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优良条目,点此获取更多信息。
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香港供水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香港储水量最大的水库──万宜水库

香港供水现时由水务署负责,香港除了本身的储水库,主要是邻近广东省提供东江水。2017年,香港的总用水量达12.58亿立方米。其中,本地集水区收集的雨水占26%,从广东输入的东江水占52%,冲厕用海水占22%。[1]

在19世纪至20世纪,鉴于香港淡水短缺,加上缺乏天然湖泊,当时的香港政府已经在不同地区兴建多个称为“水塘”[注 1]储水库(两个围海筑成的水库并不称为水塘)。直到现在,多个香港水库的总储水量约5.86亿立方米。因水库收集雨水量不足以应付人口需求,1960年,香港政府已经向广东购买达2,270万立方米的东江水,随着用量增加,至2000年,香港政府当年就向广东省购买了7.8亿立方米的东江水。

除了提供主要用于食用、灌溉等用途的淡水外,香港供水系统亦供应咸水,主要用作冲厕之用,而淡水和咸水分别由两组完全独立系统所供应[2]。而为了未来的持续发展提供用水计划,香港正加强公众教育,鼓励香港市民节约用水,同时亦探索开发新水源应对,当前研究再造水海水化淡等方案用作后补水源[3],以免过分依赖东江水供应,因受全球气候变化影响,东江流域未来会受到降雨减少的挑战[4],而且珠江流域的城市对水的需求也日益增加,所以可供应的水量会受短期的泛滥与旱灾和长期的气候变化影响[5]

主要水源

船湾淡水湖主坝景观

香港现今主要有两大水源[6],除了降雨(天然集水方式所收集到的雨水)外,主要是由东江水供应到港。在1960年代时,鉴于香港饮用水严重缺乏[7],当时香港政府大胆构思在大埔船湾兴建两条堤坝把岛屿连起来成为船湾淡水湖[8],成为全球第一个“海中水库”[9];在1970年代,政府也以同样方法,在西贡粮船湾洲兴建万宜水库[8]。现在,香港17个水塘的总储水量达5.86亿立方米。除此之外,还有小量但重要的樽装水[5]

现时,香港的用水分为饮用水和咸水(海水)两种。饮用水主要用于食用、灌溉等用途;而咸水则用作冲厕之用。饮用水和咸水分别由两组完全独立系统所供应[2]。水在离开滤水厂或由海中抽取后,便由抽水机或水向低流原理输送到各个位于不同地点和高度的配水库,然后再供应给附近地区[10]。饮用水系统从遍布香港山头和郊野公园的引水道开始;海水系统则从海旁抽取海水所经的进水口结构及隔滤网开始[11]

供应历史

香港首个水塘──薄扶林水塘

香港缺乏湖泊、河流及地下水等天然水源,降雨量亦不足以维持饮用水供应,19世纪中、开埠前后主要依靠山涧溪水地下水源[12],大多数中国居民从私人开凿的井水和溪涧取水,原居民甚至用竹枝筑建渡槽,把山上的河水引进家园和耕地,而当时的欧洲人则通常在住所附近开掘私家水井取水[12]。以往,黄泥涌附近的溪涧是比较可靠和充裕的水源,政府便参考中国传统农业灌溉技术,利用竹筒接驳成水管以供应附近洋人住宅区[13]。山水后来不敷应用,政府便于1851年开凿五口水井,但这种水源经常受到污染,成为传染病温床。在1860年以前,政府亦在主要河流上游地区为公众兴建小型池塘储水[12]

1850年代,香港政府因应洋商要求,积极考虑公共供水计划。时任港督威廉·罗便臣爵士于1859年悬奖1,000英镑征求供水计划[14];最后采纳英国皇家工程署工程监督罗宁(S.B. Rawling)的建议[12],决定利用水塘储存雨水,以求穏定的淡水供应,并于1863年完成兴建香港首个水塘——薄扶林水塘。水塘成为了殖民地时期香港的主要饮用水来源,政府先后建成了17个水塘及水库。重光后的数十年,由于人口急剧增长,经济资源充沛,新兴建的水塘工程,规模相当庞大。当中著名的有在海上兴建的船湾淡水湖万宜水库

虽然不断兴建水塘,但供水量仍不足以支持快速增长的人口。在1963年6月至1964年5月,香港就因严重天旱,实施最高等级的制水[15],市民每4天才能获得供水4小时[7]。1960年代,在船湾淡水湖和石壁水塘建筑工程进行的同时,香港政府亦开始跟广东省购买饮用水[16]。当时饮用水从珠江口以邮轮运到香港,其他商业船只则捐出在船上生产的蒸馏水或由海外运送清水到港[5]。不过在往后年代仍需不定时制水,从而出现《制水歌》和歌谣[注 2]反应当年制水的情况[17]。在1960年至1989年之间,香港政府和广东有关当局签署了五份供水的协议。自此开始,香港的饮用水主要来源就变成依赖广东省的东江。在1982年6月1日,香港政府亦解除长达60年的限制用水法例,实现24小时供水[18]。2008年至2009年,香港的饮用水每日消耗量为262万立方米[6]

粤境引水

东江水输港地理资料

1959年广东省政府下达广州市自来水公司为香港供水工程提供设计的任务。由深圳水库安装水管至边界,年供水量为2500~4000万立方米。在宝安县的共同努力下,于1961年农历新年开始输水到香港[19]。而在1960年11月,香港政府就先与广东省宝安县人民委员会达成协议,香港每年会向广东省购买2300万立方米的水[20],每年供应增加1千万立方米以应付人口增长的需要。由此香港开始购买东江水的历史,当年港府每年从东江引进2,270万立方米的淡水,以解决香港水源不足的问题。

1964年,港英政府再与广东省当局达成协议,香港每年会从广东省购入6,800万立方米淡水,及后在1972年增至8,400万立方米[21],至1976年更增至1.09亿立方米。在1978年所达成的协议中,广东省当局同意将年供水量由1979年的1.45亿立方米逐步增至1982年的1.82亿立方米[21]。双方又在1979年12月进一步磋商,并于1982年再作修订。根据新协议,双方同意广东省在1982年为本港提供2.2亿立方米饮用水,其后每年可增加供水量直至1995年[21]。1989年广东省当局和港府签署长期供水协议,规定供水由1995年的6.9亿立方米,续年增加,在2000年时已达到7.8亿立方米。供水系统现时的设计最高供应量是每年11亿立方米[21]

1990年代开始,香港工业北移,用水量显著下降。经长时间商议后,港府与广东省当局在1998年达成协议,双方同意1998年至2004年内供水量的每年增幅可减少2,000万立方米[21]。结果,7年内的总供水量累积减少了5.6亿立方米[22]。广东省方面也同意有关每年最终供水量11亿立方米的条文会维持不变。2008年12月签订新协议,根据这项综合协议安排,港府会每年一次过向广东省方面付款,在现行协议下,每日供水比率会有较大灵活性,以配合于本地收集所得的雨水在季节上的变化,这会使香港能更有效地控制水塘的存水水平,从而减少浪费情况,并节省抽水成本[21]

2011年12月5日,时任发展局局长林郑月娥与广东省水利厅厅长黄柏青在深圳签署2012年至2014年东江水供水的新协议[23]。根据新协议,香港将于2012年缴付35亿3,870万港元、2013年缴付37亿4,330万港元和2014年缴付39亿5,934万港元的固定总金额,作为购买东江水的费用。这增幅反映了粤港两地预测的通货膨胀和人民币兑换港元的升值[24]

为了应付百年一遇的大旱,香港每年地购买上限为8亿2千万立方米的东江水,但是实际上供应香港的东江水数量视乎需求而定[25],即使当年实际供应水量低于上限,中国大陆亦不会退回多收取了的水费。2012年11月30日,水务署表示香港于同年耗资了35亿4千万元购买最多8亿2千万立方米东江水,但是实际上只有7亿1千万立方米东江水供应香港,亦即香港购买每立方米东江水多支付了6角6仙,总共涉逾5亿1千5百万港元[26]

2013年3月19日,发展局表示将会于2014年与广东省洽谈于2015年后购买东江水的价格[27],价格将会按照运作成本及物价升幅等洽谈[28]

2017年签署2018年至2020年东江水供水的新协议,未来3年供港东江水的付款总额逾144亿,较上份协议上升约7%[29]

用水收费

居民排队取水

1897年首先在九龙引进水表及收费制度,当时的九龙水务办事处推出以水表量度住宅和商业楼宇的用水量。每户每人每天耗水限于15加仑(68升)。水费以每1000加仑(4.5立方米)收费2.5角计算。有关使用水表的收费规例于1897年获得通过,为今后的水费制度奠定基础[12]

参考1902年《查维克报告》作出的建议,政府于1902及1903年通过新法规,授权全港安装水表和推行“用者自付”的政策[12]

由于港岛区的商人跟九龙区同业不同,一直享有着免费的供水服务[30],为避免缴费,一些私人用户非法接驳喉管到公共水管取水,立法局就此进行激烈辩论。1903年,政府宣布私人用户每三个月可免交首2000加仑(9立方米)的水费,之后每1000加仑(4.5立方米)用水收取5角,水表租金则按接驳喉管的大小及用水流量而定,从1至11元不等[12]

在1995年2月16日定下的渐进式收费率计算水费延用至今(1995年4月1日引入污水处理服务收费计划,向市民开征与淡水用量挂钩的排污费),水费持续“冻结”20多年[31]。住宅用户的水费一般是每4个月结算一次。计算水费的方法是将用水量分为4级,然后按每级的渐进式收费率计算水费,首12立方米的用水量免费,其后每31立方米用水收费4.16元,商业用水方面,每一立方米收费4.58元[32]。不过2014年财政预算案表示,政府将检讨水费等多项公共收费,基于用者自付原则,年底前检讨是否加水费[31]

价格争议

香港供水主要来源东江水输水管

2008年10月28日,香港立法会发展事务委员会一份关于东江水的供应的文件显示;香港用水量没有显著的增加,香港水塘储水充足,出现水塘满溢的情况,在1998年至2003年期间已把约值30亿港元的多余东江水排入大海[33],引发传媒大幅报导,称此举为“倒钱下海”。2005年香港各水塘总存水量为5.54亿立方米,占总容量94.64%。而于同年,因连场豪雨,导致水塘满溢而要排出大海的淡水达1.09亿立方米,如以当时东江水价计算,即逾3亿元[34]

2010年,香港有立法会议员抱怨广东东江水价过高,就以过去5年来说,每年向广东买水的花费是24亿港币[35]。以2002年为例,合约订定买水量是8亿立方米,但香港实际用水是7亿4千4百万立方米,按东江水价每立方米港币3元8角半计,这样就有1亿7千3百万港币倒在海里。但广东和香港的供水合同要2010年届满后方可检讨,香港建制派政党民建联立法会议员陈鉴林多次和广东省官员会面,希望更改目前的不平等条约,改成供水量实报实销,他还准备带团到北京向中央请愿。香港中文大学经济研究员王家英认为,东江水供应香港是在英国殖民地时代达成的,当时香港政府高估了香港人口的增长和工业用水,而形成当前东江水供多于求,他称透过中央的压力要广东省减价违反了商业行为,因为这个先例一开就破坏了香港一贯行之有效的商业的精神[36]

根据2011年9月5日《信报》报道,维基解密于2011年9月公开的近千份美国驻港总领事馆的机密电文,当中涉及跟香港民生相关的事务,有电文透露原来在2009年广东省出现严重旱灾时,港方曾提出透过减少输港供水以助纾缓旱情,但建议被婉拒,报章认为这跟有关方面更希望确保高达30亿元的供水协议可全面落实有关,报道又指广东省供水生意,原来利润高达5成,丰厚程度犹如无本生利[37]

人们常以香港购买东江水价格跟新加坡[注 3]马来西亚购买价格作比较,以2002年计算,新加坡向马来西亚购入水是每4540升0.8美分,两国曾经因为供水而发生纠纷。2002年8月,马来西亚前总理马哈迪反击新加坡总理吴作栋表示,香港从中国大陆购水的价格是每4540升2.1美元,比较马来西亚向新加坡提供的水价贵260倍,暗示马来西亚向新加坡供水的价格很低廉[38]。就香港购买东江水的价格及多次加价所引起的争议,有评论指责广东当局开天索价,香港政府软弱[39]。根据中国大陆《瞭望东方周刊》于2011年年底的报道,香港于2012年购买东江水约每立方米4.32元,比较供予东莞的东江水价格0.5元及供予深圳的价格0.96元高出数倍[40](但提供是未经处理的“原水”)。

香港思汇政策研究所刘素向该周刊表示,香港从东江获益,饮水思源,有责任有义务“反哺”水源地,尤其是经济欠缺发达地区[41]。中国对水源地的生态效益的经济补偿一直在讨论完善中,即由国家协调建立一种流域上下游区际生态效益补偿机制。华南环境科学研究所马小玲研究员认为建立生态补偿机制就是要使得生态补偿能持续、稳定地进行。[42][43]而跨省的补偿也一直不是很健全,为了保护东江源,江西省关闭了很多工厂。保护生态的效益香港需要向广东提供补偿,但最初几十年江西都没有从广东或香港得到很好的补偿。江西省方面经过长期的协商,双方才达成协议,广东从香港提供的资金收益中划拨一部分资金作为东江源的生态补偿。[44]水费应视为部分对河源地区的生态补偿。

东江水水价在10年间飙升一倍,由2007年每立方米3.489元,加价至2016年的7.14元,加幅之大受到质疑,除了价格高昂外,香港一直以“统包总额”支付东江水费用,但每年本港实际用水量只达上限85%[45],致浪费大量饮用水、公帑。现时,在港上市的国企“粤海投资”的分公司“广东粤港供水有限公司”拥有向香港供水的专营权,而向香港供水,为其主要收入来源之一,粤海投资2016年的业绩报告显示,其对港供水业务的收入高达44.92亿元,2017年的对港供水收入,将进一步升至47.78亿元,增长超过6%[46]

事实上社会上早有呼声要求政府改以“按量付款”的方式购买东江水,惟发展局局长却指这方法不可行,原因就是广东省政府难以就供水量提供保证,惟这说法是否成立实成疑问[46]。粤海向香港、东莞、深圳的供水业务之中,只有香港以“统包总额”方式购买东江水。由立法会前主席曾钰成牵头的香港政策研究所香港愿景计划,在2016年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根据是自2000年粤海投资公司上市后,在香港供水项目的收入连连上升;然而,根据粤海投资在2008-2009年、2012-2013的业绩年报,其向深圳、东莞售水项目的收入分别录得下跌,而在两段时间,深圳、东莞的用水量分别录得下降,所以东莞及深圳两地供水却是按量收费[47]

海水化淡

佐敦谷水塘剩余主坝

香港过去曾有乐安排海水化淡厂进行海水化淡,因为中国在1960年代发生文化大革命政治争斗,与英国关系变差,香港政府为免过于依赖中国东江水,所以曾考虑以海水化淡的方法来取得淡水[48]。香港第一个海水化淡厂——乐安排海水化淡厂,于1975年建成并开始运作,因为采用高温蒸馏技术,所以燃料成本很高。经过数年运作后,便因为运行成本高昂及来自东江的供水日趋稳定的关系,海水化淡厂在1982年被停用和关闭,并在1992年以爆破方式拆卸[49]

此后虽然社会仍有零星讨论使用海水化淡作为水源的补充,但因成本、技术、需求和可行性等(成本过高须增加水费及其他税收[50]),政府一直没就此展开新的讨论和研究,只表示会密切留意有关海水化淡的技术发展[51],并参考国外以色列和新加坡等海水化淡有成熟先进经验地区。直至2003年,政府才展开先导研究,在屯门鸭脷洲试验“逆渗透”海水化淡技术[52],并在2007年完成逆渗透海水化淡技术的先导研究,确定在香港采用逆渗透技术的可行性,生产的饮用水能符合世界卫生组织所定的饮用水标准[53],加上海水化淡的成本会随着技术进步而下降[54],故在2013年2月27日再次展开海水化淡研究。

财政司司长曾俊华透过《2013年至2014年度香港政府财政预算案》表示,国家的淡水资源有限度,而广东省对东江水的需求也日益增加。面对水资源日趋缺乏的挑战,香港政府一方面需要加强公众教育,鼓励香港市民节约用水,同时亦须要开发新水源,在气候变化香港人口增长下,仍足以维持稳定的供水。香港政府已经在将军澳预留土地,并于2012年展开在上述土地兴建中型海水化淡厂的研究[55],对海水化淡进行的详细规划及勘查,包括可行性和成本效益的研究。该海水化淡厂的预期产水量只占全香港用水量的百分之5至10,政府期望透过海水化淡技术的持续改进,令成本进一步降低。香港作为沿海地区,海水化淡长远可以成为香港的另一水源,减低香港对其他水源的倚赖[56],以应对全球温室效应产生的极端气候变化带来的不利影响[57]

政府在将军澳为兴建海水化淡厂预留的土地,将军澳海水化淡厂位于将军澳137区,面积约10公顷。海水化淡厂第一阶段的设计、建造及运作合约已批出,建造费约90亿港元,预计2023年投入运作[58],将采用逆渗透技术[59]。海水化淡厂落成初期,海水化淡年产量为5,000万立方米,仅占香港用水量的百分之5[60];当厂房规模完成进一步扩建,每年产量将可达9,000万立方米,所占供水量将可提升至百分之10。香港政府同时会探索其他供水水源,包括研究使用再造水及雨水集蓄方案[61]

冲厕水

沈云山海水抽水站

由于香港淡水资源缺乏,水务署自1958年开始引入咸水(即海水)作冲厕[62]及部分消防用途,以减少淡水的消耗,至今是世界上广泛使用海水冲厕的少数地区之一。到2015年,海水供应网络已覆盖香港达八成半人口,每年节省约2亿8,000万立方米的淡水,相等于香港约两成的总水用量[63]。2001年,香港海水冲厕系统曾获英国水务及环境管理学会颁发“Chris Binnie 持续水务管理大奖”,此奖项表扬一些改善水资源的可持续性,并且造福社会的项目、政策或研究[64]

在海水冲厕系统设立初期,香港曾建有如佐敦谷水塘马游塘水塘等露天的咸水水塘[65]。咸水的供应范围最初限于政府及政府补助的高密度住宅,其后扩展至市区新市镇。系统起初不受欢迎,因为每栋楼宇必须另建管道才能配合系统运作。自1972年起,海水改为免费提供[66],当局透过征收水费收回系统成本。至1991年,香港使用海水冲厕率约百分之65;至2014年达约百分之80[67];至2015年,随着新界西北海水供水系统投入运作,普及率达到百分之85;而海水供应网络下一步将会扩展到位于大屿山的东涌[68]。海水冲厕的海水是免费供应;淡水冲厕的水费则每4个月结算一次,不过首30立方米用水免费[32]

2013年,香港的冲厕海水用量平均每日762,560立方米[69]。冲厕水所需的标准虽然比较饮用水为低,不过仍然需进行一些基本的处理程序。海水自海中抽取后,先由隔滤网除掉比较大的杂质,之后再用氯气次氯酸盐漂白剂的主要有效成分)消毒后,才供应给用户[62]

海水供应系统

冲厕水供应系统采用“调节池”式配置[11]。海水从抽水站的输水管直接抽送到用户单位,而剩余的水则送往海水配水库储存。整个冲厕水系统包括接近40个抽水站、总储存量近25万立方米的50多个配水库和约1,600千米长的水管[70]。喉管物料主要为水泥内搪的球墨铸铁管、水泥或环氧树脂内搪的软钢管,及塑料聚乙烯)管。大部分海水抽水站都位于海堤边或附近,方便直接地把海水抽进冲厕水的分配网络[30]。海水首先经过隔滤网隔去秽土,然后流进抽水站。抽水机设置于深层泵房内及装嵌在海平面下,一般以不锈钢制造。海水加入由电解氯气机所产生的次氧酸钠作消毒后,才加压输送往用户。次氧酸钠所产生的余氯,亦可防止海产藻类在配水管内生长[11]

临时淡水冲厕

如该区未有海水供应及其他可替代方案,水务处会提供临时淡水冲厕(Temporary Mains Fresh Water for Flushing, TMF)。1960年代后,后获水务监督批准的的水管工程均使用抗海水侵蚀的物料,以便将来转用海水冲厕。当海水供应已覆盖该区时,水务处会通知用户进行喉管接驳工程,并会在3个月内停止临时淡水冲厕。[71]

2013年7月31日,香港有两成人口,即130多万人口使用淡水冲厕[72],地区包括南区山顶西贡北区(粉岭、上水)、元朗、屯门东及离岛区[73],2015年,水务署成功延伸冲厕海水管网,新界西北(包括屯门东、洪水桥、天水围和元朗市中心等)及薄扶林区内的楼宇已可转用海水冲厕,并计划把海水供应网络扩展至东涌[63]。而港岛山顶、南区、西贡及离岛区人口比较分散,所以并无制定海水冲厕的计划。而北区未获提供海水冲厕,是因为人口比较密集的上水粉岭区不贴近任何海岸[73]

淡水冲厕年耗8200万立方米淡水[74]。住宅使用之冲厕淡水由政府补贴,一年花去超过三亿公帑[75]。水务处现正开始扩建于薄扶林、元朗及天水围冲厕用的海水供应系统;新界西北的海水冲厕水系统已于2015年初完工[76],获供海水冲厕的人口提升至八成半[72]东涌海水供应系统的规划工作亦已展开[77]。而上水和粉岭区则研究使用再造水冲厕[78]

水质监控

沙田滤水厂

香港水质采用世界卫生组织《饮用水水质准则》的严格标准,并在此标准下推行了《水安全计划》[79]。整个供水系统的水质,是由水务署水质科学部的专业化验师不断进行物理、化学、细菌学、生物学和辐射学等综合性检测,监察水质。在整个供水及输水系统中,有关人员经常从滤水厂、配水库、输水干管、供水接驳位置和用户水龙头抽取样本进行化验。

香港饮用水属于软水类别,含有微量的矿物质[80]

饮用水处理

香港现时共有21间滤水厂,负责处理饮用水。在滤水过程中,原水(即未经处理的水)会先被混入化学品(如明矾熟石灰),进行搅拌,然后流入澄清池凝聚和沉淀,再流进快速重力滤水池,利用无烟煤进行过滤[81]

过滤后的会在接触池内加入氯气和熟石灰,进行消毒及调节酸碱度,并为保护牙齿加入氟化物。为避免饮用水在送往用户途中滋生细菌,微量的氯气仍然会保留在水中。经处理后的饮用水会直接输送到接驳至用户的供水系统,或储存于配水库,供应市民饮用[81]

再造水

由水务署、渠务署环境保护署合作之《再造水使用试验计划》于昂坪污水处理厂石湖墟污水处理厂展开[52],按计划经二级净化处理的污水进一步净化及消毒成为再造水,代替饮用水用于灌溉及稀释化学品上,并可用于冲厕、救火及清洗马路等其他非饮用用途[82]。因为1立方米再生水成本为6元,与东江水及海水化淡比较,被认为相当具吸引力[83]

2006年秋季,环境保护署曾展开北区示范计划,每日向上水的住宅、学校及安老院,提供再生水作冲厕、淋花以及人工溪流和喷泉等流水景色等其他非饮用用途[84],效果良好;但2008年年底试验计划完成后环保署却将相关水管拆除,并表示无正式实行时间表[75]。不过2014年政府表示正研究在远离海边的地区如上水粉岭新界东北新发展地区以再造水作冲厕及其他非饮用用途[25],因为上述地区安装和操作海水供应系统的成本相当高昂,水务署已展开相关的规划工作,预计由规划到开始供应再造水需时约八年[78]

处理程序

大部分的污水经处理并达到一定的标准后,便会排放到至河流或大海。相反,再造水会经过更严谨的处理,令它回复清彻、无味及可供安全再用[85]。污水会经二级处理,即以微生物分解污水中的物质,并以紫外光消毒,透过分碟形过滤器、超过滤薄膜及逆渗透薄膜三个部分[86],先后隔去直径逾130微米(1微米等于百万分之一米)及0.03微米的微粒,将水中的微粒浓度降低,最后以“逆渗透”技术,将直径逾1纳米(1纳米等于10亿分之一米)的物质如细菌和盐分隔出来,成为再造水。在逆渗透薄膜处理过程中引入“压力交换节能技术”,使整个系统可节省两成用电量[87]

试验计划

首项计划在2006年随着大屿山的昂坪污水处理中心启用而正式投入运作[82]。昂坪污水处理中心是香港首间处理再造水的三级污水处理厂[50],采用生物反应池、双滤层三级滤池和消毒程序,将污水中的有机污染物、悬浮固体、营养物以及病原微生物减至极低水平。经再造的水安全无味,现在用于附近的公共洗手间及昂坪缆车站作冲厕用途[82],部分再造水亦会用于饲养污水处理厂内鱼池的观赏鱼,及作为厂内有监控的灌溉之用[85]

沙田污水处理厂的再造水生产设施于2011年年初投入运作,设施主要由三组过滤部件组成,包括碟形过滤器、超过滤薄膜及逆渗透薄膜,这个再造水设施每日可产生1000立方米的再造水,用作灌溉绿化厂房的植物和稀释污水处理过程所需的化学品[85]

除了大屿山昂坪污水处理厂及沙田污水处理厂外,香港还有13间污水处理厂设有再造水设施[85]

供水系统

从主坝环景摄影的相片,吐露港(左)和船湾淡水湖(右)

在香港,水务署负责管理供水系统,而污水和雨水管道系统则由渠务署管辖[88]。香港的饮用水系统分成17个主要供应区,每区基本上设有数个抽水站和配水库及各自的管道分配网[89]。当中包括多条横跨维多利亚港的海底管道。

水塘联网

香港目前共有17个水塘,但只有两个独立“小联网”,包括船湾淡水湖、万宜水库、下城门水塘可“互通”;城门水塘的雨水亦可单向分流至九龙水塘群组,共有4个小水塘[90]。政府于2007年计划兴建输水隧道,把九龙水塘群组的溢流转运往容量较大的下城门水塘,但计划仍在地质勘探和设计阶段[91]

供水管道

香港的输水网络因应用水需求而逐渐发展,系统规模庞大而复杂,截至2012年4月,香港水管总长约7800公里[92],当中6200公里为饮用水管,1600公里为咸水管。大部分水管在地底敷设。饮用水管的使用年限由30至50年不等,视乎地质状况和喉管物料的种类而定。咸水管的使用年限较短,因为海水具腐蚀作用[70]

水管主要为水泥内搪的球墨铸铁管,或水泥或环氧树脂内搪的软钢管[11]。一些新建或较细小的喉管,或会选用胶管。所有喉管在一定距离,皆装设隔离,以确保当喉管进行局部维修时,只有少数用户的供水受影响。在喉管放置方面,倘若环境许可,喉管会尽量沿路边小径或行人道铺设,而不选行车道。水管沿线通常每隔250米会设置沙井,以备维修之用[11]

水管渗漏

现时香港每年平均有1,300多宗水管爆裂个案,漏走之饮用水占全香港供水量达两成[75]。根据香港审计处的估计,2011年因水管渗漏及爆裂所造成的饮用水浪费高达2亿立方米[70]。因此水务署自2000年起推出《更换及修复水管计划》,2015年前分阶段更换约3000公里的老化水管,以改善供水网络的状况。自计划推出后,渗漏率由2001年25%减为2013年17%至18%,期望两年后减为15%[93]。整项水务工程可于2014年8月底完成[94]

另外也实施水压管理[11],水压视乎水管位置的高低及距离配水库的远近而定。香港饮用水供水水压平均介乎60至80米水压[89]。由于各配水库大多位于高地,以确保有足够的水压供水,所以低地水管的水压较高,导致较易爆裂和渗水,于是设置减压阀来减低水压。水压管理工程正陆续伸展到所有主要供应区,并已经完成12个区的水压管理研究,其余五个现正进行研究,于2014年中完成[95]。此外,正在七个已完成研究的供应区内进行设置水压管理系统工程,工程包括建造地下井及安装减压阀和流量计[95]

楼宇供水

屋宇洗水槽

楼宇内部水喉系统,饮用水首先从供水喉管输送到有关大厦的地下水箱,然后经大厦的内部抽水系统抽送至天台水箱,再分配到不同楼层的用户。内部供水系统不属于公共供水基建,须由大厦业主或物业管理公司负责管理及保养[11]

一般楼宇会混合采用直接式、间接式及加压式的供水系统[96]

  • 直接式供水系统即利用政府自来水主喉的压力,将饮用水直接输往低层的用户单位;
  • 间接式供水系统即先在大厦地下设置贮水缸,用抽水机加压提升至天台的水箱,再利用配水支管由天台输水至各层用户;
  • 加压式供水系统即在供水喉管上安装加压水,增加供水的水压,例如消防喉管;

供水系统设备包括水泵、上升管道、储水缸、自动开关掣及配水支管。

香港自1995年起,已禁止新建大厦使用无内搪层镀锌钢管。若大厦仍然使用无内搪层镀锌钢管,则应更换有内搪层镀锌钢管、铜管、不锈钢管或聚乙烯[16]

水力发电

位于菠萝山的屯门北海水配水库

水务署2013年5月在屯门滤水厂建立香港首个水力发电的涡轮机组,水力发电系统由水务署自行构思和设计,是全球少数能建在滤水厂的水力发电站,系统全自动化,更会按每日水压,调节发电机运转速度,改善发电效能[97],整个计划共耗资2,000万元,第一期工程于今年5月完成,会建设发电机房、供电设施和一台涡轮发电机组,首台发电机组已开始投产,预计第2台机组将于2015年完工[98]。并会与电力公司的高压供电网络连接[99]

屯门滤水厂淡水来自七公里外的大榄涌水塘,由于水源增加,水塘供水日趋稳定,成为滤水厂用水力发电的契机。水力发电届时能为厂内设施每年提供300万度电力,节省240万元电费,占滤水厂现时电费的10%,并减排约2,000公吨二氧化碳[100]。现时全港共有21个滤水厂,水务署将全面评估使用该技术的可行性。而政府计划将沙田滤水厂重置于岩洞内,经水务署初步估计,新位置亦能够加入水力发电装置,以便利用来自万宜水库输水的剩余水压[101],在经过详细评估后,有望将发电机组工程加入重置计划内,进一步善用再生能源减排[102]

水资源管理

为回应大众对水资源的关注,水务署在2008年推出《全面水资源管理》计划,计划预计至2030年为止。计划包括四大方面:开发新水源、节约用水、使用再造水和管理水资源[77]。居安思危,更好地应付未来难测的变化,例如气候剧变及雨量下降等,策略重点是“先节后增”,强调节约用水,以控制用水需求增长,并加强供水管理[103]。计划的主要重点乃根据水的供求列出[5]

供水管理措施

  • 积极考虑使用再造水(包括循环再用洗盥污水及雨水);
  • 发展海水化淡的方案;及
  • 加强保护水资源。

用水需求管理措施

  • 加强公众教育,宣传节约用水;
  • 提倡使用节约用水的器具;
  • 透过更换及修复老化水管计划,利用新科技改善水压管理及渗漏侦察,从而加强控制渗漏;及
  • 扩展海水冲厕系统。

耗水量

以下为2003年至2011年各年度的供水消耗量(以百万立方米为单位):[6]

淡水 2003年至2004年 2004年至2005年 2005年至2006年 2006年至2007年 2007年至2008年 2008年至2009年 2009年至2010年 2010年至2011年
每年耗用量 963.99 954.62 966.92 963.59 950 957.31 949.13 930.94
每日平均耗用量 2.63 2.62 2.65 2.64 2.60 2.62 2.60 2.55
每日最高耗用量 2.91 2.79 2.82 2.84 2.81 2.86 2.83 2.72
海水 2003年至2004年 2004年至2005年 2005年至2006年 2006年至2007年 2007年至2008年 2008年至2009年 2009年至2010年 2010年至2011年
每年耗用量 244.31 259.83 261.63 261.66 274.23 271.08 271.96 269.38
每日平均耗用量 0.67 0.71 0.72 0.72 0.75 0.74 0.75 0.74

雨量及集水量

香港总面积为1 098平方公里,其中约三分之一的土地已发展为集水区,其中包括:引水道、引水隧道、水塘、滤水厂、抽水站、配水库及水管等。

以下为2003年至2009年各年度的降水量及供水量:[6]

降水量 (毫米) 2003年至2004年 2004年至2005年 2005年至2006年 2006年至2007年 2007年至2008年 2008年至2009年 2013年至2014年 2014年至2015年
香港天文台雨量纪录 2 073.6 1 609.2 3 239.2 2 589.6 1760.8 3070.0 2959.0 2493.3
集水区平均雨量纪录 2 099.5 1 179.2 2 732.6 2 356.5 1533.6 2520.9 2453.5 1596.0
集水量 (百万立方米) 2003年至2004年 2004年至2005年 2005年至2006年 2006年至2007年 2007年至2008年 2008年至2009年 2013年至2014年 2014年至2015年
旧水塘组 112.34 58.49 122.31 110.23 87.07 113.52
船湾淡水湖万宜水库 140.09 51.66 176.74 208.21 100.67 219.00
广东省输入水量 764.40 815.28 729.64 613.17 754.28 620.76
合计 1 016.83 925.43 1 028.69 931.61 942.02 953.28

水库储水量

香港需有足够的存水量,始能维持正常的饮用水供应。各水塘及其存水量表列如下:

水库   (开始供水年份) 水库最大储水量(千立方米)
   薄扶林水塘   (1877年) 233
   大潭上水塘   (1889年) 1 490
   香港仔下水塘  (1890年) 486
   大潭副水塘   (1904年) 80
   大潭中水塘   (1907年) 686
   九龙水塘    (1910年) 1 578
   大潭笃水塘   (1917年) 6 047
   石梨贝水塘   (1925年) 374
   九龙接收水塘  (1926年) 121
   香港仔水塘   (1931年) 1 259
   九龙副水塘   (1931年) 800
   城门水塘    (1936年) 13 279
   大榄涌水塘   (1957年) 20 490
   石壁水塘    (1963年) 24 461
   下城门水塘   (1965年) 4 299
   船湾淡水湖   (1968年) 229 729
   万宜水库    (1978年) 281 124

参见

注释

  1. ^ “水塘”是指人造的湖泊,较小的称为水塘,一般目的是蓄水以提供饮用水,但亦有水库能提供水力发电或以防洪为目的。水库一般是在河流的中上流建造堤坝,河水把河谷淹没而形成。建造水库可能破坏域生态系统特有的功能和结构,香港的水库一般用于收集雨水作食用用途。
  2. ^ 月光光,照香港,山塘无水,地无粮;阿姐担水去,阿妈上佛堂,唔知(不知道)几时无水荒。
  3. ^ 除了买水外,香港与新加坡的水资源政策也常作比较,皆因两地环境和面对问题相似,新加坡为了国家用水的“四大水喉”计划之中,但如其中一项大面积扩大本地集水区,有时会忽视了新加坡位于赤道多雨的气候地区,降雨较香港充足。

参考文献

引用
  1. ^ 水务处. 全面水资源管理策略. [2019-03-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5). 
  2. ^ 2.0 2.1 立法局. 有关供应海水作冲厕用途的资料文件. 规划环境地政事务委员会. [2014年8月23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8月26日). 
  3. ^ 雨量增 东江买水用唔晒. 苹果日报. 2013年11月8日 [2014年9月6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9月6日). 
  4. ^ 再造水冲厕胜海水化淡 逆渗透净化成本较低. 明报. 2011年10月18日 [2014年9月6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9月6日). 
  5. ^ 5.0 5.1 5.2 5.3 Dinesh Sadhwani; 周国祖; 陆恭蕙; Mike Kilburn; Andrew Lawson. 流动资产-珠江流域和香港 水资源安全和管理 (PDF). 思汇政策研究所. 2009年12月 [2014年9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8年3月17日). 
  6. ^ 6.0 6.1 6.2 6.3 政府新闻处. 香港便览- 水务、电力及气体燃料供应 (PDF). [2014月8月21日].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4-08-26). 
  7. ^ 7.0 7.1 中国文化研究院. 水荒. [2014年8月2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10月9日). 
  8. ^ 8.0 8.1 黄棣才. 图说香港历史建筑 1841-1896. 中华书局(香港)出版有限公司. 12 July 2012: 108–110. ISBN 978-988-8148-00-4. 
  9. ^ 水务署. 船湾淡水湖. 水塘简介. [2014年8月2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8月26日). 
  10. ^ 水务署. 输水过程. [2014年8月2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年11月29日). 
  11. ^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水务署. 从水源到水龙头 (PDF). 知水‧惜水第三册. [2014年8月22日].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4年8月26日). 
  12. ^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水务署. 香港供水里程碑 (PDF). 知水‧惜水第二册. [2014年8月22日].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4年8月26日). 
  13. ^ 见奥古斯特·波塞尔(Auguste Borget,1838年):《A Bamboo Aqueduct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石版画,香港艺术馆馆藏。
  14. ^ 吴昊(2001年):《老香港·岁月留情》,第128-129页,香港次文化堂。ISBN 978-962-7420-23-1
  15. ^ 刘素. 只懂依赖东江水 港不思进取. 经济日报. 2013年12月31日 [2014年9月4月查阅].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年2月9日). 
  16. ^ 16.0 16.1 香港政府. 香港食水水质. [2014年8月21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8月24日). 
  17. ^ 水与香港. 2013年12月16日 [2014年9月6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4月10日). 
  18. ^ 梁颖文. 东江水保证香港安定繁荣. 商报. 2009年10月10日 [2014年9月3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9月6日). 
  19. ^ 广州市志·城建·公用事业志
  20. ^ 彭琪瑞、薛凤旋、苏泽霖编著(1986年):《香港与澳门》,第75-88页,香港:商务印书馆。ISBN 978-962-07-5035-9
  21. ^ 21.0 21.1 21.2 21.3 21.4 21.5 水务署. 广东省东江水. [2014年8月23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年1月25日). 
  22. ^ 粤港篇:供水量无弹性 一渴死一浪费. 文汇报. 2012年12月19日 [2014年8月23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8月26日). 
  23. ^ 粤港签署东江水新协议. 星岛日报. 2011年12月6日 [2014年8月2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年3月17日). 
  24. ^ 供水协议确保东江水稳定供港. 发展局 - 新闻公报. 2011年12月5日 [2014年8月26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8月26日). 
  25. ^ 25.0 25.1 水务署. 水务署年报2012⁄13-管理香港供水. 2014年1月28日 [2014年8月23日]. 
  26. ^ 收回成本 水费要加两倍. 苹果日报. 2014年4月4日 [2014年8月23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8月26日). 
  27. ^ 东江水明年议价 暂不加水费. 《东方日报》. 2013年3月20日 [2014年9月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8月26日). 
  28. ^ 发展局明年洽东江水价 现无计划调整水费. 香港电台. 2013年3月19日 [2014年8月25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8月26日). 
  29. ^ 迟来的海水淡化厂 可解东江水的依赖?. 香港01. 2018年4月24日 [2018年4月25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年4月26日). 
  30. ^ 30.0 30.1 坐言集之水务工程 (PDF). [2014年8月25日].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4年8月26日). 
  31. ^ 31.0 31.1 林晓晴; 吴卓峰. 检讨水费最快明年加. 大公报. 2014年2月27日 [2014年8月25月].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8月26日). 
  32. ^ 32.0 32.1 水务署. 水费及排污费. [2014年8月25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8月26日). 
  33. ^ 为何香港人对“大陆自由行”这么反感?. 头条日报. 2014年2月17日 [2014年8月23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8月26日). 
  34. ^ 香港发展局 CB(1)90/08-09(03). 立法会发展事务委员会东江水供应 (PDF). 2008年10月28日 [2014年9月5日].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3年3月14日) (中文(繁体)‎). 
  35. ^ 财务委员会讨论文件 (PDF). 购买饮用水. [2014年8月23日].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6年3月4日). 
  36. ^ 周幼康. 香港议员报怨东江水价过高. 美国之音. 2003年9月23日 [2014年9月5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8月24日) (中文(简体)‎). 
  37. ^ 维基解密爆东江水秘闻 疑利字当头拒港助抗旱. 《信报》. 2011年9月5日 [2014年9月5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9月6日) (中文(繁体)‎). 
  38. ^ 大马就供水问题向新施压力. BBC中文网. 2002年8月6日 [2014年9月5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9月12日) (中文(繁体)‎). 
  39. ^ 烽火台:污水供港春去也. 太阳报. 2012年1月22日 [2014年9月5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年3月5日) (中文(繁体)‎). 
  40. ^ 丘亦生. 金融云端:无拖无欠的东江水. 苹果日报. 2012年10月29日 [2014年8月26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7月14日). 
  41. ^ 刘伊曼. 深圳香港与粤港供水公司之间的三赢. 《瞭望东方周刊》. 2011年11月28日 [2014年9月8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7月14日). 
  42. ^ http://news.163.com/05/0805/13/1QD5RL4V00011GHD.html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东江源生态补偿的典型意义]
  43. ^ 人大代表:尽快启动东江源生态补偿试点工作. [2015-04-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02). 
  44. ^ 广东江西研讨开挖运河连通珠江长江引争议,涉及生态补偿. [2015-03-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3-24). 
  45. ^ 10年浪费45亿元购东江水 香港愿景促修订. 经济日报. 2016年11月4日 [2017年4月8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年11月22日). 
  46. ^ 46.0 46.1 【01观点】东江水新合约 讲钱更要讲公平. 香港01. 2017年3月31日 [2017年4月8日]. 
  47. ^ 修订东江水供应协议 -香港优化水资源政策. 香港愿景. 香港愿景计划. 2016年11月4日 [2017年4月8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年4月9日). 
  48. ^ 邓咏骏. 清新隽永:海水化淡自治诉求. 太阳报. 2013年3月4日 [2014年8月25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年3月7日). 
  49. ^ 海水化淡 港多一选择. 文汇报. 2014年4月3日 [2014年8月23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8月26日). 
  50. ^ 50.0 50.1 香港水资源. 明报. 2011年3月7日 [2014年9月5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9月5日). 
  51. ^ 财爷吁做好准备免临渴掘井. 头条日报. 2014年3月30日 [2014年9月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9月7日). 
  52. ^ 52.0 52.1 立法会十二题:节约用水. 政府新闻网. 2014年2月26日 [2014年9月5日]. 
  53. ^ 财政司司长曾俊华. 海水化淡. 财政司司长-我的网志. 2014年3月30日 [2014年8月23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8月26日). 
  54. ^ 东江水价升政府要节流. 星岛日报. 2014年4月3日 [2014年9月6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9月7日). 
  55. ^ 海水化淡厂料2020年投产 财爷:水署评估技术方案. 文汇报. 2014年3月31日 [2014年8月23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4月3日). 
  56. ^ 预算案:将军澳地研设海水化淡厂. 《星岛日报》. 2013年2月27日 [2014年8月26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8月26日). 
  57. ^ Tom Freyberg. SWRO and Wastewater Redesign to help Hong Kong Reduce Water Reliance on China. [2014年9月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9月4日) (英语). 
  58. ^ 王洁恩. 政府批出将军澳海水化淡厂工程合约 本月动工 料2023年投入运作. 香港01. 2019-12-11 [2020-08-09]. 
  59. ^ 静态组. 财爷促莫再依赖东江水. 新报. 2014年3月31日 [2014年8月26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8月26日). 
  60. ^ 陈美玲. 港过度依赖东江水 实难持续. 经济日报. 2013年3月19日 [2014年9月5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9月6日). 
  61. ^ 海水化淡厂料2020投入服务. 香港政府新闻网. 2013年5月22日 [2013年11月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8月26日) (中文(繁体)‎). 
  62. ^ 62.0 62.1 水务署. 海水冲厕. [2014年9月5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9月6日). 
  63. ^ 63.0 63.1 海水冲厕. 水务署. [2020-08-09]. 
  64. ^ 陈颖然. 【社区异想】香港咸水冲厕 不喝也要知的威水史. 香港01. 2016-03-16 [2019-04-05]. 
  65. ^ 香港地方-香港水塘 ( 一 ) 香港九龙. [2014年9月6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年9月30日). 
  66. ^ 厕所革命. [2014年9月6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9月6日). 
  67. ^ 立法会. 污水处理和使用再造水. 立法会十九题. [2014年8月25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8月26日). 
  68. ^ 海水冲厕将扩至东涌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文汇报,2015-03-22
  69. ^ 本港水管渗漏流失三成食水. 大纪元. 2010年5月19日 [2014年8月25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8月26日). 
  70. ^ 70.0 70.1 70.2 香港审计署. 第8章 水务署管理及减少水管爆裂及渗漏 (PDF). [2014年8月21日].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5年5月3日). 
  71. ^ Water Supplies Department. Handbook on Plumbing Installation for Buildings (PDF). March 2018 [2019-04-19].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8-10-25). 
  72. ^ 72.0 72.1 冲厕水用量10年增15% 思汇倡征费. 明报. 2013年7月31日 [2014年8月26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8月26日). 
  73. ^ 73.0 73.1 立法会十二题:使用淡水冲厕的问题. 政府新闻网. 2001年5月2日 [2014年9月6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年9月24日). 
  74. ^ 斥资1500万 设再生水设施. 《明报》. 2008年3月10日 [2014年9月5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9月6日). 
  75. ^ 75.0 75.1 75.2 香港亚洲电视《时事追击》2009年11月21日
  76. ^ 发展局. 新界西北区海水供水系统启用. 新闻公报. 2015年3月21日 [2015年4月15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年4月15日). 
  77. ^ 77.0 77.1 发展局. 立法会十七题:全面水资源管理策略及相关措施. 政府新闻网. 2013年4月17日 [2014年9月6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9月6日). 
  78. ^ 78.0 78.1 立法会十九题:污水处理和使用再造水. 政府新闻网. 2014年2月26日 [2014年9月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8月26日). 
  79. ^ 水务署. 优质食水 (PDF). 知水‧惜水第四册. [2014年8月22日].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4年8月26日). 
  80. ^ 水务署. 水的真相 (PDF). [2014年8月22日].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4年8月26日). 
  81. ^ 81.0 81.1 水务署. 滤水过程. [2014年8月21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年8月4日). 
  82. ^ 82.0 82.1 82.2 发展局. 立法会十六题:污水循环再用. 政府新闻网. 2006年5月17日 [2014年9月5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9月5日). 
  83. ^ 马耀森. 130万人每年“冲走”3.3亿公帑 再生水代食水冲厕拟扩大范围 (PDF). 明报. 2008年3月10日. [永久失效链接]130页
  84. ^ 环境保护署. 北区再造水使用示范计划. [2014年9月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年5月21日). 
  85. ^ 85.0 85.1 85.2 85.3 使用“再造水”. 2014年9月1日 [2014年8月21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8月26日). 
  86. ^ 锺雅宜. 污水厂生产冲厕用再造水. 东方日报. 2011年2月7日 [2014年9月9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年3月4日). 
  87. ^ 再造水成本减 仍贵过东江水. 明报. 2011年2月7日 [2014年9月9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9月11日). 
  88. ^ 渠务署. 抱负和使命. [2014年8月2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8月26日). 
  89. ^ 89.0 89.1 审计署. 《审计署署长第五十五号报告书》管理及减少水管爆裂及渗漏 (PDF). 水压管理. [2014年8月23日].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4年8月26日). 
  90. ^ 岂能把食水倒落咸水海. 明报. 2013年11月25日 [2014年9月3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9月4日). 
  91. ^ 扩建水塘贵过买水. 苹果日报. 2013年12月9日 [2014年9月3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9月4日). 
  92. ^ 立法会. 立法会十八题:食水管的保养及维修. 2011年3月16日 [2014年8月23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8月26日). 
  93. ^ 张琦. 水务署三招减少爆街喉. 大公报. 2013年12月23日 [2014年8月21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8月26日). 
  94. ^ 陈茂波. 陈茂波:全港更换及修复水管计划料本月底完成. 经济日报. 2014年8月17日 [2014年8月25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8月26日). 
  95. ^ 95.0 95.1 立法会十二题:水管爆裂. 立法会事务. 2013年1月23日 [2014年8月23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8月26日). 
  96. ^ 民政事务总署. 供水系统. [2014年8月21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8月26日). 
  97. ^ 屯门滤水厂设水力发电系统. 太阳报. 2013年7月19日 [2014年9月8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年7月23日). 
  98. ^ 屯门滤水厂水力发电 年省240万. 晴报. 2013年7月19日 [2014年9月8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9月8日). 
  99. ^ 水务署. 水利工程添创意 环保发电绿能源. 公务员通讯第八十八期. 2013年12月6日 [2014年9月8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9月8日). 
  100. ^ 王维宝. 屯门滤水厂水力发电减排. 文汇报. 2013年7月19日 [2014年9月8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年7月24日). 
  101. ^ 梁德伦. 港建首个水力发电机 供电屯门滤水厂 减二氧化碳排放. 苹果日报. 2011年6月7日 [2014年9月8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9月8日). 
  102. ^ 本港首个 屯门滤水厂设水力发电. 东方日报. 2013年7月19日 [2014年9月8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年7月22日). 
  103. ^ 香港发展局; 香港水务署. 香港的全面水资源管理 持续共享珍贵水资源. 水务署. 2008.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