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2020-2021年泰国示威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2020-2021年泰国示威
เยาวชนปลดแอก ประท้วง กรุงเทพ 18 กรกฎาคม 2563 Free Youth Protest at Bangkok 18 July 2020 (Night).jpg
มศว คนรุ่นเปลี่ยน ประท้วงการยุบพรรคอนาคตใหม่ 02.jpg
'ออแร ตานิง ตาเละห์เอาะ' เยาวชนนัดแฟลชม็อบ 'ปาตานีจะไม่ทน.jpg
โคราชจะไม่ทน ประท้วงโคราช Nakhon Ratchasima Korat Protest 2020.jpg
Harry Protest Thailand 03082020.jpg
示威景象(顺时针方向):
日期第一波:2020年2月

第二波:2020年7月18日 (2020-07-18)至2020年12月18日 (2020-12-18)
第三波:2021年2月至4月

第四波:2021年6月至今
地点
 泰国
部分海外地区
起因
目标六大诉求:[3][4]
  • 解散国会
  • 停止迫害异议人士
  • 修正军方制定的宪法
  • 限制泰国王室权力
  • 争取男女平权
  • 教育体制改革
方法静坐示威快闪请愿
状况持续中
冲突方

示威者:

  • 自由人民[5]Free People,原自由青年[4][6]
  • 人民党
  • 民主光复组织(Democracy Restoration Group[7]
  • 泰国全国大学生联合学生会(Student Union of Thailand[4]
  • Free Theoy
  • 法政与游行联合阵线(United Front of Thammasat and Demonstration
  • 坏学生运动(Bad Student's Movement
  • 部分大专院校和中学的学生

政党

领导人物
伤亡
死亡1(1名警察)
受伤154
逮捕581
刑事起诉382[11][12]

2020-2021年泰国示威泰语การประท้วงในประเทศไทย พ.ศ. 2563–2564),是指2020年起泰国发生的一连串反对泰国政府2014年军政府领袖兼总理巴育·占奥差的示威活动。2020年2月,由于备受年轻人欢迎的未来前进党泰国宪法法院裁定解散,当地爆发了第一波的示威抗议[13]。可是,示威受到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的冲击而暂停[14]。7月18日傍晚,由青年倡议组织“自由青年”领导的数千名示威民众再度在曼谷民主纪念碑前出现[15],他们提出了三大诉求,包括解散国会、停止威胁异议人士和修正军方制定的宪法[4],要求当局在两星期内回应诉求,否则将会发起更大规模的示威[3]。示威其后扩展至全国各地超过二十个府[16],更有海外泰人参与示威。2020年10月15日,泰国宣布进入紧急状态[17]

目标和诉求

三大诉求

全国的示威最主要都围绕着三大诉求作为示威的目标和宗旨,这三大诉求在7月18日民主纪念碑的示威中由“自由青年”确立,三大诉求包括[18]

  1. 国会必须解散巴育·占奥差领导下的政府无法管理经济。在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下,政府将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实施封城措施,却未能抑止疫情,令经济崩溃,人们受到了很大的经济挫折,政府仍无动于衷。而把病毒带进泰国的人却有检疫豁免,被认为有爆发第二波疫情的风险。因此认为不能相信政府管理国家的能力,要求解散国会,把权力交还给人民,让博学的人制定经济和政治政策。
  2. 停止威胁人民2019年众议院选举后,人们盼望能让泰国得到更多的民主、言论自由和集会自由,不会受到无理的指控和威胁,但国家维持和平秩序委员会英语National Council for Peace and Order仍有权力对朋友、家人、亲戚进行“审理”,拒绝追求民主的人发声,呼吁政府停止威胁人民,废除侵犯言论自由、集会自由的法案。
  3. 制定新宪法:现在的宪法由军政府设立,有利于继承其统治,没有民主和法律基础,但反对宪法草案的人受到威胁。现在宪法内容包括:只要参议院内250人同意,便可任职总理;独立机构和法院用作否决市民和议员;投票制度的缺陷造成了无能政府的出现等。所以只有修正宪法才能让泰国得到真正的民主。

限制泰国王室权力诉求

从2020年8月10日起,以曼谷法政大学学生为主体的学生团体“法政与游行联合阵线”(泰语แนวร่วมธรรมศาสตร์และการชุมนุม,英语:United Front of Thammasat and Demonstration)呼吁改革君主制。要求泰王玛哈·哇集拉隆功对君主制进行改革,呼吁限制泰王的权力。9月20日,该团体提交十项改革君主制的要求[19][注 1]

  1. 废除宪法第6条,该条规定任何人不得对国王提出法律控诉。增加一条条款,赋予议会对国王进行制衡的权力,类似于1932年暹罗立宪革命泰国人民党巴差提朴国王提出的临时宪法。宪法的目的是推翻君主制,恢复泰国的全面民主制度。
  2. 废除《君主法》第112条,该条规定,“诽谤、侮辱或威胁国王、女王、法定继承人或摄政王”的人将被处以3至15年的监禁。允许人民言论自由,批评君主制。
  3. 将国王的个人财富与王室预算(来自纳税人的钱)分开,并让后者接受财政部的监督。
  4. 根据国家的经济状况相应地减少王室预算。
  5. 废除不必要的机构,如枢密院。取消国王的军事力量。
  6. 废除皇家慈善项目。建立一个制衡王室开支的制度。
  7. 国王不应公开他的政治观点。
  8. 取消公共关系运动和崇拜君主制度的教育课程。
  9. 找出杀害那些批评君主制并与之有联系的平民的真相。
  10. 国王不应赞成军事政变。

第一波(2020年2月)

2月25日在那空那育府诗纳卡宁威洛大学翁卡叻校区的示威

第一波示威在宪法法院裁定受年轻人支持的反对党未来前进党解散后在2月21日起升温[20],数以百计学生在2月24日上街示威[21],其后迅速在全国数间中学和大学爆发示威,而每间学校都有自己独特的主题标签[22]但示威仍只局限于个别学校[23][24]。及后,学校因2019冠状病毒病而关闭,示威活动亦被迫暂停[2]

第二波(2020年7月至12月)

导火线

2020年6月4日,反独裁民主联盟成员、流亡海外的泰国民主人士万差勒·沙沙西英语Wanchalearm Satsaksit金边住所附近小铺等待订餐时被一名不明黑色口罩男子拖进黑色休旅车,另有两名不明男子为同伙,当时他正在与姐姐通电话,而最后一句话是“我不能呼吸了”。柬埔寨国家警察发言人指柬埔寨官方和警察不可能逮捕他,又承诺调查事件;泰国警方则表示不知道他的下落。事件引发泰国民众的抗议,要求彻查[25][26]。 7月15日,当局报告两宗新增2019冠状病毒病个案,分别为在罗勇府的埃及士兵和在曼谷宛他那县苏丹外交官的女儿,两人皆受到政府豁免执行数个检测措施,然而,政府直到16日才公布两人到过的地方,令网民担忧会有第二波疫情的出现[27]。这亦令民众批评政府豁免检疫措施[28],严重影响罗勇府的旅游业发展[29]。同日,泰国总理巴育·占奥差到访罗勇府,其间有两名示威者手持标语要求其辞职,两名示威者当场被捕,并被警员袭击,令不少Twitter网民大为不满[30]

示威活动

曼谷

7月25日示威中,FreeTheoy组织挥动LGBT旗
10月16日晚上,泰国警方出动加入化学剂的水炮车,驱散在曼谷示威抗议的人群方

7月18日,曼谷民主纪念碑爆发了一场自2014年政变以来泰国最大的示威[31],约2500名示威者在广场聚集。以青年倡议组织“自由青年”(泰语:เยาวชนปลดแอก皇家拉丁音译yaowachon plod aek,英语:Free Youth)为首的示威者提出了三大诉求,分别为解散国会、停止威胁异议人士和修订军方制定的宪法[32]。集会原本预订通宵举行,在第二天解散[33],但最终因为安全理由而提早在午夜结束[34]

7月22日,一班来自诗纳卡宁威洛大学的学生以“SWU世代转变”(มศว คนรุ่นเปลี่ยน)的名义,在民主纪念碑举行“褒颂这个美丽的花园”活动,讽刺军政府在18日为了阻止示威者进入而把盆栽植物搬到广场内,这些盆栽植物在几天后被移除。[35]

7月23日,由蓬瓦·伦甲西威(Phumwat Raengkasiwit)领头的新生活联盟(Nawachiwin)在国会大厦英语Sappaya-Sapasathan前开始了绝食抗议,希望引发对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管理不当引起极端贫穷问题的关注[36][37]

7月25日,名为“自由变性女性”(Free Theoy)的LGBT组织在民主纪念碑集会,要求就同性婚姻立法,以及回应示威者的三大诉求[38]。泰国青年领袖涅蒂威·触蒂帕派讪(秦联丰)形容当天的示威极具创意,又认为这是泰国近期示威活动中的标志性事件[39]

7月26日,“自由青年”等组织发起名为“奔跑吧,哈姆太郎”的活动,在民主纪念碑举行,当天活动包括围绕纪念碑跑步和合唱经改编并讽刺政府腐败的哈姆太郎主题曲,讽刺政府浪费纳税人的税款。[35][40]其后的几天中很多示威都以哈姆太郎为主题,有网民认为这显示了泰国人不愿再屈于任人操纵的生活中,希望在这次运动中解放、获得自由,并表示可用“哈姆太郎运动”一词命名这次示威运动[41]

8月3日,阿农·南帕在内的200名示威者在民主纪念碑聚集,要求解散国会、重新制定宪法并实施尊重民主的君主立宪制和取消或改革不敬罪英语Lèse majesté in Thailand。他们大多打扮成哈利·波特角色,称要施放“保护民主”的咒语,又把泰王哇集拉隆功比拟作反派角色伏地魔,受限于法律而只能以“那个人”称呼,还讽刺副总理巴威·翁素万为“食税人”。[42]同场亦有示威者举起“光复香港,时代革命”和“我们会共同对抗独裁政权,因为我们是奶茶联盟”标语[43]。示威团体指会在8月10日举行更大规模的示威活动,但泰国王室没有回应。[42] 8月7日,非牟利人权组织iLaw发起联署,希望得到五万个签名,修正2017年军方制定的宪法[44][45]

8月10日,人民运动组织宪法小组(Campaigning Group for Constitution of the People)提交了举行修正宪法公投的法案,与此同时,保护国家职业学生协调中心(Coordination Centre of Vocational Students for the Protection of National InstitutionsCVPI)举行集会反对示威活动,指示威者被煽动,背后有希望令政权倒下的政治目的[46]

8月16日,由自由青年转型而成的“自由人民”(Free People)发起在民主纪念碑前举行集会,约二万至二万五千民众出席活动,要求改革皇室[47][5]

8月18日起,泰国多所大学及高中学生响应示威行动。部分高中生在校园集会时,举起电影《饥饿游戏》象征反极权的“三指礼”手势和挂白丝,表示质疑校内箝制言论自由的学生,并聚集在教育部前抗议,以响应反政府示威行动[48]

9月19日,泰国法政大学学生与两万民众响应号召涌入皇家田广场,在曼谷大皇宫发起示威,高喊“政府下台、人民万岁”的口号,表达对政府施政的不满[49]

9月20日,示威民众和学生在大王宫旁边王家田广场的地上,镶嵌一块刻着“国家属于人民,不属于泰王”等字样的铜制圆牌,直接挑战王室权力,该铜制圆牌在21日被拆除。同日,示威学生与民众到大皇宫递交十项要求王室改革的请愿书。泰国警方决定以冒犯君主罪起诉主要的学生领袖,并以违反公共集会法等罪名起诉参与者[50]

10月13日,数百名示威者在曼谷民主纪念碑附近聚集,期间有示威者向警方泼蓝漆,并向警方防线推进,双方爆发冲突,警方表示,有至少21人被拘留[51][52]

10月14日,聚集在曼谷民主纪念碑的示威者增至数千人,以纪念1973年10月5日至6日发生的“法政大学大屠杀””47周年和呼吁政府改革以及限制王室权力。而泰国王后素提达的座驾途径集会现场附近时,遭到示威者举三指礼抗议[53]。一群支持泰国王室的黄衣团体亦于该地举行集会,在示威者举起反对泰王手势时袭击示威者,导致多人受伤,泰国警方随即分隔两帮群众并对泰国总理办公室礼宾府外的集会进行清场[54][55]

10月15日,泰国政府颁布紧急状态令,禁止进行5人以上的集会,传媒报道亦受限,禁止作出会引起恐惧、刻意扭曲资讯、误导,危害国家安全的报道,当局并有权禁止民众进入任何区域。多名示威者领袖如安农、帕努蓬等皆被泰国警方拘捕[56]。数千名示威民众无视政府颁布的紧急状态令,15日继续在曼谷商业区和四面佛附近的拉巴颂街头举行示威集会,并举起象征反极权的三指礼,敦促政府释放被捕人士和要求总理巴育下台[57][58],巴育对此回应表示,他不会辞职,并警告示威者停止示威活动[59]

10月16日晚,泰国警方出动加入化学剂的水炮车和催泪弹,驱散在曼谷示威抗议的人群,示威者则组成伞阵抵挡,与防暴警员推撞。最终一名示威领袖被迫向示威民众宣告示威暂时结束[60]。泰国逾1000名医生联署公开信,要求当局遵守禁止对和平示威者使用化学刺激剂的国际法规[61]。另有两名示威者被控涉嫌在14日对王后素提达作出“暴力行为”,面临16年监禁至无期徒刑。《路透社》报导,当日发布的片段显示,示威者仅对王后素提达举起象征反极权的“三指礼”手势,没有迹象显示她受到伤害。这也是泰国示威爆发以来,泰国政府对示威者的最高控罪[62]

10月17日,曼谷示威者再次号召民众在下午4时在最近的空铁(BTS)和地铁(MRT)铁路站集会。泰国政府紧急下令曼谷铁路全线服务在下午3时起暂停,多个地铁站被关闭。警方也封锁多条主要道路,企图阻止示威,不准民众进入车站[63]。当天在曼谷大罗斗圈,警车内一名警员被法新社摄影记者拍到举起支持示威者的三指手势,事后该名警员被网民赞赏勇敢[64]。10月18日,曼谷连续第5天发生反政府示威活动中,上万名示威者聚集在曼谷胜利纪念碑等数个地点继续抗争。泰国总理巴育发言人表示政府愿意认步,准备倾听来自各方人民的声音,并且也会不留余力解决各地区出现的各种问题。示威者也在网上发起联署,要求德国政府列泰王为不受欢迎人物[65]。泰国流行音乐明星、选美皇后、电视名人等也纷纷加入发声行列,在社交媒体上对数百万追踪者贴出支持示威者的讯息[66]

10月19日,泰国国会探讨在11月1日国会复会之前召开一次特别议会会议,以设法缓解反政府示威浪潮。泰国警方下令调查4家媒体以及一个抗议团体的面子书网页内容,称“从情报部门收到信息,有关媒体的内容和不实信息被人引用和传播,引发混乱并煽动社会动荡。”引发媒体组织的强烈不满,指责巴育政府攻击新闻自由[67]

10月21日,上万名示威者响应在曼谷民主纪念碑的集会,要求政府释放被捕的示威者,并撤销紧急法。示威者在曼谷地铁站游行时高喊“打倒封建、人民万岁”口号,在奏响国歌时集体高举“三指礼”,之后游行到泰国政府办公大楼,并要总理巴育三天内下台。另有数十名支持泰国王室的黄衣团体与反政府示威者在曼谷一所大学相遇,军警及时将双方隔开而避免双方引发冲突[68]

10月22日,泰国政府颁布取消紧急状态令[69]

10月25日,数千示威者兵分两路,在曼谷市中心和德国驻泰国大使馆示威,要求总理巴育下台和公开泰王在德国“躲避疫情”的情况[70]。示威者沿着曼谷市中心拉差巴颂十字路口(Ratchaprasong Intersection)集会,要求总理巴育下台。泰国最大反对党为泰党领袖也敦促巴育尽快下台。另一派“自由青年”组织从曼谷山燕路口(Sam Yan Intersection)游行至德国大使馆提呈请愿书向泰国王室施压,要求德国当局调查泰王是否在德国远程操控泰国内政以及泰王是否违反德国法律[71]。一群支持泰国王室的团体早一步聚集在德国使馆前,向反对泰国皇室的示威者抗议,泰国警方对此派出大批防暴警察在大使馆前驻守。有3名示威者代表获准进入使馆递交诉求书并与德国大使交谈。在外的民众也分发了泰、德、英三语版本的通告,并且当场朗读[72]。而此时有保皇派在Facebook上对示威者发出死亡威胁[73]

11月1日,泰王哇集拉隆功诗琳通公主前往帕佛陀大摩尼宝玉佛祈福,当天下午,大批皇室支持者在玉佛寺正门前广场集会,以示对泰国王室的支持。晚上7时许,泰王和公主来到集会现场问候支持者[74]。有记者向国王询问有什么话想传达给示威者,国王说了三遍“我们依然爱他们”。记者又问是否会与示威者妥协,国王表示“泰国是妥协之地”[75]

11月8日,示威者再度前往曼谷民主纪念碑广场集会,皇室支持者率先来到广场,但最终被示威者推挤离开,示威者成功占据广场。之后示威者在民主纪念碑广场集体坐下写下“给皇室的信”。随后示威者一边举起写好的信一边向皇宫进发,警方在皇宫前布置公车和铁丝网作为路障,并向示威者发射水炮,多人受伤[76]

11月14日,曼谷再度出现要求总理巴育下台和改革君主立宪制的示威。当天也有部分君主制支持者声援王室[77]

11月17日,示威者在国会大楼外示威,警方朝示威者发射水炮及催泪弹,造成至少18人受伤[78]

11月18日,示威者游行至曼谷警察总部,并向门牌泼油及喷漆。当天国会否决全体修宪委员会提交的修宪草案[79]

11月25日,数千人在曼谷游行,示威者呼吁泰国国王拉玛十世放弃巨额王室财产,改革王室资金的透明度。示威者还要求总理巴育辞职,修改亲军队的宪法[80]

11月29日,示威团体在陆军第11步兵团营区外集结,要求泰王将第11步兵团的指挥权交还给泰国陆军[81]

曼谷以外地区

7月24日在呵叻府静坐示威

7月18日,曼谷的集会过后,示威浪潮蔓延至全国各地超过20个府[82]。第一场曼谷以外的示威在清迈府乌汶府在7月19日举行。[83]

主要示威活动:

海外地区

7月26日起,在法国巴黎、美国纽约和英国伦敦等地都有当地泰国人发起反泰国政府的抗议行动,其中在巴黎,有泰国人发表讲话,呼吁国际社会支持泰国的示威活动。[88]

第三波(2021年2月至3月)

重新举行示威

2021年2月9日,泰国警方对四名示威领袖以“冒犯君主罪”进行拘留,最高可判15年徒刑。抗议者对此宣布去年因第二波冠状病毒大流行的干扰而暂停的街头示威活动重新开始,重申过去的三项民主改革要求:罢免总理巴育·占奥差,修改军方支持的宪法和改革君主制。人权组织泰国人权律师协会称,自11月以来,泰国已对超过58人进行淫亵皇室的指控[89]

2月10日,几千名抗议者聚集在曼谷市中心的购物区进行游行示威,要求总理巴育下台和释放被捕的示威领袖。示威领袖Panusaya Sithijirawattanakul对此宣布:“今天是今年示威的第一天”。另一名示威领袖阿塔蓬·布帕特(Attapon Buapat)以缅甸的抗议活动展示了他们的政治意识,呼吁泰国示威者动员起来。缅甸的劳工也参与抗议活动,以表示对缅甸政变导致民选领导者昂山素季被罢免,军事统治重新执政后的不满,要求恢复民主。一些泰国示威者也携带了昂山素季的海报,和模仿缅甸捣打锅碗瓢盆的活动。缅甸示威者也汲取了泰国示威者挥舞“三指礼”的灵感,这一举动是泰国民主运动抵抗的象征。直到晚上9:00左右,示威者领导宣布示威活动已经结束[90]

2月13日,示威者重返曼谷民主纪念碑举行集会,反对禁止侮辱泰国国王的法律,并用大红布包裹民主纪念碑,上面写着支持民主改革。示威者用椰子壳拼出112的数字,表示反对泰国第112条对皇室诽谤的法例。示威者要求对君主制进行改革和废除对皇室诽谤的刑法。集会负责人阿塔蓬·布帕特(Attapon Buapat)怒斥警方:“如果警察在7天之内不释放我们的朋友,我们将在这里对纪念碑进行大规模抗议”。夜幕降临之后,示威者游行前往泰国皇宫,但警方设置的路障和铁丝网拦住。在警察试图驱散人群时,部分示威者向警方投掷油漆和自制炮竹,警察与抗议者的冲突造成40多人受伤[91][92]

2月19日,泰国国会进行为期四天的辩论中,总理巴育面临自2019年7月上任以来的第二次不信任动议,同时数百名示威者也聚集在泰国议会外进行抗议活动,批评总理及其内阁在各个领域滥用权力、管理不善和政策失灵。[93]泰国警方在国会部署约900名警察,并准备增加11,850名警察待命,准备应对隔日的示威集会。2月20日,总理巴育及其内阁成员成功通过不信任议动议,大约1000名抗议者在国会大楼门外举行和平集会,并轮流发表谴责国会投票结果,一些与会者举着牌子批评政府和君主制[94][95]

2月28日,泰国警方在总理官邸附近的军营车道上堆积集装箱和铁丝网形成路障,以阻止示威者对总理官邸的集会[96],约2,000名示威者从曼谷胜利纪念碑,游行至总理官邸所在的军营外抗议,要求修改宪法及王室改革,以表示对4名被控“冒犯君主罪”的示威领袖被上诉法院拒绝保释表达不满。来自缅甸的劳工也与泰国示威者一同批评总理会见缅甸军政府任命的新任外交大使和抗议缅甸国务资政昂山淑姬被拘禁。来自香港、台湾、泰国和缅甸的奶茶联盟呼吁民主运动人士在网上和现实生活中作出共同努力,以支持缅甸的抗议活动。泰国警方在总理巴育住所附近向民主抗议者使用催泪瓦斯、水炮和橡皮子弹,有10名示威者和22名警察受伤[97][98]

第四波(2021年6月至今)

尽管新的非政府组织法限制非政府组织在泰国的营运及新冠肺炎疫情仍然严峻,2021年6月,据说新一波的示威已预备启动。

7月18日,泰国民众因AlphaDelta变种病毒株引爆的严重大规模感染和反政府示威一周年,因此不顾禁令在首都曼谷民主纪念碑前发起示威,抗议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控制不力,引发警民冲突。泰国警方部署了1,500名警力。[99][100]

拘捕

2020年8月7日,泰国当局拘捕两名学生领袖,分别为人权律师阿农·南帕帕努蓬·乍诺英语Panupong Jadnok[101],他们被控煽动叛乱、违反紧急法等罪名[102]国际特赦组织发表声明,要求当局撤销检控,保障集会自由言论自由[103]。几个学生团体在同日较早的记者会中指计划在8月16日发起大型示威。[101]8月8日,两人获准保释,条件是不参与可能触及被捕指控的事,然而,在释放后两人指会继续参与民主集会。[104] 8月14日,绰号为“企鹅”的法政大学学生领袖巴利·七瓦拉英语Parit Chiwarak被泰国当局以参与7月18日曼谷“自由青年”的集会为由拘捕,人权观察要求泰国当局撤回其所有控罪并将他无条件释放[105],他在第二天获准保释,步出法庭时表示“民众应该更公开地讨论君主”。[106] 8月19日,泰国法院对六名民主抗议人士发出拘捕令,包括8月7日已曾被捕后获释的阿农·南帕和帕努蓬,指控他们参与8月10日法政大学的集会[107],翌日,当局再拘捕三名示威人士;两日被捕的合计九人全都被控煽动叛乱等八项罪名,香港立场新闻形容其为“大围捕”。[108]

2021年3月10日,泰国曼谷刑事法院下令将三名被控侮辱君主的人士羁押候审[109]

各方反应

支持示威

 泰国

  • 泰国前进党一名议员指示威活动中提到君主制的嘲讽是事实,需要引起各方的关注。[110]
  • 8月16日至21日一项对197,029名民众进行的全国性民调显示,59.1%的人表示学生们提出的要求是民主国家所允许的,62.8%的人同意改革宪法的要求,53.9%的人同意总理巴育应该 "辞职或解散议会",59.5%的人同意政府应该 "停止恐吓 "民众。抗议活动的总体支持率为53.7%,反对者为41.2%[111]

 香港

香港岛康山道天桥出现了#StandWithThailand 的涂鸦
  • 屯门社区网络以“让极权终结在我们这世代”为题,指泰国每日有数以千计市民参与民主运动,这些示威者不希望极权问题延续的决心,与香港民众深感共鸣,又表示香港及泰国同为反极权的“奶茶联盟”一员,需继续互相关注。[112]
  • 天水连线强调“在世界的另一方,同时有一群勇敢的人不惜一切对抗着极权”,除了为泰国的示威者打气外,亦指泰国民众和香港民众一样希望活在民主自由的国度,又认为与极权抗争的路上香港并不孤单。[113]
  • 新界东民主派初选中以16,758票胜出邹家成指泰国人民为推动政治改革,在经过激烈的街头抗争后仍继续无惧威吓上街抗议,他认为港人可以在苦难中互相扶持,继续联手对抗极权,让自己的家园成为自由世界的一部分。[114]
  • 学民思潮发言人黄子悦表示将会站在泰国民众这一边,亦强调人对梦想的追求是永不止息的。[115]
  • 民主党立法会议员许智峯、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社民连沙田区议员岑子杰等人前往泰国驻香港领事馆,要求泰国政府正视示威群众诉求[116]

台湾

  • 时代力量表示,对泰国目前的情势表达关心与支持,并将持续与台湾推动泰国民主联盟的友人连系,关注泰国情势,为亚洲人权与民主化的推动尽一份力。[117]
  • 台湾绿党表示,由于泰国军政府专制腐败以及COVID-19疫情重创经济,引发泰国几乎每天都有大规模的集会游行。而绿党将会与泰国民众一同声援这场自2014年以来最大规模的民主运动,并谴责极权政府一切打压异议人士的暴行。[118]

 马来西亚

  • 净选盟国际局针对泰国示威活动导致曼谷进入紧急状态,表明支持泰国争取民主运动。该组织强调,“民主和自由选举是基本人权,因此需获得尊重和维护。”,而这也受到泰国于1996年签署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ICCPR)所保护[119]
  • 全国人民阵线透过网上烛光会声援泰国民主运动,并谴责泰国政府罔顾民意,甚至以铁腕方式对付泰国异议分子。并希望大马人民了解泰国所发生的事件之余,也对民主有更深入的理解及醒觉,共同守护普世价值与人权[120]

反对示威

 泰国

 中国大陆

  • 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表示:中方坚定支持泰方走符合自身国情的发展道路,支持泰方维护社会稳定、实现发展繁荣。[124][125][126]

其他

德国议会表示,若泰王在德国境内做出任何政令,当局就有权将他驱逐出境[127]

备注

参见

参考资料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