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伊斯坦布尔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坐标41°01′N 28°58′E / 41.017°N 28.967°E / 41.017; 28.967

伊斯坦布尔
İstanbul
都会市英语Metropolitan municipalities in Turkey
伊斯坦布尔都会市
İstanbul Büyükşehir Belediyesi
从上起顺时针:位于金角湾之间的卡拉柯伊与萨拉基里奥角的伊斯坦布尔历史区;少女塔;独立大街上的复古电车(英语:Istanbul nostalgic tramways);莱文特商务区与多尔玛巴赫切宫;奥塔科伊清真寺与博斯普鲁斯大桥;圣索菲亚大教堂
伊斯坦布尔在土耳其的位置
伊斯坦布尔
伊斯坦布尔
在土耳其的位置
坐标:41°00′36″N 28°57′37″E / 41.01°N 28.9603°E / 41.01; 28.9603
国家  土耳其
大区 马尔马拉大区
伊斯坦布尔省
 - 拜占庭 约前660年[a]
 - 君士坦丁堡 330年
 - 伊斯坦布尔 1930年(正式更名)[b]
39个区英语List of districts of Istanbul
政府
 • 市长 卡迪尔·托普巴什英语Kadir Topbaş正义与发展党
面积
 • 陆地 5,196 平方公里(2,006 平方英里)
 • 水域 147 平方公里(57 平方英里)
 • 都会区[c] 5,343 平方公里(2,063 平方英里)
人口(2014年12月31日)[2]
 • 都会市英语Metropolitan municipalities in Turkey 14,377,019
 • 排名 土耳其第1大
世界第6大
 • 密度 2,767/平方公里(7,170/平方英里)
时区 欧洲东部时间UTC+2
 • 夏时制 欧洲东部夏令时间UTC+3
邮政编码 34000至34850
电话区号 0212(欧洲部分)
0216(亚洲部分)
车牌 34
网站 伊斯坦布尔 都会市

伊斯坦布尔土耳其语İstanbul [isˈtanbuɫ] 聆听)是土耳其最大城市,亦是该国的经济、文化和历史中心。它坐落于土耳其西北部的博斯普鲁斯海峡之滨,位于马尔马拉海黑海之间,横跨欧亚大陆,经济和历史中心位于欧洲一侧,有三分之一人口居住于亚洲一侧[3]。其人口达到1440万,为全欧洲最大的城市群,亦是中东最大和全球第六大城市[2][4]。伊斯坦布尔全市辖区面积5,343平方千米(2,063平方英里),其覆盖范围同伊斯坦布尔省相同,亦是该省的行政中心[c]。亦是世界上唯一横跨两大洲的城市。

公元前660年左右,该市以“拜占庭”之名建立于萨拉基里奥角,并在此后逐渐发展为历史上最为重要的城市之一。公元330年该市重建为君士坦丁堡希腊语Κωνσταντινούπολις转写:Konstantinoúpolis拉丁语Constantinopolis)或新罗马(希腊语Νέα Ῥώμη转写:Nea Romē拉丁语Nova Roma),并在此后的近十六个世纪内先后成为罗马帝国(330年–1204年及1261年–1453年)、拉丁帝国(1204年–1261年)和奥斯曼帝国(1453年–1922年)的帝国首都[5]。在罗马和拜占庭帝国时代,它对基督教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作用,而在1453年奥斯曼帝国征服该城之后,它成为了伊斯兰教的中心和奥斯曼帝国哈里发的驻地[6]

伊斯坦布尔是古丝绸之路的途经地[7],也是欧洲和中东的铁路网络之间、黑海和地中海间海路的必经之地,使得伊斯坦布尔的战略地位十分重要,由此也哺育了兼收并蓄的人口和文化,虽然在1923年共和国成立之后这一状况略不如前。在战间期伊斯坦布尔未能成为新首都,受到忽视,但此后其影响力逐步恢复。自1950年代以来,该市的人口已翻了十倍,来自安那托利亚各地的人口涌入,城市的界限也为此逐渐扩张[8][9]。20世纪末艺术节开始得到兴办,而随着基础设施的改善,复杂的交通网络也由此建立起来。

2012年,在当选欧洲文化之都两年之后,近1160万外国游客造访伊斯坦布尔 ,使其成为世界第五受欢迎的旅游目的地[10]。该市最重要的景点仍是其历史城区,部分被列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而位于贝伊奥卢区的天然港金角湾则是其文化和娱乐的中心。伊斯坦布尔还被认为是一个全球城市[11],亦是全球发展速度最快的都市经济区之一[12]。诸多土耳其公司及媒体将总部设于此,全市国内生产总值超过全国的四分之一[13]。伊斯坦布尔希望借助其复苏和快速扩张的契机,在二十年内五次申请举办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14]

名称[编辑]

伊斯坦布尔的最初名称为“拜占庭”希腊语Βυζάντιον),为约公元前660年墨伽拉殖民者建城时所取[a][1]。此名称被认为是来源于人名“拜占斯”,根据古希腊传统,此为殖民者的领袖和传说中的一位王侯的名字。但现代学者亦认为“拜占斯”可能来源于色雷斯或伊利里亚,由此则要早于墨伽拉建城[20]。330年君士坦丁大帝将其定为罗马帝国的新东部首都,此地也开始被称作君士坦丁堡拉丁语Constantinopolis古希腊语Κωνσταντινούπολις),意为君士坦丁之城[1]。君士坦丁亦试图推广“新罗马”拉丁语Nova Roma古希腊语Νέα Ῥώμη)之名,但这一名称未获得广泛使用[21]。在西方,“君士坦丁堡”为此城最通常的称呼,直至土耳其共和国的建立;在奥斯曼帝国时期,“科斯坦丁尼耶”(奥斯曼土耳其语قسطنطينيه)和“伊斯坦布尔”为通用名称[22]。即便如此,如今土耳其人认为将此时期(自15世纪中期始)的该城称为“君士坦丁堡”在政治上是不正确的,虽然在历史上这并无错误[23]

至19世纪,该城亦在外国人和土耳其人中有了一些其他的称呼。欧洲人将全城称作“君士坦丁堡”,但与土耳其人一同将金角湾和马尔马拉海间筑有城墙的半岛称作“士坦堡”[23]“佩拉”(希腊语意“横跨”)亦被用于描述金角湾和博斯普鲁斯海峡间的地带,而土耳其人则称之为“贝伊奥卢”(土耳其语Beyoğlu;此亦为今伊斯坦布尔一个区的正式名称)[24]“伊斯兰堡”(意为伊斯兰之城)有时亦被用于称呼此城,甚至还被印刻于一些奥斯曼钱币之上[25];有人认为这是今“伊斯坦布尔”的来源,但事实上“伊斯坦布尔”出现得要更早,甚至在奥斯曼帝国征服该城前即受到使用[1]

“伊斯坦布尔”土耳其语发音:[isˈtanbuɫ] 聆听,口语[ɯsˈtambuɫ])时常被认为来源于中古希腊语短语“"εἰς τὴν Πόλιν"”,意为“进城去”[26]。这反映了该城为这一区域中的唯一主要城市,就如今日人们时常将临近的城市中心称作“城”或“城里”一般。另一种观点认为该名称直接来源于“君士坦丁堡”,只将此名称的第一和第三个音节去除[1]。在现代土耳其语中,该名称写作“İstanbul”,其中“İ”带一点(在土耳其语字母中带点与不带点的“I”为不同字母)。此外在英语中重音位于第一音节,而在土耳其语中则位于第二音节[27]。“伊斯坦布尔”于1930年正式成为该市的唯一名称[28][29]。来自伊斯坦布尔的人被称为“İstanbullu”(复数为İstanbullular),而在英语中则称“Istanbulite[30]

在东罗马灭亡前,突厥人已将君士坦丁堡称为伊斯坦布尔。但在官方语境中,诸如君士坦丁堡的阿拉伯语名称君士坦丁尼耶 (阿拉伯语:قسطنطينية‎)更受青睐。奥斯曼宫廷将君士坦丁尼耶这一名称用来表示公文来源。19世纪土耳其语书籍出版时也以君士坦丁尼耶作为出版地地名。同时,“伊斯坦布尔”也是官方名称之一。比如该城最高行政长官的官衔为“伊斯坦布尔埃凡迪”[31]

历史[编辑]

拜占庭卫城的拜占庭柱,位于现今托卡比皇宫

21世纪初考古学家发掘的新石器时代文物表明,伊斯坦布尔所在的半岛早在公元前7000纪即有人定居[32]。这一定居点对于新石器革命由近东传播至欧洲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其存在了近一千年,直至被上涨的水面淹没[33]。在此考古发现之前,传统认为色雷斯人,包括弗里吉亚人,在公元前6000纪末开始定居于萨拉基里奥角[19]。亚洲部分,在今卡德柯伊区出土了近公元前4000纪前的文物[34]。这一地点亦是公元前1000纪腓尼基贸易点的所在地,亦是于公元前约680年建立的迦克墩的所在地[a]

公元前660年[35][a],来自墨伽拉的希腊殖民者于博斯普鲁斯海峡的欧洲一侧建立了拜占庭,伊斯坦布尔的历史被认为在此时才正式开始。殖民者在金角湾色雷斯人定居点附近建起了卫城,推动了新城经济的发展[36]。拜占庭于前5世纪之交经历了短暂的波斯统治,但在波希战争后希腊人夺回了这座城市[37]。它此后成为雅典同盟及其继承者雅典第二帝国英语Second Athenian Empire的一部分,在前355年最终获得独立[38]。拜占庭长期为罗马盟友,而在公元73年正式成为罗马帝国的一部分[39]

拜占庭在篡位者佩斯切尼乌斯·奈哲尔英语Pescennius Niger与罗马皇帝塞普蒂米乌斯·塞维鲁的战争中支持前者,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在195年末投降时,两年的围城已几乎将之摧毁[40]。不过在五年之后,塞维鲁开始重建拜占庭,拜占庭也恢复了甚至超越了其过往的荣光[41]

君士坦丁堡的崛起和陷落[编辑]

1422年克里斯托弗罗·布翁德尔蒙蒂英语Cristoforo Buondelmonti所作地图,亦是现存最早的君士坦丁堡地图。

君士坦丁大帝于324年9月成为全罗马帝国的皇帝[42]。两个月后,他订立方案建立一座新的基督教城市以取代拜占庭。作为帝国的东部首都,该城被称作“新罗马”,然而多数人将之称作君士坦丁堡,而这一名称也一直流传至了20世纪[43]。六年之后,于330年5月11日,君士坦丁堡宣告成为全帝国首都,而帝国的这一部分日后也成为拜占庭帝国或东罗马帝国[44]

君士坦丁堡的建立是君士坦丁最为恒久的成就之一,将罗马帝国的权力重心东移,该城也成为了希腊文化和基督教的中心[44][45]。许多教堂在城中建立起来,包括查士丁尼一世统治期间建造的圣索菲亚大教堂,其在此后一千年为世界最大的教堂[46]。君士坦丁的其他举措包括改造和扩建君士坦丁堡竞技场:它能够容纳成千上万的观众,成为了公民生活的中心,而在5世纪和6世纪则成为了一系列骚乱的始发点,包括尼卡暴动[47][48]。君士坦丁堡的地理位置亦保证其能够经受历史的考验:在数个世纪内,其城墙和海区保护欧洲免受东面入侵者的侵袭和伊斯兰教的推进[45]。在中世纪的大部分时间内和拜占庭时代的下半叶,君士坦丁堡是欧洲大陆最大和最富裕的城市,并时为世界最大的城市[49][50]

第四次十字军东征中君士坦丁堡受到劫掠和破坏,此后开始衰落[51]。天主教十字军建立起拉丁帝国以取代东正教的拜占庭帝国,君士坦丁堡也成为了这一帝国的中心[52]。然而拉丁帝国存在时间不长,拜占庭帝国很快于1261年重建起来,但其实力大不如前[53]。君士坦丁堡的教堂、城防和基础设施失修荒废[54],其人口由8世纪时的50万下降至此时的近1万。

安德洛尼卡二世的经济和军事政策,包括裁减军备,使帝国进一步衰落并使其在面对入侵时更为脆弱[55]。14世纪中期,奥斯曼土耳其人开始战略性地夺取小城镇和城市,由此阻断了君士坦丁堡的补给,逐渐将之扼杀[56]。最终于1453年5月29日,在八周的围城之后(其间最后一任罗马皇帝君士坦丁十一世阵亡),苏丹穆罕默德二世“征服者”攻陷了君士坦丁堡,并宣告其为奥斯曼帝国的新首都。数小时后,由于该城拒绝和平投降,苏丹驾马前往圣索菲亚大教堂,召来伊玛目诵读清真言,将教堂转变为帝国清真寺[57]。穆罕默德自称为新的“罗姆凯撒”(Kaysar-i Rûm奥斯曼土耳其语中的“罗马凯撒”),并将奥斯曼国重整为帝国[58]

奥斯曼和土耳其时期[编辑]

伊凡·康斯坦丁诺维奇·艾瓦佐夫斯基所作三幅奥斯曼时期伊斯坦布尔的画作。

在征服君士坦丁堡后,穆罕默德二世立即开始试图复苏该城。他号召在围城期间逃离该城的居民回归,并从安纳托利亚其他地区请来穆斯林、犹太人和基督徒定居。他还邀请全欧洲人民移居至此,创立了一座世界性的城市,这一境况在奥斯曼时期基本得到了保持[59]。同时穆罕默德还修缮了该城的基础设施,开始建造大巴扎,并建造了苏丹居所托卡比皇宫[60]。他将首都由埃迪尔内(前阿德里安堡) 迁至此,并宣告奥斯曼帝国为罗马帝国的继承者和延续[61]

奥斯曼土耳其人迅速将伊斯坦布尔由基督教堡垒变为了伊斯兰文化的象征。宗教基金为帝国清真寺、学校、医院和公共浴场的建造提供了资金[60]奥斯曼王朝于1517年宣布其为哈里发国,伊斯坦布尔亦成为史上最后一个哈里发国最后四个世纪的首都[6]。1520年至1566年苏莱曼大帝在位,这一时期艺术和建筑成就十分重大;首席建筑师米马尔·希南设计了城内的多座标志性建筑,奥斯曼陶艺英语İznik pottery花窗书法细密画英语Ottoman miniature得到繁荣[62]。伊斯坦布尔的总人口到18世纪末达到570,000人[63]

19世纪初帝国发生一系列叛乱,革新派的马哈茂德二世开始执政,此后坦志麦特时代到来,政治改革开始,新科技也被引进了该城[64]。桥梁在金角湾上建立起来[65],而到1880年代,伊斯坦布尔也与欧洲的铁路系统联结起来[66]。现代化设施诸如供水系统、电力、电话和电车等在此后数十年内逐渐被引入伊斯坦布尔,但要晚于其他欧洲城市[67]。即使如此,现代化措施仍然无法阻止奥斯曼帝国的衰落英语Decline and modernization of the Ottoman Empire

20世纪初,青年土耳其党革命英语Young Turk Revolution废黜了苏丹阿卜杜勒-哈米德二世,一系列的战争日益困扰着这一病危帝国的首都[68]。最后一场战争即第一次世界大战最终导致英国、法国和意大利占领君士坦丁堡。末任奥斯曼帝国苏丹穆罕默德六世于1922年11月被驱逐,而在次年《洛桑条约》签订,伊斯坦布尔占领结束,穆斯塔法·凯末尔·阿塔蒂尔克宣告建立的土耳其共和国得到承认[69]

在共和国的初期,伊斯坦布尔未能成为土耳其的首都;安卡拉成为新的世俗共和国首都,以同其奥斯曼帝国历史划清界限[70]。然而自1940年代末1950年代初起,伊斯坦布尔经历了结构性的改变,新的广场和大道在全城建立起来,有时历史建筑因此被拆除[71]。其人口在1970年代迅速增长,由安纳托利亚涌入的人试图在都市区边沿新建的工厂中寻找就业机会。这一突然大幅度的人口增长为房产开发创造了巨大的需求,许多先前位于外沿的村庄和森林被并入城市版图中[72]

地理[编辑]

土耳其西部的断层集中于伊斯坦布尔的西南部,经由马尔马拉海爱琴海的海底。
伊斯坦布尔和博斯普鲁斯海峡的卫星图
伊斯坦布尔地形图

伊斯坦布尔位于土耳其西北部的马尔马拉大区,总面积5,343平方千米(2,063平方英里)[c]博斯普鲁斯海峡连接马尔马拉海爱琴海,将该市分为欧洲部分(色雷斯,包含历史和经济中心)和亚洲部分(安那托利亚)。天然港口金角湾濒临前拜占庭和君士坦丁堡所在的半岛,将该城进一步划分。马尔马拉海、博斯普鲁斯海峡和金角湾在今伊斯坦布尔的中心交汇,在数千年内抵御了外来的入侵,今日仍旧为该城的重要景观[45]

效仿罗马的模式,伊斯坦布尔的历史半岛亦被称作有七座山丘,每座山丘顶上为帝国清真寺。最东边的山丘坐落于萨拉基里奥角托卡比皇宫即位于此地[77]。隔金角湾相望的另一座锥形山丘则是今日贝伊奥卢区的所在地。由于地势原因,过去贝伊奥卢的建筑往往需要通过护土墙来建造,道路则以阶梯形式铺设[78]。亚洲一侧的于斯屈达尔状况相似,地势逐渐朝着博斯普鲁斯海岸下行,而沙姆西帕夏和阿亚兹马的地形则更加多变,与形似。伊斯坦布尔的最高点为恰姆勒加山英语Çamlıca Hill,海拔288米(945英尺)[78]。伊斯坦布尔北部的平均海拔要高于南部海岸,有些地方海拔超过200米(660英尺),而一些海岸悬崖陡峭形似峡湾,尤其是在博斯普鲁斯海峡北端同黑海交汇处。

伊斯坦布尔坐落于北安那托利亚断层之上,临近非洲板块欧亚大陆板块交界。这一断层带由北安纳托利亚延伸至马尔马拉海,在该城历史上导致了数次重大地震,其中最为严重的地震之一发生于1509年英语1509 Constantinople earthquake,随后的海啸冲破了城墙,导致超过10,000人死亡。1999年震中位于伊兹密特地震导致18,000人死亡,其中1,000人居住于伊斯坦布尔的郊区。伊斯坦布尔民众对于未来更为严重的地震表示担忧,而为了满足伊斯坦布尔迅速增长的人口需求而建造的建筑可能无法抵御这样的灾难[79]。地震学家称2030年伊斯坦布尔发生7.6地震的可能性超过百分之60[80][81]

气候[编辑]

大雾时常在早上形成,图为莱文特雾景。
伊斯坦布尔年降水图。
柯本-盖格气候分类法下的伊斯坦布尔气候图。

伊斯坦布尔位于气候过渡区域,根据柯本-盖格气候分类法,其气候为地中海式气候副热带湿润气候海洋性气候的混合。由于夏季降水根据地区不同为20至65毫米(1至3英寸),由此该城无法被直接划分为地中海式气候或副热带湿润气候[82][83][84]。伊斯坦布尔的面积、地形、滨海位置以及北部和南部的不同水体使其具有微气候。由于黑海的湿润空气和高植被覆盖率,该城的北半部和博斯普鲁斯海岸具有海洋性气候和副热带湿润气候的特征。位于马尔马拉海一侧城区南边人口居住区的气候则较为温暖、干燥,受湿度影响较小[85]。北部的年降水(巴切科伊;1166.6毫米)有时能够达到南部马尔马拉海岸(佛罗雅;635.0毫米)的两倍[86]。南北海岸的年平均气温亦存在显著差距(巴切科伊为12.8 °C(55.0 °F);卡尔塔尔为15.03 °C(59.05 °F))[87]。远离海岸的该省其他地区则受到大陆的影响,日夜和冬夏温差更为显著。冬季,该省一些区域平均气温夜间可低至或低于冰点。

伊斯坦布尔一些地区气候的最显著特点是其高湿度,早间多数可达80%[88]。由于这一状况,大雾时常出现,不过在城区北部和距离市中心较远的地区更为频繁[85]。在秋季和冬季高湿度往往持续至下午,由此产生的大雾时常阻碍这一区域(包括海峡)的交通[89][90][91]。在夏季,这般状况往常在中午前即停止,但高湿度仍然持续并使夏季高温状况变得更加糟糕[88][92]。夏季的最高均温接近29 °C(84 °F),降雨并不寻常,六月至八月间一般只有十五日有显著降水[93]。虽然如此,夏季仍旧是大暴雨的最高发季节[94]

伊斯坦布尔的冬季比多数地中海盆地的城市要寒冷,最低均温达3~4 °C(37~39 °F)[93]。来自黑海的大湖效应较为寻常,但难以预测,有时可严重至如大雾一般影响城市交通[95]。春季和秋季较温和,但时常湿润且多变,来自西北的冷风和南部的热风(有时在同一日内)易导致气温波动[92][96]。就全年来看,伊斯坦布尔年均有130日有显著降水,总额达到810毫米(31.9英寸)[93][97]。本市的历史最高和最低气温分别为40.5 °C(105 °F)和−16.1 °C(3 °F),最高单日降水量为227毫米(8.9英寸),而最高降雪量则为80厘米(31英寸)[98][99]

伊斯坦布尔(萨勒耶尔),1954年–2013年气候平均数据
月份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全年
历史最高温​℃(℉) 22.0
(71.6)
23.2
(73.8)
29.3
(84.7)
33.6
(92.5)
34.2
(93.6)
40.5
(104.9)
41.5
(106.7)
39.6
(103.3)
35.4
(95.7)
34.0
(93.2)
26.5
(79.7)
25.8
(78.4)
41.5
(106.7)
平均高温​℃(℉) 8.3
(46.9)
8.8
(47.8)
10.7
(51.3)
15.3
(59.5)
20.0
(68)
24.6
(76.3)
26.5
(79.7)
26.7
(80.1)
23.5
(74.3)
19.1
(66.4)
14.7
(58.5)
10.7
(51.3)
17.41
(63.34)
每日平均气温​℃(℉) 5.6
(42.1)
5.6
(42.1)
7.0
(44.6)
11.0
(51.8)
15.6
(60.1)
20.4
(68.7)
22.8
(73)
23.0
(73.4)
19.7
(67.5)
15.6
(60.1)
11.4
(52.5)
7.9
(46.2)
13.8
(56.84)
平均低温​℃(℉) 3.0
(37.4)
3.0
(37.4)
4.2
(39.6)
7.7
(45.9)
12.1
(53.8)
16.5
(61.7)
19.4
(66.9)
20.0
(68)
16.7
(62.1)
13.0
(55.4)
8.9
(48)
5.4
(41.7)
10.83
(51.49)
历史最低温​℃(℉) −11.0
(12.2)
−8.4
(16.9)
−5.8
(21.6)
−1.4
(29.5)
3.0
(37.4)
8.5
(47.3)
12.0
(53.6)
12.3
(54.1)
7.1
(44.8)
0.6
(33.1)
−1.4
(29.5)
−7.0
(19.4)
−11
(12.2)
平均降水量​㎜(英⁠寸) 104.2
(4.102)
77.3
(3.043)
69.5
(2.736)
46.4
(1.827)
33.5
(1.319)
32.8
(1.291)
32.7
(1.287)
40.8
(1.606)
58.9
(2.319)
86.8
(3.417)
102.2
(4.024)
125.0
(4.921)
810.1
(31.892)
平均降水日数​(≥ 0.1 mm) 17.8 15.5 13.7 10.6 8.1 6.2 4.4 5.1 7.5 11.1 13.3 17.5 130.8
每月平均日照时数 71.3 87.6 133.3 180.0 251.1 300.0 322.4 294.5 243.0 164.3 102.0 68.2 2,217.7
来源:Turkish State Meteorological Service(晴日,1960–2012)[93][97][100]

市貌[编辑]

border=none
伊斯坦布尔历史区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的世界遗产
A close-up view of Topkapı Palace, with the Prince Islands in the background.
正式名称
英文名称* Historic Areas of Istanbul
基本资料
国家  土耳其
地区** 欧洲和北美地区
编号 356
注册类型 文化遗产
评定标准 文化遗产I, II, III, IV
注册历史
注册年份 1985(9th)
* 名称依据世界遗产名录注册。
** 地区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所划分为准。

法蒂赫区位于前热那亚共和国堡垒加拉塔对岸,相当于奥斯曼帝国征服前的君士坦丁堡全城。这些热那亚防御工事多数于19世纪被拆除,以使城区范围能够向北扩张,如今仅存加拉达石塔[103]。加拉塔现为贝伊奥卢区的一部分,该区为伊斯坦布尔的商业和娱乐中心,包括以塔克西姆广场[104]

多尔玛巴赫切宫为奥斯曼帝国后期的行政中心,坐落于贝伊奥卢北边的贝西克塔什区,正对面为土耳其最古老的足球俱乐部的主场——贝西克塔斯伊诺努体育场英语BJK İnönü Stadium[105]。前奥塔科伊村位于贝西克塔什区,滨临博斯普鲁斯海峡,靠近第一博斯普鲁斯大桥,奥塔科伊清真寺因此得名。海峡两岸为诸多豪华海滨别墅(土耳其语yalı),最初为19世纪贵族和精英人士建造,作为其夏季居所[106]。再往内陆,在城区的内环路之外是伊斯坦布尔的经济中心,莱文特马斯拉克[107]

博斯普鲁斯海峡的海滨别墅原位于市郊,如今是伊斯坦布尔豪华地区的住宅。

在奥斯曼帝国时期,于斯屈达尔卡德柯伊仍位于伊斯坦布尔城区之外,为市郊地区,多为海滨别墅和花园。然而在20世纪下半叶,伊斯坦布尔的亚洲部分经历了大规模的城市化发展;这一区域发展较晚,由此与其他城区相比,基础设施更好,城市规划更为整齐[3]。海峡的亚洲一侧多为欧洲部分的市郊地区,人口占全市三分之一,但却只贡献全市四分之一的就业[3] 。由于伊斯坦布尔在20世纪经历了指数级的增长,该城的房屋有显著的一部分为“速建房”(土耳其语gecekondu,意为“一夜建成”),即非法建造的居所[108]。如今,这些区域逐渐开始被拆除,取而代之的是现代的大众住房工程[109]。此外,大规模的绅士化市区重建正在进行中[110],例如于塔拉巴西英语Tarlabaşı[111];但一些此类的工程却受到了批评,例如于苏鲁库勒英语Sulukule[112]。土耳其政府同时还试图将城区向伊斯坦布尔欧洲部分临近黑海区域扩展,正在建设第三座机场英语Istanbul New Airport并计划于2018年10月29日投用[113]。新城区将包括四个不同的定居点,各有其功能,有150万人将于此居住[114]

和许多其他大城市不同,伊斯坦布尔没有一个首要的城市公园,但其仍有一定数量的都市绿化区。居尔哈尼公园耶尔德兹公园原先分别位于托卡比皇宫和耶尔德兹宫中,但在土耳其共和国建立初期被重新定位为大众公园[115]费提帕夏公园英语Fethi Paşa Korusu位于安纳托利亚一侧博斯普鲁斯大桥边的山腰,正对耶尔德兹宫。欧洲一侧则有埃米尔安公园英语Emirgan Park,靠近法蒂苏丹赫穆罕默德大桥,原先为奥斯曼帝国领袖的私人园林,占地面积47公顷(120英亩),以其种类众多的植物和2005年开始举办的郁金香节而闻名[116]贝尔格莱德森林英语Belgrade Forest位于城区北端,占地面积5,500公顷(14,000英亩),在夏季颇受伊斯坦布尔市民欢迎。该森林原先为市区提供水源,拜占庭和奥斯曼时期的水库遗址如今仍旧可见[117][118]

建筑[编辑]

圣索菲亚大教堂,6世纪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一世下令建造,原先为教堂,后为清真寺,现为博物馆.
位于博斯普鲁斯海峡沿岸的多尔玛巴赫切宫彻拉安宫贝勒贝伊宫,由奥斯曼宫廷建筑师家族巴利扬家族英语Balyan family成员设计建造[119]

伊斯坦布尔主要以拜占庭和奥斯曼建筑而闻名,但其建筑亦反映了曾统治该城市的其他民族及帝国的特色。热那亚和罗马建筑的痕迹同奥斯曼建筑一般在城中可见。源自希腊古典时期的建筑已完全绝迹,但古罗马建筑却得到了较好的保留。狄奥多西一世时期的狄奥多西方尖碑原先位于君士坦丁堡竞技场,今日在苏丹艾哈迈德广场仍然可见,而于公元4世纪末建造的瓦伦斯水道桥则有较为完整的一部分位于法蒂赫区西端[120]君士坦丁纪念柱于公元330年为纪念新都落成而建造,至今仍位于竞技场附近[120]

早期拜占庭式建筑继承了罗马古典时期穹顶和拱门的模式,但对这些元素进行了进一步的完善,在圣谢尔盖和巴克斯教堂上得到了体现。伊斯坦布尔现存最古老的拜占庭教堂为454年建成的斯图狄奥斯修道院(后改造为伊姆拉赫尔清真寺,现为废墟)[121]。1261年收复君士坦丁堡之后,拜占庭帝国扩建了两座最为重要的教堂(至今尚存)——科拉教堂帕玛卡里斯托斯教堂。虽然如此,拜占庭建筑的顶峰,伊斯坦布尔最为标志性的建筑之一,仍然要属圣索菲亚大教堂,其穹顶直径达31米(102英尺),在数世纪内为全世界最大的教堂,后来被改建为清真寺,现今为博物馆[46]

伊斯坦布尔现存最为古老的奥斯曼建筑安纳托利亚堡垒如梅利堡垒,在围城期间极大帮助了奥斯曼帝国[122]。在此后四个世纪内,奥斯曼帝国继续修建巍峨的清真寺和华丽的宫殿,创造了令人印象深刻的伊斯坦布尔天际线。其中最大的宫殿为托卡比皇宫,囊括了一系列的建筑风格,包括帝国后宫英语Imperial Harem内的巴洛克风格恩德伦图书馆新古典主义风格[123] 。皇家清真寺包括法提赫清真寺巴耶济德二世清真寺塞利姆一世清真寺苏莱曼尼耶清真寺苏丹艾哈迈德清真寺(蓝色清真寺)和新清真寺,全部于16世纪至17世纪奥斯曼帝国的极盛期建筑。此后的几个世纪,尤其是在坦志麦特改革之后,奥斯曼建筑逐渐为欧式风格所取代[124],例如奴鲁奥斯玛尼耶清真寺独立大街附近的区域修建了宏伟的欧洲各国使馆以及成排的新古典主义、新文艺复兴新艺术建筑,而这些建筑也影响了贝伊奥卢的一系列其他建筑,例如教堂、商店、剧院以及诸如多尔玛巴赫切宫一类的政府建筑[125]

人口[编辑]

伊斯坦布尔历史上的人口
年份 人口 年份 人口
330 40,000 1914 909,978
400 200,000-400,000 1927 680,857
530 550,000 1935 741,148
545 350,000 1940 793,949
715 300,000 1945 860,558
950 400,000 1950 983,041
1200 250,000-300,000 1955 1,268,771
1453 36,000 1960 1,466,535
1477 70,000 1965 1,742,978
1566 600,000 1970 2,132,407
1690 750,000-800,000 1975 2,547,364
1817 500,000 1980 2,772,708
1860 715,000 1985 5,475,982
1885 873,570 1990 6,629,431
1890 874,000 2000 8,803,468
1897 1,059,000 2007 11,372,613
1901 942,900 2010 12,915,158

在伊斯坦布尔历史大多数时期,它已跻身为世界上最大的城市。到公元500年,君士坦丁堡(古称)人口介于40万人至50万人,略高于之前的罗马,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城市,[126]这一世界上聚居人数最多的区域的记录于13世纪被打破。自君士坦丁堡陷落后,它再未成为世界最大城市,但自19世纪起它成为了欧洲的最大城市,超过了伦敦[127]

在1980年到2005年的25年中,伊斯坦布尔的人口已经增长了超过三倍。伊斯坦布尔的人口中,大约有70%居住在欧洲部分,30%住在亚洲部分。由于土耳其东南部的高失业率,该地区的许多人迁移到伊斯坦布尔,在郊区安顿下来。抵达伊斯坦布尔的移民主要来自安纳托利亚东部,期望改善生活条件和就业,通常小有成功。这导致每年在城市郊区形成新的非法建造的木屋区(gecekondu),后来发展成为街区,并融入这座大都市中。

土耳其统计局估计在2013年12月31日,伊斯坦布尔人口为14,160,467人,集聚了土耳其18.5%的人口,为土耳其最大城市[2]。该市平均每年的人口增长率是3.45%,主要是由于人们从周边农村地区的涌入。伊斯坦布尔的人口密度为每平方公里2,593人,远远超过了土耳其的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81人)[128]

中世纪早期,伊斯坦布尔是世界上最大的城市,在其大部分历史中,都是世界上最大、最重要的城市之一(除了拜占庭帝国崩溃、奥斯曼帝国之前的时期)。自古以来,其地缘政治重要性,吸引了来自欧洲,亚洲和非洲的各个民族群体。纵观其历史,希腊民族和土耳其民族吸收了历史上的这些民族群体。

宗教[编辑]

新巴洛克风格的奥塔科伊清真寺

伊斯坦布尔的城市景观,是由许多宗教团体所共同塑造。最大的宗教团体是伊斯兰教。宗教少数群体包括希腊东正教徒亚美尼亚正教徒马龙派天主教徒塞法迪犹太人。根据2000年人口普查,伊斯坦布尔共有2,691座开放的清真寺、123座开放的教堂和 26座开放的犹太会堂,以及109个穆斯林墓地和57个非穆斯林公墓。有些区过去曾经拥有数量可观的这些民族,例如库姆卡普英语Kumkapı区有相当多的亚美尼亚人;巴拉特英语Balat (Istanbul)区有相当多的犹太人芬内尔区有相当多的希腊人;尼桑塔希英语Nişantaşı区和贝伊奥卢区的一些街区拥有数量可观的黎巴嫩基督徒。但是目前只有极少数人还留在这些区,因为不是移民国外就是移居到其他区。在有些区,例如在库兹衮库克英语Kuzguncuk,一座亚美尼亚教堂与一座犹太会堂相邻,在路的另一边是一座希腊东正教教堂,旁边是一座清真寺。

穆斯林是目前伊斯坦布尔最大的宗教团体。其中,逊尼派是人口最多的教派,但是也有许多当地的穆斯林属于阿列维派。2007年,在伊斯坦布尔有2,944座开放的清真寺[129]

自1517年起,伊斯坦布尔成为伊斯兰哈里发的驻地,直到1924年,哈里发的头衔被废除,其权力移交给土耳其国会。1925年9月2日,哈纳卡塔里卡被取缔,因为他们的活动被视为与土耳其共和国的政教分离和世俗教育制度不相容。此后,大部分苏非主义和伊斯兰其他形式的神秘主义派别的活动改为秘密进行,其中一些教派仍然拥有众多的追随者。为了避免仍然有效的这些禁令,这些组织使用“文化协会”的名称。

圣乔治教堂内部
亚美尼亚主教座堂

自公元4世纪起,该市就是希腊正教会的精神领袖君士坦丁堡普世牧首的驻地。目前的驻地为芬内尔区的圣乔治主教座堂。土耳其正教会和亚美尼亚使徒教会,各有一位宗主教驻在伊斯坦布尔。在保加利亚正教会的自主地位得到其他东正教教会的承认以前,其总部也设在伊斯坦布尔。土耳其大拉比也驻在伊斯坦布尔。许多地方反映进入伊斯坦布尔的不同团体,主要的有阿尔巴尼亚村(Arnavutköy)、波兰村(Polonezköy)和新波斯尼亚(Yenibosna)。

住在伊斯坦布尔的基督徒,主要是希腊人和亚美尼亚人,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在奥斯曼帝国崩溃过程中,这些非穆斯林的少数民族被土耳其人驱逐,民族宗教关系紧张开始于19世纪20年代,持续了一个世纪,在1912年到1922年的十年间(巴尔干战争第一次世界大战土耳其独立战争)达到顶峰。此后,伊斯坦布尔的基督徒人口从1914年的45万下降至1927年的24万[130]。今天,大部分留在土耳其的希腊人和亚美尼亚人等少数民族都居住在伊斯坦布尔附近。今天在伊斯坦布尔的土著亚美尼亚人数量约为45,000人[131](不包括1991年以后从亚美尼亚来到土耳其的近4万劳工,大多在伊斯坦布尔);[132] 而希腊人从1924年的15万人[133],下降到目前的仅有大约4000人[131]。目前有6万伊斯坦布尔希腊人居住在希腊,但继续保留其土耳其国籍[131]

塞法迪犹太人已生活在这座城市超过500年。1492年,安达卢西亚的摩尔人王国灭亡后,西班牙宗教裁判所迫使他们改信基督教,于是他们逃离伊比利亚半岛奥斯曼帝国苏丹巴耶济德二世(1481年至1512年)派遣凯末尔·雷斯率领一支庞大的舰队前往西班牙,解救塞法迪犹太人。20多万犹太人逃往丹吉尔阿尔及尔热那亚马赛,后来去萨洛尼卡,最后到伊斯坦布尔。苏丹批准93,000名西班牙犹太人前往奥斯曼帝国避难。另一大批塞法迪犹太人来自西班牙控制的意大利南部。加拉塔的意大利犹太会堂(İtalyan Sinagogu)的成员主要是意大利犹太人的后代,伊斯坦布尔目前还有2万多名塞法迪犹太人。伊斯坦布尔大约有20个犹太会堂,其中最重要的是1951年成立的和平谷犹太会堂,位于贝伊奥卢区。

交通[编辑]

博斯普鲁斯海峡大桥

经济[编辑]

伊斯坦布尔除了是土耳其最大城市和前首都之外,还一直是土耳其经济生活的中心,因为它地处国际陆上和海上贸易路线的交界位置。伊斯坦布尔也是土耳其最大的工业中心。它雇用土耳其大约20%的工业劳动者,贡献土耳其38%的工业区。伊斯坦布尔和周边省份生产棉花水果橄榄油丝绸烟草。食品加工、纺织品生产、石油产品、橡胶、金属制品、皮革、化工、医药、电子、玻璃、机械、汽车、运输车辆、纸及纸制品以及酒类饮品是本城里的主要工业产品。根据《福布斯》杂志,2008年3月,伊斯坦布尔共有35名亿万富翁,居世界第四位[134]

Maslak金融区

伊斯坦布尔证券交易所(ISE)是土耳其唯一的证券市场[135],1866年成立时名为奥斯曼证券交易所( Dersaadet Tahvilat Borsası ),在1986年初改组为目前的结构。在19世纪和20世纪初,加拉塔银行街曾是奥斯曼帝国的金融中心,奥斯曼中央银行(1856年成立)[136]和奥斯曼证券交易所(1866年)的总部都位于这里[137]。银行街仍然是伊斯坦布尔的主要金融区,直到20世纪90年代,大多数土耳其银行开始将他们的总部迁往现代中央商务区LeventMaslak[137]。1995年,伊斯坦布尔证券交易所迁往位于İstinye区的大厦内[138]

今天,该市拥有土耳其55%的贸易额和45%的批发贸易,国民生产总值占该国的21.2%。伊斯坦布尔贡献土耳其40%的税收。2005年,伊斯坦布尔市的国内生产总值为一千三百三十亿美元[139]。2005年在伊斯坦布尔的公司出口总值为四百一十三亿九千七百万美元,进口值为 六百九十八亿八千三百万美元;分别占土耳其的56.6%和60.2%[140]

伊斯坦布尔是土耳其最重要的旅游景点之一。该市有成千上万的酒店和其他旅游导向的产业,服务于度假者和来访的专业人士。2006年,共有23,148,669名游客到访土耳其,其中大部分人是通过伊斯坦布尔和安塔利亚的机场和海港进入土耳其[141]。通过伊斯坦布尔的阿塔图尔克国际机场萨比哈·格克琴国际机场进入土耳其的游客总数达到5,346,658人,比起2005年的4,849,353人又有上升[142]。伊斯坦布尔也是世界上主要的会议目的地之一,是世界头号的国际组织一个越来越受欢迎的选择[143]

文化[编辑]

文化古迹[编辑]

伊斯坦布尔有450座清真寺伊斯兰教谚语说“《古兰经》诞生在麦加,读者在埃及,珍藏在伊斯坦布尔。”

一些主要的文化古迹:

艺术活动[编辑]

伊斯坦布尔考古博物馆
萨基普·萨班哲博物馆

伊斯坦布尔在社会,文化和商业活动方面正在变得日益丰富多彩。世界著名的流行歌星充满了体育场馆,歌剧芭蕾舞和戏剧活动终年不断。在节日期间,世界著名的交响乐团,合唱团演奏会,音乐会和爵士乐的传奇人物,经常来此表演。伊斯坦布尔国际电影节英语Istanbul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是欧洲最重要的电影节之一[144]伊斯坦布尔双年展英语Istanbul Biennial是另一项艺术盛事。

伊斯坦布尔每年举办音乐和歌剧节。它们是1930年代初土耳其政府引进弦乐和歌剧的教学和表演的政策的产物。该政策应用于在其祖国德国处于危险中的著名音乐理论家,演奏家,作曲家,其中包括保罗·欣德米特、卡尔·艾伯特等人。

伊斯坦布尔现代艺术博物馆英语Istanbul Modern经常举办著名的土耳其和外国艺术家的展览,拥有令人印象深刻的现代艺术收藏品。佩拉博物馆萨基普·萨班哲博物馆英语Sakıp Sabancı Museum举办世界著名艺术家的展览,是该市最重要的私人博物馆。Doğançay博物馆英语Doğançay Museum是土耳其的第一个当代艺术博物馆,几乎完全致力于其创始人Burhan Doğançay的作品。位于金角湾的拉赫米·考契博物馆英语Rahmi M. Koç Museum是一个工业博物馆,展出19世纪和20世纪初古老的工业设备,如汽车、船只、潜艇、飞机和其他类似的过去时代的老式机器。

伊斯坦布尔现代艺术博物馆

伊斯坦布尔考古博物馆于1881年成立,毗邻托卡比皇宫,是世界上最大的同类博物馆之一。该博物馆包括100多万件来自地中海盆地、巴尔干,中东北非中亚的考古文物。大皇宫镶嵌画博物馆英语Great Palace Mosaic Museum展出罗马帝国后期和拜占庭帝国早期的镶嵌画,以及君士坦丁堡大皇宫的墙壁装饰。附近的土耳其和伊斯兰艺术博物馆英语Turkish and Islamic Arts Museum展出大量来自各种伊斯兰文明的物品。Sadberk Hanım博物馆英语Sadberk Hanım Museum展出从最早的安纳托利亚文明直到奥斯曼帝国的各种文物[145]

有时,在11月,耶尔德兹宫的军械库厅(Silahhane)举办“伊斯坦布尔古董展”,汇集了来自东方和西方的罕见展品[146]希什利英语Şişli区的多层的Mecidiyeköy古董市场(Mecidiyeköy Antikacılar Çarşısı)是该市最大的古董市场[147],而贝伊奥卢区的Çukurcuma街区,沿街有成排的古董商店。大巴扎由苏丹穆罕默德二世下令,兴建于1455年至1461年,拥有许多古玩店,以及销售珠宝,地毯和其他艺术品和手工业品的商店。历史和稀有书籍在巴耶济德广场英语Beyazıt Square附近的Sahaflar Çarşısı出售,这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图书市场之一,自从罗马后期,拜占庭和奥斯曼时期以来,一直连续在同一地点经营。

现场表演和音乐会,在多处地点举行,其中包括一些历史古迹,例如神圣和平教堂如梅利堡垒耶迪库勒堡垒英语Yedikule Fortress托卡比皇宫的庭院和古尔哈尼公园;以及阿塔图尔克文化中心英语Atatürk Cultural Center杰玛勒·惹西特·瑞音乐厅英语Cemal Reşit Rey Concert Hall,以及其他露天与现代剧场。

土耳其浴[编辑]

伊斯坦布尔一个土耳其浴室内部

土耳其自古以来很盛行泡澡文化,特殊的沐浴文化已经是土耳其传统的重要一环,通常男女可共浴,不过保守的土耳其东部也有部分宗教气氛浓厚的区域有明文规定男女需分开浴室

以下为传统土耳其浴 (英语:Turkish bath/土耳其语:Türk banyosu )的步骤:

1.脱衣服(土耳其语: soyunmak)(土耳其的浴室规定得裸浴,不得着泳衣亦不得携带毛巾)

2.巴耶多姆 (土耳其语:Baryaz Doğum) : 土耳其当地的叶子,巴耶多姆是用叶子敷皮肤的意思

3.卡宋图克里斯 (土耳其语:Kasong tukulesi) : 用特殊药草调制的天然浴,土耳其人非常注重养生

4.西波登 (土耳其语:Synbourdon) : 入浴的动作

5.兹列伊德 (土耳其语:Zilieyide) : 将巴耶多姆叶浸入浴池的动作

6.赞默别勒 (土耳其语:Zammer Biele) : 将叶子揉碎并均匀散入浴池,增添香气

7.阿默耶 伊斯塔尔加 (土耳其语:Ameje Istarga) : 泡完澡的蒸气过程,十五分钟左右

8.亚顿 迪鲁基科 (土耳其语:Eton derukikur) : 擦上土耳其特调的精油并穿上衣服

友好城市[编辑]

   

注释[编辑]

  1. ^ 1.0 1.1 1.2 1.3 拜占庭的建立时间在百科全书或其他第三级来源中时常被定为公元前667年。然而史学家对该城具体的建立时间存在争议。公元前5世纪史学家希罗多德的著作时常被引用;他称该城于迦克墩建城(约为公元前685年)后17年建立[15]优西比乌虽然认同迦克墩的建城时间,但他认为拜占庭建立于公元前659年[16]。在现代史学家中,卡尔·罗伯克提议为前640年代[17],而其他史学家则认为要更晚。此外迦克墩的建城时间亦有争议;一些来源认为是前685年[18],另一些来源则认为是前675年[19]或是前639年(并将拜占庭建城时间定为前619年)[16]。由此许多来源索性选择将拜占庭的建城时间定为前7世纪。
  2. ^ 1930年该市正式更名为伊斯坦布尔,但此名称自1453年奥斯曼征服前即开始使用[1]
  3. ^ 3.0 3.1 3.2 对于伊斯坦布尔的面积说法不一。最为权威的来源为伊斯坦布尔都会市,但其英文网站提供了多种不同的数据。一个页面称“每个都市区被划分为分区,而伊斯坦布尔有27个分区”,总面积为1,538.9平方千米(594.2平方英里)[73]。然而历史页面似乎描述得最为明确且最时常更新,称在2004年“伊斯坦布尔都市区的管辖范围被扩大到全省”。其亦称在2008年的法案将艾米诺努区并入法蒂赫区(前一个来源中未反映此变更),伊斯坦布尔的分区数目增加至39个[74]。由此根据土耳其语页面[75]和最近更新的英语页面[76]信息,总面积为5,343平方千米(2,063平方英里)。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Room 2006,第177页
  2. ^ 2.0 2.1 2.2 The Results of Address Based Population Registration System, 2014. 土耳其统计局. 2014-12-31 [2015-01-29]. 
  3. ^ 3.0 3.1 3.2 WCTR Society; Unʼyu Seisaku Kenkyū Kikō 2004,第281页
  4. ^ Mossberger,Clarke & John(2012),第145页
  5. ^ Çelik 1993,第xv页
  6. ^ 6.0 6.1 Masters & Ágoston 2009,第114–5页
  7. ^ Dumper & Stanley 2007,第320页
  8. ^ Turan 2010,第224页
  9. ^ Population and Demographic Structure. Istanbul 2010: European Capital of Culture. Istanbul Metropolitan Municipality. 2008 [2012-03-27]. 
  10. ^ Hedrick-Wong, Yuwa. MasterCard Global Destination Cities Index (PDF). MasterCard. 2012 [2013-05-05]. 
  11. ^ The World According to GaWC 2010. Globalization and World Cities (GaWC) Study Group and Network. Loughborough University. [2012-05-08]. 
  12. ^ Berube, Alan. Global Growth on the Orient Express. Brookings Institution blog “The Avenue”. 2010-12-01 [2013-04-14]. 
  13. ^ OECD Territorial Reviews: Istanbul, Turkey (PDF). Policy Briefs. The Organis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March 2008 [2012-08-20].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2-12-07). 
  14. ^ IOC selects three cities as Candidates for the 2020 Olympic Games. The 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 2012-05-24 [2012-06-18]. 
  15. ^ Herodotus Histories 4.144, translated in De Sélincourt 2003,第288页
  16. ^ 16.0 16.1 Isaac 1986,第199页
  17. ^ Roebuck 1959,第119页,亦在 Isaac 1986,第199页中提及
  18. ^ Lister 1979,第35页
  19. ^ 19.0 19.1 Freely 1996,第10页
  20. ^ Georgacas 1947,第352ff.页
  21. ^ Gregory 2010,第62–3页
  22. ^ Necipoğlu 2010,第262页
  23. ^ 23.0 23.1 Masters & Ágoston 2009,第286页
  24. ^ Masters & Ágoston 2009,第226–7页
  25. ^ Finkel 2005,第57, 383页
  26. ^ Necdet Sakaoğlu (1993/94a): "İstanbul'un adları" ["The names of Istanbul"]. In: Dünden bugüne İstanbul ansiklopedisi, ed. Türkiye Kültür Bakanlığı, Istanbul.
  27. ^ Göksel & Kerslake 2005,第27页
  28. ^ Room 2006,第177–8页
  29. ^ Göktürk,Soysal & Türeli(2010),第7页
  30. ^ Keyder 1999,第95页
  31. ^ A.C. Barbier de Meynard (1881): Dictionnaire Turc-Français. Paris: Ernest Leroux.
  32. ^ Rainsford, Sarah. Istanbul's ancient past unearthed. BBC. 2009-01-10 [2010-04-21]. 
  33. ^ Oya Algan, M. Namık Yalçın, Mehmet Özdoğan, Yücel Yılmaz, Erol Sarı, Elmas Kırcı-Elmas, İsak Yılmaz, Özlem Bulkan, Demet Ongan, Cem Gazioğlu, Atike Nazik, Mehmet Ali Polat, Engin Meriç. Holocene coastal change in the ancient harbor of Yenikapı–İstanbul and its impact on cultural history. Quaternary Research. 2011/07, 76 (1): 30–45 [2018-04-02]. ISSN 0033-5894. doi:10.1016/j.yqres.2011.04.002 (英语). 
  34. ^ Düring 2010,第181–2页
  35. ^ Bloom & Blair 2009,第1页
  36. ^ Çelik 1993,第11页
  37. ^ De Souza 2003,第88页
  38. ^ Freely 1996,第20页
  39. ^ Freely 1996,第22页
  40. ^ Grant 1996,第8–10页
  41. ^ Limberis 1994,第11–2页
  42. ^ Barnes 1981,第77页
  43. ^ Barnes 1981,第212页
  44. ^ 44.0 44.1 Barnes 1981,第222页
  45. ^ 45.0 45.1 45.2 Gregory 2010,第63页
  46. ^ 46.0 46.1 Klimczuk & Warner 2009,第171页
  47. ^ Dash, Mike. Blue Versus Green: Rocking the Byzantine Empire. Smithsonian Magazine. The Smithsonian Institution. 2012-03-02 [2012-07-30]. 
  48. ^ Dahmus 1995,第117页
  49. ^ Cantor 1994,第226页
  50. ^ Morris 2010,第109–18页
  51. ^ Gregory 2010,第324–9页
  52. ^ Gregory 2010,第330–3页
  53. ^ Gregory 2010,第340页
  54. ^ Gregory 2010,第341–2页
  55. ^ Reinert 2002,第258–60页
  56. ^ Baynes 1949,第47页
  57. ^ Gregory 2010,第394–9页
  58. ^ Béhar 1999,第38页[需要完整来源]; Bideleux & Jeffries 1998,第71页[需要完整来源].
  59. ^ Holt,Lambton & Lewis(1977),第306–7页
  60. ^ 60.0 60.1 Holt,Lambton & Lewis(1977),第307页
  61. ^ Tarasov & Milner-Gulland 2004,第121页[需要完整来源]; El-Cheikh 2004,第22页[需要完整来源].
  62. ^ Holt,Lambton & Lewis(1977),第735–6页
  63. ^ Chandler, Tertius; Fox, Gerald. 3000 Years of Urban Growth. London: Academic Press. 1974. ISBN 978-0-12-785109-9. 
  64. ^ Shaw & Shaw 1977,第4–6, 55页
  65. ^ Çelik 1993,第87–9页
  66. ^ Harter 2005,第251页
  67. ^ Shaw & Shaw 1977,第230, 287, 306页
  68. ^ Çelik 1993,第31页
  69. ^ Landau 1984,第50页
  70. ^ Dumper & Stanley 2007,第39页
  71. ^ Keyder 1999,第11–2, 34–6页
  72. ^ Efe & Cürebal 2011,第718–9页
  73. ^ Districts. Istanbul Metropolitan Municipality. [2011-12-21]. 
  74. ^ History of Local Governance in Istanbul. Istanbul Metropolitan Municipality. [2011-12-21]. 
  75. ^ İstanbul İl ve İlçe Alan Bilgileri [Istanbul Province and District Area Information]. Istanbul Metropolitan Municipality. [2010-06-20] (土耳其语). 
  76. ^ Jurisdiction. Istanbul Metropolitan Municipality. [2011-12-21]. 
  77. ^ Istanbul from a Bird's Eye View. Governorship of Istanbul. [2010-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17 五月 2009). 
  78. ^ 78.0 78.1 The Topography of İstanbul. Republic of Turkey Ministry of Culture and Tourism. [2012-06-19]. 
  79. ^ Revkin, Andrew C. Disaster Awaits Cities in Earthquake Zones. The New York Times. 2010-02-24 [2010-06-13]. 
  80. ^ Parsons, Tom; Toda, Shinji; Stein, Ross S.; Barka, Aykut; Dieterich, James H. Heightened Odds of Large Earthquakes Near Istanbul: An Interaction-Based Probability Calculation. Science (Washington, D.C.: The 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 2000, 288 (5466): 661–5. Bibcode:2000Sci...288..661P. PMID 10784447. doi:10.1126/science.288.5466.661. 
  81. ^ Traynor, Ian. A Disaster Waiting to Happen – Why a Huge Earthquake Near Istanbul Seems Inevitable. The Guardian (UK). 2006-12-09 [2010-06-13]. 
  82. ^ Kottek, Markus; Grieser, Jürgen; Beck, Christoph; Rudolf, Bruno; Rube, Franz. World Map of the Köppen-Geiger climate classification updated (PDF). Meteorologische Zeitschrift. June 2006, 15 (3): 259–263 [2013-03-29]. Bibcode:2006MetZe..15..259K. doi:10.1127/0941-2948/2006/0130. 
  83. ^ Peel, M. C.; Finlayson, B. L.; McMahon, T. A. Updated world map of the Köppen-Geiger climate classification (PDF). Hydrology and Earth System Sciences. 2007, 4 (2): 439–473 [2013-03-29]. doi:10.5194/hessd-4-439-2007. 
  84. ^ [Monthly Total Participation Data: August]. Turkish State Meteorological Service. [2012-07-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5-16) (土耳其语). 
  85. ^ 85.0 85.1 Efe & Cürebal 2011,第716–7页
  86. ^ COMPARISONS OF ANNUAL MEAN PRECIPITATION, GRIDDED AND STATION DATA: AN EXAMPLE FROM ISTANBUL, TURKEY
  87. ^ Bahçeköy Orman İşletme Müdürlüğü
  88. ^ 88.0 88.1 Weather – Istanbul. World Weather. BBC Weather Centre. [2012-10-15]. 
  89. ^ Istanbul Enshrouded in Dense Fog. Turkish Daily News. 2005-01-14 [2012-10-15]. 
  90. ^ Thick Fog Causes Disruption, Flight Delays in İstanbul. Today's Zaman. 2009-11-23 [2012-10-15]. (原始内容存档于4 十一月 2013). 
  91. ^ Dense Fog Disrupts Life in Istanbul. Today's Zaman. 2010-11-06 [2012-10-15]. (原始内容存档于4 十一月 2013). 
  92. ^ 92.0 92.1 Pelit, Attila. When to Go to Istanbul. TimeOut Istanbul. [2011-12-19]. (原始内容存档于14 十二月 2011). 
  93. ^ 93.0 93.1 93.2 93.3 Resmi İstatistikler (İl ve İlçelerimize Ait İstatistiki Veriler) [Official Statistics (Statistical Data of Provinces and Districts) - Istanbul]. Turkish State Meteorological Service. [2013-04-29]. (原始内容存档于3 十一月 2013) (土耳其语). 
  94. ^ Quantic 2008,第155页
  95. ^ Kindap, Tayfin. A Severe Sea-Effect Snow Episode Over the City of Istanbul. Natural Hazards. 2010-01-19, 54 (3): 703–23 [2012-10-15]. ISSN 1573-0840. doi:10.1007/s11069-009-9496-7. 
  96. ^ Istanbul Winds Battle Over the City. Turkish Daily News. 2009-10-17 [2012-10-15]. 
  97. ^ 97.0 97.1 Yıllık Toplam Yağış Verileri [Annual Total Participation Data: Istanbul, Turkey]. Turkish State Meteorological Service. [2012-07-06] (土耳其语). 
  98. ^ İstanbul Bölge Müdürlüğü'ne Bağlı İstasyonlarda Ölçülen Ekstrem Değerler [Extreme Values Measured in Istanbul Regional Directorate] (PDF). Turkish State Meteorological Service. [2010-07-27].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4 五月 2011) (土耳其语). 
  99. ^ Tayanç, Mete; Karaca, Mehmet; Dalfes, H. Nüzhet. March 1987 Cyclone (Blizzard) over the Eastern Mediterranean and Balkan Region Associated with Blocking. Monthly Weather Review (American Meteorological Society). 1998, 126 (11): 3036 [2010-07-27]. Bibcode:1998MWRv..126.3036T. doi:10.1175/1520-0493(1998)126<3036:MCBOTE>2.0.CO;2. 
  100. ^ Resmi İstatistikler (İl ve İlçelerimize Ait İstatistiki Veriler) [Official Statistics (Statistical Data of Provinces and Districts) - Istanbul]. Turkish State Meteorological Service. [2014年12月3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年11月3日) (土耳其语). 
  101. ^ The Yearly Measurements by Kirecburnu Station Between 1990-1999
  102. ^ The Yearly Measurements by Bahcekoy Station Between 1990-1999
  103. ^ Çelik 1993,第70, 169页
  104. ^ Çelik 1993,第127页
  105. ^ Besiktas: The Black Eagles of the Bosporus. FIFA. [2012-04-08]. 
  106. ^ Moonan, Wendy. For Turks, Art to Mark 700th Year. The New York Times. 1999-10-29 [2012-07-04]. 
  107. ^ Oxford Business Group 2009,第105页
  108. ^ Karpat 1976,第78–96页
  109. ^ Yavuz, Ercan. Gov't launches plan to fight illegal construction. Today's Zaman. 2009-06-08 [2011-12-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 一月 2012). 
  110. ^ Rowland Atkinson; Gary Bridge. Gentrification In A Global Context: The New Urban Colonialism. Routledge. 2005: 123– [2013-05-06]. ISBN 978-0-415-32951-4. 
  111. ^ Jessica Bourque. Poor but Proud Istanbul Neighborhood Faces Gentrification. The New York Times. 2012-07-04 [2013-05-06]. 
  112. ^ Robert Tait. Forced gentrification plan spells end for old Roma district in Istanbul. The Guardian. 2008-07-22 [2013-05-06]. 
  113. ^ TTG China. 伊斯坦布尔新机场每小时可处理多达3万件行李. [2018-07-30]. 
  114. ^ New city construction to begin in six months. Hurriyet Daily News. 2013-02-22 [2013-05-06]. 
  115. ^ Boyar & Fleet 2010,第247页
  116. ^ Taylor 2007,第241页
  117. ^ Water Supply Systems, Reservoirs, Charity and Free Fountains, Turkish Baths. Republic of Turkey Ministry of Culture and Tourism. [2012-04-29]. (原始内容存档于19 十一月 2010). 
  118. ^ Time Out Guides 2010,第212页
  119. ^ "Continuity and Change in Nineteenth-Century Istanbul: Sultan Abdulaziz and the Beylerbeyi Palace", Filiz Yenisehirlioglu, Islamic Art in the 19th Century: Tradition, Innovation, And Eclecticism, 65.
  120. ^ 120.0 120.1 Chamber of Architects of Turkey 2006,第80, 118页
  121. ^ Chamber of Architects of Turkey 2006,第176页
  122. ^ Freely 2000,第283页
  123. ^ Necipoğlu 1991,第180, 136–137页
  124. ^ Çelik 1993,第159页
  125. ^ Çelik 1993,第133–34, 141页
  126. ^ Morris 2010,第113页
  127. ^ Chandler 1987,第463–505页
  128. ^ Presentation of Reference City: Istanbul. Urban Green Environment. [2015-07-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1-17) (土耳其语). 
  129. ^ Vatan - Diyanet: Türkiye’de 79 bin 096 cami var. W9.gazetevatan.com. [2009-06-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2-11). 
  130. ^ Globalization, Cosmopolitanism, and the Dönme in Ottoman Salonica and Turkish Istanbul. Marc Baer,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rvine.
  131. ^ 131.0 131.1 131.2 Foreign Ministry: 89,000 minorities live in Turkey. Today's Zaman. 2008-12-15 [2008-12-15]. (原始内容存档于1 五月 2010). 
  132. ^ Armenians in Turkey. The Economist. 2006-11-16 [2009-05-28]. 
  133. ^ Gilson, George. Destroying a minority: Turkey’s attack on the Greeks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8-06-17., book review of (Vryonis 2005), Athens News, 24 June 2005.
  134. ^ Jenkins, Gareth. Turkey’s new rich find the Midas touch. London: The Sunday Times. 2008-03-09 [2009-06-18]. 
  135. ^ Istanbul Stock Exchange: History of the Istanbul Stock Exchange. Imkb.gov.tr. [2009-07-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5 二月 2012). 
  136. ^ Ottoman Bank Museum: History of the Ottoman Bank. Obarsiv.com. [2009-07-14]. (原始内容存档于14 六月 2012). 
  137. ^ 137.0 137.1 Ottoman Bank Museum. Ottoman Bank Museum. [2009-06-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5-18). 
  138. ^ Istanbul Stock Exchange: "İMKB’nin Kuruluşundan İtibaren Önemli Gelişmeler" (Timeline of important events since 1985). Imkb.gov.tr. 2000-07-31 [2009-07-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5 二月 2012). 
  139. ^ PriceWaterhouseCoopers: U.K. Economic Outlook and Global City GDP Ranking 2005–2020 Full Report (PDF)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8-05-27.
  140. ^ CNN Türk: Dış ticaretin lokomotifi İstanbul (Istanbul is the locomotive of foreign trade)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8-06-17.
  141. ^ Hürriyet: 2006’da Türkiye’ye gelen turist başına harcama 728 dolara indi. Hurriyet.com.tr. [2009-05-28]. 
  142. ^ Turist sayısı genelde düştü İstanbul'da arttı. Sabah. [2009-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6 二月 2008). 
  143. ^ EIBTM 2007 - The Global Meetings & Incentive Exhibition for the MICE Industry. Reed Exhibitions Limited (member of the Association of Event Organisers (AEO)). [2006-03-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9 九月 2007). 
  144. ^ Istanbul Film Festival history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7-10-26., retrieved 10 June 2009
  145. ^ Sadberk Hanım Museum official website. © 2009 Büyükdere Piyasa Cad. No: 27–29 Sarıyer, İstanbul. [2009-06-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3-29). 
  146. ^ İstanbul: Yıldız Palace. [2009-06-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9-26). 
  147. ^ Official website of the Mecidiyeköy Antiques Bazaar

来源[编辑]

  • ʻAner, Nadav. Pergola, Sergio Della; Gilboa, Amos; Ṭal, Rami, 编. The Jewish People Policy Planning Institute Planning Assessment, 2004–2005: The Jewish People Between Thriving and Decline. Jerusalem: Gefen Publishing House Ltd. 2005. ISBN 978-965-229-346-6. 
  • Athanasopulos, Haralambos. Greece, Turkey, and the Aegean Sea: A Case Study in International Law. Jefferson, N.C.: McFarland & Company, Inc. 2001. ISBN 978-0-7864-0943-3. 
  • Barnes, Timothy David. Constantine and Eusebius. Cambridge, Mass.: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81. ISBN 978-0-674-16531-1. 
  • Baynes, Norman H. Baynes, Norman H.; Moss, Henry S. L. B, 编. Byzantium: An Introduction to East Roman Civilization. Oxford, Eng.: Clarendon Press. 1949. ISBN 978-0-674-16531-1. 
  • Boyar, Ebru; Fleet, Kate. A Social History of Ottoman Istanbul. Cambridge, Eng.: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10. ISBN 978-0-521-13623-5. 
  • Bloom, Jonathan M.; Blair, Sheila. The Grove Encyclopedia of Islamic Art and Architecture: Delhi to Mosque.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9: 1 [2013-04-11]. ISBN 978-0-19-530991-1. Whatever the prehistoric antecedents of Istanbul, the continuous historical development of the site began with the foundation of a Greek colony from Megara in the mid-7th century BCE... 
  • Brink-Danan, Marcy. Jewish Life in Twenty-First-Century Turkey: The Other Side of Tolerance. New Anthropologies of Europe. Bloomington, Ind.: Indiana University Press. 2011. ISBN 978-0-253-35690-1. 
  • Brummett, Palmira Johnson. Image and Imperialism in the Ottoman Revolutionary Press, 1908–1911. Albany, N.Y.: SUNY Press. 2000. ISBN 978-0-7914-4463-4. 
  • Cantor, Norman F. Civilization of the Middle Ages. New York: HarperCollins. 1994. ISBN 978-0-06-092553-6. 
  • Çelik, Zeynep. The Remaking of Istanbul: Portrait of an Ottoman City in the Nineteenth Century. Berkeley, Calif., & Los Angele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93. ISBN 978-0-520-08239-7. 
  • Chamber of Architects of Turkey. Architectural Guide to Istanbul: Historic Peninsula 1. Istanbul: Chamber of Architects of Turkey, Istanbul Metropolitan Branch. 2006. ISBN 978-975-395-899-8. 
  • Chandler, Tertius. Four Thousand Years of Urban Growth: An Historical Census. Lewiston, N.Y.: St. David's University Press. 1987. ISBN 978-0-88946-207-6. 
  • Connell, John. Medical Tourism. CAB Books. Wallingford, Eng.: CABI. 2010. ISBN 978-1-84593-660-0. 
  • Dahmus, Joseph. A History of the Middle Ages. New York: Barnes & Noble Publishing. 1995. ISBN 978-0-7607-0036-5. 
  • De Sélincourt, Aubery. Marincola, John M, 编. The Histories. Penguin Classics. London: Penguin Books. 2003. ISBN 978-0-14-044908-2. 
  • De Souza, Philip. The Greek and Persian Wars, 499-386 B.C. London: Routledge. 2003. ISBN 978-0-415-96854-6. 
  • Dumper, Michael; Stanley, Bruce E. (编). Cities of the Middle East and North Africa: A Historical Encyclopedia. Santa Barbara, Calif.: ABC-CLIO. 2007. ISBN 978-1-57607-919-5. 
  • Düring, Bleda S. The Prehistory of Asia Minor: From Complex Hunter-Gatherers to Early Urban Societies. Cambridge, Eng.: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10. ISBN 978-0-521-14981-5. 
  • Efe, Recep; Cürebal, Isa. Impacts of the "Marmaray" Project (Bosphorus Tube Crossing, Tunnels, and Stations) on Transportation and Urban Environment in Istanbul. (编) Brunn, Stanley D. Engineering Earth: The Impacts of Megaengineering Projects. London & New York: Springer. 2011: 715–34. ISBN 978-90-481-9919-8. 
  • Finkel, Caroline. Osman's Dream: The Story of the Ottoman Empire, 1300–1923. New York: Basic Books. 2005. ISBN 978-0-465-02396-7. 
  • Freely, John. Istanbul: The Imperial City. New York: Viking. 1996. ISBN 978-0-670-85972-6. 
  • Freely, John. The Companion Guide to Istanbul and Around the Marmara. Woodbridge, Eng.: Companion Guides. 2000. ISBN 978-1-900639-31-6. 
  • Freely, John. A History of Ottoman Architecture. Southampton, Eng.: WIT Press. 2011. ISBN 978-1-84564-506-9. 
  • Georgacas, Demetrius John. The Names of Constantinople. Transactions and Proceedings of the American Philological Association (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1947, 78: 347–67. JSTOR 283503. doi:10.2307/283503. 
  • Göksel, Aslı; Kerslake, Celia. Turkish: A Comprehensive Grammar. Comprehensive Grammars. Abingdon, Eng.: Routledge. 2005. ISBN 978-0-415-21761-3. 
  • Göktürk, Deniz; Soysal, Levent; Türeli, İpek (编). Orienting Istanbul: Cultural Capital of Europe?. New York: Routledge. 2010. ISBN 978-0-415-58011-3. 
  • Grant, Michael. The Severans: The Changed Roman Empire. London: Routledge. 1996. ISBN 978-0-415-12772-1. 
  • Gregory, Timothy E. A History of Byzantium. Oxford, Eng.: John Wiley and Sons. 2010. ISBN 978-1-4051-8471-7. 
  • Gül, Murat. The Emergence of Modern Istanbul: Transformation and Modernisation of a City Revised Paperback Edition. London: IB.Tauris. 2012. ISBN 978-1780763743. 
  • Harter, Jim. World Railways of the Nineteenth Century: A Pictorial History in Victorian Engravings illustrated. Baltimor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2005. ISBN 978-0-8018-8089-6. 
  • Holt, Peter M.; Lambton, Ann K. S.; Lewis, Bernard (编). 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Islam 1A illustrated, reprint. Cambridge, Eng.: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77. ISBN 978-0-521-29135-4. 
  • Isaac, Benjamin H. The Greek Settlements in Thrace Until the Macedonian Conquest illustrated. Leiden, the Neth.: BRILL. 1986. ISBN 978-90-04-06921-3. 
  • Kapucu, Naim; Palabiyik, Hamit. Turkish Public Administration: From Tradition to the Modern Age. USAK Publications 17. Ankara: USAK. 2008. ISBN 978-605-4030-01-9. 
  • Karpat, Kemal H. The Gecekondu: Rural Migration and Urbanization illustrated. Cambridge, Eng.: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76. ISBN 978-0-521-20954-0. 
  • Keyder, Çağlar (编). Istanbul: Between the Global and the Local. Lanham, Md.: Rowman & Littlefield. 1999. ISBN 978-0-8476-9495-2. 
  • King, Charles. Midnight at the Pera Palace, The birth of modern Istanbul. Norton & Cy. 2014. ISBN 9780393089141-. 
  • Klimczuk, Stephen; Warner, Gerald. Secret Places, Hidden Sanctuaries: Uncovering Mysterious Sights, Symbols, and Societies. New York: Sterling Publishing Company, Inc. 2009. ISBN 978-1-4027-6207-9. 
  • Knieling, Jörg; Othengrafen, Frank. Planning Cultures in Europe: Decoding Cultural Phenomena in Urban and Regional Planning. Urban and Regional Planning and Development. Surrey, Eng.: Ashgate Publishing, Ltd. 2009. ISBN 978-0-7546-7565-5. 
  • Köksal, Özlem (编). World Film Locations: Istanbul. Bristol, Eng.: Intellect Books. 2012. ISBN 978-1-84150-567-1. 
  • Köse, Yavuz. Vertical Bazaars of Modernity: Western Department Stores and Their Staff in Istanbul (1889–1921). (编) Atabaki, Touraj; Brockett, Gavin. Ottoman and Republican Turkish Labour History. Cambridge, Eng.: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9: 91–114. ISBN 978-0-521-12805-6. 
  • Landau, Jacob M. Atatürk and the Modernization of Turkey. Leiden, the Neth.: E.J. Brill. 1984. ISBN 978-90-04-07070-7. 
  • Limberis, Vasiliki. Divine Heiress: The Virgin Mary and the Creation of Christian Constantinople. London: Routledge. 1994. ISBN 978-0-415-09677-5. 
  • Lister, Richard P. The Travels of Herodotus. London: Gordon & Cremonesi. 1979. ISBN 978-0-86033-081-3. 
  • Masters, Bruce Alan; Ágoston, Gábor. Encyclopedia of the Ottoman Empire. New York: Infobase Publishing. 2009. ISBN 978-1-4381-1025-7. 
  • Morris, Ian. Social Development (PDF). Stanford, Calif.: Stanford University. October 2010 [2012-07-05].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2-09-15). 
  • Mossberger, Karen; Clarke, Susan E.; John, Peter. The Oxford Handbook of Urban Politics. Oxford Handbooks in Politics and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Oxford, Eng.: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2. ISBN 978-0-19-536786-7. 
  • Necipoğlu, Gülru. Architecture, Ceremonial, and Power: The Topkapi Palace in the Fifteenth and Sixteenth Centuries. Cambridge, Mass.: The MIT Press. 1991. ISBN 978-0-262-14050-8. 
  • Necipoğlu, Gülru. From Byzantine Constantinople to Ottoman Kostantiniyye. (编) ölcer, Nazan. From Byzantion to Istanbul. Istanbul: SSM. 2010. ISBN 978-605-4348-04-6. 
  • Norris, Pippa. Public Sentinel: News Media & Governance Reform. Washington, D.C.: World Bank Publications. 2010. ISBN 978-0-8213-8200-4. 
  • Organis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Istanbul, Turkey. OECD Territorial Reviews. Paris: OECD Publishing. 2008. ISBN 978-92-64-04371-8. 
  • Oxford Business Group. The Report: Turkey 2009. Oxford, Eng.: Oxford Business Group. 2009. ISBN 978-1-902339-13-9. 
  • Papathanassis, Alexis. The Long Tail of Tourism: Holiday Niches and Their Impact on Mainstream Tourism. Berlin: Springer. 2011. ISBN 978-3-8349-3062-0. 
  • Quantic, Roy. Climatology for Airline Pilots. Oxford, Eng.: John Wiley & Sons. 2008. ISBN 978-0-470-69847-1. 
  • Reinert, Stephen W. Fragmentation (1204–1453). (编) Mango, Cyril. The Oxford History of Byzantium. Oxford, Eng.: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2. ISBN 978-0-19-814098-6. 
  • Reisman, Arnold. Turkey's Modernization: Refugees from Nazism and Atatürk's Vision. Washington, D.C.: New Academia Publishing, LLC. 2006. ISBN 978-0-9777908-8-3. 
  • Roebuck, Carl. Ionian Trade and Colonization. Monographs on Archaeology and Fine Arts. New York: Archaeological Institute of America. 1959. ISBN 978-0-89005-528-1. 
  • Room, Adrian. Placenames of the World: Origins and Meanings of the Names for 6,600 Countries, Cities, Territories, Natural Features, and Historic Sites 2nd. Jefferson, N.C.: McFarland & Company. 2006. ISBN 978-0-7864-2248-7. 
  • Rôzen, Mînnā. A History of the Jewish Community in Istanbul: The Formative Years, 1453–1566 illustrated. Leiden, the Neth.: BRILL. 2002. ISBN 978-90-04-12530-8. 
  • Sanal, Aslihan. Fischer, Michael M. J.; Dumit, Joseph, 编. New Organs Within Us: Transplants and the Moral Economy. Experimental Futures illustrated. Chapel Hill, N.C.: Duke University Press. 2011. ISBN 978-0-8223-4912-9. 
  • Schmitt, Oliver Jens. Levantiner: Lebenswelten und Identitäten einer ethnokonfessionellen Gruppe im osmanischen Reich im "langen 19. Jahrhundert". München: Oldenbourg. 2005. ISBN 978-3-486-57713-6 (德语). 
  • Shaw, Stanford J.; Shaw, Ezel K. History of the Ottoman Empire and Modern Turkey 2. Cambridge, Eng.: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77. ISBN 978-0-521-29166-8. 
  • Taşan-Kok, Tuna. Budapest, Istanbul, and Warsaw: Institutional and Spatial Change. Delft, the Neth.: Eburon Uitgeverij B.V. 2004. ISBN 978-90-5972-041-1. 
  • Taylor, Jane. Imperial Istanbul: A Traveller's Guide: Includes Iznik, Bursa and Edirne. New York: Tauris Parke Paperbacks. 2007. ISBN 978-1-84511-334-6. 
  • Tigrek, Sahnaz; Kibaroğlu, Ayșegül. Strategic Role of Water Resources for Turkey. (编) Kibaroğlu, Ayșegül; Scheumann, Waltina; Kramer, Annika. Turkey's Water Policy: National Frameworks and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London & New York: Springer. 2011. ISBN 978-3-642-19635-5. 
  • Time Out Guides (编). Time Out Istanbul. London: Time Out Guides. 2010. ISBN 978-1-84670-115-3. 
  • Turan, Neyran. Towards an Ecological Urbanism for Istanbul. (编) Sorensen, André; Okata, Junichiro. Megacities: Urban Form, Governance, and Sustainability. Library for Sustainable Urban Regeneration. London & New York: Springer. 2010: 223–42. ISBN 978-4-431-99266-0. 
  • WCTR Society; Unʼyu Seisaku Kenkyū Kikō. Urban Transport and the Environment: An International Perspective. Amsterdam: Elsevier. 2004. ISBN 978-0-08-044512-0. 
  • Wedel, Heidi. Ibrahim, Ferhad; Gürbey, Gülistan, 编. The Kurdish Conflict in Turkey. Berlin: LIT Verlag Münster. 2000: 181–93. ISBN 978-3-8258-4744-9. 
  • Wynn, Martin. Planning and Urban Growth in Southern Europe. Studies in History, Planning, and the Environment. Los Altos, Calif.: Mansell. 1984. ISBN 978-0-7201-1608-3.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