议、且认为这是德国的吓唬方法[35]:334,337[3]:195[6]:338-340[8]:199。2月18日,德国陆军重新发动攻势,进一步往俄罗斯支配的领土推进,并在1天内占领陶格夫匹尔斯[35]:337[3]:206,209[12]:586-587[6]:340-341。至此,列宁终于说服多数布尔什维克中央委员会成员接受同盟国的要求[8]:199[12]:587[4]:166-167[6]:341。然而在2月23日,同盟国发布新的最后通牒,要求俄罗斯必须承认德国统治波兰、波罗的海国家及乌克兰,否则俄罗斯将面对大规模入侵[6]:341[35]:338[12]:592-593

3月3日,双方签署《布列斯特-立陶夫斯克条约[3]:211-212[35]:339[12]:595[4]:167[6]:342[7]:158-159。这导致俄罗斯失去大量的领土和前帝国26%人口,并有37%农业收获面积、28%工业、26%铁路轨道和75%煤铁储蓄转移给德国控制[12]:595[6]:342。也因此,条约深深不受俄罗斯各个政治党派欢迎[3]:213-214[12]:596-597,数名布尔什维克和左派社会革命党成员从人民委员会辞职以表示抗议[6]:344。条约签署后,人民委员会集中尝试在德国挑起无产阶级革命,在国家内发布一系列反战和反政府的出版物,德国政府则驱逐俄罗斯外交官作为反击[3]:313-314[35]:387-388[12]:667-668[5]:193-194[6]:384。1918年11月,德意志皇帝威廉二世退位,新政府与协约国签订《康边停战协定》,人民委员会因此正式宣布《布列斯特-立陶夫斯克条约》作废[6]:384[3]:303-304[12]:668[5]:194

建立契卡

……对工人、士兵和农民实行恐怖,是为了一小撮地主和银行家的利益;而苏维埃政权对地主、奸商及其奴仆采取坚决的手段,是为了工人、士兵和农民的利益。

列宁在《普列汉诺夫论恐怖》中提及红色恐怖[40][5]:182

在夺取政权后,列宁政府发布一系列法令。首先是《土地法令》,宣布贵族和正教会的不在地主所有权应该收归国有,并由地方政府重新分配给农民。随着没收土地的行为已经发生,尽管列宁更加渴望农业集体耕作的方式,政府对于农民所拥有的广大土地仍提供正式承认[12]:499[3]:252-253[5]:341[6]:316-317[7]:149[8]:194-195。1917年11月,人民委员会先是发表新闻审查命令[41],之后更针对出版自由发布命令,其中关闭许多被视为反革命的反对媒体渠道[42]。虽然政府声称这将会是暂时措施,然而该命令遭到包括许多布尔什维克成员广泛地批评,认为这损害新闻自由[35]:310[32]:5-6[32]:8[32]:306[12]:521-522[6]:317-318[7]:153[8]:235-236

1918年春季,俄罗斯西部许多城市因为长期粮食不足,而面临着饥荒[3]:236[12]:558[12]:723[4]:170[5]:190。列宁指责由富裕农民组成的富农阶级,涉嫌囤积已经生产的粮食来增加其经济价值。他在1918年5月发表征用命令,建立独立武装分队查扣富农粮食且至城市分配。到了6月,他呼吁组成贫困农民委员会英语Committees of Poor Peasants帮助征用[4]:170[3]:236-237[35]:353[12]:560[12]:722[12]:732-736[5]:181,342-343[6]:349, 358-359[7]:164[8]:218。该项政策引发巨大的社会混乱和暴力行为,独立武装分队经常与农民群体发生冲突,而助长内战的出现[3]:254[12]:728[12]:734-736[5]:197[38]:105。列宁观点的著名例子,是他在1918年8月向奔萨布尔什维克发送电报《手令》,要求他们借由公开绞死至少100多名剥削财富的富农,以镇压农民暴动[3]:277-278[12]:737[6]:365[7]:155-156[38]:106

征用命令遏制农民生产比他们个人消耗还更多的粮食,因此产量大幅度下降[3]:450[12]:726。用来补充国家批准经济的黑市急遽发展[12]:700-702[30]:100,列宁认为这是投机者,并枪决黑市商人与抢劫成员[3]:195[5]:181[12]:794[8]:249。1918年7月,社会革命党和左派社会革命党在全俄罗斯苏维埃第五次代表大会上谴责使用武器侵吞粮食,贫困农民委员会也压迫并非属于富农的农民,因而促进农民阶级间反对政府的看法[3]:237。1918年12月,列宁废除贫困农民委员会[6]:385[7]:164[8]:218

列宁反复强调推翻旧秩序和革命成功需要恐怖和暴力[5]:181,196[35]:344[12]:790-791[8]:247-248。1917年11月,他在全俄罗斯中央执行委员会发表讲话,宣称国家是建立在行使暴力本身的制度;不过以前这种暴力是由少数富翁对全体人民行使,现在则为了人民利益安排暴力威胁[35]:312,他也强烈反对废止死刑的建议[3]:435-436。由于列宁担心布尔什维克的反对势力将会推翻政府,遂在1917年12月下令建立全俄肃清反革命及怠工非常委员会(别称“契卡”),组成由费利克斯·捷尔任斯基领导的政治警察机构[7]:153[35]:345-347[31]:20-21[12]:800[5]:233[6]:321-322[8]:186, 208-209[43]

遭遇刺杀

1918年5月1日,列宁和其妻子克鲁普斯卡娅、妹妹玛丽亚共同前往莫斯科红场参观红军阅兵。

列宁在该治理结构中是相当重要的角色,除了曾经担任人民委员会主席、及劳动国防委员会委员外,他也是中央委员会和中央政治局代表[6]:388。唯一一位能在任何地方接近该影响力者,则是列宁得力助手雅科夫·斯维尔德洛夫,不过他在1919年3月流感大流行期间逝世[6]:388[31]:168,170。而在1917年11月,列宁及其妻子居住在斯莫尔尼宫两间居室中;不过在接下来1个月,两人前往芬兰哈利拉短暂度假[6]:325-326, 333[8]:211-212。1918年1月,列宁在彼得格勒的暗杀企图幸存下来,陪同的弗里茨·普拉廷则因急忙将列宁头部按在座位下,导致自己掩护列宁的手部遭到子弹射击受伤[35]:361[12]:548[5]:229[6]:335-336[8]:198

在签署《布列斯特-立陶夫斯克条约》后,左派社会革命党放弃联合政府,且越来越多人认为布尔什维克是革命的背叛者[12]:635。1918年7月,左派社会革命党成员雅科夫·布朗金英语Yakov Blumkin暗杀德国驻俄罗斯大使威尔海姆·冯·米尔巴赫,期望外交事件随后将导致反对德国的革命战争重新启动[7]:159[35]:355[8]:199[3]:244[12]:636-640[6]:360-361。左派社会革命党接着在莫斯科发动起义政变,炮轰克里姆林宫并控制城市中央邮局,之后则被托洛茨基的武力所阻止[8]:250[3]:242[12]:642-644。政党领导人和许多成员遭到逮捕和关押,但相较于其他反对布尔什维克者,这次处理则较为宽容[3]:244[12]:644[5]:172

他在1918年8月于莫斯科米赫尔松工厂俄语Московский электромеханический завод имени Владимира Ильича进行公开演讲后,虽然从第二次暗杀企图中幸存,但是因为枪击而受到重伤[3]:280[35]:361-362[12]:806-807[5]:219-221[6]:367-368。其中第一发子弹射中列宁左肩,第二发击中左胸并穿越颈部,第三发则命中正在与他谈话的女性[12]:807。虽然子弹没有刺穿左肺,但由于血液流入肺脏,列宁的情况仍然很紧急[44]。随后,社会革命党成员范妮·卡普兰遭到逮捕和处决[12]:807[7]:155[3]:282-283[35]:362-363[12]:809[5]:222-228。这次暗杀同时获得俄罗斯广泛的新闻报导,引起对他的同情心及增加名望[5]:222,231,甚至是引发部分民众对于列宁的个人崇拜[45]。在休息期间,列宁于1918年9月转往位于莫斯科郊外戈尔基列宁斯克庄园法语Manoir de Gorki Leninskie,该处是近期由政府为其购得的建筑[6]:369

社会改革

1919年5月25日,列宁在莫斯科向职工普遍军事训练当局英语Vsevobuch成员演讲。

1917年10月,列宁发布限制俄罗斯每个人每天工作8个小时的命令[6]:321。到了11月,列宁发布《工人监督条例》,呼吁每位企业工人建立选举委员会,以监督自身企业管理[12]:709。人民委员会在这个月也颁发命令,以征用国家黄金[5]:171、及将银行收归国有,列宁将此视为接近社会主义的重要一步[6]:321[7]:153[31]:45-46[12]:682-683。同时人民委员会发布废止俄罗斯司法体系的法令,呼吁利用“革命良心”代替遭到废除的法律[32]:172-173[12]:796-797[8]:242。法院为双重制度所取代,分别是专司反革命罪刑的革命法庭英语Revolutionary tribunal (Russia),和处理民事同其他刑事犯罪的人民法院英语People's Court (Soviet Union)[32]:172[12]:798-799[38]:121。两者奉命忽视先前存在的法律,并根据人民委员会法令和“社会主义正义感”做出裁定[12]:796-797[32]:172[46]。人民委员会还彻底改革武装部队,其中执行平等主义办法,包括废除先前的军衔、职称和奖章,并号召士兵创建委员会以选举他们的指挥官[5]:170

到了1917年12月,人民委员会设立最高国民经济会议,并能对工业、银行、农业和贸易产业等行使权利[6]:321[31]:50[12]:689[37]:64[8]:231。工厂委员会从属于隶属国民经济最高会议的工会,因此国家集中经济计划优先于工人地方经济利益[12]:709[37]:64[37]:68[3]:437-438。1918年年初,人民委员会取消所有的外债,并拒绝偿还拖欠的利息[3]:263-264[12]:672。1918年4月,它将外债收归国有,建立进口和出口的国家垄断地位[3]:264。同年6月,人民委员会宣布公用事业、铁路运输、土木工程、纺织业、冶金专业、采矿业国有化,其中这些大部分唯一的国有企业[12]:681[12]:692-693[37]:96-97。然而国有化始终并未彻底彻底实施,直到1920年11月小规模产业事业才纳入国家控制的规划中[12]:692-693[37]:97

有“左翼共产主义”之称的布尔什维克派系批评人民委员会的经济政策过于温和,他们希望所有工业、农业、贸易、金融、运输和通讯国有化[3]:236[6]:351-352。列宁认为这在当前阶段并不切实际,政府应该只将俄罗斯大规模的资本主义事业收归国有,这包括银行、铁路、大片私有土地、大型工厂和矿井;且允许小型商业私自经营,直到它们成长到足以成功地收归国有[3]:236[6]:351-352。列宁也不同意左翼共产主义对于经济组织的想法,他在1918年6月坚决主张产业的集中经济控制是必要的,然而左翼共产主义希望每个工厂由自身工人管理,列宁则认为工团主义方法对于社会主义事业有害[3]:259,444-445

另一方面,列宁还发表大众教育法令,规定政府将保证提供所有俄罗斯儿童自由、世俗的教育[6]:321,且法令还建立国家孤儿院系统[3]:260-261。为了防止群众缺乏教育也发起识字运动,其中在1920年至1926年间,估计500万人报名参加速成的基础读写能力课程[37]:174。同时他也支持男女平等,让她们从自己丈夫处取得经济独立自主、及取消离婚的限制;除了引进有助于解放妇女的法律[3]:554-555[37]:83,并设立推动这些目标的布尔什维克女性组织妇女部[37]:122-123。作为激进的无神论者,列宁和共产党希望摧毁宗教组织[3]:552[32]:308[37]:126[8]:238-239[38]:176,182,政府在1918年1月命令教会和国家分离,且禁止校园内部的宗教课程[32]:308[5]:373[38]:177

建立苏俄

1919年3月,俄国共产党召开第八次代表大会,成员包括列宁、斯大林、米哈伊尔·加里宁阿道夫·越飞达维德·梁赞诺夫米哈伊尔·托姆斯基等人。

1918年3月召开的俄国共产党第七次代表大会上,由于列宁希望自己的团体逐渐与改革主义的德国社会民主党疏远,并强调其最终目标共产主义社会,布尔什维克将官方名称从“俄国社会民主工党”改为“俄国共产党”[7]:159[3]:219,256,379[35]:374[6]:355[8]:219。共产党内部还建立中央政治局组织局,以补充既有的中央委员会,而人民委员会和劳动国防委员会则必须采纳这些政党单位的决定[6]:388[30]:98。1918年7月,全俄罗斯苏维埃第五次代表大会批准宪法,使得俄罗斯共和国改组为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3]:249。政府为了寻求国家现代化,正式将俄罗斯使用的儒略历转变为欧洲使用的公历[37]:84[8]:211

而在同月,乌拉尔地区苏维埃为了阻止推进中的白军部队营救受到监视的罗曼诺夫家庭,在叶卡捷琳堡处决英语Execution of the Romanov family前沙皇及其直系亲属,并由斯维尔德洛夫通知人民委员会[35]:357-358[12]:781-782[5]:206-207[6]:364-365。包括理查德·派普斯德米特里·沃尔科戈诺夫等许多传记作者和历史学家,表示沙皇家族遭到处决可能获得列宁批准,乃至于支持由其下令处决的观点[47][12]:763[12]:770-771[5]:211-212,而历史学家詹姆斯·莱恩谨慎地表示没有理由相信这点[38]:109。然而对于列宁来说,杀人是不可避免的,他也曾强调法国大革命处决路易十六英语Execution of Louis XVI的先例[5]:208。其中在莫斯科期间,列宁便曾签字处决25名俄罗斯帝国部长官员和765名俄国白军成员[48]

虽然列宁预期俄罗斯贵族阶层和资产阶级将反对其政府,他相信下层阶级的人数优势加上布尔什维克有效组织社会的能力,得以保证在任何冲突中迅速获胜,但他未预料到强烈反对布尔什维克统治俄罗斯的程度[6]:357。随后的俄国内战遍布前帝国地域,除了亲布尔什维克的红军对抗反布尔什维克的俄国白军对立外,也包括俄罗斯边界地区的种族冲突,及红军和白军军队与地方农民团体绿军间的军事冲突[6]:391-392。许多历史学家因此认为内战代表两种完全不同的军事冲突,分别是革命者和反革命分子间、及不同革命派系间[30]:84,88

治理苏俄

内战爆发

1919年11月7日,列宁、加米涅夫、托洛茨基等领导人在莫斯科红场参与纪念十月革命两周年活动。

俄国内战期间,俄国白军部队由前沙皇时代军官组建[8]:205,其中包括安东·邓尼金南俄英语South Russia (1919–1920)志愿军英语Volunteer Army[6]:357[35]:355[4]:173, 175[5]:198[8]:187亚历山大·戈尔察克在西伯利亚的部队[3]:334,343,357[6]:382, 392[8]:205-206、及尼古拉·尤登尼奇在新独立的波罗的海国家的军队[32]:204[8]:206。35,000多名因为与同盟国战斗集结的战俘,也组成支持白军的捷克斯洛伐克军团。白军和捷克斯洛伐克军团之后开始攻击人民委员会,且在萨马拉结盟建立反对布尔什维克的政府——宪法制定议会议员委员会[8]:205[3]:288-289[12]:624-630[6]:360[7]:161-162

而在这期间,俄国白军得到西方国家政府的支持,这些国家视苏德《布列斯特-立陶夫斯克条约》的签订是对协约国抗击同盟国所付出努力的背叛,他们还担忧布尔什维克会呼吁爆发世界革命[3]:262-263。1918年,英国、法国、美国、加拿大、意大利和塞尔维亚的10,000人军队登陆莫曼斯克,并且攻占坎达拉克沙;而在同年,英国、美国和日本、北洋军阀统治的中华民国[49],也跟进派遣军队登陆海参崴[3]:291[35]:354。但西方国家的军队很快从俄罗斯的内战中撤离,改派遣军官、技术人员和武器装备支持白军;不过日本则留下部队,且将军事冲突看作扩张领土的机会[3]:331,333

列宁领导的人民委员会任命托洛茨基组建和领导工农红军,后者在其支持下,于1918年9月组建革命军事委员会[50];托洛茨基自己奉调为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50],直到1925年为止[5]:198[12]:610[12]:612。在认识到军事经验具有其价值后,列宁同意任用大量旧沙皇时期的军队军官在红军服役[50],虽然托洛茨基也成立军事委员会以监督他们的行动[5]:198[12]:612[12]:609[12]:629[3]:337[6]:383[8]:217。同时布尔什维克政府也依照方针,针对特定社会阶级实施红色恐怖[51],红军亦有做出暴行[52]。红军保持对莫斯科和彼得格勒这两个俄罗斯最大城市的控制,其势力也包含大俄罗斯大部分地区;白军主要坐落于前帝国的边缘[3]:248,262,因此受制于势力分裂与地理位置分散[12]:651[5]:200[7]:162[30]:81,且俄罗斯民族至上主义也与区域少数民族疏离[3]:251[7]:163[8]:220

而在布尔什维克政府“针对革命敌人的大众恐怖”手段帮助下,后沙皇时代的俄罗斯已经推翻资本主义社会架构,且建立严密社会组织;同时工农阶级在君主制推翻后,在阶级战争中也自然对于特权阶级有所仇恨,这些都让得到外国援助的俄国白军在战争中无法获得民众支持[36]:524-525。不过反布尔什维克的白军部队也实施具政治性的白色恐怖英语White Terror (Russia),以暴力活动对抗被视为反对君主制、支持社会主义的布尔什维克群众[51],虽然这通常比起国家实施制裁的红色恐怖更为自发[32]:201[12]:792[5]:202-203[8]:250。白军和红军也都带有种族主义的歧视色彩,甚至曾经袭击犹太人社区[51][53],驱使列宁发表对于反犹太主义的谴责,并归咎于资本主义宣传活动上[32]:201[5]:203-204。白军军队在1919年全面撤退,并在1920年年初于三条战线上全数遭到击败[8]:206[32]:184[6]:402

红色恐怖

资产阶级中凡有劳动能力的男女,均应编入挖壕营,受赤卫队员的监视;违者枪毙。……所有敌方奸细、投机商人、暴徒、流氓、反革命煽动者、德国间谍,一律就地枪决。

列宁在《社会主义祖国在危急中!》中的内容[54]

1918年9月,在经历列宁刺杀案件后,人民委员会批准由契卡策划的压制体系命令,主要针对资产阶级的“红色恐怖”展开[55][32]:174[5]:233-234[37]:112[38]:111。虽然这有时被认为是尝试消除整个资产阶级[37]:112[35]:366,列宁并不希望消灭所有资产阶级成员,仅仅是压制企图恢复自身统治[38]:116。大多数恐怖活动受害者为富有的平民、或是前沙皇政府部门成员[12]:821[38]:114-115,但此外还包括非资产阶级的反布尔什维克者、及娼妓等不受社会欢迎的人士[38]:114-115[35]:366[37]:113[8]:210。契卡取得逮捕、判决和处决任何视同政府反对派成员的权力[56],而不用诉诸革命法庭审判[55][32]:173-174[12]:801。因此在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期间,契卡经常进行大批杀戮;例如在数天内,契卡于彼得格勒处死512人[35]:364[38]:114

然而列宁不曾见证或直接参与这些暴力行为[5]:202[8]:247,且公开与之保持距离[12]:796。他所发表的文章和演讲几乎没有呼吁依法处决,但他经常在其加密电报和秘密笔记提到此事[5]:202。许多布尔什维克成员对于契卡大规模处决表示反对,且担心该组织显然并不负责任[12]:825[38]:117,120。早在1918年晚期,列夫·加米涅夫和尼古拉·布哈林便试图裁撤冗余的契卡人员,但反而遭到列宁阻止[36]:649[5]:238。1919年2月,政党曾尝试阻止其活动,剥夺在官方戒严法律中并未提供的裁定和处死权力,但契卡依然持续给国家重创[38]:121[32]:174-175[32]:183[12]:828-829。到了1920年,契卡已经成为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最具影响力的机构,并给其他国家机关施加影响力[12]:829-830[12]:832。而在1921年,列宁更透过中央政治局给予契卡自主行动的处决权力[36]:649[5]:238

另外在1919年4月,契卡依照法令委托而建立集中拘留营英语Internment[12]:832[12]:834[32]:176-177,后来则由新政府机构古拉格管理[12]:835[5]:235,营地关押则类似奴隶制度般的劳动[32]:176[12]:833。1920年年底,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各地已经建立84个营地,容纳约50,000名犯人;到了1923年10月,营地成长至315个,且约有70,000名囚犯[32]:178[32]:197-198[12]:836[57][58][59][36]:647[60]。1922年7月,被当作反对布尔什维克政府的知识分子遭流放至不适合居住的地区,或是经俄罗斯完全驱逐出境,列宁则亲自详细审查上述措施处理对象的名单[5]:358-360[38]:172-173,175-176

许多社会民主党成员谴责红色恐怖的行为,而孟什维克领导人尤里·马尔托夫、和德国马克思主义先驱卡尔·考茨基等人都称这样的统治为“恐怖统治”[56][61]。不过传记作者克里斯托弗·瑞德则提到从1920年开始,恐怖行为已经大幅度减少,并且从列宁的主流做法中消失[8]:251。而从1917年至1922年的红色恐怖期间,遭到契卡绞死和枪决的精确人数并未留下纪录[12]:837,不同学者研究则提出各种红色恐怖期间可能造成的丧生人数[62][32]:466-467[63];其中后来的历史学家估计死亡人数在10,000人至15,000人范围间[38]:114,另外也有50,000人至140,000人的估算结果[12]:834[64],甚至也有超过1,000,000人之间的说法[65][66]

共产国际

1920年7月,列宁在彼得格勒召开共产国际第二次代表大会,参与成员包括列夫·加拉罕卡尔·拉狄克尼古拉·布哈林米哈伊尔·拉舍维奇英语Mikhail Lashevich马克西姆·戈尔基谢尔盖·佐林英语Sergey Zorin格里戈里·季诺维也夫罗易阿布拉姆·别连基英语Abram Belenky等人。

1918年年底,英国工党呼吁创立社会主义政党的国际大会劳动和社会党国际[35]:389-390。列宁认为这是第二国际复兴并予以鄙视,转而规划敌对的社会主义国际大会,以抵销前者影响[35]:390。他在季诺维也夫、托洛茨基、克里斯蒂安·拉科夫斯基安格里卡·巴拉巴诺夫帮助下筹办这次会议,并于1919年3月在莫斯科召开共产国际(又称“第三国际”)第一次代表大会[35]:390[6]:386[3]:525[4]:174[5]:390[7]:160[8]:225。这次会议缺乏覆盖全球的参与,在34个集会代表中,有30个属于前俄罗斯帝国国家,且大部分国际会议代表并未获得自国内部的社会主义政党正式承认[3]:525[4]:174[6]:386[7]:160[35]:390-391

也因此,布尔什维克在活动中占首要地位[7]:160[6]:387;列宁随后撰写一系列规章,打算只有赞同布尔什维克观点的社会主义政党才允许加入第三国际[3]:525[35]:398[8]:225-226。在第一次代表大会期间,列宁向代表团成员演说,严厉斥责考茨基等马克思修正主义支持者的道路,并反复呼吁暴力推翻欧洲资产阶级政府[6]:387。虽然季诺维也夫成为国际主席,列宁持续对它有着强大的控制能力[35]:395[5]:391。1920年7月,共产国际第二次代表大会在彼得格勒斯莫尔尼宫召开,这也是列宁最后一次访问莫斯科以外的城市[35]:397[6]:409

其中,列宁鼓励外国代表团成员仿效布尔什维克夺取政权,且放弃他自己长期的观点;过去他认为资本主义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要阶段,而不是鼓励受殖民统治占领的这些国家,从前资本主义社会直接改造成社会主义社会[7]:161[7]:180-181[6]:409-410。他为了这次会议撰写小书《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英语"Left-Wing" Communism: An Infantile Disorder》,表达对于英国和德国共产主义政党远离左派要素的批评,认为后者拒绝参加这些国家议会制度和工会。相反地,他强烈要求他们这样做,以推进革命事业[3]:415-420。由于和波兰间持续进行的战争,会议必须暂停数天[6]:410;随后代表大会移动至莫斯科,会议持续举行到8月为止[35]:397

不过共产党间存在民主中间主义团英语Group of Democratic Centralism工人反对派英语Workers' Opposition两个异议派系,两者指责俄罗斯国家过于中央集权和官僚主义[3]:437-438[4]:183[6]:419[35]:406[7]:167-168。工人反对派与官方国家工会有着来往,也体现政府失去与俄罗斯工人阶级间的信任关系[35]:406[6]:419[7]:167。他们对于托洛茨基裁撤工会的意见感到愤怒,后者认为工会在社会主义的工人国家是多余的;不过列宁不同意这个看法,认为最好保留工会,大部分布尔什维克成员也接受列宁“工会讨论”的观点[3]:436,442[4]:183-184[37]:104-105[6]:422-423[7]:168[8]:269。为了处理意见的分歧,列宁在1921年2月召开的俄国共产党第十次代表大会上,提出政党派系活动禁令,违者则将予以驱逐[7]:170

世界革命

1920年,托洛茨基在莫斯科大剧院前向部队训话,在旁边站立者为列宁和加米涅夫。

列宁本人支持民族自决原则,批评沙皇专制制度的俄罗斯帝国为“帝国主义”[67]。而在1917年11月,他便发布《俄罗斯人民权利宣言》,宣称生活在共和国内部的非俄罗斯人少数民族,拥有放弃俄罗斯权威的权力,并能建立他们自己的独立民族国家[3]:249[12]:514[6]:321。结果导致许多国家宣布独立,包括芬兰立陶宛(1917年12月)、拉脱维亚、乌克兰(1918年1月)、爱沙尼亚英语Estonian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1918年2月)、外高加索民主联邦共和国地区(1918年4月)和波兰第二共和国(1918年11月)[3]:249[12]:514[8]:219。不久,布尔什维克积极地在这些独立民族国家中提倡共产主义政党[7]:159-160

在西方战线签署停战协议后,列宁相信欧洲革命即将爆发[4]:173[35]:387。而随着世界局势发展,列宁认为无产阶级的世界革命将会出现[68];他甚至预测在俄罗斯革命后,德国也将会爆发革命行动[68]。为了促进欧洲社会主义革命并援助工人运动,人民委员会支持匈牙利苏维埃共和国在1919年3月成立库恩·贝拉的共产党政府,之后还在巴伐利亚苏维埃共和国建立共产党政府[68]。德国其他地区也爆发许多社会主义革命起义英语Revolutions of 1917–23,包括斯巴达克同盟发动的起义行动[3]:333[4]:173[35]:388[5]:395。而在俄国内战期间,红军奉派到俄罗斯边境附近的新独立民族国家,并建立苏维埃政府系统以促进当地马克思主义[6]:385-386。之后列宁则主张渗透波兰并建立苏维埃政府,之后更延伸至德国而推动世界革命[68]

而在1920年,波兰第二共和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独立后,其领导人约瑟夫·毕苏斯基便尝试吞并白俄罗斯西乌克兰部分地区,波苏战争爆发,波兰更在5月占领基辅[69][3]:389[4]:182[5]:281[6]:407[7]:161。在成功迫使波兰军队撤回后,列宁强烈要求红军推进至波兰,认为波兰无产阶级将为了支持俄罗斯军队而起来造反,因此触发欧洲革命。虽然托洛茨基和其他布尔什维克成员持怀疑态度,他们最后同意武装入侵。在米哈伊尔·图哈切夫斯基率领的红军与波兰作战期间,位于西欧的德国、法国和意大利都有群众响应军事行动[69]。然而波兰无产阶级并未起来反抗,且红军在与波兰军队多次交战后,于华沙战役中遭到击退[69][7]:161[3]:391-395[35]:396[4]:182-183[6]:408-409, 412。波兰军队开始逼迫红军军队返回俄罗斯,也迫使人民委员会求和。1921年3月18日,双方签署《里加和约》并宣告战争结束[69],其中俄罗斯割让领土给波兰、且支付相关赔款[6]:412[4]:183[5]:388

而在同年,列宁也声称苏维埃政权需要巴库生产的石油,之后则派遣布尔什维克成员和红军建立苏维埃政权[70][71]。另外俄罗斯在许多地区正式独立后,同样也陆续将之转为由共产党领导的国家,包括爱沙尼亚劳动人民公社英语Commune of the Working People of Estonia拉脱维亚社会主义苏维埃共和国立陶宛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白俄罗斯社会主义苏维埃共和国乌克兰苏维埃共和国英语Ukrainian Soviet Republic[6]:385-386;俄罗斯更进一步向东方发展,主导先后在乔治亚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蒙古人民共和国成立共产党政府[3]:531,536。许多资深布尔什维克成员希望这些国家并入俄罗斯,列宁坚持宣称民族情感应该受到尊重,但也保证这些国家新成立的共产党政府,实际上是莫斯科政府的地区分支机构[6]:386。但随着匈牙利共产党政府垮台、红军在波兰首都华沙战败、及德国马克思主义起义遭到镇压,列宁世界革命的预言并未实现[69][35]:396[4]:174[3]:341

饥荒动乱

1921年,列宁、托洛茨基、克利缅特·伏罗希洛夫等人,和刚镇压完克隆斯塔起义的布尔什维克士兵合照。

1921年至1922年,俄罗斯因为干旱引起极为严重的饥荒,而国家也曾经在1891年至1892年经历饥荒英语Russian famine of 1891–92[3]:507-508[4]:185-186。这次严重的饥荒波及30多个省份,估计期间导致俄罗斯大约有500万人死亡[72][38]:164,甚至出现人食人的情况[73]。饥荒问题恶化政府的征用,然而俄罗斯粮食仍大量输出[5]:343,347。为了帮助饥荒灾民,美国联邦政府设立分发粮食的美国救济管理局英语American Relief Administration[3]:508[35]:414[5]:345[7]:172,同时花费2,000万美元购买粮食来救济灾民[74]。然而列宁不信任这一外援,并且予以严密的监控[5]:346。而在饥荒期间,莫斯科牧首吉洪呼吁正教会出售不必要的物品,以帮忙赈济急需,该行动获得政府背书[5]:374-375

另外在1920年和1921年,反对余粮收集制的地方征用,导致俄罗斯全国各地爆发反布尔什维克农民起义[75],不过这些起义遭到镇压[8]:220[35]:406[5]:343[7]:168[3]:467[6]:425[38]:154。其中最重大者为反抗的农民发起的坦波夫起义,列宁将这次起义称为“富农暴动”[75];最后他下令米哈伊尔·图哈切夫斯基率领红军,并使用毒气镇压叛乱的反抗征粮农民[7]:168[3]:459[32]:330-333[6]:423-424[38]:154-155[76]。1921年2月,彼得格勒工人举行罢工,导致政府正式宣布城市戒严,且派出红军镇压示威游行[8]:220[35]:406-407[32]:324-325[4]:184[38]:170

到了3月,曾经在十月革命扮演重要角色的克隆斯塔水兵,在彼得格勒发起反抗布尔什维克政府的克隆斯塔起义,要求允许所有社会主义者言论自由与出版自由、提供自主工会集会自由、允许农民自由市场和不为征用所制,同时要求重新选举苏维埃[77]。列宁宣称反叛者为社会革命党和外国帝国主义所误导,呼吁展开暴力报复[38]:170[4]:184[3]:469-470[35]:405[32]:325-326[6]:427[7]:169。在托洛茨基领导下,红军在3月17日镇压叛乱,导致数千人死亡,而幸存者则居留在劳改营[3]:470-471[35]:408-409[32]:327-328[4]:184-185[6]:427-428[38]:171-172[78]

1922年1月,人民委员会更进一步强制要求宗教机关将所有贵重物品拨出和销售[8]:251[5]:375-376[38]:176-177。吉洪反对出售用于圣餐礼中的物品,许多神职人员抗拒挪用作为,但也导致暴力威胁[5]:376[38]:178。而在发生神父暴动后,列宁在1922年5月向维亚切斯拉夫·莫洛托夫致信讨论拆除教堂一事,并表示应该尽量处决反动的神父和资产阶级[79]:152-154。期间,他颁发要求依法处死反对布尔什维克神父的法令,导致14,000人至20,000人死亡[5]:376-377[8]:239[38]:179,而历史学家奥兰多·费吉斯则认为约有8,000名神职人员在这时期遭到处死[78]。虽然俄罗斯正教会受到最严重的影响,政府反对宗教的政策也影响天主教会新教教堂、犹太人会堂和伊斯兰教清真寺[5]:381

新经济政策

在这个小农国家里先建立起牢固的桥梁,通过国家资本主义走向社会主义;否则你们就不能到达共产主义,否则你们就不能把千百万人引导到共产主义。现实生活就是这样告诉我们的。革命发展的客观进程就是这样告诉我们的。

列宁在1921年的《十月革命四周年》提及新经济政策的内容[80][35]:412-413

1920年1月,政府推行普遍的劳动征用,确保所有年龄16岁至50岁的公民必须工作[12]:703-707[37]:103[38]:143。列宁也呼吁俄罗斯国家电气化委员会计划,自1920年2月展开平民大众电气化工程;他更宣布:“共产主义就是苏维埃政权加全国电气化。[81]”这句将在往后数年广泛提及[3]:423[3]:582[37]:107[7]:165[8]:230。这项计划预计花费10年到15年时间,新建30座发电站,其中分别有20座火力发电站和10座水力发电站[82]。但另一方面,列宁也提到“我们计划(说我们计划欠周地设想也许较确切)用无产阶级国家直接下命令的办法在一个小农国家里按共产主义原则来调整国家的产品生产和分配。现实生活说明我们错了。[80]

1921年2月,列宁向中央政治局提出新经济政策,他说服大多数布尔什维克资深人员具有必要性,在4月获准成为法律[35]:411[4]:185[6]:421, 424-427, 429[8]:264。列宁在手册《论粮食税》说明政策,声明新经济政策代表返回到最初的布尔什维克经济计划;他并声称原先这受到内战阻饶,人民委员会被迫采取战时共产主义的经济政策[3]:479-480[37]:155[6]:430[7]:170-171。新经济政策允许俄罗斯内的民营企业、重新引入工资制度、且农民得以在自由市场销售产品,而收入则需要征税[7]:169[35]:411[6]:430[37]:153[37]:158[8]:264-265。这项政策允许私自拥有小型产业,虽然基础工业、运输系统和对外贸易仍然由国家控制[6]:430[35]:412[8]:266[38]:159。新经济政策使俄罗斯的经济逐渐恢复,并让俄罗斯在1928年的工业和农业产品产量,成功恢复到1913年的水平[83]

列宁把这称作“国家资本主义[35]:412[37]:155[38]:159[3]:479,而许多布尔什维克成员认为这是社会主义原则的背叛[37]:151[6]:422[7]:171。列宁传记作者通常将引进新经济政策视为一大特点,这也是他最为重要的成就;部分成员相信新经济政策若未能执行,民众起义将会迅速推翻人民委员会[6]:421, 434。列宁还寻求透过对外贸易发展俄罗斯经济,人民委员会派遣代表出席1922年的热那亚会议。列宁希望出席会议,但受到病痛阻碍[3]:567-569。在这之前,俄罗斯和英国基于贸易签署《英苏贸易协定英语Anglo-Soviet Trade Agreement》,该会议随后促使俄德两国签署《拉巴洛条约[3]:574,576-577[6]:432, 441。列宁希望借由允许外国企业在俄罗斯投资,人民委员会将会恶化资本主义国家间的对抗,进而加速自身垮台。他试图出租堪察加半岛给美国企业,以加剧想要得到堪察加半岛的美日两国间的帝国主义紧张氛围[3]:424-427

健康恶化

遇刺后中风

1922年,列宁与娜杰日达·克鲁普斯卡娅在庄园法语Manoir de Gorki Leninskie的合照,由妹妹玛丽亚·乌里扬诺娃拍摄。

为了避免列宁难堪和嫌恶,布尔什维克在1920年4月举行庆祝他50岁生日的宴会,俄罗斯全国各地也有广泛的庆祝活动,并出版有关他的诗歌与传记[3]:414[4]:177-178[6]:405[8]:260-261。1920年至1926年间,总共20卷的《列宁全集》出版,不过部分资料遭到删节[5]:283。1920年期间,许多著名的西方重要人物前往俄罗斯访问列宁,包括作家H·G·威尔士、哲学家伯特兰·罗素、无政府主义者埃玛·高德曼亚历山大·贝克曼[4]:178-179[6]:440[3]:404-411。健康状况越来越糟糕的埃尔曼也曾前往克里姆林宫拜访列宁[3]:433-434[35]:380-381[6]:414-415[8]:258,后者将她送至北高加索基兹洛瓦尔茨克疗养院进行康复治疗;但受到霍乱流行影响,她仍然于1920年9月在该处逝世[8]:258[3]:434[35]:381-382[4]:181[6]:415。她的遗体运往莫斯科,列宁对此明显极度悲伤,并监督遗体下葬至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城墙底部[8]:258[4]:181-182[6]:416-417

列宁在1921年下半年病重[5]:409[84]:33,患有听觉过敏失眠和经常头痛[4]:187[6]:435。在中央政治局坚持下,他在7月离开莫斯科一个月,前往他在戈尔基的公馆,由他的妻子和妹妹照看着[4]:187[6]:436[8]:281。列宁开始有了自杀的念头,要求克鲁普斯卡娅和斯大林取得氰化钾并给他[5]:420,425-426[6]:439[8]:280, 282。列宁在其最后几年期间,雇用了26名医生为他治疗,许多成员来自外国、且以极高费用聘用[5]:443[6]:437。一些成员认为其病症是1918年的暗杀企图后,因为嵌进身体的子弹金属氧化所造成的。1922年4月22日,他接受外科手术以移除子弹[7]:172[8]:258[3]:598-599[6]:443[85]。但之后症状仍然持续,列宁的医生不清楚原因。一些成员认为他患上神经衰弱脑动脉硬化,然而其他成员相信他感染梅毒[6]:444-445。1922年5月,他受到第一次中风,暂时失去说话的能力且右侧瘫痪[8]:258[84]:33[6]:443[3]:600[7]:173。他在戈尔基休养,并在7月大致上恢复[6]:446。他在10月回到莫斯科,然而因为12月的第二次中风而回到戈尔基[7]:173[3]:634[84]:33-34[35]:426-428,431-432

尽管罹患疾病,列宁仍然对政治发展有着强烈兴趣。1922年6月至8月期间,随着社会革命党领导人被判密谋对抗政府有罪而接受审判,列宁呼吁依法处决。不过他们受到无限期监禁,直至斯大林领导大清洗期间处死为止[8]:269[3]:600-602[35]:428-430[32]:318[37]:164[6]:442-443[38]:174-175。1923年3月,政府在列宁的支持下,借由开除国家机构和企业内的所有孟什维克成员、且将政党成员关押至集中营,几乎成功根除俄罗斯的孟什维克主义[37]:164[5]:310[32]:320-322[86][30]:103-104[38]:172。列宁还关注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内的沙皇官僚体系遗风[84]:8-9[7]:176[8]:270-272,且在其最后几年对此越来越担心[4]:189。他谴责官僚主义的姿态,并建议彻底检查以完全处理相关问题[4]:192-193,更曾在信函中抱怨:“我们所有的人都陷在官僚主义的臭泥潭里。[3]:578

组成苏联

斯大林太粗暴,这个缺点在我们中间,在我们共产党人相互交往中是完全可以容忍的,但是在总书记的职位上就成为不可容忍的了。因此,我建议同志们仔细想个办法把斯大林从这个职位上调开,任命另一个人担任这个职位,这个人在所有其他方面只要有一点强过斯大林同志,这就是较为耐心、较为谦恭、较有礼貌、较能关心同志,而较少任性等等。

列宁在遗嘱中提及的内容[6]:369[87]

列宁在1922年12月至1923年1月间口授《列宁遗嘱》,其中他谈论其同志的个人特质,特别是托洛茨基和斯大林[3]:638-639[35]:433[84]:73-75[5]:417[6]:464[7]:173-174。他建议开除斯大林的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职务,认为后者不适合该职位[3]:647[35]:434-435[4]:192[5]:273[6]:469[7]:174-175[8]:278-279。相反地,他推荐托洛茨基担任该职位,形容他是“现在的中央委员会中最有才能的人”;他强调托洛茨基优秀的智力,但同时批评其自信和过分倾向行政事务[35]:434-435[3]:640[5]:249,418[6]:465[7]:174。在这一时期,他口述批评工农检查院的官僚主义本质,要求招聘新的工人阶级职员,以作为矫正这个问题的方法[3]:666-667,669[84]:120-121[6]:468[8]:273;而在其他的文章中,他呼吁国家打击文盲情况、增进平民间严守时间和责任心及鼓励农民加入合作社[3]:650-654[6]:470

随着列宁在1922年至1923年间因为生病休息,总书记斯大林借由任命支持者至重要职位、及建立列宁最亲近的至交和继承人的形象,开始巩固自身权力[35]:426,434[84]:34-35[5]:263-264。其中斯大林还使用两张相片拼合而成的伪造照片,作为宣称自己是列宁接班人的证据[88]。而在1922年12月,中央政治局指派斯大林负责列宁的养生计划,斯大林因而得以控制接触人士,而列宁则对于斯大林的批评越来越多[5]:273,416[84]:70[4]:191。1922年夏季期间,列宁坚持认为国家应该保留国际贸易的垄断,然而斯大林领导其他布尔什维克成员反对这意见,不过后者最后失败[7]:173[3]:635[84]:35-40[6]:451-452。两人之间也出现私人问题的争执,斯大林曾在电话交谈中向克鲁普斯卡娅叫骂,转而让列宁极为愤怒,并向斯大林致函表达不满[7]:173-176[3]:637-638,669[35]:435-436[84]:71,85[84]:101[5]:273-274,422-423[6]:463, 472-473[8]:279

两人之间最为显著的政治分歧出现在格鲁吉亚事件期间,斯大林建议乔治亚及阿塞拜疆、亚美尼亚等周边国家,尽管这些国家政府声明并不愿意,也应该与俄罗斯合并[3]:607-608[84]:43-49[4]:190-191[5]:421[6]:452-455[7]:175-176;列宁认为这是斯大林和其支持者的大俄罗斯民族沙文主义的表现,反而呼吁这些民族国家加入俄罗斯,以作为更大联盟的半独立成员,他建议将之称为“欧洲和亚洲苏维埃共和国联盟”[5]:421[3]:608[84]:50[32]:354[6]:455[7]:175。斯大林最初抵制这个提议,最后转而接受;而在列宁同意下,他将新提议国家名称改为“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邦”[6]:455-456。到了12月,列宁派遣托洛茨基作为自己的代表,向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演说,苏联的计划获得认可。12月30日,该项计划接着由最高苏维埃批准,得以组建苏联[5]:421[6]:460-461, 468[84]:40,99-100。尽管列宁健康状况欠佳,仍透过选举成为新苏联政府的主席[31]:221

逝世和葬礼

1923年3月,列宁第三次中风且失去说话能力[8]:281[7]:176[89]:372[3]:671[35]:436[84]:103[32]:355[4]:193。同一个月,他经历右侧局部瘫痪,且开始表现出感觉性失语症[3]:671[35]:436[5]:425[6]:474。到了5月,他缓慢恢复健康,开始恢复活动、说话和书写技能[3]:672[31]:192[4]:193-194[5]:429-430。而在10月,他最后一次访问莫斯科与克里姆林宫[3]:672[8]:281[35]:437[5]:431[6]:476。在其最后一个星期,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和布哈林等人前往戈尔基公馆拜访列宁。1924年1月21日,列宁在当天早些时候昏迷[8]:269[7]:176[3]:673-674[35]:438[6]:478-479,之后便于戈尔基公馆逝世[4]:194[5]:299[6]:477-478。在第二天,政府公开宣布列宁逝世[4]:7。1月23日,重要的布尔什维克成员将尸体抬到红色灵柩上,而共产党、工会和苏维埃的哀悼者也访问戈尔基住家查看尸体[4]:7-8

列宁的官方报告中,将死亡原因纪录为无法治愈的血管疾病,[89]:372[5]:435,俄罗斯许多机密档案文件也指称其动脉硬化[90]。不过以色列神经系统科学家团队透过历史文献研究,却支持列宁可能死于梅毒的论断,并将此观点的相关报告文章发表在2004年份《欧洲神经科学杂志英语European Journal of Neurology》,该团队学者并认为这点在往后遭到政府故意隐藏[89]:372。其他说法还包括认为列宁的死亡原因,和家族病史、身心压力或者中毒有关系;其中斯大林便传出有毒杀列宁的嫌疑,但亦有学者认为列宁的死因是负担过重和工作太多。[91]

之后灵柩由铁路列车运送至莫斯科,并送到工会大厦以让其尸体受到公众瞻仰英语Lying in state[4]:7-8[3]:674[35]:439[6]:479。在接下来三天内,大约有100万名哀悼者前往探视遗体,许多人在严寒环境中排队数小时[4]:9。1月26日,全俄罗斯苏维埃第十一次代表大会向已故的领导者致敬,米哈伊尔·加里宁、季诺维也夫和斯大林并发表演说,不过托洛茨基在高加索休养康复而未能参与开会[4]:9。列宁的葬礼在第二天举办,其尸体在军乐伴奏下而运到红场,在群众集合并倾听一系列演讲后,尸体放入特别建造的陵墓墓穴中[35]:439[4]:9[6]:479-480。尽管天气严寒,仍有数万人参加这次葬礼[5]:440。受到1920年代初期的俄罗斯宇宙主义英语Russian cosmism影响,列昂尼德·克拉辛和波格丹诺夫提议向国外购买设备,并将列宁的尸体冷冻,以便将来让他苏醒[92]

然而这项冷冻计划由于各种原因而未能实现[92],于是改在克鲁普斯卡娅声明反对下,将列宁的遗体制成木乃伊以长期防腐处理保存[93],之后更在红场陵墓公开展示[3]:674[35]:438[5]:437-438[6]:481。在这个过程中,列宁的大脑被移除。为了仔细分析大脑,在1925年设立研究所,揭示列宁罹患十分严重的硬化症[3]:625-626[5]:446。1929年7月,中央政治局同意选择耐久的花岗岩来取代临时陵墓,并在1933年完成[5]:444-445。1940年,装有列宁遗体陵墓正式替换成石棺,并在1970年又再次更换[5]:445。而在1941年至1945年间,为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过程中的安全,遗体一度从莫斯科移往秋明存放[5]:444

意识形态

过往影响

我们并不苛求马克思或马克思主义者知道走向社会主义的道路上的一切具体情况。这是痴想。我们只知道这条道路的方向,我们只知道引导走这条道路的是什么样的阶级力量;至于在实践中具体如何走,那只能在千百万人开始行动以后由千百万人的经验来表明。

列宁在1917年的《政论家札记》提及的内容[94][3]:150

列宁热忱地相信马克思主义[38]:18,且相信其对于马克思主义的阐述理解是唯一准确和正统的[37]:35[6]:237。1904年,马尔托夫首次将他对于马克思主义的解释称作“列宁主义”[5]:409。根据他对于马克思主义的观点,人类最后将抵达纯粹的共产主义,其中从摆脱剥削异化获得自由,而成为无国家、无阶级差别、工人平等社会;这时将能控制自身命运,且遵循“各尽所能、各取所需”的规则[37]:41。根据沃尔科戈诺夫所说,列宁强烈且真诚地相信他在俄罗斯设置的途径,最终将领导建立共产主义社会[5]:206

1914年以前,列宁大部分同意主流的欧洲正统马克思主义观念[38]:18。然而列宁主义在正统马克思主义观念中,首次引入修正和改革,且采纳更绝对主义、教条主义的思考方法[38]:18。在已经建立的马克思主义中,列宁主义因其解放展望的强烈情感、及致力于无产阶级革命先锋的领导作用而显得重要[38]:19。也因此,列宁偏离主流的马克思主义,以处理如何建立无产阶级国家的问题;他信任强硬的国家机器来排除资产阶级,但这与考茨基等欧洲马克思主义者的观点抵触,后者想像由无产阶级取得多数的民主议会政府[38]:19。而根据历史学家詹姆斯·莱恩的观点,列宁是第一个将暴力作用急遽提升至革命手段的重要马克思主义理论家[38]:3。列宁在其信仰体系里融入变化中的情势[38]:13,且经历战争、饥荒、经济崩溃期间的俄罗斯实际执政现实,导致他偏离许多在十月革命前曾清晰表述的马克思主义看法[37]:57[7]:151

列宁的观点在很大程度上受到先前存在的思想影响,包括俄罗斯革命运动和俄罗斯马克思主义理论变体,后者聚焦在马克思和恩格斯著作如何适用于俄罗斯[37]:29[7]:1。不过即使身为马克思主义者,列宁也因而受到俄罗斯早期流行的社会主义思想流派影响,其中像是均田社会主义的民粹派[6]:173。相反地,他嘲笑同时期采纳非马克思主义哲学家、社会主义人士和社会学家看法的马克思主义者[6]:203。在《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等理论著作中,他自己研究自己对于马克思逝世后的资本主义发展的看法,认为其已经抵达国家垄断资本主义的新阶段[37]:34。而在1917年夺取政权前,他认为虽然在俄罗斯经济中仍然是农民阶级占首要地位,但俄罗斯存在着垄断资本主义的事实,意味着国家能充分发展物质而转移到社会主义[7]:150-151

政治主张

列宁接受马克思传承的真理,且以这个真理支持论据。他不曾怀疑过去马克思主义的经典,仅仅做出评论,而这些意见则成为新的经典。

传记作者路易·费歇尔[3]:213

列宁的马克思主义信念认为不能直接将当前的国家改造为共产主义社会,而必须首先进入社会主义时期,因此他主要关心如何将俄罗斯转变为社会主义社会。为了能够这样做,他认为无产阶级专政是必要的,以压制资产阶级和发展社会主义经济[37]:35。他界定社会主义为“生产资料由社会拥有的文明合作伙伴秩序”[35]:432,且认为经济体制必须扩张,直到创造后稀缺的充裕社会[37]:41。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他认为在国家控制下将带来俄罗斯经济发展;而这也成为其核心关心的议题,更曾提出所有公民成为国家聘用的雇员[37]:42-43。列宁对于社会主义的解释为国家主义的中央集权和计划经济,生产与配给严格地受到控制[37]:41。他认为全国各地的所有工人将会自发地联合起来,实现国家经济和政治的集中[37]:38。列宁呼吁工人支配生产资料,且提到这并非由工人直接管理自身企业,而是所有企业的经营都在工人国家控制下[37]:43-44[37]:63。这导致列宁思想中出现两种相互矛盾的主题,一方面广泛的工人支配,另一方面则是中央集权、等级制度、高压的国家机器[37]:36

列宁是国际主义者,而且坚定支持世界革命,并相信第三世界的革命将通过农民和无产阶级组成联盟发生[5]:95-144;他还由此相信国界是过时的观念,而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更分裂阶级斗争的注意力[3]:54[35]:423[12]:352。他相信在社会主义革命之下,国家将必然会合并融合,且最终建立“世界合众国”政府[3]:88-89。他反对联邦主义,认为其性质这是为了资产阶级,这反而强调集中化单一制国家的中央集权必要性[3]:87。列宁反对民族主义,尤其反对基督教世界中普遍存在的反犹太主义[95]。他还是反帝国主义者,并相信所有民族应该得到民族自决的权力[3]:87。他因此支持民族解放战争英语Wars of national liberation,接受少数民族从社会主义国家脱离退出可能是必要性冲突,因为社会主义国家并非神圣、及保证能预防错误或虚弱[3]:91,93。另外他也支持妇女权利,废除俄罗斯帝国时期对于同性恋、无责任离婚的禁令[96]

列宁曾表示:“苏维埃政权比最民主的资产阶级共和国要民主百万倍。”其观点认为后者不过是“有钱人的民主”[3]:310[35]:442。他认为透过苏维埃代表选举和工人选举自身高级职员,伴随着定期轮换与所有工人参与国家行政事务,其“无产阶级专政”便能够成为民主政体[37]:36-37。列宁相信代议民主制的资产阶级国家已经被简单地用于提供民主假象,同时维持资产阶级专政的情境;他在描述美国的代议民主制体系时,提及“壮观而且毫无意义的两个资产阶级政党之间的决斗”,两者都由剥削美国无产阶级的“狡诈的千万富翁”领导[4]:121。他也反对自由主义,对于自由作为价值的观点普遍表现反感[5]:471;且认为自由主义中的自由权具欺骗性,因为并不包括从资本家剥削获得自由的劳工[35]:443

人物形象

革命魅力

(在集结的列宁的著作中)可以看出列宁他坚毅如铁、自我约束而自律、藐视对手和阻碍、极端分子的无情决心、狂热者的干劲等细节,及借由自身全部精力、难忘热情、客观态度、个人牺牲、政治敏感度和拥有绝对真理的完全确信,而有能力说服或威逼弱者。他的一生成为布尔什维克运动的历史。

传记作者路易·费歇尔[3]:21-22

列宁把自己看做应运而生的人,坚定地相信其事业的正直和他自己革命领导人的能力[6]:159, 202[8]:207。传记作者路易·费歇尔描述他是“激进变革和最大限度剧变的热爱者”,且他并不存在着中间地带,而是“非此即彼、非黑即红夸张者”[3]:47,148。派普斯强调列宁非凡的工作纪律能力和对革命事业的专注,并以表现出极大的魅力著称[12]:348[12]:351。同样地,沃尔科戈诺夫认为其人格相当具有魄力,而能够影响人们[5]:246。相反地,列宁的朋友戈尔基评论其秃头、结实、强壮的身体外貌,在共产主义革命中过于平庸、且未给予“成为领导人的印象”[3]:57

历史学家暨传记作者罗伯特·瑟维斯声称列宁是饱满激情的青年[6]:73,这表现在对于沙皇当局的强烈憎恶[3]:44[6]:81。而根据瑟维斯的观点,列宁情感依恋的发展来自其意识形态的英雄,包括马克思、恩格斯和车尔尼雪夫斯基;他自身拥有他们的肖像[6]:118,且私下形容自己就像和马克思与恩格斯恋爱[6]:232[9]:13。根据列宁传记作者詹姆斯·D·怀特,列宁对待他们的著作类似《圣经》或宗教教条,应该“不能表示怀疑、且要相信之”[7]:88。而在沃尔科戈诺夫的看法中,列宁接受马克思主义作为绝对真理,且就像“宗教狂热分子”般照着行动[5]:362。同样地,伯特兰·罗素以为列宁对于马克思真理中的宗教信仰,表现出不动摇的信心[3]:409。传记作者克里斯托弗·瑞德认为列宁同等于世俗的理论领导人,从察觉到的学说真理中提取自身合法性,而非源于通俗的授权[8]:262。然而列宁仍然是批判宗教无神论者,认为社会主义与生俱来便是无神论,因此认为基督教社会主义是自相矛盾的用词[5]:373[3]:40-41[6]:149

瑟维斯宣称列宁可能情绪化且反复无常[6]:116,派普斯认为他是彻底的厌恶世人者[79]:287。而瑞德拒绝这个看法,他强调许多列宁表现仁慈的实例,特别是对孩子的态度上[8]:259。根据一些传记作者,列宁不能容忍反对声音,且经常驳回完全与自己不同的意见[8]:207, 212[3]:67[12]:353。他可能恶毒的批判其他人、表现出嘲笑奚落的倾向,及对那些不同意者展开人身攻击[10]:93。他忽视其缺乏论据的事实[12]:353、憎恶妥协方案[3]:69,且很少承认他自己的错误[6]:244[8]:153。他拒绝窜改自己的意见,直到他完全拒绝考虑后,才会坚定不饶地以新观点处理[3]:59

虽然他没有表现出施虐癖或个人渴望犯罪暴力行为的迹象,列宁赞同针对其他人的暴力行动,且没有表现出为了革命事业杀死他人的懊悔[5]:182[3]:45[12]:350[6]:177[8]:208[38]:6。列宁的态度中采取不属于英语Amorality道德范畴的立场,最后总是用结果来为方法找寻理由[8]:247[3]:415[35]:422。根据瑟维斯的意见,他认为列宁把道德视为无关紧要,且反对道德绝对主义的观点[6]:80。他并指出列宁在行动正当性的判断,取决于对于革命事业获得成功的可能性[6]:80,也就是“简单的道德准则:采取某些措施是推进或阻碍革命事业?[6]:293

日常生活

列宁在外面似乎如此文雅和善,他喜欢笑、喜爱动物且对于旧事感伤。然而在阶级或政治问题出现就改变了,他立刻变得残暴严厉、强硬、无情和渴望复仇。然而即使在这样的状态下,他仍有能力做出黑色幽默。

传记作者德米特里·沃尔科戈诺夫[5]:200

除了俄语外,列宁能够讲谈和阅读法语、德语和英语[6]:242。关心身体健康的他有规律地锻炼[4]:106[6]:160,且喜爱骑脚踏车、游泳和狩猎[3]:56[6]:188,也养成在瑞士山峰爬山的热情[8]:20,64,132-137。他也喜爱宠物[35]:423,特别是猫咪[3]:367。他倾向于避免奢侈,且过着简朴的生活[3]:368。派普斯指出列宁个人需要非常普通,而有朴素、甚至禁欲的生活风格[12]:812。列宁厌恶凌乱,总是保持办公桌整洁、且将铅笔削尖,他还坚持工作期间一点声音也没有[6]:99-100, 160。根据费歇尔所说,列宁极少虚荣心,且在苏联政府部门开始建立其周围的形象后,他仍因为这个原因而厌恶个人崇拜[3]:245。尽管如此,他相信这或许对于联合共产主义运动有其他益处[12]:349-350[8]:259-260, 284

尽管从事革命政治事务,列宁厌恶在文学和艺术中的革命性实验;例如他反感的作品有表现主义未来主义立体主义,且喜爱现实主义和俄罗斯经典文学英语Classic book名著[3]:489,491[35]:420-421[37]:125[8]:237。列宁对于性和婚姻也持保守态度[8]:237[3]:79,成年后的他与马克思主义同伴克鲁普斯卡娅结为夫妻关系;列宁和克鲁普斯卡娅虽然喜欢款待朋友的子女[35]:424[6]:213[13]:38,但两人对于不曾有过孩子感到难过[6]:199。瑞德指出列宁与关系密切的家庭成员间,有着非常紧密、温暖和毕身的关系[8]:19。而列宁虽然没有知己好友,埃尔曼被指名为他唯一亲密的女性知己[5]:246[3]:515

列宁指认自己的民族为俄罗斯人,可能是他不知道自己母亲的犹太人血统[10]:67;在他死后,犹太人血统才由其姐姐安娜发现[10]:66-67。瑟维斯形容列宁在民族、社会和文化选择上有点势利[6]:453,作为布尔什维克领导人的他相信特别是德国等其他欧洲国家,在文化部分优于俄罗斯[6]:389,他更形容后者为“最愚昧无知、中世纪且可耻落后的亚洲国家之一”[4]:121。他认为俄罗斯人民中缺乏责任心和纪律,且对此感到极为恼火;而在他年轻时候,曾希望俄罗斯成为欧洲和西方国家的文化[79]:11[6]:389-400

往后影响

人物评价

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独立广场的列宁雕像。

列宁是颇有争议的人物,长期遭到侮骂和尊敬[38]:3。共产主义者视其为偶像,也有许多不同党派评论员将之妖魔化[8]:284。即使在他的一生中,列宁也受到俄罗斯人民“喜爱和憎恨、赞赏和鄙视”[3]:414。詹姆斯·怀特形容列宁“不可否认地是近代史杰出人物之一”[7]:iix,而瑟维斯则说明他是被广泛理解为20世纪“最重要行动者”之一的俄罗斯领导人[6]:488。《时代》杂志提名列宁为“时代100人:本世纪最重要的人物”的一位[97],且是排名前25名的历史政治图标[98]。在2008年,俄罗斯全俄国家电视广播公司进行关于国内最伟大历史人物的网络民意调查评选活动,列宁经过统计而排行第6名,仅次于亚历山大·涅夫斯基彼得·斯托雷平约瑟夫·斯大林亚历山大·普希金彼得大帝[99]

在列宁逝世后不久,西方世界传记作者开始撰写相关著作。克里斯托弗·希尔等一些人同情他,而理查德·派普斯、罗伯特·盖拉特莱英语Robert Gellately等其他人则对列宁有明显的敌意。许多像是瑞德、拉尔斯·立德语Lars T. Lih等后来的传记作者,试图避开对他无论是敌对或肯定的评论,从而回避政治化的刻板印象[38]:3[30]:14。同情者把他描述为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真正调整者,让其能够适合俄罗斯特别的社会经济状况[30]:14。苏联观点则描述他确认历史必然性的特性,并因而协助其必然发生[30]:123。相反地,大部分西方国家历史学家认为他为了获得和保持政治权力而操纵局势,同时他看重试图在意识形态上对其务实政策做出解释的想法[30]:123。近年来,俄罗斯和西方国家历史修正主义者则强调列宁及其政策受到当时一些早已存在的想法与大众压力的影响[30]:124

许多历史学家和传记作者将列宁的管理描述为极权主义警察国家[3]:516[35]:415[32]:364[5]:307,312,且许多人形容这是认为这是一党专政[37]:164[84]:12[31]:x,161[6]:506[30]:97[8]:190[38]:9。数位学者形容列宁是是独裁者[8]:247[3]:417[35]:416[12]:511[79]:3,但是莱恩指出,就其所有提议都能得到接受和执行一事而言,列宁并非是独裁者,因为其许多同僚在各种问题上都曾不同意他的想法[38]:1。费歇尔观察到列宁虽然是独裁者,但并非后来斯大林所成为的那类独裁者[3]:524;而沃尔科戈诺夫相信列宁建立起来的政党专政,在斯大林统治下将只会成为一人独裁的苏联[5]:313

相反地,包括西方世界历史学家希尔和约翰·瑞斯英语John Rees (activist)等马克思主义观察家论证,反对列宁政府为独裁国家的观点;其中他们认为其发现在自由民主国家中维护民主选举的缺陷方法,并将部分过程予以取代[30]:120。莱恩主张左派历史学家保罗·勒·布兰克英语Paul Le Blanc (historian)提出相当重要的论点,认为个人素质导致列宁提出无情的政策,未必比20世纪西方国家领导人更为强硬[38]:191。历史学家J·阿克·盖迪英语J. Arch Getty评论列宁为:“对于国家应有许多表扬,谦卑的人能够承受低头,而这可能成为基于社会正义和平等的政治运动[100]。”

苏联宣传

列宁的一句名言“学习,学习,再学习”。它是在库班河畔斯拉维扬斯克学校的墙写的。这张照片是在2007年拍的。

在苏联,对列宁的个人崇拜在有生之年期间便开始发展,但直到其逝世后才完全建立[5]:327[101][7]:185[8]:260。根据历史学家尼娜·图马金所说,这是自从美国乔治·华盛顿之后,作为世界上最精心制作的革命领导人崇拜代表[101],且屡次有说法称其实际上属于“准宗教”[12]:814。列宁的半身或全身雕塑像几乎设置在每个村庄,其面容装饰在邮票、餐具、海报、及苏联报纸《真理报》和《消息报》头版[6]:486,他曾居住或暂住的地方则改建成奉献给他的博物馆[5]:328。图书馆、街道、农场、博物馆、城镇和整个地区也都以他命名[5]:328,其中彼得格勒城市在1924年易名“列宁格勒”[5]:437[6]:482,而他的出生地辛比尔斯克则成为“乌里扬诺夫斯克”[9]:22。另一方面,列宁勋章经过制定而成为国家最高勋章[6]:486。但这些全部与列宁自身愿望相反,并遭到其遗孀公开批评[5]:440

许多传记作者声称列宁的著作,在苏联比照类似宗教经典的方式对待[35]:439[6]:482,派普斯更补充说:“他的每个见解被引用来证明政策、或作为另一部福音看待。[79]:1”斯大林透过斯维尔德洛夫大学一系列讲座,将列宁主义整理成典籍,之后出版《列宁主义的问题》[7]:185[8]:260, 284[6]:484。斯大林还校对许多已故的领导人著作,并将这些秘密档案存放在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学会[5]:274-275。而列宁在克拉科夫的藏书等资料,为了交付学会收集存放,经常花费巨资以从海外取得[5]:262。这些著作在苏联时代也同样受到严格管制,且只有极少数人得以拿取[5]:261

在这期间,俄罗斯则为列宁已发表作品出版5个独立版本,第一个版本开始于1920年,而最后一个版本则在1958年至1965年期间。虽然有5个称为“完整版本”的版本,实际上仍为了政治权宜之计而有许多省略[79]:1-2[7]:183。其中所有对斯大林具有用处的列宁著作获得出版,但其他部分仍然处于隐藏状态[5]:263,而列宁并非俄罗斯人血统、及其贵族身份的知识则遭到隐瞒[6]:486。特别是直到1980年代为止,其犹太人血统仍不得发表[9]:20[10]:99,或许是由于苏联反犹太主义[8]:6,如此才不会破坏斯大林俄罗斯化的努力[10]:108;亦有可能是在国际反犹太主义中,避免提供反苏情绪的燃料[8]:6。在斯大林政权统治下,积极将列宁描绘成斯大林的密友,并支持斯大林努力争取下一位苏联领导人[6]:485

在斯大林逝世后,尼基塔·赫鲁晓夫成为苏联领导人,且开始引用列宁的著作展开去斯大林化的过程,这也包括斯大林合法化地位的过程[5]:452-453[6]:491-492[30]:131。1985年,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上台后,提出经济改革开放政策,在这些行动中也重新恢复引用列宁的原则[6]:491-492。而在1991年年底苏联解体后,俄罗斯总统鲍里斯·叶利钦命令消除共产党对于列宁的档案的限制,并由国家管理的机构俄罗斯社会政治史国家档案馆英语Russian State Archive of Socio-Political History取代;后者揭露超过6,000多份未公开出版发行的列宁著作,这些著作后来经过解密,且可用于学术研究[79]:2-3。然而由于认识到列宁声望太高、且在俄罗斯平民间受到敬重,叶利钦并未拆除列宁陵墓[6]:492

2012年,支持俄罗斯自由民主党提议除去所有列宁纪念碑,该建议获得部分执政的统一俄罗斯成员支持,但也遭到俄罗斯联邦共产党强烈地反对[102]。而在2013年至2014年爆发的乌克兰亲欧盟示威运动中,抗议者将弗拉基米尔·列宁雕像视为俄罗斯帝国主义的象征,并有数尊纪念雕像英语Demolition of monuments to Vladimir Lenin in Ukraine在抗议中遭到毁损或破坏[103]。2015年4月,乌克兰政府下令遵守乌克兰去共化法律而拆除其他雕像[104]。而在列宁的犹太人身份曝光后,俄罗斯极右派反复强调这点,声称其继承的犹太人血缘解释他渴望根除传统俄罗斯社会[10]:134,159-161

国际运动

阿兰·巴迪欧(左侧)和斯拉沃热·齐泽克(右侧)等哲学家认为在去政治化时代,真正的激进左翼必须重新回到列宁的思考。

沃尔科戈诺夫声称:“历史上几乎没有另一个人,能够如此深刻地成功改变这么大规模的社会。[5]:326”列宁的政府部门奠定统治俄罗斯70年的政府体制框架基础,且提供在20世纪中期、往后三分之一世界中出现的共产党领导国家典型[6]:391,列宁的影响因此具有全球性[5]:259。其中历史学家阿尔伯特·里塞斯英语Albert Resis认为如果将十月革命看作20世纪最重要的事件,列宁必然“不管好事或坏事,都会被认为是这个世纪最重要的政治领导人”[105];瑞德则认为他是20世纪最广泛、普遍的识别图标[8]:283,莱恩则认为他是现代历史最重要且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38]:5

在列宁逝世后,斯大林政府部门建立名称为“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意识形态,随着许多共产主义运动派系相互倾轧,该运动也发展成不同解释[6]:482[35]:9。在因为斯大林政府部门而被迫流亡后,托洛茨基认为斯大林主义是列宁主义的堕落,是由官僚主义和斯大林个人独裁支配[30]:132。不过根据列宁传记作者大卫·舒伯所说,列宁的信念和范例建立今日共产主义运动的基础[35]:10;而在20世纪期间,出现在世界各地的共产主义政权多声称忠诚于列宁的信念[38]:5。但另一方面,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曾批评列宁按照民族划分国家行政区、及让具主权的加盟共和国拥有退出苏联的权利,最终该思想导致苏联解体,此论点亦在俄罗斯社会引发争议[106]

其中马克思列宁主义除了适应20世纪多起最著名的革命运动,还形成斯大林主义毛泽东思想胡志明思想卡斯特罗主义等变化形式[8]:283。相反地,后来许多西方国家共产主义者表示自身的宗旨和列宁及其看法并不相关,因此接受马克思主义、而舍弃马克思列宁主义,当中便包括曼努埃尔·阿兹卡拉特英语Manuel Azcárate让·艾伦斯坦法语Jean Elleinstein参与的欧洲共产主义运动[30]:132-133。但另一方面,包括斯拉沃热·齐泽克阿兰·巴迪欧、拉尔斯·立、詹明信等一些左派知识分子,提倡恢复列宁不轻易妥协的革命精神,以消除当代全球问题[38]:3[107]

重要著作

参见

参考资料

  1. ^ 1924年1月21日 列宁逝世. 人民网. 2003-03-01 [2019-02-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2-13) (中文(简体)‎). 
  2. ^ 詹姆斯·R·米勒英语James R. Millar. Encyclopedia of Russian history. London, England: Macmillan Reference: 849. ISBN 978-0-028-65907-7. 
  3. ^ 3.000 3.001 3.002 3.003 3.004 3.005 3.006 3.007 3.008 3.009 3.010 3.011 3.012 3.013 3.014 3.015 3.016 3.017 3.018 3.019 3.020 3.021 3.022 3.023 3.024 3.025 3.026 3.027 3.028 3.029 3.030 3.031 3.032 3.033 3.034 3.035 3.036 3.037 3.038 3.039 3.040 3.041 3.042 3.043 3.044 3.045 3.046 3.047 3.048 3.049 3.050 3.051 3.052 3.053 3.054 3.055 3.056 3.057 3.058 3.059 3.060 3.061 3.062 3.063 3.064 3.065 3.066 3.067 3.068 3.069 3.070 3.071 3.072 3.073 3.074 3.075 3.076 3.077 3.078 3.079 3.080 3.081 3.082 3.083 3.084 3.085 3.086 3.087 3.088 3.089 3.090 3.091 3.092 3.093 3.094 3.095 3.096 3.097 3.098 3.099 3.100 3.101 3.102 3.103 3.104 3.105 3.106 3.107 3.108 3.109 3.110 3.111 3.112 3.113 3.114 3.115 3.116 3.117 3.118 3.119 3.120 3.121 3.122 3.123 3.124 3.125 3.126 3.127 3.128 3.129 3.130 3.131 3.132 3.133 3.134 3.135 3.136 3.137 3.138 3.139 3.140 3.141 3.142 3.143 3.144 3.145 3.146 3.147 3.148 3.149 3.150 3.151 3.152 3.153 3.154 3.155 3.156 3.157 3.158 3.159 3.160 3.161 3.162 3.163 3.164 3.165 3.166 3.167 3.168 3.169 3.170 3.171 3.172 3.173 3.174 3.175 3.176 3.177 3.178 3.179 3.180 3.181 3.182 3.183 3.184 3.185 3.186 3.187 3.188 3.189 3.190 3.191 3.192 3.193 3.194 3.195 3.196 3.197 3.198 3.199 3.200 3.201 3.202 3.203 3.204 3.205 3.206 3.207 Louis Fischer 1964
  4. ^ 4.000 4.001 4.002 4.003 4.004 4.005 4.006 4.007 4.008 4.009 4.010 4.011 4.012 4.013 4.014 4.015 4.016 4.017 4.018 4.019 4.020 4.021 4.022 4.023 4.024 4.025 4.026 4.027 4.028 4.029 4.030 4.031 4.032 4.033 4.034 4.035 4.036 4.037 4.038 4.039 4.040 4.041 4.042 4.043 4.044 4.045 4.046 4.047 4.048 4.049 4.050 4.051 4.052 4.053 4.054 4.055 4.056 4.057 4.058 4.059 4.060 4.061 4.062 4.063 4.064 4.065 4.066 4.067 4.068 4.069 4.070 4.071 4.072 4.073 4.074 4.075 4.076 4.077 4.078 4.079 4.080 4.081 4.082 4.083 4.084 4.085 4.086 4.087 4.088 4.089 4.090 4.091 4.092 4.093 4.094 4.095 4.096 4.097 4.098 4.099 4.100 4.101 4.102 4.103 4.104 4.105 4.106 4.107 4.108 4.109 4.110 4.111 4.112 4.113 4.114 4.115 4.116 4.117 4.118 4.119 4.120 4.121 4.122 4.123 4.124 4.125 4.126 4.127 4.128 4.129 4.130 4.131 4.132 4.133 4.134 4.135 4.136 4.137 4.138 4.139 4.140 4.141 4.142 4.143 4.144 4.145 4.146 4.147 4.148 4.149 4.150 4.151 4.152 4.153 4.154 4.155 4.156 Christopher Rice 1990
  5. ^ 5.000 5.001 5.002 5.003 5.004 5.005 5.006 5.007 5.008 5.009 5.010 5.011 5.012 5.013 5.014 5.015 5.016 5.017 5.018 5.019 5.020 5.021 5.022 5.023 5.024 5.025 5.026 5.027 5.028 5.029 5.030 5.031 5.032 5.033 5.034 5.035 5.036 5.037 5.038 5.039 5.040 5.041 5.042 5.043 5.044 5.045 5.046 5.047 5.048 5.049 5.050 5.051 5.052 5.053 5.054 5.055 5.056 5.057 5.058 5.059 5.060 5.061 5.062 5.063 5.064 5.065 5.066 5.067 5.068 5.069 5.070 5.071 5.072 5.073 5.074 5.075 5.076 5.077 5.078 5.079 5.080 5.081 5.082 5.083 5.084 5.085 5.086 5.087 5.088 5.089 5.090 5.091 5.092 5.093 5.094 5.095 5.096 5.097 5.098 5.099 5.100 5.101 5.102 5.103 5.104 5.105 Dmitri Volkogonov 1994
  6. ^ 6.000 6.001 6.002 6.003 6.004 6.005 6.006 6.007 6.008 6.009 6.010 6.011 6.012 6.013 6.014 6.015 6.016 6.017 6.018 6.019 6.020 6.021 6.022 6.023 6.024 6.025 6.026 6.027 6.028 6.029 6.030 6.031 6.032 6.033 6.034 6.035 6.036 6.037 6.038 6.039 6.040 6.041 6.042 6.043 6.044 6.045 6.046 6.047 6.048 6.049 6.050 6.051 6.052 6.053 6.054 6.055 6.056 6.057 6.058 6.059 6.060 6.061 6.062 6.063 6.064 6.065 6.066 6.067 6.068 6.069 6.070 6.071 6.072 6.073 6.074 6.075 6.076 6.077 6.078 6.079 6.080 6.081 6.082 6.083 6.084 6.085 6.086 6.087 6.088 6.089 6.090 6.091 6.092 6.093 6.094 6.095 6.096 6.097 6.098 6.099 6.100 6.101 6.102 6.103 6.104 6.105 6.106 6.107 6.108 6.109 6.110 6.111 6.112 6.113 6.114 6.115 6.116 6.117 6.118 6.119 6.120 6.121 6.122 6.123 6.124 6.125 6.126 6.127 6.128 6.129 6.130 6.131 6.132 6.133 6.134 6.135 6.136 6.137 6.138 6.139 6.140 6.141 6.142 6.143 6.144 6.145 6.146 6.147 6.148 6.149 6.150 6.151 6.152 6.153 6.154 6.155 6.156 6.157 6.158 6.159 6.160 6.161 6.162 6.163 6.164 6.165 6.166 6.167 6.168 6.169 6.170 6.171 6.172 6.173 6.174 6.175 6.176 6.177 6.178 6.179 6.180 6.181 6.182 6.183 6.184 6.185 6.186 6.187 6.188 6.189 6.190 6.191 6.192 6.193 6.194 6.195 6.196 6.197 6.198 6.199 6.200 6.201 6.202 6.203 6.204 6.205 6.206 6.207 6.208 6.209 6.210 6.211 6.212 6.213 6.214 6.215 6.216 6.217 6.218 6.219 6.220 6.221 6.222 6.223 6.224 6.225 6.226 6.227 6.228 6.229 6.230 6.231 6.232 6.233 6.234 6.235 6.236 6.237 6.238 6.239 6.240 6.241 6.242 6.243 6.244 6.245 6.246 6.247 6.248 6.249 6.250 6.251 6.252 6.253 6.254 6.255 6.256 6.257 6.258 6.259 6.260 6.261 6.262 6.263 6.264 6.265 6.266 6.267 6.268 6.269 6.270 6.271 Robert Service 2000
  7. ^ 7.000 7.001 7.002 7.003 7.004 7.005 7.006 7.007 7.008 7.009 7.010 7.011 7.012 7.013 7.014 7.015 7.016 7.017 7.018 7.019 7.020 7.021 7.022 7.023 7.024 7.025 7.026 7.027 7.028 7.029 7.030 7.031 7.032 7.033 7.034 7.035 7.036 7.037 7.038 7.039 7.040 7.041 7.042 7.043 7.044 7.045 7.046 7.047 7.048 7.049 7.050 7.051 7.052 7.053 7.054 7.055 7.056 7.057 7.058 7.059 7.060 7.061 7.062 7.063 7.064 7.065 7.066 7.067 7.068 7.069 7.070 7.071 7.072 7.073 7.074 7.075 7.076 7.077 7.078 7.079 7.080 7.081 7.082 7.083 7.084 7.085 7.086 7.087 7.088 7.089 7.090 7.091 7.092 7.093 7.094 7.095 7.096 7.097 7.098 7.099 7.100 7.101 7.102 7.103 7.104 7.105 7.106 7.107 7.108 7.109 7.110 7.111 7.112 7.113 7.114 7.115 7.116 7.117 7.118 7.119 7.120 7.121 7.122 7.123 7.124 7.125 7.126 7.127 James D. White. Lenin: The Practice and Theory of Revolution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英国贝辛斯托克: 帕尔格雷夫·麦克米兰. 2001年5月11日. ISBN 978-0333721575.
  8. ^ 8.000 8.001 8.002 8.003 8.004 8.005 8.006 8.007 8.008 8.009 8.010 8.011 8.012 8.013 8.014 8.015 8.016 8.017 8.018 8.019 8.020 8.021 8.022 8.023 8.024 8.025 8.026 8.027 8.028 8.029 8.030 8.031 8.032 8.033 8.034 8.035 8.036 8.037 8.038 8.039 8.040 8.041 8.042 8.043 8.044 8.045 8.046 8.047 8.048 8.049 8.050 8.051 8.052 8.053 8.054 8.055 8.056 8.057 8.058 8.059 8.060 8.061 8.062 8.063 8.064 8.065 8.066 8.067 8.068 8.069 8.070 8.071 8.072 8.073 8.074 8.075 8.076 8.077 8.078 8.079 8.080 8.081 8.082 8.083 8.084 8.085 8.086 8.087 8.088 8.089 8.090 8.091 8.092 8.093 8.094 8.095 8.096 8.097 8.098 8.099 8.100 8.101 8.102 8.103 8.104 8.105 8.106 8.107 8.108 8.109 8.110 8.111 8.112 8.113 8.114 8.115 8.116 8.117 8.118 8.119 8.120 8.121 8.122 8.123 8.124 8.125 8.126 8.127 8.128 8.129 8.130 8.131 8.132 8.133 8.134 8.135 8.136 8.137 8.138 8.139 8.140 8.141 8.142 8.143 8.144 8.145 8.146 8.147 8.148 8.149 8.150 8.151 8.152 8.153 8.154 8.155 8.156 8.157 8.158 8.159 8.160 8.161 8.162 8.163 8.164 8.165 8.166 8.167 8.168 8.169 8.170 8.171 8.172 8.173 8.174 Christopher Read 2005
  9. ^ 9.00 9.01 9.02 9.03 9.04 9.05 9.06 9.07 9.08 9.09 9.10 9.11 9.12 9.13 9.14 9.15 9.16 9.17 9.18 9.19 9.20 9.21 9.22 9.23 9.24 Lars 2011
  10.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Yohanan 2010
  11. ^ 11.0 11.1 Jeffrey Brooks和Georgiy Chernyavskiy. Lenin and the Making of the Soviet State: A Brief History with Documents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英国贝德福: 圣马丁出版社英语St. Martin's Press. 2006年10月25日. ISBN 978-0312412661.
  12. ^ 12.000 12.001 12.002 12.003 12.004 12.005 12.006 12.007 12.008 12.009 12.010 12.011 12.012 12.013 12.014 12.015 12.016 12.017 12.018 12.019 12.020 12.021 12.022 12.023 12.024 12.025 12.026 12.027 12.028 12.029 12.030 12.031 12.032 12.033 12.034 12.035 12.036 12.037 12.038 12.039 12.040 12.041 12.042 12.043 12.044 12.045 12.046 12.047 12.048 12.049 12.050 12.051 12.052 12.053 12.054 12.055 12.056 12.057 12.058 12.059 12.060 12.061 12.062 12.063 12.064 12.065 12.066 12.067 12.068 12.069 12.070 12.071 12.072 12.073 12.074 12.075 12.076 12.077 12.078 12.079 12.080 12.081 12.082 12.083 12.084 12.085 12.086 12.087 12.088 12.089 12.090 12.091 12.092 12.093 12.094 12.095 12.096 12.097 12.098 12.099 12.100 12.101 12.102 12.103 12.104 12.105 12.106 12.107 12.108 12.109 12.110 12.111 12.112 12.113 12.114 12.115 12.116 12.117 12.118 12.119 12.120 12.121 12.122 12.123 12.124 12.125 12.126 12.127 12.128 12.129 12.130 12.131 12.132 12.133 12.134 12.135 12.136 12.137 12.138 12.139 12.140 12.141 12.142 12.143 12.144 12.145 12.146 12.147 12.148 12.149 12.150 理查德·派普斯. The Russian Revolution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英国伦敦: Vintage Books. 1991年11月5日. ISBN 978-0679736608.
  13. ^ 13.00 13.01 13.02 13.03 13.04 13.05 13.06 13.07 13.08 13.09 13.10 13.11 13.12 13.13 13.14 13.15 13.16 13.17 13.18 13.19 13.20 13.21 13.22 13.23 13.24 13.25 Helen Rappaport 2010
  14. ^ 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列宁. 俄国资本主义的发展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马克思主义文库 [2017年1月31日].
  15. ^ 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列宁. The Development of Capitalism in Russia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马克思主义文库. 2008年 [2017年1月31日].
  16. ^ 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列宁. 俄国革命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马克思主义文库. 1905年1月11日 [2017年1月31日].
  17. ^ Roman Brackman. The Secret File of Joseph Stalin: A Hidden Life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英国伦敦: 罗德里奇. 2000年9月29日: 第59页. ISBN 978-0714650500.
  18. ^ Roman Brackman. The Secret File of Joseph Stalin: A Hidden Life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英国伦敦: 罗德里奇. 2000年9月29日: 第62页. ISBN 978-0714650500.
  19. ^ 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列宁. 社会沙文主义者的诡辩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马克思主义文库. 1915年5月1日 [2017年1月31日].
  20. ^ Ronald Clark. Lenin: The Man Behind the Mask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Bloomsbury Reader. 2012年12月20日: 第154页. ISBN 978-1448200900.
  21. ^ 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列宁. 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马克思主义文库. 1916年 [2017年1月31日].
  22. ^ 22.0 22.1 22.2 艾伦·穆尔墨德英语Alan Moorehead. The Russian Revolution. 美国纽约: 哈波英语Harper (publisher). 1958年: 第183页至第187页.
  23. ^ 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列宁. 论无产阶级在这次革命中的任务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马克思主义文库. 1917年4月 [2017年1月31日].
  24. ^ Christopher Read. From Tsar to Soviets: The Russian People and Their Revolution, 1917-21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英国牛津: 牛津大学出版社. 1996年2月29日: 第151页至第153页. ISBN 978-0195212419.
  25. ^ 维亚切斯拉夫·鲁缅采夫俄语Румянцев, Вячеслав Борисович. Алексинский Григорий Алексеевич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柯罗诺斯俄语Хронос (сайт). 2000年1月 [2017年1月28日].
  26. ^ 列夫·达维多维奇·托洛茨基. 第四章 大诬蔑的一个月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马克思主义文库. 2012年12月30日 [2017年1月28日].
  27. ^ 27.0 27.1 沈志华. 《一个大国的崛起与崩溃︰苏联历史专题研究(1917-1991)》. 中国上海: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09年8月1日. ISBN 978-7509709269.
  28. ^ 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列宁. 国家与革命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马克思主义文库. 1917年 [2017年1月28日].
  29. ^ 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列宁. 全俄工兵代表苏维埃第二次代表大会文献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马克思主义文库. 1917年10月25日 [2017年1月31日].
  30. ^ 30.00 30.01 30.02 30.03 30.04 30.05 30.06 30.07 30.08 30.09 30.10 30.11 30.12 30.13 30.14 30.15 30.16 Stephen 2003
  31. ^ 31.00 31.01 31.02 31.03 31.04 31.05 31.06 31.07 31.08 31.09 31.10 31.11 31.12 Rigby 2008
  32. ^ 32.00 32.01 32.02 32.03 32.04 32.05 32.06 32.07 32.08 32.09 32.10 32.11 32.12 32.13 32.14 32.15 32.16 32.17 32.18 32.19 32.20 32.21 32.22 32.23 32.24 32.25 32.26 32.27 32.28 32.29 32.30 32.31 32.32 32.33 32.34 George Leggett. The Cheka: Lenin's Political Police. 英国牛津: 牛津大学出版社. 1981年7月16日: 第1页至第3页. ISBN 978-0198225522.
  33. ^ 尼古拉·苏哈诺夫英语Nikolai Sukhanov. The Russian Revolution, 1917: a Personal Record. 英国牛津: 牛津大学出版社. 1955年: 第649页至第650页.
  34. ^ 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列宁. 布尔什维克应当夺取政权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马克思主义文库. 1917年9月 [2017年1月31日].
  35. ^ 35.00 35.01 35.02 35.03 35.04 35.05 35.06 35.07 35.08 35.09 35.10 35.11 35.12 35.13 35.14 35.15 35.16 35.17 35.18 35.19 35.20 35.21 35.22 35.23 35.24 35.25 35.26 35.27 35.28 35.29 35.30 35.31 35.32 35.33 35.34 35.35 35.36 35.37 35.38 35.39 35.40 35.41 35.42 35.43 35.44 35.45 35.46 35.47 35.48 35.49 35.50 35.51 35.52 35.53 35.54 35.55 35.56 35.57 35.58 35.59 35.60 35.61 35.62 35.63 35.64 35.65 35.66 35.67 35.68 35.69 35.70 35.71 35.72 35.73 35.74 35.75 35.76 35.77 35.78 35.79 35.80 35.81 35.82 35.83 David Shub 1966
  36. ^ 36.0 36.1 36.2 36.3 36.4 奥兰多·费吉斯. A People's Tragedy: The Russian Revolution: 1891-1924. 英国伦敦: 企鹅出版集团. 1998年3月1日: 第630页. ISBN 978-0140243642.
  37. ^ 37.00 37.01 37.02 37.03 37.04 37.05 37.06 37.07 37.08 37.09 37.10 37.11 37.12 37.13 37.14 37.15 37.16 37.17 37.18 37.19 37.20 37.21 37.22 37.23 37.24 37.25 37.26 37.27 37.28 37.29 37.30 37.31 37.32 37.33 37.34 37.35 37.36 37.37 37.38 37.39 37.40 Mark Sandle. A Short History Of Soviet Socialism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英国伦敦: 罗德里奇. 1998年10月18日. ISBN 978-1857283556.
  38. ^ 38.00 38.01 38.02 38.03 38.04 38.05 38.06 38.07 38.08 38.09 38.10 38.11 38.12 38.13 38.14 38.15 38.16 38.17 38.18 38.19 38.20 38.21 38.22 38.23 38.24 38.25 38.26 38.27 38.28 38.29 38.30 38.31 38.32 38.33 38.34 38.35 38.36 38.37 38.38 38.39 38.40 38.41 38.42 38.43 38.44 38.45 38.46 James Ryan. Lenin's Terror: The Ideological Origins of Early Soviet State Violence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英国伦敦: 罗德里奇. 2012年7月10日. ISBN 978-0415673969.
  39. ^ 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列宁. 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中央委员会会议上关于战争与和平的讲话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马克思主义文库. 1918年1月11日 [2017年1月31日].
  40. ^ 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列宁. 普列汉诺夫论恐怖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马克思主义文库. 1917年12月12日 [2017年1月31日].
  41. ^ 莱克斯·A·韦德英语Rex A. Wade. The Russian Revolution, 1917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英国剑桥: 剑桥大学出版社. 2005年6月6日: 第276页. ISBN 978-0521841559.
  42. ^ 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列宁. 关于出版自由的决议草案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马克思主义文库. 1917年11月4日 [2017年1月31日].
  43. ^ John Laver. The Impact of Stalin's Leadership in the USSR, 1924-1941. 英国卓特咸: 纳尔逊·索恩斯英语Nelson Thornes. 2008年: 第3页. ISBN 978-0748782673.
  44. ^ 弗拉基米尔·邦奇-布鲁耶维奇. Tri Pokusheniia na V. Lenina. 俄罗斯莫斯科: Federatsiia. 1924年.
  45. ^ Ronald Clark. Lenin: The Man Behind the Mask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Bloomsbury Reader. 2012年12月20日: 第373页. ISBN 978-1448200900.
  46. ^ 约翰·N·哈泽德英语John N. Hazard. UNITY AND DIVERSITY IN SOCIALIST LAW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美国德罕: 《法律与当代问题英语Law and Contemporary Problems》. 1965年: 第270页.
  47. ^ Adrian Blomfield. Russia exonerates Tsar Nicholas II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每日电讯报》. 2008年10月1日 [2017年1月28日].
  48. ^ 罗伯特·盖拉特莱英语Robert Gellately. Lenin, Stalin, and Hitler: The Age of Social Catastrophe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美国纽约: 阿尔弗雷德·A·克诺夫英语Alfred A. Knopf. 2007年8月14日: 第57页. ISBN 978-1400040056.
  49. ^ 北洋政府也雄起过,曾收复外蒙古全境,出兵西伯利亚,占领海参崴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搜狐. 2016年10月24日 [2017年1月28日].
  50. ^ 50.0 50.1 50.2 Beryl Williams. The Russian Revolution, 1917-1921. 英国牛津: 布莱克威尔. 1991年1月18日. ISBN 978-0631150831.
  51. ^ 51.0 51.1 51.2 Jean-Louis Panné、Andrzej Paczkowski、Karel Bartošek、Jean-Louis Margolin、Nicolas Werth和Stéphane Courtois. 《共产主义黑皮书:罪行、恐怖、镇压》(The Black Book of Communism: Crimes, Terror, Repression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美国剑桥: 哈佛大学出版社. 1999年10月15日: 第82页. ISBN 978-0674076082.
  52. ^ Jean-Louis Panné、Andrzej Paczkowski、Karel Bartošek、Jean-Louis Margolin、Nicolas Werth和Stéphane Courtois. 《共产主义黑皮书:罪行、恐怖、镇压》(The Black Book of Communism: Crimes, Terror, Repression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美国剑桥: 哈佛大学出版社. 1999年10月15日: 第106页. ISBN 978-0674076082.
  53. ^ 马修·怀特英语Matthew White (historian). Source List and Detailed Death Tolls for the Primary Megadeaths of the Twentieth Century Archived 2012-08-04 at WebCite. Necrometrics. 2011年2月 [2017年1月28日].
  54. ^ 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列宁. 社会主义祖国在危急中!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马克思主义文库. 1918年1月21日 [2017年1月31日].
  55. ^ 55.0 55.1 John Simkin. The Red Terror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斯巴达克斯党教育网站英语Spartacus Educational. 2014年8月 [2017年1月28日].
  56. ^ 56.0 56.1 尤里·奥西波维奇·马尔托夫. Down with the Death Penalty!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马克思主义文库. 2004年1月19日 [2017年1月31日].
  57. ^ 罗伯特·盖拉特莱英语Robert Gellately. Lenin, Stalin, and Hitler: The Age of Social Catastrophe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美国纽约: 阿尔弗雷德·A·克诺夫英语Alfred A. Knopf. 2007年8月14日: 第65页. ISBN 978-1400040056.
  58. ^ 谢尔盖·曼尼诺夫英语Sergei Melgunov. Red Terror in Russia. 美国韦斯特菲尔德: 亥伯龙出版社英语Hyperion Press. 1975年6月. ISBN 978-0883551875.
  59. ^ W·布鲁斯·林肯英语W. Bruce Lincoln. Red Victory: A History Of The Russian Civil War, 1918-1921. 美国波士顿: 达卡波出版社英语Da Capo Press. 1999年5月7日: 第383页至第385页. ISBN 978-0306809095.
  60. ^ Jean-Louis Panné、Andrzej Paczkowski、Karel Bartošek、Jean-Louis Margolin、Nicolas Werth和Stéphane Courtois. 《共产主义黑皮书:罪行、恐怖、镇压》(The Black Book of Communism: Crimes, Terror, Repression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美国剑桥: 哈佛大学出版社. 1999年10月15日: 第80页. ISBN 978-0674076082.
  61. ^ 卡尔·考茨基. Terrorism and Communism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马克思主义文库. 2000年 [2017年1月31日].
  62. ^ 罗伯特·盖拉特莱英语Robert Gellately. Lenin, Stalin, and Hitler: The Age of Social Catastrophe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美国纽约: 阿尔弗雷德·A·克诺夫英语Alfred A. Knopf. 2007年8月14日: 第72页. ISBN 978-1400040056.
  63. ^ 鲁道夫·拉梅尔. Death by Government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美国纽约: Transaction Publishers英语Transaction Publishers. 1997年1月1日: 第8页. ISBN 978-1560009276.
  64. ^ Norman Lowe. Mastering Twentieth Century Russian History. 英国伦敦: 帕尔格雷夫·麦克米兰. 2002年9月6日. ISBN 978-0333963074.
  65. ^ 杰弗里·斯图尔特-史密斯英语Geoffrey Stewart-Smith. The Defeat of Communism. 英国伦敦: Ludgate Press. 1964年. ISBN 978-0900380082.
  66. ^ 鲁道夫·拉梅尔. Lethal Politics: Soviet Genocide and Mass Murder Since 1917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美国皮斯卡特维: Transaction Publishers英语Transaction Publishers. 1990年1月1日. ISBN 978-1560008873.
  67. ^ 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列宁. 革命的无产阶级和民族自决权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马克思主义文库. 1915年10月26日 [2017年1月31日].
  68. ^ 68.0 68.1 68.2 68.3 安娜·M·西恩西亚拉英语Anna M. Cienciala. History 557 Lecture Notes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Anna Cienciala. 2012年 [2017年1月28日].
  69. ^ 69.0 69.1 69.2 69.3 69.4 燕于. 史海钩沉:决定欧洲命运的1920年华沙会战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新浪. 2005年11月18日 [2017年1月28日].
  70. ^ Александр Горянин. Очень черное золото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GlobalRus.ru俄语GlobalRus.ru. 2003年8月28日 [2017年1月28日].
  71. ^ История города Баку. Часть 3.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Окно в Баку. [2017年1月28日].
  72. ^ The world's worst natural disasters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CBC新闻英语CBC News. 2008年5月8日 [2017年1月31日].
  73. ^ 金点强. 1921年苏联大饥荒:美帝前往紧急救济(组图). 凤凰网. 2008年5月8日 [2017年1月31日].
  74. ^ 伯特兰·帕特诺德德语Bertrand Patenaude. Food as a Weapon. 胡佛研究所. 2007年1月30日 [2017年1月31日].
  75. ^ 75.0 75.1 梁昌军. 毒气飞机装甲车:苏联出动集团军镇压抗征粮农民. 凤凰网. 2008年9月1日 [2017年1月31日].
  76. ^ Jean-Louis Panné、Andrzej Paczkowski、Karel Bartošek、Jean-Louis Margolin、Nicolas Werth和Stéphane Courtois. 《共产主义黑皮书:罪行、恐怖、镇压》(The Black Book of Communism: Crimes, Terror, Repression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美国剑桥: 哈佛大学出版社. 1999年10月15日: 第858页. ISBN 978-0674076082.
  77. ^ Petrograd on the Eve of Kronstadt Archive.is存档,存档日期2012-07-15 Archive.is存档,存档日期2012-07-15. Flag Blackened [2017年1月31日].
  78. ^ 78.0 78.1 唐纳德·拉菲尔德英语Donald Rayfield. 《斯大林和他的刽子手英语Stalin and His HangmenStalin and His Hangmen: The Tyrant and Those Who Killed for Him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美国纽约: 蓝灯书屋. 2004年12月7日: 第85页. ISBN 978-0375506321.
  79. ^ 79.0 79.1 79.2 79.3 79.4 79.5 79.6 Pipes, Richard. The Unknown Lenin: From the Secret Archive. New Haven, Connecticut: Yale University Press. 1996. ISBN 978-0-300-06919-8. 
  80. ^ 80.0 80.1 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列宁. 十月革命四周年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马克思主义文库. 1921年10月14日 [2017年1月31日].
  81. ^ 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列宁. 全俄苏维埃第八次代表大会文献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马克思主义文库. 1920年12月 [2017年1月31日].
  82. ^ G.G.Lipin. 70 Years of Gidroproekt and Hydroelectric Power in Russia. Power Technology and Engineering. 2000年8月: 第374页至第379页.
  83. ^ 罗伯特·瑟维斯. A History of Twentieth-Century Russia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美国剑桥: 哈佛大学出版社. 1999年4月1日: 第124页至第125页. ISBN 978-0674403482.
  84. ^ 84.00 84.01 84.02 84.03 84.04 84.05 84.06 84.07 84.08 84.09 84.10 84.11 84.12 84.13 84.14 84.15 Moshe Lewin 1969
  85. ^ LENIN UNDER THE KNIFE.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纽约时报》. 1922年4月26日 [2017年2月4日].
  86. ^ Jonathan Aves. Workers Against Lenin: Labour Protest and the Bolshevik Dictatorship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英国伦敦: 托里斯出版社英语I.B. Tauris. 1996年5月15日: 第175页至第178页. ISBN 978-1860640674.
  87. ^ 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列宁. 最后的书信和文章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马克思主义文库. 1922年12月 [2017年1月31日].
  88. ^ Felix Gilbert和David Clay Large. The End of the European Era: 1890 to the Present. 美国纽约: 威廉·沃德尔·诺顿公司英语W. W. Norton & Company. 2008年12月10日: 第213页. ISBN 978-0393930405.
  89. ^ 89.0 89.1 89.2 Lerner 2004
  90. ^ 刘瑞常. 列宁死因之谜:秘密档案文件证实列宁死于动脉硬化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新华网. 2008年1月18日 [2017年1月31日].
  91. ^ 章鲁生. 斯大林谋杀了列宁?. 青年参考. 2012-05-23 [2019-02-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2-08) (中文(简体)‎). 
  92. ^ 92.0 92.1 亚历山大·米哈伊洛维奇·潘琴科俄语Панченко, Александр Михайлович. О русской истории и культуре. 俄罗斯圣彼得堡: 阿提库斯入门俄语Азбука-Аттикус. 2003年: 第433页.
  93. ^ 列宁墓将从今天起关闭两个月例行防腐生化处理. sputniknews.cn. 卫星通讯社. 2008-02-18 [2019-02-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3-05) (中文(简体)‎). 
  94. ^ 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列宁. 政论家札记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马克思主义文库. 1917年8月29日 [2017年1月31日].
  95. ^ Ronald Clark. Lenin: The Man Behind the Mask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Bloomsbury Reader. 2012年12月20日: 第456页. ISBN 978-1448200900.
  96. ^ 约翰·N·哈泽德英语John N. Hazard. UNITY AND DIVERSITY IN SOCIALIST LAW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美国德罕: 《法律与当代问题英语Law and Contemporary Problems》. 1965年.
  97. ^ 大卫·瑞姆尼克英语David Remnick. Vladimir Ilyich Lenin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时代》. 1998年4月13日 [2017年1月28日].
  98. ^ Feifei Sun. Lenin - Top 25 Political Icons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时代》. 2011年2月4日 [2017年1月28日].
  99. ^ 唐华. 电视台评选俄历史伟人 斯大林列宁上榜(图).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2008-12-29 [2017-0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2-06) (中文(中国大陆)‎). 
  100. ^ Vladimir Lenin Biography. A+E电视网; FYI英语FYI (U.S. TV channel). 2016-03-02 [2017-0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2-05) (英语). 
  101. ^ 101.0 101.1 Nina Tumarkin. Lenin Lives!: The Lenin Cult in Soviet Russia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美国剑桥: 哈佛大学出版社. 1997年4月25日: 第2页. ISBN 978-0674524316.
  102. ^ All monuments of Lenin to be removed from Russian cities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RT电视台. 2012年11月21日 [2017年1月28日].
  103. ^ Ukraine crisis: Lenin statues toppled in protest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英国广播公司新闻. 2014年2月22日 [2017年1月28日].
  104. ^ Vitaly Shevchenko. Goodbye, Lenin: Ukraine moves to ban communist symbols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英国广播公司新闻. 2015年4月14日 [2017年1月28日].
  105. ^ 阿尔伯特·里塞斯英语Albert Resis. Vladimir Lenin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大英百科全书》. 2016年9月30日 [2017年1月28日].
  106. ^ 普京再度批评列宁(图)在俄罗斯社会引发争议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 2016年1月28日 [2017年1月28日].
  107. ^ Lenin Reloaded: Toward a Politics of Truth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美国德罕: 杜克大学出版社英语Duke University Press. 2007年6月11日: 第1页至第3页. ISBN 978-0822339410.

参考文献

外部链接

官衔
职位创立 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人民委员会主席英语List of leaders of the Russian SFSR
1917年-1924年
继任:
阿列克谢·伊万诺维奇·李可夫
苏联人民委员会主席
1922年-1924年
政府职务
职位创立 劳动国防委员会主席
1918年-1920年
继任:
自己
(人民委员会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