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优良条目,点此获取更多信息。
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吴木金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吴木金
Ng Muk-kah
Jenny Side Party.jpg
出生1917年
 英属香港铜锣湾
逝世2009年2月19日(92岁)
 香港
职业女工

吴木金BEM[?](英语:Ng Muk-kah,1917年-2009年2月19日),洋名珍妮(Jenny),香港女工,1928年至1997年间在金钟添马舰海军基地协助皇家海军和其他英联邦海军船舰洗刷舰身,前后近70年。

吴木金自11岁起已跟随母亲从事洗刷军舰舰身的工作,13岁起更成为女工头目,带领她的“珍妮女工班”("Jenny's side party")驾驶舢舨,手持长柄刷子或油漆滚筒翻整舰身。她们还会为舰上海员熨洗衣物、清理垃圾,甚至为高级军官每天购买报纸生果和添置鲜花。她们的所有工作均不收分文,唯一的收入来源是向海员贩卖汽水和变卖所有从舰上收集得到的废料和垃圾。

珍妮女工班历年来服务的军舰数以百计,好几代曾驻守或访问香港的皇家海军和其他英联邦海军人员都对她们留下深刻印象。1980年,英廷更向吴木金颁授英帝国奖章,以作肯定。吴木金与皇家海军的工作关系一直到1997年香港主权移交才告终结。晚年的她在香港过退休生活,2009年在香港逝世,终年92岁。

生平

早年生涯

吴木金是香港蜑家人,1917年生于铜锣湾一艘舢舨上。[1]她的母亲育有两名女儿,是第二代从事洗刷船舰的女工头目,并负责协助驻港皇家海军借用舢舨、提供沙泥和兑换货币,被海军人员称为“Jenny One”(“珍妮一号”)。[2]吴木金从未接受过正式教育,1928年还只有11岁的时候,便与她的胞姊一样投身母亲的工作行列,在金钟添马舰海军基地洗刷船舰。[2][3][4]吴木金跟母亲一样取“Jenny”(“珍妮”)作为她的洋名,透过日常工作学会英语,更渐为驻港皇家海军人员认识。[1]据她的印象,HMS贝里克号(HMS Berwick)是她第一艘服务的军舰。[1]

“珍妮女工班”

传统上,为军舰的舰身铲走锈迹和重新髹油是海员的职责,他们工作时需要从岸边搭建临时工作台,或是从木筏和其他小船接近舰身。[5]这些工作要花费很长的时间,而且锈迹和油漆很有可能掉落到海员的制服上,是一份吃力不讨好的工作。[5]香港,这些工作却是由女工们一手包办,在20世纪三十至五十年代的高峰期,从事这种工作的女工多达70人,每当有驻港或访港军舰泊岸,她们便一队一队的乘坐舢舨驶近军舰,手持长柄刷子或油漆滚筒翻整舰身,平均每天工作10小时方休。[6]

吴木金13岁的时候已经当上女工头目,在添马舰海军基地带领她的女工清洗停靠的皇家海军和包括澳洲皇家海军在内的其他英联邦海军舰只,在驻港海军人员社群间更有“Jenny's side party”(“珍妮女工班”)的称号。[7]二战后,除她们以外,香港岛北岸还有专门服务访港美国海军军舰的“Mary Soo side party”(“苏玛丽女工班”)和服务皇家海军本地人员舰只的“Suzie's side party”(“苏丝女工班”),珍妮和苏丝两班女工有时还会因为“争夺”船舰而争吵起来。[6]

除了清洗舰身、铲除舰身锈迹和重新髹油,吴木金和她的女工也负责打亮舰只的铜制部件、甚至为海员熨洗衣物、清理垃圾和提供其他舰只管理服务。[3][5]她还会特别为舰上的高级军官每天购买报纸生果,以及在他们于舰上的起居范围添置鲜花[2]每当舰上举行鸡尾酒会,她们还会充当侍应。[2]此外,吴木金时常协助海员投寄信件和包裹,也爱向海员赠送玉石等具代表性的小纪念品;[3][6]每当有海员因病无法随军舰离港,她也会安排照顾他们。[6]特别的是,珍妮女工班从来不取分文,她们唯一的收入来源,是向舰上人员贩卖汽水,以及回收和变卖从舰上收集的废弃电线、绳索、食物、以至是一般垃圾和其他零碎废料。[2][6]

在全盛时期,珍妮女工班的人数多达大约36人,她们都头戴斗笠、身穿大襟衫和传统胶绸裤,而且把头发梳起,成为当时洗舰女工的写照。[2][6]不少曾接触吴木金的驻港和访港海员虽然都不知道她的真实姓名,但都感觉她为人和蔼可亲、慷慨大方,对她笑容挂面的形象和镶在口中的几颗金牙留下深刻的印象。[2][8][6]吴木金长年在添马舰服务,使得珍妮和珍妮女工班的名字在好几代驻港皇家海军人员和其他访港的英联邦海军人员当中几乎无人不识,不少海员都曾与珍妮和她的女工拍照留念,并视以珍妮作上宾看待,一些与她结成好友的海员,后来更成为顶级海军将领。[7][8][9]

吴木金由1928年开始服务皇家海军,直到1997年香港主权移交为止,前后近70年,接待过的军舰数以百计。[2]历年来她获不同的舰只长官颁发嘉许信,其中一封更是由皇夫菲利普亲王于1959年乘座皇家游艇不列颠尼亚号访港时致送的。[2]事实上,吴木金早于1945年已认识菲利普亲王,当年他只是一名海军中尉,也还没有结婚。[1]虽然吴木金从不是皇家海军编制内的人员,但她还是于1938年获HMS多塞特郡号(HMS Dorsetshire)舰长颁授一枚“高仿”的长期服务及良好品行奖章,其后还于1969年和1975年分别加上一条由HMS贝里角号(HMS Berry Head)和HMS里安德号(HMS Leander)舰员致送的横条。[2][6][9]在1980年公布的英女王寿辰授勋名单当中,她更正式获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颁授英帝国奖章(B.E.M.),并于同年10月由时任香港总督麦理浩爵士港督府内亲自授勋。[6][10]英廷在颁授奖章的赞词中赞扬“吴女士的工作水准极高,足以令她本人引以为荣。曾服役于皇家或联邦海军的人员均对珍妮留下深刻的印象”,对其工作予以肯定。[11]1983年,皇家海军又把一艘军用渡轮命名为珍妮号。[1]

不过,吴木金与皇家海军密切的关系,使她在1941年至1945年间为期三年零八个月的香港日治时期过着相对艰难的生活。[12]当时由于访港舰只锐减,导致她的工作和收入大不如前。[12]此外,她还要把皇家海军颁赠的所有嘉许信秘密收藏到自己的舢舨底舱,而那枚长期服务及良好品行奖章则藏于自己的鞋跟,以免遭日军发现。[6]重光后,她把历年获发的嘉许信妥善收纳于两大本厚厚的照相册内,而她与海军人员的大量合照则藏于不同的大信封内,显得对这些纪录十分珍视。[2]

晚年生涯

踏入20世纪八十年代,随着访港舰只数目减少,珍妮女工班的工作量不如往昔频繁,可是吴木金仍旧为皇家海军提供服务。[2]1994年,位于添马舰海军基地的船坞正式关闭,以便展开填海工程;[13]但直到1997年6月英国管治下的最后岁月,仍旧可在添马舰见到她的身影。[2][12][14]作为添马舰海军基地的灵魂人物,吴木金在20世纪八十和九十年代曾获菲利普亲王和王储查尔斯王子接见,也曾以嘉宾身份出席于和平纪念碑举行的重光纪念日等军事悼念仪式。[6][15]

1997年7月1日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后,吴木金随着皇家海军撤出香港而正式退休。[14]晚年的她由一位她十分疼爱的侄女照顾起居生活,可是她与不少昔日的海军朋友失去联络,多少感到伤感。[8]2009年2月19日,她在香港逝世,终年92岁,[6]包括香港《南华早报》和英国泰晤士报》和《每日电讯报》在内的英文报章都特地撰文回顾她的生平,作为悼念。[2][3][6]

个人生活

外界对吴木金的个人生活所知甚少,据报已婚的她育有两名女儿,都在英国读大学,其后移居美国生活。[6][5]

荣誉

与吴木金获勋同一款式的英帝国奖章

殊勋

  • 以下列出荣誉全称及缩写:^

以她命名的事物

  • 珍妮号:1983年由皇家海军命名的一艘军用渡轮。[1]

相关条目

参考资料

  1. ^ 1.0 1.1 1.2 1.3 1.4 1.5 Dobson, Chris, "All hands on deck as matriarch 'parties' on", The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31 March 1991.
  2.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2.12 2.13 2.14 "Ng Muk Kah: Hong Kong port worker", The Times, 30 March 2009.
  3. ^ 3.0 3.1 3.2 3.3 "Jenny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The Daily Telegraph, 25 March 2009.
  4. ^ "Obituary: Jenny of 'Jenny's Side Party', Hong Kong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Naval Historical Society of Australia, June 2009.
  5. ^ 5.0 5.1 5.2 5.3 MacFarlane, John M., "Jenny (Mrs. Ng Muk Kah) Sideparty Hong Kong Archive.is存档,存档日期2016-09-19", The Nauticapedia, 2011.
  6. ^ 6.00 6.01 6.02 6.03 6.04 6.05 6.06 6.07 6.08 6.09 6.10 6.11 6.12 6.13 6.14 "Jenny ran a shipshape 'side party'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The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5 April 2009.
  7. ^ 7.0 7.1 Dikkenberg, John, "Jenny mucks in for a medal", The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15 June 1980.
  8. ^ 8.0 8.1 8.2 Addis, Charles, and, Fogarty, Michael, "Harbourside angel for sailors: Jenny Ng Muk Kah, 1917-2009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 20 April 2009.
  9. ^ 9.0 9.1 9.2 Koo, T. S., "Jenny gets a bar to her medal", The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8 November 1969.
  10. ^ 10.0 10.1 "Supplement to Issue 48212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London Gazette, 13 June 1980, p.27.
  11. ^ 〈一九八零女王寿辰本港官员荣获勋衔〉,《华侨日报》第三张第二页,1980年6月14日。
  12. ^ 12.0 12.1 12.2 "Hong Kong: 156 years of royal naval history will come to a close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Associate Press Archive, 9 June 1997.
  13. ^ Gould, Jim, "Old Tamar greets its last foreign fleet", The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9 October 1994.
  14. ^ 14.0 14.1 Clarke, Rachel, "Jenny's party over when ships switch", The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11 April 1997.
  15. ^ "Hong Kong: Liberation of colony ceremonies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Associate Press Archive, 28 August 1995.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