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基百科:不要无讳地直言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在参与维基百科的时候,我们难免会遇到几个难以相处的人。有些编者或许只是在这里惹麻烦、进行非建设性编辑,或者意图推翻共识的形成,而其他编者亦坚信他们不应该编辑维基百科。我们有时要透过封锁或禁制用户,以防止维基百科的建设遭到遏制和破坏。或许直言不讳能够很简单地解决这些编者,但直言不讳并非处理些类编者的必要计策,有时甚至是一个很坏的主意。

我们来自各种不同的背景、文化,也各有不同的生活习惯和对生命的态度,而且在网络上沟通并不是这么容易。更能够证明这一点的,是在网络上,我们都很愿意秉持着Wikipedia:假定善意的原则——即使很明显该编者在推翻一个人的观点、进行破坏、扰乱等非善意的行为,抑或是违反规则,而他们的行为必须被封禁且获得警告一枚!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多数都往往会清晰地指责他们的行为,例如他“只顾推进特定的观点”、“是一位破坏者”、“是‘戏剧公主’”、“在利益上存有冲突”、“是一名扰乱者”、“不文明”、“只顾人身攻击别人”等常见的指控通常是直言不讳。然而,一些指控反而可以令指控者变得不文明,甚至跨越人身攻击的底线。

要避免这种场面的升级,可以有一些非常好的理由。简而言之,当指控引发到冲突升级时,其他编者便不会您的说话。如果您后来觉得您做错的谢,那么便会陷入非常尴尬的场面。

正如基本原则“对事不对人” 我们应该专注于编辑本身,而非编者本人的行为。道出编辑的非建设性是一种直言不讳正确的使得,但以编辑来指出编者的目标并非建设维基百科则是一种给予编者标签的不当行为。反之,维基人应该考虑如何界定编辑是否存有问题,比起指出该编者并非建设维基百科、故意假定其只作出非建设性编辑(或许他们只是尚未熟悉维基百科的方针的指引)或单凭少部分的编辑来界定该用户更为优胜。紧记:我们应该界定编辑是否违反方针和指引,而非编者是否违反方针和指引。

请聚焦于编辑本身,而非编者身上

它是否一个铲子并不重要,重点是我们应该如何遵守礼仪

假设现在你正在尝试处理一位意图对条目、方针或者其他命名空间页面作出非建设性编辑的用户。他们的编辑在某些原因上被界定为“非建设”,或者该用户本身就不是一位好的编者。先停停,想一想——人身攻击会使他们聆听你的话吗?很抱歉不会。但是我们或许要向该编者解释该编辑出现问题的原因。

现在,我们又假定他们继续相关编辑,过了几天、几周吁仍不歇息,他们似乎没听到你说的话,这有可能他们是恶意的!倘若您现在就激动起来,很可能会将事件升级为纷争,这对对方和自己也没有好处!如果您希望寻求方针和指引的协助,可以前往互助客栈的方针板。如果您希望寻求管理员的介入,可以在管理员通告板中有礼貌地叙述,并且寻求各位用户的意见。如果该有问题的编辑是一篇条目,可以寻求相关的维基专题协助,或许那里能找到客观的意见。

同时,我们也不应该进行编辑战。即使战方只有两个人,但只要是两个相反立场的阵营参与,也很可能导致双方受到不同形成上的损害,而且也对双方在调解或其他方面上没有任何的好处。再一次地冷静,在讨论页中讨论相关的问题,或者您也可以在勇于更新页面的前提下作出妥协。当以上提到的所有方法已经失效,而该编辑所在的问题亦非常明显,所有的编者都觉得该编辑不存在问题时,我们应该静观其变,可能等待一位用户回退/修改他的编辑——即使有许多编者反对该编辑,但至少一个共识的形成能够解决相关的问题,甚至比编辑战、回退、直接指责构成问题的编者更为优胜(紧记不要拉票)。我们应该在适当的时机在适当的讨论页讨论,并解释该编辑的问题所在,在适当的时候引用来源或方针作为理据。

当编辑明显地违反以往共识的形成,而且许多编者皆认同该编辑并无不当或者相反情况下,您有可能需要解决相关的争议,或者寻求解决争议的方法,并证明铲子是一个铲子。

那么,如果共识倾向反对您的时候该怎么办?维基百科依靠各位用户的合作来运作,您可能需要考虑接受这个共识并且继续为维基百科贡献。要知道共识不可能绕着您来转,事实总不会是自己想像的那么完美。

“把水弄得‘浑浊’”

耙子英语McLeod (tool)并不是铲子。

要注意的是,把对方标榜成一个扰乱者、恶魔、破坏者、立场战士、翻旧账的人、审查者、一个集团的骨干卑鄙的人戏剧制造者、愚人都是一个坏主意。您或许会觉得那个用户至少做了两至三件相同的事情,但是把这件旧事化大始终对自己没有任何的好处,甚至把自己弄得像诉诸人身一般,开启了事件永不终止的帷幕;您会将自己的观点视在站在道德高地,也会将讨论升至一个前所未有的等级。如果您认为编者所提出的观点个人化、利益化,亦请礼貌地指出他们的行为。请紧记不要偏离讨论的目标,目标在于该编辑,而非编者。

但是在这里提醒一下,要实行以上的指引很可能会导致您的耐心和毅力被消磨。如果相关的冲突持续数天或者数个月,您可能会变得愤怒。倘若您急于解决相关问题,可以联络一名管理员,或者寻求解决相关的争议,也不要为自己礼貌、简洁地阐释相关问题的始末而感到害羞,并通过正当的手段来说服对方支持您的观点或主张。

最好的方法是直捣问题的根源,毫不借助任何无关的讨论,针对问题本身提供自己的观点,并不涉及道德、伦理、政治、感情上的任何一个范畴。针对讨论的内容,而非编者,对编辑发表意见,而不是编者。

倘若一个冲突不能倚靠任何解决争议的手段来解决的话,那么便拥有以编辑差异的形成来作为证据支必要性。需要注意的是,如果这类的编辑并非破坏或非建设性编辑(与明显的违反方针的行为相比之下),收集证据很可能是一件非常费力的事情。如果您不愿意或无法作出相对的努力,那么最好寻求其他编者的协助,他们或许会拥有解决相关问题的热诚。

在一些混乱且寻找证据非常复杂和困难的个案,编者很可能会将自己愤怒的情绪放到另一位编者的身上。在这些个案中,即使能找到有效的证据,该证据亦很可能非常粗略。在这些情况下,主动回避是一种最好的解决方法。然而,编者很可能会利用你的事件中已然变得脆弱的热诚、不愿意参与及反驳的想法和行为,编者也可能会借此引起其他编者的同情。在这种窘迫的情况下,我们除了保持耐性和毅力,我们别无选择。

对“文明的特定立场推进者”的处理

“文明的特定立场推进者”一词通常用于一些固执、文明、和非对抗性地违反或曲解维基百科的方针和指引。有关更多“文明的特定立场推进者”的介绍、处理方法和其他资料,请参见此页英语Wikipedia:Civil POV pushing

然而,文明方针对于特定立场的推进并没有任何的用处。真正的立场推进者对于他所做的行为从不后悔,即使他所做的行为文明与否。只是不文明的立场推进者比较容易处理并且找出。

因此,对于文明的特定立场推进者的处理,亦应和其他的特定立场推进者一致:礼貌地回应及反驳他们所提出的论点 并且利用相关的方针和指引作为支持自己观点的证据。如果他们仍然忠言逆耳,寻求其他方、解决争议的方法或管理员的协助。聚焦于他们所提出的观点以及他们的观点所在的问题,绝对不要让特定立场推进者觉得你在人身攻击他。

而如果所涉及的编辑确实无法被认定为符合方针的行为,则有可能能够不会引起争议地解决相关问题。

但是,如果我拥有良好的理据,但现时有效的方针和指引仍然不足以支持自己的观点的时候该怎么办? 在这种情况下,这只是一种编辑上的争议,而不能当成特定立场的推进。与拥有有力的证据证明他的行为违反方针的情况下相比,编辑上的争议较为主观,不能以客观的事实来支持自己的理据。因此,如果您因为别人不同意你的意见和观点而决定去反驳这位“特定立场推进者”,或许您需要考试自己会不会反而因此而成为了别人和其他编者眼中的特定立场推进者。

在这种情况下,倘若没有客观的事实支持您的理据,那么共识的形成便是关键所在。也就是说,编者必须保持合作阻止特定立场推进者成推进他的立场,同时也意味着您也要有自己所预想的结果无法如愿实现的心理准备。对于一些人来说,这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但是您所提出的主观决定应该需要其他人的理解和支持,也因此需要考虑其他编者的背景,以防止立场推进者得寸进尺。

这张是鸭子还是兔子?

鸭子测试

直言不讳有时就像“鸭子测试”一般,鸭子测试的描述如下:“当我看到一只鸟,它走路像鸭子,游泳像鸭子,叫声像鸭子,我就称其为鸭子。”

然而,鸭子总是有趣的,他们很少会觉得自己是一只鸭子。一个较为人道的方法是将它们和鸭科作出比较,比起以它的行为和它的特征来办别一只鸭更为优胜。当你对它直呼“它是一只鸭子”的时候,他或许会向你呱呱叫。当你意识到你对鸭子呼叫的愚蠢行为,你就会意识到没有人会从直言不讳中得益。

另见

方针

指引

论述