戎馆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中正路上的戎馆(原建物的一部分)

戎馆位于中华民国台南市中西区的中正路与国华街交会处,是日治时期的戏院,二次大战后则改称“赤崁戏院”[1]:104。赤崁戏院结束营业后,其建物历经各种店家进驻,2020年重新整修前为康是美黑桥牌中正门市使用,2020年年底整修完成后除黑桥牌之外,也有其他品牌进驻[2]

戎馆与宫古座、世界馆、大舞台被并称为台南的四大戏院之一[3]。而戎馆的“戎”来自日本七福神信仰的“惠比寿”(又写作作夷、戎、蛭子等等),日治时期台南的“蛭子座”(旧称大黑座)也是取名自同一位神[4]:54

历史沿革

戎座、“旧”戎馆

戎座

日治时期的“戎馆”前身为“戎座”(或写作エビス座),位在今民生路一段[注 1][1]:82。戎座是由小林熊吉[注 2]所创立,大正元年(1912年)8月17日开幕,为日式木造剧场[注 3],且以戏剧演出为主[1]:82、88[4]:54。不过从大正五年(1916年)开始,戎座与台北的“活动写真常设馆”[注 4]新高馆合作,引进日本“天然色活动写真株式会社”的电影放映,开始转型[注 5][1]:82、88。而关于戎座的经营情况,在大正二年(1913年)便有报导说戎座原本尚可维持,但最近逐渐不支,而一度有跟邻近的台南座合并的提议[1]:96。大正六年(1917年)3月,则又出现将戎座、南座、新泉座合并的构想,而后次年(1918年)10月在台南的日本人之间则出现成立一间剧场株式会社收购三座,拆毁旧建物后新盖一间剧场的提议,但11月时又改成不拆毁旧建物而是加以整修[1]:97。大正八年(1919年)7月,戎座以6千圆卖出并进行第一次改修,同年11月10日重新开幕并表演魔术[4]:56。不过虽然进行了改修,但最后成立一间剧场株式会社的计划仍未实行,不过后来南座结束营业,新泉座遭烧毁,新成立的宫古座并购戎座后,台南的日本人戏院实际上最终仍被整合起来,直到日后台南世界馆成立(1930年)为止[1]:99

大正九年(1920年)由小林竹治(来自台北)接手经营戎座[1]:82、88。该年(1920年)6月12日戎座重新开馆时,戎座已成为“国际活映株式会社”(国活)的特约活动写真常设馆[1]:89。而后戎座又成为日本活动写真株式会社(日活)的特约馆[注 6][1]:89

大正十二年(1923年)1月,小林竹治不再经营戎座,饭岛一郎(原戎座辩士)原想接手但不成[1]:89。饭岛一郎后来改租下新泉座,于该年(1923年)2月11日开始经营活动写真常设馆,上映日活的尾上松之助主演电影[1]:89。另一方面,戎座改由台北的今福商会经营,完成第二次改修后于同年(1923年)2月16日开馆[注 7],并与新泉座之间有激烈竞争,甚至有辩士斗殴的事件[1]:88、90[5][4]:57。但可能是经营不顺,同年夏天经营权又回到小林熊吉手上,并进行戎座的第三次改修[1]:90。之后戎座主要放映国活的电影,也有放映帝国キネマ演艺株式会社、ユ社的作品[1]:90

大正十三年(1924年)2月饭岛一郎租借新泉座的租约到期,他与戎座握手言和,与小林熊吉合作经营,并重新担任辩士[1]:88、90。而在这年的2月23日发生大火,锦町三丁目的不少民宅与新泉座均被烧毁,戎座虽未重创,但也受到影响而休业两天[1]:90。大正十四年(1925年)3月6日,小林熊吉病逝,之后戎座因经营不理想,在大正十五年(1926年)5月18日起休业两个月[注 8][1]:91。另外此时戎座所有权转到小林熊吉友人山口万次郎手上[注 9],不过后来的实际经营者是泽田三郎“吾等の一团”(1926年5月28日开始),这时的戎座主要放映东亚映画会社的作品[1]:88、91

昭和三年(1928年)8月,宫古座并购了戎座,“吾等の一团”则离开戎座改与大舞台合作[6]:25、91。昭和五年(1930年),开始使用“エビス舘”或“戎舘”的名称,之所以从“座”改成“馆”是在强调其作为“活动写真常设馆”的性质[1]:82、83。这一年(1930年)戎馆由宫古座会社社员森冈熊次郎经营,次年(1931年)则由另一社员锺赤涂(锺涂)经营[1]:88。并购初期,宫古座标榜为“剧场”,戎馆则是“活动写真常设馆”(松竹日活特约),但是大约从昭和六年或七年(1931年、1932年)开始改成由宫古座放映日本电影,戎座则在台籍社员锺赤涂经营下引进中国电影放映[1]:92、93。锺家此时也经营著“台南金重影片公司”以进口中国电影,公司名称“金重”即来自“锺”姓[1]:93、96。宫古座跟戎馆的转变,一来是由于电影逐渐取代戏剧演出,再来是由于台南世界馆的开幕,遂将电影放映改到设备较新且完备的宫古座以跟台南世界馆竞争[1]:94

昭和八年(1933年),因建筑老旧而被当局催促改建,于是在田町兴建了新的戎馆[1]:84。而很可能是在此一时间点,戎馆的所有权移转给了锺家,成为台湾人所经营的戏院[1]:95、96

“新”戎馆、赤崁戏院

新的戎馆于昭和九年(1934年)开始兴建,斥资5万圆,年底完工后于次年(1935年)1月1日开幕[注 10][1]:84[4]:78。其所在地点就在台南世界馆对面,可能是要与之竞争而刻意挑选的位置[4]:78。此时的戎馆除上映中国电影外,也会兼放其他类型电影,有时也会上演戏曲,主要客群是台湾人(本岛人)[1]:102。但在皇民化运动推行后(约1937年起),无法继续上映中国电影跟表演歌仔戏,于是改放映西洋电影或日本电影,偶尔有新剧团演出[1]:103

二次大战后,由于戎馆已是台湾人经营的剧院,所以仍然由锺家继续营运[1]:104。民国35年(1946年)5月2日时,戎馆改名成“赤崁戏院”,由锺妈爱[注 11]为主要经营者[1]:104。在这之后,赤崁戏院营运到民国50年(1961年)5月8日才结束营业[1]:104

戏院结束后

戎馆售票亭造景

1990年,黑桥牌的海安路门市搬迁到戎馆建物内[3]。2020年5月,黑桥牌开始将建物外观整修成类似日治时期原貌,并于该年年底完工开幕[2]

戏院营运

戎座(旧戎馆)为一层的木造建筑,内部是榻榻米观众席[1]:84,为“寄席”规模的建物[4]:54。内部安装有电扇,且将座位区分成三个等级,价位为一等位80钱、二等位60钱、三等位40钱[4]:55。电影多半是在日间夜间各放一次,夜间电影多半在晚上6点过后放映[4]:55。而为了促销,戎座也会与其他业者合作,推出买票附赠赠品或凭票根可摸彩的活动,也有到特定商店购物达一定金额后赠送票券的措施[注 12][4]:58

新戎馆的舞台为镜框式,设有投影幕与旋转舞台设备,座位区则分一楼与二楼,可容纳约800名观众[1]:84、86[4]:78

节目

戎座成立初期,提供的是浪曲(浪花节)等说唱艺术或戏剧演出[1]:99[4]:54。1916年起开始提供电影,但在档期之间仍穿插现场表演[1]:99。1920年开始,戎馆逐渐变成专门放映电影的戏院[1]:101

戎座转型后跟国活合作上映其电影,而1923年小林竹次退出戎座经营后,戎座结束与国活的特约,以日活电影垫档[1]:102。今福商会接手后,主要上映美国环球影业的电影,偶尔上映日片[1]:102。而在小林熊吉重新接手戎座经营后,再度跟国活合作[1]:102

1931年戎馆改为以上映中国电影为主,且在新戎馆建成后增加戏剧表演[1]:102。所表演的戏剧有1935年9月台南松竹园的“现代改良最新男女剧”,1936年1月上海天蟾京班的京剧等等[1]:103

1937年皇民化运动时期,戎馆的上映的电影改成是洋片与日片,不再上映中国电影,也不再提供传统戏曲表演,但可提供新剧团演出[1]:102。此时的戎馆跟台南另一间“大舞台”剧院(新剧团演出为主,电影为辅)的营运模式呈现互补关系[1]:104

现行营运模式

商家介绍牌

黑桥牌将戎馆建物重新整修后,一楼主要是商场,贩售伴手礼与食物,二楼则为用餐区与展示文物的区域。

注释

  1. ^ 旧地址写为“开仙宫街”,町名改正后为“锦町三丁目”[1]:82。〈台南市街图〉(1927年)将戎座标示在面相锦町三丁目的大街,但之后的〈大日本职业别明细图第170号──台南市〉(1929年)则将之标在锦町三丁目街廓的小巷中[1]:84。对于两张地图的差异,厉复平表示因资料不足无法判断戎座是否在历次整修中换过位置[1]:84
  2. ^ 小林熊吉是日本兵库县人,在开设戎座之前在台南内新街经营“清琴堂”,贩售三味线与台湾原住民制作的工艺品[1]:83[4]:54
  3. ^ 建物在1912年6月10日举行上梁仪式[1]:83
  4. ^ “活动写真”为当时电影的日文汉字写法。
  5. ^ 1916年时台湾的“活动写真常设馆”只有台北的新芳亭、新高馆,以及与新高馆合作的戎座[1]:99
  6. ^ 约在1921年9月以前已改,而后持续放映日活的电影到1922年3月左右[1]:89
  7. ^ 今福商会在台北经营“台湾キネマ馆”,当时遂有称戎座为“第二台湾キネマ戎座”[1]:90。“キネマ”也是当时日文对电影的别种说法。
  8. ^ 原因应是欠松竹映画费用而遭解约[1]:102
  9. ^ 但日后小林熊吉亲戚小川倍见曾指控山口万次郎侵占财产[1]:91
  10. ^ 于1月1日到4日举行“新筑落成 开馆记念兴行”,上映上海明星影片公司出品的《啼笑因缘》与德国电影《王城悲史》、美国电影《未来派女学生》[1]:104
  11. ^ 锺赤涂之子,锺树欉之弟[1]:96
  12. ^ 这些商店大多在戎座附近,大约是消费金额达到1圆就能换到一张入场券[4]:59

参考来源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1.28 1.29 1.30 1.31 1.32 1.33 1.34 1.35 1.36 1.37 1.38 1.39 1.40 1.41 1.42 1.43 1.44 1.45 1.46 1.47 1.48 1.49 1.50 1.51 1.52 1.53 1.54 1.55 厉复平. 《府城‧戲影‧寫真:日治時期臺南市商業戲院》. 独立作家. 2017-02. ISBN 978-986-94308-1-4. 
  2. ^ 2.0 2.1 陈治交. 〈新戎館恢復原貌 年底開放〉. 《中华日报》. 2020-11-21 [2021-01-02]. 
  3. ^ 3.0 3.1 洪瑞琴. 〈台南朝聖新地標「戎館」 古早戲院「復活」賣香腸〉. 《自由日报》. 2021-01-02 [2021-01-02]. 
  4. ^ 4.00 4.01 4.02 4.03 4.04 4.05 4.06 4.07 4.08 4.09 4.10 4.11 4.12 4.13 赖品蓉. 〈日治時期台南市戲院的出現及其文化意義〉. 国立清华大学. 2016. 
  5. ^ キネマ戰. 台湾电影史研究史料数据库. 
  6. ^ 厉复平. 〈日治時期臺南市宮古座戲院考辨〉 (PDF). 《戏剧学刊》 (国立台北艺术大学戏剧学院). 2017-01, (25).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