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

沃尔姆斯议会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安东·冯·维尔纳(Anton von Werner)所绘画出席沃木斯议会前马丁·路德的凹版照相。

沃尔姆斯议会神圣罗马帝国莱茵河上的帝国自由市沃尔姆斯(今属德国)举行的帝国议会。议会于1521年1月28日至5月25日在海尔索夫花园举行,由皇帝查理五世召集。虽然在会议中有很多议题,但最重大的是召见马丁·路德及对宗教改革的影响。

沃尔姆斯议会前一年(即1520年),教皇利奥十世发出了一道名为《主起来吧》(Exsurge Domine)的训令,并称其概述了马丁·路德《九十五条论纲》及其他著作中的四十一个错误。马丁·路德被皇帝召见,以放弃或重申他的观点,而马丁·路德拒绝放弃他的观点,并为其辩护。

沃尔姆斯议会结束后,皇帝颁布了《沃尔姆斯诏书》(Wormser Edikt)。该法令谴责路德是“臭名昭著的异端”,并禁止帝国公民传播他的思想。虽然宗教改革通常被认为于1517年开始,但《沃尔姆斯诏书》标志着西方教会第一次公开的分裂。

路德的抗辩

腓特烈三世承诺若马丁·路德出席会议,其安全会受到保护。因扬·胡斯于1415年被康斯坦茨大公会议所处决后,这个保证在显得更为重要。

查理五世于1521年1月28日展开沃木斯议会。马丁·路德被传召来放弃或重申其立场。当马丁·路德于4月16日来到议会时,约翰·埃克为皇帝的代表。马丁·路德祈祷了一段长时间,咨询了朋友及调解人的意见后,在翌日出席会议。马丁·路德认为其著作可以分为三类:

  • 一般被承认的著作:他认为这些著作甚至其敌人亦应承认及接受,故不会收回。这些著作亦对宗教改革产生影响。
  • 攻击基督教世界的弊病及谎言:他相信这些著作不能安全地收回,以避免这些弊病继续,故拒绝。
  • 个别的人身攻击:他就其尖锐凡言词而道歉,但不会收回当中的教导。若能证实他的教导是违反《圣经》,他会断然收回。

当埃克指责马丁·路德没有权反驳传统的正统性,他回应指只会接受《圣经》的权威,而不接受教皇及议会的权威,因为它们之间存在矛盾。据传,马丁·路德曾说

“除非以《圣经》中的证据或无可辩驳的理由使我折服(因为我既不相信教皇,也不相信议会单独的效力,因为众所周知,他们经常犯错,自相矛盾),否则我就受我所引用的圣经约束,我的良心被上帝的话语所俘虏。我不能也不会收回任何一句话,因为违背良心既不安全也不正确。这就是我的立场,我别无选择。愿上帝保佑我。阿门。”[1][2]


"Wenn ich nicht durch Zeugnisse der Schrift und klare Vernunftgründe überzeugt werde; denn weder dem Papst noch den Konzilien allein glaube ich, da es feststeht, daß sie öfter geirrt und sich selbst widersprochen haben, so bin ich durch die Stellen der heiligen Schrift, die ich angeführt habe, überwunden in meinem Gewissen und gefangen in dem Worte Gottes. Daher kann und will ich nichts widerrufen, weil wider das Gewissen etwas zu tun weder sicher noch heilsam ist. Gott helfe mir, Amen!"

一些学者指最后几个字是较现代的用法,故质疑马丁·路德有否说过这番话。事实上,整个句子出现在菲利普·梅兰希通的记录上,他是马丁·路德的得力助手;但是,只有最后的几个字被科克拉乌斯(Johannes Cochlaeus)第一手记录起来。

会议为使路德悔改作出了各种努力,但最终因路德拒绝否定教皇诏书中所引用的41个句子中的一句,而未能达成一致。

4月26日,马丁·路德在有关决定前,就匆匆离开及逃亡。议会最后决定马丁·路德违法,禁制他的著作,并下令逮捕他。5月8 日,皇帝颁布了《沃尔姆斯诏书》。

后续

尽管皇帝保证了路德的安全,但众人私下里都认为路德很快就会被逮捕、惩处。为了保护他,萨克森选侯腓特烈三世在路德回家的路上将其藏匿在瓦特堡城堡里。在瓦特堡城堡期间,路德开始了他对《圣经》的德语翻译。

路德在沃尔姆斯会议上所作的强有力的信仰见证,在勃兰登堡·安斯巴赫侯爵格奥尔格·腓特烈一世的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乔治侯爵他比任何其他德国王子或霍亨索伦家族的任何其他成员更早地将目光转向了新的信仰。此外,路德还与乔治侯爵进行了通信,讨论信仰问题。在1526年的斯佩尔议会上,该诏书被暂时中止,但在1529年又被恢复。

最终,由于路德在德国人民中的支持度,以及某些德国王公的保护,《沃尔姆斯诏书》从未在德国执行。但低地国家是在皇帝查理五世和他指定的摄政者、萨伏伊公爵夫人奥地利的玛格丽特(查理的姑姑)的直接统治之下。因此,在低地国家(包括现代的比利时、卢森堡和荷兰),政府根据诏书,起初对路德最积极的支持者做出惩罚。1521年12月,安特卫普奥古斯丁修道院院长雅各布·普罗斯特(Jacob Proost)是第一个根据《沃尔姆斯诏书》的条款,被逮捕和起诉的、支持路德的神职人员。1522年2月,普罗斯特被迫公开忏悔,否定了路德的教义。同年,安特卫普的奥古斯丁修道院中又发生了逮捕事件。两名修士,扬·范·埃森和亨德里克·沃斯拒绝忏悔,而在1523年7月1日,于布鲁塞尔被烧死在火刑柱上[3]

1522年和1524年的纽伦堡会议试图对路德执行《沃尔姆斯诏书》的判决,但没有成功[4]

参考文献

  1. ^ Brecht, Martin. Martin Luther. tr. James L. Schaaf, Philadelphia: Fortress Press, 1985–93, 1:460.
  2. ^ {{cite web|url=http://www.christianitytoday.com/ct/2002/aprilweb-only/4-8-52.0.html%7Ctitle="Hier[失效链接] Stehe Ich!"|first=Elesha|last=Coffman|work=Christianity Today|date=1 April 2002|access-date=20 January 2021
  3. ^ Brecht, Martin. Martin Luther. tr. James L. Schaaf, Philadelphia: Fortress Press, 1985–93, 2:102ff.
  4. ^ 1899 Lutheran Cyclopedia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article titled "Nuremberg Convention"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