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灭之刃角色列表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本列表列出日本漫画《鬼灭之刃》的登场角色。

主要角色

灶门炭治郎竈門 炭治郎かまど たんじろう Kamado Tanjirou
配音:花江夏树佐藤聪美〈童年时期〉(日本);钱欣郁(台湾);星潮幽舞越山〈童年时期〉(中国大陆);张振熙陈姻岐〈童年时期〉(香港);Zach Aguilar/Allegra Clark〈童年时期〉(美国)
真人舞台剧:小林亮太日语小林亮太 (タレント)(饰演)
本作主人公。灶门家长子,祢豆子的大哥,造型为制服上披着市松图案的羽织,有着一头深红发与红色眼睛的“赫灼之子”[注 1]遗传自母亲那有如石头般坚硬的额头,左额上有着小时候为保护弟弟,而被滚烫的水壶烧伤的大片伤痕,最终选拔与手鬼战斗时因为受到撞击,导致身体恢复后伤痕颜色变深,耳上挂着日轮花纸耳饰。为平凡农家子弟的长兄,父亲早逝,因此靠着卖维持家里的生计。
在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6742票获得第1名。
在第二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9045票获得第4名。
灶门祢豆子竈門 禰󠄀豆子かまど ねずこ Kamado Nezuko
配音:鬼头明里(日本);连婉钧(台湾);沈念如(中国大陆);杨婉潼(香港);Abby Trott(美国)
真人舞台剧:高石明里日语髙石あかり(饰演)
本作女主角。灶门家长女,炭治郎的大妹,灶门家被灭门后的唯一生还者,被鬼的始祖·鬼舞辻无惨攻击时沾染到其血液而产生异变,变成“鬼”的模样。
在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3319票获得第3名。
在第二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5042票获得第11名。
在鬼灭学园中,经常衔著法式长棍面包
我妻善逸我妻 善逸あがつま ぜんいつ Agatsuma Zenitsu
配音:下野纮(日本);江志伦(台湾);李兰陵(中国大陆);杜景煜(香港);Aleks Le(美国)
真人舞台剧:植田圭辅日语植田圭輔(饰演)
与炭治郎同期的鬼杀队剑士,造型为制服上披着三角形图案的黄色羽织,留着金色中短发的圆眉少年,日轮刀有稻妻图案的刀纹,刀锷为外围是金色的白木瓜型,刀柄为白色,目钉和柄头皆为黄金色。
在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4299票获得第2名。
在第二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17451票获得第1名。
在鬼灭学园担任风纪委员,但是为了争取情人节巧克力反而被当作神秘变态。
嘴平伊之助嘴平 伊之助はしびら いのすけ Hashibira Inosuke
配音:松冈祯丞(日本);陈彦钧(台湾);皇贞季(中国大陆);陈启织(香港);Bryce Papenbrook(美国)
真人舞台剧:佐藤祐吾日语佐藤祐吾(饰演)
与炭治郎同期的鬼杀队剑士,头戴灰色的山猪头面具,腰间披鹿毛、脚边披熊毛、上半身赤裸且身材魁梧的少年,面具下却是美少女般的脸蛋。不喜欢穿衣服,除疗养外多半都是赤裸著上半身。
在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1977票获得第5名。
在第二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8750票获得第6名。
栗花落香奈乎[注 2]栗花落 カナヲつゆり カナヲ Tsuyuri Kanao
配音:上田丽奈(日本);连婉钧(台湾);阎么么(中国大陆);何凯怡(香港);Brianna(美国)
真人舞台剧:舞羽美海【第一部】、内田未来日语内田未来【第二部】(饰演)
与炭治郎同期的鬼杀队剑士,前花柱・胡蝶香奈惠和虫柱・胡蝶忍的继子,同时也是“蝶屋敷”的身体机能恢复训练员。留着挂有蝴蝶发饰的半边斜马尾,总是笑容满面却沉默不爱说话的少女剑士。头上的粉色蝴蝶发饰为香奈惠的遗物。
花之呼吸使用者,敏锐的“视觉”造就其优秀的观察力,可以仅凭微小的举动准确预测对方下一步的动作。肺活量极大,可以将训练常用的巨大葫芦吹爆。日轮刀为樱红色刀身、白色刀柄、红色目钉,刀锷刻有红色丸型樱花烟图案。
幼时家中贫穷,遭到父母极为残忍地虐待,因为害怕和家中的哥哥们一样第二天成为冰冷的尸体而不敢哭泣,也练出了优秀的视觉能力,让自己免于被父母打中要害。在被父母卖掉后由胡蝶姐妹从人贩手中带走,但两人很快就发现她不但有沟通方面的障碍,思考也十分机械式,于是被香奈惠教导用掷硬币的方式来帮助她做决定。在炭治郎等人即将离开蝶屋敷的时候以掷硬币的方式决定是否让香奈乎跟随她自己的心声,并掷出了代表“是”的正面,帮助香奈乎可以有自己的想法。
由于本名不详,姐妹俩将这个孩子取名为“香奈乎”,并让其自由选择想要的姓氏,香奈乎并从多个候补中挑选了“栗花落”,从此以后她的全名便是“栗花落香奈乎”。因为自己没办法像蝶屋的女孩们那样做家事和替病患治疗,决定将斩鬼作为自己的志向,虽然胡蝶姐妹不想让她从事这么危险的工作,但随着香奈惠和忍的继子们接连死去,加上同情蝶屋的女孩们失去至亲的遭遇,让她无法原谅鬼的心情越来越强烈,于是暗中把从香奈惠那里观察到的花之呼吸剑术学起来,并瞒着忍去参加最终选拔,成为五位合格者之一。
被派往那田蜘蛛山以后援身份与隐部队上山搜寻失踪的队员,奉命捉拿炭治郎和祢豆子,并将打算让祢豆子逃走的炭治郎一脚踹到昏迷。炭治郎初次在蝶屋敷休养时,在与其他医护人员的交流中,得知香奈乎透过吹葫芦学会可以全天候持续全集中呼吸的“全集中・常中”。在炭治郎等人顺利完成机能恢复训练后,炭治郎前来道别并以掷硬币为赌注,希望香奈乎能够遵循自己的意志行动,而香奈乎先是对他这个突如其来的举动感到讶异,随后有了如释重负的感觉,自此对炭治郎有了好感。因为炭治郎的影响开始有所改变,于宇髄前来蝶屋敷要带走葵前往吉原游廓进行调查时,首次不依靠掷硬币的方式自主地想阻止宇髄。在吉原之战结束后,主动照顾昏迷的炭治郎,炭治郎恢复意识时已能主动说话。
与柱及其他队员一同受困无限城时,亲眼目睹恩师胡蝶忍被上弦之贰·童磨杀害并吸收至体内,后和伊之助与童磨交战,在童磨的身体因忍的藤花毒而开始腐烂时,与伊之助乘胜追击,使用自创的花之呼吸 终之型 彼岸朱眼(彼岸朱眼ひがんしゅがん)看穿童磨衰弱后所放出的血鬼术,砍下童磨的脖子,却因为后遗症导致右眼失明。之后与伊之助共同行动,并与善逸、村田会合。在与无惨的决战中利用愈史郎的血鬼术符咒隐身靠近,却被无惨的攻击扫中,符咒破裂,额头割伤。正当无惨欲结束其性命时,被及时苏醒的炭治郎救下,并托付给隐看照。
在炭治郎变鬼看到眼前的惨状回忆起和忍姐姐的对话,当初为了防止祢豆子的变人药的量不够,独一制作了三份,最后一份原本要扔掉的,被香奈乎保留了,此时香奈乎还留了一只眼睛,她知道此时她该做什么,在被炭治郎的攻击刺中的情况下,香奈乎将变人药打入了炭治郎体内。而三个月过后和炭治郎在蝶屋相遇,透露自己左眼并不是完全看不见,而风柱实弥也把阵亡的蛇柱小芭内的蛇“镝丸”交给她。在炭治郎、祢豆子、善逸、伊之助返乡定居期间,香奈乎成为医生和葵定居在忍生前的住处为炭治郎等人看诊,定期向愈史郎请教医疗方面的问题和教导祢豆子料理[1]。漫画最终话和单行本最终卷附录说明炭治郎和栗花落香奈乎结为夫妻,两者育有后代灶门彼方、灶门炭彦。
在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712票获得第8名。
在第二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5305票获得第10名。
在鬼灭学园就读高中二年堇班,隶属于花道部。是胡蝶家的养女。学园三大美女之一。
不死川玄弥(不死川 玄彌しなずがわ げんや Shinazugawa Genya
配音:冈本信彦(日本);蒋铁城(台湾);刘明月(中国大陆);陈成港(香港);Zeno Robinson(美国)
真人舞台剧:森田力斗日语森田力斗(饰演)
与炭治郎同期的鬼杀队剑士,岩柱.悲鸣屿行冥的徒弟,同时也是风柱.不死川实弥的大弟。留着深色鸡冠头,左脸有一道延伸至鼻头的伤疤,是过去被鬼化的母亲攻击所留下的。和实弥一样性格粗暴,后来与炭治郎共同战斗过后态度有所改善。
武器为一把日轮刀,还配有一把双管猎枪(削短版)。体能方面差劲,无法使用呼吸,但其强大的咬合力和特殊的消化器官,让他拥有将鬼吃掉后让自身体质短暂变成鬼的特异“味觉”,被黑死牟称作仿鬼的食鬼,吃的鬼越强再生能力与力量就提升得越多,是为更接近柱而使用的苦肉计,在鬼杀队中为难得一见的奇才,缺点是会被祢豆子的血鬼术给波及。因为无法使用呼吸法而未被悲鸣屿收为继子,但仍受到对方的教导与训练。
原生在一个九口大家庭,在某个夜晚,弟妹接连遭遇鬼化的母亲袭击,后误解实弥杀害母亲导致实弥出走甚至加入鬼杀队,事后为此后悔,为了向实弥道歉而进入鬼杀队,实弥得知后相当生气,因此在两人见面时都故意摆出冷漠的态度,甚至以粗暴的方式意图将他赶出鬼杀队,表面看似不通人情,实际上都是为了保护这个唯一幸存的弟弟,让他过普通人的生活到终老都不受鬼的侵害。
最终选拔通过后,因为不满主考官不马上给予他日轮刀而对其动粗,被炭治郎阻止。之后炭治郎在蝶屋敷疗伤时两人再次碰面,已经长得相当高大壮硕。
在炼刀师之村篇再次登场,似乎不愿意与炭治郎交流,炭治郎以为他是因肚子饿而生气。在上弦之肆.半天狗与上弦之伍.玉壶袭击村子时,以双管猎枪(削短版)将半天狗的分身积怒和可乐爆头,却使半天狗再度分裂出空喜和哀绝。起初对于炭治郎击败上弦之陆一事相当不服,以鬼化姿态威吓炭治郎不准抢他的风头,炭治郎非但没有生气,更直接将砍杀半天狗的任务交给他。在将刀刃砍向半天狗的真身时,发现对方的脖子太硬导致日轮刀无法切下,眼看要被积怒从背后刺穿时,炭治郎出现砍断积怒的脖子,并鼓励他继续追击,不要放弃这得来不易的机会,让他相当羞愧,并放下自尊与炭治郎等人一同对付半天狗。一行人战胜后,看见炭治郎与祢豆子两人的兄妹情谊时,对炭治郎有所改观,进而与之成为劲敌与挚友。
与柱及其他队员一同受困无限城时,和时透、悲鸣屿、实弥与上弦之壹.黑死牟交战,其双手和身躯被斩断,透过时透的帮助成功接回。因为食用了黑死牟的头发以及断刀的原故,外貌变得与鬼极其相近、持有的手枪也浮现与其刀刃上的眼珠相同的图案,更觉醒了能够控制树木的血鬼术。因黑死牟的第二形态使身体被砍成两半,最后因黑死牟已死使其再生能力消失,而在实弥怀中消散而逝。
在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6票获得第54名。
在第二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2589票获得第15名。
在鬼灭学园就读高中一年酸橙班,隶属于射击部。

鬼杀队

产屋敷家

产屋敷耀哉(産屋敷 耀哉うぶやしき かがや Ubuyashiki Kagaya
配音:森川智之(日本);蒋铁城(台湾);姜广涛(中国大陆);何伟诚(香港);Matthew Mercer(美国)
真人舞台剧:广瀬智纪(饰演)
鬼杀队“产屋敷家”第97代当主,柱所侍奉的“主公”,23岁。拥有一头黑色中长发,脸部以上有着严重伤害,双眼失明,未发病前的容貌与鬼舞辻无惨的相似度形同双胞胎兄弟。继承祖先特殊的声音、优秀的感知及看穿未来能力,也因此让一族累积可观的财富,多次避开重重危机。
他的声音、动作节奏能够让对方心情舒畅,是兼具领袖气质和驱动大众能力的人经常拥有的能力。重视手下,在无法行走之前仍每天替在战斗中牺牲性命的队员扫墓,鬼杀队将他视为自己的亲生父亲般敬重,即使是性格粗暴的不死川实弥也一样[2]。由于知道自己时日不多,因此对孩子们相当严厉,只为了能让他们尽快独当一面。似乎与珠世小姐相识[3]。在主持柱合会议期间向众柱们说明自己同意炭治郎和祢豆子的原委。
其家族与鬼舞辻无惨有血缘关系,在千年前鬼舞辻成为鬼后仿佛受到诅咒,生下的孩子(特别是男性)全都体弱多病,没有多久就夭折。为不让血脉断绝,产屋敷一族听从神主的建议,代代都与神官一族的女孩结为连理,虽然以这样的方式延续后代的性命,但仍然没有人能成功活到30岁。
随着剧情进展,病况更加严重,在炭治郎等人打倒妓夫太郎、堕姬时就因为太过兴奋而激动到吐血,说出“到我们这代必定可以打倒你”、“鬼舞辻无惨是一族的污点”等话语。深知自己即将不久于人世,自愿当诱饵让鬼舞辻找到他的宅邸,与妻子天音和两个女儿一同引爆炸弹自尽身亡,被鬼舞辻形容“他对我的憎恨有如一条蝮蛇”[4][5]
在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50票获得第31名。
在第二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84票获得第50名。
产屋敷天音(産屋敷 あまねうぶやしき あまね Ubuyashiki Amane
配音:佐藤利奈(日本);冯嘉德(台湾);黄颖谊(香港)
产屋敷耀哉之妻,27岁。神官的女儿,17岁时嫁给年仅13岁的产屋敷。拥有一头白发,容姿端丽的美人,被时透形容“美到如同白桦树的妖精”。在产屋敷病重之际担任柱合会议的代理主持人[6]。在鬼舞辻找到产屋敷邸后,随同耀哉和两位女儿一同引爆炸药身亡[4][5]
在第二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20票获得第70名。
产屋敷辉利哉(産屋敷 輝利哉うぶやしき きりや Ubuyashiki Kiriya
配音:悠木碧(日本);钱欣郁(台湾);赵小双(中国大陆);顾咏雪(香港);Christine Marie Cabanos(美国)
真人舞台剧:久家心日语久家心(饰演)
产屋敷家长男,耀哉之子及其继任者,以8岁之龄成为“产屋敷家”第98代当主[7][8]。与母亲和姊妹们容貌相似,遗传自父亲黑发,初登场时左侧带有紫藤花的发饰[9]。产屋敷家族的男孩子通常体弱多病,在13岁前都会当成女生来养育,因此初登场也是穿着女童和服[9]
曾在炭治郎等人参加最终选拔时担任主考官[10]。在无惨逃入无限城后,在城中散布附有愈史郎血鬼术符咒的信鸦,利用鸦之眼绘制城内地图,指引鬼杀队士作战和前往无惨藏身之所[8]。在无惨复活后,因为队士惨遭虐杀,因而自责慌张,在被玖伊娜打了一巴掌后,重新振作发出下一条作战命令,并向彼方和玖伊娜道谢[11]。在无惨被消灭后,举行最后一次“柱合会议”并解散鬼杀队,并且向义勇与实弥鞠躬感谢他们长期以来的付出。
后日谈漫画“炭治郎的近况报告书”中,辉利哉在炭治郎、祢豆子、善逸、伊之助返乡定居期间资助丰厚的财富供四人生活[1]。故事尾声由于无惨被消灭,家族短命的诅咒被解除,辉利哉健康地活到成为全日本最长寿的人。漫画单行本最终卷附录说明辉利哉和愈史郎已成为好友关系。
在第二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42票获得第55名。
产屋敷雏衣(産屋敷 ひなきうぶやしき ひなき Ubuyashiki Hinaki
配音:花守由美里(日本);冯嘉德(台湾);陈子莹(香港)
产屋敷家双胞胎长女之一,日夏、辉利哉、玖伊娜、彼方的姐姐[7]。遗传自母亲的白发及容貌,右侧带有红色绳结发饰[9]。柱合会议负责人之一,协助当主的行动。在鬼舞辻找到产屋敷邸后,因为不想离开父母亲而随同父母亲一同引爆炸药身亡[4][5]
产屋敷日夏(産屋敷 にちかうぶやしき にちか Ubuyashiki Nichika
配音:小泽亚李(日本);钱欣郁(台湾);梁珮瑶(香港)
产屋敷家双胞胎长女之一,辉利哉、玖伊娜、彼方的姐姐[12]。遗传自母亲的白发及容貌,左侧带有黄色绳结发饰[9]。柱合会议负责人之一,协助当主的行动。在鬼舞辻找到产屋敷邸后,因为不想离开父母亲而随同父母亲一同引爆炸药身亡[4][5]
产屋敷玖伊娜(産屋敷 くいなうぶやしき くいな Ubuyashiki Kuina
产屋敷家双胞胎幺女之一,辉利哉、雏依、日夏的妹妹[7]。遗传自母亲的白发及容貌,左侧带有多重花瓣的发饰[9]。在无惨逃入无限城后,陪同辉利哉指引鬼杀队士作战[8],在辉利哉自责慌张时打了他一巴掌,让其重新振作起来。无惨被消灭后,协助辉利哉举行最后一次“柱合会议”,并向义勇与实弥鞠躬感谢他们长期以来的付出。
产屋敷彼方(産屋敷 かなたうぶやしき かなた Ubuyashiki Kanata
配音:井泽诗织(日本);连婉钧(台湾);姜英俊(中国大陆);罗婉枫(香港);Mela Lee(美国)
真人舞台剧:柿泽ゆりあ日语柿澤ゆりあ(饰演)
产屋敷家双胞胎幺女之一,辉利哉、雏依、日夏、玖伊娜的妹妹[13]。遗传自母亲的白发及容貌,右侧带有紫藤花的发饰[14]。在炭治郎等人参加最终选拔时担任主考官,最终选拔结束后,玄弥因为不满主考官不马上给予他日轮刀,而对其动粗而受伤[10],后来玄弥对自己的行为道歉[15]。在无惨逃入无限城后,陪同辉利哉指引鬼杀队士作战[11]。期间因想到过世的父母和姐姐而忍不住落泪。无惨被消灭后,协助辉利哉举行最后一次“柱合会议”,并向义勇与实弥鞠躬感谢他们长期以来的付出。
在第二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8票获得第101名。

故事中的鬼杀队九位“柱”剑士

鬼杀队中作为实力最强者的称号,是组织的“柱石”,最高等级的剑士。这代共有“水”、“虫”、“炎”、“音”、“霞”、“恋”、“蛇”、“风”、“岩”9位流派剑士。而成为“柱”的条件是打败一位十二鬼月或累积消灭50只鬼以上。虽然是实质上的鬼杀队最高战力,但平均实力与上弦相比仍是力有未逮,过去百年更有许多柱级剑士被“上弦”杀害。不过,此世代的柱陆续出现斑纹,并且百年来终于首度击败上弦,虽然仍有部分柱级剑士因此阵亡,但象征此世代击败无惨将成为可能,因为与上弦的实力差距逐渐缩小,已然不存在相克一说。

富冈义勇(冨岡 義勇とみおか ぎゆう Tomioka Giyuu
配音:樱井孝宏(日本);陈彦钧(台湾);赵毅(中国大陆);Johnny Yong Bosch(美国); 郭俊廷(香港)
真人舞台剧:本田礼生日语本田礼生(饰演)
鬼杀队水柱,水之呼吸的使用者。沉着冷静不苟言笑的黑发青年,日轮刀刀根刻着“恶鬼灭杀”的字样。鬼杀队制服外套著左右两边花色不同的羽织,羽织左半边和他已故好友锖兔的衣服是相同花色,右边则与已故姐姐茑子衣服花色一样,被伊之助称作“半半羽织”。与乐观的杏寿郎相比较为孤傲,不太合群也总是在会议上缺席,曾多次表示自己和大家不同,胡蝶点出他这样的性格被其它柱所讨厌,甚至在外传中,连原本温驯的狗都不愿意靠近他,虽然他本人极力否认。平常面无表情,但只要吃到自己最喜欢的鲑鱼萝卜就会露出皮笑肉不笑的笑容,还曾经吓到坐在一旁的胡蝶忍。无惨被消灭后,自己剪了头发。
是故事中首位登场的柱,在炭治郎被异变化的祢豆子袭击时出现,即将斩杀祢豆子时被炭治郎阻止,看似冷漠无情,但对炭治郎放弃思考只顾求情的举动做出严厉的斥责,并要他做出若妹妹变成食人恶鬼时就要亲手斩杀妹妹再自杀的负责举动,后放过祢豆子也遗憾地表示若自己能提早半日抵达,也许就能阻止这场悲剧的发生,后指引他们到狭雾山去找培育者鳞泷左近次。
主公派遣其与胡蝶忍一同前往那田蜘蛛山支援,轻易斩杀蜘蛛鬼“爸爸”和下弦之伍·累。在认出炭治郎后主动保护兄妹, 替炭治郎争取逃跑时间, 并不断阻挠想杀死祢豆子的胡蝶忍,因而被认为违反队规。在柱合会议上时面对争论该如何处置三人的众柱,站在支持兄妹的一方, 也在鳞泷写的介绍信中作出承诺:“如果祢豆子出现吃人的举动,鳞泷左近次、灶门炭治郎以及富冈义勇都会切腹以示负责”。
从柱合会议中得知觉醒斑纹的条件,却表示自己不愿参与实验,后来拗不过死缠的炭治郎才说出自己其实没有通过最终试炼,不配当猎鬼人也不配当“柱”的真相。
自幼父母就因病双亡,由姐姐茑子抚养长大,两人靠着父母的遗产勉强过活,茑子在大喜之日前夕遭鬼杀害时,义勇被茑子藏了起来逃过一劫,但也因此成为孤儿,更因亲戚之间的闲言闲语而得到创伤症候群。亲戚们商议将其送往远处就医,但他半途逃跑,受困山上被一个当地的猎人所救,猎人将他转交给认识的好友鳞泷左近次,从此被鳞泷收为弟子。与同为鳞泷弟子的锖兔因为年纪相近又有着同样经历而成为挚友,13岁时两人一起参加鬼杀队的最终选拔,却在一开始就被鬼重伤,锖兔将他救下后交给别的考生,自己则独自跑去帮助其他遭遇危险的考生。义勇想阻止锖兔,但因失血过多而失去意识。回过神来,最终选拔早已结束,锖兔也在选拔中丧命,从此深感痛苦愧疚,认为自己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到却爬到现在的位置,自己的这些成就都是锖兔赢来的,因此认为自己并不适任,极力希望炭治郎成为下一任水柱,最后由炭治郎的一句话而想起了与锖兔的回忆以及说过的话,加入实验与训练之中。
与其他柱一同受困无限城,与炭治郎和上弦之叁·猗窝座交战,战斗中身上出现了水波形状的斑纹。在猗窝座自尽身亡后,与炭治郎因重伤及疲惫而昏过去。醒来后和炭治郎一起去寻找无惨。两人与无惨的战斗中,由于无限城开始崩坏,脱离无限城后继续与无惨战斗,却被无惨的攻击打中。后来在不死川的帮助下成功觉醒了“赫刀”,却被无惨的广范围攻击扫中,右手臂断裂。后在隐及愈史郎的治疗下成功清醒,并开始与清醒的众人对决无惨。当无惨灰飞烟灭之后,并向隐询问炭治郎的状况时,正好听到隐宣布侦测不到炭治郎的脉搏和呼吸。跪在失去呼吸与脉搏的炭治郎面前自责哭泣。
事后义勇经过休养顺利康复,偕同实弥参与最后的“柱合会议”,发言感谢产屋敷家长期的付出。
后日谈漫画“炭治郎的近况报告书”中,义勇离开鬼杀队后仍持续和炭治郎等人保持书信连络,正式解开心结,还和宇髄天元夫妻四人维持友好互动[1]。漫画最终话和单行本最终卷附录说明义勇育有后代富冈义一。
其人物原型取自作者的短篇《过度狩猎而狩猎》主角伴田流。
为本作外传《鬼灭之刃 富冈义勇外传》的主角。
在鬼灭学园担任体育老师,有在情人节收到31个巧克力的纪录。
在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2190票获得第4名。
在第二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13281票获得第2名。
胡蝶忍(胡蝶 しのぶこちょう しのぶ Kochou Shinobu
配音:早见沙织(日本);冯嘉德(台湾);龟娘(中国大陆);Erika Harlacher(美国);植婉雯(香港)
真人舞台剧:门山叶子日语門山葉子(饰演)
鬼杀队虫柱,虫之呼吸的使用者。带着蝴蝶发饰、把头发盘成夜会卷的少女,鬼杀队制服外披着蝶翅纹图案的羽织,是其已故姐姐香奈惠的遗物。鬼杀队制服由“隐”的前田正夫所制作,初期制服的设计是和甘露寺蜜璃一样露胸的暴露造型,但她在看过制服后就当着前田的面放火烧掉了。害怕接触猫狗等有体毛的生物。是唯一无法砍下鬼的脑袋的柱,相对的却是个厉害的制毒师,以藤花为原料制造出各种毒杀招式,除此之外还经营名为“蝶屋敷”的医疗设施,因为精通药学,所以负责治疗受重伤的队员。
日轮刀是请锻刀村村长特殊设计过,整把除了刀尖外其他地方均没有刀刃,因此十分轻巧,腕力不足的忍也能轻松使用,能够往刀尖注射毒药,并且主要都是以刺击的方式将毒药刺进鬼的体内。
出身药学世家,原本幸福的一家四口在鬼入侵后遭遇重大巨变,父母被鬼杀害,她与姐姐香奈惠在差点遭到毒手时,被岩柱.悲鸣屿拯救。后两姊妹立下一同变强保护无辜人民的愿望,她们从鬼杀队的隐成员那里打听到悲鸣屿的住处,为了报恩而找上悲鸣屿,起初,不信任小孩子的悲鸣屿为了赶走两姊妹,对她们出了道难题一“推动巨大沉重的岩石”,尽管这对女孩子来说是个艰难的任务,两姐妹还是用计把岩石稍微移动了一点,悲鸣屿被她们的毅力所感动,于是找了优秀的培养师加以培育,让她们顺利通过了选拔进入鬼杀队,其间两姐妹收留差点被人贩子卖掉的少女香奈乎作为继子。在此之前亦曾有多位继子,但除香奈乎其他皆已在与鬼的战斗中丧命,14岁时姐姐香奈惠也被上弦之贰·童磨杀害,但因为太阳快出来了使上弦之贰不得不逃跑,因而留下了香奈惠的尸体。悲痛欲绝的忍在办完香奈惠的丧礼后,收起以往强硬严肃不苟言笑的性格,开始笑容满面的待人,一言一行都在模仿自己的姐姐,悲鸣屿为此对她的改变感到难过与惋惜。为了替姐姐报仇,她将自己作为第一个人体实验对象,持续不断地摄取藤花毒,让全身器官血液充斥着37公斤,致死量700倍的毒素
初登场于那田蜘蛛山篇。主公派遣其与富冈义勇一同前往那田蜘蛛山支援,先是替被蜘蛛“哥哥”下毒而即将变成蜘蛛的善逸解毒后,毒杀了蜘蛛鬼“姐姐”。打算斩杀祢豆子时,被富冈阻止。在柱合会议上讨论炭治郎的裁决时,立场偏于中立。裁决结束后将受伤的炭治郎等人带往蝶屋敷治疗。某个晚上独自去见炭治郎与炭治郎谈话时,被炭治郎闻到她身上那一股“愤怒的气味”,而她本人也不否认,并提到从姐姐被鬼杀死的那一刻起,她无时无刻皆憎恨著鬼,即使如此也继承姐姐“希望人与鬼友好”的愿望,但面对为保身而撒谎、最后露出本性袭击人的鬼,内心深处积蓄著难以释怀的厌恶感,这样的日子久了让她觉得相当疲惫。知道炭治郎拥有与自己相似的过去,表示不会动摇救鬼的信念,并将这种想法寄托给炭治郎。
并没有和其他的柱一同参与开启斑纹的训练,因为把目标锁定在当年杀死香奈惠的上弦之贰·童磨身上,知道自己实力不足的情况下不能正面打败对方,所以采用了非常偏激的作战方式:不断服食珠世配制的药,使全身充满毒素,若所有自制的毒都无效,就直接让嗜食年轻女子的对方把自己连同大量的毒素吃下去。最终战时与其他柱一同受困无限城,如愿遇上童磨并与之交战,面对童磨压倒性的战力而惨败,为了降低童磨的战斗能力而执行最终计划,死前想起了炭治郎曾问过他的话,以及家人及蝶屋的孩子,并制造了机会留给香奈乎了结童磨。死后碰见童磨,对童磨的示爱邀请其一同前往地狱表达嘲讽及拒绝后,与姐姐香奈惠一同离开,在天堂与父母重聚。是最终决战中第一个阵亡的柱级队员。
在无限城大战前曾与珠世及愈史郎设计于无惨。研发了当“变回人类的药”失效时,会再合成“每1分钟老化50年”的毒药。以前者被分解为前提,混合后者后所产生的毒素。漫画最终话,一对神似香奈惠和忍的女高中生和炭治郎的曾孙炭彦擦身而过。
在鬼灭学园就读高中三年蓬班,隶属于药学研究部与击剑部。
在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1813票获得第6名。
在第二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8787票获得第5名。
炼狱杏寿郎(煉獄 杏寿郎れんごく きょうじゅろう Rengoku Kyoujurou
配音:日野聪伊濑茉莉也〈童年时期〉(日本);蒋铁城冯嘉德〈童年时期〉(台湾);齐斯伽(中国大陆);Mark Whitten(美国);梁皓翔李润知〈童年〉(香港)
真人舞台剧:矢崎広日语矢崎広(饰演)
鬼杀队炎柱,炎之呼吸的使用者。有着一头黄红色相间的长发,鬼杀队制服外披着火焰图案的羽织。性格乐天,热情如火,不太听人说话,拥有出色的领导力和判断力,在队中是有如大哥般存在。其食量不输甘露寺蜜璃,最喜欢盐烧鲷鱼便当和地瓜饭,吃地瓜的时候会开心地发出“哇吓哇吓”的赞叹声。
父亲槇寿郎为前炎柱,另有一名幼弟千寿郎,母亲在他幼年时因病过世,原本乐于教导孩子剑术的父亲不堪丧妻之痛,从此变得委靡不振甚至开始酗酒。于是他靠研读家传的炎之呼吸指南书自学努力成为柱,年纪轻轻就读完三册。在正式升格为炎柱后原本要回家向父亲报告这个好消息,得到的却是父亲一句“无聊透顶,反正我们父子俩都成不了大事”作为回应,让他心里倍感受挫,但为了不让弟弟千寿郎担心而勉强装出笑容,鼓励千寿郎“不管未来要走的路有多艰难,都要成为一个出色的人,并且拥有如火焰般燃烧的热情”。
外传短篇,第一次出任务时,斩杀即将成为十二鬼月的笛鬼,为了破解笛鬼的笛声而振碎了自己的耳膜,此战之后疑似听力出现问题,所以不太听人说话。
炎柱外传篇中,曾在甲阶级代替父亲槇寿郎去参加柱合会议,为了成为柱的杏寿郎,向柱们宣称时,还遭到风柱·不死川实弥的排挤,之后接到主公大人产屋敷耀哉的任务,与刚入队的甘露寺蜜璃一同前往前任下弦之贰·佩狼所在的“东京帝都”,最后与佩狼决战时,使用以‘炼狱’家族姓氏为名的最终奥义‘玖之型’,斩杀佩狼,并升为柱阶级。
在柱合会议上讨论炭治郎的裁决时,起初反对主公接纳祢豆子加入鬼杀队。后在无限列车的攻防战中,为调查鬼而与炭治郎等人一同搭乘无限列车,途中遭遇来自下弦之壹·魇梦的偷袭,立刻给炭治郎他们下达整顿列车的指示,己身负责保护五列车厢的乘客,期间看到祢豆子拼命保护列车上乘客的身影,也对她有所改观。拥有能够在五节车厢中瞬间移动的速度、以及用技能的威力来缓和翻滚冲击的实力,在炭治郎被列车长的锥子刺中腹部血流不止时指导他用“全集中・常中”止血。在众人合力之下击退魇梦,成功保住车上200名乘客的性命,但上弦之参·猗窝座却随之而来。猗窝座表示炼狱是他目前见过最强的柱,身上的斗气已经接近了“至高领域”并邀请炼狱杏寿郎变成鬼以获得永生继续精进武艺,被炼狱拒绝后与其展开激战导致炼狱身负致命伤,左眼失明肋骨全断、内脏因震动损坏,在严重负伤的状况下使出炎之呼吸·奥义与猗窝座最终战斗,在未开纹状况下力战击退猗窝座,但仍不敌,身体被其右臂贯穿,随后以内力困住猗窝座的右臂,再控住其左拳,试图使其暴露于黎明阳光下而死,但对方以自断双臂逃离而惜败此战。临终前将想告诉父亲和千寿郎的话传达给炭治郎,也认可祢豆子为鬼杀队的一员。在看到母亲的魂魄出现在面前后,含笑而逝。
其人物原型取自作者的短篇《肋骨先生》主角阿巴拉。
在鬼灭学园担任历史老师,有在情人节收到28个巧克力的纪录。
在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1021票获得第7名。
在第二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8000票获得第7名。
宇髄天元(宇髄 天元うずい てんげん Uzui Tengen
配音:小西克幸(日本);于正昇(台湾);杨天翔(中国大陆);Ray Chase(美国);麦皓丰(香港)
真人舞台剧:辻凌志朗日语辻凌志朗(饰演)
鬼杀队音柱,音之呼吸的使用者。原忍者,绰号“二刀流的宇髄天元”。护额上有着许多钻珠的男子,卸妆后意外的十分美型。口头禅是“华丽”,自称“祭典之神”。身型壮硕,身体具有一定的抗毒性,可以利用肌肉强行使心脏停止,暂缓毒素的蔓延。养了很多只身体健壮的肌肉鼠(ムキムキネズミ),经过特殊训练而拥有极高智商,用于搬运物品等支援,一只就能轻松举起一把刀。
日轮刀是以锁链连接的双刀,比一般日轮刀更将厚重,并且刀身上有半月型缺口,能在施展音之呼吸产生冲击波以及音爆时让范围更广泛。宇髓天元使刀时,也能捏住其中一把的刀尖来甩动锁链并带动另一把刀,以此来增加攻击的范围。
是原本被世人认为江户时期后就已经不存在的忍者家族末裔,家中的其他八个兄弟姊妹在他15岁时就死了七个,只剩下自己与小两岁的弟弟幸存,于是两兄弟被担忧家族未来的父亲如同着魔般疯狂训练著,导致弟弟成为一个与父亲一样冰冷无情的人,害怕自己也会变成这样的人的宇髄脱离家族自立门户,并娶了同样是忍者的三名女子雏鹤、槇于、须磨为妻(宇髄的家族自古就有一夫多妻制的传统)。期间遇到鬼杀队现任当主产屋敷耀哉,对于认同他理念的产屋敷抱有感激之心而自愿成为鬼杀队一员。
在柱合会议上讨论炭治郎的裁决时,反对主公接纳祢豆子进入鬼杀队。派去潜伏在吉原打听上弦消息的三位妻子突然与他断了联系,在打算带走蝶屋敷的神崎葵去吉原执行任务时被炭治郎、善逸和伊之助阻止,于是改变主意转让三人变装成游女,混入吉原的三个著名青楼,自己则先只身前往切见世找到因中毒而被送往此地的妻子之一雏鹤。在给予雏鹤解毒药后听见地底下有着很清楚的打斗声响,随即以音之呼吸的爆炸潜入地面,找到被堕姬掳走的另外两名妻子槇于、须磨,以及正在与堕姬分身交战的伊之助和善逸。在祢豆子恶鬼化陷入失控状态时提醒炭治郎老实给祢豆子唱一首摇篮曲,让她恢复了理智。虽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斩下堕姬的头颅,但他发现堕姬的身体不但没有崩溃消失,还从身体生出了另一个男鬼·妓夫太郎,战况瞬间逆转。因为妓夫太郎的剧毒血镰以及压倒性实力而失去左手和左眼,最终在炭治郎等人的帮助下合力击败两兄妹,并透过祢豆子的血鬼术净化身体的毒素。
事后他向赶来支援的小芭内表示自己决定在此退役(原本夫妻四人的生涯规划便是若能打败一个上弦,无论剩下几人都从前线退下[16])。虽然身受重伤并由三位老婆搀扶,却仍然能站起来甚至自己走,让“隐”们既害怕又佩服。在半引退的状态下再度出山,担任起剑士们的基础体力训练指导。在无惨逃入无限城后,与炼狱槇寿郎一同在门外保护产屋敷。
无惨败北后偕同三名妻子探视养伤的炭治郎等人。后日谈漫画“炭治郎的近况报告书”中,天元及三名妻子和义勇维持友好互动关系[1]。漫画最终话和单行本最终卷附录说明天元育有宇髓天满等九名后代,其中天满更成为现代的体操手。
其人物原型取自作者的短篇《蝇庭的锯型》主角齐藤锯型。
在鬼灭学园担任美术老师,认为“艺术就是爆炸”。前不良少年老大。有在情人节收到57个巧克力的纪录。
在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14票获得第37名。
在第二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3436票获得第13名。
时透无一郎(時透 無一郎ときとう むいちろう Tokitou Muichirou
配音:河西健吾(日本);冯嘉德(台湾);马正阳(中国大陆);Griffin Burns(美国);谭禹晋(香港)
真人舞台剧:奥田梦叶日语奥田夢叶(饰演)
鬼杀队霞柱,霞之呼吸的使用者。是握刀两个月就当上“柱”的天才。留着黑色长发面无表情的少年,为让敌人无法预测他的下一步动作而故意穿着宽松的队服。总是在发呆,对于无关紧要的事情很快就会忘记,但十分尊敬对自己有恩的主公,对于扰乱主公的无礼之人会予以制裁。
家族以伐木维生,10岁时母亲死于肺炎,父亲也在台风天时为了替妻子采草药而跌落山崖摔死,与他相依为命的只有双胞胎兄长有一郎,但有一郎脾气暴躁、嘴巴又很恶毒,兄弟俩关系十分恶劣。对于有一郎不断阻止他成为鬼杀队剑士相当不满。11岁那年亲眼目睹闯入家中的恶鬼重伤有一郎,之后暴怒的无一郎用木桩狠狠的将鬼钉在野外,将其用阳光烧死。当他回到家时,只见已经奄奄一息的有一郎用尽最后一口气,道出自己的内心话,让他顿时明白有一郎一直以来对自己的关心与愧疚,后因严重负伤而失去记忆,主公鼓励的话语让他活下去,并要他不要错过任何找回记忆的微不足道的线索。
在柱合会议上讨论炭治郎的裁决时,对于主公接纳祢豆子加入鬼杀队一事没意见也毫无兴趣。在炼刀师之村登场时性格傲慢目中无人,为抢夺能启动机关人偶缘壹零式的钥匙,对该人偶的持有者小铁和前来制止他的炭治郎动粗。在听到炭治郎那句“助人为乐,自己也会得到回报”时有了点表情。上弦之肆·半天狗和上弦之伍·玉壶袭击炼刀师之村时,被半天狗的分身可乐吹飞,因为时透决定将炼刀技术最为高超的村长当作首要保护对象,原本打算对被玉壶的鱼分身攻击的小铁和铁穴森视而不见,但因为想起炭治郎的话而折回来保护两人,然而被玉壶困在由血鬼术所制的水牢中。绝望之时看见不计前嫌拼命想要将他救出水牢的小铁被玉壶的鱼分身刺中心窝,让他想起死去的兄长有一郎,找回原本失去的记忆同时,脸上出现了云波状的斑纹,击败玉壶。原本被认为已死的小铁也因为衣服里放了杏寿郎日轮刀的刀锷,仅受到轻伤,让先前从乌鸦那里得知炼狱杏寿郎的死讯后没有任何表情和情绪波动的他,想起了杏寿郎生前与自己的互动,以及父母与哥哥的魂魄出现并赞扬他的努力而激动落泪。在半天狗真身打算吃掉附近居民补充体力时,将钢铁冢还未磨制好的刀扔给炭治郎,让他顺利斩下半天狗的脖子。后在柱合会议上解释满足开纹的条件,听从岩柱.悲鸣屿行冥的建议,担任起剑士们的高速移动训练指导。
最终战时与其他柱一同受困无限城,遭遇上弦之壹·黑死牟,在战斗一开始就被对方的攻击斩断左手并钉在柱子上,并得知黑死牟为自己的祖先继国岩胜。在自行脱困后接受玄弥的请求,偷偷取到黑死牟掉落的头发和刀片让其吃下进行半鬼化,为了让玄弥的子弹成功击中黑死牟,他牺牲了一只脚进入攻击的射程范围内将日轮刀插入黑死牟的体内,而身体也被对方拦腰斩断死去,但在最后一刻日轮刀变化为赫刀烧烂了黑死牟的内脏,黑死牟被击败后,悲鸣屿轻轻阖上他未瞑目的双眼。其魂魄与有一郎重逢,起初有一郎对于弟弟年纪轻轻就死去有些不谅解,问他为何做到这个地步,逃走或许还有机会活命,但无一郎认为,和炭治郎这些伙伴们的相遇改变了曾经一无所有的自己,让他找到了真正被生下来的意义,所以此生已经没有任何后悔与遗憾,有一郎听完无一郎的话后释怀了,但仍难掩悲痛的抱住他说:“对不起我明白了,但是我就是不想要无一郎死掉啊,唯独无一郎…”,相拥的两兄弟就这么消失在飘散著银杏叶的彼世中。他亦是无限城最终决战中第二个阵亡的柱级队员。
漫画最终话,炭治郎的后代炭彦和一对神似有一郎和无一郎的双胞胎擦身而过。
在鬼灭学园就读国中二年里芋组,与哥哥有一郎同属将棋部。
在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55票获得第29名。
在第二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11948票获得第3名。
甘露寺蜜璃(甘露寺 蜜璃かんろじ みつり Kanroji Mitsuri
配音:花泽香菜(日本);钱欣郁(台湾);沈念如(中国大陆);Kira Buckland(美国);石梓晴(香港)
真人舞台剧:川崎爱香里日语川崎愛香里(饰演)
鬼杀队恋柱,恋之呼吸的使用者。外貌为留着樱色长发,发尾转成绿色(因为吃太多樱饼才变色的),扎成三束辫子的少女。两边眼角都有一颗泪,总是脸红不止。身着的鬼杀队制服敞胸上衣短裙,由“隐”的前田正夫所制作,外披白色羽织。
日轮刀也是由锻刀村村长经过特殊设计并打造,刀身薄如蝉翼、长度也比一般日轮刀更长,挥刀时犹如在甩动鞭子,一不小心便会砍到自己,是只有如甘露寺这般密度高的肌肉才能控制的日轮刀。
生于家中为五姐弟的家庭,她是五姐弟中的大姐。一出生体质就异于常人,其肌肉密度是一般人类的八倍,只要使出全力,原本纤细的手臂肌肉就会隆起。1岁两个月大的时候就能轻易举起4贯重(相当于15公斤)的腌酱菜石,她同时是个大胃王,食量足以胜过三个相扑选手。因为发色怪异和食量太大等原因,17岁相亲时被对方狠狠拒绝,让她大受打击。后来刻意把自己的头发染黑、也拼命忍住食欲差点害自己饿昏、编纂了许多谎言后才找到想娶她的男性,自己却先质疑了这样的作为,无法理解为何自己必须演戏才能被世界接纳。抛弃了那些谎言之后,甘露寺为了找到一个会守护真正的她的好老公而加入鬼杀队,同时也得到了主公和队上许多人的认可。
柱合会议上讨论炭治郎的裁决时,面对即将被处置炭治郎似乎有点于心不忍,并提出是否该处置等主公到来再做决定的意见,但被不死川的出现给打断。无限列车篇从乌鸦那里得知炼狱杏寿郎的死讯后相当震惊。
在炼刀师之村与炭治郎再度见面,并提醒他村里有可以增加实力的秘密武器。后来在得知上弦之肆·半天狗和上弦之伍·玉壶袭击炼刀师之村时,被上级召回来支援炭治郎等人。为让炭治郎顺利击败半天狗,与其分身憎珀天交手,战斗中身上出现心型斑纹。在柱合会议上解释要如何呈现时,做出和炭治郎大同小异的抽象性解说,后听从岩柱·悲鸣屿的建议,担任起剑士们的地狱柔软训练指导。
最终战时与其他柱一同受困无限城,和蛇柱·伊黑小芭内与新上弦之肆·鸣女交战。和伊黑小芭内同样被鸣女绊住了手脚,后在愈史郎的帮助下,前往鬼舞辻无惨的战场,鸣女被杀后,无限城崩塌,再次与无惨交战,却被无惨的攻击打中胸口,甚至连左耳下方的脸部肌肉也被扯下,后被伊黑托付给隐的成员。在隐及愈史郎的治疗下成功清醒,并开始与清醒的众人对决无惨,于无惨灰飞湮灭之后因伤势过重,在与伊黑互诉情意下迎接死亡到来。漫画最终话和单行本最终卷附录说明蜜璃和伊黑的转世在现代相遇结婚,两者开设快餐店,育有5名子女。
鬼灭学园校友,艺术大学学生。
在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280票获得第12名。
在第二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3714票获得第12名。
伊黑小芭内(伊黒 小芭内いぐろ おばない Iguro Obanai
配音:铃村健一(日本);江志伦(台湾);陈张太康(中国大陆);Erik Scott Kimerer(美国);黄龙杰(香港)
真人舞台剧:宫本弘佑日语宮本弘佑(饰演)
鬼杀队蛇柱,蛇之呼吸的使用者。用绷带缠住嘴、拥有异色眼瞳的中长发男子,而且右眼的视力逊色于左眼。鬼杀队制服外披着条纹图案的羽织,日轮刀外型为紫黑色的焰形剑。宠物是一条名为镝丸的白色雄蛇,平常饲养在身边。和食量大的甘露寺蜜璃不同,他可以三天不吃不喝都没问题。
日轮刀是如同蛇一般弯曲的刀,配合蛇之呼吸法,可以令攻击路径曲折离奇、从敌人意想不到的位置发动进攻。
在其出生的地方,族人靠抢夺别人的钱财和宅邸为生,罪孽深重且虚伪,而且这个家族生下来的几乎都是女子,身为族里唯一的男孩子,小芭内一出生就被关进牢笼。虽然母亲姐妹和舅母每天都会来牢笼探望并会替他送上大餐,但说话的声音甜得发腻,亲切到让人感到恶寒,加上密闭的牢笼让即使丰盛美味的食物散发一股作呕的油腻味。在12岁那年,他首次被从牢笼中带出来,押到一个富丽堂皇的宫殿,在那里被族人当成神明侍奉的,是一个下半身像蛇一样的女鬼,小芭内当下立刻明白,这就是每天晚上入睡时都会听到的那让他毛骨悚然的声音来源,族人百年来靠着蛇鬼杀人夺取财物这肮脏事致富。由于蛇鬼非常喜欢吃婴儿,作为交换,族人会献上自己生下的婴儿作为活祭品,而在小芭内出生时因为特殊的异色眼加上370年才会生出他这个男孩,让蛇鬼相当中意,决定等他成长到12岁时再吃。但此时蛇鬼仍以“太小了还不够吃”为由暂时不吃掉他。与此同时蛇鬼为了让小芭内的嘴变得像自己一样,而命令族人在把小芭内关回牢笼前强行将他的嘴用利刃割出两道伤痕,并用血盛装在酒碗中给蛇鬼饮用。在极度痛苦的生活中他遇到了一条迷路的小白蛇“镝丸”,这条白蛇成为了小芭内唯一信赖的生物。后他以偷来的发簪凿开牢笼的一部分努力逃了出来,蛇鬼得知后愤而吃掉了族里50个人,随后开始追杀小芭内,就在差点被蛇鬼吃掉时,即时赶到的前任炎柱槙寿郎砍杀了蛇鬼并将他送到表姐身边,但表姐却愤怒的认为“因为你逃了所以大家都得死,你要是乖乖被吃掉不就好了”,这句话伤透了小芭内的心。至此之后,小芭内加入鬼杀队,将这份怨恨发泄在鬼的身上。脸上的绷带就是为了遮掩被撕裂的嘴角。暗恋着甘露寺,甚至送她一双绿色条纹长袜当礼物。在得知炭治郎和甘露寺在炼刀师之村击败上弦之鬼后感情变得很好时,私自把炭治郎视为情敌。
在柱合会议上讨论炭治郎的裁决时,反对主公接纳祢豆子加入鬼杀队。在炭治郎意图阻止不死川对祢豆子动手时,以手肘将他轻易压制在地,但随后被富冈钳住手。在确定祢豆子不会吃人之后,虽然心有不甘,但也不得不服从主公的命令。吉原篇后奉命前来支援,对宇髄天元一阵冷嘲热讽,认为不过是最弱的上弦之陆也可以打得如此狼狈,但同时也表示现在柱的人力不足,要对方继续努力下去别退役。炼刀师之村篇后担任起剑士们的矫正刀法训练指导。
最终战时与其他柱一同受困无限城,与恋柱·甘露寺蜜璃与新上弦之肆·鸣女交战。与甘露寺被鸣女绊住手脚,因为两个柱被一个上弦拖延而感到不甘,随后愈史郎设计遮蔽鸣女的视线后,与甘露寺赶往战场,并救了受伤的炭治郎。随即与无惨交战,但却无法对无惨造成致命伤。因为鸣女被杀,无限城崩坏,再次与无惨交战,在斩中无惨脖颈时发现无惨拥有瞬间恢复伤口的能力,之后被无惨打伤,后来岩柱和风柱赶到战场,与无惨的战斗一触即发。后来甘露寺被无惨打伤脸和左肩,小芭内把受伤的甘露寺交给身后的队员并叫他们去找愈史郎,然后回头奔向无惨,此时脸上的绷带已掉落。因为自已的身体比较小最先被毒素蔓延全身,但后来被珠世的猫所发射的注射剂所救。之后回想起鎹鸦射报告得知无一郎意外觉醒了“赫刀”,推测只有面对生命危险才能爆发力量,随即觉醒了斑纹和开启了“赫刀”,由于太过专注于开启赫刀,反而造成了缺氧险些昏迷,后在伊之助等人赶到后重整自身状态。在和无惨对战时,只是盯了无惨几秒,便领悟到“通透世界”,和悲鸣屿一样,看到了无惨的内部,随即被无惨的广范围攻击扫中,撞进墙内。后来在炭治郎对阵无惨时出手相助,双眼被无惨的攻击扫中而失明,也透露出平常是依靠镝丸感知外界。于无惨灰飞湮灭之后因伤势过重,在与甘露寺互诉情意下迎接死亡到来。
小芭内过世后,其饲养的镝丸被交给香奈乎代为照顾。漫画最终话和单行本最终卷附录说明蜜璃和伊黑的转世在现代相遇结婚,两者开设快餐店,育有5名子女。
其人物原型取自作者的短篇《文殊史郎兄弟》主角之一的文殊史郎圣正(哥哥)。
在鬼灭学园担任化学老师。为了避开女性而随时带着口罩和一条蛇,但是经常去小葵家的定食屋喝茶,也常打电话确认绑着麻花辫的女孩是否在场。
在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90票获得第26名。
在第二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6204票获得第8名。
不死川实弥(不死川 実弥しなずがわ さねみ Shinazugawa Sanemi
配音:关智一(日本);陈彦钧(台湾);郝祥海(中国大陆);Kaiji Tang(美国);周倚天(香港)
真人舞台剧:前田隆太朗日语前田隆太朗(饰演)
鬼杀队风柱,风之呼吸的使用者。留着银白色刺猬头,鬼杀队制服外披着背后写有“杀”字样的白色羽织。为了秀自己的肌肉而喜欢把胸前的衣服敞开。身上有着许多伤痕,脸上的伤疤是和鬼化的母亲搏斗后留下的。性格粗暴,极度不认同人鬼共存。为保护在被鬼袭击后唯一生还的弟弟玄弥不再受到鬼的伤害,故意对其冷漠,想让他离开鬼杀队,过上正常的生活。
生于一个九口大家庭,父亲是个不务正业的流氓,时常对家中妻小暴力相向,因得罪人而遇刺身亡。原本是个善良可靠的大哥,在父亲死后向大弟玄弥立誓要保护好这个家。然而在某夜,弟妹接连遭到鬼化的母亲袭击,他在赶回家后要玄弥带着弟妹逃走,自己则与母亲在外头僵持。在亲手杀死母亲后被玄弥误解,从此性格大变。
隐居深山时以自杀式攻击狩猎恶鬼,其间遇到鬼杀队队员粂野匡近,并透过粂野介绍接受培育者的特训学会风之呼吸法进入鬼杀队。期间,实弥逐渐与匡近成为好友,两人曾一同受到胡蝶香奈惠的照料。但粂野在讨伐前下弦之壹·姑获鸟的任务中阵亡,自己则因为消灭十二鬼月有功而成为风柱。挚友的死让他将一切过错怪罪在鬼杀队当主产屋敷耀哉身上,但当他得知产屋敷一族痛苦又悲惨的命运,以及从产屋敷手上拿到粂野上阵前所写下的诀别书时,因愧疚而落下眼泪,对主公的态度也从厌恶转变成尊敬。
在柱合会议上讨论炭治郎的裁决时,为了向主公证明祢豆子会伤害人而割伤自己的手,意图用人血诱发祢豆子的嗜血性,并不断用刀刺伤祢豆子企图刺激她。在确定祢豆子不会吃人之后,虽然心有不甘,但也不得不服从主公的命令。炼刀师之村篇后担任起剑士们的无限猛攻训练指导。
最终战时亲眼目睹产屋敷自杀身亡,对自己没能保护主公懊悔不已,与其他柱一同受困无限城,和玄弥、时透、悲鸣屿与上弦之壹·黑死牟交战,于战斗中揭露自身拥有稀血体质,血液的气味能够使鬼酩酊大醉,就连黑死牟也感受到脉搏加速,在悲鸣屿牵制黑死牟的期间成功觉醒斑纹并与悲鸣屿共同战斗,然而非但无法对黑死牟产生很大的伤害,更被黑死牟变化后的刀切断手指。他悲愤力搏黑死牟,让其日轮刀与悲鸣屿的铁球碰撞开启赫刀成功斩下黑死牟的颈脖,击败黑死牟后,弟弟玄弥因为致命伤加上鬼化太深导致最终身体崩毁,在实弥的怀中化为灰烬死去,再度创伤了他的心。在与无惨的决战中帮助义勇开启“赫刀”,却被无惨的广范围攻击扫中,撞进墙内。后在隐及愈史郎的治疗下成功清醒,并开始与清醒的众人对决无惨,于无惨灰飞湮灭之后本因伤势过重,昏迷之际见到死去的母亲,并表示将带她去和弟妹们团圆,却被死去的父亲拦阻而恢复意识。无惨被消灭及鬼杀队解散后,向祢豆子道歉,祢豆子说到自己喜欢睡觉后,想起了玄弥也说过同样的话,微笑着抚摸祢豆子的头。
后日谈漫画“炭治郎的近况报告书”中提及,实弥因为本身仅会阅读但不擅写字,故在收到炭治郎的信后选择自行带礼物拜访炭治郎、祢豆子、善逸、伊之助以示感谢[1]。漫画最终话和单行本最终卷附录说明实弥的后代不死川实弘在现代担任警察。
在鬼灭学园担任数学老师。
在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207票获得第15名。
在第二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5716票获得第9名。
悲鸣屿行冥(悲鳴嶼 行冥ひめじま ぎょうめい Himejima Gyoumei
配音:杉田智和(日本);黄天佑(台湾);图特哈蒙(中国大陆);Crispin Freeman(美国);何家裕(香港)
真人舞台剧:チャンヘ日语チャンヘ(饰演)
鬼杀队岩柱,岩之呼吸的使用者,同时也是实力当中最强的柱。是个打扮如僧侣风格的巨汉,仅仅是甩动手上的佛珠就能够震撼周围的人,即便是风柱·不死川实弥也对悲鸣屿如此尊敬。他同时也是鬼杀队中实力最强的顶尖者。额头上有一条极长的伤痕,双眼全盲,鬼杀队制服外披着写有“南无阿弥陀佛”字样的棕色羽织。
日轮刀与其说是刀,不如说是流星锤链著单手斧。流星锤能够大面积破坏鬼的身体部位从而拖延再生时间,单手斧加上流星锤的重力则是能让斩击的力量提升数倍,即使是上弦鬼月的脖子也能轻易砍下。中间链著的锁链非常坚硬,即使是上弦之壹也无法将其斩断,同时锁链金属的撞击声也能提供眼盲的剑士战场资讯,是量身替悲鸣屿所打造的杀鬼武器。
年轻时曾是寺庙的僧侣,收留一些孤苦无依的孩子并将他们当作自己的家人,然而其中一个名叫狯岳的孩子不但违反不能夜归的规矩,甚至为保命而将鬼引进寺庙中。悲鸣屿希望众人不要惊慌好好的去躲起来,然而孩子们看他瘦弱的身驱加上双眼全盲,觉得这种大人没有用处而将之抛下逃走。除四岁的女孩沙代,其他自顾自逃跑的孩子都被鬼杀害。他为了救沙代与鬼死命相斗直到天亮,最后换来的却不是沙代的感谢,而是她对赶来的大人们说“那个人是杀人凶手”,让他背上冤罪险些被处刑,也因此对孩子与人心失去信任。18岁时得到产屋敷相救而加入鬼杀队,深得产屋敷信任。
在一次任务里从恶鬼手中救下一对年幼的小姐妹・胡蝶香奈惠和胡蝶忍,使得胡蝶姐妹为了报恩而找上门来,并且表示为了成为鬼杀队希望悲鸣屿教她们剑术,悲鸣屿因为过去的伤痛而不想再跟小孩有任何交集,奉劝她们忘记仇恨,去当一个普通人结婚活到终老,私底下也告诉香奈惠一个残酷的事实,忍那瘦小的身躯根本没办法斩下鬼的头颅,但仍无法改变两姐妹的决心,于是悲鸣屿给出了推动巨大岩石的难题借此让她们知难而退,但当他完成任务返家时,惊讶发现两姐妹利用头脑将岩石移动了一点点,因此被她们的毅力所撼动,答应会替两姐妹寻找优秀的培育者,于是胡蝶姐妹在其推荐下成功最终通过选拔加入鬼杀队,然而几年后香奈惠也被鬼杀害,过去那个性格好强的忍也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一举一动都在模仿香奈惠,悲鸣屿难过之余,也在思考着自己当年让两姐妹加入鬼杀队究竟是不是错误的选择[17]
在柱合会议上讨论炭治郎的裁决时,一边感叹、流泪,一边随众柱决议处决炭治郎。音柱·宇髓天元在吉原篇曾说过他是正体不明的人士。炼刀师之村篇后从主公之妻天音和霞柱·时透无一郎那里得知开纹一事,向众人提出给下级队员特训借此达成开纹条件的建议,担任剑士们的肌肉强化训练指导。在炭治郎完成自己设计的修行任务后提及自己的过去,从他纯粹的言语中感觉自己得到救赎,决定相信炭治郎到最后。
被主公托以在他引爆炸弹后,困住鬼舞辻并斩下他的头,却被算计与其他柱一同受困无限城中。和实弥、玄弥、时透与上弦之壹·黑死牟交战,并觉醒了斑纹,被黑死牟告知27岁才开纹的他绝对活不过今晚。后与无惨决战时,利用双手武器开启“赫刀”,却被无惨的广范围攻击扫中,左腿断裂,背部陷进墙壁。后在隐及愈史郎的治疗下成功清醒,开始与清醒的众人对决无惨,于无惨灰飞湮灭之后因伤势过重,以将药物留给其他人使用为由拒绝鬼杀队员的治疗,弥留之际看见从前在寺庙里的孩子们前来迎接和道歉,知悉当时逃离他身边的孩子是想要去帮忙和求助的实情后释怀,含笑而终。漫画最终话和单行本最终卷附录说明行冥转世为现代的幼稚园老师。
在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3票获得第62名。
在第二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843票获得第22名。
在鬼灭学园担任公民老师与一年笋班班主任,非常喜欢猫。
胡蝶香奈惠(胡蝶 カナエこちょう かなえ Kochou Kanae
配音:茅野爱衣(日本);林美秀(台湾);Bridget Hoffman(美国);陈子莹(香港)
鬼杀队前任花柱,花之呼吸的使用者。胡蝶忍的姐姐,得年17岁,佩戴蝴蝶发饰的长发女子,性格与炭治郎一样和善,主张希望与鬼友好。
父母双亡后与幸存下来的妹妹忍加入鬼杀队立誓保护和她们一样亲友被鬼杀害的人类。她们从鬼杀队“隐”的成员那里打听到悲鸣屿的住处,为了报恩而找上悲鸣屿,起初不信任小孩子的悲鸣屿为了赶走两姊妹,对她们出了道难题一“将巨大沉重的岩石推动一町”,尽管这对女孩子来说是个艰难的任务,两姐妹还是用计把岩石稍微移动了一点,悲鸣屿被她们的毅力所感动,于是找了优秀的培育者加以培育,让她们顺利通过了选拔进入鬼杀队。
在某次柱合会议上时,刚成为风柱的不死川实弥由于丧友之痛而对主公大人出言不逊,而对实弥产生不满。在实弥收到已故好友的遗书时,向实弥表示,主公其实知道所有已故队员的姓名和生平。
多年前与忍在街头遇见差点被人贩子卖掉的少女,买下她并收为自己的继子,取名为香奈乎。在得知香奈乎有沟通方面的障碍后,教导其以投掷硬币的方式决定是否要开口说话。在一次猎鬼行动中被上弦之贰·童磨杀害,但因当时太阳已升起而让童磨不得不放弃吃她的念头被迫逃离。
忍和童磨在无限城的莲花池交手期间,灵魂意识现身于忍的面前激励她完成目标。姐妹俩的灵魂于童磨死后共赴天堂和父母的灵魂再会。
鬼灭学园校友,目前担任生物老师与花道部顾问。在学三年皆当选学园三大美女。
在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117票获得第21名。
在第二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342票获得第25名。

队士

村田(村田むらた Murata
配音:宫田幸季(日本);蒋铁城(台湾);Khoi Dao}(美国);张添胜(香港)
鬼杀队士,阶级:庚。炭治郎的前辈,与富冈同期入队。使用“水之呼吸”,但因为剑技尚未抵达相当纯熟的地步,所以看不到水的特效。师傅并非鳞泷而是其他擅长水之呼吸的培育者[18]
接到乌鸦的指令后,与包含自己在内的十名队士组成讨伐队前往山林,然而在进入山林后没多久,其他队士陆续被蜘蛛鬼“妈妈”以血鬼术丝线操控,开始自相残杀,自己则幸运逃过一劫,在即将被蜘蛛鬼“姐姐”杀害之际,被胡蝶忍出手相救。在生存率颇低的鬼杀队中是少数能活到无限城决战篇的队士,他也是一般队士里少见能通过多位柱的考核与训练、来到最后的岩柱的考验者。
在无限城决战当中曾背着负伤的善逸与其他人会合。无限城崩溃之后,受富冈委托保护炭治郎,并在炭治郎接受紧急治疗当中不停呼唤炭治郎,成功使其苏醒。鬼杀队解散后,村田仍会定期拜访炭治郎、祢豆子、善逸、伊之助[1]。漫画最终话和单行本最终集附录透露曾孙成为炭治郎的曾孙炭彦所上的学校老师。
在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101票获得第25名。
在第二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342票获得第25名。
在鬼灭学园就读高中二年山椒班,隶属于足球部。
尾崎(尾崎おざき Ozaki
配音:东城日沙子(日本);冯嘉德(台湾);廖欣怡(香港)
鬼杀队士。村田的队友,留着黑色马尾的女性。接到乌鸦的指令后,与包含自己在内的十名队员组成那田蜘蛛山讨伐队前往山林,然而在进入山林后没多久,就被蜘蛛鬼“妈妈”以血鬼术丝线操控,最后遭对方扭断脖子身亡。
在第二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11票获得第88名。
在鬼灭学园就读高中二年山椒班,隶属于网球部。

蝴蝶屋

神崎葵(神崎アオイかんざき あおい Kanzaki Aoi
配音:江原裕理(日本);钱欣郁(台湾);Reba Buhr(美国);梁珮瑶(香港)
生日为3月21日,鬼杀队士。于蝶屋敷帮助负伤的队员们治疗,执行训练指挥的少女。与栗花落香奈乎关系很好。在蝶屋敷内几乎包办了一切杂项和工作。在执行训练指导时会非常严格,另外对于善逸的骚扰和吵闹会使用暴力处理。
过去虽然在最终选拔生存了下来,顺利成为了鬼杀队员,但因害怕在前线作战而退居幕后进行治疗,也因为这点而感到自卑。后被炭治郎鼓励“会将葵小姐的信念一起带去战场的”。险被宇髄天元捉去执行杀鬼任务,后在炭治郎、善逸和伊之助自愿代替她前往,而被放回蝶屋。在炭治郎完成任务返回治疗时,向因为代替她前往而受伤的他道歉。
鬼杀队解散后,香奈乎和葵居住在忍和香奈惠生前的住处-蝶屋,持续为炭治郎等人看诊[1]
在第二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265票获得第31名。
在鬼灭学园就读高中二年柿班,隶属于花道部。
后藤(後藤ごとう Gotou
配音:古川慎(日本);于正昇(台湾);郭湛深(香港)
鬼杀队事后处理部队“隐”的成员,23岁。在柱合会议时把炭治郎叫醒的人就是他,在前往替吉原善后时又发现了与上弦战斗后力尽昏倒的炭治郎等人,并暗中吐嘈自己和这些人还真有缘。在炭治郎重伤住院的期间替他送上卡斯特拉蛋糕(长崎蛋糕)。单行本最终卷附录说明子孙成为善逸的曾孙善照的同校学生。

培育者

鳞泷左近次(鱗滝 左近次うろこだき さこんじ Urokodaki Sakonji
配音:大冢芳忠(日本);李香生(台湾);李璐(中国大陆);黄志明(香港);Brook Chalmers(美国)
真人舞台剧:高木友之日语高木トモユキ(饰演)
教导炭治郎与义勇等人水之呼吸的培育者,鬼杀队前任水柱[19][2]。独居于狭雾山,带着天狗面具的神秘老人,脚程奇快且无声。从一线退出后成为培育者,训练新手斩鬼,和炭治郎一样嗅觉灵敏。动画版中有提到总是戴着面具的理由,是因为曾被鬼嘲讽长相看起来太过温柔、不像一个剑士。
受富冈义勇的委托信,训练和照顾炭治郎成为斩鬼剑士[19]。过去培育的弟子有13名皆被想报复他的手鬼所杀,因不想再看到有孩子为此牺牲,在把所有能教的都传授给炭治郎后,要求炭治郎斩开巨石,若成功就允许其参与最终试验,藉以不让他参加选拔[20]。其后炭治郎在两位师兄姐锖兔和真菰灵魂的帮助下,花了两年时间完成斩断岩石的课题让他相当佩服,并为炭治郎做了一个名为“厄除之面”的木制狐狸面具作为护身符[10]。在炭治郎参加试验期间帮忙照顾祢豆子,炭治郎通过试验回到狭雾山后抱着他喜极而泣[21]
柱合会议时寄给主公产屋敷的信中保证祢豆子不会吃人,并表示若祢豆子破戒做出吃人的行为,自己、富冈与炭治郎都会为此切腹负责[2]。在无惨逃入无限城后,按珠世吩咐,照顾并保护服用其所研制出能让鬼变回人类的药物的祢豆子[22]
鬼杀队解散后,左近次仍会定期拜访炭治郎、祢豆子、善逸、伊之助[1]
人物原型取自作者的短篇《过度狩猎而狩猎》配角伴田左近次,为主角伴田流的师傅。
在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213票获得第14名。
在第二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201票获得第37名。
在鬼灭学园担任工友。
桑岛慈悟郎(桑島 慈悟郎くわじま じごろう Kuwajima Jigorou
配音:千叶繁(日本);林谷珍(台湾);卢杰群(香港)
教导善逸和狯岳雷之呼吸的培育者,鬼杀队前任鸣柱[23]。脸上有一道大伤疤,右脚为义肢的老人。35岁时断腿后从一线退出,隐居桃山成为培育者训练新手斩鬼。
在善逸被未婚妻欺骗而欠债时替他还清债务,并强迫其每天进行地狱般的训练。看似对善逸十分严厉,其实非常关心善逸,在善逸用尽一切办法逃避训练的时候,每一次都坚持把他抓回来,因为感受到他的用心,因此善逸也以“爷爷”来称呼其师父。
后因弟子狯岳堕落成为食人鬼而切腹自尽以示负责[8],善逸在接受岩柱的特别训练(柱合训练)期间得知此消息后十分悲痛,并从此脱胎换骨,不再是以前那个胆小懦弱、总想着逃避的善逸。于无限城决战中,斩杀狯岳后身负重伤陷入昏迷之际,看见在三途川对岸的恩师,在听完善逸自述自己的无能时潸然泪下,并表示善逸是自己的骄傲[24]
在第二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45票获得第54名。
炼狱槙寿郎(煉獄 槇寿郎れんごく しんじゅろう Rangoku Shinjurou
配音:小山力也(日本);于正昇(台湾);邓肇基(香港)
教导杏寿郎炎之呼吸的培育者,鬼杀队前任炎柱。杏寿郎与千寿郎的父亲,年轻时原本和杏寿郎一样是个充满热情之人,却在妻子病逝后放弃习武,脾气变得暴躁并且沉溺于酒精。
在炭治郎前往炼狱家送杏寿郎的讣闻时,看到炭治郎的日轮耳饰勃然大怒并出拳痛殴对方,被炭治郎以头槌击倒。在千寿郎将杏寿郎“希望父亲保重身体”的遗言转达给他后痛哭流涕,并写了一封信给炭治郎对自己的失态表达歉意。
在无惨逃入无限城后,已经重新振作的他和宇髓天元一同在总部门外保护产屋敷辉利哉等人[22]。无惨被消灭后,偕同千寿郎和鬼杀队剩余成员探视炭治郎。
在第二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28票获得第62名。
在鬼灭学园故事中为剑道道场的师父。

炼刀师之村

全村的炼刀师都会带着火男面具,姓氏中多半带着钢和铁之类的字。

铁地河原铁珍(鉄地河原 鉄珍てっちかわはら てっちん Tecchikawahara Tecchin
炼刀师之村村长,是甘露寺蜜璃和胡蝶忍的炼刀师。身型矮小,戴着火男面具,对炭治郎温和有礼的态度十分赞赏并请他吃花林糖。当炭治郎对自己在战斗中一再毁坏刀一事道歉时,他却反而认为真正的错不在于炭治郎,而是“锻造出一把钝刀的钢铁冢”,并考虑要找别的锻刀师来取代钢铁冢。喜欢年轻漂亮的女孩。
钢铁冢萤(鋼鐵塚 蛍はがねづか ほだる Haganezuka Hodaru
配音:浪川大辅(日本);黄天佑(台湾);瞳音(中国大陆);Robbie Daymond(美国);李家杰(香港)
鬼杀队的炼刀师。37岁。戴着斗笠,斗笠上挂着好几个风铃的怪异男子,斗笠下戴着火男面具,面具下的真面目十分帅气。性格死板,不听别人说话而自顾自地讲话。身为炭治郎的炼刀师,一旦知道炭治郎把刀弄断或搞丢,就会生气地拿菜刀追杀他[25](而且每次菜刀数量都会增加)。但其实很感谢炭治郎不曾因为他的怪脾气而更换刀匠,每次炭治郎的刀子断掉就会跑进深山锻炼,希望能打一把更好的刀给他。
一出生就患有癫痫[26],所以自小脾气暴躁难以管教,2岁时,快要被搞到精神分裂的父母将他交由铁珍村长照顾,“萤”是村长替钢铁冢取的名字,虽然村长认为这名字很可爱,但钢铁冢很不喜欢甚至会因此大发脾气。只有风铃能够让他情绪平稳。
窝在山里修行后,人变得很壮。弱点是胳肢窝,被挠了后会躺平一阵子。炼刀师之村篇中,专注于修复打磨藏在“缘壹零式”中的刀,就算被玉壶攻击,还是以让人难以置信的专注力修复刀。面具在被攻击时裂开毁损。
特别喜欢吃御手洗团子,将“缘壹零式”中的刀修复后交给炭治郎时,要求炭治郎要一直给他送团子慰问。漫画单行本最终话和附录透露后代开了一家名为“钢铁冢整备”的修理店。
在第二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277票获得第30名。
铁穴森钢藏(鉄穴森 鋼蔵かなもり こうぞう Kanamori Kouzou
配音:竹本英史(日本);江志伦(台湾)
鬼杀队的炼刀师,26岁,已婚。带着火男面具,面具下的真面目是个脸和眼睛十分细长,眼角有颗泪痣的男子。为伊之助的炼刀师,看到伊之助将炼好的两把新刀破坏时十分生气[25],现在则替时透无一郎锻刀。
小铁(小鉄こてつ Kotetsu
炼刀师之村的居民,戴着火男面具的10岁男孩。炭治郎遇到他时,时透无一郎要他交出机关人偶的钥匙而他不肯,炭治郎从中阻止却被打晕,钥匙还是交给了无一郎。他的祖先(战国时代,约三百年前)制作一具可以做一百零八种动作的战斗用机关人偶,名“缘壹零式”且外貌与最初的日之呼吸使用者相似,手臂的部分制作六只,原因是不用六只手的话无法再现原型的剑士,但是其中一只手被无一郎砍断。他将人偶修缮并让炭治郎与之修行,要炭治郎变强好为他出口气。修行期间,擅长分析但剑术指导外行的他以本身毒舌、严苛的方式训练炭治郎。
在玉壶和半天狗袭击村子时,挺身拯救被血鬼术困住的无一郎,遭玉壶的鱼分身重伤,但也让无一郎找回原本失去的记忆,并觉醒斑纹击败了玉壶。事后小铁并没有死,因为在被玉壶的分身刺中胸口时,放在身上的杏寿郎的日轮刀刀锷保护了他。

鬼杀队相关者

锖兔(錆兎さびと Sabito
配音:梶裕贵(日本);宋昱璁(台湾);陈张太康(中国大陆);Max Mittelman(美国);严镇华(香港)
真人舞台剧:星璃日语星璃(饰演)
故人,鳞泷的弟子,炭治郎的师兄。带着有伤疤的狐狸面具[27],橘红色中长发、右边嘴角有一道伤疤的美少年[28][29]
13岁时与义勇一起参加鬼杀队的最终选拔,以自身实力歼灭整座藤袭山上的鬼,甚至救下被鬼重伤的义勇,随后前往救助其它被鬼攻击的考生[30][29]。遇到六十多年前被鳞泷击败并封印在藤袭山的手鬼,在与手鬼的战斗一度处于优势,但由于先前杀鬼过多,日轮刀身早已变钝,使其未能成功斩断手鬼脖颈并导致日轮刀断裂,最终来不及反应被手鬼捏爆头颅吃掉[31],成为该届唯一一个死在藤袭山的考生[29]
在炭治郎修练期间突然出现在炭治郎面前指导他修练[27],炭治郎在最终选拔时才发现他早已死去的事实[31]。炭治郎击败手鬼后与其他被杀害的弟子的灵魂皆获得安息,回到了他们最挚爱的鳞泷老师身边。
在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238票获得第13名。
在第二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1359票获得第19名。
在鬼灭学园隶属于剑道部。
真菰(真菰まこも Makomo
配音:加隈亚衣(日本);林美秀(台湾);闫夜桥(中国大陆);Ryan Bartley(美国);何宝珊(香港)
真人舞台剧:其原有沙日语其原有沙(饰演)
故人,鳞泷的弟子,炭治郎的师姐,黑色中长发的神秘美少女,戴着脸颊有花朵图案的狐狸面具[27]。与锖兔、义勇两人原本都是孤儿,幼年被鳞泷收为弟子[32]
根据手鬼的描述,最终选拔当年,她的动作非常灵活,在与手鬼的战斗一度处于优势,然而手鬼突然却用计道出自己吃掉鳞泷的多名弟子,让她因为无法接受这悲伤的事实,导致动作开始变迟钝,被手鬼趁机扯断手脚吃掉[31]
在炭治郎修练期间突然出现在炭治郎面前指导他修练[27],炭治郎在最终选拔时才发现她早已死去的事实[31]。在炭治郎击败手鬼后与其他被杀害的弟子的灵魂皆获得安息,回到了他们最挚爱的鳞泷老师身边。
在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294票获得第10名。
在第二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193票获得第39名。
在鬼灭学园隶属于吹奏乐器部。
继国缘壹(継国 縁壱つぎくに よりいち Tsukiguni Yoriichi
本作最强剑士,战国时代武家继国家的次男,继国岩胜的双胞胎弟弟,时透家族的祖先。始祖呼吸“日之呼吸”的使用者,出生时左额便带有火焰形的深红色斑纹,双耳上带有母亲为其祝祷而制作的日轮花纸耳饰,天生就拥有能使用全集中呼吸法和通透世界的能力。曾将鬼舞辻无惨逼到绝境之人,亦是无惨的天敌。为炼刀师村的机关人偶缘壹零式 的原型。
为人乐观,其兄岩胜曾因鬼杀队成员全都逊色于他们兄弟两人,而担心两人的剑术后继无人,但缘壹却表示他们都只是历史中的过客,而且在将来可能会出现实力比他们强的人,所以只需顺其自然等待人生的落幕。
由于至7岁前没有说过任何一句话,而被家人误会为无法说话或失聪,使其母经常拜祭太阳的神明,并为年幼的缘壹戴上象征太阳的耳饰。后来于兄长岩胜练习剑术时首次说话,而且一开口便向其兄表明想成为这个国家第二强大的武士。首次握剑便能将成年武士击至重伤。天生能看到通透的世界,同时拥有极好的身体素质,被岩胜认定为受诸神眷顾的天才、鬼杀队有史以来最强的剑士,并受岩胜强烈嫉妒。由于自知自身才能会使其兄丧失家族继承人的资格,所以母亲病故后便擅自离家出走。之后遇到因流行病而失去双亲的少女诗,并决定与她一起生活,多年后两人成为夫妻。在妻子即将临盆时,为了寻找产婆而暂时外出,期间诗和肚里的孩子都被鬼杀害,其后在追踪鬼的猎鬼人(炼狱家第21代炎柱)的帮助下安葬了两人。之后为了根除鬼,加入鬼杀队并传授猎鬼人呼吸法。虽然是天生的强者,但最大的心愿却是与珍爱之人平静单纯的生活。
曾于某处与鬼的始祖-鬼舞辻无惨狭路相逢,并使出日之呼吸的剑术型,迫使无惨分裂成一千八百块碎块逃走,尽管把其中一千五百块砍杀,但剩余三百块肉碎却成功逃离,也同时使珠世脱离无惨掌控,并与其订了余生必须协助人类打败无惨的约定。然而,让无惨逃走、放走珠世、兄长继国岩胜变成鬼三件“过失”,使鬼杀队内部产生要求缘壹自我了断的声音,但被当时年仅7岁的家主和炎柱阻止,随后缘壹便离开鬼杀队。后来,在因缘际会下,缘壹与灶门炭吉一家相遇,并向其传授耳饰及演示日之呼吸(在灶门家以火之神神乐舞的形式流传下去)后离开灶门家。
在其以达杖朝之年的时候,遇见变成鬼的哥哥继国岩胜(变鬼后改名为黑死牟)。在对他透露自己的悲伤之情后,随即冲向对方并一击重伤之。但这一击未能成功斩断其脖颈,同时也耗尽了自身气力,最终以站立之姿去世,尸身被其兄腰斩。
漫画单行本最终卷附录说明缘壹和诗的转世再度于现代相遇结婚,夫妻俩育有一对子女且过着幸福的生活。
在第二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953票获得第20名。
鎹鸦(鎹鴉かすがいがらす Kasugai Karasu
配音:高木渉桧山修之(日本);贾文安于正昇(台湾);翁兆德(香港)
用于与鬼杀队总部联系的乌鸦,但善逸的啾太郎(麻雀)是一例外。各队员都附有一只,拥有极高智商,会用人语复述传令(除了啾太郎),拥有自我意识,能够对话。虽然从外表上看是无法区分的,但是各自的性格不同。

鬼舞辻无惨(鬼舞辻 無惨きぶつじ むざん Kibutsuji Muzan
配音:关俊彦(日本);于正昇(台湾);夏磊(中国大陆);Greg Chun(美国);陈健豪(香港)
真人舞台剧:佐佐木喜英(饰演)
鬼的始祖鬼王,最强之鬼。能用自己的血将人类变成鬼并控制对方,外貌为黑色短发、梅红色眼眸、年纪约25至30岁上下的年轻男子(外表),实际上是已经超过1000岁的鬼。只要手下的鬼说出有关他的情报就会发动“诅咒”使其自灭,对所有的鬼具有生杀予夺的权能。除此之外也能在接近对方时读取其思考,不过距离越远就越不清晰,只能感觉到其大概的方向与位置,珠世和祢豆子后来脱离此能力的掌控。
个性非常残忍无情,对正在找寻自己的人,或是违逆自己意志的人都会将其毁掉。拥有能够完全拟态外表、性别、气味等,只要是肉眼所见都能使之变化的能力,并拥有女人或少年等多个面目,因此鬼杀队在多年来无法找到他。曾化名为月彦,与人类妻子丽育有一名女儿。
平安时代,从婴儿时期就多次断绝呼吸,直到差点被火葬的前一刻才勉强表露出生命迹象,因此十分渴望生存。当时还是人类的他在还没20岁时罹绝症,一位善良的医生为延续其寿命而研制了一种药,但此药的作用让他以为自己病况恶化而怒杀了医生,在医生死后才发现身体不但恢复健康,还得到不老不死更加强韧的肉体,并开始渴望吃人类的血肉。然而,照射阳光就会死成了最致命的缺点,一辈子无法在阳光下行走让他感到屈辱和愤怒,为了完成医生的药物配方他必需找到“蓝色彼岸花”,于是他为让自己成为不老不死的最强怪物,开始制造大量的鬼去歼灭鬼杀队和寻找蓝色彼岸花。
战国时代的无惨曾言语拉拢妒忌心强的岩胜化为鬼“黑死牟”,并与缘壹开打,被缘壹以通透世界看透为有5个脑及7个心脏的怪物之身,而且会不断自动移位,随后被缘壹使用日之呼吸斩至无法再生,最后无惨分裂成多块肉屑落荒而逃,其中六分之五的肉屑被缘壹毁掉,及后与黑死牟杀光所有略通日之呼吸的剑士以除后患,并创造出十二只强大的鬼保护自己,因此成立“十二鬼月”。
在大正时代曾到灶门家大肆屠杀,把灶门葵枝等人杀害,祢豆子更不幸沾染其血液而变成鬼,事后只有暂离家中的炭治郎幸免于难。在两年后的浅草,装为人类月彦生活的无惨被炭治郎靠其留在祢豆子的气味逮到正著,之后靠划伤路人变成鬼引开炭治郎的注意后与妻女一同离去,看到炭治郎的花纸耳饰想起过去的经历,于是派矢琶羽及朱纱丸去取下炭治郎的首级。在下弦之伍(累)被杀后,认为下弦之鬼不乎合期望而亲手解散下弦,只留下弦之壹魇梦并赐予自己的血。
为了打击炭治郎,分别接连命令魇梦、猗窝座、堕姫、玉壶及半天狗在不同地方埋伏及谋杀炭治郎,其中在无限列车事件猗窝座更造成炼狱之死。
之后伪装成小孩并化名为俊国混入医商家时,从半天狗的眼球中得知祢豆子已克服阳光,因不需找蓝色彼岸花实现愿望而兴奋得杀害养母及女仆,并命令鸣女找出产屋敷家的所在位置,好让他亲自过去夺取祢豆子,不过先后经历遭主公耀哉舍身炸伤、被炭治郎等众剑士围剿、被岩柱行冥爆头,但无惨已经拥有无头不死的恢复力,在无限城中被珠世注入变成人类的药
不过最后无惨身体已克服珠世的药而进化,后杀死珠世,并在对付炭治郎及义勇中因愈史郎的关系而无奈放弃鸣女及无限城,与众剑士回到地面再次被众剑士围剿的局面。在重创前来讨伐自己的柱与善逸、伊之助、香奈乎之后,被及时苏醒的炭治郎斩断左手,并嘲讽被自己重创的炭治郎比自己更像鬼。之后读取了珠世的记忆,得知她与忍研发了能以“变回人类药”失效时,分解再合成为“可以每1分钟老化50年”的毒药。在无惨大战鬼杀队,药物生效的3小时内,他已经衰老了9000岁。为了对抗老化,他消耗了大部分身体能量而导致动作迟缓。因此,他不能将白化的头发变回乌黑以及不能杀死众柱。随后,为避免自己被即将升起的太阳消灭而试图分裂身体以逃离战场,却发现自己无法分裂,逃跑途中再次读取记忆后发现,被珠世施加的药物具有四种效果,其一是变回人类,其二是每过一分钟体内细胞将老化五十年,其三是使自己无法分裂,当上述三种效果的药物皆被分解,第四种效果便是将无惨的细胞破坏,使无惨死去。随着太阳升起,无惨使大量细胞增生,使得他能够获得一层抵御阳光,呈现巨婴型态的肉体护甲,虽然撑不了多久,但至少也可以争取到逃跑的时间。除了保护自己之外,还直接吞噬了炭治郎,使其不再能钳制本体的行动。就当无惨即将成功以巨婴型态挖洞逃脱时,遭被吞噬的炭治郎乱刀刺穿,随即受太阳照射灰飞烟灭而死。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被鬼杀队即使生命逝去仍要传承灭鬼的坚定意志所感动,于死前将血注入炭治郎的身体内将他变成鬼,并期待他能够传承自己的意志,克服阳光成为最强的鬼之王。在炭治郎的意识中企图将其永远困住,却因为意识里所有曾经帮助过炭治郎的人们的呼唤,加上外面众人的努力,最终让炭治郎苏醒,鬼舞辻无惨的愿望也彻底破灭。
在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285票获得第11名。
在第二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735票获得第23名。
其人物原型取自作者的短篇《过度狩猎而狩猎》角色的时田。

十二鬼月

鬼舞辻无惨旗下最强的十二只鬼,十二鬼月的名字都是鬼舞辻取的,分别为六位“上弦”与六位“下弦”。两阶级间的实力差距不是同一次元,上弦的实力强到可以同时匹敌3位鬼杀队中的“柱”,下弦面对“柱”则只有单方面被辗压的份。

上弦

上弦的死亡率比鬼杀队的柱低,而柱并不乐观,被上弦杀死的情况较多。113年间上弦成员不曾改变,但到了百年后的当代,在无限城决战之前已有3名上弦被鬼杀队杀死,因此也有其他新的鬼交替上弦的位置。在本作中,上弦之死被认为具有鬼与人类之间的战局产生转变的重大意义。与柱的情况一样,不存在相克一说。于无限城内和鬼杀队展开决战,结果最后5名上弦全数被鬼杀队所杀,上弦至此全灭。

黑死牟(黒死牟こくしぼう Kokushibou
上弦之壹,最强的上弦,同时也是最强十二鬼月,与无惨是合作关系,而非像其他的十二鬼月是绝对的主从关系。外型为留着深紫色长马尾,有着六只眼的武士,其左额与右下巴分别有着和日之呼吸始祖一样的深红色斑痕并且领悟了通透世界。使用月之呼吸,斩击周围会附带有不规则的小月刃斩击。配刀是由他自己的血肉打造而成,因此就算被斩断也会立刻再生。刀上长满眼睛,第二形态是一把长刀,并从主刀刃中延伸出三把刃,攻击范围和速度都会大幅提升。另外可以使用从自己身上长出无数把自己配刀的血鬼术来克制接近自己的敌人,也可以在没有挥刀的状态下在周围直接施放出不规则的月亮斩击。
人类时期的名字是继国岩胜(継国巌勝つぎくにみちかつ),战国时代武家的长男,是霞柱.时透无一郎的祖先。双胞胎弟弟是呼吸法创始人继国缘壹(継国 縁壱つぎくに よりいち),一开始觉得弟弟缘壹不会说话而且差点一出生就被杀很可怜,后来发现缘壹不仅会说话,而且天生开纹又能使用全集中呼吸法和通透世界,实力远超其之上,便开始心生嫉妒。之后知道缘壹实力超群后其父本来要将岩胜送出家并栽培缘壹继承家业,但后来缘壹自愿出家,并且在路途中无故失踪,于是由岩胜继承了家业。成年后被失踪已久的弟弟从鬼的手中救出来后,为了变强而抛弃了家室加入鬼杀队。最终习得了月之呼吸并且开纹,曾经与风柱一起猎鬼并切磋剑技。后来由于开纹者陆续在25岁前就死去,想要有更多时间能追赶缘壹实力的他在无惨的怂恿下花了3天的时间变成鬼,但即使他成为了鬼也敌不过年纪老迈的缘壹。已年老的缘壹在最后一次见到黑死牟时,可怜和悲伤兄长为了不老不死的生命而变成鬼,并迅速将黑死牟压制,但他尚未挥出最后一击就寿终正寝,站着死去。缘壹死后,出于愤恨下,黒死牟将缘壹的尸身腰斩,却发现缘壹始终带着当年自己做给他的笛子。于缘壹死后与无惨一起追杀日之呼吸的知情者及继承人。
在上弦之陆·堕姬&妓夫太郎战败后,与其他四名上弦被鬼舞辻召集到无限城。十分注重阶级关系,在上弦之参·猗窝座与上弦之贰·童磨起冲突时阻止猗窝座的以下犯上,并训斥他“如果有什么不满就自己去提出要换位的血战”。曾与狯岳交手并获得压倒性的胜利。
于无限城的战斗中,首先相继与霞柱.时透无一郎与不死川玄弥交战并使两人重伤,后又与风柱.不死川实弥和岩柱.悲鸣屿行冥等人对战。及后被无一郎及玄弥分别用日轮刀捅腹部及使用拟似半天狗的木系血鬼术限制行动,临危之际使用血鬼术把在其身下的无一郎从其腹部腰斩成两半,同时也将玄弥的身体斩成纵向的两半,临死之际的无一郎和玄弥分别发动了赫刃和血鬼术,赫刃灼烧了上弦之壹的身体内部,血鬼术则再度将其定身,之后被实弥和行冥联手斩断头部。不过黑死牟能像猗窝座一样能够以强大意志力再生头部避免死亡,再生后头部长得更像野兽,实弥见状后立即进攻,黑死牟从实弥剑中的反射望见自己的样貌,惊愕自己不惜变成鬼也要钻研追求剑术的至高境界,保持武士的荣耀,怎么数百年来做出的努力,结果却让自己异变成内心都觉得厌恶的丑陋怪物。及后再回想幼时的缘壹说过想成为自己的话语,却还是执迷不悟,尝试着再生被无一郎的赫刀重创的腹部并使出血鬼术,但还是于事无补,并继续承受实弥及行冥的猛烈攻击后,身体渐渐崩毁。后来想起老去的缘壹可怜自己的情感后,黑死牟终于想起自己当初想成为弟弟的宿愿,但用错方式让自己变成鬼完成宿愿而悔疚。死时身上还带着最初做给弟弟的笛子。
在第二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2938票获得第14名。
童磨(童磨どうま Douma
上弦之贰,留着长发带有翘,拥有白橡或金色般的发色,头发顶上带着泼血状的花纹,瞳色为彩色,脸上总是挂着笑容。在人类世界扮演着万世极乐教的教祖,女性是其最喜欢的食物,他认为女性可以孕育婴孩的身体是最营养的,食用后能得到的力量会比男性来的多,偶尔会来吉原吃青楼的游女。会将砍下的女人头颅插在玉壶送给他的瓶子上。武器是一对金黄色的锐扇,血鬼术是将自己的血液结成“冰”,配合挥舞扇子释放能撕裂肺脏的粉状冻风,让吸入者的器官瞬间坏死,使猎鬼人无法使用呼吸。
人类时期出生万世极乐教的宗教家庭,自幼因为特殊的瞳色和发色,被父母和信徒视为神子所供奉,他本人却对这些行为嗤之以鼻,认为只有杀死人类才能解放他们愚蠢的脑袋而得到幸褔,这样长久的日子也因此让他失去了情感,甚至在父母亲死亡的时候都完全没有任何一丝的悲伤,甚至还在嫌弃房间中的血腥味。20岁那年自愿被无惨变成鬼,一百多年前为上弦之陆,将自己的血分给濒死的妓夫太郎和梅让他们变成鬼,同时也是杀死忍的姐姐胡蝶香奈惠,以及伊之助的母亲嘴平琴叶的鬼。
对于爆怒的鬼舞辻丝毫不畏惧,甚至能与他对等说话,常以玩笑的口吻嘲讽实力不如他的前辈猗窝座,让猗窝座心里很不是滋味。在上弦之陆·堕姬&妓夫太郎战败后,与其他四名上弦被鬼舞辻召集到无限城,嘲讽上弦之参·猗窝座导致其差点与自己爆发冲突,在上弦之壹·黑死牟出面调解后,被鸣女传送回自己的教团。
于无限城的战斗中与虫柱·胡蝶忍交战,以自身血鬼术以及能迅速适应剧毒的优势将忍杀害并吸收至体内。后与赶到并见证忍战死一幕的香奈乎展开战斗,于自身取得优势时被伊之助乱入打乱了攻势,但随即以压倒性的实力压制两人,并以血鬼术创造出两只能单方面压制香奈乎与伊之助的分身“结晶之御子”后,准备离开去消灭其他鬼杀队成员。此时因为吸收忍造成他吸入过多的藤花毒,身躯开始腐烂,但即便如此还是能放出大招“雾冰・睡莲菩萨”来拖延时间,最后在香奈乎与伊之助的联手下,被斩下头颅死去。死亡后碰见忍和见到她对于同伴的信任与信念,表示感受到恋爱的感觉,并邀请忍一同前往地狱,但在遭到对方的冷笑讥讽后堕入地狱,仅存的头部也被伊之助踩碎。
在鬼灭学园故事中为多起诈欺案件的嫌疑人,但都因证据不足不起诉。
在第二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1589票获得第18名。
猗窝座(猗窩座あかざ Akaza
配音:石田彰(日本);何志威(台湾);陈汉祺(香港)
上弦之参,外型为粉色短发,身体有着许多圆圈深蓝色刺青的少年。喜爱强者,对弱小的事物不屑一顾。似乎因为人类时期的过去,秉持着不吃甚至不杀女性的原则,甚至是上弦中吃最少人类的鬼,一身强大的武功基本上都是靠锻炼得来。与身为后辈却比他早发迹的童磨水火不容。武术极强,擅长肉搏战,再生能力惊人,是少数在鬼中使头被斩也能再生。
血鬼术为透过在自己的脚边展开像雪晶一样,绘有“壹~拾贰”数字的阵势“术式展开 破坏杀 罗针”,让自己的攻击如同无形的磁铁,精准找出对手的致命点,以及感应对手的“斗气”、依此做出反击。攻击型态分为“空式、乱式、灭式、脚式、碎式、终式”六种,其招式名称与烟火专有名词相关。
人类时期名字是狛治(狛治はくじ Hakuji),一出生就有牙齿,因此被人认为是“鬼子”。青少年时期与病重的父亲相依为命,为了父亲的医药费而不断地偷窃,年仅十一岁便累积许多犯罪的刺青。在父亲为了不拖累自己而自杀后,失意之时遇见教导他武术的师傅庆藏,并与师傅的女儿恋雪坠入爱河。然而师傅及恋雪皆因遭隔壁剑道场的人嫉妒而被毒杀,崩溃的狛治徒手击杀了隔壁道场的六十多人,并遇到无惨,而后被强行变成鬼,人类时期的记忆全被消除,只剩下想要变强的执念留在他脑中。术式的雪花是恋雪发簪的样子,粉红的发色则与恋雪的和服相同,且招式名称之所以是烟火专有名词是因为那场未能和恋雪去成的烟火大会。在过去数百年以来曾经击杀过不少柱。
无限列车篇后段首位初登场的上弦,原先是奉鬼舞辻之命寻找蓝色彼岸花,魇梦被击败后出现在炭治郎等人面前,与炎柱·炼狱杏寿郎展开激战,过程中看中杏寿郎的实力,不断劝诱他变成鬼去追求永远的强大,被杏寿郎拒绝而相当失望,废了杏寿郎的左眼、肋骨和内脏处于上风,但被杏寿郎用尽最后力气重创,随后眼见太阳即将升起,不得已只好狼狈逃走,这个举动让炭治郎气愤大骂他是个害怕杏寿郎的强大而逃跑的胆小鬼。虽击杀杏寿郎,却因为没把在场的炭治郎、善逸与伊之助三人一起杀死,被鬼舞辻斥责办事不力而心有不甘,将逃走时炭治郎插在他身上的黑色日轮刀给破坏,发誓终有一天要让炭治郎付出代价。
在上弦之陆·堕姬&妓夫太郎战败后,与其他四名上弦被鬼舞辻召集到无限城,因为对上弦之贰·童磨的言语挑衅感到不悦而与其爆发冲突,但随即被上弦之壹·黑死牟出面训斥“如果有什么不满就自己去提出要换位的血战”,随后非常不满的向黑死牟表示自己一定会杀了他。
于无限城的战斗中与炭治郎与义勇交战[24],用强劲的实力令两人陷入苦战,战中也因欣赏义勇千锤百炼的战技而提出成为鬼的邀请,最后被觉醒的炭治郎斩断头颅,在断头之后仍在战斗着,并瞬间将炭治郎打晕、重伤义勇。在即将杀害两人之时,过去的记忆突然出现在他的脑海里,想要变强的执念使他重新长出头颅。但炭治郎突来的一拳使他想起师傅的样子,他在对炭治郎微笑之后以乱拳轰碎自己身体。弥留之时,父亲及师傅相继在幻觉中与他对话,心中的心魔无惨也接着出现强制他再生,但恋雪及时出现消除他的心魔。猗窝座、不如说是狛治,终于能够解脱,在与恋雪相拥之后化成碎片消逝。
在鬼灭学园中名字是素山狛治(素山 狛治そやま はくじ Soyama Hakuji),就读高中三年乌帽子组,隶属于手艺部,与一年紫阳花组的恋雪为青梅竹马并订有婚约。
在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6票获得第54名。
在第二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1982票获得第17名。
半天狗(半天狗はんてんぐ Hantengu
上弦之肆,外貌为额头肿大,头上有两只角,面容有如般若的老者,性格胆小爱哭,思考相当负面,平时翻白眼隐藏上弦的数字,说话会加上赌博的用语。半天狗本身是个十分弱小的鬼,其血鬼术为只要被逼入绝境,保护他的强烈情感(喜怒哀乐)就会具现化分裂为实体出现扭转劣势,越处绝境便越强。本体虽其战斗风格卑鄙狡诈,有无数特异的分身掩盖他本体实际体积微小的事实,其分身份别有:
  • “怒之鬼”积怒(積怒せきど Sekido),能从手持的锡杖召唤雷电,脾气火爆没有耐心,和可乐关系恶劣。
  • “乐之鬼”可乐(可楽からく Karaku),能从手持的天狗团扇召唤狂风,性格乐天爱玩,与积怒关系恶劣。
  • “喜之鬼”空喜(空喜うろぎ Urogi),能从口中发出声波,外型为长有双翼,下半是鸟类躯体的半鸟鬼。
  • “哀之鬼”哀绝(哀絶あいぜつ Aizetsu),能从手持的十文字枪使出刺击,性格悲观,总是眉头深锁。
  • “憎之鬼”憎珀天(憎珀天ぞうはくてん Zouhakuten),是积怒进化后额外分身型态,先是吸收空喜、可乐再吸收哀绝,变身为背部有着“憎”字的雷神太鼓,手持S型鼓棒的青少年模样,可以操控树木,喜怒哀乐四只分身鬼的血鬼术皆能使用。
  • “恨之鬼”(恨の鬼 Urami no Oni),是与半天狗本体相似度100%的巨大分身,本体藏于心脏当中,作为保护自己的最后手段。
  • “怯之鬼”(怯の鬼 Kyou no Oni),为鬼的本体,只有野鼠般大小,脖颈却有使日轮刀断裂的硬度。
在上弦之陆·堕姬&妓夫太郎战败后,与其他四名上弦被鬼舞辻召集到无限城。被无惨派去和上弦之伍·玉壶执行任务,并潜入炼刀师之村,被炭治郎、祢豆子、时透无一郎等三人围攻,由无一郎砍下其头颅后分裂出可乐和积怒两只鬼,后因玄弥的攻击而再度分裂出空喜和哀绝,一度使炭治郎等人陷入苦战。炭治郎在与四只鬼一番激战中发现其本体,深知自己即将被斩首而大声叫喊,使积怒上前将其他三只鬼吸收进化为憎珀天,对上前来助阵的甘露寺蜜璃,本体则在逃跑途中被炭治郎等人不断阻碍,愤而巨大化和对方缠斗,却不慎摔下地面,因为过度使用血鬼术体力耗尽,打算吃附近的几个村民补充体力时,被炭治郎砍下头颅但没有死,无头的驱体继续追击村民,炭治郎才意识到自己砍的不过是他变化的分身“恨”。在祢豆子的帮助下,炭治郎用嗅觉辨识出本体躲藏在恨的心脏,以火之神神乐从驱体直接将他斩杀。分身是半天狗人类时期年轻的样子。死前看见身为人类时的走马灯,人类时期曾是一名犯下诸多罪状却假装眼盲并坚称无辜,始终认为自己是善良弱者的老小偷,某次因偷窃失风,害怕被扭送到奉行所而持刀杀死举报他的人,在要被处刑的前一天被无惨赋予其血液变成鬼杀死奉行。在身体崩溃之前透过自己的眼睛让无惨知道祢豆子克服阳光的事。
鸣女(鳴女なきめ Nakime
鬼舞辻无惨的近侍,通称琵琶女,后来成为新上弦之肆(无限城决战篇)。血鬼术是能透过弹奏手上的琵琶,来召唤任何人到异空间·无限城,以及可以改变无限城内部空间。留着黑色长发用浏海盖住眼睛的鬼,浏海下为“肆”的单眼,在前上弦之肆·半天狗死后,其能力有了长足的进步,因此获得鬼舞辻的赏识被提升为上弦。人类时期是一位没名气的艺伎,每天靠着弹琵琶赚取微薄收入度日。一日,嗜赌的丈夫卖掉了她弹琵琶用的和服,震怒之下,她用榔头杀害了丈夫。丈夫死后,却意外演奏出了优美的乐曲,且受到客人的欢迎。此后,开始在夺走别人生命后才演奏琵琶,一日,盯上了无惨,在动手前意外遭其反杀,受无惨赏识而接受其血液成为鬼。
奉鬼舞辻的命令,变出多个单眼掌握六成鬼杀队成员的居所,以及寻找祢豆子与产屋敷的所在地。于无限城的战斗中传送各埋伏无惨的所有鬼杀队剑士进入无限城,并对上甘露寺蜜璃与伊黑小芭内。虽然本身作战实力并不算太强,但拥有任意改变无限城内部的血鬼术,仍使两位柱陷入苦战。后来被陷入暴怒的愈史郎控制后,愈史郎反利用鸣女给予无惨甘露寺与伊黑已死的假消息,当愈史郎打算利用鸣女控制无限城的能力将无惨弄回地面上时,被无惨判断她失去利用价值而被无惨杀死,导致无限城的崩毁。
在第二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22票获得第68名。
玉壶(玉壺ぎょっこ Gyokko
上弦之伍,藏身于壶中,与壶相连,嘴巴长在双眼位置,眼睛长在额头和嘴巴位置,从头等处长出几个小手臂的异型鬼。自诩为艺术家,有着异常变态的艺术喜好。血鬼术能从壶中召唤出各种不同的水中生物,如果壶被破坏术式就会解除。人类时期住在渔村,因为这个原因,其血鬼术都跟水中生物有关,喜欢虐杀动物后将它们的骨头跟鳞片贴在壶上,其他村民因为受不了这样的恶行而将他从村子里赶出去。
在上弦之陆·堕姬&妓夫太郎战败后,与其他四名上弦被无惨召集到无限城,向无惨声称自己掌握疑似青色彼岸花的情报,被无惨派去和上弦之肆·半天狗一同执行任务,发现并潜入炼刀师之村。潜入后变出大量的鱼分身袭击村子,杀害多名刀匠做成艺术品,在与无一郎的激斗中脱皮进化成类似鱼类的第二型态,自称其身体硬度媲美金刚石,但仍然被开纹状态的无一郎斩杀。
在第二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49票获得第52名。
堕姬&妓夫太郎(墮姫、妓夫太郎だき、ぎゅうたろう Daki、Gyuutarou
上弦之陆,上弦中少见的兄妹档,平时妹妹堕姬独自行动,一旦发生危险哥哥妓夫太郎就会从她身体里出现,也因此如果不将两兄妹的头同时砍下而是只砍下其中一个的头就无法完全杀死他们。妓夫太郎拥有优秀的感官和体能,能将一边的视力分给堕姬,借由操纵她来得到大量的情报并作出适当的判断。
堕姬(墮姫だき Daki
外型为头上插着花髻,左脸与右额各有着花朵刺青的女性,性格高傲,极度厌恶丑陋的事物。不管是人类还是战斗,一不高兴就会有侧着头鄙视人的动作。平时的隐藏型态为黑发,一旦带子分身回到本体融合,头发会放下并由黑色转为银色,眼睛则变成黄色,并显现代表上弦之陆的文字,服装也会由花魁服转变为暴露的穿着。血鬼术是将衣服的带子灌输自己的意识操控发动攻击,甚至可以藏匿物品。为了不在吃人时暴露其身,会用带子分身在各处抓想吃的人类并藏匿于地底下。
人类时期的名字梅是来自导致母亲死去的梅毒。出生吉原的贫民窟“罗生门河岸”。生来就有着让大人都为之羞愧的美貌,13岁那年在青楼工作时,因为拿髻子刺瞎一名武士的眼睛,被武士和青楼老板娘放火烧成重伤(也因此在被祢豆子血鬼术攻击时,脑中浮现自己当年被火烧的片段),哥哥妓夫太郎持镰刀杀死武士和老板娘后抱着她逃走,在濒死之际遇见前任上弦之陆(现为上弦之贰)的童磨,并因妓夫太郎自愿接受童磨给予的血液而和他一同变成鬼。成为鬼后总共葬送22名柱(与妓夫太郞)。
100多年前就以京极屋明星花魁蕨姬(蕨姬わらびひめ Warabihime)的身份潜伏于吉原游廓,杀害发现她真实身份的京极屋老板娘三津,随后到荻本屋抓住音柱宇髄天元的妻子之一──槇于,打算逼问对方来到此地的目的时,因为察觉被伊之助发现到其鬼之气息而逃走。回到京极屋后,对没将房间打扫干净的秃施暴,并且将意图阻止她的善逸打至昏迷不醒。在准备抓走时任屋的明星花魁鲤夏时,被嗅觉灵敏的炭治郎阻止并随即展开激斗,先后遭遇使用日之呼吸而强化的炭治郎,以及充满怒气完全鬼化的祢豆子的连续攻击,甚至被随后赶到的宇髄天元砍下头颅,深感受到重大耻辱的堕姬嚎啕大哭,从身体里分裂出妓夫太郎,并从妓夫太郎那里分得一半的感知能力。最终在善逸和伊之助的合力攻击下,与妓夫太郎的头颅同时被砍落,然而就在即将消失之际,两兄妹开始为自己的败北大吵,在过于不甘心的冲动下大骂妓夫太郎“像你这种丑八怪怎么可能是我哥哥”,堕入冥途后意识到自己的话语伤妓夫太郎的心而向他道歉,并表示自己无论投胎几次都要成为他的妹妹,随后由妓夫太郎背著缓缓走向了地狱。鬼舞辻表面上对堕姬赞誉有佳,但在上弦集合时却提到妓夫太郎的死是因为她扯后腿的缘故。
在第二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180票获得第40名。
在鬼灭学园中名字是谢花梅(謝花 梅しゃばな うめ Shabana Ume),是学园三大美女之一。
妓夫太郎(妓夫太郎ぎゆうたろう Giyuutarou
堕姬的哥哥,上半身赤裸,留着黑绿相间中短发的青年鬼,驼背且骨瘦如柴,因为母亲的梅毒而导致身上有许多丑陋的黑斑。自称“讨债人”(牛太郎),因为对自己丑陋的外貌感到自卑,相当嫉妒人类的完美,焦躁时就会用爪子抓破皮肤。同为上弦之陆,却拥有比堕姬更强、真正与上弦之陆相称的实力。妓夫太郎的血鬼术是以两把涂有剧毒的镰刀使出如镰鼬般的高速斩击。
人类时期的出生吉原的贫民窟“罗生门河岸”,母亲死于梅毒,出生前曾好几次差点被母亲堕胎,出生后又好几次差点被杀死,自幼由于其低贱的身份与丑陋的外貌而遭受众人嫌恶,但因为发现自己很会打架,开始当起讨债人。妹妹梅那让大人都为之羞愧的美貌让他相当有优越感,梅13岁那年在青楼工作时,因为拿髻子刺瞎一名武士的眼睛,被武士和青楼老板娘放火烧成重伤,虽然得知消息而赶到现场的妓夫太郎也遭到武士偷袭,但仍持镰刀杀死武士和老板娘,并抱着梅逃走。在濒死之际遇见前任上弦之陆(现为上弦之贰)的童磨,为向世人报复而自愿让童磨给予血液和梅一起变成鬼,成为鬼后总共葬送15名柱。
在堕姬受到重大耻辱嚎啕大哭后,因为深感而从堕姬身体里分裂,以毒镰刀加上优秀的感知神经,令炭治郎等人陷入差点全军覆没的苦战当中,但最终炭治郎在使出头槌攻击的同时,将雏鹤发射出的苦无刺在他的腿上,因苦无涂有藤花毒而暂时失去行动力。与堕姬的头颅被炭治郎、善逸、伊之助三人同时砍落,然而就在即将消失之际,两兄妹开始为自己的败北大吵一架,但实际上妓夫太郎却始终对于堕姬是生为自己的妹妹感到相当自责,并希望她下辈子投胎到一个好人家,在冥途妓夫太郎遇到了恢复人型的梅,虽然拒绝让梅和他一同前往地狱,望她能往光明的地方走去,但梅哭泣著说到自己无论投胎几次都要成为他的妹妹,让他忆起儿时永不分开的约定,随后背著梅缓缓走向地狱。
其人物原型取自作者的短篇《文殊史郎兄弟》主角之一的文殊史郎马亩(弟弟)。
在鬼灭学园中名字是谢花妓夫太郎(謝花 妓夫太郎しゃばな ぎゅうたろう Shabana Gyuutarou)。
在第二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158票获得第42名。
狯岳(獪岳かいがく Kaigaku
配音:细谷佳正(日本);陈彦钧(台湾);袁德基(香港)
新上弦之陆(无限城决战篇),外型为颈部和手臂挂着蓝色勾玉,留有黑短发的少年,性格自私,认为自己是最特别的,不认同自己的对他来说就是“恶”,就算对方是师傅也一样。是同时拥有呼吸和血鬼术的鬼之一,能结合血鬼术与雷之呼吸,但只会雷之呼吸的贰到陆之型,但唯独壹之型不管怎么样都学不会。能加诸在日轮刀上让刀变得更加锋利,原本雷之呼吸产生的雷电也被污染成黑色,被击中的人身上会出现不断扩散开的闪电状伤痕,皮肤和肉体也将感受到切割烧灼的痛楚。
幼年是个孤儿,过着无家可归饮泥水度日的生活,悲鸣屿行冥同情其遭遇,将他收留在自家的寺庙与其它孩子一同生活,未料却在窃取寺庙钱财的过程中失风被孩子们赶出寺庙,此事孩子们向眼盲的悲鸣屿谎称狯岳在睡觉,因此悲鸣屿毫不知情狯岳被赶出去一事,为了报复众人,他将鬼引到悲鸣屿和孩子们居住的寺庙中并收走藤花香炉,间接导致孩子们被杀害,悲鸣屿背上杀人冤罪。事后狯岳到桃山与前鸣柱桑岛慈悟郎拜师并且修练雷之呼吸,但过没多久慈悟郎又收留善逸,对两个徒弟的教授平等无任何私心,这让原本就自视甚高且非常讨厌善逸的狯岳心里很不是滋味,认为慈悟郎不该把时间浪费在他身上,对师傅和师弟的恨意也越来越深,师傅送他跟善逸同款的羽织一次都没穿过,离开桃山后也不曾回复善逸任何信件,在鬼杀队入队时期,善逸曾经揍了说狯岳坏话的前辈,他得知后非但没感谢善逸,反而还怒骂他给鬼杀队丢脸。曾与黑死牟交战不敌,战败后饮下对方的血而成为鬼,在堕姬和妓夫太郎死后成为新的上弦之陆。于无限城的战斗中对上善逸,对于慈悟郎为了自己切腹一事不仅完全没有任何一丝悲伤和愧疚,反而还嘲笑这是师傅想把雷之呼吸让给两个徒弟而不是只让自己继承的报应,让善逸相当愤怒,在激战的过程中以和血鬼术结合的雷之呼吸贰到陆之型重创善逸,最后仍然被善逸以自身原创剑技雷之呼吸柒之型“火雷神”斩杀,到身体即将消散都还无法接受自己战败的事实,期待着逐渐坠落地面的善逸跟他一起死,此时愈史郎出现,评价狯岳“不懂得感激又任凭自己贪欲膨胀最后终将一无所有”,并留下“要独自孤独死去的你真是悲哀”的话语后救走了善逸,独留他消失在深渊当中。
在第二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865票获得第21名。

下弦

具有特殊能力的下弦对于鬼舞辻而言算好用的棋子,于是一直被保留下来。但在下弦之伍・累被杀后,无惨因认为下弦没什么利用价值而肃清下弦,但由于下弦之壹·魇梦不畏惧无惨,因此十二鬼月只保留了上弦的六只鬼和魇梦,魇梦也被赋予其血液,去执行杀死柱和炭治郎的任务。最终魇梦被炭治郎斩杀,至此下弦全灭。

魇梦(魘夢えんむ Enmu
配音:平川大辅(日本);刘杰(台湾);周良鸿(香港)
下弦之壹,外型为黑色中长发,穿着洋服的男性,本体则是有着数百个刻有“梦”字眼球的巨大肉块,最喜欢看别人的不幸与痛苦。血鬼术能够强制对手进入睡眠并作梦,控制梦境中的人事物,可以让他人作幸福的梦,亦能使他人在梦境中感到痛苦,只有在梦中自杀才能醒来。以自己的骨头做成的椎子可以破坏人类内心的“精神之核”。
在下弦之伍·累战败后,与其他五名下弦被召集到无限城,对鬼舞辻处决所有下弦的暴虐行为丝毫不畏惧,被鬼舞辻相中逃过肃清,并被赋予其血液,让他去执行杀死柱和炭治郎的任务。于是他潜伏在炭治郎等人搭乘的无限列车上,以自己的血混入车票,让全车乘客陷入沉睡,随后令几个人类部下利用特殊的绳子进入炭治郎等人梦中的精神层面,企图破坏其“精神之核”让他们变成废人再杀害,然而计划很快就失败,被先醒来的炭治郎砍下头颅。实际上已经成功拖延时间让自己与列车融为一体,以车上两百多名乘客为人质让炭治郎不知所措,但随后伊之助与祢豆子也跟着醒来,并很快就在车头找到本体的颈骨。虽然一直以催眠防碍炭治郎与伊之助,却因为伊之助戴着头套让他无法辨认其眼睛位置而开始惊慌,被炭治郎以火之神神乐“碧罗之天”击杀,死前在只剩一颗眼珠的情况下怨恨著自己败北这恶梦般的事实,最后崩解消失。
在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109票获得第22名。
在第二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2435票获得第16名。
在鬼灭学园中的名字是魇梦民尾(魘夢民尾えんむたみお),设定为变态铁道宅。曾经有在铁道犯下变态行为6次的前科,并因此造成电车误点。丝毫不在意造成别人的困扰,导致不只是其他铁道宅,一般人也讨厌他。
累(るい Rui
配音:内山昂辉(日本);贾文安(台湾);彭尧(中国大陆);李震权(香港);Billy Kametz(美国)
真人舞台剧:阿久津仁爱日语阿久津仁愛(饰演)
下弦之伍,蜘蛛鬼。外型矮小的白发少年,平时会用头发将左眼挡住。表面上扮演那田蜘蛛山鬼家族的“幼弟”,却是他们实质的领导人,以“家族羁绊”为由,对手下施行高压统治的集团,家族成员的能力都是累所赋予,而累深受鬼舞辻青睐,这件事也被允许。血鬼术是从手中使出比日轮刀还要坚硬的蜘蛛丝线,能用自身血液让线硬度超越钢铁,在出招时手部会呈现红黑色状态。
人类时期原本是黑发,身为人类时体弱多病,从来没有奔跑过,连走路都觉得困难,被鬼舞辻以同情为由赐予血液成为“鬼”,虽然获得强韧身体,却也开始需要吃人的日子。在累杀人之后,父母亲认为不能让累继续残害无辜的人想要杀死他,父亲便怀着杀死累并以死谢罪的觉悟意图和累一起共赴黄泉,但被愤怒支配的累反而杀害自己的父母。母亲在临死前表明对自己的愧疚,累终于发觉父亲当时想要杀死自己并以死谢罪的决心,领悟到自己亲手毁了真正的羁绊,甚至因鬼舞辻无惨的影响,在绝望之余也让他对“羁绊”产生扭曲的想法。
在那田蜘蛛山与炭治郎展开激斗,由于见识到炭治郎与祢豆子的合作无间,认为这就是他所寻找的羁绊,打算将祢豆子占为己有,后虽被两兄妹合力砍下头颅,却没有死亡(自己用线分离自己的头),就在满腔怒火打算杀死两兄妹时,被即时出现的富冈义勇给破解击杀。死前看见炭治郎怜悯的眼神,再度想起在父母自杀身亡前,满是亏欠与懊悔的话语,让他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其实是错误的,灵魂在地狱徘徊时,看见父母正在等待着他,最终怀着对父母的歉意,亲子三人相拥而泣一同消失在地狱的业火当中。而炭治郎也因为重伤及富冈的支援,终没有采集到血液。
在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191票获得第16名。
在第二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236票获得第33名。
在鬼灭学园中的名字是绫木累(綾木 累あやき るい Ayaki Rui),设定为翻花绳大赛冠军。
响凯(響凱きょうがい Kyougai
配音:诹访部顺一(日本);吴文民(台湾);傅晨阳(中国大陆);邓灿阳(香港);Steve Blum(美国)
真人舞台剧:高木友之日语高木トモユキ(饰演)
前任下弦之陆,鼓鬼。常用“小生”来称呼自己。 因为食人的能力日渐退化而被鬼舞辻剥夺数字,为重回这个位置而不断找寻拥有“稀血”的人类[注 3],然而就在好不容易捕获一名稀血少年时,出现另外两只鬼与他争夺猎物,并将其背后的鼓给扯下来。血鬼术是敲击黏着身上的6个大鼓(分别是双肩、双腿、背部、腹部)后可以改变建筑物内部空间以及凭空使出爪击,作用分别为右转(右肩)、左转(左肩)、前转(右脚)、后转(左脚)、爪击(腹部)、替换房间的样子(背部)。
人类时期是一名文笔作家,由于所写的作品不受待见而不安。在成鬼后仍努力创作,但因其作品被批评的一文不值,愤而杀死踩踏稿纸侮辱他的前辈。在与炭治郎的战斗中,发现炭治郎刻意避开他房内的文稿,死前也受到炭治郎对其血鬼术的肯定,让他对自己有生以来第一次被人所认同感到高兴,随即含泪消逝。
在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130票获得第20名。
在第二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41票获得第56名。
在鬼灭学园担任音乐老师。

反鬼派

以变成鬼的身份,和祢豆子一样,属于不吃人,而保护平民的反鬼派,且相当憎恨鬼舞辻并与他对立。

珠世(珠世たまよ Tamayo
配音:坂本真绫(日本);冯嘉德(台湾);山新(中国大陆);陈雪莹(香港);Laura Post(美国)
真人舞台剧:舞羽美海(饰演)
穿着和服的美丽女性鬼,年龄有五百多岁以上,相当憎恨鬼舞辻并与他对立,与炭治郎一样想要杀死鬼舞辻。可以随意操纵自己身体的血液,血鬼术名称为惑血(惑血わくち),能透过弄伤自己的身体出血来发动;而视觉梦幻之香(視覚夢幻の香しかくむげんのこう Shikakumugennokou),让自己的血发出香味让人出现幻觉,气味所及范围会无差别影响到自己人,此外也能解开诅咒。
数百年前在人类时期患绝症,被医生诊断无法活着看到孩子平安长大,后被鬼舞辻欺骗变成鬼,手刃自己的家人,自暴自弃下误入吃人的歧途,因拥有高明医术为无惨重用并被强迫在其身边,但自己也打算在无惨身边伺候以报家人之仇。
战国时代曾亲自目睹无惨与继国缘壹之战,并渴望缘壹能击败无惨,故此在无惨落荒而逃后充满悔恨并流泪,但无惨能力被大幅削弱而暂时脱离无惨掌控,最后缘壹得悉珠世当中委屈后,被缘壹放走,并与其订了余生必须协助人类打败无惨的约定。
为赎罪及遵守与缘壹的约定,她在脱离无惨掌控期间不断用医术原理来改造自己身体,最后完全脱离无惨掌控,变得和祢豆子一样不吃人,只要饮用少量的人血就能活下去,并成为一名医生隐居起来,用自己的血把人变成鬼借此帮助无法治愈或是不久人世的病患,但是都会先征求病人的同意,其间遇到同样患有绝症的愈史郎并将他变成鬼。
看到炭治郎喊鬼为人并试着救助鬼而被打动,在炭治郎去东京府浅草遇到麻烦时出手帮忙。认为任何伤病都有相应的药物跟治疗方法,因此认为鬼能够变回人类。不过现阶段尚未有能力将鬼变回人,她希望炭治郎尽可能去搜集十二鬼月的血液。
在产屋敷积极的寻找下被寻获,前者提出合作打倒鬼舞辻的提案,在产屋敷自爆牺牲后以自己研发出可以让鬼恢复成人类的药物突袭鬼舞辻,虽成功牵制住对方,但自己也受到重创,只能在无限城中无奈等待鬼杀队成员的到来。最后因药物看似失效而让鬼舞辻适应及进化,被其残忍地捏爆头部死亡。
在无限城大战前曾与忍及愈史郎设计无惨,研发了当“变回人类的药”失效时,会再合成“一分钟老化50年”的毒药。以前者被分解为前提,混合后者后所产生的毒素,而该药物如被分解,便会依次形成阻止无惨分裂成肉块逃跑,并将无惨的细胞破坏的毒药。
珠世同时也是短篇‘过狩り狩り’的配角。
在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138票获得第18名。
在第二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353票获得第24名。
在鬼灭学园担任校医。
愈史郎(愈史郎ゆしろう Yushirou
配音:山下大辉(日本);江志伦(台湾);胡霖(中国大陆);谭禹晋(香港);Kyle McCarley(美国)
真人舞台剧:佐藤永典(饰演)
35岁。对珠世抱持敬爱之情的青年鬼,被珠世变成鬼并跟在珠世身旁,和珠世一样只要饮用少量的人血就可存活,甚至需求量比珠世还少。性格脾气暴躁,喜欢著珠世,因此讨厌任何和珠世有所接触的人,尤其是炭治郎,并继承了珠世高明的医术。血鬼术可以强化视线、遮蔽他人视线或是让人看见平常看不到的东西,可透过画有眼睛图案的符咒发动。在珠世的要求下,虽不甘愿但仍对鬼杀队提供大量的血鬼术符咒协助,并假装成队员在无限城中以珠世研发的药物救治受伤的队员,期间救了善逸并让其与村田会合。
得知珠世被无惨杀害的消息后,悔恨的愈史郎先跑到鸣女的所在地,其后操控鸣女把甘露寺及伊黑传送而炭治郎及义勇那边作支援,并给予无惨两人死亡的假消息。及后更以自己的鬼细胞与其体内的无惨细胞对抗以消灭其,最后无惨主动放弃鸣女而顺利消灭,无限城也因此崩溃。愈史郎被传送到地面后,帮助负伤退场的甘露寺治疗,并替因受了无惨大量血液攻击而濒死的炭治郎注射暂缓毒素蔓延的药剂,使濒死的炭治郎苏醒。
在无限城大战前曾与珠世及忍设计无惨,研发了当“变回人类的药”失效时,会再合成“一分钟老化50年”的毒药。以前者被分解为前提,混合后者后所产生的毒素,而该药物如被分解,便会依次形成阻止无惨分裂成肉块逃跑,并将无惨的细胞破坏的毒药。
无惨被消灭后,在探视炭治郎的期间告诉他变回人类药的真相,耳闻炭治郎希望他活下去的话语后,带着茶茶丸先行离去。故事尾声化名“山本愈史郎(山本 愈史郎やまもと ゆしろう Yamamoto Yushirou)”在现世生活,将珠世当成绘画灵感来源,绘制多幅后者的肖像画而成为知名画家。漫画单行本最终卷附录说明已经年老的辉利哉成为忘年之交。
愈史郎同时也是短篇‘过狩り狩り’的配角。
在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145票获得第17名。
在第二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331票获得第27名。

蜘蛛鬼家族

住在那田蜘蛛山的一家五口鬼家族。虽然表面上以“父亲”或“母亲”等来称呼,实际上却是由自称“弟弟”的十二鬼月“下弦之伍”累为了在成鬼的生活中重新找到羁绊,而创造的虚假且扭曲的家庭。成员皆由累寻找,且完全没有血缘关系,全员都因为分得累的血液而拥有蜘蛛能力的血鬼术,并一律被累整容成与其相似的特征。一旦家族有人不遵从累的命令或犯错,就会遭到惩罚,甚至是剥夺智能、被吊起来受到日光消灭。家族成员也会更换,过去还有另外四位成员,推测皆已被消灭。

蜘蛛鬼“母亲”(蜘蛛鬼「母」 Kumooni (Haha)
配音:小清水亚美(日本);穆宣名(台湾);庄巧怡(香港);Allegra Clark(美国)
鬼家族第一个登场的成员,原本是个少女鬼,虽扮演“母亲”的角色,在家族里却完全没有立场,由于性格胆小加上做事又总不顺累的意,以及时常遭到“父亲”暴力相向而过着充满恐惧的日子。血鬼术是让米粒状的小蜘蛛附着在人体或衣服上并吐出丝线,被附著者就会变成无法反抗任凭摆布的傀儡人偶,所以如果只有把丝线砍断而没有直接消灭蜘蛛,被附著者仍无法摆脱束缚。操纵来到蜘蛛山执行任务的鬼杀队成员使之相互残杀。在炭治郎击破她的血鬼术后已成败局,但为了从恐怖生活中解脱而没做最后反抗,自愿让炭治郎斩首,炭治郎见此亦给予其“慈悲的斩击”。消逝前被炭治郎温柔善良的心所打动,甚至从他温柔的目光中,想起自己曾经是人类时的记忆,最后亦告诉了炭治郎这座山上有十二鬼月的存在。
在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32票获得第34名。
在第二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15票获得第79名。
蜘蛛鬼“父亲”(蜘蛛鬼「父」 Kumooni (Chichi)
配音:稻田彻(日本);林谷珍(台湾);卢泽民(香港);Kellen Goff(美国)
外型为有着蜘蛛脸孔的巨汉鬼,鬼家族中唯一脸孔不像人类的成员,一旦痫癪发作就会殴打妈妈,没有理性和智能。血鬼术是拥有超乎寻常的体能和恢复力,实力强大,曾让炭治郎误以为是十二鬼月,并且能通过蜕皮得到强化,让身体变大一圈,皮肤也变得异常坚硬。在那田蜘蛛山与伊之助交战被伊之助砍下右臂后逃走,再次遇上的时候被砍的部位已经痊愈,并爬到树上蜕皮进化成第二型态并痛殴伊之助,在即将掐死伊之助之际被出现的富冈击杀。
蜘蛛鬼“哥哥”(蜘蛛鬼「兄」 Kumooni (Ani)
配音:森久保祥太郎(日本);黄天佑(台湾);黄尉斯(香港);德雷克·史蒂芬·普林斯(美国)
头的部分是人但身体却是蜘蛛的异形鬼,身上带有一股刺鼻的恶臭。血鬼术是能把自身的毒注入对方体内,并在四小时后将其变成听命于他的“人面蜘蛛”,此外也可以从口中吐出具有强酸性的斑毒痰。在那田蜘蛛山把不少鬼杀队成员都变成蜘蛛,与善逸交战,使用先前被变成蜘蛛的人类在善逸身上注入毒素。虽然让善逸因毒素而攻击威力变弱,但仍被他的“霹雳一闪 六连”之剑技瞬间斩首,且死前仍感到非常不甘。
蜘蛛鬼“姐姐”(蜘蛛鬼「姉」 Kumooni (Ane)
配音:白石凉子(日本);连婉钧(台湾);成乐怡(香港);Erica Lindbeck(美国)
外表为身着白衣的少女鬼,表面上看起来很重视伙伴,实际性格却很自我中心,甚至可以为保命轻易出卖伙伴,认为自己从来不会失败。血鬼术是拥有能从手掌喷出丝将对手包覆成一个茧状融化杀死的溶解之茧。在得知妈妈和哥哥已被击败后,叫唤出爸爸对付炭治郎和伊之助,并想趁机会劝累跟她一起逃走,却反被对方用蜘蛛丝割伤脸部。由于本来就不是强悍的鬼,当发现累对祢豆子表现出兴趣时,因为害怕被扔掉而拼命地主张自己是“姐姐”,累给了最后的机会要她杀死更多鬼杀队成员,在打算对鬼杀队的村田下手时遇上虫柱胡蝶忍,因为实力相差太大而向胡蝶忍求饶命,结果却被胡蝶戳破谎言,拒绝胡蝶的拷问而反击,反被她亲手毒杀。
在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14票获得第37名。
在第二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12票获得第85名。
蜘蛛鬼“大姐”(蜘蛛鬼「長姉」 Kumooni(Choushi)
配音:伊藤加奈惠(日本);穆宣名(台湾);姜嘉蕾(香港)
动画原创角色,女鬼,告诉蜘蛛鬼“姐姐”他们家族的真相,并认为他们家族不过只是拼凑的家人。邀请蜘蛛鬼“姐姐”一起逃离家族,并把她当成真正的妹妹,但在逃跑时遭到蜘蛛鬼“姐姐”的背叛,而受到累的惩罚被吊起来受到日光消灭。

其他鬼

佛堂鬼(お堂の鬼おどうのおに OdōnoOni,祠堂鬼)
配音:绿川光(日本);欧祖豪(台湾);傅晨阳(中国大陆);陈汉祺(香港);Ben Diskin(美国)
真人舞台剧:星贤太日语星賢太(饰演)
炭治郎在祢豆子以外第一个遇到的鬼,被炭治郎在一间佛堂目睹他正在吃人的情景而随即对炭治郎展开攻击。虽然拥有优秀的再生能力与恢复速度,终究还是被两兄妹合力击败,因为不是被日轮刀砍击所以还没有死,但炭治郎在想着如何杀死他而犹豫太久,他最终被黎明的阳光曝晒化为灰烬。
手鬼(手鬼ておに Teoni
配音:子安武人丰崎爱生〈童年时期〉(日本);马伯强林美秀〈童年时期〉(台湾);胡霖黑特〈童年时期〉(中国大陆);苏裕邦(香港);Kirk Thornton/Jessica DiCicco〈童年时期〉(美国)
真人舞台剧:竹村晋太朗日语竹村晋太朗(饰演)
身体缠绕大量手腕的异形鬼,47年前在江户时代被鳞泷捕捉并封印在最终试炼的场所中顽强地生存着,曾吃了50个人。因为憎恨抓住自己的鳞泷,于是以鳞泷所雕刻的消灾狐面为目标,杀害他的13位弟子,对自己坚硬的脖子非常有自信,在最终试炼时打算吃掉炭治郎达到第14名弟子的目标,被炭治郎找到其空隙之线后以水之呼吸・壹之型“水面斩”斩首。死前因炭治郎对他的怜悯,忆起人类时期的往事后流泪消失。
在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8票获得第51名。
在第二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9票获得第94名。
沼鬼(沼の鬼ぬまのおに Numanooni
配音:木村良平(日本);梁兴昌(台湾);郭浩然(中国大陆);黄荣璋(香港);Sean Chiplock(美国)
穿着忍者般服装的长发青年鬼,自身能分裂成有自主意识的三身鬼一体行动。为炭治郎第一次执行任务时遭遇的鬼。生气的时候会一直磨牙,据说这是人类时期就有的习惯。血鬼术是可以在任何地方自由制造出沼泽空间,将目标拖入地底杀害。会将满16岁的女孩捉走杀害吃掉,并收集她们的发饰作为战利品。在打算对一个女孩下手时被炭治郎阻止,炭治郎先后将两只鬼斩杀,随后炭治郎回到地面上质问最后一只鬼有关鬼舞辻的情报,但由于恐惧什么都不肯说,反而试图反抗,最终被炭治郎直接斩杀。
在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8票获得第51名。
矢琶羽(矢琶羽やはば Yahaba
配音:福山润(日本);孟庆府(台湾);林帽帽(中国大陆);伍博民(香港);Xander Mobus(美国)
真人舞台剧:星乃勇太日语星乃勇太(饰演)
身着僧侣服的箭头鬼,青年模样,双眼闭合,有着重度洁癖的神经质。血鬼术为“红洁之箭”,利用手掌上的眼珠操纵一般人无法看见的箭纹攻击对手。奉命与朱纱丸合作前往珠世住处袭击炭治郎等人,虽在接令前与朱纱丸毫无交集,但两人在战斗时却颇有默契,其与朱纱丸配合的手球攻击一度让炭治郎众人陷入苦战。最终炭治郎以旋转斩击缠绕箭头改变方向,将其击杀。
在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14票获得第37名。
在第二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24票获得第66名。
在鬼灭学园就读高中三年鼹鼠班,弓道部部长。
朱纱丸(朱紗丸すさまる Susamaru
配音:小松未可子(日本);雷碧文(台湾);叶知秋(中国大陆);顾咏雪(香港);Sarah Ann Williams(美国)
真人舞台剧:西分绫香日语西分綾香(饰演)
身着和服的手球鬼,短发童女模样,以玩弄对手为乐。血鬼术为操纵手中不断增加的手球进行攻击,威力大到足以破坏建筑物。奉命与矢琶羽合作前往珠世住处袭击炭治郎等人时,甚至可以利用矢琶羽的血鬼术任意改变手球的移动轨道。后与祢豆子的战斗中被珠世使用的血鬼术“白日的魔香”迷住,无意间道出了鬼舞辻无惨的名字,最终触发体内的“诅咒”而死。其直到死亡都自认是“十二鬼月”的一员,但其实是鬼舞辻为了让她去战斗而编造出的谎言。
在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53票获得第30名。
在第二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40票获得第57名。
在鬼灭学园就读高中三年鼹鼠班,排球部部长。

主角亲属

灶门家

灶门炭吉(竈門 炭吉かまど すみよし Kamado Sumiyoshi
灶门家祖先,朱弥子的丈夫,与朱弥子育有一子一女,因某个原因将日之呼吸的始祖剑士·继国缘壹视为恩人,于炭治郎梦里回忆出现,从继国缘壹那传承了日轮花纸耳饰,并将耳饰与火之神舞蹈作为传家宝传授于后代子孙。缘壹离开灶门家前,向缘壹表示他会把耳饰及日之呼吸传授于后代子孙,并希望缘壹不要责怪自己了。后来把“日之呼吸”改为“火之神神乐”。
在第二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9票获得第94名。
灶门炭十郎(竈門 炭十郎かまど たんじゅろう Kamado Tanjuurou
配音:三木真一郎(日本);黄天佑(台湾);杨耀泰(香港)
炭治郎与祢豆子的父亲,故事开始前就已过世。炭治郎戴着的日轮花纸耳饰是他的遗物,在炭治郎还小的时候就长期卧病在床,但仍会在每年年初为火神献上“神乐舞”。没有任何情绪起伏,被炭治郎形容是个“像植物一样的人”。
在炭治郎与下弦之伍·累的战斗中,炭治郎因为神乐舞而忆起他的事,觉醒“火之神神乐”。在病故的前十天,附近的村子发生巨熊吃人的事件,于半夜全家入睡时感知到巨熊出现在家门前,在带领炭治郎找到那头熊后,仅凭一把斧头就轻松砍下熊的脑袋,让炭治郎初次见识到“通透世界”。
漫画最终卷加笔漫画补充说明炭治郎与祢豆子、善逸、伊之助回归灶门家的故宅生活后,灶门家已故成员的灵魂在四人整理坟冢期间,欢迎炭治郎与祢豆子的归来。
在第二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12票获得第85名。
灶门葵枝(竈門 葵枝かまど きえ Kamado Eki
配音:桑岛法子(日本);冯嘉德(台湾);常蓉珊(中国大陆);罗婉枫(香港)
炭治郎与祢豆子的母亲,典型的日本农家妇女。由于丈夫卧病在床,因此一人担起抚养六个孩子的责任。在炭治郎出门卖炭期间与家人遭到鬼舞辻无惨杀害,死后仍心系着生还的炭治郎和祢豆子,因此常在两兄妹遭遇危险时出现在他们的梦境中(特别是祢豆子)。
漫画最终卷加笔漫画补充说明炭治郎与祢豆子、善逸、伊之助回归灶门家的故宅生活后,灶门家已故成员的灵魂在四人整理坟冢期间,欢迎炭治郎与祢豆子的归来。
在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14票获得第37名。
在第二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10票获得第92名。
灶门竹雄(竈門 竹雄かまど たけお Kamado Takeo
配音:大地叶(日本);冯嘉德(台湾);叶知秋(中国大陆);成乐怡(香港)
灶门家次子,炭治郎与祢豆子的大弟,短发,系着市松图案的围巾,眼角有一颗泪痣,在炭治郎出门卖炭期间与家人遭到鬼舞辻无惨杀害。小时候亲眼目睹祢豆子把欺负孩童的大人吓到跪地求饶,因此非常害怕这样的祢豆子。曾在恶鬼化的祢豆子与堕姬交手时,在炭治郎的深层意识里唤醒炭治郎尽快去阻止祢豆子。
漫画最终卷加笔漫画补充说明炭治郎与祢豆子、善逸、伊之助回归灶门家的故宅生活后,灶门家已故成员的灵魂在四人整理坟冢期间,欢迎炭治郎与祢豆子的归来。
在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8票获得第51名。
在第二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29票获得第60名。
灶门花子(竈門 花子かまど はなこ Kamado Hanako
配音:小原好美(日本);钱欣郁(台湾);闫夜桥(中国大陆);杨颖诗(香港)
灶门家次女,炭治郎与祢豆子的二妹。在炭治郎出门卖炭期间与家人遭到鬼舞辻无惨杀害。灵魂曾在炭治郎与堕姬交手时出现在炭治郎的深层意识里,以呼唤的方式阻止他继续使用“火之神神乐”。
漫画最终卷加笔漫画补充说明炭治郎与祢豆子、善逸、伊之助回归灶门家的故宅生活后,灶门家已故成员的灵魂在四人整理坟冢期间,欢迎炭治郎与祢豆子的归来。
在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10票获得第46名。
在第二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9票获得第94名。
灶门茂(竈門 茂かまど しげる Kamado Shigeru
配音:本渡枫(日本);连婉钧(台湾);阎么么(中国大陆);梁珮瑶(香港)
灶门家三子,炭治郎与祢豆子的二弟,留着平头。在炭治郎出门卖炭期间与家人遭到鬼舞辻无惨杀害。最终试炼时灵魂出现在一度屈居劣势的炭治郎的深层意识里,替他加油打气。
漫画最终卷加笔漫画补充说明炭治郎与祢豆子、善逸、伊之助回归灶门家的故宅生活后,灶门家已故成员的灵魂在四人整理坟冢期间,欢迎炭治郎与祢豆子的归来。
灶门六太(竈門 六太かまど ろくた Kamado Rokuta
配音:古贺葵(日本);钱欣郁(台湾)
灶门家四子,炭治郎与祢豆子的幼弟,留着娃娃头,常被祢豆子背在背后哄睡。在炭治郎出门卖炭期间与家人遭到鬼舞辻无惨杀害。
漫画最终卷加笔漫画补充说明炭治郎与祢豆子、善逸、伊之助回归灶门家的故宅生活后,灶门家已故成员的灵魂在四人整理坟冢期间,欢迎炭治郎与祢豆子的归来。

炼狱家

炼狱瑠火(煉獄 瑠火れんごく るか Rengoku Ruka
配音:丰口惠(日本);钱欣郁(台湾)
槇寿郎的妻子,杏寿郎与千寿郎已病逝的母亲,对杏寿郎的人生观造成很大的影响。
炼狱千寿郎(煉獄 千寿郎れんごく せんじゅろう Rengoku Senjurou
配音:榎木淳弥(日本);连婉钧(台湾)
杏寿郎的幼弟。与杏寿郎不同,性格较为悲观,但相当有礼貌,原本作为可能成为“继子”的候选人而努力锻炼剑术,但因为发现自己没有剑术才能,甚至连日轮刀都没变色而放弃成为剑士。虽然深知“炎柱”代代传承的悠久历史可能会就此断绝,但他相信杏寿郎一定可以理解。炭治郎把杏寿郎的遗言转达给千寿郎,希望他随心所欲地走正确的路。在送别时将杏寿郎日轮刀的刀锷交给炭治郎,现在跟炭治郎有书信上的往来。漫画最终话与单行本最终卷透露其育有后代。
在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3票获得第62名。

宇髄家

雏鹤(雛鶴ひなつる Hinatsuru
宇髄天元的三名妻子之一,是位优秀的女忍者,眼角有一颗泪痣。性格冷静沉着,为追查鬼的行踪,变装混入吉原的著名青楼“京极屋”,期间最先发现该店的明星花魁“蕨姬”就是上弦之陆.堕姬,却也同时引起对方的怀疑。为逃离京极屋而服下毒药,在要被送往切见世时堕姬送了她自己的衣带(分身)作为监视杀害之用。被赶来切见世的宇髄解救并服下他给予的解毒剂。后在炭治郎等人与上弦之陆的战斗中,使用大量涂有藤花毒的苦无战斗,成为扭转劣势的关键。丈夫担任鬼杀队成员的基础体力训练指导时,负责为剑士们提供膳食。
槇于(まきをまきを Makiwo
宇髄天元的三名妻子之一,是位优秀的女忍者,留着棕黑相间的马尾。性格豪迈直爽但脾气有些暴躁,时常训斥胆小的须磨。为追查鬼的行踪,变装混入吉原的著名青楼“荻本屋”,被堕姬识破其身份后捕获,后因为伊之助捣乱堕姬的粮仓而被解放。丈夫担任鬼杀队成员的基础体力训练指导时,负责为剑士们提供膳食。
须磨(須磨すま Suma
宇髄天元的三名妻子之一,是位优秀的女忍者。三人中年纪最轻的成员,虽为忍者性格却相当胆小爱哭。为追查鬼的行踪,变装混入吉原的著名青楼“时任屋”,被堕姬识破其身份后捕获,后因为伊之助捣乱堕姬的粮仓而被解放。丈夫担任鬼杀队成员的基础体力训练指导时,负责为剑士们提供膳食。

其他亲属

嘴平琴叶(嘴平 琴葉はしびら ことは Hashibira Kotoha
配音:能登麻美子(日本);钱欣郁(台湾);姜嘉蕾(香港)
伊之助的母亲,是个貌美、歌声优美动人,但头脑不太好的少女,伊之助遗传其容貌。由于长期受到丈夫和婆婆的虐待导致脸部被打得面目全非,甚至有一只眼睛失明,15年前带着襁褓中的伊之助逃往上弦之贰·童磨的极乐教寻求保护,经治疗后受伤脸部恢复如初。而丈夫和婆婆随后也追着她来到寺庙跟童磨要人,被嫌麻烦的童磨杀害丢弃在山中。受到童磨赏识,原本打算到琴叶寿终正寝前都不吃掉,未料吃人的事被她撞见后解释无果欲打算灭口。琴叶带着伊之助逃出童磨的寺庙,发现前方只有悬崖,知晓无处可逃后将伊之助抛下悬崖,自己随即被杀害。
时透有一郎(時透 有一郎ときとう ゆういちろう Tokitou Yuuichirou
无一郎的双胞胎兄长,性格恶劣有话直说,总是责骂弟弟无一郎一无是处,口头禅是“无一郎的‘无’是‘无能’的无”,实际上十分关心他。由于担心想加入鬼杀队成为剑士的无一郎可能会因此丧命,在主公的妻子天音前来造访时多次将对方粗暴地赶走。11岁时被突然前来袭击的鬼扯断手臂,在无一郎击败鬼后已经因为失血过多奄奄一息,临终前道出了自己的内心话。无一郎于无限城之战阵亡后,魂魄于彼世与其相见,弟弟的英年早逝让有一郎感到不舍,但无一郎认为伙伴们改变了曾经一无所有的自己,让他的人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幸福,所以对于就这样死去已经没有任何后悔与遗憾了。
在鬼灭学园就读初中一年银杏组,和弟弟无一郎同属将棋部。


备注

参考资料

参考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