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水牛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圣水牛
化石时期:更新世全新世
Hemudu Site Museum, 2017-08-12 26.jpg
田螺山遗址出土的圣水牛头盖骨
保护状况
绝灭  (公元前1200年-前1800年[1])
科学分类 编辑
界: 动物界 Animalia
门: 脊索动物门 Chordata
纲: 哺乳纲 Mammalia
目: 偶蹄目 Artiodactyla
科: 牛科 Bovidae
属: 水牛属 Bubalus
种: 圣水牛 B. mephistopheles
二名法
Bubalus mephistopheles
Hopwood, 1925

圣水牛学名Bubalus mephistopheles)是一种已灭绝水牛,其种小名因牛角形似西方恶魔的形象而得名。本种的生存年代为更新世全新世,分布于中国华北长江流域,出现在中国许多新石器时代青铜时代的考古遗址中,在河南省殷墟大量发现[2],约于公元前1200年-前1800年间灭绝[1]。DNA序列分析显示现生水牛并非由圣水牛驯化而来,而圣水牛本身是否已被人类驯化饲养仍有争议。有学者认为甲骨文中的“兕”字即是指圣水牛。

发现

圣水牛的化石最早在河南被发现,大英博物馆研究员胡步伍(Arthur T. Hopwood)检视样本后,于1925年发表为新种[3],其种小名mephistopheles源自梅菲斯托费勒斯,为恶魔之意,因其角心与西方恶魔的形象相似而得名[4]。霍普渥德认为与圣水牛外观最相似的动物为婆罗洲的水牛亚种Bubalus bubalis hosei[3]。1928年至1936年间,殷墟挖掘过程中出土了超过千只本种水牛的遗骸,古生物学家德日进杨锺健将其中文名称翻译为“圣水牛”[5]

研究

中国更新世的近十种水牛中仅有圣水牛与短角水牛生存至全新世[6],许多新石器时代青铜时代文化遗址有圣水牛遗骸出土,地跨华北与长江中下游地区,北至内蒙古,南至钱塘江流域,年份为距今8000年至3000年前。殷墟出土的圣水牛超过千只[7]德日进杨锺健推测它们可能被人类驯养,但也有学者对此持保留态度,认为圣水牛皆是野生、未被驯养[4][8]

甲骨文中的“兕”字过去多被认为是指犀牛法国汉学雷焕章认为此字的甲骨文更像水牛角之形,实指野生的圣水牛,且卜辞中关于“兕”的描述与圣水牛较为吻合,例如此动物可以用弓箭射杀,常一次猎获十数头,相较之下犀牛不太可能被箭猎杀,也很少成群出现[9]。此外雷焕章也认为当时有圣水牛被人类驯养,“牛”字即为驯养的圣水牛,有学者则认为牛字应是指殷墟中出土的另一种动物短角牛Bos exiguus[4]。殷墟中的圣水牛可能有祭祀、食用与制作骨器的功能[8]

过去有假说认为中国现生水牛为自圣水牛驯化而来,亦有认为水牛是在南亚驯化后再引入中国。2008年,研究人员成功分离华北新石器时代遗址中圣水牛遗骸上的DNA,以线粒体DNAD环的序列分析结果显示这些圣水牛与现生水牛有明显区别,后者并非由前者驯化而来[10][11],且圣水牛的序列有一支(KJ2)为现生水牛的姊妹群,另一支(KJ1)则在KJ2和现生水牛分家前就已分家,有些考古遗址中同时出现了KJ1和KJ2的样本,显示圣水牛可能包含解剖特征相似的两个不同物种[10]

演化

1936年,古生物学家杨锺健将河南渑池的水牛化石发表为新种短角水牛,他描述此新种与圣水牛相似,但角心较大,且年代较为古老。他进一步将当时已知的中国水牛依颅骨和牛角形态,分为角心细长的德氏水牛与角心粗短的短角水牛两大支,前者在更新世晚期以前就消失,后者则进一步演化出圣水牛、王氏水牛[12][13]。后来的学者也多认同此观点[14][15]

参见

以下为其他出土于中国的水牛化石[16]

参考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