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优良条目,点此获取更多信息。
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瓦库尔岛战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瓦库尔岛战役
美国独立战争的一部分
BattleOfValcourIsland watercolor.jpg
瓦库尔岛战役期间,美军的皇家野人号搁浅焚毁,并遭到英军炮击。绘于1925年。
日期1776年10月11日
地点尚普兰湖瓦库尔岛西部水峡
坐标44°36′37.84″N 73°25′49.39″W / 44.6105111°N 73.4303861°W / 44.6105111; -73.4303861
结果 英军胜利
参战方
美国 美国 英国 英国
指挥官和领导者
美国 班奈狄克·阿诺德 英国 盖伊·卡尔顿爵士
英国 汤马士·普林高英语Thomas Pringle (Royal Navy officer)
兵力
15艘军舰 25艘军舰
伤亡与损失
80人死伤
120人被俘
11艘军舰沉没
40人死伤
3艘炮艇沉没

瓦库尔岛战役英语:Battle of Valcour Island),是1776年美国独立战争时期、英国美国尚普兰湖的一场战事。

1776年6月,大陆军被英国军队逐出英属魁北克省,回到尚普兰湖南部堡垒防守。在接着数个月,英国及大陆军都忙于建造船舰,以及侦察敌情。直到1776年10月,魁北克省总督英语Governor of Quebec盖伊·卡尔顿爵士终于派军舰南侵,双方舰队在10月11日于瓦库尔岛西部水峡相遇。

大陆军舰队虽有风向之利,而又获瓦库尔岛掩护左翼,惟战力始终比较皇家英国海军逊色,加上舰队右翼遭到英国陆军及易洛魁人以火枪射击,使到美国军队损失严重。10月11日晚,残余的美国军舰乘夜色掩护,成功穿过英国舰队左翼的炮艇封锁线。虽然英国舰队在10月12日未有及时追击,最终仍然赶上美国舰队,迫使大量美国军人弃船上岸而逃。美国军队只有4艘军舰成功撤走。

瓦库尔岛战役结束后,美国丧失攻打加拿大的军事力量,而英国则重夺尚普兰湖的控制权。当时美国在纽约战场遭受重创,英军若从尚普兰湖一举南下,则美国革命有瓦解之忧。不过卡尔顿为免在寒冬南征,而把军队撤回圣让恩堡英语Fort Saint-Jean (Quebec)及魁北克各地过冬。要到1777年,英军才发动萨拉托加战役南侵。

另外,瓦库尔岛战役也被美国海军视为其参与的第一场水上战斗。事缘战斗结束后两日,第二次大陆会议英语Second Continental Congress便决议成立大陆海军英语Continental Navy,是为美国海军的前身组织。在战事沉没的费城号炮艇英语USS Philadelphia (1776),于1935年被打捞出水,及获列为美国国家史迹名录美国国家历史名胜

背景及双方部署[编辑]

1776年6月8日,大陆军三河市之战落败,被迫撤出蒙特利尔。当时英国已有超过10,000名正规军及黑森雇佣兵,从海路增援英属魁北克省。英国不但可以固守加拿大的殖民地,更可沿尚普兰湖南下,协助镇压十三个殖民地的叛乱,特别是第二次大陆会议英语Second Continental Congress于同年7月4日通过美国独立宣言,宣布十三州独立为美利坚合众国,断绝与英国宗主国之关系。

不过,魁北克省总督英语Governor of Quebec盖伊·卡尔顿爵士却无法即时南侵。事缘大陆军撤回尚普兰湖时,班奈狄克·阿诺德下令摧毁所有可用的运输舰艇,并且焚毁圣让恩堡英语Fort Saint-Jean (Quebec)与附近的锯木厂。由于尚普兰湖两侧道路不通,而圣劳伦斯河的军舰又无法通过黎塞留河英语Richelieu River,英国军队便没有舰艇可运兵南下。[1]

1776年7月至10月期间,英美双方都在尚普兰湖建造舰艇,并派斥候部队进入对方境内收集情报。[2]卡尔顿预早于1775年11月向英国本土订造军舰的预制组件,到1776年7月已有10艘抵达,并开始在圣让恩堡以南的船坞组装。[3]时至10月,英军在尚普兰湖共有25艘主力军舰,包括小型风帆战船不屈号(HMS Inflexible,18门12磅炮)、雷神号(HMS Thunderer,6门24磅炮、6门12磅炮及2门榴弹炮);双桅纵帆船玛莉亚号(HMS Maria,14门炮)、卡尔顿号(HMS Carleton,12门炮)、忠信号(HMS Loyal Convert,6门炮);以及20艘单桅小型炮艇(2门炮)。[4]

至于美国方面,大陆军在退回尚普兰湖后,改由霍雷肖·盖茨少将指挥。盖茨将9,000至10,000名士兵布防于提康德罗加堡四周,仅留下300名士兵在皇冠岬堡英语Fort Crown Point[5]盖茨在史坚尼斯布镇英语Whitehall (village), New York(Skenesborough,今纽约州白厅)大量建造船坞,并到处招募造船木匠,又从后方购买相应木材。到7月底,史坚尼斯布已经有超过200座船坞,所有下水的船只会再到提康德罗加堡整装。[6]盖茨又特别委派阿诺德监督造船工作,因为阿诺德有多年航海经验。[7]美军的造船进度在8月因疫病而有所延误,但影响有限。[8]

8月阿诺德开始指挥部分军舰到尚普兰湖北部巡航,以试探英军实力。舰队遭到英军哨站开炮示警,便即时向后撤退。[9]到9月30日,阿诺德有感英军行动在即,决定再带舰队到尚普兰湖巡航。阿诺德的舰队共有20艘军舰,包括打捞再用的双桅纵帆船皇家野人号(Royal Savage,12门炮)、企业号英语USS Enterprise (1775)(12门炮)、复仇号英语USS Revenge (1776)(8门炮)、自由号英语USS Liberty (1775)(8门炮,没有参战);桨帆船国会号英语USS Congress (1776)(旗舰,8门炮)、庄柏号(Trumbull,10门炮)、华盛顿号(10门炮);独桅快船李号英语USS Lee (1776)(6门炮);以及装有3门火炮的平底船炮艇英语Gundalow波士顿号英语USS Boston (1776)康涅狄格号泽西号纽黑文号英语USS New Haven (1776)纽约号费城号英语USS Philadelphia (1776)普罗维登斯号英语USS Providence (1776 gundalow)喷火号英语USS Spitfire (1776 gundalow)[10]

由于英美双方实力悬殊,阿诺德只打算用舰队拖延英军,争取更多备战时间。[11]为免遭到英军正面击破,阿诺德将舰队布置于瓦库尔岛与大陆之间的狭窄水峡。此法可缩窄双方舰队的战线,从以减低英国军舰的火炮打击范围,并且有利美国不熟水性的水手作战。[12]

一幅描绘美国参战列舰队的水彩画。图中由左至右顺序为复仇号、华盛顿号、费城号、国会号、泽西号、李号、皇家野人号(前景)、波士顿号、纽黑文号、普罗威登斯号、康涅狄格号、纽约号、企业号及庄柏号。

舰队炮战[编辑]

瓦库尔岛战役的船舰动向图。

一如阿诺德所料,10月初英军开始行动。卡尔顿在10月7日下达行军命令,而汤马士·普林高英语Thomas Pringle (Royal Navy officer)上校则在10月9日带领舰队出征,并且谨慎行进。[13]10月10日英国舰队在美国舰队北面24公里下锚停泊,但遭到瓦库尔岛遮挡视线,故此没有察觉到美国舰队。 [14]

10月11日,尚普兰湖刮起西北偏北风,普林高由瓦库尔岛东面顺风南下。阿诺德随即派出皇家野人号及国会号离队,以引诱英军舰队。当英军发现美军军舰在西北方突然出现时,便逆风前来攻击。而双方在远距交火不久,国会号及皇家野人号便试图撤回阵列。逆风虽然有利阿诺德的舰队防守,但没有划桨的皇家野人号却难以北上。结果皇家野人号在瓦库尔岛南部搁浅。[15]不久英军派出忠信号的士兵,一度俘虏了皇家野人号,却遭到美军炮艇猛烈攻击,只好将皇家野人号焚毁,并带走舰上俘虏。[16]

另一方面,英军尝试派出不屈号、雷神号及玛莉亚号等大型军舰加入战团,却因逆风之故,难以操纵,迟迟未能进入射击位置。下午12时30分,英国小型军舰转向完毕,双方以舷侧舰炮互相射击,实力较弱的美军即时陷入劣势。复仇号遭到英军重创,而费城号更在晚上6时30分沉没。至于英军则有卡尔顿号遭到击中,造成8人死亡及8人受伤,重伤者包括该舰舰长詹姆士·戴克思英语James Richard Dacres (1749–1810)。结果卡尔顿号要由见习军官、日后的海军上将爱德华·培柳英语Edward Pellew, 1st Viscount Exmouth指挥。英军亦有一艘炮艇爆炸沉没。[17]

傍晚时分,不屈号终于完成转向,其舷侧火炮迅即迫使美军向北撤退避险。为免美军登陆逃走,英军派出印第安士兵登陆,以远距火枪骚扰美军。不过天色入黑后,英国舰队只能后撤补充弹药,改派炮艇于瓦库尔岛南面组成封锁线。[17]

英军追击[编辑]

炮战结束后,大部分美军军舰都有受创,而且伤亡人数约有60多人。[17]至于英军则汇报有40人死伤。[18]由于胜利无望,阿诺德下令舰队以黑夜及雾气掩护,沿着湖岸南行,再穿越英军封锁线的左翼缺口,最后赶往南方的皇冠岬堡。[19]到10月12日早上,美国舰队已经逃往南方,而英国舰队则派哨舰搜寻美军。[20]

由于美军舰队受创,再加上舰队要逆风而行,撤退速度一再拖慢。中途美军停下抢修军舰,其中普罗维登斯号及泽西号两艘炮艇相继凿沉或焚毁,[21]而李号也在途中被美军放弃。[22]下午2时美军舰队再次起行,但到10月13日早上,舰队与皇冠岬堡的距离仍超过32公里,而英军的追击舰队已开始逼近。当风向转为顺风时,英军舰队追上美军舰队,并向国会号及华盛顿号开火。华盛顿号最终向英军投降,舰上110人被俘。[21]阿诺德与部分美军最终要提早上岸,弃船而去。逃走前阿诺德亲自点火焚毁旗舰国会号,其他炮艇也大多搁浅毁弃。[23]稍后阿诺德等200人安全返回皇冠岬堡,而舰队只有庄柏号、纽约号、企业号及复仇号成功逃脱,其他船只全部报销。两支部队与运送补给的自由号会合后,返回提康德罗加堡。[24]

一幅描绘英国参战列舰队的水彩画。图中的大型军舰、由左至右顺序为卡尔顿号、不屈号、玛莉亚号及雷神号。背景的军舰为英国的炮艇,而忠信号位处玛莉亚号及雷神号中间。

后续影响[编辑]

费城号炮艇在1776年10月于瓦库尔岛战役后沉没。到1935年,美国一名老兵发现费城号残骸,并打捞出水。费城号后来被列入美国国家史迹名录美国国家历史名胜

瓦库尔岛战役后,美军撤回提康德罗加堡,而阿诺德则将皇冠岬堡焚毁。至于卡尔顿则将俘获美军全数获释,一度动摇美军军心,使盖茨要将该等士兵全数送返乡间。[25]

10月14日,英军在皇冠岬堡登陆,及后一度迫近提康德罗加堡。[26]然而10月20日下了冬季第一场雪,使卡尔顿担忧补给线难以维持,最终决定撤回魁北克省。当时大陆军在纽约战场已经遭受重创,但卡尔顿却无法南下支援,使英军错过重要时机。黑森雇佣兵领袖腓特烈·李德塞感叹,若然英军能够提早一个月出征,则整场战争可能在1776年年底已经完结。[27]英军最终在1777年由约翰·伯戈因指挥军队南侵,却在萨拉托加战役惨败投降。

另一方面,玛莉亚号、不屈号及忠信号的舰长,齐声指责普林高未有及时追击,而且布防不严,使美军舰队成功逃脱。然而普林高的仕途并未受损,后来更晋升海军上将。[28]卡尔顿也获英皇乔治三世颁授巴斯勋章,表扬战功。[29]

最后,瓦库尔岛战役对阿诺德的将来有关键影响。由于大量远征加拿大的文件都在国会号上焚毁,故此阿诺德无法向大陆议会出示消费单据。大陆议会以此为由向阿诺德进行审判,令到阿诺德极为失望。阿诺德最终叛变投靠英国。

相关条目[编辑]

注释[编辑]

  1. ^ Stanley 1977,第131-132页
  2. ^ Stanley 1977,第135-136页
  3. ^ Stanley 1977,第133-136页
  4. ^ Miller 1974,第170页, Stanley 1977,第137-138页
  5. ^ Stanley 1977,第136页
  6. ^ Nelson 2006,第231, 239, 241页
  7. ^ Nelson 2006,第243页
  8. ^ Nelson 2006,第252-253页
  9. ^ Miller 1974,第171页
  10. ^ Malcolmson 2001,第29-33页, Miller 1974,第169, 172页, Bratten 2002,第57页
  11. ^ Bratten 2002,第56页, Miller 1974,第172页
  12. ^ Stanley 1977,第141页
  13. ^ Stanley 1977,第137页
  14. ^ Stanley 1977,第137页
  15. ^ Miller 1974,第173页
  16. ^ Bratten 2002,第60-61页, Miller 1974,第173页, Stanley 1977,第142页
  17. ^ 17.0 17.1 17.2 Miller 1974,第175页
  18. ^ Allen 1913,第176页
  19. ^ Nelson 2006,第307-309页
  20. ^ Miller 1974,第176页
  21. ^ 21.0 21.1 Miller 1974,第177页
  22. ^ Bratten 2002,第67页
  23. ^ Bratten 2002,第69页
  24. ^ Bratten 2002,第70页
  25. ^ Miller 1974,第178页
  26. ^ Stanley 1977,第144页
  27. ^ Miller 1974,第179页
  28. ^ Hamilton 1964,第190页
  29. ^ Miller 1974,第178页

参考资料[编辑]

  • Allen, Gardner W, A Naval History of the American Revolution, Volume 1, Cambridge, MA: Houghton Mifflin, 1913 (英语) 
  • Bratten, John R, The Gondola Philadelphia and the Battle of Lake Champlain, College Station, Texas: Texas A&M University Press, 2002, ISBN 978-1-58544-147-1 (英语) 
  • Hamilton, Edward, Fort Ticonderoga, Key to a Continent, Boston: Little, Brown, 1964 (英语) 
  • Ketchum, Richard M, Saratoga: Turning Point of America's Revolutionary War, New York: Henry Holt, 1997, ISBN 978-0-8050-6123-9 (英语) 
  • Martin, James Kirby, Benedict Arnold: Revolutionary Hero (An American Warrior Reconsidered), New York: New York University Press, 1997, ISBN 0-8147-5560-7 (英语) 
  • Malcolmson, Robert, Warships of the Great Lakes 1754–1834, Annapolis, MD: Naval Institute Press, 2001, ISBN 1-55750-910-7 (英语) 
  • Miller, Nathan, Sea of Glory: The Continental Navy fights for independence, New York: David McKay, 1974, ISBN 0-679-50392-7 (英语) 
  • Morrissey, Brendan, Quebec 1775: The American Invasion of Canada, Oxford: Osprey Publishing, 2003, ISBN 978-1-84176-681-2 (英语) 
  • Randall, Willard Sterne, Benedict Arnold: Patriot and Traitor, William Morrow and Inc, 1990, ISBN 1-55710-034-9 (英语) 
  • Silverstone, Paul H, The Sailing Navy, 1775–1854: 1775–1854, New York: CRC Press, 2006, ISBN 978-0-415-97872-9 (英语) 
  • Smith, Justin H, Our Struggle for the Fourteenth Colony, vol 2, New York: G.P. Putnam's Sons, 1907 (英语) 
  • Stanley, George F. G., Canada invaded, 1775-1776, Toronto: Samuel Stevens Hakkert, 1977, ISBN 0888665377 (英语) 
  • Bulletin of the New York State Museum, Issue 313, Albany: New York State Museum, 1937 (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