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2021年7月中国河南水灾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2021年7月河南暴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2021年7月中国河南水灾
20210720 Zhengzhou Floods.jpg
2021年7月20日河南郑州的街道
日期2021年7月17日 (2021-07-17) ()
地点 中华人民共和国河南省(主要)、河北省,山西省湖北省(次要)
死亡至少56人
受伤至少50人
失踪至少5人
财产损失估计655亿人民币[1]

2021年7月中国河南水灾,是指2021年7月17日以来中华人民共和国河南省郑州漯河开封新乡鹤壁安阳等地暴发的持续性强降水天气引发的水灾。郑州最大小时雨量达到了201.9毫米[注 1],郑州等19个气象站突破建站以来日雨量极值[8]。暴雨也使郑州地铁5号线发生12人遇难的内涝事故以及京广路隧道发生2人遇难的内涝事故(截至7月22日)。暴雨引发的洪涝和次生灾害造成河南省757.9万人受灾,因灾死亡56人,失踪5人(截至2021年7月23日19时)[9]

天气

中国气象局表示,发生暴雨的主要原因,为距离河南省1000公里以外的台风烟花副热带高压源源不绝地引导大量水汽到陆地,并受到太行山等地形抬升的影响,在河南集结成雨,造成此次河南大量降雨形成洪灾[10]

河南

截至2021年7月21日20时的监测显示,河南省有郑州新密嵩山荥阳巩义淇县焦作卫辉修武鹤壁临颍新郑扶沟偃师博爱县获嘉鲁山县登封中牟武陟开封温县许昌汝州沁阳郏县通许等27个国家级气象站突破建站以来最大连续3日降水量历史极值[11]郑州新密嵩山荥阳偃师汤阴淇县扶沟鹤壁巩义卫辉安阳登封焦作博爱尉氏伊川孟津温县等19个国家级气象站日降水量突破建站以来历史日极值[8]

郑州

2021年7月20日0时至21日12时,郑州的小时降雨量[12][13]

2021年7月16日,郑州开始遭遇暴雨。7月19日14时至20日14时,郑州的平均降水量达到了253毫米。[14]

2021年7月20日16时-17时郑州国家级气象站分钟降水

之后出现了最大小时降雨,其发生在7月20日16时至17时,该小时的降雨量达到了201.9毫米[15][16][17]

从7月17日20时到20日20时,郑州三天的降雨量达617.1毫米[2]。20日凌晨4时至21日凌晨4时的降雨为郑州最大24小时降雨,达到了645.6毫米[18]。郑州以往的平均年降雨量为640.8毫米。[2]

郑州的最大时降雨量和最大24小时降雨量,均已突破自1951年郑州气象台创建以来的历史纪录。[注 1][19][2]

新乡

2021年7月21日19时至21时新乡市区牧野站2小时降水267.4毫米,超过20日郑州2小时最大降雨量262.5毫米[20]

2021年7月17日8点至22日6点,新乡市最大持续降水量907毫米,最大降水总量、最达小时雨强、最大两小时雨强、最强时段降水总量均与郑州相当[21]

鹤壁

7月17日08时至7月22日08时,河南鹤壁市科创中心单站累计降雨量为1072.6毫米(至10时为1105.9毫米),过去24小时降雨量为777.5毫米,目前降雨还在持续[22]

灾情

中新网7月20日对河南省洪水的视频报道

河南省内有13座水库达到超汛限水位[23]。河南全省103个县(市、区)877个乡镇300多万人受灾、51人死亡、8人失联[24],农作物受灾面积215.2千公顷[25]

郑州

7月20日郑州的暴雨

郑州气象台发布暴雨红色预警信号,郑州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将防汛Ⅱ级应急响应提升至I级[26][27]

2021年7月20日,贾鲁河中牟段于17时提升为I级应急响应,位于上游的常庄水库出现险情,15时记者获悉常庄水库已开始泄洪(于上午10时57分达到127.87米,警戒线为127.49米,超出警戒水位38公分)[28],于当晚继续泄洪[29][30]。泄洪流量每秒钟3立方米[31][32],初步得到控制[33]。7月21日凌晨1点半点左右,郑州市中牟县韩寺镇荣庄村贾鲁河一段河堤溃口,村子被淹。村民已经全部提前安全撤离,没有人员伤亡[34]。7月21日8时许,郑州市委宣传部发布市防汛指挥部通知,郭家嘴水库存在重大安全隐患,周边相关地区人员立即转移,当日7时30分起,所有人不得进入该区域[35]。郭家嘴水库(小(1)型)下游坝坡大范围冲刷垮塌,但未发生决口溃坝。目前坝顶已基本不过流,当地正在继续扩挖临时泄流通道,降低水库水位[36]。7月20日上午以来,黄河河南巩义段赵沟、裴峪、神堤三处控导工程出现不同程度的山体滑坡。截止7月21日,淤泥堆积造成联坝路无法通行,工程周边道路全部中断,道路正在疏通[37]

7月20日晚,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河医院区停电,心电监护和备用电池全部耗完,急救科室请求支持[38][39]。21日下午,郑大一附院进行全员转院工作,其中600多名重症病人优先转院[40][41]。7月20日暴雨已将华中阜外医院一楼完全淹没,被困一千多人。从当晚开始,医院内人员就吃不上饭。从7月21日早上两三点左右开始停水停电,整个医院仅有三个ICU病房用在发电机维持[42]。7月22日上午,郑州市中牟县阜外华中心血管病医院开始转移病患、病患家属和医护人员[43]

郑东新区白沙镇的小区受灾严重。小区临近贾鲁河,属于常庄水库泄洪影响的区域,截至7月22日小区外的泄洪水位涨到接近1.6米,水位仍在上涨,业委会和物业组织的自救已经接近极限,无法堵住水;小区停水停电,水位淹没地下车库后可能进一步关闭燃气,小区内缺乏食物,居民已经超过24小时无法购物[44],5000余人被困。在受灾较重白沙镇宽豪斯小区,房屋一楼被水淹没[45]。截至7月22日15时许,救援人员共营救疏散被困群众2000余人[46]

截至7月21日,洪涝灾害导致巩义至少4人死亡[47]

7月22日,郑州樱桃沟景区告急。区域内多项基础设施被洪水冲毁,进入断水、断电、断网状态,无法与外界获取有效联系,成了一座“孤岛”。樱桃沟有12处大坝被冲毁,其中三个主要大坝全部冲垮,受伤人员415人,紧急转移人员7136人,3234处房屋窑洞包含厂院、仓库受损,道路塌陷、滑坡1578处受损,大面积地基下沉244处[48]

事件造成郑州停水停电,当局抢修供电供水系统,预计主城区7月24日全部恢复供电,7月25日基本恢复供水。截至7月23日全市通信用户基本恢复正常使用,食品供应保持正常[49]

交通运输

因暴雨受损的郑州路面
7月20日洪水期间的郑州街道(中新网的视频报道)
7月21日,中新网记者乘坐高铁列车河北邢台东站河南郑州东站时拍摄的车外场景

暴雨导致郑州地铁多处车站和隧道被淹,郑州地铁宣布全线停运[50]。根据环球网的报道,当时五龙口停车场内的水深几乎快到2米[51]郑州地铁5号线有列车被困于沙口路站海滩寺站之间的隧道中,车厢外积水高过车厢内,积水漫过乘客胸口,最高水位甚至到达乘客脖子。地铁严重内涝事故已导致12人死亡,5人受伤[52][50]。7月21日上午,郑州地铁官方网站变为黑白色[53]。还有部分5号线乘客至今仍失联[54]。6名失联乘客的家人于7月22日晚在警方陪同下进入车站寻人,但未有任何发现[55]。郑州市政府官方网站的信息显示,截至7月22日20:00,涉事的海滩寺站、五龙口停车场正在抽水,沙口路站即将抽水(正在运送水泵)[56]

位于郑州市京广路陇海路交叉口的京广北路隧道是受灾最严重的地点之一。该处主线全长1835米,总高6米[57],20日晚暴雨中隧道迅速被淹平,隧道内民众的逃生时间只有不到20分钟[58],大量车辆、人员被困。直至22日下午3时许,隧道内依旧满是积水,救援人员开始使用大功率抽水机排放隧道中的积水,水位逐渐下降,可见隧道口有大量被淹车辆逐渐显现出来,呈现不规则状堆栈,大批警力赶赴现场戒严,禁止民众靠近。已知两名14岁的少年均在20日于隧道遭遇洪水后失联[59],有失踪学生的母亲情绪激动,称在水不深时,曾报警求救,但不获理会[60]。目前中国官方公布隧道积水已造成两人死亡,死者于21日隧道排水时被打捞起来[61]

截至7月20日下午4点半,郑州公交有80多条线路停运,主要集中在三环、四环运营区间。受市内积水点影响,150余条公交线路临时绕行。因强降雨导致水位过高,为防止纯电公交车出现高压电伤及乘客,郑州纯电公交已于7月20日14点30分停止运营[62]

郑州机场因为暴雨取消、延误航班超200架次。因7月20日晚9时许,进出郑州机场的地铁、城际列车已经停运,机场高速通行受限,旅客无法进出机场,郑州机场决定从7月20日20:00至7月21日12:00暂停进港航班。5000余人受此影响滞留航站楼[63]

郑西高铁陇海铁路郑州洛阳区间发生水漫线路、路基坍塌、设备内涝,列车无法通行,导致途经郑州地区的京广高铁、徐兰高铁、京广铁路、陇海铁路、焦柳铁路、宁西铁路等线路的运输受到影响[64]郑州东站超过50趟列车停运,车站临时加开5个退票改签窗口,大量乘客滞留[65][66]。截至7月21日上午,郑州东站郑州站所有列车停运,恢复开行时间未知[67]

截至2021年7月21日19时15分,河南全省高速公路禁止货车上站,多条高速公路禁止所有车辆上站[68]陇海铁路站街集沟段出现塌方,铁路部门正在抢险;310国道白河立交桥东300米等路段因水毁塌方导致断行。

7月19日下午,福州至洛阳K31次列车行驶至陇海线穆沟站时因山体滑坡滞留,车内出现物资短缺,尽管穆沟站曾组织干部职工到附近商店购买物资,但仍远远不能满足需求,且穆沟站周边道路多被洪水冲毁,救援困难,有旅客翻出车窗前往穆沟村[69]。洛阳车务段为此从其上行的上街站抽调人员,于21日凌晨5点30分将30箱水、400个面包、5箱火腿肠等重要生活物资运送到车站附近,徒步搬运到车站后送上列车[70]。7月21日下午14时30分,K31次列车上的旅客乘坐地方政府和铁路部门共同安排的公路客车前往洛阳、偃师等地[71]

7月20日16时许,包头至广州K599次列车行至京广线郑州市南阳寨至海棠寺区间时,因暴雨导致路基下沉,第3、4节车厢发生倾斜。乘客已全部安全转移[72][73],但7月21日15时34分,受暴雨影响,K599次列车(FK600次列车)在折返途中,再次临时停靠在新乡北站1200米处曲线弯道上,车体一切正常。在列车长陆超多次与地方联系和沟通下,新乡北站工作人员克服停电、内涝水害、人员短缺等困难,采购到牛奶58箱、矿泉水35箱、面包10箱、火腿肠70包,迅速送上列车[74]。7月22日21时03分,在河南省内滞留2天的K599次列车再次从新乡出发,继续前往广州的行程[75]

广州至兰州K226次列车于7月19日16时30分许从郑州站出发开往兰州,列车在离开郑州站后的第二个车站(铁炉站)停靠,截至7月21日上午已经停靠超过40小时,另据列车乘务员反映,本次列车乘员约735人左右,目前乘客情绪总体稳定,车上于21日已断粮断水,急需救援[76],21日13时许收到第二批补给物资[77]。7月21日21时37分,随着列车进入郑州站8站台。21时39分,K226次列车滞留在铁炉站两天两夜后,终于返回到郑州站,随后开始折返[74]

7月20日10时,滞留在郑州车务段长葛站乌鲁木齐至广州的Z138次列车和滞留在新乡东站北京西至西安北的G651次列车,向车站请求支持。郑州车务段和新乡东站紧急调集货源,协助餐料。饮用水、火腿肠、面包、饼干等应急备品及时运送上车,并做好旅客情绪安抚工作。同时为旅客集中办理退票、改签手续[78]

另外受河南省特大暴雨影响,K292次、K206次、K330次列车于7月19日开始,分别在巩义站巩义东站避险。巩义站、巩义东站积极与列车长联系,为列车做好后勤保障服务。受暴雨影响,巩义市全市停水。为做好用水保障工作,巩义站及时联系地方政府,使用消防车向滞留列车K206次、K292次进行供水,保障列车正常用水。同时,联系地方医院及时救助车上孕妇和身体不适的旅客。在铁路部门和地方政府的共同努力下,7月21日23时左右,3趟旅客列车共1300多名旅客被统一安排至巩义商学院等免费住宿。7月22日9时,地方政府和铁路部门组织48辆大巴,根据旅客个人意愿将其送至郑州、洛阳等地[74]

7月20日8时29分,受郑州特大暴雨影响,中国铁路北京局集团有限公司石家庄客运段值乘的北京西至成都东G89次列车,运行至郑州东至郑州西区间时,临时停靠避险。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为了保障旅客的基本需求,其间,列车长靳艳清积极与当地铁路部门联系,在大家共同努力下,累计向旅客供应3350份应急餐食。7月21日2时43分,G89次列车(FG90次列车)从郑州东站发车折返,此时,忙碌了近20个小时的靳艳清终于吃上了第一口食物。7月21日8时03分到达石家庄站,随后,全列1052名旅客全体安全返回北京西站[74]

7月20日19时50分,受地质灾害影响,成都开往北京西的Z50次列车滞留在宜昌东站,需要折返回成都站。得到指令后,列车长立即在站台上向各车厢乘务员作出了关于旅客退票、安全等安排。随后,大家返回各自车厢,耐心解答旅客疑问、安抚旅客情绪,做好列车折返解释工作。目前,Z50次列车已经安全返回成都[74]

7月21日8时许,成都开往北京西的K118次列车停靠在陇海铁路白马寺站已经30多个小时。为了确保列车上1000多名旅客的饮食供应,列车长熊昌成不停用手机与白马寺站沟通。白马寺站工作人员紧急调集货源,与乘务员一同将应急备品及时运送上车,并安抚旅客情绪。7月21日11时30分,K118次列车已顺利发车,开始折返[74]

7月21日下午积水退去后的郑州东风东路,受损车辆仍在路面上等待救援

7月21日上午,郑州雨势减小,部分道路已无明显积水,交通线路正逐步恢复正常[79]

7月22日下午13时许,中国铁路郑州局集团有限公司派出42辆巴士从巩义站将1200余名前往商丘、徐州、上海、山东方向的乘客转运至郑州东站,其后郑州东站临时开行两班专列,将从巩义转运来以及在郑州东站滞留的共计2400余名旅客运往徐州方向进行中转疏散[80]。当天,除开往徐州东的G4502、G4504次列车以外,郑州东站还开行了前往兰州西的G4973次和前往武汉的G4591次(由北京西至武汉G525次临时调整而来),以及每半小时一班的郑州东站至新郑机场往返动车组[81]

针对其他受阻列车,铁路部门通过多种方式摸清滞留旅客列车位置、掌握车上旅客情况。面对道路不畅、超市关门等各种困难,铁路各单位通力协作,千方百计补充食品、饮用水等物资,保障餐食供应。有条件的车站组织滞留列车旅客分批到站内就餐,并组织大巴将有意愿下车的旅客送至就近城区。目前,滞留客车的食品均得到持续补给[74]

开封

7月19日晚,开封市遭遇强降雨突袭,到了20日早,强降雨升级为暴雨,开封据此发出了暴雨红色预警,20日下午改发暴雨橙色预警。

2021年7月21日9时35分,开封市气象台发布暴雨橙色预警信号[82]。同日20时30分,开封市气象台持续发布暴雨橙色预警信号[83]

受上游洪水影响,2021年7月21日上午贾鲁河尉氏段和祥符区段出现决口[84]

漯河

2021年7月21日10时10分,漯河市气象台继续发布暴雨黄色预警信号[85]

新乡

新乡市气象台于2021年7月21日0时41分继续发布暴雨红色预警信号[86];2021年7月21日3时45分,新乡市气象台继续发布暴雨红色预警信号[87]。新乡市气象台于2021年7月21日19时35分发布暴雨红色预警信号[88]

新乡市防指决定于7月20日23时30分将防汛应急响应提升至II级[89]

7月22日早上,新乡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启动Ⅰ级应急响应[90]

7月22日,位于新乡河南师范大学多处被淹,东综地下车库洪水成河,学校停电。学生目前已转移至教学楼高层避难[91]

7月22日,共产主义渠洪水漫溢进入卫河,当局发布通告要求下游群众须紧急转移[92]

卫辉市人民政府7月23日发布公告,决定于7月23日12时30分启用柳位坡蓄滞洪区,请蓄滞洪区范围内居民群众立即撤离[93]

许昌

2021年7月21日,河南省许昌市发布暴雨橙色预警[94]

焦作

2021年7月18日8时至19日8时,面对暴雨风险,焦作市对部分道路采取临时交通管制[95][96]。7月21日7时33分,焦作市气象台继续发布暴雨黄色预警信号[97],22日升级为暴雨红色预警[98]。21日13时起,焦作启动城区防汛Ⅰ级应急响应[99]

周口

贾鲁河沿岸的扶沟县防汛形势严峻。扶沟县防汛抗旱指挥部7月21日一早发布1号指挥令,要求县城城区居民一律居家(除公务人员执行公务外),禁止外出活动。7月21日下午发出3号指挥长令,要求9个乡镇、街道所有行政村18点前全体撤离,5个乡镇部分行政村撤离。

周口市水利局决定于7月21日2时起,将水旱灾害防御Ⅳ级应急响应提升至Ⅱ级应急响应。预计周口市贾鲁河将出现一次近40年来最大洪水。贾鲁河现有堤防单薄,西华部分河段没有堤防。一旦上游洪水进入周口市,贾鲁河扶沟西华段防汛压力巨大,极有可能出险[100]

周口市气象台7月21日19时50分发布暴雨橙色预警信号[101]

从7月17日以来,河南省沙河、颍河和贾鲁河上游的平顶山、洛阳、郑州等地发生特大暴雨和洪水,周口市贾鲁河流域也发生了自1965年以来最大洪水。根据上游来水情况研判,贾鲁河沿岸的扶沟、西华抗洪压力大,有漫堤危险。截至7月23日贾鲁河上游洪水已进入扶沟和西华,水势平稳;沙颍河最大洪峰正通过周口,洪水整体可控。虽然截至7月23日贾鲁河洪水水势平稳,但防洪压力和威胁依然很大。由于贾鲁河没有进行过系统治理,两岸堤防多为砂性土。根据此次洪水的特点,会持续较长时间,堤防长时间在洪内涝泡下,极易发生渗水、管涌等险情。 下一步,抗洪重点是组织好巡堤查险工作,对发生的险情做到早发现、早处理[102]

鹤壁

鹤壁市气象台2021年7月21日14时15分发布暴雨红色预警信号[103]。鹤壁市气象台2021年7月21日17时57分继续发布暴雨红色预警信号[104]。鹤壁市气象台2021年7月21日21时25分继续发布暴雨红色预警信号[105]

据鹤壁日报报道,为确保行车安全,鹤壁市国控公交公司于7月21日下午2点半暂时停运城区公交线路,恢复营运时间根据汛情变化另行安排。同时,为避免发生高压漏电伤人事件发生,鹤壁市多个路段路灯实行人工断电。

7月21日晚上,鹤壁淇县红旗路韦庄牌坊附近,发生变压器爆炸事故,而在不远处的淇园路建行十字路口,发生了电缆漏电事故,造成了一定的人员伤亡。鹤壁市富士康园区门口,泰山路上的积水已超过一米,雨水倒灌至园区内,淹没了大量厂房[106]

2021年7月23日上午,卫河鹤壁段决堤,数车石头未能堵住缺口[107]

洛阳

7月20日,洛阳市伊川县境内伊何滩拦水坝出现约20米决口,河堤受损严重[108]

安阳

安阳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已决定于7月21日18时30分将该市防汛应急响应级别由Ⅱ级提升为Ⅰ级。

安阳市气象台2021年7月21日21时50分继续发布暴雨红色预警信号[109]

安阳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则发布消息称,全市所有公交车辆停运,全市所有企事业单位除必要的抢险救灾人员和值班人员外全部居家办公,所有地下商场、停车场人员全部撤离,确保安全。

安阳市有一辆载满校学生的小型巴士便因洪流水势过急被冲走,当地约20名民众连忙合力用绳索拖着车辆,如同拔河一般,将车辆拉回,成功挽救这群小学生的性命[110]

中国国务院官方网站信息显示,安阳河发生超历史洪水[111]。连日来的暴雨致安阳河水位上涨,上游水库超汛限水位。为削减洪水对安阳市区的影响,7月22日,安阳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启用安阳县崔家桥镇滞洪区分洪,并紧急转移2.5万余人[112]

平顶山

7月19日晚汝州市寄料镇炉沟村突遭山洪,一村民在救村民途中连人带车被洪水冲走,被发现时已无生命体征[113]

救灾

2021年7月16日,河南省防汛指挥部发布防范强降雨灾害天气的指挥长令[114],同时河南省气象局引导重大气象灾害Ⅲ级应急响应[23]

7月19日12时,河南省水利厅引导水旱灾害防御Ⅳ级应急响应[23]

7月20日晚,据河南日报报道,河南省委书记楼阳生再次在省防汛抗旱指挥部召开紧急会议,听取有关部门和省辖市情况汇报,就当下全省防汛救灾工作再作部署[115]

7月21日凌晨3时,河南省将防汛应急响应级别由Ⅱ级提升至Ⅰ级[116]

7月21日,河南省政府公布有16万多人紧急疏散。

7月21日,中共河南省纪律检查委员会河南省监察委员会下发通知:严禁迟报、瞒报、漏报重要汛情灾情信息[117]

7月20日20时,中国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启动防汛Ⅲ级应急响应[118]。7月21日3时,应急响应级别升级为Ⅱ级[119]。同日上午,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就此次暴雨的防汛救灾工作作出指示[120]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抓紧抓实防汛救灾工作,确保人民生命财产安全[121]

据称来自郑州市防汛办或者市政府的消息截图在中国互联网内流传,报道郑州在7月20日23时宣布进入特大自然灾难一级战备状态,为该市1949年以来首次进入一级战备状态。此消息被包括新浪环球时报在内的多个媒体转载报道[122]。7月21日凌晨2时08分,人民日报在新浪微博否认此消息,同时澄清郑州市提升防汛应急响应至Ⅰ级为真实消息[123]

截至21日凌晨,驻郑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国消防救援队约2万余人已全员出动,保卫黄河大堤、常庄水库、尖岗水库等重要区域[124]。受黄河流域三门峡花园口区间特大暴雨影响,伊洛河沁河河道流量不断上涨,沁河河口村水库超汛限水位。7月21日,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启动黄河中下游水旱灾害防御Ⅲ级应急响应[125]

针对郑州地铁因特大暴雨引发的运营事故,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运输部7月21日印发《交通运输部办公厅关于切实做好城市轨道交通防汛工作的紧急通知》,要求运营单位立即对风险隐患进行再排查再整治,对超设计暴雨强度等非常规情况下采取停运列车,疏散乘客,关闭车站等应急措施,并指出当发生内涝倒灌等突发事件时,不具备安全运行条件的应坚决停运[126]

腾讯地图高德地图百度地图澎湃新闻石墨文档等上线援助通道[127][128][129][130][131]

7月21日14时,为应对通信中断,应急管理部配属的翼龙-2H应急救灾型无人机安顺黄果树机场飞往河南郑州巩义市米河镇上空,执行了五到六小时的侦查和通信中继任务[132][133]

7月21日,财政部、应急管理部向河南省预拨救灾资金6000万元,用于地方抗洪抢险救援。另外财政部拨付资金4000万元,用于灾区农业生产恢复和修复水毁水利工程设施[134]

7月22日,郑州市中原区区政府发文宣布,已提前为全区居民购置购买了治安保险,因为暴风、暴雨、山体滑坡等灾害造成的家庭财产损失,都能进行赔付[135]。截止7月22日19点,89家中央企业已经累计捐款现金10.44亿元。[136]

社会捐助

7月20日晚间,多家在线旅游平台与酒店集团启动应急退改措施,包括锦江酒店华住酒店集团亚朵集团首旅如家集团等相继宣布免费接待滞留顾客[137]中国红十字会总会根据灾情迅速启动应急响应,向灾区紧急调拨帐篷、救灾家庭包、冲锋衣、毛巾被等救灾物资,并派出救灾工作组赶赴郑州详细了解汛情灾情,指导河南省红十字会开展洪涝灾害救援救助工作[138][139]。7月20日开始,多家企业加入到支持服务中,其中包括360集团(4000万元)[140]小米(5000万元)[141]Vivo(5000万元)[142]OPPO(5000万元)[143]美团(1亿元)[144]阿里巴巴集团(2.5亿元)[145]字节跳动(1亿元)[146]腾讯(1亿元)[147]百度(9000万元)[148]快手(5000万元)[149]联想(5000万元)[150]万达(3000万元)[151][152]蜜雪冰城(2000万元)[153]等。陈小春张智霖等艺人捐出100万元[154]

各方反应

中国大陆

  • 7月2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主持例行记者会。有记者就是否有外国公民在河南暴雨中伤亡提问。赵立坚表示,近日,河南省多地持续遭遇罕见特大暴雨,郑州等城市发生严重内涝。根据习近平主席作出的重要指示,中国中央政府、河南省政府迅速组织力量防汛救灾,中国人民解放军和武警部队也第一时间驰援河南,一些爱心企业、爱心网友也给河南捐款、捐物。大灾见大爱,危难见真情。我们相信河南人民一定能够战胜灾害,做好防汛救灾和灾后恢复工作[155]。赵立坚表示,目前未收到当地外国公民的伤亡报告[156]
  • 7月22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主持例行记者会。有记者就普京就中国河南省多地因强降雨造成严重内涝向习近平致慰问电,提问中方对此如何评价。赵立坚表示,今年是《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签署20周年,两国关系处于历史最好时期。河南省发生严重内涝后,普京总统第一时间向习近平主席致慰问电,充分体现了中俄守望相助的新时代关系内涵和两国元首的亲密个人友谊。中方对此表示衷心感谢,并愿同俄方一道,遵循《条约》确立的世代友好理念和新型国际关系原则,推动两国关系不断获取新的成就[157]
  • 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官方网站发布名为“国台办发言人对台湾有关方面和各界人士关切慰问河南水灾表示感谢”的新闻稿,内容为“近日,河南持续遭遇罕见强降雨,郑州等地发生严重内涝,造成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国台办发言人朱凤莲22日表示,台湾有关方面和各界人士通过各种形式向灾区表达关切慰问,一些台资企业向灾区捐款捐物。我们对此表示感谢”[158]

香港

  • 行政长官林郑月娥7月22日在社交网站发文,代表特区政府向河南省人民表示深切慰问。她指,相信在中央和省市政府全力救援下,受灾居民可以获得妥善照顾。全球携手应对气候变化,已经是刻不容缓。林郑月娥又指,要达至低碳转型,必须得到广大市民支持和配合,希望大家为了地球、为了下一代,一起努力,争取如期甚至更早在香港实现碳中和[159]
  • 香港民建联经民联自由党等政团和香港中华总商会香港工业总会、香港侨界社团联会等团体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图文,向河南受灾民众表示慰问[160]
  • 英皇集团7月21日宣布,集团通过“英皇慈善基金”向“河南省慈善总会”捐赠合共人民币1415万元支持河南防汛抢险救灾工作,旗下艺人纷纷响应,众人齐心力挺河南受灾同胞及救援人员[161]
  • 香港福建社团联会通过香港中联办表达关怀,同时送上380万港元捐款支票,支持受影响地区居民[162]
  • 香港义工联盟通过香港中联办捐出港币350万元予河南省,支持河南的赈灾工作[163]
  • 港区省级政协委员联谊会(联谊会)7月21日向香港市民发出呼吁,期待全港各界踊跃捐款。该会已率先捐款作救灾之用。市民如有意捐款,可将善款交至联谊会基金,联谊会所筹款项将统一经由香港中联办再转交至内地相关部门[164]
  • 郑州市有地铁线内涝,最少12人死亡。港铁回复香港电台查询时指,公司有一系列预防措施,应对香港可能出现的恶劣天气,包括在每年台风雨季临近前,检查防洪设备和铁路设施,亦有应变计划,以应对因天气而引致的突发情况。根据观察,过往遇到台风或暴雨时,港铁车站及铁路服务大致维持正常。港铁指,有鉴于近年世界各地极端天气情况,为保障乘客、员工及铁路营运安全,会一直持续查看及评估相关预防措施,探讨有否可以提升或加强的地方[165]
  • 河南郑州落暴雨引致严重内涝,土力工程处前处长陈健硕说,香港面对特大暴雨有相当多经验,渠务署过去做了许多任务程有效疏导洪水,不致对市区影响太大。以2008年为例,香港曾出现特大暴雨,当时大屿山西部及港岛西部影响尤为严重,亦造成破坏,当日香港24小时录得400毫米雨量,与郑州今次情况相若。他说香港每年平均雨量为2300毫米,郑州平均每年为600毫米,本港在应对暴水有很多经验。政府多年前做了很多渠务工程,包括在半山建排洪隧道,将洪水引入大海,减少涌入市区水量,亦设蓄洪池防备,减少洪水对市区的影响。知道港铁有两级防水措施,包括防止地面水流入站内,站内个别位置亦设防水闸等。他又说,由于世界气候变化,各方面或要做更多防备工作[166]
  • 香港铁路运输专业人员协会主席张年生表示,过去太子站曾出现过有雨水从车站入口流入大堂,但涌至月台则未见过。他提醒,万一遇上路轨内涝,车长及乘客须保持镇定,听从控制中心指示去做,因为控制中心才清楚知道水位如何,要避免出现触电情况[167]

澳门

  • 行政长官贺一诚7月22日致函河南省省长王凯,就河南郑州出现罕见强降水天气造成市民伤亡表示慰问,全文如下:“近日,河南郑州出现罕见持续强降水天气过程,全市普降大暴雨、特大暴雨并引发洪灾,目前已经造成市民伤亡及严重的经济财产损失。在此,本人代表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向河南省受灾的市民表示诚挚的慰问,并呼吁澳门社会各界通过不同的渠道及方式支持河南省受灾的市民,同时相信在河南省领导及市民的共同努力下,一定能够获取抗击洪灾的胜利。[168]
  • 7月21日,澳门红十字会决定紧急拨款30万元人民币,支持河南防汛抢险救灾工作[169]
  • 银河娱乐公布,在澳门中联办的协助下,通过银河娱乐集团基金会,捐出1000万澳门元,冀为河南省的防汛、抢险及救灾工作提供支持[170]
  • 金沙中国宣布,将通过澳门中联办的协调,捐出1000万元支持郑州的抗洪救灾工作[171]
  • 新濠博亚娱乐公布通过澳门中联办,向河南省郑州市捐出1,000万澳门元,以支持防汛、紧急救灾和当地的灾后重建工作[172]

台湾

  • 总统府发言人张惇涵21日转达蔡英文总统的慰问与关切,张惇涵表示,除了向不幸过世的人员及家属表示哀悼,总统也期盼受灾的地区早日脱离洪害,恢复正常生活[173]。资深两岸学者、淡江大学中国大陆研究所荣誉教授赵春山表示,类似的慰问以往会通过大陆委员会海峡交流基金会等单位发布,但这次是“总统直接下令”[174]
  • 副总统赖清德7月22日在脸谱表示,不幸天灾都不是任何人所愿意,尤其受难的是人民、威胁的是人命,更令不忍。世界的共同敌人是天灾,当中国人民面临灾难,我们衷心期盼受灾地区不再有伤亡,早日挺过水患之苦[175]
  • 大陆委员会于7月21日对受灾伤亡的陆方民众表达慰问与关怀。陆委会表示:因受极端气候影响,中国大陆近日来连续暴雨频发,范围不断扩大,在许多地区酿成灾害及人员伤亡,本会对受灾伤亡的陆方民众,表达慰问与关怀,也将持续关注灾情,希望受灾的民众平安健康,受损的家园得以早日重建。陆委会指出,海基会已联系当地台商了解相关情况,陆委会也将持续关注相关灾情消息,也会持续通过相关管道,了解在陆台商、台生的状况,以便提供必要的协助[176]
  • 行政院发言人罗秉成7月22日召开记者会表示,全球一家,彼此关切,希望受灾民众早日恢复正常生活[177]
  • 总统马英九脸谱发文表达最诚挚的哀悼与慰问,并肯定蔡英文总统向不幸罹难的大陆民众与家属表示哀悼是友善的举动,有助于缓和两岸情势[178]
  • 中国国民党主席江启臣7月21日下午特别利用中常会表达关心,强调会继续注意后续进展,并向伤亡者及家属表达慰问和关心,期盼灾情缓解,早日恢复正常生活[179]
  • 中国国民党前主席朱立伦脸谱说,对河南暴雨损伤严重深表哀悼,也衷心希望郑州早日走出灾情,恢复往昔荣景,提醒台商朋友守护好自己的安全,平安第一[180]
  • 台中市长卢秀燕7月23日表示,全球气候变迁,常有天灾地变,最近欧洲也发生洪灾,她已代表台中市政府和市民向德国表示慰问,更关心同样发生严重水患的大陆郑州,造成不少人死伤,她代表台中市政府与市民,表达关心与慰问[181]
  • 工业富联代表富士康集团捐赠一亿元人民币,用于河南当地的救灾工作和灾后重建[182]
  • 旺旺集团捐助几十万箱、货值超2000万元人民币的产品全力支持河南抗洪救灾。同时,旺旺集团调拨旺旺水神除菌液及微酸性电解次氯酸水生成设备至河南,以减少灾情后带来的公共卫生隐患[183]
  • 台湾演艺圈中,五月天以母公司相信音乐名义捐款300万,而其他艺人以夫妇名义捐献,由张庭林瑞阳夫妇名列第一。因为两岸的政治现况,台湾本地人士对大陆捐款总价值不少,该赈灾行为在台湾引发部分人士反感[184][185]
  • 台北市议员罗智强将通过中华民国红十字会捐款108万新台币给河南灾区[186]

亚洲其他国家地区

  • 2021年7月21日,印度驻华大使馆微博发文称,听闻河南省暴雨造成了人身和财产损失,我们倍感悲痛。我们向受暴雨影响的人们表达同情和最深切的慰问,祈祷尽早恢复正常生活[187]
  • 7月20日深夜,伊朗驻华大使馆微博发微博说,“令人揪心,郑州一定会挺住!”7月21日伊朗驻华大使馆发微博表示“正因为看到了面对灾难的中国人有多团结,相信‘河南一定中’![188]
  • 7月21日下午,日本国驻华大使馆大使垂秀夫向中国共产党河南省委员会书记楼阳生、河南省人民政府省长王凯、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部长助理吴江浩发出慰问函表达哀悼与慰问,并衷心祈愿灾区早日恢复正常生活[189]
  • 7月22日,东帝汶政府就中国河南暴雨灾害发布新闻稿,向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表达深切慰问。[190]
  • 巴基斯坦外交部21日发表声明称,得知中国河南省的暴雨和洪水造成宝贵生命的损失,巴基斯坦政府和人民深感悲痛。我们的同情和祈祷与受影响的家庭和正在与这场自然灾害作斗争的人同在。“我们期盼在中国政府的努力下,一切尽快恢复正常,人们能够尽快返回家园。巴方愿在中国兄弟姐妹需要的时候提供帮助。”
  • 据巴林通讯社报道,巴林外交部21日向河南省暴雨洪涝灾害遇难者家属、中国政府及人民表示最深切的慰问。
  • 土耳其外交部21日在一份声明中表示,非常悲痛地得知暴雨已致多人遇难。“我们向遇难者家属、中国政府和人民表示慰问,并祝愿伤者早日康复。[191]

美洲

  • 7月21日下午,美国苹果公司CEO提姆·库克在其认证微博上宣布,苹果将捐款支持当地的救援和重建工作,该条微博没有透露捐款的具体数额和到位时间[192]
  • 7月21日,墨西哥外交部官方推特账号发文,代表墨西哥政府就中国河南遭受暴雨灾害表达深切慰问,向遇难者表示哀悼,愿同中国政府和人民一道共度时艰[193]
  • 7月21日,多米尼克外交、国际商务和侨民关系部照会中国驻多米尼克使馆,向在中国河南省暴雨灾害中遇难人员家属表达深切慰问,并表示值此艰难时刻,多坚定与中国政府和人民站在一起[194]
  • @古巴驻华大使馆 微博7月23日发文称,古巴外交部部长布鲁诺·罗德里格斯在推特上写到:对于河南省郑州市暴雨造成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我们谨向中国人民和政府表示最深切的哀悼,并向遇难者的亲属致以最诚挚的慰问[195]


欧洲

  • 意大利驻华使馆7月21日向河南暴雨灾情中遇难者家人表示关切和支持[196]
  • 瑞典服饰品牌H&M7月22日表示已向暴雨成灾的河南省捐款人民币100万元,并捐赠价值100万元的衣物[197]。由于之前H&M被卷入新疆棉事件,有中国网民表示“就事论事,谢谢付出”,亦有人称“捐款谢谢你,但辱华不会忘记”[198][199]
  • 莫斯科时间7月21日晚,俄罗斯总统新闻局发布消息,俄罗斯总统普京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致慰问电[200]
  • 葡萄牙外长席尔瓦就河南发生严重洪灾向中方表示慰问[201]
  • 法国驻华大使馆微博7月22日就河南遭受大雨洪水等自然灾害发文表示,法国驻华大使馆向受到严重洪灾影响的河南、尤其是郑州市的民众表示全力声援。在此艰难时刻,我们也向遇难者家属表示慰问[202]

非洲

  • 埃及外交部21日表示,埃及向河南省洪灾中遇难者家属表示最深切的慰问。埃及政府和人民与友好的中国政府和人民站在一起[203]

争议

郑州市基础建设

  • 有郑州居民表示,超市出现人龙抢购物资,由于手机信号不稳定,市民改为使用现金,批评当局更新排水系统进度太慢[204]
  • 许多公众在网络上质疑,官方预警暴雨是否及时,各个部门采取了哪些应对措施,地铁有哪些相关备案,救援系统上的应急弹性是否不足[205]
  • 评论员方原表示,当地应急响应机制没有及时启动是造成灾害的最大原因。他表示,机制在发生事故后才启动是亡羊补牢,不可避免造成损失,他建议机制应与国家气象预报同步启动。他又认为,事件证明郑州在市政建设理念存在不正确之处,导致以地铁为标志的通行系统充当城市排水系统,造成人财物损失惨重。另外,当地曾经投放500多亿元打造“海绵城市”,但这次事件是严重“打脸”,反映设计标准过低或者施工偷工减料,根本未完成,到2020年,郑州主城区达到海绵城市建设要求的面积约占建成区总面积的22.5%。到2030年,主城区达到海绵城市建设要求的面积约占建成区总面积的88.7%。[206]
  • 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委员胡刚表示“如今城市大面积由硬化路和高层建筑构成,雨水没办法渗透,建设海绵城市的确很有必要,意义重大,但并不能应对这种百年以上的特大暴雨[207]。”
  •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生态市政院副院长吕红亮表示:“郑州内涝是其海绵城市设计失效”的观点有失偏颇。“事实上,郑州城区的内涝防治设计重现期是和其城市规模相匹配的,如果按照此次极端情况来设计,会造成严重的资源浪费。”除了规划方面要防控在前、减灾在后,专家表示,还应提高应急回应能力和灾后恢复能力。例如,通过扩大气象临报的覆盖面,在可能的重大灾害来临前,提前预警,做更宽松的更保守的预案,如当天临时居家办公,停止重大公共活动、会议,做好强排设备、抢险队伍提前到岗等[208]

郑州暴雨红色预警的停班要求形同虚设

  • 根据中国气象局发布的《气象灾害预警信号发布与传播办法》,暴雨预警信号分四级,红色为最高级预警。对于暴雨红色预警的防御指南,其一是政府及相关部门按照职责做好防暴雨应急和抢险工作;其二是停止集会、停课、停业(除特殊行业外);此外,做好山洪、滑坡、泥石流等灾害的防御和抢险工作[209]
  • 郑州气象局曾连发5个最高级别的暴雨红色预警,暴雨红色预警防御指南写明,“要做好应急抢险工作和停止集会、停课、停业”,并由郑州气象局党组书记李柯星署名,但停班停课并未落实。红星新闻引述气象局人员指,他们只是服务部门,负责提供天气预警,无权下决策,停工、停课要由应急管理部下命令。至于应急管理局宣传人员,就回应指停工停学决策“要经过指挥部层层批准后才可以做到”,“不是万不得已不会轻易下达[210]。”
  • “预警不是法律,主要还是建议”,郑州市防汛抗旱指挥部一名干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总有些(单位)不太自觉,还是会让员工正常上班”,这对气象部门预警的精度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如果预警了但暴雨没来,停工停产会造成很大损失[211]

郑州地铁应急管理

未有及时停运

  • 南方周末记者褚朝新22日在自己的微信号中发文,质疑这次伤亡如此严重“到底是人祸还是天灾”。回顾郑州气象局在官方微博的发布就可发现,从19日晚上到20日下午,至少已经发布过5次暴雨红色预警,郑州地铁直至20日晚间6时才宣布停运。文章指出,按照中国气象局发布的指南,红色预警发布后,政府及相关部门要做好暴雨应急和抢险工作,停止集会、停课、停业(除特殊行业外),做好山洪滑坡泥石流等灾害防御。但郑州显然没有因为连日暴雨和警告就停课、停业。相较于深圳市在21日发布一次暴雨红色预警后,官方就提醒了全市中小学、幼儿园停课,延后上班或停工,褚朝新说,“郑州5次暴雨红色预警都没有引起相应的重视”。文章指出,河南邻省湖北的省会武汉已经连续多年发生暴雨之后雨水倒灌地铁站的事,暴雨暂停地铁站营运并不是新鲜事[212]
  • 郑州地铁公司安全部门主任解释,对于市民而言,地铁是恶劣天气下,回家的唯一希望。他表示,他们努力的目标也是尽量做到不停运,期间一直在组织抽排和围堰。“我们一直在撑,一直在撑,直到下午六点,实在撑不住了。”是否停运由地铁公司的运营分公司决定,但是也需要“通过运营公司上报交委和应急管理局”[213][214]
  • 郑州地铁一名工作人员称,隧道进水,如果没有超过轨道,正常情况下也能开到车站,但一但没过轨道,就要考虑停车。因为车辆的控制系统和接收信号的设备,大都在底盘上。假如在隧道紧急停车,一般也会有应急措施,比如让乘客沿着隧道疏散平台往外疏散。而地铁站灌水后即使大灯会切断,但也会有应急灯,非常高,可以应付一般情况。郑州地铁公司17日已发了防汛通知。当时河南气象台也发布预警,称郑州降雨要持续14天。通知下发以后,地铁站已经开始准备,按照常规拉来了一些沙袋和其他封堵材料,全部是按照“大雨”级别准备的,因为大雨及以下级别,车站不会被淹。而且地铁站内有排水系统,能力非常强大,直接连接到市政排水管网里,一般来说流量够用。然而,今次暴雨远远超出了系统承受能力。郑州地铁20日晚宣布全线停运,至21日凌晨,不少地铁站停电,导致沿线水泵无法工作,只能静待洪水自己退去[215][216]
  • 一位不愿具名的南方省份地铁运营部门从业者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地铁的反应机制可能没有那么快。暴雨情况下会有停止运行的机制,但需要一定的时间”。至于谁有权决定是否停运,“地铁集团可能都没有权力,要报到上级部门审批才行,停运是个社会事件”[217]
  • 事故遇难者孙聪姗的丈夫说,妻子在中科大厦工作,她从人民路附近医院上地铁,据说在上车的时候,车厢的后边就已经开始进水了[218]。但地铁仍未停运。

乘客苦等救援

  • 救灾人员张先生向德国之声表示,这次郑州大规模的灾害不仅是天灾,“也是人祸”。他回忆道,在20日强降雨最严重的当天,他有一个朋友与其他乘客受困于当时内涝深及肩膀的地铁车厢内,从下午5点多开始等待救援,但救难人员直到晚间8点多才抵达现场。他说:“他所在的车厢没有死人,但是是靠自救才跑出去的。每个车厢应该都有消防锤可以砸烂窗户脱困,但他那个车厢的乘客把消防锤都砸断了,玻璃却砸不烂。他们尝试拿灭火器砸窗户,但灭火器爆了窗户还是不烂。”[219]
  • 一个被困乘客的丈夫宗先生表示,当他到达沙口路站,站口的工作人员不允许他进内,说车厢已经没人,于是他打视频电话给妻子,向工作人员证明车厢的紧急情况,但对方仍不允许他进内,最后他要硬闯入去。他说,在他到达地铁站之前,负二层的工作人员都未知车厢情况有多危急。另一边厢,此时车厢的乘客开始打烂玻璃自救,宗先生妻子最终安全返回月台[220]

地铁工程质量

  • 刘文(化名)是一位排水工程领域的专业人士,其所在的北京某建筑企业曾参与多个地铁项目施工。他说:“防洪、排水,是地铁施工和设计时会考虑的要素。尤其是隧道,防水设计和检查管得很严。”他认为,涌进隧道的水主要来自地表,地铁车站出入口失守后,水流就会涌进站台,最后进入隧道,但累积达到一定水位需要时间,就为预警提供了一定可能。“如果水来自隧道内部,监测难度会变大,但概率低,因为地铁建设标准和管理规范程度在中国建筑行业里几乎是最高的[221]。”
  • 一位隧道给排水从业者向南方周末记者解释,“地铁本身不是通过排水来解决的,是通过挡水的方法来解决的,就是要防止水进入车站。”他认为地铁工程设计方面出问题的可能性不大,但是这些设计的雨量最多应该也只能按‘百年一遇’来做。郑州的暴雨达到所谓‘千年一遇’,正常情况下,肯定不会存在这个情况[222]。”

事后工作进展缓慢

  • 郑州地铁在暴雨中营运是否存在失职,“中国慈善家”杂志21日就此询问河南省委宣传部办公室和郑州地铁公司,前者回复“不清楚有关地铁为何没有及时停运的具体情况”,后者表示“不便回答问题,高层昨晚在连夜开会商量,今天郑州地铁官方微博会发布情况说明”。但郑州地铁微博并未发布说明[212]。郑州地铁官方22日终于进行回应,指是由于积水冲垮出入场线挡水墙进入正线区间,造成地铁5号线一列车被迫停驶,500多名乘客受困[223]
  • 事发2日后,截至7月22日22时,郑州地铁5号线涉事区间海滩寺站、五龙口停车场仍然未完成抽水,沙口路站甚至未开始抽水,正在运送水泵即将开始抽水[224]
  • 事发后第3天,7月23日中午,事故其中9名遇难者身份才得以确定,其他遇难者身份尚未确定[225]

郑州京广路隧道内涝事故相关争议

  • 7月23日《中国慈善家》记者联系到李浩鸣的母亲陈芳,她告诉记者,孩子于7月20日下午4点多失联,至今仍没有消息,也没有救援部门主动联系过她[226]
  • 常年跑营运车辆的赵猛告诉《中国慈善家》,往常高峰期或者周末的时候出行,这段隧道都会出现拥堵情况,赵猛曾经在这里被堵了近一个小时。
  • 7月20日郑州暴雨当天,京广路是否提醒了司机进入隧道的危险?郑州市城市隧道综合管理养护中心工作人员表示,在进入隧道前的电子路牌上,京广南路隧道处提示了隧道出口有积水、交通管制;京广北路则提示减速慢行。对于为何不直接封路,禁止车辆进入隧道?这位工作人员表示,“没有积水以前,不敢贸然封路。隧道里都是车,也没法封。”据悉,京广路一共三个隧道,分别是京广北路隧道、京广南路隧道以及淮海路隧道。其中,京广北路隧道一共八个进出口。到20日下午四点左右,京广北路隧道封了5个口(其中下午一点以前封了两个,四点以后封了三个),分别是四个进口和一个隧道岔路口,“当时还有车在隧道内,所以出口不能封。”该人员称,我们第一时间已经采取了道路改制和现场人员值守,关键问题是隧道出口处和隧道内原本有车,雨量一大出不去了。隧道出口的大量积水导致隧道内车辆被捆住,到我们最后一个负责疏散的人员离开时,水已经漫过膝盖了[227]
  • 在隧道被困后成功逃生的市民王猛表示,当时“所有的车都停在那,完全动不了了,可以说是交通瘫痪了。”事发当天上午,最南边的京广南路隧道已经被淹,京广中路隧道也已经被积水封死,有些车在水里抛锚。“如果当天上午有人把这京广北路隧道也封死,就不会有这么多车选择这条路,可能也就不会出现这么严重的情况,但是这种事情谁也说不好。”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在现场观察到,正常情况下,京广路隧道边上的匝道同样可以通行,该匝道地势较高,很难出现车子完全淹没的情况。但当时匝道拥堵严重,或许车主很难做出判断[228]
  • 在现场担任第一线救灾人员的张先生指出,京广隧道内塞了有几百辆车,水现在还在排,但确切的死亡人数应该比目前所报出来的还多。他说:“京广隧道在周二与周三大内涝时里面塞满的车,现场救难人员预估里面有上百辆的车。目前若要把隧道内的积水全部抽完,至少还需要两至三天日夜不间断的工作才能完成。”[219]

防洪危机意识和准备不足

  • 北京青年报》旗下“团结湖参考”微信公众号批评郑州乃至河南在此次汛情到来前仍然采取传统的“内紧外松”策略,体制内广泛动员,公众层面还是歌舞升平。很多普通市民并不知道自己将面对什么局面。因为缺乏充分的预警信息,整个城市依然按照惯常的节奏运行,增加了抢险救灾的难度,也造成不必要的生命财产损失。文章认为应提高全民抗灾意识,畅通灾情预警信息[229][230]
  • 郑州大学能源—环境—经济研究中心特聘副研究员、硕士生导师张瑾表示已有相关分析文章表明,至少5天前,气象部门就对这次郑州暴雨做出了预报。“但是,真正充分认识到‘潜在灾害’的,我想应该不多”。此次灾情凸显出的一个典型问题是,内陆型城市普遍对极端降水引发的城市灾害了解甚少。20日之前,河南已经陆续有地区因为暴雨发布景区停止运营公告,说明至少相关部门对于此次降水是有预判的,但是,“主城区的防患措施却不充分”。张瑾2018年在福建宁德市古田县工作,经历过台风预警天气,她说“当地的组织和回应就相对成熟”[231][232]

雨量纪录问题

是否“千年一遇”、“百年一遇”

郑州市气象局7月20日曾梳理及总结称,当地3天的降雨量达到617.1mm,相当下了以往一年的量,从气候学的角度来看,小时降水、日降水的几率,重现期通过分布曲线拟合来看,“都是超千年一遇的。[233]

河南省水利厅官网信息显示,“7月18日8时至21日02:00分,河南省部分地区普降暴雨、特大暴雨,最大点雨量荥阳环翠峪雨量站854mm,尖岗818mm,寺沟756mm,重现期均超5000年一遇[234][235]”。

中国气象局的中国天气网气象分析师张娟介绍,1975年“75·8”暴雨更为猛烈,虽然此次郑州超过了当年河南林庄的一小时雨量纪录(198.5毫米),但林庄的6小时830.1毫米、24小时1060.3毫米、3天1605.3毫米的雨量纪录均未被超过[236]

中央气象台召开的媒体通气会上,该台首席预报员陈涛回应称,目前仅有1950年之后的气象数据,而没有可靠的、长时效的、有效的降雨记录,从目前掌握的气象数据来看,无法断言“千年一遇”、“百年一遇”[237]

此前此类说法也曾出现于媒体。如北京市《北京日报》2010年7月11日报道,青海格尔木遭遇“两千年一遇”的洪水[238]。2005年7月5日,郑州《大河报》报道,南阳市南召县遭遇“千年一遇”的暴雨。随后《中国青年报》发表了一篇对此说法的批评质疑文章和一篇澄清文章,后者的结论是:达到概率为1%的洪水流量时,人们就“习惯性”地称其为“百年一遇”,而并非真的是一百年才出现一次。[239]

是否为全国时雨量纪录

媒体普遍报道称郑州国家级气象站此次录得的最大小时降雨量201.9毫米超过了1975年8月5日75·8特大洪水期间河南泌阳林庄的198.5毫米,是新的建国以来纪录。[3][4]

然而据陕西省水文总站工作人员在学术杂志《水文》上撰写的《陕西省“81.6”大石槽暴雨简介》一文,1981年6月20日,陕西渭南县大石槽测得最大一小时降雨量252毫米[7],高于郑州此次降雨。

另据河南省水文水资源局官网及驻马店板桥水库官网,1975年“75·8”暴雨期间下陈最大一小时雨量达到218.1毫米[5][6],同样高于郑州此次降雨。

上游无预警泄洪、当局撤离措施不及时

  • 7月20日22时30分,人民日报发文称郑州常庄水库将于当天晚上泄洪,并通知位于泄洪方向的中牟县群众停止外出,做好撤离准备[240]。然而,郑州防灾服务台“郑州发布”21日凌晨一点钟发布的通报中指出,常庄水库7月20日上午10时30分就已经开始向下游泄洪,截至21时34分,常庄水库实时水位130.54米,超汛限水位3.05米,距当日最高水位已回落70厘米[241][242]。人民日报与郑州发布所公布的常庄水库泄洪时间不一致,引发部分民众质疑。郑州居民王小姐说,政府未在泄洪前发出预警,地铁服务始终正常运作才导致人员伤亡。有郑州民众实拍20日中午市中心的情况[243],在短短约半小时内,整条马路突然间被洪水淹没,因此有指洪水不是由下了多日的暴雨造成,而是因为受突如其来的洪水侵袭[244]。有民众质疑,政府决定郑州的常庄水库紧急泄洪,14小时前未提前通知居民疏散,人祸恐是这次洪灾的主因[245]。但亦有当地网民指出,常庄水库泄洪方向经由贾鲁河朝向中牟县,并非朝向郑州城区,此次无预警泄洪与城区涝灾的关系可能值得商榷。7月20日晚,“澎湃新闻”从水利部获悉,当日常庄水库的确出现管涌险情,当地正在全力抢险,水利部水旱灾害防御司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常庄水库险情对郑州市区影响不大”[246]。实际上,郑州常庄水库距省会郑州西三环路仅2公里,下游有京广铁路陇海铁路枢纽,310国道郑洛高速公路热电厂、柿园水厂及部分重要工矿企业等,防洪位置十分重要。[247]
  • 郑东新区白沙镇多个小区位于贾鲁河泄洪区,但当局并未事前撤离居民,导致5000余名居民被困于停水停电的小区,水深达1.6米。被困居民于22日下午才陆续被救出[248]。贾鲁河畔的华中阜外医院也位于贾鲁河泄洪区,但当局并未事前撤离医护人员、病患、病患家属,导致医院内的5000余人被困,医院断水断电断网。医院被困人员直至7月21日晚上才开始陆续被救出[249]

官媒报道争议

  • 河南连日遭遇暴雨袭击,多个城市严重内涝,7月20日当天,河南新闻频道对此次涝灾进行了报道,但河南卫视却照播抗日连续剧与歌曲节目,未特别报道灾情,网友一片骂声,要求电视台应实时滚动播放救灾信息,好让民众了解洪灾最新消息,北京外国语大学新闻系退休教授展江当日晚间23时在微博写下“河南省外许多人在关注、揪心,请河南卫视停播抗日神剧,而转为紧急状态,滚动播放救灾新闻”,并在留言注明“现在神剧播完了,正在唱红歌”。当天晚11时30分左右,河南卫视回应网民质疑称“已经在协调了,河南卫视马上开始直播,感谢关注”,随后于次日凌晨0时10分开始滚动播报灾情[250]
  • 7月20日郑州地铁5号线发生严重内涝事故,大量乘客被困隧道积水中。在郑州地铁乘客被困的惊险画面仍然不断传出之际,官方媒体于20日晚间(如央视网[251]、“环球网[252]”、“郑州发布”、“河南广播电视台”及“河南新闻广播”等官方微博)就发布消息称被困乘客已全部救出,无生命危险。有网民就质疑,好多人还未救出,直斥他们是“骗子”[253]。直至21日凌晨,郑州市委宣传部在官方微博“郑州发布”证实,地铁内涝事件最少12人死亡,5人受伤送院[254]。其中五号线部分,人民网掌握了9名遇难者,均为女性[255]

企业灾难营销

7月20日河南郑州康桥集团香蔓郡项目发布了一张海报广告语写着:“入住高地,让风雨只是风景”,配图称该小区项目海拔高程约为164.35米,高于黄帝故里和郑州二七塔[256]。另一张海报上有“永威城”字眼,配图是一张被水淹过半身的汽车,广告语为“就算大雨让这座城市颠倒,有车位,无烦恼”[256]。还有一张海报上有“亚星集团”字样,配有一辆汽车室内外对比图,广告语为“暴雨突袭,你的爱车还好吗”,称无车位“露宿街头、暴雨冲刷、爱车报废、人更受罪”[256]。“享道出行郑州”官方公众号曾发布题为《暴雨预警:“我有点大,你们忍一下”》的推文,揶揄吴亦凡酒桌选妃事件,被网友痛批“这时候不适合抖机灵”“这是发国难财”[256]。7月21日,康桥集团发布致歉声明[257][256]。另外两家企业“永威城”“亚星集团”尚未对流传的海报作出回应,海报上的电话也无法接通[256]。“享道出行郑州”发布致歉声明,就公众号不当内容致歉[258][256]

部分酒店哄抬价格

有因暴雨滞留在郑州的旅客称,20日晚郑州东站希岸酒店涨价到2888元一晚。对此,希岸酒店发布致歉声明,该加盟店违规操作。将积极配合相关部门监督检查,向该客人表示歉意。郑州所有门店将免费提供救援人员的住房。同时郑州东站高铁站店将开放所有客房,免费为受灾民众提供住宿[259][260]。事后,郑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对郑州希岸酒店高铁站店做出了人民币50万元的罚款[261]

网络争议言论

  • 7月21日,一辽宁鞍山网民被举报在微信群中辱骂河南受灾人民,被辽宁省鞍山市公安局高新公安分局行政拘留10日[262]
  • 7月23日,台湾作家苦苓批评中共战机威胁台湾,同时指责中国大陆BNT疫苗迟迟不捐赠给台湾。她说,谁向河南灾民捐款,谁就是王八蛋,在台湾引发极大争议。有网友表示言之有理,“捐了也到不了灾民手上,只有助纣为虐而已”;但也有不少网友质疑,“这是人道救援,有能力就应该伸出援手”,也有人反问,“五月天也捐款,苦苓敢骂五月天吗?”台北市议员罗智强表示,这个“王八蛋”我来当,明明爱心无国界,有人却硬把人道援助扯上政治,煽动仇恨,可以讨厌中共政权,但不需要去诅咒仇视中国大陆14亿人民[263][264][265]
  • 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公安分局官方微博消息,犯罪嫌疑人高某某(男,39岁)在微信群中用侮辱性语言诋毁受灾群众,造成恶劣社会影响。警方于7月22日18时许将其抓获。目前,高某某已被丰台公安分局依法刑事拘留[266]
  • 清华硕士、房地产企业远洋集团控股有限公司高管李睿发表河南洪水不当言论,称郑州地铁被淹是中国嘲笑德国洪水的报应,随后遭公司解除劳动合约 [267][268]
  • 微博认证为“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北京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执行院长”的@喻国明 发布了一段内容为“央视主播海霞夸赞多地及时应对暴雨汛情”的视频,借此批评相关部门的自我评价不够“审慎”。有网民质疑,喻国明转发的这条新闻报道是中国央视7月12日的新闻,并非河南暴雨灾情的报道,认为其有故意“嫁接”,恶意抹黑的嫌疑。7月21日一早,引发争议的@喻国明 两次转发争议博文,表示自己是在批评央视主播对救灾工作成就话说得“太满”,遭到了“有关当事方的有组织的反攻”。在另一条博文中,他还称有“网络暴民”对其使用污言秽语进行人身攻击,将保留法律追究的权利。截至7月21日,@喻国明 的微博页面显示,其账号因违反社区公约被禁言。其过往争议言论亦遭到网民起底[269][270]

轶事

  • 7月20日,网传“郑州进入特大自然灾难一级战备状态”,经核实为不实消息[271]
  • 据《中国报》报道及网络消息指称,郑州因暴雨灾情惨重,位于马寨镇康师傅仓库也因暴雨遭洪水淹没坍塌,仓库中的30万瓶饮料也跟着洪水漂到街道上,消息传开后则引来许多民众疯抢,尽管水深及膝,但网络上仍可看到许多人捡拾泡在泥水中的饮料的画面,除了有人开车到现场装载,甚至有人利用婴儿车,或将雨伞倒过来盛放等,相关行径十分夸张[272]
  • 7月21日,“孩子王DrakSun”在微博晒了一张自己的捐款明细图,称“所有零钱都捐了,多少贡献点力量”,从图中可以看到,他向郑州红十字会捐款18000元。但有网友查询之后发现事实不符,实际捐款金额只有人民币100元。对此,他在粉丝群中承认图片造假,接着就紧急重新捐款,补齐1.8万元。原定参加rapper竞赛节目《少年说唱企划》,也已经开始录制,却紧急喊卡。节目组官方微博宣布“即日起,孩子王DrakSun退出节目录制”[273][274]

类同灾害事件

河南水灾
导致行车隧道内涝的水灾
2021年极端天气

注释

参考资料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