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同性婚姻释宪案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声请大法官释宪的同志平权运动者祁家威

中华民国同性婚姻释宪案(正式名称为“司法院释字第748号解释”,又称“同性二人婚姻自由案[1])是中华民国司法院大法官对于《民法》婚姻章,未让同性别二人,得以经营共同生活为目的,成立具亲密性和排他性永久结合关系,是否违反中华民国宪法》所进行的解释

祁家威台湾第一位公开出柜男同志,在1986年就希望政府应该保障同性婚姻;1998年申请与同性伴侣公证结婚被拒绝后,于2000年向司法院大法官会议声请解释户政机关不受理同性别结婚登记是否违背宪法,以未具体指明抵触宪法之处为由在程序上被驳回;2013年祁家威再次到户政事务所登记结婚仍然遭到拒绝,一路上诉至行政法院。

之后祁家威委任伴侣盟许秀雯律师、以及义务律师团的潘添庆律师、庄乔汝律师担任诉讼代理人,上诉到最高行政法院。同年9月最高行政法院驳回上诉,祁家威取得释宪资格;2015年8月向大法官递交释宪声请。同年内,台北市政府也将涉及同性婚姻登记的释宪声请交由行政院转予司法院。2017年2月20日大法官会议正式受理同性婚姻释宪案。

2017年3月24日司法院召开言词辩论庭,于5月24日下午由司法院秘书长公布《司法院释字第748号解释》。解释文表示《民法》未让同性别成立有亲密性和排他性之永久结合关系,违反《中华民国宪法》第7条平等权和第22条保障人民婚姻自由,要求有关机构必须在2年内完成法律之修正或制定;逾期未依本解释意旨完成者,同性二人可按《民法》婚姻章规定进行结婚登记。

2019年5月17日,《司法院释字第七四八号解释施行法》三读通过,5月22日经总统蔡英文公布,并于同年5月24日生效[2]。此次释宪结果让中华民国成为亚洲第一个全域性以法律保障同性婚姻的国家[3][4]

背景

各县市同性伴侣注记情况(2017年时)
  有同性伴侣注记
  无同性伴侣注记

最早在1958年时,就有一对女同志要求向中华民国政府登记结婚,但遭拒绝[5]祁家威是台湾最早出柜的同志,1986年请求与男性公证结婚,并提出同性婚姻法制化的请愿,但皆遭拒绝,祁家威开始走向婚姻平权的道路[5]

2000年9月,祁家威声请释宪,但在2001年5月18日,司法院大法官以“核其所陈,系以其个人见解对现行婚姻制度有所指摘,并未具体指明上开裁判所适用之法律或命令,究有何抵触宪法之处”的理由,决议不受理同性婚姻释宪声请案[6]

立法部分,法务部在2001年拟定《人权保障基本法》草案[7][8]、2006年民主进步党立委萧美琴提出《同性婚姻法》草案[9][10]、2013年[11]皆有提出相关修法,但是因为反对声音大,最终以失败收场[12][13][14]。2016年10月下旬,由民主进步党立委尤美女领衔提出的婚姻平权法案,获得民主进步党时代力量党团、以及少部分中国国民党籍立委连署,得以超过15人之提案门槛[15]。各版本法案分别在11月8日和11月11日在院会一读通过付委;同年11月17日,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员会召集委员尤美女将民法修正案排入委员会议程,[16]然而部分反同婚团体在立法院外集结上万人抗议,甚至冲进立法院,国民党籍立委廖国栋孔文吉也持反对意见,最后朝野协商决定将召开2场公听会后再审查,并将在会期内审查完竣[17]。同年12月26日,同婚法案完成一读送交党团协商[18]

行政方面,2015年开始,各地方县市政府开始受理户政系统“同性伴侣”注记。截至2016年底,分别有六都台北市[19]新北市[20]桃园市[21]台中市[22]台南市[23]高雄市[24],以及嘉义市[25]彰化县[26]新竹县[27]宜兰县[28]嘉义县[29]等共计7市4县有此户政注记,截至2017年4月底,共有2060对同志办理注记[30]。然而此措施不具法律效力,虽发放证明公文可用于在签署手术同意书时证明同性伴侣身份,但实务上许多医院仍然拒绝承认同性伴侣户政注记的效力,仍然不能保障所有婚姻权利[31]

申请释宪

2013年3月,祁家威与一名邱姓男子到台北市万华户政事务所登记结婚,遭到驳回[32],理由是《民法》规定必须“1男1女”才能结婚。祁家威不服,向内政部诉愿遭驳后,提起行政诉讼[33],但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认定户政事务所的行政处分于法并无违误,2014年3月27日判祁家威败诉[34]。祁家威继续上诉,但在2014年9月25日时,最高行政法院驳回上诉定谳[35][36]。祁家威认为民法第4编亲属第2章婚姻规定“使同性别二人间不能成立法律上婚姻关系”有违宪之虞,于2015年8月20日提出释宪声请[37]

台北市政府民政局表示,现行民法亲属编等相关法令规定,婚姻限制为一男一女,为关心同志的权益,对于相关婚姻法令是否宪法保障人民的自由权平等权等问题,声请大法官解释[38]。民政局2015年7月2日草拟释宪文,7月20日市府核定此文件[39][40],24日函报内政部办理,8月3日内政部函报行政院处理,经法务部在10月30日提出意见后,于11月4日正式向司法院提出释宪[41][42]

司法院于2017年2月10日宣布[43],受理祁家威与台北市政府所提之释宪声请,并将两案并案处理,假定同年3月24日召开宪法法庭进行言词辩论[44]

解释公布前各大法官之立场

前司法院院长赖浩敏请辞后,总统蔡英文提名曾任大法官的法学学者许宗力继任,并获立法院投票同意,共7名新任大法官于2016年11月1日接任。[45][46]新组成之大法官会议于2017年2月首度同意受理同性婚姻相关案件之释宪。合议审理此案之大法官中,计有14人出席,黄瑞明大法官因其妻立法委员尤美女为同性婚姻立法草案之发起人,故申请回避,此次同婚释宪案,扣除黄瑞明回避,有14位大法官参与讨论,最后有11位投下同意违宪,另3位投下反对票,其中吴陈镮和黄虹霞分别撰写了不同意见书和部分不同意见书,另1位投反对票的大法官则没提出反对意见书。[47]

大法官 照片 立场 提名总统[48][49]
许宗力
(兼任院长)
Hsu Tzong-li 2014.jpg 同性婚姻关键在于同性恋是否需要治疗或是天生的,如果是前者,我会倾向现行法只许一男一女婚姻的规定合宪,反之,我倾向认为现行法违宪,违反平等[50] 蔡英文[51][52]
蔡炯炖
(兼任副院长)
蔡烱炖大法官.jpg 台湾对于不同性倾向的人,接受度比过去高,有关性倾向权利保障(如同性婚姻)或可较以往有不同思维。[53]
黄昭元 大法官黄昭元.jpg 如果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是很大的伤害。建议可直接修改民法或制定同性伴侣法。[53]
许志雄 大法官许志雄.jpg 性倾向应与性别一样纳入平等权,婚姻制度应与时俱进,同性恋行为属于个人自由范畴[53]
詹森林 大法官詹森林.jpg 认同修改民法以保障同性婚姻[54]
黄瑞明 大法官黄瑞明.jpg 同性婚姻应与异性婚平等[54]
张琼文 大法官张琼文.jpg 表态支持同性婚,每个人都需要家庭归属感[55]
吴陈镮 大法官吴陈镮.jpg 同性婚姻对社会影响很大,大部分国家没有同性婚姻[56] 马英九[57][58]
黄虹霞 大法官黄虹霞.jpg 进行大法官资格审查时,未举手表示支持同婚[59],至于是否支持同性伴侣领养小孩,她表示应该从子女的角度出发[60]
林俊益 大法官林俊益.jpg 进行大法官资格审查时,未举手表示支持同婚[59]
蔡明诚 大法官蔡明诚.jpg 进行大法官资格审查时,未举手表示支持同婚[59]
汤德宗 大法官汤德宗.jpg 同意民法没有同志婚姻违宪[61]
罗昌发 大法官罗昌发.jpg 同意民法没有同志婚姻违宪[62]
陈碧玉 大法官陈碧玉.jpg 同意民法没有同志婚姻违宪[63]
黄玺君 大法官黄玺君.jpg 同意民法没有同志婚姻违宪[64]

言词辩论

2017年3月24日上午9点,司法院大法官宪法法庭针对不许同性婚姻的合宪性进行言词辩论。此次的言词辩论于网络上直播,也是亚洲第一次审理同性婚姻法制化的案件[65]

释宪案声请人为祁家威以及代理人(律师许秀雯、庄乔汝、潘天庆)以及台北市政府代理人(政大法律系副教授廖元豪),此次言词辩论黄瑞明大法官因身为同性婚姻立法草案提出人尤美女立法委员之丈夫,故事前自请回避。总计当庭有14位司法院大法官出席,许宗力大法官担任审判长[66]。此次辩论庭共邀请6位法学学者担任鉴定人,分别为:陈爱娥国立台北大学法律学院副教授)、张文贞国立台湾大学法律学院教授)、陈惠馨国立政治大学法学院教授)、刘宏恩(国立政治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李惠宗国立中兴大学法律学系教授)、邓学仁中央警察大学法律学系教授)[67]

大法官书记处处长王碧芳表示,此次开庭流程为先由声请人祁家威、台北市政府代表人廖元豪以及关系机关法务部部长邱太三、内政部户政司长张琬宜与万华户政事务所代理人王雪梅等5人表达意见后,再由声请人与关系机关交互询答,如果经审判长许宗力同意后,可向6名鉴定人发问,接着是中场休息时间。休息完后,由大法官询问声请人,再询问行政机关,接着询问鉴定人,然后再由声请人、行政机关以及鉴定人做最后陈述[68][69]

次序 言词辩论争议题纲内容[70]
民法第四篇亲属第二章婚姻规定是否容许同性别二人结婚?
第一题答案如为否定,是否违反宪法第22条所保障婚姻自由之规定?
第一题答案如为否定,是否违反宪法第7条保障平等权之意旨?
如立法创设非婚姻之其他制度(例如同性伴侣),是否符合宪法第7条保障平等权以及第22条保障婚姻自由之意旨?

陈述意见

陈述者 第一阶段陈述
台北市政府代理人 目前民法不支持同性婚姻,违反宪法保障的平等权与婚姻自由,至于非婚姻之其他制度因目前没有草案与法律,对此并不表态[66]
祁家威与其代理律师 目前民法不支持同性婚姻,违反宪法保障的平等权与婚姻自由,不赞同非婚姻之其他制度[66]
中华民国法务部部长 1930年制定民法时,是依照“我国人民数千年形成的社会规范跟机制”[71],而当时并没有同性婚姻,因此婚姻自由由一男一女组成,并不违宪,而是否要保障同性婚姻,是“立法形成自由”,应该由立法院修法决定[66]
内政部户政司司长 表示其业务仅管理结婚户籍登记程序,婚姻实质内容尊重法务部意见[66]。以前可以娶后来规定不可,足见婚姻定义与时俱变,内政部将遵照办理[72]
万华户政事务所 表示其业务仅管理结婚户籍登记程序,婚姻实质内容尊重法务部意见[66]

交互询答

声请人 声请人询问[73] 机关 关系机关回答[73]
市政府 同性婚姻将造成什么影响? 法务部 将冲击整个社会结构,部分民众会质疑,如果同性婚姻产生后,祖先牌位要写“考考”或是“妣妣”吗?[注 1]一般人也不知道如何定位是媳妇还是女婿,同性婚姻会产生秩序上的冲击,目前社会上还没有定论与共识,贸然修改会对社会秩序公共利益有负面影响[74]
市政府 如果订定伴侣法,其他法律包含民法是否要一起修正? 内政部 其他法律需要一起修正。
许秀雯
  1. “立法形成自由”的界线是什么?
  2. 如果立法者要另立专法规范已经过了生育年龄的人,是否属于“立法形成自由”[75]
法务部 生育并非《民法》婚姻要件[75]
机关 关系机关询问 声请人 声请人回答
法务部
  1. 同性婚姻的需求何时开始有的?
  2. 何时违反宪法的?[76]
许秀雯 何时开始有每个人答案不同,有些同志等不到合法化已经过世了,同志一直以来就是被压迫的群体,无法为自己发声,因此无法界定这个需求何时有[76]

鉴定人陈述意见

大法官所邀请的六位鉴定人,有两位法学者陈爱娥以及李惠宗认为不违宪,但法律保障确实有所不足,主张可用同性伴侣法来保障;三位法学者张文贞、陈惠馨、刘宏恩认定违宪,并主张若采同性伴侣法仍无法保障基本权利,应直接修改《民法》。邓学仁未触及宪法议题,但认为无论修改民法或另立伴侣法,应明确亲子法律身份之安定[66][77]

询问者 关系机关或声请人询问[73] 鉴定人 鉴定人回答[73]
法务部 此案立法者是否有优先的决定权?大法官对婚姻自由的解释,是否限制立法者的立法自由? 陈爱娥 大法官有权解释婚姻自由,立法者不能碰触婚姻的核心价值。婚姻制度的核心应该先在社会沟通,而不是贸然认定违宪或是合宪。
法务部 如何兼顾同性婚姻与其他宪法保障的自由,当他们互相冲突时?释宪者该如何考量同性婚姻与文化习俗、宗教、道德伦理的冲突? 刘宏恩 过去许多的传统价值都被宣告违宪,且都没有对社会造成冲击,外国的同性婚姻也没造成社会冲击。
庄乔汝 无法生育下一代是否可以作为合理化差别待遇的理由? 李惠宗 可以作为差别待遇的理由,可以给予同志伴侣制度而不是婚姻,因为婚姻跟家庭制度结合在一起,而家庭制度很重要。
潘天庆 一夫一妻是否是千年传统?民国19年订定的民法是依据传统还是改变传统? 陈惠馨 古代中国的传统是可以一夫一妻多妾的,1931年的民法是可以一夫多妻或一妻多夫的,之后才改为一夫一妻。
潘天庆 立法形成的自由是否毫无界线? 张文贞 有界限,不能违反宪法。
潘天庆 现代婚姻制度是保释保障基本的人格自由,而不是用制度来限制人民的自由? 刘宏恩 婚姻制度的前提是人格自由。
市政府 请问陈惠馨教授,您认为制定专法也可以保障同志,这个专法也是婚姻吗? 陈惠馨 如果可以用民法处理同性婚姻就要用民法,但可以用专法保障同志的特殊问题,如歧视问题[76]。如果制定伴侣法,反而破坏婚姻。
市政府 制定民法或伴侣法,隔离但平等的意义? 刘宏恩 制定一个与婚姻完全相同的法律,却不叫婚姻是不平等的。
市政府 婚姻权与家庭权的关系? 张文贞 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家庭不一定以婚姻为基础。

大法官询问

向声请方、主管机关以及鉴定人提问的大法官,有罗昌发汤德宗黄虹霞许志雄詹森林黄昭元等6人[73]

大法官 大法官询问[73] 回答者 回答内容[73]
罗昌发
  1. 为何认为宪法22条与23条要联立审查?
  2. 如果制定一个与婚姻相同但不叫婚姻,是否认为合宪?
  3. 法务部提出“考考、妣妣”的问题,认为同性婚姻会损害公共利益,您的看法?
祁家威
  1. 先确定婚姻自由受22条保障,再根据23条由公共利益与社会秩序来审查是否合宪。
  2. 如果一个人换了性别,其伴侣不变,但其适用法律却变了,这个区别是没有实质意义的。
  3. 目前同志的婚礼里,其称谓都没有问题,这些问题同志可以解决,这些不是阻挡婚姻合法化的理由。
是民法没有同志婚姻违宪,还是没有特别法保护同志婚违宪? 市政府 没有立法保障同性婚姻违宪,至于伴侣法有没有违宪,大法官不应该解释,因为此法目前连草案都没有,大法官无法对不存在的法律作出解释。
男性可以跟女性结婚,不能跟男性结婚,是否违反宪法规定得无分男女? 法务部 之前的宪法解释都是一夫一妻,宪法上的无分男女是指男生与女生在法律上的地位平等。
汤德宗
  1. 大法官本身没有民意基础,却能推翻经由多数决制定的法律,因此违宪审查有所谓抗多数决困境英语Counter-majoritarian difficulty,目前已经有相关法案在立法院审查,大法官适不适合在这个时候介入?
  2. 在目前并无代议制度失灵的情况下,立法院有义务对这种议题做出决定,而不是违宪审查。在此程序与时间点上,大法官介入是否恰当?
陈爱娥 大法官目前介入是不合理的,应该先等社会有共识
张文贞 宪法保障的自由权利,不需要等待多数决共识后,才来成为宪法上主张。目前伴侣法的国家几乎都是立法者决定的,而经过宪法解释的,都成为一般的婚姻。大法官可以像南非宪法法庭一样,作出解释后给予立法者一段时间去立相关法案,缓解司法与立法权的冲突。
市政府 大法官做个底线的宣告,细节交给立法院,如果大法官认为同性婚姻是个趋势,那不需要等到多数决就能判断。因此这样就不会造成司法与立法之间的冲突。
法务部 司法审查目的为补强或促进民主政治,而非对抗民主政治,或证明能比民主程序提供更多的正当性,或提供更健全的民主程序,或修复民主程序的重大瑕疵。
为何认为婚姻自由不受宪法22条保障,而家庭权却受宪法22条保障? 法务部 如果同性婚姻合法,无法适用目前的通奸罪,无法保障家庭权,社会秩序受到影响。
为何认为婚姻自由不妨害社会秩序与公共利益? 市政府 同性婚姻几乎找不到跟公共利益冲突的地方。
许志雄
  1. 是否先有婚姻制度才有婚姻?
  2. 有所谓的婚姻自由吗?
  3. 如果有婚姻自由,是否只在于自主决定是否结婚?
  4. 那婚姻自由是宪法上的权利吗?
  5. 到底是权利因制度而生,还是制度因权利而设置?
李惠宗 如果婚姻是权利,没有人因为婚姻而受害,然而事实上很多人因婚姻而受害。因此婚姻是个制度,而人们有自由的选择是否进入这个制度。很难说权利先发生还是制度先发生。
张文贞 宪法保障的婚姻权并不是婚姻制度所生的
黄虹霞 大法官做出合宪或违宪的判决需要注意哪些事? 邓学仁 同性婚姻没有合法化的问题,而是法制化的问题,民法没有禁止同性婚姻,没有违宪问题。同性婚姻应该另立专法或两者并列,而不是一句平等适用就可以的。关心子女利益的考量,例如在女女婚的情况下,有外遇生孩子,是否适用推定婚生的方式?一方提供子宫、另一方提供卵子,生下的小孩如何认领?因此专法是为了同性婚姻作完善的规划[78]
  1. 每个人都是父母生养的,那婚姻权怎么跟家庭权无关呢?[79]
  2. 一男一女有诞生后代的可能,而同性之间没有,而你说婚姻是亲密与排他的永久性结合,但是婚姻不一定永久,一样可以离婚,不一定排他,婚外情也很多,如果两人没有亲密性,那一定不能结婚吗?
  3. 为何觉得繁衍后代不是婚姻的内容之一?
张文贞 在传统上婚姻跟家庭的确紧密相关,但不是所有家庭都从婚姻而来,一些子女并非婚姻下的产物,如养子跟养女。
詹森林
  1. 要求采严格审查,但大部分严格审查结论都是违宪,但你认为是合宪的,请问有什么理由?
  2. 为何认为伴侣制度符合同志的人格发展与个人自主决定?
  3. 对于美国的同婚释宪结果有什么看法?
李惠宗
  1. 即使采取严格标准,民法也不会违宪。
  2. 目前缺乏的是对同志权益保障的法,而不是婚姻。
  3. 不赞同美国释宪结果。
  1. 请问认为此案该采取什么审查标准?
  2. 为何要采取德国的伴侣制度而不是美国的同婚制度?
  3. 对于美国的同婚释宪结果有什么看法?
陈爱娥
  1. 采严格审查。
  2. 美国是以婚姻自由为出发点,德国则是以婚姻制度为出发点。
  3. 美国并没有严肃地将婚姻当作一个制度来讨论。
对于美国的同婚释宪结果有什么看法? 张文贞 美国同婚案件中,多数意见5位,少数意见4位,看似高度争议只差一票,但我认为不是。因为2013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曾做出联邦政府没有权力制定禁止同性婚姻法律的判决。在美国同婚释宪案中,多数意见认为婚姻权的界定要从宪法,而少数意见则认为要从传统。
黄昭元 婚姻是否是宪法保障的权利? 李惠宗 婚姻是个制度,个人有是否进入的自由选择权。
  1. 是否认为生育潜在可能为婚姻的核心?
  2. 如何看待客观不能生育的异性婚姻?
  3. 同婚应该由国会决定,但德国是法院决定的,是否跟你的说法冲突?
  4. 异性是否为核心?
  5. 若此共识已经消失,此时司法该怎么办?
陈爱娥 认为有争议,只是提醒这尚未有共识,大法官应该审慎面对。

最后陈述

陈述人 最后陈述[73]
台北市政府代表袁秀慧 台北市政府遇到过很多有因为没有同性婚姻而遇到很多困难的人,虽然市政府尽可能的帮忙,给予行政协助,但能做到的依然有限,因此觉得有释宪的必要。台北市政府开放同性伴侣注记,短短两年已经有316对登记[80],因此这是个成熟的议题,需要被细致的讨论婚姻制度是否包含同婚。
台北市政府代表廖元豪 这个议题在台湾争论是因为有很多误解,同性结婚不会伤害异性恋婚姻,也不会伤害宗教自由,同性婚姻也不会淫乱,因为进入婚姻要保持性忠贞。这么误解是因为很多地方不是能讲理的,而能讲理的只能靠大法官。宪法法庭是台湾唯一能在这个议题上说理的地方。
祁家威 对同志而言,专法是个次等公民的对待,有些人想制定伴侣法,但伴侣不是长久的。其他国家只有从伴侣法到婚姻法,没有从婚姻法退步到伴侣法的。
祁家威代理人许秀雯 婚姻的制度是宪法22条保障的婚姻自由与权利,要还给同志婚姻的自由选择权,由同志决定要不要结婚,不是由立法者决定你要不要结为同性伴侣。若有一个伴侣制度,保障不愿进入婚姻制度的人,并且是开放给所有公民做选择的话,则乐见其成。但是先否定了同性伴侣结婚的自由,只有同性伴侣法,这是有权者“指鹿为马”的结果,而且还要同志把这种屈辱吞下去,当做恩赐。同志来到宪法法庭不是乞怜,是要求宪法的基本权利[81]
法务部邱太三 此次释宪法庭,争执的焦点到底是民法明文禁止同性婚姻违宪,还是民法在民国19年制定时没有规定同性婚姻,也就是立法不足,而违宪。民法保障不足,并不是在制定当时,而是因为社会演化产生这样的需求。这样的制度要考虑国情、文化、国民接受度、宗教信仰等因素,透过社会不断沟通、融合。法务部对于有关于这议题,不认为民法本身没有规定到同性婚姻,也没有明文禁止同性婚姻,基本上他应该没有违宪的问题[82]
内政部户政司张琬宜 行政机关应依法行政,户政机关无法为同性伴侣办理登记。本部尊重法务部意见,亦尊重大法官释宪结果。如未来民法修正,将配合后续户籍登记,以保障当事人权益。
万华户政事务所王雪梅 户政事务所目前办理结婚登记均依照现行法律依据办理,未来修法也将遵照相关主管机关规定办理,户政事务所也会依照本府尊重性别多元文化,落实性别平权政策持续执行办理。

其他

虽未设有法庭之友制度,此次释宪案各有支持以及反对同性婚姻立法的民间团体,在召开言词辩论前,各自向大法官提交意见书[83]

支持方的婚姻平权大平台,征请包括来自“政治”、“法学”、“律师事务所”、“司法官”、“宗教”、“公共卫生”、“精神医学”、“临床心理师”、“心理学”、“性别研究”、“性平教育”、“社工”、“同志家庭权益”等专业领域的13份“法庭之友意见书”,同时也以法庭之友意见书的名义,提出一份“同志生命故事-未完成的权利清单”,作为支持婚姻平权的论述基础[84]

性别所法庭之友意见书

该意见书是由各大学性别所的教授所提出,其强调以下几点:

  • 宪法第7条“无分男女”在法律上一律平等,其中的“男女”并非“二分”的类别,希望大法官能够从性别理论角度考量,以丰富法律体系与规范意义并回应真实人民生活之需求,而应解释为“无论个人如何展现其所认知的男女”,而包含性别表现、性倾向、性别认同等面向,在法律之前一律平等。
  • 同志公民的亲密关系,对其性别人格发展与整体身心健康有关键性影响。但是现今的法律体系镶嵌著性别二元主义,不容许同性伴侣结婚,这无疑侵犯了同志公民的婚姻自由与平等权。
  • 若国家未能提出具体公共利益且通过比例原则,即不应限制同性伴侣适用民法已规范的婚姻。且如要创设非婚姻的其他制度,则要注意具体权利内容和效力是否违反宪法平等权及婚姻自由的保障。[85]

公卫法庭之友意见书

身为长期耕耘台湾艾滋防治工作的艾滋工作者,共同提出支持同性婚姻的公卫论点,以增进社会与健康的实质平等:

  • 其先简介艾滋病、艾滋治疗和防治的演变:艾滋病是由血液传染或母子垂直传染,艾滋病传染不分性别与性倾向,并且早期治疗能够减少HIV传染的机会高达96%,因此“以治疗作为预防”成为近年来艾滋预防的重要策略。
  • 澄清几项错误的艾滋资讯:一、“婚姻平权通过后,并不会增加台湾艾滋感染风险”,根据世界各国的统计显示,同婚通过后并没有使得艾滋感染人数增加。反而应该要改善台湾对于同志族群的歧视环境与法律,才有利于男男间性行为者族群的艾滋防治。二、“感染者并不是健保的负担,稳定的医疗才有助于艾滋的治疗与预防”:认为艾滋医疗费用高昂,感染者不该使用健保资源的这种想法,不仅违反健康保险精神,并且健保的财务压力主要来自于人口结构老化,若使艾滋病就医门槛提高,当患者发病后将造成更大的社会成本。三、“婚姻平权通过后,并不会造成外国感染者大量来台通婚”:台湾并未因健保补助艾滋而有大量感染者透过异性恋婚姻,使用台湾艾滋健保资源;参考外国情况亦无此情况。[86]

心理学法庭之友意见书

其以心理学的角度出发,说明过去30多年的研究大多数显示“同性恋不是心理疾病”、“家庭结构不等于家庭功能”、“同性家庭孩子与异性家庭孩子在发展上无异”的研究结果。[87]

司法官法庭之友意见书

多位法官及检察官联合提出的法庭之友意见书表达意见,并有几项主张

  • “同性别之二人不得结婚,违法宪法第7条保障平等权之意旨。”
  • “如立法创设非婚姻之其他制度(如《同性伴侣法》),将窒碍难行,且有违宪之虞”:如在法律尚未肯认同性伴侣之“配偶”身份,将使同性伴侣受到差别待遇;创设之制度可能因与婚姻制度不同而引起争讼。[88]

生命故事法庭之友意见书

此为由“婚姻平权大平台”所募集真实的同志人生故事。并汇集成57份故事整理成“未完成的权利清单”。[89]

同志家庭经验法庭之友意见书

此为“台湾同志家庭权益促进会”所提出。

  • 他一一列举了同志家庭生活的真实案例,均由于未受法律保障而遇到各种困难,并说明了让同志家庭进入婚姻关系对其家庭生活具有实质助益。
  • 并进一步指出,同志抚养孩子不会危害孩子的利益,但是法律若排除同志进入婚姻,必损及孩童利益。
  • 最后,婚姻平权所蕴含的理念应是思考如何对待“差异”,进而深化社会对于“平等”的理解。[90]

性别平等教育法庭之友意见书

此为台湾性别平等教育协会的基层教师所提出。 该意见书指出,虽然民法修正似乎与性平教育没有关联,但反对团体的基本观念是相同的:“将同志视为不正常的异类”,因此也不会容忍学校实施同志教育。做为基层教育者,以在教育现场所看见的多元家庭,而主张应该修正民法将同性婚姻纳入国家法律范畴,除了权利义务之保障之外,更是对同志身份的肯认。是以主要主张如下:

  • 修正民法将同性婚姻纳入国家法律范畴,肯认同志身份与多元家庭价值
  • 捍卫修民法而非同性伴侣法[91]

法学法庭之友意见书

该意见书是由法律学者所联名提出。

  • 就“法庭之友意见”此制度,纵使目前尚无明文规范,但大法官仍得本于职权,决定是否接受或主动邀集法庭之友提出意见。于本案中接受、邀集法庭之友意见的尝试,有助于日后的法制设计。
  • 民法拒绝同性伴侣缔结婚姻抵触宪法第7条、22条及23条。宪法上婚姻家庭的“制度性保障”不应排除同性伴侣及家庭。宪法在婚姻家庭的内涵上,是因应社会变迁和需求的,而非将特定型态婚姻家庭凌驾于其他型态之上。并且,目前的宪法解释就婚姻家庭的制度内涵,并没有针对是否独尊异性恋婚姻为核心的婚姻家庭加以判断。
  • 审查性倾向分类,应适用较严格的审查基准
  • 拒绝同性伴侣缔结婚姻有害同性家庭子女之权益
  • 渐进式的立法保障模式系基本权及平等原则之持续侵害。德国同性伴侣法采用的双轨制度因为在某些权利上劣于婚姻制度,造成诉讼案件层出不穷,而透过德国联邦宪法法院透过案件的声请宣告违宪,耗费民间社运团体及司法资源,可为前车之鉴。[92]

社工法庭之友意见书

此意见书从“同志伴侣”及“同志的亲职实践”两面向出发,以社会工作角度,说明同志婚姻合法化的重要性。 而对于同志不友善的政策与环境,才是影响同志伴侣及其子女身心健康与发展的关键因素。[93]

政治、性别法庭之友意见书

  • 宪法第7条“无分男女”在性别理论及群体理论中的意义:性别并非类别(即二元类别),而是一种展演行为(透过身体展现重复性行为,而这些作为在长期形成的规范中发生)。退步言之,以社会通俗的类别性观点来理解宪法第7条的“男女”,仍然违反平等原则,因为宪法第7条具有“群体权”的意义,其假设了国家法律在身份/认同之“之间”的不平等,而身份/认同“之内”是不会有不平等的对待的。民法第972条即是身份/认同之内的不平等。
  • 婚姻及子女收养与宪法第22条及23条的关系:国家必须证明同性婚姻与子女收养“妨害社会秩序公共利益”,否则不能限制人民自由与权利。[94]

基督宗教法庭之友意见书

该意见书从“信仰的公共性”、“同性恋者的信仰地位”、“他国基督教派逐渐接纳同志的历程”、“宗教自由的边界”四个面向来探讨基督信仰与婚姻平权之间不只不相违背,信仰更成为争取平权的力量。[95]

精神医学法庭之友意见书

该意见书由两位精神科医师徐志云、颜正芳所提出。 叙述了在西方医学史中,同性恋如何从精神疾病中移除,“转化治疗”亦被谴责。尽管同性恋已从疾病中除名,污名与偏见仍持续造成性倾向少数者的压力、焦虑、忧郁、霸凌、甚至自杀事件。基于实证研究得结果,肯定同性婚姻合法化式平等正义与健康促进的具体表现,亦可有效增进性倾向少数者的心理健康。[96]

临床心理师法庭之友意见书

该意见书是由多位临床心理师所提出。 该意见书捍卫修改民法的主张,认为不应另立同性伴侣法,并依据心理学专业知识,提出两个论点作为上述主张的基础:

  • “同性伴侣法”将助长社会对同性恋族群之污名与歧视问题,不仅无意保障同志族群的基本权益,更将加剧社会与同性恋族群间的对立与互相伤害
  • 同性恋家庭与异性恋家庭养育的孩子,在身心发展和健康适应上并没有显著差异。[97]

释宪结果

2017年5月24日,司法院公布大法官释字第748号,宣布现行民法未保障同性婚姻自由及平等权已属违宪行政与立法机关需在两年内完成相关法律之修正或制定,以达成同性婚姻自由之平等保护;两年后若未修法完成,同性伴侣将直接适用现行民法加以保障同性婚姻的自由平等[98][99]

大法官认为,限定两年是因为要让立法者一点时间研议,但又不能因为立法延宕导致违宪之状态无限期持续。至于选择修正婚姻章、于民法亲属编另立专章、制定特别法或其他形式,在可以使同性别之二人婚姻自由受平等保护情况下,由立法者自由决定[100]

解释文

理由书

背景

声请人祁家威向立法、行政、司法权责机关争取同性婚姻权,已超过30年。2006年民主进步党立法委员萧美琴首次提出同婚修法,然而没有通过,之后在2013年民主进步党立法委员尤美女提案修正民法亲属编,首度交付司法及法制委员会审查,然而任期届满而未完成审议。2016年,民主进步党立法委员尤美女等提出民法亲属编部分条文修正草案时代力量党党团、立法委员许毓仁蔡易余等亦分别提出不同版本法案,于同年12月26日经司法及法制委员会初审通过多个版本提案,但是何时能通过,犹未可知。同婚修法在立法院经历十年,尚未完成修法[100]

大法官本于保障人民基本权利自由民主宪政秩序等价值之维护,即时做成有拘束力之司法判断,司法院基于权力相互尊重之原则,勉力决议受理,并定期开庭行言词辩论,作成解释[100]

历年来司法院均提及“一夫一妻”、“一男一女”等用语,然而这是基于异性婚姻脉络下所作成之解释。司法院从未就相同性别二人得否结婚作成解释[100]

民法规定

大法官认为现行民法关于结婚未明订婚姻由男女双方自行缔结,但第972条既规定以当事人将来结婚为内容之婚约,限于一男一女始能订定,又根据其他有关婚姻当事人的称谓、权利义务所为“夫妻”之相应规定,使得民法之解释体系及其行政函释,将结婚限于一男一女结合关系,不包括同性婚姻[100]

婚姻自由权

适婚人民而无配偶者,本有结婚自由,包含“是否结婚”,以及“与何人结婚”,此攸关人格健全发展与人性尊严之维护,是重要的基本权,受到宪法第22条的保障[100]。相同性别二人为经营共同生活之目的,成立具有亲密性排他性永久结合关系,既不影响异性结婚在民法上的规定,也不会改变既有的社会秩序[100]。而同性的婚姻自由,经法律正式承认后,可以跟异性婚姻一样能稳定社会。因此同性成立同性亲密、排他之永久结合关系,应受宪法22条之保障。现行民法婚姻章规定,没有使同性成立亲密性且排他性之永久结合关系,是立法上之重大瑕疵,也违反宪法第22条保障婚姻自由的意旨[100]

平等权

宪法第七条平等权的保障,不只限于明文揭示之男女、宗教种族阶级、党派等歧视事由,也禁止其他理由的歧视,例如性倾向身心障碍[100]

现行民法仅保障异性婚,是以“性倾向”作为对于“婚姻自由”保障之差别待遇。性倾向是与生俱来并且难以改变之个人特征,其成因可能包括生理心理因素、生活经验及社会环境[101][102]世界卫生组织[103]泛美卫生组织以及许多重要医学组织均已认为同性性倾向本身并非疾病[104][105][106][107]。同性性倾向者过去未能见容于社会传统习俗,受到各种事实上法律上之排斥或歧视。且同性性倾向人口少,是社会上“孤立隔绝之少数”,并久为“政治上之弱势”,比较难由一般民主程序扭转其法律上的劣势地位,因此应该采取“较严格”之审查标准,来判断“法律未保障同性婚”之合宪性[100]

民法婚姻章并未要求结婚得有生育能力,亦未规定无生育能力结婚无效或作为裁判离婚之事由,显见繁衍后代非婚姻不可或缺之要素。同性之间不能生育与异性两人之间客观不能或主观不欲生育,其结果相同。因此,不能以生育能力作为差别待遇之理由。若容许相同性别二人成立法律上婚姻关系,且要求其亦应遵守婚姻关系存续中及终止之后双方权利义务规定,不影响现行异性婚姻制度所建构之基本伦理秩序(如结婚年龄单一配偶近亲禁婚忠贞义务及扶养义务),是以维护基本伦理秩序为由,亦非合理之差别待遇[100]

裁决

有关机关应在二年内,完成保护婚姻自由之平等的法律修正或制定。至以何种形式(例如修正婚姻章、于民法亲属编另立专章、制定特别法或其他形式),属立法形成之范围。若逾期未完成,相同性别二人得依婚姻章规定,向户政机关办理结婚登记[98]

意见书

吴陈镮黄虹霞大法官分别提出了不同意见书及部分不同意见书[98]

不同意见书

大法官吴陈镮认为户政事务所依照民法不给同性登记结婚并未违法宪法。司法院也不该受理台北市政府的声请,此举会使司法院‘释宪机关’之地位,沦为行政机关‘法律咨询机构’之角色。[108]。他认为婚姻作为一种制度(Institution),“涉及整个社会及文化价值观之变动”,应透过立法或公投来修改[108],不能在没有共识的情况下贸然释宪,而失去透过民主程序审议及辩论之机会[108]

大法官吴陈镮认为同性婚姻非国际公约所课予国家之义务,又并非多国皆有保障,无法认同婚姻自由不限于一夫一妻之婚姻制度[108]。另外,他认为基于生理上的差异“绝无繁衍后代之可能”,在社会生活功能角色上的差异,在立法上有不同对待,没有违背宪法之平等原则[109]

部分不同意见书

大法官黄虹霞在部分不同意见书期待正反双方能够互相理解。希望反方能够理解婚姻制度会随时变化,接纳同志,并尽可能给予同等之祝福。也希望正方理解法律制定的本旨是用作“规范”,而非仅有保障,观念改变需要时间,而不只是修改法律。她认为法律对互相扶持的两人关系应要保障,但宪法对“婚姻”并无明确定义,此事又攸关整体国家的制度,不应贸然修改,故不同意此案对“婚姻自由”的解释[108]

大法官黄虹霞不认同“不可以因为无法生育而作为差别待遇”,因为婚姻及家庭是社会形成与发展的基础、婚姻是亲属关系的根本、同性婚姻修法工程庞大,并非没有对异性婚姻产生影响、生育是婚姻之最重要核心内涵[110]。并认为男女在功能和角色上有所不同,两个父亲或两个母亲对孩子的照顾是否与父母亲照顾没区别,仍需再研究[111]

各方反应

声请方回应

台湾伴侣权益推动联盟与声请人祁家威在释宪后,召开记者会回应,除对于大法官认定“限制同性结婚”违宪的结论表达肯定外,也认为大法官解释已排除“同性伴侣法”等专法或专章,并呼吁蔡政府即早落实本次释宪的结果、修改民法,还给多元性别族群平等的婚姻权利。伴侣盟执行长许秀雯肯定大法官在关键时刻扮演了重要角色。并表示,既然大法官已经肯定同志有平等的结婚权利,因此设置“同性伴侣专法”并不符合本次释宪的意旨[112]

释宪声请人祁家威,接受专访时表示:“如果原谅是一门很难的学问,那么同志人人都是大师,被迫原谅、再原谅,否则无法熬到现在。”奋斗多年终露曙光,他说,当下第一个反应,心情就像“被释宪文变成一只鸟”,因为雀跃,但不急着与伴侣结婚,争取同婚是为了更多需要的人。他也说,过去台湾LGBT族群有许多团体共同奋斗,也因为众人努力才有好的结果,对于反方阵营,希望外界更多原谅、沟通,也不应唱衰国家、社会,落实婚姻平权让社会更民主、自由、平等、进步,没有必要杞人忧天[113]

北市府民政局也回应表示“对于司法院大法官坚实担任宪法守护者的角色,跳脱传统框架,认定民法亲属编第二章婚姻有关限制同性婚姻之规定,违反宪法对于基本人权之保障,感到钦佩”,为中华民国宪法在婚姻自由权之保障内涵上,具体阐明其核心价值与界限,迈出重大且关键性的一步,并为同性伴侣者长期以来捍卫其自身权利之努力,感到欣慰,期盼释宪结果出炉后,国人能充分的尊重与包容,理性表达意见[114]

政治人物

台北市新北市桃园市台中市台南市高雄市等六位直辖市市长,对释宪案表示:“乐观其成,相爱是人权!”等祝福性意见[115]

中国国民党主席当选人吴敦义表示尊重大法官解释,同时表明其立场。他认为,应在不影响既有民法及家庭架构下,另立民法专章或专法,以确保同婚权益[116][117][118][119]

民主进步党发言人阮昭雄表示,民进党乐见并肯定大法官释宪保障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这项结果[120]。地方嘉义县党部,则函请民进党中央党部和立法院党团,不动民法,另修专法处理[121]云林县议会副议长民进党籍苏俊豪以八项理由(与反同性婚姻理由一致)认定《大法官释字第748号》违宪为由,提案弹劾当时投下同意的14名司法院大法官,2017年6月23日云林县议会表决通过此案,由县议会法制室函文监察院对14名大法官进行调查,予以弹劾。[122][123]成为全国第一个反对同性婚姻法制化的官方立法机构。

中华民国总统府发言人黄重谚表示,执政团队会广纳各方意见,尽速提出版本交与国会审议。从宪政角度来看,还是要回归大法官的释宪文所代表的法理上的意义,因为此释宪就是要保护相同性别的两人拥有婚姻自由的权利[124]

前副总统吕秀莲Facebook以录影方式发表评论,认为不该针对《民法》没有规定的条文宣布无效,应该是立法走在司法之前,“司法在先、立法在后”的程序错了。并且要求司法院大法官应该跟社会道歉[125]

支持团体

2017年5月,婚姻平权大平台总召吕欣洁召开记者会表示部分律师说“修民法难、立专法易”是一种误解,吕欣洁指出,立专法是缓不济急且缘木求鱼的做法,呼吁现有民法修正草案尽快协商;也宣告将推出“彩虹福包”与“彩虹卡”活动持续与社会对话[126][127]

反对团体

护家连盟连结各宗教,以全国宗教大联盟名义在释宪后召开记者会,指控大法官不公正,任意解释宪法,扬言不排除再申请释宪、号召三男两女登记结婚、诉请监察委员弹劾大法官等行动,来表达其立场。并说会号召“1人1冥纸”寄到司法院,抗议“司法已死”,要“超渡司法”,同时拟将专法草案送进立法院[128]

下一代幸福联盟则说会针对同性婚姻议题发动公民投票,诉诸全民意愿[129]

国际反应

此释宪案引起国际媒体广泛关注,被誉为亚洲第一,并称此举可能在韩国日本泰国越南等亚洲国家内引起回响。英国BBC[130]、《每日电讯报[131]、美国CNN[132]、《华盛顿邮报[133]、日本NHK路透社美联社法新社等媒体皆有所报导[134][135][136]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被问及是否会承认台湾同性婚姻法律效力时,仅建议向其法律专业部门咨询[137]。中华人民共和国主流媒体对此释宪案保持沉默,或集中报导反对者的抗议活动。中华人民共和国同志运动人士则对此消息表示欢迎,并冀望能改变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的保守氛围[138]

后续发展

司法院大法官释宪后,总统蔡英文要求行政部门依照释宪结果,收集各界的意见尽速提出具体的法律方案,送给立法院审议,务必如期完成三读;并呼颠整个社会,以理解、包容、尊重的态度来面对跟自己意见不一样的人。[139]对此行政院院长林全表示大法官解释出来后,已经请行政院秘书长陈美伶召集相关部会,共同参与法律的修正或是制定。[140]内政部次长花敬群表示就算立专法,还是要搭配《民法》的修订,《民法》修订是必然会发生的,差别在于全部靠修《民法》或是搭配专法修正,行政院会有比较完整的定调。[141]法务部部长邱太三表示,大法官认定当前《民法》没有保障同性婚姻的机制,有立法不足、立法怠惰的情形,违反《宪法》的意旨。[142]

立法院方面,民主进步党立法院党团总召柯建铭表示尊重大法官会议的解释,并呼吁社会应该先冷静,好好面对问题,至于立专法或是修《民法》是行政院必须严肃面对的课题;中国国民党立法院党团总召廖国栋表示释宪案刚出来,不论正方或是反方,现在都应该先冷静一下,不要急着下定论,这才是对社会发展最稳健的作法;亲民党立法院党团干事长陈怡洁表示立法院不应该成为同婚议题的战场,朝野党团应该避免撕裂社会,需要共同思考解决道路。时代力量立法院党团总召徐永明表示大法官的解释非常清楚是违宪的判定,立法院应该积极处理同性婚姻议题,时代力量会在临时会议上提案,尽快修改民法。[143]立法院院长苏嘉全表示大法官已经对同性婚姻做出解释,不管是修法或是立法,2年内一定要依据大法官解释进行处理,到底要用专法还是修改民法都尊重立法委员的决定。[144]立法委员尤美女段宜康表示立法院应该尽快处理草案。[145]时代力量党主席黄国昌表示感谢大法官跨出台湾的第一步,立法院不应该让民众苦苦等待两年,履行立法委员的职责立刻修改《民法》,尽快还给同性伴侣长久遭到剥夺的宪法权利。[146][147]

行政配合

2017年6月7日,行政院秘书长陈美伶跨部会召集“同性婚姻法治研议专案小组”,会议决定将婚姻相关的498项法律规定,只要不会涉及到第三人的权益都放宽到同性伴侣适用。[148]内政部发函给没有实施同性伴侣注册登记的11个县市,其中新竹市苗栗县南投县屏东县金门县连江县已经开放受理;至于花莲县台东县云林县基隆市澎湖县等5个县市,内政部将会协调办理跨区登记,预计7月初跨区域注记系统就会完成。[149]

“司法院释字第748号解释施行法”迳付二读,台北市新北市民政局表示,户政事务所已经开始准备办理同婚登记[150]。而彰化县民政处长则表示,尚须等待内政部户政登记系统更新,才能办理同性结婚登记[151]。内政部次长陈宗彦表示,预计在2019年5月20日之前,完成更新系统与测试[152]

公民投票案

2018年11月24日进行全国公民投票通过第10案[注 2]、第12案[注 3],表示不直接修改民法,以其他立法形式落实司法院释字第748号解释之要求。11月29日司法院声明公民投票案创制之立法原则,据此程序审议完成之法律,仍属法律位阶,不得抵触宪法,亦不得抵触具有相当于宪法位阶效力之司法院解释[155]

立法

司法院释字第七四八号解释施行法通过

因应释宪和公投结果,行政院委请法务部拟定《司法院释字第七四八号解释施行法》草案,并向立法院提案[156]立法委员赖士葆沈智慧另行提案《公投第12案施行法》草案[157],立法委员林岱桦提案《司法院释字第748号解释暨公投第12案施行法》草案[158]。2019年5月17日,《司法院释字第七四八号解释施行法》三读通过,并于同年5月24日生效[2]

注释

  1. ^ 考:去世的父亲;妣:去世的母亲。
  2. ^ 第10案主文:你是否同意民法婚姻规定应限定在一男一女的结合?[153]
  3. ^ 第12案主文:你是否同意以民法婚姻规定以外之其他形式来保障同性别二人经营永久共同生活的权益?[154]

参考文献

  1. ^ 释字第748号解释. 司法院大法官. 2017-05-24 [2019-05-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20) (繁体中文). 
  2. ^ 2.0 2.1 王扬宇. 同婚专法亚洲第一 立院三读通过. 中央社. 2019-05-17 [2019-05-17]. 
  3. ^ 【更新】台湾释宪有利同性婚姻 CNN:朝亚洲第一国迈进. 苹果日报网站. 2017-05-24 [2017-07-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7-05) (中文(台湾)‎). 
  4. ^ 颜凡裴、张钦. “亚洲第一承认同婚” 外媒赞:跨时代时刻. 苹果日报. 2017-05-24 [2017-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30) (中文). 
  5. ^ 5.0 5.1 温贵香. 同婚迈向法制化 尤美女漫漫30年长路. 中央社. 2016-12-26 [2017-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30). 
  6. ^ 黄锦岚. 同性婚姻释宪 大法官会议决议不受理. 性别人权协会. 中时电子报. [2017-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30). 
  7. ^ 法务部. 人权保障基本法草案. 中华民国法务部. 2001-04-24 [2017-05-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04). 
  8. ^ 法务部. 法务部研拟完成‘人权保障基本法草案’报院. 中华民国法务部. 2001-03-15 [2017-05-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30). 
  9. ^ 立法院议案关系文书院总第244号《同性婚姻法》草案 (PDF). 中华民国立法院. 2006-10-18 [2013-11-2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5-12-22) (中文(台湾)‎). 
  10. ^ “同性婚姻法”立法攻防战展开. 性别人权协会. 2006-10-19 [2011-05-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30) (中文(台湾)‎). 
  11. ^ 伴侣盟. 立法院议案关系文书多元成家草案伴侣盟版本 (PDF). 中华民国立法院. 2013-10-31 [2017-05-3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8-11-25) (中文(台湾)‎). 
  12. ^ 李政道、李品谊. 拼场!多元成家 正反两派上街头. 三立新闻. 2013-11-30 [2017-05-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30). 
  13. ^ 许秩维. 争婚姻平权 民团号召万人集会. 中央社. 2014-10-05 [2017-05-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30). 
  14. ^ 吴亮仪. 婚姻平权游行 要国民党踹共. 自由时报. 2015-07-12 [2017-05-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30). 
  15. ^ 吴旻娟. 朝野38立委连署修民法 促同志婚姻合法化. 公视. 2016-10-24 [2017-05-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30). 
  16. ^ 郑佑汉. 同性婚姻修法 许毓仁:坚持方向、立场不变!. 新头壳. 2016-11-17 [2017-05-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30). 
  17. ^ 台湾修婚姻平权法 万人围立法院反对. 东方网. 2016-11-17 [2017-05-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30). 
  18. ^ 郑媁、洪欣慈、何定照、赖佩璇、廖炳棋. 婚姻平权初审过关 同婚修法大事纪看这里. 联合报. 2016-12-27 [2017-05-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30). 
  19. ^ 张励德. 北市府开放同性伴侣注记 伴侣盟吁全面开放. 苹果日报. 2015-06-18 [2017-06-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31). 
  20. ^ 池雅蓉. 新北2/1起开放“同性伴侣注记”. 中国时报. 2016-01-28 [2017-06-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10). 
  21. ^ 谢武雄. 同性伴侣注记 桃园至10月底注记168对. 自由时报. 2016-11-05 [2017-06-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01). 
  22. ^ 台中市政府. 台中市开放同性伴侣注记 未来可签署手术同意书. 三立新闻. 2015-10-02 [2017-06-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01). 
  23. ^ 与台南同日开放 新北4对同志注记为伴侣. 自由时报. 2016-02-02 [2017-06-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01). 
  24. ^ 吴慧芬. 创全国先例 高雄开放同志伴侣注记. 苹果日报. 2015-05-15 [2017-06-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31). 
  25. ^ 中央社. 开办同性伴侣所内注记 嘉市提升服务. 奇摩新闻. 2016-02-23 [2017-06-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31). 
  26. ^ 邓惠珍. 【更新】彰化县同性伴侣 4月1日开放注记. 苹果日报. 2016年3月17日 [2017-06-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01). 
  27. ^ 酷编辑. 伴侣注记再下一城 105年4月1日起新竹县开始受理. 酷新闻. 2016-04-08 [2017-06-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01). 
  28. ^ 简惠茹. 520蔡英文上台后宜兰第一个改变 开放同性伴侣注记. 自由时报. 2016-05-19 [2017-06-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31). 
  29. ^ 周宸亘. 张花冠20日开放嘉义县同性伴侣注记:助同志认同自己. 东森新闻. 2016年10月20日 [2017-06-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31). 
  30. ^ 同婚合法前 拟先开放伴侣注记. 苹果日报. 2017-06-01 [2017-06-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01). 
  31. ^ 郑子薇. 看得到、吃不到的同志伴侣权. 苹果日报. 2015-07-30 [2017-06-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31). 
  32. ^ 刘世怡. 同婚释宪案登场 宪法法庭直播言词辩论. 中国时报. 2017-03-24 [2017-05-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3-26) (中文(台湾)‎). 
  33. ^ 丁牧群. 【短片】争同志婚姻合法 祁家威打行政诉讼. 苹果日报. 2013年10月8日 [2017-05-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30) (中文(台湾)‎). 
  34. ^ 胡方新、苏嫊娟、李君豪. 102年度诉字第931号.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 2014年3月27日 [2017-05-27] (中文(台湾)‎). 
  35. ^ 黄合文、郑忠仁、刘介中、帅嘉宝、林惠瑜. 103年度判字第521号. 最高行政法院. 2014年9月25日 [2019-02-22] (中文(台湾)‎). 
  36. ^ 丁牧群. 祁家威争同志结婚 败诉定谳. 苹果日报. 2014年9月25日 [2017-05-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30) (中文(台湾)‎). 
  37. ^ 祁家威. 祁家威声请书. 2015年8月20日 [2017-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30) (中文(台湾)‎). 
  38. ^ 刘世怡. 同婚释宪案 带你看懂宪法法庭言词辩论. 中央通讯社. 2017-03-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30) (中文(台湾)‎). 
  39. ^ 张博亭. 【更新】婚姻平权 北市声请释宪. 苹果日报. 2015年7月23日 [2017-05-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4-19) (中文(台湾)‎). 
  40. ^ 台北市政府民政局. 婚姻平权 关心同志权益 台北市政府将提起释宪. 
  41. ^ 江昱逵. 同婚释宪迈大步 柯文哲:这是一种态度. NOWnews. 2017-05-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30) (中文(台湾)‎). 
  42. ^ 台北市政府声请书. 台北市政府. 2015-11-04 [2017-05-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30) (中文(台湾)‎). 
  43. ^ 大法官书记处. 106年3月24日司法院宪法法庭言词辩论及核发旁听证事宜公告、新闻稿(Press Release). 司法院. 2017年2月10日 [2017-05-27] (中文(台湾)‎). 
  44. ^ 陈宛茜. 看同婚释宪 性平团体:等了16年的好消息. 联合报. 2017-02-10 [2017-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30) (中文(台湾)‎). 
  45. ^ 司法院正副院长许蔡配 提送立院审查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民报 (2014年), 2016-09-01
  46. ^ 许宗力上任 成立司改推动小组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自由时报, 2016-11-02
  47. ^ 赖佩璇. 同婚开宪法法庭 大法官黄瑞明因尤美女将回避. 联合报. 2017-02-10 [2017-06-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25) (中文). 
  48. ^ 苏芳禾. 同婚释宪内幕 新提名大法官成关键. 自由时报. 2017-05-24 [2017-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27) (中文). 
  49. ^ 政治中心. 同婚释宪台湾亚洲第一 “新提名大法官”是成败关键. 东森新闻. 2017年5月25日 [2017-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30) (中文). 
  50. ^ 陈煜. 准大法官怎么看同志婚姻?5人中有4位倾向支持. 风传媒. 2016年10月12日 [2017-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27) (中文). 
  51. ^ 庄慧良. 蔡英文提名 台七大法官人选皆过关. 联合早报. 2016年10月26日 [2017-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30) (中文). 
  52. ^ 苏芳禾. 司法院正副院长获正式提名 大法官名单出炉. 自由时报. 2016-09-01 [2017-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30) (中文). 
  53. ^ 53.0 53.1 53.2 陈志贤. 新任大法官吴陈镮:反废死及同性婚姻. 关键评论. 2016-10-22 [2017-05-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25) (中文). 
  54. ^ 54.0 54.1 胡宥心. 保障同性婚 詹森林、黄瑞明支持修民法. 联合报. 2016-10-20 [2017-05-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25) (中文). 
  55. ^ 郑佑汉、柯昱安. 支持同性婚姻 张琼文:每人都需要家的归属感. 新头壳. 2016-10-17 [2017-05-25] (中文). 
  56. ^ 陈志贤. 新任大法官吴陈镮:反废死及同性婚姻. 中国时报. 2015年6月12日 [2017-05-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25) (中文). 
  57. ^ 曾韦祯. 国民党团护航 4名大法官提名人都过关. 自由时报. 2015-06-12 [2017-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30) (中文). 
  58. ^ 王寓中、项程镇. 提名恐龙大法官 马萧道歉. 自由时报. 2011-04-01 [2017-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30) (中文). 
  59. ^ 59.0 59.1 59.2 林玮丰. 废死及同性婚姻?4位准大法官无人举手赞成. 风传媒. 2015年6月11日 [2017-05-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25) (中文). 
  60. ^ 同婚释宪明言词辩论 大法官昔日表态立场看这里. 奇摩新闻. 2017年3月23日 [2017-05-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01) (中文). 
  61. ^ 汤德宗同婚立场. 同志人权法案游说联盟. 2017年5月25日 [2017-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27) (中文). 
  62. ^ 罗昌发同婚立场. 同志人权法案游说联盟. 2017年5月25日 [2017-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27) (中文). 
  63. ^ 陈碧玉同婚立场. 同志人权法案游说联盟. 2017年5月25日 [2017-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27) (中文). 
  64. ^ 黄玺君同婚立场. 同志人权法案游说联盟. 2017年5月25日 [2017-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27) (中文). 
  65. ^ 法操司想传媒. “同性婚姻”宪法法庭直播!到底什么是宪法法庭?. 法操. 2017-03-24 [2017-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01). 
  66. ^ 66.0 66.1 66.2 66.3 66.4 66.5 66.6 叶瑜娟. 同婚释宪案言词辩论庭纪实──对的人为什么不能做对的事?. 报导者. 2017-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01). 
  67. ^ 卢礼宾. 同婚释宪辩论庭24日召开 6位鉴定人身分公布. 上报. 2017年3月22日 [2017-06-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25). 
  68. ^ 中央社. 直播/同婚释宪案登场 宪法法庭言词辩论. 联合报. 2017-03-24 [2017-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01). 
  69. ^ 项程镇. 同婚释宪案9点登场 宪法法庭直播言词辩论. 自由时报. 2017-03-24 [2017-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01). 
  70. ^ 王扬宇. 同婚释宪案 宪法法庭3/24直播. 中央社. 2017-02-10 [2017-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01). 
  71. ^ 【妣考邱片】邱太三同婚释宪说 遭酸“千年部长”述. 苹果日报. 2017年3月24日 [2017-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01). 
  72. ^ 邱丞正. 【极宪议题】同婚释宪辩论 各方论点整理. 极宪焦点. 2017年3月24日 [2017-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01). 
  73. ^ 73.0 73.1 73.2 73.3 73.4 73.5 73.6 73.7 台北市政府、祁家威声请解释案. 司法影音网. [2017-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25). 
  74. ^ 【同婚对中南部有冲击】邱太三:牌位要写“考考”或“妣妣”?. 苹果日报. 2017年3月24日 [2017-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01). 
  75. ^ 75.0 75.1 同婚释宪案言词辩论摘要报导. 议事槌. 2017年4月15日 [2017-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01). 
  76. ^ 76.0 76.1 76.2 黄翊庭. 同婚释宪言词辩论 专法、婚姻价值成焦点. 公视. 2017年3月24日 [2017-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01). 
  77. ^ 声请人、关系机关、鉴定人相关书状资料. 中华民国司法院. 2017年3月24日 [2017-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年5月20日). 
  78. ^ 林伟信. 邓学仁:同婚亲子关系 应另立专法. 中国时报. 2017年3月25日 [2017-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01). 
  79. ^ 林伟信. 黄虹霞:婚姻、家庭权无法切割. 中国时报. 2017年3月24日 [2017-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01). 
  80. ^ 赖佩璇. 同婚释宪 北市府:短短两年已有316对同性伴侣注记. 联合报. 2017-03-24 [2017-06-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01). 
  81. ^ 吴美欣. 【同婚释宪】最后陈述 许秀雯:同婚专法“指鹿为马”. 上报. 2017-03-24 [2017-06-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03). 
  82. ^ 陈耀宗. “没有违宪问题”邱太三: 《民法》既无规定、也无禁止同性婚姻. 风传媒. 2017-03-24 [2017-06-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01). 
  83. ^ 何定照. 同婚释宪明辩论 挺同反同各自表述. 联合晚报. 2017-03-23 [2017-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01). 
  84. ^ 黄驿渊. 同志生命故事让人心酸 12份“法庭之友意见书”公开阅览. 上报. [2017-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01). 
  85. ^ 〈释字748三校性别所法庭之友意见书〉[A_0002_0006_0001_0001_0002],收录于台湾法实证研究数据库,法律文件数据库。
  86. ^ 〈释字748公卫法庭之友意见书〉[A_0002_0006_0001_0001_0003],收录于台湾法实证研究数据库,法律文件数据库。
  87. ^ 〈释字748心理学法庭之友意见书〉[A_0002_0006_0001_0001_0004],收录于台湾法实证研究数据库,法律文件数据库。
  88. ^ 〈释字748司法官法庭之友意见书〉[A_0002_0006_0001_0001_0005],收录于台湾法实证研究数据库,法律文件数据库。
  89. ^ 〈释字748生命故事法庭之友意见书〉[A_0002_0006_0001_0001_0006],收录于台湾法实证研究数据库,法律文件数据库。
  90. ^ 〈释字748同志家庭经验法庭之友意见书〉[A_0002_0006_0001_0001_0007],收录于台湾法实证研究数据库,法律文件数据库。
  91. ^ 〈释字748性别平等教育法庭之友意见书〉[A_0002_0006_0001_0001_0008],收录于台湾法实证研究数据库,法律文件数据库。
  92. ^ 〈释字748法学法庭之友意见书〉[A_0002_0006_0001_0001_0009],收录于台湾法实证研究数据库,法律文件数据库。
  93. ^ 〈释字748社工法庭之友意见书〉[A_0002_0006_0001_0001_0010],收录于台湾法实证研究数据库,法律文件数据库。
  94. ^ 〈释字748政治、性别法庭之友意见书〉[A_0002_0006_0001_0001_0011],收录于台湾法实证研究数据库,法律文件数据库。
  95. ^ 〈释字748基督宗教法庭之友意见书〉[A_0002_0006_0001_0001_0012],收录于台湾法实证研究数据库,法律文件数据库。
  96. ^ 〈释字748精神医学法庭之友意见书〉[A_0002_0006_0001_0001_0013],收录于台湾法实证研究数据库,法律文件数据库。
  97. ^ 〈释字748临床心理师法庭之友意见书〉[A_0002_0006_0001_0001_0014],收录于台湾法实证研究数据库,法律文件数据库。
  98. ^ 98.0 98.1 98.2 98.3 释字第 748 号 【同性二人婚姻自由案】. 司法院大法官. 2017-05-24 [2017-05-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30) (中文(台湾)‎). 
  99. ^ 人权一大步!大法官:民法未保障同婚属违宪. 自由时报. 2017-05-24 [2017-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01). 
  100. ^ 100.00 100.01 100.02 100.03 100.04 100.05 100.06 100.07 100.08 100.09 100.10 极宪焦点团队. 民法禁同婚为何违宪?大法官说了些什么?释字748号重点解析. 关键评论. 2017-05-25 [2017-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01) (中文). 
  101. ^ WPA Position Statement on Gender Identity and Same-Sex Orientation, Attraction, and Behaviours. 世界精神医学会. 2017-05-24 [2019-02-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2-22) (英语). 世界精神医学会(World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简称WPA)于2016年发布之“性别认同与同性性倾向、吸引与行为立场声明”(WPA Position Statement on Gender Identity and Same-Sex Orientation, Attraction, and Behaviours)认性倾向系与生俱来,并由生物、心理、发展与社会因素等所决定(innate and determined by biological, psychological, developmental, and social factors) 
  102. ^ Obergefell v. Hodges, 576 U.S. __ (2015), 135 S. Ct. 2584, 2596 (2015) (PDF).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 2017-05-24 [2019-02-22].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9-02-22) (英语).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于Obergefell v. Hodges, 576 U.S. __ (2015), 135 S. Ct. 2584, 2596 (2015)一案中亦肯认近年来精神科医师及其他专家已承认性倾向为人类的正常性表现 
  103. ^ F66与性发展和性倾向相关联之心理和行为异常. 世界卫生组织. 2017-05-24 [2019-02-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2-22) (英语). 世界卫生组织于1992年出版之“疾病和有关健康问题的国际统计分类”第10版(The Tenth Revision of the International Statistical Classification of Diseases and Related Health Problems, ICD-10)2016年修正版第5章虽仍保留“F66与性发展和性倾向相关联之心理和行为异常”(Psychological and behavioural disorders associated with sexual development and orientation)疾病分类,然明确指出“性倾向本身不应被认为异常”。 
  104. ^ CURES” FOR AN ILLNESS THAT DOES NOT EXIST (PDF). 汎美卫生组织. 2017-05-24 [2019-02-22] (英语). 汎美卫生组织即世界卫生组织美洲办事处(Pan American Health Organization, Regional Office of the WHO)所发布之“对不存在之疾病给予治疗”(“CURES” FOR AN ILLNESS THAT DOES NOT EXIST)文件亦明载:“目前专业上共识认为,同性恋是人类性行为的一种自然的不同型态表现……”(There is a professional consensus that homosexuality represents a natural variation of human sexuality…),且同性恋之任何个别表征均不构成异常或疾病,故无治疗之必要(In none of its individual manifestations does homosexuality constitute a disorder or an illness, and therefore it requires no cure.)。 
  105. ^ Sexual Orientation & Marriage. 美国心理学会. 2017-05-24 [2019-02-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2-22) (英语). 美国心理学会(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于2004年发布,并于2010年再确认之“性倾向与婚姻”(Sexual Orientation and Marriage),亦表示自1975年以来心理学家、精神医学专家均认为同性性倾向非精神疾病,亦非精神疾病之症状。 
  106. ^ 台湾儿童青少年精神医学会性别平权立场声明. 台湾儿童青少年精神医学会. 2017-05-24 [2019-02-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2-22) (中文(台湾)‎). 台湾儿童青少年精神医学会于2017年1月发表“性别平权立场声明”,认为任何性倾向都是正常的,不是病态或偏差。 
  107. ^ 支持多元性别/性倾向族群权益平等和同性婚姻平权之立场声明. 台湾精神医学会. 2017-05-24 [2019-02-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2-22) (中文(台湾)‎). 台湾精神医学会于2016年12月发表“支持多元性别/性倾向族群权益平等和同性婚姻平权之立场声明”,认为非异性恋之性倾向、性行为、性别认同以及伴侣关系,既非精神疾病亦非人格发展缺陷,而是人类发展多样性之正常展现,且同性性倾向本身并不会造成心理功能的障碍,无治疗的必要。 
  108. ^ 108.0 108.1 108.2 108.3 108.4 庄尧亭. 15位大法官中,仍有独排众议的声音──黄虹霞与吴陈镮的“部分不同意”与“不同意意见书”. 中华基督教今日传媒发展协会. 2017-05-25 [2017-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01) (中文). 
  109. ^ 社会中心. “同婚非普世人权” 大法官吴陈镮:同性绝无繁衍后代可能. 东森新闻. 2017-05-25 [2017-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01) (中文). 
  110. ^ 黄驿渊. 仅2大法官提意见书反对:同婚非普世人权、颠覆传统异性婚形同制宪. 上报. 2017-05-24 [2017-05-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01) (中文). 
  111. ^ 论坛报编采. 黄虹霞:大法官不宜过度表态 以免僭越立法权. 基督教论坛报. 2017-05-28 [2017-05-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01) (中文). 
  112. ^ 汪彦成. 肯定同婚释宪 伴侣盟:明确解释伴侣专法不符释宪意旨. 公视. 2017-05-24 [2017-06-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01). 
  113. ^ 陈宜加. 时代浪尖上 屡败屡战 祁家威 盼到迟来正义. 中国时报. 2017-05-25 [2017-06-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30). 
  114. ^ 卢冠妃. 大法官“不保障同婚违宪” 北市民政局长:那当然修民法. 三立新闻网. 2017-05-24 [2017-06-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01). 
  115. ^ 陈纭甄、何玉华、陈昀、谢武雄、苏孟娟、苏金凤、蔡文居、王荣祥、陈文婵. 相爱是人权 六都乐观其成. 自由时报. 2017-05-25 [2017-06-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01). 
  116. ^ 程嘉文、丘采薇、周佑政. 吴敦义:专法或专章修法保障同婚. 联合报. 2017-05-27 [2017-06-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01). 
  117. ^ 戴祺修. 同婚法制 吴敦义主张民法另立专章. nownews. 2017-05-24 [2017-06-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01). 
  118. ^ 郑媁. 吴敦义改挺同婚 蓝委意见不一. 联合新闻网. 2017-05-26 [2017-05-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01). 
  119. ^ 周志豪. 吴敦义:爱之前人人平等 专法或民法专章保障同婚. 联合新闻网. 2017-05-25 [2017-05-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26). 
  120. ^ 苏芳禾. 释宪保障同婚! 民进党:肯定大法官释宪. 自由时报. 2017-05-24 [2017-06-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01). 
  121. ^ 林宜樟. 大法官同婚释宪 民进党嘉县党部要求立专法. 自由时报. 2017-05-25 [2017-06-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01). 
  122. ^ 力抗同婚释宪 云县议会将函文弹劾14大法官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中国时报,2017-6-23
  123. ^ 云林县议会通过提案 要求弹劾同婚释宪案大法官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联合报,2017-6-23
  124. ^ 江昱逵. 同志婚姻法案如何立法?府:尽速提出政府版本. nownews. 2017-05-31 [2017-06-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01). 
  125. ^ 曾盈瑜. 批同婚释宪 吕秀莲:大法官应跟社会道歉. 苹果日报. 2017-07-17 [2017-07-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7-17) (中文(繁体)‎). 
  126. ^ 陈宜加. 同婚释宪胜利 挺同婚的下一步. 中国时报. 2017-05-25 [2017-06-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08). 
  127. ^ 汪少凡. 同婚立专法或修民法? 吕欣洁:专法缓不济急、缘木求鱼. 新头壳. 2016-05-26 [2017-06-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01). 
  128. ^ 许丽珍. 反同婚团体森77惹啦 一人一冥纸超渡大法官. 苹果日报. 2017-05-25 [2017-06-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9-11). 
  129. ^ 杨绵杰. 同婚释宪吃败仗 反同团体明正式宣布发动公投. 自由时报. 2017-05-24 [2017-06-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01). 
  130. ^ Taiwan's top court rules in favour of same-sex marriage. BBC. 2017-05-24 [2017-05-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31) (英语). 
  131. ^ Nicola Smith. 'I'm leaping with joy like a bird', says Taiwan's gay rights champion as court rules in favour of marriage equality. Daily Telegraph. 2017-05-24 [2017-05-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31) (英语). 
  132. ^ Katie Hunt and Karina Tsui. Taiwan is closer to being 1st Asian place to allow same-sex marriage. CNN. 2017-05-24 [2017-06-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01) (英语). 
  133. ^ Emily Rauhala. In historic decision, Taiwanese court rules in favor of same-sex marriage. Washington Post. 2017-05-24 [2017-06-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01) (英语). 
  134. ^ 台湾同婚释宪结果出炉 外媒这样看[影]. 中央通讯社. 2017-05-24 [2017-05-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24) (中文(台湾)‎). 
  135. ^ Kevin Truong. Taiwan's Same-Sex Marriage Ruling Gives Asian Neighbors Hope. Nbcnews. 2017-05-31 [2017-06-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03). 
  136. ^ Michael K. Lavers. Taiwan becomes first Asian country to recognize same-sex marriage. Washington Blade. 2017-05-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31) (英语). It says you can be Asian, be valued for who you are and who you love, and be on the right side of history. Taiwan might just start a positive domino effect where we will see other countries like Japan, Vietnam, and Thailand following in these footsteps. 
  137. ^ 中央社. 说好的一中呢》两岸同性情侣在台结婚中国承认吗?国台办这么说.... 风传媒. 2017-05-25 [2017-05-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31) (中文(台湾)‎). 
  138. ^ Ben Blanchard. Gay rights in China get fillip from Taiwan same-sex marriage ruling. Reuters. 2017-05-26 [2017-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31) (英语). 
  139. ^ 彭媁琳. 蔡英文总统:同性婚姻释宪结果非胜负输赢 (html). NOWnews今日新闻 (台湾: 今日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2017-05-24 [2019-05-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5-10) (繁体中文). 
  140. ^ 邱金兰. 林全指示部会配合修法. 联合新闻网 (台湾: 联合线上股份有限公司). 2017-05-25 [2019-05-03]. (原始内容 (html)存档于2017-06-01) (繁体中文). 
  141. ^ 周佑政. 同婚释宪下一步 内政部:即使立专法仍要修民法. 联合新闻网 (台湾: 联合线上股份有限公司). 2017-05-25 [2019-05-03]. (原始内容 (html)存档于2017-06-01) (繁体中文). 
  142. ^ 卢礼宾. 同婚释宪“12票半”过门槛 邱太三:立法不足 (html). 上报 (台湾: 上升整合行销有限公司). 2017-05-24 [2019-05-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27) (繁体中文). 
  143. ^ 同婚释宪案出炉 朝野立院党团反应不一. 联合新闻网 (台湾: 联合线上股份有限公司). 2017-05-24 [2019-05-03]. (原始内容 (html)存档于2017-06-01) (繁体中文). 
  144. ^ 同性婚姻修民法或立专法 蓝绿意见各不同. 华视新闻 (台湾: 中华电视股份有限公司). 2017-05-26 [2019-05-03]. (原始内容 (html)存档于2017-05-26) (繁体中文). 
  145. ^ 林玮丰、周怡孜. “专法不符大法官释宪意旨”尤美女:立法院应直接二三读《民法》修正草案 (html). 风传媒. 2017-05-24 [2019-05-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25) (繁体中文). 
  146. ^ 大法官释宪保障同婚 时力:临时会就该处理 (html). 苹果日报 (台湾: 香港商苹果日报出版发展有限公司台湾分公司). 2017-05-24 [2019-05-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04) (繁体中文). 
  147. ^ 汪少凡. 禁同婚违宪》黄国昌:设两年缓冲期让人失望 (html). 新头壳 (台湾: 先驱媒体社会企业股份有限公司). 2017-05-24 [2019-05-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24) (繁体中文). 
  148. ^ 李欣芳. 498项法律命令 将检讨放宽同志伴侣适用 (html). 自由时报 (台湾: 自由时报企业股份有限公司). 2017-06-07 [2019-05-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07) (繁体中文). 
  149. ^ 同性婚再跨一步  政院:7月起可跨区域注记 (html). 苹果日报 (台湾: 香港商苹果日报出版发展有限公司台湾分公司). 2017-06-07 [2019-05-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23) (繁体中文). 
  150. ^ 迎接同婚 双北户所准备好了. 联合报 (台湾). 2019-04-08 [2019-05-19] (Chinese (Taiwan)). 
  151. ^ 同婚登记 彰县等待中央更新户政系统. 中央社 (台湾). 2019-05-14 [2019-05-19] (Chinese (Taiwan)). 
  152. ^ 同性结婚登记 行政机关准备好了!. 联合报 (台湾). 2019-05-17 [2019-05-19] (Chinese (Taiwan)). 
  153. ^ 107年全国性公民投票结果 (pdf). 中央选举委员会. 2018-12-03 [2019-05-04] (繁体中文). 
  154. ^ 107年全国性公民投票结果 (pdf). 中央选举委员会. 2018-12-03 [2019-05-04] (繁体中文). 
  155. ^ 本院对于全国性公民投票案第10案及第12案创制之立法原则不能抵触释字第748号解释之说明. 
  156. ^ 行政院会通过“司法院释字第七四八号解释施行法”草案 (html). 行政院. 2019-02-21 [2019-05-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2-23) (繁体中文). 
  157. ^ 梁敬彦. 赖士葆提案《公投第12案施行法》 顺利迳付二读 (html). 基督教论坛报 (台湾: 基督教论坛基金会). 2019-03-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04) (繁体中文). 
  158. ^ 王扬宇. 同婚专法朝野无共识 提报苏嘉全协商 (html). 中央通讯社 (台湾). 2019-05-02 [2019-05-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02) (繁体中文). 

参见条目

外部链接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