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科隆群岛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加拉巴哥群島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坐标0°40′S 90°33′W / 0.667°S 90.550°W / -0.667; -90.550

加拉帕戈斯群岛
border=none
世界遗产
Lobo marino (Zalophus californianus wollebaeki), Punta Pitt, isla de San Cristóbal, islas Galápagos, Ecuador, 2015-07-24, DD 11.JPG
官方名称Galápagos Islands(英文)
Îles Galápagos(法文)
位置 厄瓜多尔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
标准 (vii), (viii), (ix), (x)
编号1
登录年份1978年(2nd大会
扩展年份2001, 2003
处于危险2007-2010
网站UNESCO的记录(英文)
Islas Galápagos”的各地常用别名
中国大陆科隆群岛、加拉帕戈斯群岛
台湾加拉巴哥群岛
港澳加拉帕戈斯群岛

科隆群岛,又称加拉帕戈斯群岛(西班牙语:Islas Galápagos,官方名称Archipiélago de Colón),位于太平洋东部,接近赤道,为厄瓜多尔领土,属火山群岛,面积7976平方公里,离厄瓜多尔本土1100公里,是加拉帕戈斯省所在地,在西班牙语中,“Galápagos”意为“陆龟”。

历史

安布罗斯·考利于(Ambrose Cowley)于1684年描述的科隆群岛地图。

前哥伦布时期

根据海洋生物学者索尔·海尔达和阿纳·斯约尔斯沃德(Arne Skjølsvold)在1952年的一项研究,透过岛上几个遗址的陶器碎片和其他文物表明,美洲原住民曾在前哥伦布时代前曾造访过此地,该组织发现了一个印加长笛和130多件陶瓷碎片,后来被确定为前印加时期的文物。然而,并没有在当地发现墓穴、仪式船只和建筑的遗迹,这表明在西班牙人16世纪到达之前,当地并无固定居民的存在。目前还不清楚这些岛屿的第一批访客是谁,但他们可能对岛上缺乏淡水而不感兴趣。

1572年,西班牙编年史家佩德罗·甘博阿·德·萨尔米恩托声称印加帝国的第二个君主图帕克·印卡·尤潘基曾造访过这个群岛,但几乎没有证据证明这点,许多专家认为这是一个牵强的传说,尤其印加人根本不是航海民族。

大航海时代

科隆群岛地理位置正投影图。
科隆群岛位置导览影片。

科隆群岛最先是由巴拿马第四任主教托马斯·德·贝兰加发现的,欧洲人第一次登上加拉帕戈斯群岛的纪录可追溯到1535年,当时贝兰加正乘船前往秘鲁,目的是仲裁法兰西斯克·皮泽洛迭戈·德·阿尔马格罗之间争端[1],不过他搭乘的船只因风速减弱时偏离了航线,最终于1535年3月10日抵达了这些岛屿。他惊讶于自己经过的这个岛屿竟无人涉足。后来回到了西班牙帝国后,则描述了这块岛屿和岛上的动物,加拉帕戈斯群岛的存在才被世人所知。

1570年,亚伯拉罕·奥特柳斯在他出版的地图集中展示了这些动物并给予命名,1593年,理察·霍金斯是首位登上加拉帕戈斯群岛的英国船长,1793年,詹姆斯·科尔内特描述了加拉帕戈斯岛的动植物,认为这些岛屿可以作为太平洋捕鲸船的基地。并绘制了这些岛屿的第一张精确的航海图。在19世纪之前,该群岛经常被大多数英国海盗用作藏身之处,他们经常会袭击从南美洲前往西班牙,载有黄金和白银的西班牙珍宝船队

已知的第一个在加拉帕戈斯岛的固定居民是帕特里克·沃特金斯,他是一名爱尔兰水手,1807年至1809年被困在弗洛里安娜岛。据后来的报道,沃特金斯通过打猎、种菜和与来访的捕鲸者进行交易,成功地生存了下来,最后他偷走了一艘航行的船,驾驶到瓜亚基尔

1818年,在乔治·华盛顿·加德纳船长的带领下,从南塔基特出发的捕鲸船在南美洲海岸以西约1000英里的赤道处发现一个抹香鲸的“母矿脉”。1820年,他带着2000多桶抹香鲸油和发现抹香鲸的消息回到南塔基特。这使得大批捕鲸船涌入新的捕鲸场。在加拉帕戈斯群岛,捕鲸船可以停下来收发信件,也可以供应和修理。

造成岛屿生态严重受到破坏则发生于1820年4月,从南塔基特出海的捕鲸船埃塞克斯号在前往近海的途中,选择在加拉帕戈斯群岛停留。当大多数船员正在被称为查尔斯岛(Charles Island)的地方捕杀乌龟时,一名叫托马斯·查佩尔(Thomas Chappel)的英国水手,由于某些原因,点燃了一堆火苗,火势很快失控。一些猎捕乌龟的人的逃生通道很狭窄,他们得火箭筒才能回到船上。很快,几乎整个岛屿都陷入了火海。船员们报告说在经过一天的航行仍然可以看到地平线上的火焰。几年后,一名回到加拉帕戈斯的船员将整个岛屿描述为一片漆黑的荒地。


厄瓜多尔时期至今

圣克鲁兹岛加拉帕戈斯象龟是科隆群岛当地的特有动物品种。当年达尔文就是透过观察包括圣克鲁兹岛在内、各岛上的象龟亚种,启发他之后提出演化概念的灵感。

1832年,厄瓜多尔共和国从西班牙手中夺得了加拉帕戈斯群岛的主权,并随后给它们起了正式的西班牙文名称,但旧的名称仍在英文出版物中使用,二战期间,厄瓜多尔从授权美国在巴尔特拉岛建立海军基地,并在其他战略要地设立雷达站。战后这些设施被交给了厄瓜多尔政府,并持续作为军事基地使用。而一些已经废弃的美军基地遗迹仍然能在群岛中发现。


成为世界遗产

加拉帕戈斯群岛因由于海洋的隔绝,动植物在封闭环境中演化而成较少受到外来的干扰,因此而促使群岛内进化出许多奇异的动物物种,启发了1835年9月搭乘小猎犬号前往南美洲从事自然调查研究工作的英国博物学家查尔斯·达尔文,使他对物种可能的真正起源重新深思,进而成为二十多年后达尔文发表《物种起源》的开端。 由于岛上的自然环境独一无二,使得第一部保护科隆群岛的立法早在1930年就已颁布,并在1936年得以补充完善。但直到20世纪50年代末时,厄瓜多尔政府当局才采取积极行动并保护当地动植物的情况。1955年,国际自然保护联盟组织了一次前往科隆群岛的实况调查团。两年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与厄瓜多尔政府合作,再次派出考察队对保护情况进行研究,并选择一个地点作为研究站。

1959年,正逢达尔文发表《物种起源》一百周年,厄瓜多尔政府则对外宣布,加拉帕戈斯群岛97.5%的土地面积将划定为国家公园(有人居住的地区除外)。 同年厄瓜多尔政府在查尔斯·达尔文基金会(CDF)的资助下,于圣克鲁斯岛建立建立了查尔斯达尔文研究站,其核心职责是进行研究并将研究结果提供给政府,以便有效管理加拉帕戈斯群岛,同时也开展根除外来物种和保护本地物种等保护项目。现在该研究站是厄瓜多尔最重要的研究机构和自然保护项目,以及外籍科学工作者关注的目标。

1978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于将加拉帕戈斯群岛列为第一个世界遗产,并在1986年宣布群岛周围70000平方公里(27000平方英里)的海洋称为生物圈保护区,其规模仅次于澳大利亚的大堡礁。 1990年,该群岛成为鲸鱼保护区。 当前,加拉帕戈斯群岛涵盖世界遗产的范围包含加拉帕戈斯省加拉巴戈斯国家公园和加拉帕戈斯群岛海洋保护区,在2007年,加拉帕戈斯群岛曾因缺乏有效措施防止外来物种入侵,保护机构和管理部门的资源分配不足等因素列为濒临名单,2010年7月,世界遗产委员会同意将加拉帕戈斯群岛从受环境威胁或过度使用威胁的珍贵遗址名单删除。[2]2015年7月,美国最畅销的旅游杂志《旅行+休闲(Travel+Leisure)》评选2015年世界上最棒的小岛,其中科隆群岛夺冠。[3]

地理

加拉帕戈斯群岛的卫星照片

加拉帕戈斯群岛是由7个大岛,23个小岛,50多个岩礁组成,其中以伊莎贝拉岛面积最大,圣克鲁兹岛人口最多。群岛全部由火山堆和火山熔岩组成,赤道横贯北部,因群岛横跨赤道和受到秘鲁寒流影响,气候凉爽并极干旱,这些岛上有着加拉帕戈斯象龟加拉帕戈斯陆鬣蜥加拉帕戈斯企鹅等奇特的动物栖息,许多动植物更是全世界独有。


火山作用

加拉帕戈斯群岛的火山活动至少持续了20多年,甚至可能有更长时间。向东移动的纳斯卡板块(51km/myr)下的地幔柱在岛链和海山下形成了一个3公里厚的台地。除了加拉帕戈斯群岛之外,该地区的其他主要构造特征包括位于纳斯卡板块科科斯板块的边界200公里处,即该群岛与加拉帕戈斯扩张中心(GSC)之间的加拉帕戈斯火山区北部。这个扩张中心向西截断为东太平洋隆起,东面以科科斯海脊卡内基海脊为界。[4][5][6]

加拉帕戈斯群岛的特点是有许多同时代的火山,一些带有岩浆羽源,另一些来自软流圈,可能是年轻而薄的海洋地壳所形成的。GSC导致这一薄岩石圈的结构弱点,使得形成加拉帕戈斯地台的喷发。由于缺乏界限分明的裂谷带,这些岛屿在喷发前的膨胀率很高。伊莎贝拉岛上的内格拉山脉在1992年至1998年间经历了240厘米的抬升,最近一次爆发是在2005年。伊莎贝拉岛上的阿尔塞多火山隆起超过90厘米,最近一次爆发是在1993年。加拉帕戈斯群岛的其他特点是火山间距更近,火山规模更小,火山口更大。例如,伊莎贝拉岛包括6座主要火山,厄瓜多尔、沃尔夫、达尔文、阿尔塞多、塞拉内格拉和塞罗阿祖尔,最近的喷发时间段为1813年至2008年。邻近的圣地亚哥岛和费尔南迪纳岛上次爆发分别是在1906年和2009年。1961年至2011年间,群岛上的9座活火山已经总共喷发了24次。

岛屿

巴尔特拉岛的干旱景象

这是一个位于加拉帕戈斯中心附近的小岛。因地质隆起而形成。岛上非常干旱,植被由盐灌木丛、多刺的梨仙人掌和帕洛桑托树组成。直到1986年,巴尔特拉(西摩)机场都还是唯一一个位于加拉帕戈斯的机场。现在,有两个机场接收来自非洲大陆的航班;其中另一个位于圣克里斯托巴尔岛。前往加拉帕戈斯的私人飞机必须飞经巴尔特拉,因为巴尔特拉是唯一一个拥有过夜飞机设施的机场。抵达巴尔特拉后,所有游客立即乘坐巴士前往两个码头之一。第一个码头位于一个小海湾,游弋在加拉帕戈斯的船只在那里等待乘客。第二个是渡轮码头,连接巴尔特拉和圣克鲁斯岛。

巴托洛梅岛是位于圣地亚哥岛东海岸附近的一个火山岛。也是加拉帕戈斯群岛中“较年轻”的岛屿之一。这个岛和邻近圣地亚哥(詹姆斯)岛上的苏利文湾都是以巴塞洛缪·詹姆斯·苏利文爵士的名字命名的,他曾是英国皇家海军比格尔号(HMS Beagle)上的一名中尉。这个岛是少数几个加拉帕戈斯企鹅的家园之一,加拉帕戈斯企鹅是唯一生活在赤道上的野生企鹅物种。绿海龟是岛上的另一种动物。

这个岛是以英国著名生物学家查尔斯·达尔文命名的。面积为1.1平方公里,最大高度为168米。赤道毛皮海狮海鬣蜥、燕尾鸥、海龟和纳斯卡鲣鸟等大多数动物都生活于此。

气候

尽管加拉帕戈斯群岛地处赤道,但受到秘鲁寒流和克伦威尔洋流的共同影响,科隆群岛的环境气温远低于赤道其他地区,一年中绝大部分时间都有丝丝细雨。天气还周期性受到厄尔尼诺现象的影响,会有5至7年的温暖的表层海水,还有海平面的上涨和波浪作用增强,还会消耗海水中营养物质。

6月至11月,海边的温度为22℃,一股稳定的冷风从南部和东南部吹来,一天中大部分时间经常下毛毛雨,浓雾笼罩着岛屿。在12月至5月,海水温度和气温上升到平均25℃,完全没有风,但有零星的降雨和阳光。 大岛上的天气随着海拔的升高而变化。随着海拔的升高,气温逐渐降低,而由于山坡上云层中的水汽凝结,降水量增加。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的降水量有很大的变化,不仅与海拔高度有关,还取决于岛屿的位置和季节。

人口

阿约拉港的街道景象。

根据2010年的统计,加拉帕戈斯群岛上共有25,124人居住于此。该岛共以印欧混血种人,少数来自厄瓜多尔的印第安人、白种人和非裔厄瓜多尔人组成。此外早期欧美殖民者的一些后裔也仍然居住在岛上,岛上的主要语言是西班牙语,人口居住的面积仅限于土地面积的岛屿的3%。[7]

生物多样性

由于加拉帕戈斯群岛特殊的环境,和长期与世隔绝,动植物自行生长发育,因此造就了岛上独特而完整的生态系统。适合热带和寒带动物共同生存。最初是由鸟或海船偶尔把南美大陆的植物种子带到岛上,它们在此落地生根,适应新环境而生息繁衍。 当前,加拉帕戈斯群岛共栖息著700多种地面动物,80多种鸟类和许多昆虫,其中值得注意的物种包括:

蓝脚鲣鸟

另外加拉帕戈斯群岛周边是世界上鲸类最丰富的热点地区,也是东太平洋热带海域鲸鱼和海豚最多样性的地区,是太平洋最重要的鲸鱼栖息地。但自20世纪80年代开始至今,抺香鲸须鲸的种群数量因盗捕和全球暖化因素急剧减少,面临濒危灭绝的险境。

环境威胁

自大航海时代开始,来自欧洲各国的捕鲸者和海上毛皮商为了提取这些稀有动物的脂肪,因而在当地杀死并捕获了数千只加拉帕戈斯象龟。陆龟可以留在船上作为提供新鲜蛋白质的一种手段,因为这些动物可以在船上没有任何食物或水条件下生存几个月。此举导致了某些物种的大量减少,甚至灭绝。与捕鲸者一同到来的还有海豹猎人,他们使这种动物的种群濒临灭绝。

另外,人类在岛屿上的开发偶然或有意带入其他地区的动植物,如野生山羊、猫和牛,这些外来物种繁殖迅速,不仅毁掉了本地物种的栖息地。同时也成为岛上缺乏天敌,毫无防御能力的本地动物之主要威胁。此外近年大量非法移民涌入、旅游业无节制地急速增长、钓鱼运动和过度捕捞等,也都影响到当地的生态环境。

滥捕

2017年8月,有中国籍的渔船在加拉帕戈斯群岛捕鲨,被厄瓜多尔政府判刑,涉事渔船则被扣押,20名渔民分别被判1至4年监禁及罚款590万美元,厄瓜多尔民众连续3天上街抗议,谴责中国渔船行径,参与民众数千人[8][9]。中国外交部回应称反对任何形式的非法捕捞行为,将提醒中国渔船严格遵照厄方相关规定和程序,避免进入相关海域,又重申“希望厄方根据客观事实公平公正处理,切实保障中国船员正当合法权益”[10]


参考文献

  1. ^ History Of The Galapagos Islands Facts & Charles Darwin History. [2020-04-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30) (美国英语). 
  2. ^ Galápagos no longer on List of World Heritage in Danger – News Watch. Blogs.nationalgeographic.com. 29 July 2010 [23 May 2012]. 
  3. ^ 世界最美小岛榜单新鲜出炉 加拉帕戈斯群岛夺冠. [2015-07-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14). 
  4. ^ Mittlestaedt, Eric; d'Ozouville, Noemi; Harpp, Karen; Graham, David. Harpp, Karen; Mittelstaedt, Eric; d'Ozouville, Noemi; Graham, David , 编. Introduction, in The Galapagos: A Natural Laboratory for the Earth Sciences. Hoboken: John Wiley & Sons, Inc. 2014: 1–3, 42. ISBN 9781118852415. 
  5. ^ Harpp, Karen; Hall, Paul; Jackson, Matthew. Harpp, Karen; Mittelstaedt, Eric; d'Ozouville, Noemi; Graham, David , 编. Galapagos and Easter: A Tale of Two Hotspots, in The Galapagos: A Natural Laboratory for the Earth Sciences. Hoboken: John Wiley & Sons, Inc. 2014: 27–29. ISBN 9781118852415. 
  6. ^ Geist, Dennis; Bergantz, George; Chadwick, William. Harpp, Karen; Mittelstaedt, Eric; d'Ozouville, Noemi; Graham, David , 编. Galapagos Magma Chambers, in The Galapagos: A Natural Laboratory for the Earth Sciences. Hoboken: John Wiley & Sons, Inc. 2014: 56–57. ISBN 9781118852415. 
  7. ^ Ecuador Estadístico Instituto Nacional de Estadística y Censos. web.archive.org. 2011-12-11 [2020-04-23]. 
  8. ^ 中國漁船科隆群島非法捕鯊6千頭 獲刑4年罰款6百萬 中國稱零容忍不袒護. 2017-08-30 [2018-01-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31). 
  9. ^ 抗議大陸漁船毀「人類遺產」 厄瓜多爾索賠360億美元. 联合新闻网. 2017-08-28 [2018-01-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8). 
  10. ^ 外交部:希望厄瓜多尔保障中国船员正当合法权益. 中国网 新闻. 2017-08-29 [2018-01-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9). 

外部链接

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